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42|回复: 22

[原创] 落花的窗台(黛玉的情梦之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7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阳 于 2018-3-23 09:36 编辑
                                         u=3370632550,222215352&fm=214&gp=0.jpg

        遥迢的乐音,于太虚幻境,袅然而至。
  贾府里,一场诏命的婚礼,如火如荼地进行。
  他水目含情,对着红红的盖头,傻笑着痴唤:林妹妹。
  三生石畔,一朵绛珠仙草,幽寂而吟。
  落花的窗台上,以泪为水,浇开一朵情梦之花。
  一息尚存的你,惊坐起。

  一、软烟罗
  修竹亭亭,却添了几分瑟瑟的颓意。
  四十回,外祖母带着刘姥姥,宝玉、宝姐姐和一众丫环,过了沁芳桥,径奔了潇湘馆而来。
  那一日,笑容话色,洋洋盈耳。
  外祖母因见窗上纱的颜色旧了,便和二舅妈说道:
  这个纱新糊上好看,过了后来就不翠了。这个院子里头又没有个桃杏树,这竹子已是绿的,再拿这绿纱糊上反不配。
  凤姐姐忙回:
  昨儿我开库房,看见大板箱里还有好些匹银红蝉翼纱……
  “那个纱,比你们的年纪还大呢!”“正经名字叫作‘软烟罗’”。“那银红的又叫作‘霞影纱’。”外祖母又说:“远远的看着,就似烟雾一样。如今上用的府纱,也没有这样软厚轻密的了。”
  一个压在大板箱里,连当家凤姐姐都不识得的上用织品,软烟罗的“辉煌”前世,就从外祖母一五一十地说道中,普传给了众人。外祖母有雅趣,也最是怜贫恤下。她赠给我霞影纱糊窗,自己挑了雨过天青做帐子,施了刘姥姥两匹,还吩咐剩的配上里子,做些个夹坎肩儿给丫头们穿呢。
  一匹软烟罗,糊在了潇湘馆的绣窗上。薄如蝉翼的茜纱,与翠色清清的竹影,婆娑有姿,绝美胜仙境。
  在风霜严相逼的目光中,你是心肝肉儿,你是外祖母的偏宠之一。然,黛玉更感念,外祖母那一颗琉璃女儿心。
  闺中韶华之真,贤妻良母之乐,钟鸣鼎食的盈富,烈火烹油的繁华,忽喇喇似大厦倾的颓势,江南织造机杼夺天工到织造工艺的每况愈下......软烟罗,寄寓外祖母的高雅情趣,也雪藏她的怜爱和生活真经。
  凑份子为宝姐姐过生日,携刘姥姥逛园子长见识,扮潇湘馆添意趣,赴海棠诗社凑热闹,嘱惜春补画宝琴立雪图寄心意....请客,还情,逗乐,送暖,补济,外祖母有一份赏画听曲尚美的雅意,就有一份“贴着生活,爱眷生活”的热情和怡乐。
  深昧其味者,独黛玉也。你敬慕外祖母“软烟罗般”的华丽人生,也敬重形而下却盈注一腔娱乐精神的刘姥姥。·
  可巧,外祖母想找个积古的老人家说话儿,刘姥姥就不请自来了。
  二进贾府,刘姥姥带来了果蔬,给老祖宗、太太、小姐、公子哥儿尝了一口鲜。她即兴的表演和新鲜的乡野故事,逗翻欢宴场,也给闷沉的府邸注入生气。
  刘姥姥走到哪里,宝们、玉们、钗们蜂拥到那里。你也亦步亦趋,饱揽笑场集锦,讨闻乡野趣闻。
  黛玉笑道:“当日舜乐一奏,百兽率舞,如今才一牛耳。”你一忽儿戏称“牛耳”,一忽儿又讥嘲,像只胡吃海喝的“母蝗虫”。你始以调侃,最后也欢喜上了不知哪门子的刘姥姥。
  满园春暖花开。那插满花的头,和着一身子泥味的刘姥姥,也成了一簇会移动的花。原来,从泥地里开出的花,虽卑微,却也有着鲜妍而细小的美好。
  与外祖母的富贵安恬不同,刘姥姥终日劳作,却活出了自给自足的真色彩。
  外祖母的怜贫、宝玉的求赏(成窑茶杯)、容纳醉人误卧,是傲洁的你骇异且做不到的。
  和风过处,翠色生烟。纵是篱下之人,黛玉的心里,也有了一匹软烟罗。

