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9|回复: 8

[原创] 母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1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前,市一家医院的专家经过诊断,把我判了死刑。本来就十分脆弱且不堪一击的我,身心的堤坝便霎时垮塌了。至此,恐惧便充斥着我的大脑,攫取着我的心扉。我毕竟还年轻,还留恋这个世界,我还有诸多的梦,白发苍苍的母亲,我还没有尽尽做女儿的孝道。

  晓得了我的病症之后,信誓旦旦要跟我白头偕老且甜言蜜语占了我的便宜、我也深深爱着的那个小白脸,不,大灰狼,竟吓得尿了裤子,像个钻地鼠似的,抛下我和那旦旦誓言,悄无声息的南下打工去了,自此也就杳无音讯了。

  雪上加霜,我的心情糟透了,痛苦至极,身体也每况日下。我在心里痛骂着那条恶毒的大灰狼,诅咒着那条大灰狼。把那大灰狼惬惬地假笑着的照片,撕扯得四分五裂,丢进了马桶之中。

  我,每天都在油锅熬煎,度日如年。

  那天,是个日光明媚的日子,有人敲响了我的房门,还边敲边喊着闺女闺女……

  由于疾病的纠缠,我的听力和分辨能力明显减弱了,好久才去把门启开。待开门之后,呆呆的我,足有半刻钟的功夫才辨认出是母亲。接着,我便一下紧紧地把她搂住了,然后痛苦而泣,泪水一泄千里……

  我把母亲让到屋中,和她扯着手,相互贪婪地打量着盯视着。

  我发现母亲好像苍老了许多,那头发又白了不少。我用手拢了拢她那鬓角边的白发:“娘,你可受累了!”

  “傻闺女,娘都老大不小了,头发能不白?”一会儿,母亲又把目光亲昵地停滞在我的脸上,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哎,闺女,你咋这么瘦呢?脸色也很难看?”

  听了母亲的话,我心酸之极,便拖着哭腔不由自主地喊了声:“娘……”

  母亲有些吃惊,又重新端祥着我道:“闺女,病了还是谁欺负你了?”

  我知道母亲已经在我身上看出了端倪,便强忍住泪水和痛苦,佯装出一副欢颜骗母亲:“这些日子总是睡不好……”

  我的话好似骗过了母亲。她啊了一声,说:“怪不得呢。我在这歇歇,明天再回家给你摘一些酸枣来,听说用它泡水能治这病。”

  “娘,不用,酸枣药店里能买到。我这些日子好多了。”不忍心让白发苍苍的老娘晓得我被“判刑”的事。

  “闺女,有病可得早治,千万别撂着,闹不得玩。”

  我点头应着,说娘你放心。

  母亲是个心胸很开阔的女人,此时,她见我们之间的气氛有些压抑,便谈起了一些家中令人兴奋的事情,说种粮食上边补贴了不少钱,村里修起了水泥路……稍倾,母亲又道:“来,我带来的韭菜,咱摘一摘,我包饺子你吃,你平时不是最爱吃我包的韭菜馅饺子吗?”

  “娘,大老远来一趟,好好歇歇,我来。您是客,我得孝敬您呐!”

  “俺闺女就是会说话。”听了我的这句话,母亲好像很知足,脸上荡漾着幸福的涟漪。

  我毕竟是个女人,腹中的容量太小,此时,再也憋不住了,便把郁积在心头的那一纸判刑书和盘托了出来。

  母亲听后,脸上掠过一丝惊惧,但这一表情稍纵即逝。然后,伟人似的,很豁达地道:“闺女,人活着不能前怕狼后怕虎。那病,你要怕它,它会越是欺负你。病不倒可千万别让它吓倒。你要像娘这样,啥都不怕,那病就会躲着咱。”母亲把胸脯拍得铿锵作响,然后爽朗地笑着。

  母亲地笑,把满屋激荡起了生气。此刻,我也被母亲感染着,情不自禁地捏住了拳头,风风火火地去抽屉里找出了那纸判刑书,焚烧成了一丝灰屑,随后运了一下劲,大吼一声:“见鬼去吧!”

