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72|回复: 20

[原创] 【人面桃花】大眼小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0 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令箭 于 2017-3-10 07:48 编辑

大眼小眼




经纪人打来电话时候,太阳早早的还没敲窗。彼时,大眼小眼四只手正放在我肚子上。也可能是肚脐下移三寸之地,反正没去丈量是否离前沿阵地确凿三寸,反正都在床上,软尺子很麻烦。
说是有一事儿吃不准接不接,没报酬,只有飞机票和酒店金卡,七天时间。
我说,和其他事儿冲突不冲突?
说央视有个访谈冲突,签名售书可以提前或延后,其他杂事儿可以推掉。
我说,那事在哪儿弄?还飞机票,很远?
说是迪拜。
我一听就烦了,太远了吧,再说我不喜欢选手们裹头巾那样子。不露出来没法评啊。
但一听是四大门户网站联手推出的国际名妓争霸赛,我有点动心了。
不大喜欢磕头虫网,也不大喜欢跟屁虫网,但咬蛋虫网老总李建宏是骨灰级酒友,而且他一直想给我介绍短长虫网CEO认识一下,据说很美丽,不是一般的高贵知性。这或许是个机会。就松开大眼说,约一下,去。





大眼小眼已经起来了,很懒散那样子,就像我也很懒一样。
我说,过两天去阿联酋,你俩不想去就去高级总裁班上课,我看你俩昨晚都心不在焉了,是不是有人盯上了?
大眼赶紧说去去去,老早就想去住住迪拜塔。
小眼说,哥,俺们可是忠心耿耿啊,你多少有些疲软了,都累死我了。
我笑了,摸摸小眼头发说,辛苦你了。
看她俩不想动弹,就说,去也行,先去买两套长袍头巾穿上习惯一下,只准露出眼睛。
大眼小眼说好啊好啊。
我说遇上合适的给你俩找个阿拉伯丈夫。
大眼小眼都说你敢。
我语重心长说,阿拉伯男人很专情的,不像我朝三暮四。我给你们尽量找个王子级别的,不济也得是皇室后裔。屋里擦屁股都是美元,有钱。
大眼小眼说,他们三妻四妾的,你丫疯了,忍心我俩吃二遍苦受两茬罪?
我说,那算了,赶紧去练礼仪。
大眼小眼说好来好来。
想想,给咬蛋虫网老总李建宏要了微信。
土豆,土豆,地瓜呼叫,地瓜呼叫!
地瓜,土豆上课,下课详谈。
啥也不说了,又买了乳瓜嫩樱桃,等等吧。






经纪人说,飞香港转机?是广州?
我说成都吧。
经理人说,成都只到阿布扎比,没安排转乘车辆,得自己掏钱。
我说香港吧,白云山那地方效率太低。
大眼小眼穿着黑袍子跑出来,光着脚丫子,嘻嘻笑。我突然觉得应该给大眼小眼一个机会。我很清楚李建宏他们的游戏规则,他们不点头,前十名压根没戏。可这货就是打不通,或是通了不接,乳瓜揉熟了也不怜惜?
去机场路上,尝试着给短长虫网CEO打了电话,通了:我是李晓琳,我估计你是汉臣。
我赶紧说:哎呀,你好你好,我想下个礼拜登记。听建宏说你亲临指导大赛,在哪儿拜望你呀?
迪拜,我请你吃阿拉伯烤肉。
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好的。
挂了电话,就去航站楼。
上了飞机,大眼小眼坐在我身边。这俩双胞胎姐妹漂亮也聪明,学习阿拉伯礼仪很快,也搜集了很多资料。当初面试这俩姐妹就有一种熟悉味儿扑面而来,我对自己的直觉判断很得意。但我没有直接把她俩介绍给老总,而是学了田畹暗藏陈圆圆,归自己调遣,做了自己的行政助理。两姐妹果然极尽温柔,不能传播出去,那样不好。
几乎没有时差感觉就下了飞机。
到了帆船酒店,姐妹俩到处拍照,我强行没收了她们的苹果7,说,知道刘姥姥吗?
姐儿俩吐吐舌头,表示知道,胡同口卖糖葫芦的。
进了房间,我说你俩赶紧温习功课,礼仪,扮相这都需要练习,你俩临时抱佛脚更要吃苦,嘻嘻哈哈的哪对得住这黑袍子。
大眼说,不是有你嘛。
小眼说,就是嘛。
我说,有些题目必须记住,总不能像某些选手说郭敬明是诗圣吧?
大眼小眼笑得四个小喇叭乱抖,说,那是调侃,你不懂美式幽默。
我眼一瞪。
她俩说好吧好吧。






