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72|回复: 4

[原创非首发] 断线风筝第六章阻击“萨枯啦”(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0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嘉应才子 于 2017-7-26 23:50 编辑

第六章阻击“萨枯啦”

  (一)

  在讲述第六章前,根据笔者所掌握的资料,先简单介绍一下“七十六号”和“梅机关”:大家看谍战片如《麻雀》等,很多都会提到“七十六号”,其实这个特务机构隶属于汪伪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是内政部保安局(内称政治保卫局)下属单位,内政部下设警政局、保安局。保安局“七十六号”设有主任室(主要负责人李士群、丁默邨)、机要处、电讯处、第一处、第二处、第三处、第四处等16处,每一处都对应一个职能例如:第一处是针对军统所设立、第二处针对中统、第三处针对共产党地下组织、不明团体。此外还有上海区、杭州区、苏州区、南京区等十处外勤单位以及李士群仿效戴笠,培养特务摇篮的杭州政治保卫学校。“梅机关”(创始人影佐祯昭中将,设立于上海梅花堂)下设:沪西分机关、南京分机关、上海分机关、苏州分机关、杭州分机关,第一工作委员会、第二工作委员会、第三工作委员会。以上只是表面资料,这两个日本人设立和扶持的特务机构,干了很多见不得光的勾当,战败后大多数绝密资料已经被销毁或带回日本本土。但许多中共地下党员、国民党特工、国际特工渗入其中战斗的故事,历史资料和一些旁门资料是有记载的,只不过时间太长当时真实情况已经很难查证。无论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国民党还是其他党派的无名英雄,只要为抗日作出过贡献,我们后辈就要去敬仰他们!去缅怀他们!崛起的中国不能忘记过去的苦难、更不能忘记英雄!

  柳飞雨和孟兰的缠绵被不速之客打断,当孟兰说出,“有人!”两个字后,柳飞雨一个“鹞子翻身”从枕头下拿起手枪一下就到了窗户边,夜色茫茫,不见人影,却有一股诡异的青烟逐渐由浓变淡缓慢散去。离柳飞雨住处的两百米外,月光下两道人影一前一后追逐,从身形上看得出来都是年轻的女子。而这一幕,柳飞雨和孟兰是看不到的,也就是说,还有一个人在暗处保护着柳飞雨和孟兰。她又是谁呢?

  没多久,天大亮。7点不到徐天啸急匆匆地按响了大门的电铃,柳飞雨早就醒了,孟兰尚在睡梦中。“柳兄,关于那个神秘‘宝藏’有点眉目了。”

  眉目是唐景洲打探到的,待柳飞雨和徐天啸上了车,唐景洲发动了汽车,“去哪?”柳飞雨问道。

  “栖霞寺”。一路上,唐景洲只说了这三个字。

  南京栖霞寺位于南京城东北20多公里的栖霞山上,面积大概有40到50亩左右,四周郁郁葱葱的四季常青树,依山层次上升建有:大雄宝殿、毗卢殿、藏经楼。在南京大屠杀时,由于历史上的鉴真和尚东渡曾经在在该寺住了三天以及日本外相母亲千里送还栖霞寺佛头的缘故,使得栖霞寺免遭日军的洗劫。

  柳飞雨站在荷花满池的白莲池前,眼前,荷叶轻舞,荷花仙子满池绽放,暂时远离尔虞我诈和算计杀戮,此情此景让柳飞雨产生一种远离凡尘的错觉。徐天啸则在明徽君碑前细细观赏起来。唐景洲进去找人去了,一时半会还出不来。等驱逐日寇后,自己要让孟兰穿上白色连衣裙子,裙裾翩舞,在荷叶满池的白莲池前做一个最幸福、最美的新娘。正当柳飞雨胡思乱想之际,唐景洲领着一身披袈裟、双眉发白的高僧走了出来,朝自己走来,“柳兄,这位是主事弘海大师。”

  “阿弥陀佛!柳施主,贫僧弘海有礼了!”白眉高僧合十行礼。

  柳飞雨赶紧还礼,“栖霞寺风景优美,我等一介凡夫俗子冒昧登门,多有打扰!还请大师海涵!”

