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笔似青锋

[原创]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0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二章


   城外金声桓大营之内的气氛可是完全不同。
  “这明军简直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原想着吉安城池坚固,应有一番苦战,孰料还未等我大军围上,那守城将士就匆匆弃城而逃。”走进大帐的汤执中,取下头盔递于后面的亲兵,见金声桓正坐在案前看着军报,于是上前大大咧咧地说道。
  “汤将军似乎还未尽兴?”金声桓抬起头来,见汤执中满脸自得,于是接着说道,“眼下的赣州可非吉安能比,那吉安的守将乃是云南援赣的赵印选,这部人马离家在此已久,已是思念家乡,无心恋战。而赣州城内的杨廷麟和万元吉皆明朝大忠之臣,常以文天祥自诩,绝无投降归顺之心。这赣州可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
  正说话间,就闻得大帐外传来一声嚷叫:
  “这鬼地方真他娘的屌毛天气,若是在俺陕西,如今只怕已是落雪。”随着声音,王得仁率着汤进、吕信才和程超走了进来。
  金声桓见王得仁满头油汗,忙令亲兵给王得仁端来凉茶,同时招呼王得仁坐下:
  “贤弟如此怕热倒真叫为兄想之不通。”金声桓见王得仁接过亲兵递过的茶水一饮而尽,乃接着说道,“为兄乃辽东人氏,那辽东之地较之陕西更是寒冷。为兄虽是畏暑怕热,可时下已近十月,虽还有些炎热,但也不似贤弟呼天喊地的骂娘。”
  “嘿嘿嘿,小弟脾气暴躁,如何能有大哥那般涵养?大哥呼唤小弟等前来,不知有何事相商?”王得仁自嘲了几句,赶紧切入正题。
  “为兄上奏朝廷让贤弟接替王体中继任署理总兵的折子,朝廷已批复了下来。”
  “小弟谢大哥擢拔!”王得仁闻得此言,眼中不禁露出了几分喜悦。
  “哼哼!”金声桓知道王得仁会错了意思,恨哼几声接着道,“朝廷寡恩!那回下的批复说江西未平,此时不宜滥赏。贤弟还是副将职衔。”
  “副将就副将!待老子攻下赣州,扫平江西,擒来那杨廷麟等,看朝廷到时还有何托词!”王得仁此时是心下忿忿。
  “贤弟不必过恼。”金声桓深知王得仁的秉性,若是王得仁因恼怒,说不定会惹出事端,“这赣州之战,还要仰仗贤弟。目下虽是屡败明军,但也并非犁庭扫闾。待平定这江西后,为兄定大书贤弟军功,为贤弟争得应赏的官爵!”
  “小弟倒不在乎官位,只是这朝廷端的有些欺人!”说到这里,王得仁朝着金声桓一拱手,“大哥待小弟不薄,而今攻下赣州乃首要之事,大哥有何吩咐,小弟自当效命!”
  “好!”金声桓听罢王得仁的话语,不禁面露喜色,“待郭天才从南昌将六十尊红夷大炮运至后,你我兄弟即挥动大军,猛攻那赣州城!”
  