经理人问,琴操和李念奴都是北宋时期的杭州名妓,分别和秦少游苏轼有染,请问,秦少游是苏轼的妹夫吗?
大眼说不是。
我问,柳如是本性杨,天生丽质,书画双绝、美艳绝伦,请问她写有哪些文章?
小眼说:《湖上草》、《戊寅卓》。
经理人问: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若更分红白,还须青眼看!请问这是谁写的?
大眼说:苏小小。
小眼笑了。
经理人问小眼笑啥。
小眼说,苏小小哪儿小?
我说,眼儿小。
小眼朝我一挤眼睛说,讨厌。
我问:千载芳名留古迹,六朝韵事著西冷,这是很著名的苏小小墓楹联,那么这幅对联在什么地方?
大眼说:慕才亭。
小眼说:早让红卫兵砸了。大哥,我想当红卫兵……
我说: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帏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筝。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这是谁的词?写给谁的?
小眼说:周邦彦,写给李师师。
大眼捏了捏小眼屁股蛋,小眼喵了一声。
我说严肃点。
经理人只管笑。
我说:柳荫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谶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桑条过千尺,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映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剪,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凄侧。恨堆积,渐别浦萦迴,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记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沈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这个词牌叫啥名字?是谁写的?姥姥的,累死我了,这么长。
大眼说:兰陵王,李师师写的。
我说你俩能不能背下来?
小眼说能背,就怕你一卧伏,会挤出来。
我笑了,有时候想严肃,真他么和月球探秘一样难啊。
好吧,吃饭,下午继续。




经理人说有个表亲在这儿做生意想去看看,我说去吧。
经理人一走,大眼小眼赶紧脱了黑袍子。一看,这俩阿拉伯妇女里面啥也没穿,赤条条的严重冲突波斯宪法,就想说点什么。
俩人不等我说话,赶紧说,温习功课,你就别看了,晚上再说。
哭笑不得。
我说:写“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的也是个书法家,她是谁?
小眼说:薛涛。
我说:薛涛还写过那些名句?
大眼说:“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我说:明末和当今各有一个四娘,他们是谁?
小眼说:马湘兰,郭敬明。
我说,他俩谁更有名气?说说原因。
大眼说:故宫藏有马湘兰画册,郭敬明拍了电影小时代,这很难说。
我说,有个名妓死在巴黎,画作很著名,她是谁?
小眼说:潘张玉良。
我说,有个名妓出现在小说《孽海花》里,她是谁?
大眼说:赛金花。
我说,有一个女子被称为古代十大名厨之一,却寄身青楼,另一个名字叫青莲,有本书传世。她是谁?书名是什么?
小眼说:董小宛,书名叫《奁艳》。
我说,北宋崇宁年间,方腊势力很大,并不是水浒传里宋江等人所败。有一个武将征讨方腊兵败获罪,他的女儿因此沦为官妓,她叫什么名字?什么叫官妓?
大眼说:梁红玉。不知道啥叫官妓。
小眼说:相当于国宾馆服务员吧,我蒙的。
我看了看窗外没有抄表工快递小哥,才想起这是迪拜,就没说啥。
我说,名妓霍小玉在哪儿营业?
大眼说:西安。
小眼说:长安。
我说:用一个词形容一下红拂女和鱼玄机
大眼说:红拂女私奔
小眼说,道姑鱼玄机。
我说:用一个关键词来描述沈九娘和杜十娘
小眼说:狗日的,唐伯虎
大眼说,十娘怒沉百宝箱
我说:韩愈柳宗元是同时代的大文学家,他们的区别是什么?
大眼说:韩愈娶了名妓章台柳,柳宗元娶了一个小丫头。
我问:横波是不是个男人名字?
小眼说:你这问题太他妈变态了,方舟就一定是那人名字?
大眼说:秦淮名妓顾横波,才华横溢石头城。
我问,民国————大眼说,你他妈想饿死人咋的?
小眼捂着肚子眼一翻倒在地毯上,装死。
我笑了,说,不受苦中苦,难为人上人。好了好了,请你们吃阿拉伯椰枣。
小眼一翻身说,哥,你是不是想说蔡松坡?
我点头,说,今晚大战,吃饭去!