  二、以情动人
  “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初会时,宝玉脱口而出,并取颦颦二字赠你,一口一个林妹妹。
  别尘索居,隐逸风。
  因“爱那几竿竹子,隐着一道曲栏,比别处更觉得幽静”。一片翠竹环绕下,漫步石子甬路,赏凤尾森森,听龙吟细细,与诗书作伴,别号潇湘妃子,诗栖于潇湘馆。
  典雅俊则,促狭嘴。
  贾母的刀子嘴,凤姐市侩之巧嘴,晴雯的怼怼嘴,尤三姐的钢牙,贾府上下,一张张利嘴都生生败给了你。
  宝钗说:“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把市俗粗话、撮其要、删其繁、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
  林妹妹笑道:“古人曾云‘蕉叶覆鹿’。他自称‘蕉下客’,可不是一只鹿了?快做了鹿脯来。”你因博识而打趣,引得姑娘们哄笑不止。
  宝玉把北静王赠的手串转赠于林妹妹。你竟随手一扔。还讥讽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她的洁傲,鄙夷世俗,可见一斑。
  这话锋,那行动爱恼,孤高以自许,不仅时不时刺拨他人,也被当了金蝉脱壳的挡箭牌。
  天真笃实,平等心。
  教香菱学诗,热诚相接,掏心掏肺。
  “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是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香菱说:“我只爱陆放翁的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黛玉道:“断不可看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格局,再学不出来的。”
  收香菱为徒时,目下无尘的黛玉,倾心相授,既讲文章立意,又教法得宜,堪称“诲人不倦”。“你只听我说,你若真心要学,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然后再把陶渊明、应、刘……等人的一看。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荐借珍本,课业叮咛,圈评习作,香菱便炼成一枚灵秀向上的高徒了。
  只在池边树下,或坐在山石上出神,或蹲在地下抠土……以致于耳不旁听,目不别视,睡梦中喊出:可是有了——“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苦吟出佳句,其呆,其痴,其迷,油然而生敬意。
  情敌化友,赤诚相待,不存芥蒂。
  “这个膀子......偏生长在他身上。”一段酥臂,宝玉不觉动了羡慕之心,一时发呆。你蹬着门槛子,嘴里咬着绢子笑。
  回酸话,看呆雁(忒儿地飞了),又将娟子一甩,直向宝玉脸上甩来。
  宝玉有玉,宝姐姐有金锁,湘云有金麒麟……元妃礼定,又添“红麝香珠”。如今,宝姐姐,又一幅丰美若贵妃之态。
  草木之人,你,十万个不放心。于是,借了这一串性率而媚的女儿态,淋漓地泼洒了一坛子酸羡之味。
  因被比附戏子,你离席而忿走,宝玉落了个例外不是“人”。继而,你又携了宝玉“寄生草”回房,主动与湘云、宝姐姐等众姐妹同看。
  中秋夜宴,你和湘云,投契相知,联诗凹镜湖,一句赶一句,追出了绝妙联句——
  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
  并引出了槛外人妙玉的续联: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