  “言重、言重了!听唐施主讲,你们都是当今的英雄,今天我栖霞寺定当蓬荜生辉!等下可到我后山,哪里的千佛岩相信施主定会流连忘返!现在请各位施主随我来。”

  在寺庙后面一处清净禅房,弘海让小沙弥给每人奉上香茗后,拿出一幅发黄的条幅打开,上头写着:南京栖霞寺佛教难民所。在柳飞雨等人诧异的眼神中,弘海长叹一口气,用低沉的声音讲起了一段往事:“还是在民国26年的12月13日的晚上,一大群难民涌入本寺怎么也阻挡不了,主持本着慈悲为怀下令收容了近万名城内逃命而来的难民。没想到的是,日军桥本联队尾随而来,眼看一场杀戮难以避免,危急关头本寺的弘基师兄站了出来他用日语和桥本指挥官进行交谈时,被桥本认出是自己的同学,弘基师兄乘机向他的日本同学介绍本寺与鉴真大师的渊源,桥本指挥官也是个佛教徒,他下令所有士兵不得入寺并从司令部讨得一份保护令,本寺成了南京唯一一所免遭生灵涂炭的寺庙。前后有两万名难民得以保全性命。”

  徐天啸一旁插话道,“这个桥本还算有点良心,弘基大师临危不乱救人于危难之间,堪称世人的楷模!”

  弘海继续说,“桥本不止有良心,在相处三天的时间里,他还向弘基透露一个秘密:他的军校同学在番号100部队外称高岛部队服役时,在南京原报恩寺一处废墟建筑营房,施工时挖到一个石函,这个石函里头还藏着一个铜质的盒子,据说里头装的是玄奘法师的头盖骨。后面还挖出一堆的金元宝、金佛像和十多串珍珠古钱。”

  “大师打断一下,有什么凭证可以证实那个铜质的盒子里头,装的就是玄奘法师的头盖骨?”柳飞雨问道。

  弘海微微笑着说,“莫急,莫急,待我慢慢道来,据考古学家顾天锡考证:铜质盒子上面刻着“唐三藏”三个字。他的史实依据是,公元664年三藏法师在长安圆寂,刚开始葬在白鹿原,后来又迁至终南山紫阁寺。唐末黄巢起义紫阁寺毁于战火中,到了北宋仁宗大圣年间我金陵一高僧收拾到三藏法师头盖骨,从终南山带回金陵天禧寺重新厚葬(明代的报恩寺前身)。”

  “请问大师,这些宝藏莫非还在日本人手里?不是说给人劫了吗?”徐天啸是个急性子。

  唐景洲不急不慢地说,“徐兄,我想这或许就是柳兄曾提起过的日本人‘萨枯啦’行动的一部分。”

  “依贫僧看来,外面传言在送往上海参展中被人劫走了,很可能是事实。不瞒三位施主,贫僧年轻的时候乃是吴县太湖悍匪胡八爷的二掌柜,只因干多了劫道绑票,在一次官家围剿战中受了重伤差点丢了性命,后来遇到了本寺前主持点化中看破凡尘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削发为僧。四天前贫僧下山碰巧遇见了以前的手下,现在在胡八爷充当‘插签’的角色,他给贫僧透露了个消息:前阵子胡八爷勾结日本人做了一笔买卖,知情的兄弟都莫名其妙死于非命,他是侥幸逃出来的。据说,可能是汤里被人下了毒,死状极为奇特:四肢卷曲成团、身躯萎缩成猴子状。”(说明:“插签”江湖黑话是指专门负责打劫、策划路线、打探目标的人)

  听完弘海一番讲述,唐景洲突然脸色大变,“莫非中的是唐门‘无痕水’之毒?‘彼岸之花’、‘无痕水’乃我家三少爷独门秘方,两种毒毒性霸道,一般不会轻易使用到普通人身上,只有面对那些穷凶极恶之人,三少爷才会出手。”

  “‘无痕水’?这名字取的好生奇怪。”徐天啸说。

  “徐兄有所不知,唐门自创立门派以来,毒药大多取自于世间的花草虫兽之毒。而我们的三少爷是联大化学系毕业的高材生,这‘无痕水’却是生化之毒,无味无色即使高温也不会分解难以被人发现,只是死状很惨如大师前面所述那般。”

  一旁的柳飞雨静静地听着,如老僧入定般,待唐景洲说完后,突然出声说,“果然是贼喊捉贼!日本人和胡八爷勾结,由胡八爷组织人马在南京前往上海途中,估计走的是水路,半道把报恩寺的宝物给劫走了并乘机嫁祸于当今政府,要求支付一笔续物重金,宝物又毫发无损,如此看来,日本人果然是奸诈无比!”