演艺厅的灯光射在佳丽们身上,我却了无兴致。大眼小眼美丽且谈吐自然,有问必答,却没进前十名,只得了最上镜和最伶俐奖。看着李小琳温馨的目光和轻轻拍着的小手,最终压抑住了拂袖而去的冲动情绪。有时候绝美的乐曲听来颇感讽刺,有时候灯光如昼却感觉漆黑一片,有时候的优雅就那么光明正大地丑陋着,除了笑,心里的沸腾岩浆只能从裤裆里溜走,就像不响却极其刺鼻的一个屁看不见但都知道存在。
没宣布冠军时候,我笑着退场了。我没介意开头,但已经猜到结局。
回到房里,我想等大眼小眼回来就回国,这里的景色很美但让我眼花缭乱。那么多金发碧眼评委原来也吃这一套,不能不佩服这四大网的手腕。
有人打电话,说,就在门外。
去开门,原来是李小琳。
话没那么多,衣服就飘起来了。
半老徐娘,风韵不减,我想矜持一下但身体太诚实,某个地方毫不含蓄就直了。
只好运功,但突然想起大眼小眼该回来了,就停了下来。眯着眼的李小琳说,你那俩助理今晚不回来了,李建宏早安排好了。
我说,去让别人糟蹋?
她笑了,说,别那么龌龊,是去谈签约。
我说,咱们这算不算签约?
她说,我算荡妇,你算流氓,没法签约。
我一听,感觉自己多年积蓄的名节就这样毁了,心里悲愤不已,不由疯狂起来。
李小琳拧着眉毛,很痛苦那样子,嘴里吐字却清晰,等等回家了,我我我给你申请证书。
我不在乎这个,荡妇允诺和酒鬼酒话只差一毫米的距离,真上心就懵逼了。



回国后某天,我和大眼混在床上,听窗上叮咚雨声。
忽然想起有个快递没拆,伸着不脱离身子的别扭姿态在柜上拿到快递。
大眼说,干啥呢?
我说看看快递。
大眼问,买什么了。
一看,原来我被聘任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席评论家,年薪5美元。
看来荡妇的话和酒鬼酒话不能摊在一张晒床上,中间至少有十几个波斯湾的宽度。
一高兴就啪啪啪上了发条,大眼也兴奋起来,嘴里咿咿呀呀的像忍者神龟。
我说,你有想法?
大眼说,我想小眼了。
我说,她在哪儿呢?
大眼说,她留迪拜了,用美元擦屁股呢。
我自言自语说,迪拜的桃花大概开了吧。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3-10 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枪手,枫叶接驾。
 楼主| 发表于 2017-3-10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7-3-10 07:53
快枪手,枫叶接驾。

编辑软件打不开,麻烦你老人家排版,谢谢
发表于 2017-3-10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马上,愿意效劳。
发表于 2017-3-10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支持一下,稍后读
发表于 2017-3-10 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想象力真是丰富,又幽默风趣,快笑喷了!!
发表于 2017-3-10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衫子 于 2017-3-10 10:00 编辑

语言精炼,外痞内真。远距离的调侃,让人感受到的却是近处的刺痛。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7-3-10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言默然 于 2017-3-10 09:57 编辑

欣悦拜读,一饱眼福,跟随先生迪拜一游,见证大眼小眼无限风流。信手拈来好文笔,学富五车盖不住。大眼小眼妩媚,且有充分准备,“却没进前十名,只得了最上镜和最伶俐奖”,实在可惜。原因嘛?打点不到位或其一——先生有过交待;隐隐约约感觉并非那么简单,不忍割爱或其二吧?还有呢?倏忽想起“女子无才便是德”,谁说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事儿总是有的。
  幽默风趣好文章,欣然点赞!窃以为,用两大段落笔墨展现大眼小眼才气——怎么说呢,有必要么?或许有,但,稍显刻意,可否过犹不及?删去一部分或许更好呢。管见,瞎说了。问好令箭先生,一直仰慕您的文笔,祝福您和您的家人新春吉祥!


发表于 2017-3-10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的铺垫里,所谓“国际名妓争霸赛”,虽是虚构,却是全篇的重要铺底。做了多方面的准备,没有多少学养的大眼和小眼,依靠临时抱佛脚的恶补,其结果可想而知。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好在没有全军覆没。正是因为没有全军覆没,才可以展开后面的故事。故事发生地放在了远处,实际就在旁边,讽刺效果非常辛辣的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3-10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诸位来读,shanks!
发表于 2017-3-10 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言默然 发表于 2017-3-10 09:46
欣悦拜读,一饱眼福,跟随先生迪拜一游,见证大眼小眼无限风流。信手拈来好文笔,学富五车盖不住 ...

大眼和小眼,可能是“我”的分裂,或者是“我”的叠加。性的通道也有隐喻意义吧?“我”可能是自诩为文化精英的假“圣人”,迪拜也可能只是一个意象,不是实指。
发表于 2017-3-10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几个隐喻的字眼,清冷的姿态,又添了嘲弄的佐料,呵呵,色不迷人,人自迷。西湖歌舞几时休?
但愿,迪拜的桃花如人面,桃红。到此,辛苦,安好。呵呵。
发表于 2017-3-10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大作了,晚上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三位
发表于 2017-3-11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收悉,已上征文专题链接。望尽快熟悉中财排版格式和操作。作品待仔细研读慢慢品味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3-29 23:15 , Processed in 0.035845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