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4|回复: 0

[原创非首发] 断线风筝第六章阻击“萨枯啦”(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6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嘉应才子 于 2017-8-6 23:28 编辑

  (二)

  太阳落山的时候,一辆悬挂宪兵司令部标识的高级轿车把柳飞雨接走了,接走他的是高桥太郎的助手。

  车子向着紫金山方向疾驰而去,车速很快,一路畅通无阻,大概半个小时就到达了目的地。柳飞雨下车后,用眼扫了一下四周,斜对面竖了一块标着:大日本帝国南京陆海空三军总医院的牌子,北面就是先总理的中山陵。柳飞雨随着助手进入一个大院子,门口设有伪军岗哨,两个伪军朝柳飞雨等敬礼。院子分成左右两部分,助手领着柳飞雨朝右边里头建有四层楼的院子走去,右边的院子居然有两名武装日军士兵把守,左边的院子则无人把守,看来,这个右边的院子不简单啊!柳飞雨心想。
  上了二楼,里面来来往往的都是穿军官服装、穿和服的日本军人和日本女人,这里全部是高级包房,助手替柳飞雨拉开靠楼梯右边第一间包房的门,说声:“多左!(日语请的意思)”

  柳飞雨按照日本习俗,脱掉鞋子,走上榻榻米的一边跪坐,里头对面一个长相斯文,戴了一副金丝眼镜,年纪约摸四十出头的典型日本男人朝自己鞠躬,口里说的却是流利的汉语,“飞雨君,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一旁,还跪着一个身穿日本传统和服,长相既有成熟女人的妩媚又不乏少女的天真和活泼、长长的眼睫毛下一双水灵的眼睛的年轻女子。第一眼望过去,这个女子,自己好像在哪见过?认真看看又好像陌生得很。

  “哪里的话,高桥先生才是这里的主人,还请高桥君多多关照!”柳飞雨还礼道。

  桌上摆满了地道的金陵美食,还有一瓶用瓷瓶装好的茅台酒,启封后,酒香扑鼻,“高桥君也喜爱喝中国的白酒?”

  “飞雨君有所不知,我觉得中国的饮食文化同样博大精深,我已经在南京呆了两年,就已经爱上了这里的山山水水、这里的美食,我觉得,中国的白酒就像你们中国的女人一样,看起来都那么令人陶醉。话说多了,对不起!请先尝尝这个。”一旁伺候的年轻女子赶紧朝柳飞雨的碗里盛了一碗汤。

  “飞雨君,据说这是金陵有名的美食:‘梅花蚬’汤,产自鱼米之乡的慈湖丹桥下至慈湖桥的半里水域。蚬大如拇指,呈灰绿色,出水时五蚬相连形同梅花故此得名。”高桥太郎对南京的风土人情了解甚多,柳飞雨不得不叹服。日本人发动侵华战争前,对中国全方位派出间谍进行情报收集,正所谓:兵者,诡道也。据说,日本人测绘的中国地图细致到每个村子,即使一条无名的小溪也做了标注,比国军的还要详细。

  汤非常之鲜美,菜肴非常之丰盛,酒就不用说了,美女在旁劝酒,两人都有了五分的醉意,高桥手掌拍了两下,女子连忙退出去。高桥从一旁的公文袋里掏出一叠文件,“按照森岛君的吩咐,南京宪兵司令部佐官名单和个人的全部资料都在这里。”

  而令柳飞雨感到非常意外的是高桥太郎临别时说的一句话,“飞雨君,我没有参加过民国二十六年的南京之战,我是你们中国人的好朋友,请相信我!”

  回到住处已是深夜,卧室里孟兰睡得很恬静,柳飞雨步入书房点燃一支烟,认真看着高桥太郎提供的佐佐木的个人资料,阻击“萨枯啦”行动是在上海时老师代表组织上交给自己的任务,尽管老师牺牲了和组织也失去了联系,但是作为一名接受过党进步教育的热血青年,柳飞雨的使命就是粉碎敌人的“萨枯啦”行动,完成组织交给自己的任务。

  佐佐木参加过南京之战以及大屠杀,他原来是隶属第九师团第8联队一名大队长,该联队负责从上海一线向南京追击,柳飞雨看到这即刻拿起电话,“周兄,明天上午请安排我和周蔓见面。另外,请务必搞到一份当年日军第九师团入侵南京的路线图。”