  三、木石前盟
  宝玉心里,林妹妹娇花照水,清瘦若西施之美。崇尚自由,闲养鹦鹉,惯听残荷雨声,率性而活。却时时以宝玉为念,尊重宝玉的感受和内心选择。
  个个好,明儿给我写一个匾;美人儿风筝放不起来,你忙着解说,是顶线不好。
  吃了胭脂,你偷偷擦了;联诗输了,你递热酒,让他独乞红梅;雨夜造访,你又是戴斗笠,又是拿出玻璃绣球灯,叮他小心照路。
  他写《芙蓉女儿诔》,你润饰且夸誉,好新奇的祭文,可与曹娥碑并传了。
  金钏跳井自杀,优伶表赠汗巾,宝玉横遭毒打。
  贾府上下,哭乱一团。宝姐姐送药,苦心忠言相劝。你也哽咽难禁——
  你从此可都改了吧……哭得眼睛肿得像桃儿一样。宝玉强撑而起,笑语相慰。
  再一日,你立在门外,正听见史湘云说经济一事,宝玉回话:要是林妹妹也说这些混账话,我早和她生分了。
  你听了这话,不觉又喜又惊,又悲又叹。
  "好妹妹,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
  肺腑一出,一个拭泪,一个擦汗,怔了半天。你抽步一走,宝玉又(拉住袭人)大胆痴话:
  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
  似嗔还怒的体贴,细细碎碎的温柔,你重宝玉之心,胜过自己。
  你素日认宝玉是个知己,果然是个知己。
  初会时,为求平等,宝玉摔了玉。
  清虚观打醮回来,因了张道士提亲的缘故,宝玉二次摔玉。只为林妹妹,你放心,他信的是木石前盟。
  小别扭,大吵嘴,且玩笑,且戳刺,且试探……
  “一生所疼只有这两个玉儿,谁知他们两个三天两头吵嘴,倒叫我不安心,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外祖母几句怨词,警醒了梦中人。
  你惮于“金玉良缘”,为了自己的心。宝玉更以小伏低的体贴,小心周顾两颗心。你的一颦一笑,左右他的喜怒哀乐,甚至是生命。
  或喜,或嗔,或怨,或悲,一个余意缠绵,一个五内沸然,一个假情试探,一个真意抚慰,一个私传旧帕,一个亲题帕诗.....
  一旦爱意确认,性灵交合,便也惺惺相惜。
  慧紫鹃一通情辞,更让两颗知己之心大白于天下。
  “早则明年春天,迟则秋天.这里纵不送去,林家亦必有人来接的。”宝玉听了,便如头顶上响了一个焦雷一般,只不作声。紫鹃冷笑道。
  那个呆子眼也直了,手脚也冷了,话也不说了,掐着也不疼了,已死了大半个了!
  一听宝玉失心疯,你急火攻心,推紫鹃道:“你不用捶,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
  听见姓林的便是林家的人来了,打出去。看见一个西洋宝船的玩意儿,就说是来接妹妹的船,藏于腋下。宝玉痴性大发,拉了紫鹃的手,日夜不放。
  睡梦中,宝玉也一叠声直嚷,俺只念木石前盟。
  你的泪,为知己而流,也为爱情、命运而流。弱水三千,宝玉只取一瓢泪。
  宝玉告白了痴心,也安顿了你的真心。
  性灵之爱,有几多痴恋,就有几多悲苦。
  一个花草乐园,氤氲着青春与爱的感伤与美好。

  四、诗为心声
  林妹妹,心较比干多一窍。脂砚斋有批注:“此一句是宝玉心中。”
  大观园,姹紫嫣红开遍。
  宝玉和林妹妹,侍奉诗文,捧读《西厢》,共享一个浪漫而多情的故事。一个是那多愁多病身,一个是那倾国倾城貌。通戏语,听艳曲,警芳心,低吟悄唱,两颗性灵相通的心,柔肠生芬,春情荡漾。
  偶兴“海棠社”,复结“桃花社”,众姐妹题诗联句,林妹妹大展诗才。
  代拟《杏帘在望》,宝玉恭楷呈上,被元妃评为三首之冠。
  咏虞姬,赞赏守义自刎。夸红佛,颂扬私奔正举。
  《咏西施》,“效颦莫笑东施女,头白溪边尚浣纱”,褒扬东施的自力更生,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婉转抒情,追摹渊明,发清节心志。
  “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孤标傲世的菊花,一若清芬逼人的才女,同携而归。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海棠的仙逸之风,蓄着一颗怎样的高洁之心?
  沁芳水流,偷听《葬花词》。如泣如诉的诘问,人情冷暖的凉感,秋心不平的素怨,谋爱不得的绝望,一股股悲苦、凄美、幻灭之痛,击中宝玉,不觉恸倒山坡之上。
  《秋窗风雨夕》、《桃花行》,毫端蕴秀里,流溢着诗和爱的哀愁,蕴涵着爱之自由的渴盼、命运的感伤与反叛。字字言心的情意,句句传情的诗谶,托起了林妹妹的生命之重。
  好一个潇湘妃子,风露清愁,咏絮才。宝玉视为之珍宝,一味地宠着,托着,不由得口齿噙香,心化清泉,意动神摇。

