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16|回复: 0

老古董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7 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河杨 于 2017-10-27 07:41 编辑

  老古董的故事


  老古董,真实名字叫裴德忠。他是裴姓德字辈的,有弟兄四人,分别叫做忠孝节义,他是老大,所以叫裴德忠。因为他说的话,多是陈年旧话,村上人都叫他“老古董”。孩提时候的我们,都叫他大老爹。


  在我很小的时候,还没有上小学前,他就老迈得不能下田劳动了。他有一口花白的胡须,个子不高,但身板硬朗,很清秀的样子。每天,在人们下田去后,他便闲在家里,只算是“看看门”。但是,他会说故事,也喜欢打谜语。


  他好像是很喜欢孩子。我们一心玩耍的孩子,老是围着他转来转去,他总是很高兴地、笑呵呵地与我们谈古论今。我们听他说神奇古怪的故事,猜他打出来有趣的谜语,总是忘记了时辰,老是半天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他打的谜语,当时虽然让我们耗费了许多时间,猜得着,没有猜着,我的记忆里已经很模糊了;而他说的故事非常古怪,令人难忘,因此在我的印象里,还非常深刻。


  老古董说的故事最多的内容,是与鲁迅笔下九斤老太一个模式。他说:人,一代不如一代。当初,成年人都有一丈多高,唐朝的薛仁贵,一丈三的个子,力气大的无穷,一餐要吃三斗六升米的饭。给老板帮工,大旱天人们用水车车水,他却用禾桶(稻谷收获时打稻用的桶,四方形,每边约两米,半米高)戽水,一丘的水,他只是几下子就戽了起来。现在的人,最高的不到六尺,矮了一半都不止,而且,后代还在渐渐的变矮,等到世界上是“尺人兔马”了,就会天翻地覆,人类又得重新更换一次。


  人怎么会变得只是一尺高呢?我们不相信。他总是说出“根据”来。他说,长毛跑反以前,我们村上住的都是姓杨的人,跑反后,姓杨的人才没有了。那姓杨的人当中,有个叫杨必举的,身高八尺,站起来像座铁塔,一餐要吃五斤米的饭,力气大得赛过牯牛,四箩糙子米一担挑。你说一箩糙子米是多重?老秤近二百斤呢。他平时喜欢玩石磙,石磙有多重,你们知道吧?最小的也有三担重呢!他能将石磙端起来,抛出去,又用手接着,你说他力气大不大?没有千斤之力是玩不转的啊。现在还有这样的人吗?他这样的说法,我们直觉得神乎其神,目瞪口呆。


  他还说,现在的人,生怕后代发现不如老祖宗,把秤和尺都改小了。好好的一担(一百斤),只成了八十五斤;一斤十六两,也改成了十两;长度一尺只是八寸多了。连重量和长度都改小了,这不是说明人越来越小了么?


  是的,当时正是度量衡与国际接轨的时候,国家将老秤改成了市秤;老尺改成了市尺。这个,我们虽然是儿童,也是知道的。可是为什么要改,当时确实不明白。听了他的话,真的以为是“人,确实是在变得越来越矮小”。


  于是,我们都当心起来:什么时候会变成“尺人兔马”?什么时候会天翻地覆?天翻地覆是什么样子啊?


  他说,现在离“尺人兔马”的时候还早着呢,所以,马上也不会天翻地覆。天翻地覆吗?就是天翻掉了,大地化成了大海,所有的人都被淹死了,这样就会重新更换人类,这就叫天翻地覆。因为,我们住的大地,是鳌鱼顶着的。那鳌鱼要是翻个身,地就翻掉了;鳌鱼有时候眨眨眼睛,大地就要抖动几下。我们有些时候感觉大地在动荡,那就是鳌鱼在眨眼睛呢!


  啊?我们都是住在鳌鱼顶着的大地上的,难怪你说天翻地覆!那鳌鱼要是顶不动了,或者是顶得累了,这天翻地覆不是太容易了吗?