  从金声桓的大帐离开后,王得仁合着汤进等并未回自家大营,而是往西北数里来到一个叫做郁孤台的地方找了一个酒肆。
  “军爷请里面坐。”酒家主人见王得仁几位在门前拴马,赶紧堆起一副笑脸从店内迎了出来。
  “你家有甚好菜,只管做好端上,老子可不是缺银子的主!”王得仁说着在怀里摸索了一阵,搜出一锭银子丢给了店家,“那好酒也须给老子先来两坛,吃得好时老子还有赏赐!”
  不一会功夫,那店家就将酒菜置办齐整给端了上来:
  “各位军爷慢用。若是有何事情,就呼唤小的一声。”那店家说着,就将那门帘一拉,自己退了出去。
  “喝酒啊!都怂着给老子一张哭脸!”王得仁见程超、汤进和吕信才只管坐着丧着嘴脸不吱声,于是骂了一声,捧起酒坛,给他们面前的大碗里倒满酒,然后端起酒碗对着几位道,“老子晓得你几个是为哥哥俺抱不平!他娘的,不就是少个虚衔么?老子统领的人马也不减少半个!都给老子喝酒吃菜!”王得仁说着,仰起脖子将酒一饮而尽。
  程超等几个见王得仁骂骂咧咧,此时也只得端起酒碗在那里吃喝了起来。
  “俺王杂毛虽是不贪恋官职的大小,却也想在金大哥面前建立奇功!呸!”王得仁说罢此话,将一块骨头吐了出来。见几人都停下筷子等着自己的后话,王得仁狡黠地笑道,“哥我将你等几个带来此地,非是全为了吃喝!”王得仁说到此地,见几人都驻耳而听,乃小声问道,“你等看,这赣州城我等能否攻下?”
  “我两万雄兵焉有攻不下的道理?”吕信才此时面上才稍有喜色,回答的神情也有些不屑。
  “这赣州城墙也算坚固,那杨、万两个贼子手下尚有万余军马,你狗日缘何说下如此大话?”王得仁夹起一块肥肉丢进嘴里,摇着脑袋向吕信才问道。
  “小弟看,这攻下赣州也不是难事,不是红夷大炮快运来了么?这红夷大炮朝着城墙一轰,还不是城垣崩塌?彼时我等虎狼之师朝里一冲,杨廷麟岂能拦阻得住?”汤进也在一旁附和起吕信才。
  “真他娘的说得好!”说着王得仁端起酒碗猛喝了一口接着道,“连你等几个狗日的都能想到的事情,那杨廷麟和万元吉又岂会想之不到?若是无红夷大炮相助,这攻下赣州方才不是轻易之事!老子料定,那班贼子定会在我红夷大炮运到之际,想着法子偷袭毁损这些大炮!”
  “大哥是说,我等不妨设下伏兵,专等着明军前来偷营?”程超此时算是明白了王得仁的打算。
  “哈哈哈!”王得仁大笑数声接着道,“现今我上下将士均认为攻下赣州易如反掌,实乃骄兵之气也!老子就来个顺水推舟,拿下那赣州城池!”
  “大哥定是有了妙计!何妨说来我等听听。”那汤进见王得仁神采飞扬,知道王得仁已是胸有成竹,于是凑过脑袋催问。
  “这郁孤台在赣州城北,郭天才从南昌运来的大炮必经过这里,或许还会暂放于此。此地离城中不过十里,那杨廷麟岂会放过如此机会?”王得仁说到此地,将酒碗一举,“老子定要做出惊天之举让金大哥看看俺王杂毛的本事!来,都给老子干了这碗酒,老子再告知尔等如何去做!”
  “我等皆愿为大哥效命!”汤进、吕信才和程超说着一起举起了酒碗。
  “砰!”王得仁喝完酒后,将酒碗往桌上猛地一顿,抹了抹嘴巴,看着汤进等人的脑袋都凑了过来,于是狡黠轻声地说了几句。
  “哈哈哈!”汤进几个听罢王得仁所说,不觉都发出了爽笑。
  