  五、香魂
  “我的诗本子。”黛玉喘一阵,抖搂一阵。
  “有字的。”黛玉又指着箱子,喘成一处。
  诗本子、旧帕,一入火盆,烘烘地着了。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又是三月,桃花底下落红成阵。
  大好春光,一个荷锄,一个捧花,共葬一个净土掩风流的香冢。
  心有灵犀,皆因木石前盟。金玉良姻,只为红尘情劫。
  黛玉点点头,嘴角噙着笑。
  “要去,连我也带了去。”隔空而至的哀鸣。
  一道霞影,飘然而降。神瑛侍者。
  我,接你来了!
  荡悠悠,自挂劲节竹。
  花落人亡,仨相知。
  落红的窗台上,软烟罗,惨白中透一抹银红,兀自飘袅。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2-27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雁子,你的这篇《落花的窗台》,真的惊艳了我。
《红楼梦》被多人解析过,如你这般另辟角度直击内涵的,却只你这篇。
如果说我的《落花的窗台》是梨花,你的就是牡丹花。
仔细阅读,还是喜欢雁子的这篇。
问好雁子。
发表于 2018-2-27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语句,这意境, 果真是一颗女儿心啊。
发表于 2018-2-27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此篇或许恰是黛玉的回忆录,跳出时空,也多了一份冷静,留下更多美好,即便曾经的伤痛,作为回忆,也成了可贵的经历,屏蔽了当时的嫉妒尖酸敏感煎熬凄凉意。
 楼主| 发表于 2018-2-27 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an安 发表于 2018-2-27 21:15
感觉此篇或许恰是黛玉的回忆录,跳出时空,也多了一份冷静,留下更多美好,即便曾经的伤痛,作为回忆,也成 ...

是的,就是想以黛玉的视角来写,谢谢你的理解。
 楼主| 发表于 2018-2-27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甄小竹 发表于 2018-2-27 18:35
雁子,你的这篇《落花的窗台》,真的惊艳了我。
《红楼梦》被多人解析过,如你这般另辟角度直击内涵的,却 ...

你是竹儿吗。你首发到流年去了?
谢谢亲爱的,你是菊花,我只是野草
 楼主| 发表于 2018-2-27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安然 发表于 2018-2-27 19:28
这语句,这意境, 果真是一颗女儿心啊。

安然新年好。
我没有女儿心。但黛玉有。
发表于 2018-2-27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友才情的一位女子!!!
发表于 2018-2-27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芦汀宿雁 发表于 2018-2-27 21:19
你是竹儿吗。你首发到流年去了?
谢谢亲爱的,你是菊花,我只是野草

嘿嘿,当然是竹儿啦,发去啦,就等你打分捏!有空去瞅瞅,给点建议。
发表于 2018-2-28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红楼,别有风味,欣赏美文。
 楼主| 发表于 2018-2-28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853483573 发表于 2018-2-27 21:37
好友才情的一位女子!!!

谢谢数字文友,祝新年新气象。
 楼主| 发表于 2018-2-28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甄小竹 发表于 2018-2-27 23:29
嘿嘿,当然是竹儿啦,发去啦,就等你打分捏!有空去瞅瞅,给点建议。

拜读了,梨雪惊鸿,别样的窗台。
 楼主| 发表于 2018-2-28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闪耀生活 发表于 2018-2-28 07:48
再读红楼,别有风味,欣赏美文。

红楼,读不尽,悟不透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2-28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安然 发表于 2018-2-28 09:23
红楼叙述,此情可待成追忆。

此情可待成追忆。好呀,继续追忆中
发表于 2018-2-28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落花的窗台》,很美的题目,在江山也见有人写过类似的,和你风格不太一样。关于林妹妹,关于红楼梦,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美好的大,来放那些人物,那些花草。文章写得很有诗情画意,语言也比较清丽流俏。写书中人物,能达到境界,足以见作者对红楼梦中的人喜欢抑或厚爱,是动情之作,欣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6-23 14:10 , Processed in 0.088002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