  于是,他给我们说起那天翻地覆的情况来。因为说得过于“大人化”,我们理解不明白,因此也记不全。如今,只记得什么“六鸭道人”和“鸿钧老祖”的人物,还记得他说的鸿钧老祖说的两句诗韵似的话:“天翻地覆过九遭,没看见六鸭水中漂”。我在后来的神话涉猎中,知道了他所说的竟是道家的“创世说”。


  这个老古董,不知道怎么会知道这么许多古董事。最让我们感到蹊跷的,是“阴阳先生以及匠人害主人”的事。


  他说,请阴阳先生或者匠人们到家里做事,是不能大意的,更不能得罪了他们。如果是惹得他们不高兴了,他们就会让主人家里不安宁,严重的,他还会让主人家里彻底败坏,家破人亡。


  他说,我们这里的东倒李家,早年出了个“李天官”。他本来是黄帝的辅政大臣。皇帝刚刚将他的“天官”封了下来,他就在家里造 “天官府”了。现在天官府虽然不存在了,却还有“天官府”的门楼子。可是,他天官还没有上任,就忽然得急病死在了家里。他为什么这样的没有福气呢?,人们都不明白。


  后来,阴阳先生与人们谈起这件事来,觉得自己做错了,很后悔。


  原来,李天官的祖父过世时,他的父亲请来阴阳先生,请他寻找风水宝地安葬。阴阳先生在他家住了六个月,每天都为他寻找宝地;他家每天都杀鸡款待先生。六个月一共吃了一百只鸡,他家却将鸡硬肝(鸡肫)都留了起来,当时没有给先生吃,阴阳先生觉得他家不厚道,把鸡身上最好的东西自己留下了,因此。很不高兴。


  阴阳先生寻到了一块宝地。在安葬他祖父时,却有意不给葬上正式穴位。


  阴阳先生完事后向李家告别,天官的母亲拿出了一个包裹,说里面装了点东西,请先生走路上吃饭时做菜吃。先生当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他带着包裹,在路途的饭馆里吃饭时打开一看,里面全是腌制好的干品鸡硬肝,数了数,正好是一百个。


  先生恍然大悟,原来,“他家是将鸡硬肝给我留下在路上吃的啊!”这才觉得自己的做法对不起主人。于是,又返回来,跑到才安葬的坟地上,在坟头前用脚使劲地推了两脚,说道“挣上天官!”这样,李家的天官只算是名义上的天官,叫“挣上”了天官,因为还没有上任就死了。他所以没有做到真正的天官,是阴阳先生害的啊!


  这事是真是假,我们无法揣度,当时只是为李家叹息!


  那一年,村上裴成汉将他嫁在小圩村里女儿家的房子拆了回来。那些被烟熏过的房屋材料,本来黑咕隆咚,经水浸泡过,清洗出来后,大桁条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的花纹,有的像蜈蚣,有的像蜘蛛,人们见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老古董特别来看了,他说,这些花纹叫五毒虫,是建造那房子时,木匠师傅们有意害他家特别做作的。难怪他家里人被害得没有人了——这些匠人们也真是太歹毒了!


  人们听了都不免咋舌,更不知道当时他家什么事得罪了匠人们。——成汉的女婿家原来是小圩村上很好的人家,一家三代,热热闹闹,后来,居然渐渐的没有人了。他家人的死去,原因很复杂,有的是淹死的,有的是病死的,还有的犯了神经病,跑出去死了的……


  我们这群好奇的孩子听了他这些话,又去询问他,那木头上的花纹,怎么会妨碍到了他家里人的性命呢?老古董严肃地说:“你们小孩子家知道什么?那东西都是木匠们用咒语画上去的,神奇无比。”接着又给我们说了几则这方面的故事。


  这件事因为十分蹊跷,令我耿耿于怀。许多年以后,出于好奇,我特别询问当时给裴成汉家做新房的木工裴宏义,那桁条上的花纹是怎么回事?裴宏义却说:那有什么奇怪的,是当时的材料太潮湿,生了皮虫,那些花纹,都是皮虫的杰作。当时,他家做房子没有刨,所以留了下来。这一席话,算是解开了我心中的谜团。