  十月初三晚上,乃是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子时刚过,那赣州的北城门就被悄然打开,两三千兵马在万元吉的带领下,战马裹蹄,人衔枚草,直往那郁孤台而去。
  不到半个时辰,这一队人马已摸至清军的军械粮仓重地,只见那粮袋丘积,大炮横列,在营中大纛旗杆上挂着的几个灯笼的映照下,有数队巡哨的清兵在来来往往。
  “此乃天佑大明也!”万元吉见清军人马不多,又无防备,心中不禁大喜,于是叫过一边的狼兵将领莫塔吩咐道,“速速催督人马杀将进去,首先用那劈天火药将那红夷大炮悉数炸毁,若有时机,就在那粮垛上浇上火油,放上几把火!”
  “末将领令!”那莫塔答应一声,随即将手向后一招,那些个狼兵就随着莫塔飞奔着冲向清军的营寨。
  片刻之间,那些劫营的狼兵就突入营寨,清军在仓促之间接战,一时纷纷倒地,眼见得已是放药浇油之际!
  正在情势万千紧急之时,突然响起三声炮响,随着炮声,那大营外的野地里涌杀出数千清军,一员将领手舞大刀冲在前面,只朝着营内杀来。那些狼兵一看,哪里还顾得着置放火药和放火烧粮?一时纷纷跑出营外,就欲逃向赣州。
  “俺王杂毛在此,尔等哪里走?!”一连砍翻数名狼兵的王得仁大喝一声,提刀拦住了莫塔。
  那莫塔见王得仁挡住去路,也只得提刀策马来战,两人连斗二十余会合后,那莫塔已是不敌,正在仓皇之时,幸得万元吉的援军杀到,方冲出一条血路,败往赣州。那王得仁犹自不舍,在后追杀。
  那万元吉和莫塔且战且退,眼见赣州已是不远,正在庆幸之时,突然横刺里又有一队清军杀出,为首的将领大叫道:
  “老子乃吕信才也,爷爷在此等候你等多时,还不快快下马投降!”
  “天亡我也!想不到竟中清军诡计!”马上的万元吉长叹一声,随即拔剑就欲自刎。
  “大人使不得!”一旁的莫塔一把夺下万元吉手中的宝剑,随即急迫地说道,“现今手下还有近二千人马,或许还能死战得脱,即便进不得城内,也可杀往他处,再作计较!”说着大喊一声,“我等狼兵,岂畏死呼?!”随即率着手下拼死杀向吕信才,一时间,刀光凌闪,剑戟铿然,血肉横飞,叫嚎盈野,那万元吉和莫塔已是万分危急!
  正在激战之间,突然从赣州方向杀来一队明军人马,为首一将策马只朝着吕信才冲去,仅仅三五个回合,就一枪将吕信才挑落马下,几名清将见此,赶紧一起冲上前来力战此人。
  “我奉阁部大人将令前来救援,尔等快走!”那员将领以寡敌众,全无惧色,只朝着万元吉和莫塔大呼。
  此时万元吉和莫塔见到一线生机,哪里还敢怠慢?急忙在这股救援明军的帮助下冲出一条血路,直扑赣州城下。那守城的明军见万元吉等败回,连忙打开城门,急急将这些人马放进,刚欲拉上吊桥之际,那救出万元吉和莫塔的明将大呼一声:
  “我乃大清参将汤进是也!”说罢一枪将莫塔挑落马下,随着莫塔落马,那些前来救援的所谓明军纷纷露出狰狞面目,呼啸着拿刀乱砍城门处的守军将士,只一会工夫,就将那些个守军斩尽杀绝并随之放下吊桥,打开城门。
  这城门一开,王得仁的追兵即至,眼见得几千如狼似虎的清军蜂拥着杀进城来。看到如此情景,仓皇中的万元吉不禁仰天长叹道: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此乃天意,非我过也!”说罢就驰马跃入了赣江之中,一缕忠魂也随即化烟而去!
  此时还在帅府静候捷音的杨廷麟突闻清军已杀进北门,不由大惊。于急忙中率着云南援将赵印选、部将汪起龙和两千余明军奋勇往西门杀去,待中途时,突遇已杀进城内的清军,那清军在吕信才的带领下,见杨廷麟等杀到,也是亡命地拦阻截杀,一时间,尸骸满地,血流成河。吕信才见自己的人马有些抵敌不住,连忙上到西门城头,令军士操起红夷炮朝着街道猛轰,同时令打开西门。此时西门外的清军闻得大炮炸响,见城中燃起大火,同时见西门大开,于是在清将高进库的率领下向着西门杀来。这清将高进库也不是等闲之辈,乃陕西米脂人,早年从军,在同系米脂人的明军将领贺人龙的擢拔下升至游击官衔。贺人龙被孙传庭诱杀后,恐牵连奔入同乡同族的高杰军中避祸,随邢夫人降清时已是副将的军职。博洛贝勒见金声桓久未攻占江西全境,故派他领着五千兵马前来相助。
  这高进库杀进西门,正遇上赵印选杀到,顿时两刀并举,相交铿然,两人就在那狭窄的巷陌里连战三四十回合,虽是未见胜负,但此时明军的后队已乱,原来王得仁率着人马已从后面杀到。
  “天亡我也!”骑在马上的杨廷麟见难以突出重围,乃朝天大喊一声。骑着马就往道旁的一清水塘冲去,到至塘边,见塘中已是尸骸满布,几不能下,不禁怆然道,“如此下去,只怕不死。”说罢抽出腰间佩剑往脖颈上狠狠一抹,顿时一股鲜血喷溅而出,那杨廷麟摇摆了几下身子,然后一头栽进了塘中。
  这边正激战着的赵印选见杨廷麟投水,知道大势已难挽回,乃大喝一声:
  “杀!”一刀就疾如闪电地劈向高进库的头顶,那高进库见来刀太快,心下一慌,忙低头躲过刀锋,就在这一瞬之间,那赵印选已是带着一些人马冲出了西门。

