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1|回复: 1

[原创非首发] 《堂嫂正传》 第四章 (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

  我同玄生刚刚上完坟,就见喜凤同她丈夫还有合生,提着香烛纸钱赶来了。他们也是回来给父母上坟的。
  喜凤的丈夫大民从化肥厂下岗后,夫妻俩变卖了原来的小餐馆,又在城里盘下了一爿酒店,据说这几年生意一直蛮红火。合生则留在改制后的化肥厂当了经销厂长。他们的孩子有的正在上大学,有的大学毕业后在外地参加了工作,同玄生那出国讲学的儿子样,都不在身边。
  待喜凤们给父母上完坟——玄生是先一天同腊凤一家上过坟的——他们就簇拥着我一块儿回了玄生家。
  刚跨进门,一阵浓郁的馨香扑鼻而来,耳畔还不断响起锅碗瓢勺的奏鸣声。我忍不住朝后院厨房瞟了一眼,见桃子同合生媳妇妯娌俩,正在那里忙得不亦乐乎。不言而喻,今天的晚餐一定很丰盛。
  桃子似乎听到了我们进门的脚步声,只见在厨房里高声喊道,喜凤,让你哥他们陪三叔,你来帮我清理清理餐具吧。
  来了!喜凤回答着,折身兴冲冲地去了厨房。
  这时合生忽然对大明说,呃,大明,三叔好不容易同我们聚一回。我看今天还是由你这一级厨师掌勺吧。弄几个拿手菜好好招待招待三叔,我们也好沾沾光啊。
  好呐——我虽不知三叔要回,不过为招待腊凤他们,刚才我已经带回了好几样新鲜菜——我这就去准备。
  大明说完向我招呼了一声,也去厨房操办去了。
  见为了一顿饭,姑嫂妯娌几个人忙扒了,还要外带个姑爷,我不禁感叹地说,变了,变了,真的是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大变样了啊!
  同玄生、合生回到客厅坐下后,玄生给我递烟、添茶,合生忙打开了电视机。我抽着烟、品着茶、看着电视,心里却不由得回想起他们幼年时代,咽谷糠﹑吃草根的往事来。                                                                                                                    
  那是在九州同灾亿民饥馑,共和国处于最艰难的岁月。不过据村民们后来说,当时就我们村而言,虽然歉收严重,也打了不少粮食,如果不超卖,差不多也够全村老小半饥半饱地渡过饥荒。然而林生为了争先进、夺红旗,虚报浮夸,致使上级仍按丰年的指标下达任务,逼着村里超卖“余粮”。结果在林生老婆偷鸡事件发生不久,村里就暴发了粮荒。参加三县合办的水利工程的村民,由于有上级下拨的水利粮补助支撑着,还能有限量地吃到干饭。留在村里的老弱病残就惨了,每人每顿只能喝到一碗镜面样的稀粥糊糊。入冬以后,公共食堂连这样的稀粥糊糊都供应不起,于是就散伙了。
  食堂散伙那天,村里按在家的劳力每人十斤﹑老人和孩子五斤的标准分了些稻谷,还说这就是他们一个月的口粮。堂哥上了水利,堂嫂一家老小还有五口,也就分了三十斤稻谷。
  堂嫂是腆着大肚子含着泪,将三十斤稻谷背回家的。她进门看到三个不足十岁、嗷嗷待哺的孩子,看到早已饿得面黄肌瘦的哑婆,实在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天哪,就这么点粮食,叫人怎么活哇!
  堂嫂原以为成立了人民公社,办起了公共食堂,时兴吃饭不要钱,从此就再也不用为一家老小一日三餐犯愁了。她哪里想到还没有管到一年,公共食堂就垮了,就散伙了,敞开肚皮吃饭的美梦,像五彩缤纷的肥皂泡一样悦了一下目,就“啪”地一声破灭了。她又得为一家老小一日三餐筹谋了。可如今,家里除眼前这三十斤壳子粮,再也找不到任何可以入口的东西。又时值隆冬,水冷草枯,四野荒芜,想寻点可食的野物也难。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马荃香再怎么有本事、再怎么有能耐,单凭这三十斤壳子粮,能维持一家五口人一个月的生活吗?就是把它连壳子全都碾成齑粉都吃了,那又能管几天呢?更何况她已有了八、九上十个月的身孕,很快就要生产了,就要添人进口了。她又拿什么去哺育这条新的生命呢?若是往日,她或许还能带着孩子去沿门乞讨。可如今普天之下都姓“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谁家还能有残羹剩饭拿来施舍叫花子?

发表于 2018-1-12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赐稿太虚,祝您写作快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5-23 13:06 , Processed in 0.065056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