  柳飞雨躺在床上,眼前又浮现出穿和服的美丽女子,她的眼神自己总觉得似曾相识,面孔却是陌生得很,这就奇怪了?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双饱含情愫的眼神呢?这种眼神只有爱恋之间的情侣才会有,自己与和服女子仅一面之缘,何来这般眼神呢?尽管这种眼神持续的时间非常之短暂,但心细如发丝的柳飞雨还是觉察到了这种不正常,这就是职业特工与一般人的区别。

  周蔓重新回归军统南京站后,借助军人俱乐部女招待的职业掩护,已经搞到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这个小家碧玉模样、机智勇敢的女孩,令柳飞雨刮目相看。

  莫愁湖,旧称“南都第一名胜”,莫愁乃古代绝世佳人,湖上有胜棋名楼为湖光增色,南京名士陈祖庥联云:“贤王汤沐,旷代犹存。莫谈桑海兴亡,且安排清簟疏帘,藉一局围棋赌胜;江表风流,于今未泯。依旧湖山整理,更收拾玳梁画楝,待双十栖燕子归来。

  阵阵微风拂过,满湖荷叶如同婀娜多姿的少女般轻舞飞扬。南京自古多柳,“旧四十八景”之一的“北湖烟柳”玄武湖如此,莫愁湖亦不例外。湖边柳树成行、成荫,林荫道上,柳飞雨和周蔓如一对恋人般漫步在这荷叶飘香的湖畔,“佐佐木这个人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一边擦拭军刀一边讲述他在三年前,从上海进攻南京一路发生过的事。他是狂热的武士道信奉者,更是一名刽子手,每杀一名中国人就在刀柄上刻上一道杠,我曾经看过他的刀柄一共刻有56条杠。佐佐木还有一样怪癖:他曾经不止一次驾车,重走他任大队长时的行军路线。我曾问过他为何?他说,那是他一生的荣光,每一处地方都值得骄傲。”周蔓轻轻地诉说着她对佐佐木的了解。柳飞雨听得很入神,周蔓的介绍使他对自己的对手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与其他侵略者不同,佐佐木在大屠杀中并没有去强奸落难的妇女,按周蔓的说辞,佐佐木有几次可以对自己用强的机会,但他都放弃了,他说自己喜欢有感情的男欢女爱,恋爱是一种享受,杀人也是一种享受。由此看来,作为自己的对手,佐佐木具有独特的性格,阻击“萨枯啦”行动的计划,柳飞雨的心里初步已经有了底。

  柳飞雨几乎每天都打电话给李慕白,就像奴才给主子请安,李慕白很是受用。他和丁力生的明争暗斗几乎到了白热化的地步,柳飞雨这颗棋子李慕白不到关键的时刻,不会轻易落下。“飞雨啊,先别想着工作,要学会休息,毕竟你受过伤嘛!南京的风土人情、古今典故你完全了解了吗?对了,河野课长说,等他从上海出差回来再请你我喝酒。看得出,他很欣赏你呀。”东扯一句,西扯一句,李慕白才把电话挂了。

  河野出差去上海?柳飞雨捕捉到了这几个字眼,巧合?还是另有阴谋?柳飞雨打了这个电话后,推翻了最初的行动计划方案,必须重新考虑,只有48小时了,留给柳飞雨他们的时间不多了。从来没有做过一晚上抽一包烟的柳飞雨,连续抽掉了半包“老刀”牌香烟,烟头堆满了烟灰缸,最终,他一拳头砸在桌上,主意已定。

  还是在徐天啸的落脚处,柳飞雨见到了一个陌生人,体型壮实、精瘦、目光炯炯,30出头的样子,穿着灰色土布衣裤,周松向众人介绍说:“这位就是江南苏北游击队的李洪队长。”李洪朝在场的人拱手行礼,“”我李洪是个大老粗,哪些话咱不会说,我们政委说了,只要是打鬼子,枪口一致对外,咱游击队有人出人,有力出力!

  简朴有力的语言感动了柳飞雨,柳飞雨快步上前紧握李洪的双手说,“日本鬼子是我们的共同敌人,欢迎苏北游击队李队长和我们一道杀鬼子!”

  针对鬼子的“萨枯啦”行动,柳飞雨说出了自己的应对计策。听完后李洪呵呵笑着说,“说起游击战那可是咱八路军、新四军和游击队的拿手好戏。”

  在场的每个人面前都放了一只碗,柳飞雨说,“弟兄们,成败在此一举,大家把这碗酒喝了!干!”

  “干!”众人齐声呐喊,荡气回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8-22 09:42 , Processed in 0.02531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