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雨夜昙花

[公告] 报 喜 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7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芦汀宿雁 于 2017-3-27 19:55 编辑

芦汀宿雁:
《合欢树下》,获《执手杯》第二届联合征文优秀奖。

《旗袍,生命的在场》入选江山散文合集《岁月静好》。

心灵的牧场——傅菲先生散文集《大地理想》读后记,刊于文学报2017年3月16日书评版。



点评

已列入表格。  发表于 2017-5-22 19:10
发表于 2017-4-6 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辛贵强 于 2017-4-12 22:28 编辑

辛贵强2016年发稿情况:

1、散文《乡村无畜》发《岁月》2016年1期        
2、散文《在村里的日子》发《小品文选刊》2016年3期
3、散文《乡村无畜》发《山东文学》2016年5期
4、小说《大戏》发《朔方》2016年7期(本来写的是散文,编辑以小说刊出。)
5、散文《最后的铁匠》发《当代人》2016年9期(河北文联主办)
6、散文《与一只豹子对视》发《山西文学》2016年12期
7、散文《原本赤童》发《草原》2016年12期
8、评论《强化在场写作的内心化叙事》发《在场》2016年冬季号。
9、《蜜蜂的宗教(外一篇)》入选2015年山西文学年度作品选(散文卷)
10、《太阳车(外一篇)》发《山西文学•2016年散文增刊》(外一篇是《野鸽子》)。

(市一级、报纸副刊、民刊、文史类的,略。)
获奖情况
散文《村庄数学》,获“首届浩然入围奖”
微小说《老戏》获“第四届‘潇湘杯’网络微文学创作大赛”二等奖。


点评

羡慕。  发表于 2017-6-5 11:17
已列入表格。  发表于 2017-5-22 19:10
 楼主| 发表于 2017-4-6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芦汀宿雁 发表于 2017-3-27 19:52
芦汀宿雁:
《合欢树下》,获《执手杯》第二届联合征文优秀奖。

先点赞!祝贺!
 楼主| 发表于 2017-4-6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贵强 发表于 2017-4-6 06:44
辛贵强2016年发稿情况:

1、散文《乡村无畜》发《岁月》2016年1期        

点赞!祝贺!
发表于 2017-4-7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衷心祝福上述获奖者早日买房!
发表于 2017-5-11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哦,恭喜~
发表于 2017-5-19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作道路上前行
发表于 2017-5-22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辛贵强 于 2017-5-23 19:57 编辑

《太阳车》发《散文选刊·选刊版》 2017年6期

微信图片_20170522120110.jpg 烟云录

书架上的他 余秋雨

心灵史

空间意识 朱以撒

太 阳 车   辛贵强

村庄的黄昏 周华诚

妹妹出嫁了 保吉成

岛  上     周洁茹      

丢  丢     王  韵           

赤红色的墙 陶丽群

新经验

死 胡 同        李登建

姐姐       沈书枝

家之四顾     张建春

“巨婴男”是如何炼成的     陈思呈

父亲跟我去打工 刘云芳

碎玉集

南城根       王   选

故乡的河      李建臣

文章闲言      张小放

逛供销社      李    皓

第六届“我心中的澳门”