发表于 2018-9-21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刀光剑影,环环相扣。

“  “嘿嘿嘿,小弟脾气暴躁,如何能有大哥那般涵养?大哥呼唤小弟等前来,不知有何事相商?”王得仁自嘲了几句,赶紧切入正题。
  
  “为兄上奏朝廷让贤弟接替王体中继任署理总兵的折子,朝廷已批复了下来。”
  
  “小弟谢大哥擢拔!”王得仁闻得此言,眼中不禁露出了几分喜悦。
  
  “哼哼!”金声桓知道王得仁会错了意思,哼几声接着道,“朝廷寡恩!那回下的批复说江西未平,此时不宜滥赏。贤弟还是副将职衔。”
  
  “副将就副将!待老子攻下赣州,扫平江西,擒来那杨廷麟等,看朝廷到时还有何托词!”王得仁此时是心下忿忿。”
 楼主| 发表于 2018-9-23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红秋叶 发表于 2018-9-21 09:46
刀光剑影,环环相扣。

“  “嘿嘿嘿,小弟脾气暴躁,如何能有大哥那般涵养?大哥呼唤小弟等前来,不知 ...

深谢朋友关注!问好敬茶并祝中秋节节日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8-9-23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三章




  此时金声桓还在大营内的军帐里睡卧未起。
  当宋奎光带着几个亲兵匆匆赶到金声桓的大帐外时,见几个军校守在大帐之外,于是上前说道:
  “请速速通禀大帅,本将军有要紧军务要报。”
  “大帅已有吩咐,现在任何人等一概不见。若有军情,可在巳时后再来。”那值守的军校因金声桓已传下将令,他可不敢在此时放人进去惊扰金声桓的美梦。
  “真他娘的找死!”宋奎光飞起一脚将那答话的军校踢出了一丈开外,就要闯进大帐。
  “呼啦啦”另外的几个军校见宋奎光要闯大帐,于是一起拔出刀来,齐集在一起,瞪大眼睛护住大帐门口。
  “噗!”“噗!”“噗!”随着几声闷响,那几个军校已倒在了地上,此时宋奎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率着亲兵径直就闯了进去。
  “本帅军令森严,擅闯大帐者斩!”此时金声桓已被外面的响动惊醒,见宋奎光等人闯了进来,乃厉声喝问道,“汝等无令而进,难不成想要谋反不成?!”
  “末将罪该万死!”宋奎光见披衣而起的金声桓声色俱厉,慌忙跪地禀道,“实因军情过于紧急,还望大帅恕罪。”
  “有事快讲!”已是坐于帅椅上的金声桓脸上露着不耐烦的神情,他根本不相信时下会有什么紧急军情。
  “今日将晓之时,赣州城的明军偷袭了我军在郁孤台的大仓。”仍跪在地上的宋奎光低头禀道。