  “这才是我的闺女。”母亲脸上爬满着笑,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神态。

  我在吼过之后,心情舒畅了许多,那病仿佛消声匿迹了。热腾腾的水饺出了锅。边吃饭母亲边说:“从今天起,你就跟娘学剪纸。你不打小就喜欢剪纸吗?要是手中有事做,就顾不上寻思病,那病觉得没趣自然也就滚蛋啦。”

  “好,就跟您学剪纸。”娘是民间剪纸艺人,她那剪纸曾在市里获过奖。

  于是,我买了剪刀和纸,便马不停蹄地跟娘学起剪纸来。渐渐的,我竟入了迷,也很快就掌握了基本要领。娘见我进步很快,挺高兴,也经常表扬我。被母亲表扬着,我也快乐着。我跟母亲说说笑笑幸福无比。

  每晚躺在母亲温馨的怀抱里,睡得又踏实又香甜,总会一觉睡到大天亮。

  那宿,夜半之时,忽然被母亲的说话声吵醒。母亲嘴里絮絮叨叨,断断续续:“老天爷呀,让我去替闺女生病吧?让我去替闺女死吧?反正我也是个糟老婆子……”

  “娘,您在乱说啥呢?”我的问话,娘竟没预理睬,我方才知道娘是在说梦话。此后,不少的夜晚,总会听到娘雷同的梦话……

  那天,我从医院归家,变得像个喜鹊似的,在母亲面前喳喳不休:“娘,我到市另一家医院检查过,并没有患绝症!”

  娘霎时也被我感染得像一只老喜鹊,欣喜不已:“是吗?我说呀,这辈子我和你爹从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呀!”母亲长长的嘘出一口气,绽放着一脸灿烂。

  晚上,在被窝里母亲告诉我,明天要回乡下,说想家了。我执意不让她走,可她主意已定。

  ……弹指之间,母亲回到乡下已有两个月了。忽一日,有人来送信,说母亲病危。这一消息一灌入耳鼓,我的脑袋立时嗡地涨大起来:先前在这里不是好好的吗?怎么说病危就病危了呢?我瞪大了有些惊恐的眼睛,质问送信人:“该不是弄错了吧?”我朝送信人说罢这番话之后,竟把人家弄得很尴尬。

  我真是自欺欺人,明明知道母亲病危,但就是不想接受这一事实。

  于是,我便什么也不顾了,带上几件衣服,草草地锁上房门,便飞到了乡下,飞到了娘的身边。尽管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帮我插了翅膀,可还是晚了一步。母亲已经严严地合上了她的眼睛。千呼万唤始不应。我心如刀搅,后悔莫及,后悔没能让母亲再看我一眼,更后悔没有再看母亲一眼,也后悔没有跟母亲说上一句话,后悔……我嚎啕大哭,撕扯着母亲,摇晃着母亲,像疯了一样:“娘啊!你咋不等等我呢?女儿有罪,女儿不孝啊!女儿才该死啊!是我的病把你‘惊’死了呀!”

  我的泪水滂沱!

  我一边哭泣,一边埋怨家人:“母亲病危,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我声嘶力竭。

  弟弟哽咽着说:“不是不想告诉你,是娘无论如何不让告诉你,说你病刚刚好,可别再犯了……”

  我的心再一次荡起了痛苦的漪澜……

  没能见上母亲一面,成了终生遗憾,挥之不去!

  此时,耳中又传进了弟弟的话语:“娘临终前,是笑着走的,嘴里还总是咕唸着叫人费解的话‘我总算能替闺女去死了,总算……’”

  还没待弟弟把话说完,我一头向那床角撞去,接着便昏死过去……





发表于 2017-3-21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坐下了,这可是沙发
作品待边喝茶边慢读
发表于 2017-3-21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沙发。
发表于 2017-3-21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同时病危的母女为情节,展示了母爱的伟大与亲情呼唤,很有中国传统女性代表性之社会价值和艺术效果,其他环节要素无可挑剔,一篇成功的小说。但这类文章是文人们写乱了的一个话题,故事情节在推陈出新方面稍欠,浅见乱弹恕我直言。
感谢赐稿,辛苦!
发表于 2017-3-21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母女情深啊!此文以其细腻的描写手法,刻画出了一个母亲在自己孩子“身染重病”时的冷静和坚强,她不是不怕,而是在女儿六神无主时需要给予女儿力量,鼓励她勇敢战胜病魔,而她自己却不久后撒手人寰,或许和之前默默的心力交瘁不无关系吧,惋惜。
发表于 2017-3-21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自然段读起来有点辛苦,看是不是能够组织的再精炼一点,个见,不喜请忽略。
发表于 2017-3-21 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学习,问好朋友
发表于 2017-3-21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母亲都是伟大的,关键是看天下有多少孝子。人死灯灭时再来行孝,是有点迟了。早孝,早点让父母感受到养育儿女的快乐感和成就感,我认为这个很重要。
发表于 2017-3-21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母女情深催人泪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4-29 04:14 , Processed in 0.029939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