全球华文散文大赛获奖作品选

澳门的心        许     锋

说一个澳门故事给你听     穆欣欣

繁华有憔悴  黄春年

域外

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受奖词

吴钧尧小品文    吴均尧

封二

散文家和风物之六     冯杰



原文

太阳车


  春风轻叩太行山门户的时候,中午的太阳变得有点扎人。放学后回到家里,父亲也下工回来,撂下家伙在院子里的石头上坐下来,边抽着老旱烟边吩咐我,去村中河沟旁的“北京杨”上砍一支树栽子回来。父亲说,他要给自己种下一口棺材,将来闭眼之后好住进去。
  父亲说罢,便抬头看天。我也赶忙抬头看天。天上有什么呢?什么也没有,只有几片云彩悠悠飘过,还有一只老鹰在天上盘旋。最显眼的,是太阳明晃晃地照着。它每天走着固定的线路,东升西落,西落东升,弄得天黑天亮,天亮天黑。老师说,这是地球自转造成的,可我明明看见太阳自己在天上跑,脚下的大地根本没有动。爷爷说,太阳是一个岁数很大很大的白胡子老头,赶着八匹大马拉着的“太阳车”在天上跑,播种生命,也收割生命。我更相信爷爷的说法。
  可我眼下顾不上多想“太阳车”的事,必须面对父亲对我的命令。我有点奇怪地望着他。在此之前,上树这种磨烂裤子还容易摔个七死八活的顽劣行径,父亲是绝对不允许我干的,尽管每天照爬不误,都是偷着干。现在父亲却破天荒命我上树砍树栽子,令我受宠若惊。可上树却是给他砍树栽子“种棺材”,又唬得我心里直发毛,于是迷楞着,拖延着。父亲瞭我一眼说,十年树木,到时候一口棺材就有了,如有福气再活二十年,我和你妈俩人的就都有了,就省得以后你和你兄弟买木头做棺材了。我心里还是很拧,却不得不遵命而行。
  腰后别一把镰刀,费力爬上一棵“北京杨”,骑在树杈上,眼睛梭巡哪根树枝更宜做树栽子。抬头之间太阳一下刺疼了我的双目,我听见“太阳车”从天空驶过发出的轰隆隆的巨响。我努力穿过太阳刺眼的光芒,看见太阳公公长而蓬乱的头发、胡子,都白亮如雪,同时看见他驾驶的“太阳车”好生古怪,前半部是播种机,后半部是收割机,二者组合成一个整体,在拉车的八匹大马的奋力奔跑中,轰隆隆地向前疾驰,一刻不停地播种着生命,也一刻不停地收割着生命。播种与收割的生命囊括天下所有的生灵,高贵者如人,低贱者如花草鱼鸟、百兽虫蚁。只是播种收割的次序有点乱,有的早,有的迟,但其精密程度却不容置疑。尤其收割的这一块,多层次的进行使任何一个生命都没有侥幸逃脱的可能。父亲吃的盐比我多,知道“太阳车”收割生命的无情,所以才让我给他砍树栽子,给自己种“棺材树”。
  拣一枝大小适中的树枝下了镰,砍一下,树枝便喊“疼”,再砍一下,又喊“疼”,我一发狠连砍了几下,它连声喊疼、疼、疼。我暗暗对它说,伙计,砍下你是为了让你长成一棵独立的树,即使这棵树明天就被人伐了,你还是这棵树生命的延续,你就消停了吧。树枝便缄口噤声,不再喊疼。我把砍下的树枝扔下去,然后下树,将树枝去头,截短成三尺左右,拿回家来。
  放下饭碗后,父亲掂了把镢头,拿了树栽子,到我家院子底下的小河沟去栽树。我也随后跟来,看看能不能给父亲打打下手。在父亲面前,我一直是个乖孩子,脱离开了他的视线,我才疯得像捉拿不住的孙猴子。这是河槽处的一个石头岩坎下,夏天下雨发大水,像野马群奔腾的洪水从岩坎上拥挤着扑下来,形成一丈多高的飞瀑,在崖坎下冲出一个很大的坑,将泥沙和河卵石都推到了四周。父亲在靠院子这边的泥沙上选择好地方,刨坑栽下了树。这地方不错,足以长起一棵好树。
  树栽子发芽成活是明明白白的,生长却在不知不觉之间。用肉眼看,你永远看不见它生长,可它既得其土,又得其水,速度很快地往高处窜,往粗里发。时间一年一年过去,父亲的“棺材树”长成一个人抱不住的大树。
  村里人说“人嘴有伤”,不知道是不是父亲种“棺材树”的举动招来了祸,突然就得了重病,是肺部病变。父亲从得病起就好几次对我说,去把那棵树杀了吧。我说好端端的杀树干啥。父亲说杀了做口材吧,活人,迟早会有那一天。我就火了,说树不杀,材也不做,你没有那一天,安心看病。我砍树栽子的时候是父亲厉害,他说了算,现在是我厉害,我说了算。结果,树没有杀,更没有做成棺材,我不相信父亲会就此撒手西去。可父亲的病却越治越重,上下几个月就离我而去。父亲离世前也曾流过一次眼泪,我想他只不过是感叹生命的短暂而已,大概他在遗憾只活了六十五岁,没活到爷爷八十六岁的高寿。流过泪以后的父亲便十分坦然,甚至在弥留之际醒来时舌头发硬地说,死个人好几天死不了,别人听说了会笑话。他的话把我们逗笑,又全部整哭。我和弟弟来不及将父亲种的“棺材树”杀倒做成棺材,即便杀倒,湿木头也不能做材。当然,我心里也藏着一个小九九,不想兴师动众给父亲做棺材,使他的精神受刺激,只悄悄在外村的棺材铺定做了一口材。父亲种的“棺材树”,照旧在旧居河沟下的凌空舞蹈,沙啦啦与白云说着情话。
  为父亲发殡的时候,事先要刨坑,要砌葬,也都要举行相应的仪式。面对刨好的坟坑,我突然想到父亲栽种“棺材树”时挖的坑,而今,这个坑不是要种“棺材树”,而是要种下我的父亲。“棺材树”种下后,就成活了,长大了,我的父亲种下后,还能长出一个父亲来吗?
  父亲发丧那天,眼看着漆成暗红色、装殓着父亲的棺材,用铁绳、绳索吊着徐徐落入墓坑,“种父亲”的念头又强烈地浮上我的心头。我仰头恸哭,泪眼朦胧中,猛然又看到了“太阳车”,它正被八匹大马拉着,轰隆隆打头顶驶过。我心里顿时愤愤然,是“太阳车”把我的父亲收割走了。
  种下父亲后,坟地里终于没有再长出一个父亲来,父亲种下的“棺材树”还摇曳在风里。
  又十多年过去,母亲也被“太阳车”收割而去。这次我们做子女的做准备早,母亲使用上了父亲栽的“棺材树”。
  “太阳车”依旧在天上奔驰,播种、收获,收获、播种。我是不是也应该给自己种下一棵“棺材树”了?