  “什么?!”金声桓闻得此言,立时感到眼前发黑。他万万没想到,那困守在城内的明军会有能力对郁孤台的大仓进行偷袭。那大仓可是大军的命脉,那里除有数万石粮草外,还有刚刚运到的数十尊红夷大炮。若是这些军资被明军毁去,且不说无望攻下眼前的赣州坚城,连自己项上的这颗人头也肯定会被那贝勒博洛砍下。
  “那郭天才可将偷袭的明军击败?”金声桓知道驻守大仓的人马只有不足千人,但他还是心存一丝侥幸,希望能有奇迹出现。
  “郭将军在明军袭来时完全无备,顷刻间就被明军杀败。那郭天才已自缚待罪,现正在末将营中。”
  “郭天才真是该死!”此时金声桓的心绪完全大乱,乃对天叹道,“想不到我金声桓一身抱负,竟然毁于旦夕!”说罢起身拔出佩剑,就要往那脖子上抹。
  “大帅使不得!”跪在地上的宋奎光也是眼疾手快,见金声桓就要自刎,飞起身子一把将金声桓手中的佩剑夺下。
  “汝救得了本帅一时,但大军辎重尽毁,那博洛岂会饶过本帅?与其到时问斩,不如自己了断。”说此话时,金声桓已是瘫倒在帅椅之上。
  “大帅自是吉人天相,怎会少了柳暗花明?”宋奎光见金声桓垂头丧气,感觉这玩笑开大了,于是上前给了金声桓一个嘻哈笑脸。
  金声桓见宋奎光似乎并不着急,于是抬眼疑惑地向宋奎光问道:“你的意思是?”随即看了看宋身后的亲兵,“汝等都速速退出帐外!”见众亲兵退出后,金声桓乃小声问宋奎光道,“你该不是劝本帅反了那清廷吧?”
  “这个末将倒未想过。”闻得金声桓所问,宋奎光惊出了一身冷汗,宋奎光朝着帐外看了一眼,然后对金声桓一拱手,“末将恭喜大帅,贺喜大帅!”
  宋奎光突来的这一席话让金声桓丈二和尚一时摸不着头脑:
  “本帅如衔索枯鱼,哪有所喜?”
  “大帅有所不知,不知怎的,那王杂毛料定明军会去劫我大仓,故而埋下伏兵,将正准备毁我大炮和粮草的明军杀得大败,不光未使得我大仓的军械辎重蒙受大的损失,反而顺势杀进赣州城内。那贼首杨廷麟和万元吉皆已投水和自刎,赣州城内除有少数残余明军仍在抵抗外,城池大部都已在王杂毛和高进库的人马掌控之中!”宋奎光此时说得是眉飞色舞。
  “啪!”金声桓狠狠地一掌甩在了宋奎光的脸上,“汝想吓煞本帅不是?”接着金声桓立身站起,浑身来了精神,“这王杂毛果真了得!此次不光为本帅解了大难,还巧取赣州,为朝廷立下殊功,本帅这就进城,会会本帅的这位好兄弟!”
  “大帅,”宋奎光捂着还有些发烫的脸庞对金声桓小声说道,“那王杂毛瞒着大帅行事,不过是想建立功名,大帅不施惩罚已是宽仁,何须亲自前往犒赏?末将只怕如此一来,那大顺的人马今后会趾高气扬,大帅对其亦会约束遇阻。”
  “王杂毛乃本帅真兄弟也,吾须得实心相待!”其实金声桓心里已如明镜:若是明军偷袭大仓他王得仁放任不理从而造成辎重损毁,朝廷责罚的只会是自己,届时身为副帅的王得仁极有可能取自己而代之。王得仁放弃升官的机会而帮助自己,说明王得仁视自己为大哥,是一个极讲义气值得倚重的人。
  “快将本帅的坐骑牵来!”金声桓朝着大帐外大喊一声,随即披上了红色的大氅。