  弘海又说,“以我对胡八爷的了解,胡八爷就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日本人不付出一定的代价,他是不会轻易吐出哪些宝物。宝物应该还在他的手上,要夺回宝物就要从胡八爷那儿下手。”

  大家的目光都转移到柳飞雨身上,“报恩寺的宝物应该就在胡八爷手上,我同意弘海大师的判断,这个行动计划应该是完整独立的一个计划。”

  时间紧迫,三人辞别弘海时,弘海说,“三位施主,贫僧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柳飞雨道。

  “如今国难当头,在南京,日本人占据了绝对优势,三位势单力薄,要想夺回宝藏,必须借势。”弘海一字一句地说。

  “借势?请问大师,该如何借?”柳飞雨反问道。

  “江南的新四军、游击队,你们的曾经对手共产党的队伍!”弘海说完这句话后头也不回转身步入寺里。

  回到徐天啸等人落脚处没多久,周松也过来了,他的手上拿着一份刚刚破译的寥寥数个字的电文:箱子后天晚上启程,目的地上海青浦码头。

  鬼子的行动好快啊!简直打了柳飞雨等人个措手不及,留给柳飞雨他们的时间只有不到72小时,“周兄,有没有打探到这些箱子堆放在哪里?”柳飞雨看完电文后问。

  “我已经打探过了,大概有三十个箱子,目前都存放在重兵把守的南京宪兵司令部的军火库里。”周松的话如同一盆冷水泼在在场之人的头上。

  鬼子把守的兵力至少一个大队,火力配备就更加不用说,轻重武器足以歼灭任何来犯之敌。以柳飞雨目前的人手即使加上原军统南京站行动队残余势力再加上“飓风”在南京的一个小组总共不到20个人,至于武器都是便于携带的手枪居多、五六杆中正步枪、一挺捷克轻机枪、甜瓜式手雷有一箱左右、还有区区十几公斤炸药。德式党卫军冲锋枪留在了上海,就靠这些武器和人马去抗衡军火库的鬼子?除非他脑子进了水。难道就这样眼白白地让鬼子从自己眼皮底下,把从中国抢夺的古玩、文物、金银财宝顺风顺水送回本土?柳飞雨不甘、徐天啸不甘、唐景洲不甘、周松不甘,任何一个中华儿女都不甘!

  “柳兄,弘海大师说的借势去找江南游击队,我看不妨试试。”提建议的是徐天啸。

  “我们犯不着找上门去和鬼子硬拼,现在解决问题的最关键就是搞清楚运输的路线,在半路下手。借势可以借,国共合作,枪口理应一致对外。”之前经历了太多的失败,此刻柳飞雨的头脑异常清醒。

  “江南游击队?我恰好认识他们一个姓李的队长,人很爽快,南京城破的那天,他带了一个小分队和我们联手救了十几个官兵和市民,安全抵达江对岸游击区。”周松的人脉还是挺广的。

  世间的事真是不可预知,就在柳飞雨正为如何打探押送路线伤脑筋的时候,周蔓这个情报员却托孟兰送来了一份堪称及时雨的情报:鬼子走的是沪宁公路,总共有五辆车,每辆车都配备了一挺机关枪,分别由七八鬼子士兵看护,而负责此次任务的恰好是佐佐木中佐。佐佐木是周蔓最虔诚的追求者,只不过,周早就有了意中人徐天啸,佐佐木被蒙在鼓里对此一无所知。单凭这样一份粗浅的情报,柳飞雨还是不能作出具体行动计划,更谈不上部署执行。

  “周蔓说,佐佐木很狡猾也很谨慎,具体的行程路线,他要出发的时候才确定下来。”孟兰站在柳飞雨椅子后面,双手轻轻地捏着心爱之人的双肩说。

  兵法云:知此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柳飞雨决定必须在短的时间内,搞到佐佐木的个人资料还有摸清楚他的个人喜好。

  “森岛君吗?好久不见,你也知道我到了南京,人生地不熟,工作难以开展,需要森岛君的大力支持啊!”柳飞雨拨通了远在上海《新东亚》杂志社社长森岛的电话。

  听得出来,森岛接到自己的电话很高兴,说了一通话后,森岛让他去找一个人,说这个人是他安插在宪兵司令部里头,森岛机关南京方面的负责人,他的名字叫做高桥太郎。

发表于 2017-7-21 20: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弟弟好。
发表于 2017-7-21 20: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弟弟好。
发表于 2017-7-21 20: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弟弟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7-21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旅游在外,叶子姐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4 15:53 , Processed in 0.032430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