  然而,当时老古董却说:像这样狠毒的匠人很少见,大多数只是害得主人家不能安宁,或者让主人家破财生灾。为了证明他的说法是真的,他说:


  有一户人家,在安装门头的时候,被匠人害了。那匠人在门头上放了一把装满水的小茶壶,念上了咒语,这一家住了进去后,每到晚上,一睡到床上,就要撒尿;孩子们都尿在床上。大人们因为总是要撒尿,几乎无法入睡,孩子的床上几乎没有干爽的时候。


  还有一户人家建造瓦房,匠人给盖瓦时,在瓦片上画上了几匹马,说“马呀马,在人家屋上跑,别踩碎了人家瓦。”那新房子做好,主人住进去后,每当夜里,房顶上便轰隆隆地响个不停,像是许多马在奔跑,全家人无论如何都不得安宁。


  还有户人家建新房,房子上大梁时,没有给徒弟红包,那徒弟将一把凿子订在了房梁上。这一家住进新房后,主人天天头疼难忍,家里还总是无缘无故地发生财产损失的事。这家人明白,这是被木匠害了。于是,请来木匠师傅消灾。其实,师傅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经过询问徒弟,拿回了那把凿子,这家才太平了。


  我们听了这些,觉得很奇怪。那些匠人,为人做事,是有工钱的,为什么要害主人呢?老古董说:那样的人家,请匠人做事,没有让匠人满意。有的人家自以为有钱,看不起匠人们,礼仪上不周到,或者招待很马虎,有的工钱也不结清。他们有钱有势,匠人们奈何不了,就这样暗地里害他们。


  老古董去世的那一年,是“逃水荒”(破大圩)回来后的第一年,收成很好。他死的时候也很热闹,锣鼓唢呐响个不停,还请了道士念了几天的经。可是,那些治丧的人,不让我们小孩子到他灵堂去,说,老人家会把你们也带着去的——谁叫你们一天到晚跟他玩?吓得我们都躲得远远的。


  这些,都是我孩提时候的事,现在说起来总觉得是无稽之谈,可是,却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事。在我有生之年,大约是不会忘掉的。这大约也是孩提时代的记忆力特别强盛,对道听途说的趣闻都觉得新颖,也想不到应该考证的原因。于是,这些“无稽之谈”,在我的心灵里便无法抹去……


  
  附注:老古董打的谜语,还能想起来的是:


  打个谜语给你猜,一口咬得血歪歪。*(吃柿子)


  红漆碗,装白饭,埋在土里不得烂。*(饽荠)


  我从南京过,看见个古董货,拳头大的眼,花针穿不过。*(石磙)


  小小树,没好高,上面挂着千把刀。*(结夹的豆子)


  一对鹕鸪(胡谷,水鸟),飞到芜湖,芜湖水大,淹到嘴巴。*(用水桶到塘里挑水)


  一个老头子矮墩墩,火烧屁股不做声。*(灶门口吊的水炊)


  一只小鸡尼,伏在毛灰里;来个人,汲点尿尼。*(茶壶煨在火仓里)


  一个老头子靠墙站,身上虱子担把担。*(大杆秤)


  青竹棍,乌由由,人见怕,鬼见愁,老虎见了点三头。*(长枪)


  高高山上一篷葱,数来数去数不通。*(人的头发)


  高高山上一支笔,走来走去作个揖。*(在山上扳笋子)


  点点大,卡卡大,三间屋,囤不下。*(夜里灯盏点了起来)


  点点大,卡卡大,屙泡屎,筛子大。*(蜘蛛做网)


  红公鸡,绿尾巴,飞到天上讲鬼话。*(小鞭炮)。


  身高八尺不算高,身上排骨像刺刀。遇到个黑头大(读代)王,把它背着就跑。*(农民水田用的长钞,是一根木头安上许多犁刀,用大牛背着将水田耙平)


  天长毛(雾),地长包(山),水长骨头(冰),路长腰(桥)。


  桶无箍(木制桶,禾桶),竹无节(蜡烛),瓜无藤(俗称高瓜,普通称茭白),菜无叶(韭菜)。


  等等,一时来不及回忆更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2-15 12:32 , Processed in 0.063595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