  赣州被攻克的消息很快就飞报到仍在南昌的孙之獬那里。原本打算返京的孙之獬立即将启程的日子向后推了几天。
  “原想着这红夷大炮刚刚运抵赣州城下,金声桓拿下那城池还须些时日,不料这金声桓和王得仁竟然利用明军劫营之机,施巧计夺取赣州,还真是不负朝廷厚望。”孙之獬放下手中的军报,心中不由对金声桓和王得仁产生了几分佩服。
  这孙大人来到南昌已是一年有余,临来之前曾在摄政王多尔衮面前夸下海口,说是门生故吏多在江南,只须只语片舌就能招抚江西。可当顶着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头衔的孙之獬来到江西后,虽是说动了几个州府归顺,可江西仍是多地烽烟,因此朝中不少官员对其多有微词,屡屡参劾。
  “时下可清净了。拿下赣州,江西全境就尽属大清!我孙之獬堂堂回朝,看还有何人能对本官说三道四!”想到此地,孙之獬不觉志得意满,背着双手,在大厅里来回踱起了方步。
  “禀老爷,有高进库将军差人求见。”孙之獬带至江西的家仆孙锦此时轻步走了进来,小声对孙孙之獬禀道。
  “高进库?”孙之懈想了半天,才“喔”了一声,他终于记起这高进库是博洛十几天前派来增援赣州的领军将军。
  “不过一小小副将差来的人等,老夫还真懒得见他!”此时孙之獬还端起了架子。
  “那小人即刻回了去。”孙锦说着,就欲走出大厅。
  “且慢!”孙之獬将孙锦喊了回来,“还是唤他进来吧!”孙之獬此时有着大好心情,同时他也想知道那高进库到底有何事来找。
  “小将柴胜叩见尚书大人!”那高进库差来的将官进得门来,立刻跪下向孙之獬叩头禀道。
  “汝在高将军帐下,现所任何职啊?”孙之獬见来人胸前缀绣的补子图案是豹子,最高品序不过是三品武将,于是也不叫来人起来,只是发问一声。
  “回大人,小将在高将军帐下任游击之衔。”
  “哦,起来吧。”高坐在太师椅上的孙之獬想着来人只不过是个从三品的官衔,于是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接着道,“高将军差尔前来,是否有重要军报要报知本兵?”
  “那倒没有。”柴胜说出此话,见孙之獬脸上露出些许不悦之色,乃连忙接着说道,“高将军攻入赣州之时,擒杀了故明的赣昌王朱常洊,得了些珍稀之物。高将军知晓尚书大人喜好收藏此类物等,又知大人即将回京,故差小的专程来此给大人奉上,以示孝敬之意。”说罢此话,那柴胜即走出门外,从随行的亲兵手上取过一个精美匣盒,然后回至孙之獬面前,将其慢慢打开。
  “啊呀!”孙之獬在心里惊呼一声,那映入眼帘的原来是一对大小如鸽子蛋的稀世珍珠。“这定是传说中的东珠了。”孙之懈想着,乃轻轻伸出拇食两指,将一颗珍珠拿起,只见这珠色泽淡之若乳,如有薄雾附萦,于模糊之间透着一层光亮。“这定是东珠无疑。”想着东珠乃宝中至宝,稀世奇珍,孙之獬的手不由自主地有些颤抖起来。
  “如此好珠,少说也值银千两。如此厚重礼品,本官岂敢妄受?汝还是带回给高将军吧。”孙之獬认定高进库不识货,他只想把这珠子说成上好珍珠而不说破这珠就是东珠:这东珠乃产至北地极寒之河,寻易数河不得一蚌,聚蚌盈舟不得一珠。如此之大的东珠乃绝少珍稀,价值连城。若是收受如此宝物被朝廷知晓,岂不落下杀头之罪?
  “这珠子只不过是美芹之献,小将何敢将礼品带回?高将军曾吩咐小的,若是办不成事,就无须回营了。还望大人体恤小将艰难,给小将一条活路。”那柴胜说着,就欲朝着孙之獬跪下。
  “罢,罢,罢!”孙之獬连声制止了柴胜,“本官看汝当差也是不易,何苦为难于尔?这对珍珠就留下吧。”说着向一旁的孙锦吩咐道,“给柴将军看座,上茶。”
  “听说此次攻占赣州,高将军立下不小功劳?”孙之獬见落座后的柴胜小心翼翼地端着茶盅,神态有些拘谨,于是先行开口带话。
  “朝廷厚望,我等敢不效力?高将军自到赣州后,就秣马厉兵,企望着早日攻下那赣州坚城。十月初四一早,金声桓帐下的王得仁赚开城门,冲杀进入城中。无奈城中明军在杨廷麟和万元吉的带领下,将王得仁的兵马分割成数块。正在情势紧急之时,高将军率着人马杀进西门,不光解了王得仁之围,还将那贼首杨廷麟和万元吉逼得自杀。依小将看,那王得仁虽是赚开城门,但论首功,还应算是高将军的。”
  “嗯,说得很有道理。”听罢柴胜所说,孙之獬不觉频频点头道,“若不是高将军见机行事,只怕那王得仁的人马已是尽丧于守城的明军之手。”说到这里,孙之獬略停片刻,然后对柴胜说道,“本兵即刻写奏疏上奏朝廷,保奏高将军擢升总兵职衔,柴将军升任参将。朝廷未下旨确认之前,高将军为副将领总兵衔。汝可回去带话给高将军,本兵的文书即刻就令快马送至金声桓的大营。”
  “小将谢尚书大人擢拔!”那柴胜随即站起身子对孙之獬拱手道,“小将这就告辞,小将将星夜赶回赣州报知高将军喜讯。”
  “去吧!”
  望着疾步走去的柴胜,孙之獬将眼光移向了书案上的那只匣盒,于是站起身来,缓步走到书案旁,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打开,眼都不眨地盯着那对东珠看了半天。
  “端得是稀世珍宝!”孙之獬在心底欣喜地说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9-24 16:12 , Processed in 0.089566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