                                                                                           (选自《山西文学•2017年散文增刊》)

点评

祝贺。  发表于 2017-6-5 11:16
已列入表格。  发表于 2017-5-22 19:11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贵强 发表于 2017-5-22 12:49
《太阳车》发《散文选刊·选刊版》 2017年6期

烟云录书架上的他 余秋雨心灵史空间意识 朱以撒太 阳 车   ...

哇!热烈祝贺!!!

点评

谢谢昙花版!  发表于 2017-5-22 17:24
发表于 2017-5-22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羡慕!!

点评

谢谢梦想元老!  发表于 2017-5-22 17:25
发表于 2017-5-22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棒棒的!!~

点评

谢谢!  发表于 2017-5-23 08:32
发表于 2017-6-2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缕阳光散文《幸福就如一双布鞋》刊登在散文选刊原创版2016年9月号

点评

严重祝贺!  发表于 2017-6-15 16:51
发表于 2017-6-5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贵强 发表于 2017-5-22 12:49
《太阳车》发《散文选刊·选刊版》 2017年6期

烟云录书架上的他 余秋雨心灵史空间意识 朱以撒太 阳 车   ...

谢谢两位!
发表于 2017-6-17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报喜台不错!谁有成就大家一起分享。好!
发表于 2017-6-25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傻弟           小说    三贤文苑    2017年第一期
红绸带         小说    华东文学    2017年第一期
厚土墙 民工尹拴柱的秘密  当代文学  第十三期
母亲的火炕    散文     西岳   2017年第一期
瞎叔          小说     华山文学  2017年第二期
父亲的红包     小说    渭南日报   2017年6月9日
张家父子       小说    华东文学    2017年第二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6-26 20:08 , Processed in 0.076192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