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08|回复: 2

[原创] 夜郎传奇第四章 同蒙之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5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凡论 于 2018-5-5 15:52 编辑

  第四章  同蒙之盟
  一凡著
      话说夜郎王命必际策领兵三万朝牂牁江而去与勾町,漏卧二侯汇合助汉征讨南越国。唐蒙命八校尉领兵前往夜郎,且兰探子报知勾越,勾越大喜立即前往且兰宫。

      且兰侯道:先生匆匆而至,面带喜色,必有可喜之事。
      勾越道:正如吾主所料,夜郎果然倾其兵力前往助汉,汉派遣五千兵前往夜郎,如此一来夜郎宫必定空虚,吾主之事可成矣。
      且兰侯大笑道:既是如此,待夜郎兵出牂牁,本侯即起兵行事。
      勾越道:臣恭贺吾主大事可成。
      且兰侯即召来各洞寨之主商讨征战夜郎之事,在此不表。且说唐蒙回营即领兵朝南越而去。南越探子报知南越王。南越王召集文武大臣相商抵御汉军之事。
      南越王道:本王起兵反汉,今汉朝派兵征讨吾国,不知哪位将军愿领兵御汉。
      南越王话音未落,但见一人道:臣愿领兵御汉。
      此人正是南越大将屠敖,生的高大威猛,天生神力,年幼时曾拜一江湖武者为师习枪,尽得所传,却不识谋略。屠敖学成出山,正逢南越国举行武者大会招兵纳将,屠敖一举夺魁,被南越王拜为大将军。
      南越王见是屠敖,大喜道:有屠敖将军领兵御汉,本王无忧矣。
      即授屠敖兵符,领兵五万前往抵御汉军。
      唐蒙兵入南岭之地,即安营扎寨。亲自带领随从考察南岭地势,唐蒙见南岭地势易守难攻,回营回立即这书一封命人快马上报汉武帝。书中建议汉武帝须再派遣四路汉军助攻南越。同时可借借此消耗南越兵力。汉武帝采纳唐蒙建议,另派兵四路,第一路任命路博德为伏波大将军,率兵由桂阳直下湟水;第二路任命杨仆为楼船将军,率兵走豫章郡直下横浦;第三路及第四路任命归降汉朝南越人戈船将军与下历将军兵出零陵,然后再兵分两路,一路直下漓水,一路直下苍梧。四路大军各自为战以助唐蒙征讨南越国。
      南越探子报知南越王,南越王即调兵四路前往湟水,横浦,漓水,苍梧抵御汉军。
      老丞相吕嘉见状,谏言道:吾王如此用兵,吾国都番禺城池空虚,若汉军趁虚而袭,吾国危矣。
      南越王道:老丞相勿忧,吾南越易守难攻,气候易变,汉军常处北地,必定水土不服。吾军稍作抵御,汉军必撤。
      屠敖道:吾国与汉军常有交战,汉军虽广,却屡屡而败,此次前来乃虚张声势而已。待吾将其击退以报大王知遇之恩。
      南越王道:屠敖将军所言极是,本王待将军得胜而归,必大宴三日以贺将军之功。
      吕嘉欲再进言,却被南越王阻止。吕嘉暗想:吾因不满先王赵兴所为,将其弑杀扶汝赵建德为王,汝如此刚愎自用,南越必亡,吾欲从事他国而去,然吾已古稀之年,行之不便,但愿天佑吾南越消此祸事矣。
      且说夜郎大将必际策领兵在牂牁江与勾町,漏卧二侯之兵相会,三路大军共八万余人浮江而下以助汉灭南越。且兰探子报知于且兰侯,且兰侯立即调兵遣将以备攻打夜郎。且兰侯命龙樱为大都尉,着武赦为先锋共领兵五万前往攻打夜郎,夜郎玄镜营探子报知班烈,班烈即面见夜郎王。
      班烈拜见夜郎王道:大王,今有玄镜营探子报且兰领兵五万前往吾国。
      夜郎王道:如此看来,且兰侯真如本王所料,欲借吾国出兵助汉之时趁机攻打吾国。且兰兵以入独山境内。
      驰义侯道:在下愿领兵前往以助大王抵御且兰之兵。
      夜郎王道:驰义侯请命正如本王意,然本王只许兵五千,不知驰义侯可否胜任?
      驰义侯道:敌国五万之众,大王仅许在下五千兵力,此乃以卵击石也。
      夜郎王大笑道:驰义侯休急,本王自有谋略。
      驰义侯心想夜郎王如此实欲借刀杀人也。欲想驳之,突忆起唐蒙临走时叮嘱一切听从夜郎王调遣,只好领命道:在下愿听大王调遣。
      夜郎王深知驰义侯心里所想,亦不动声色道:本王令汝领八校尉共五千兵前往迎击且兰之兵,许败不许胜。引且兰兵入独山峡谷之地。
      驰义侯领命退于一旁。
      夜郎王又道:蒙元听令。
      夜郎将领蒙元一拜道:蒙元听令。
      夜郎王道:本王命汝领兵五万,兵分四路,两万接应驰义侯,各令一万兵埋伏于峡谷两侧,另一万兵伏于峡谷之后,待且兰兵败,伏于峡谷之兵截其后路,如此一来且兰必败。
      蒙元领命退于一旁。夜郎王又令班烈领五千兵前往且兰宫附近设伏。待且兰兵败,班烈趁机混入且兰军中,届时里应外合,夺取且兰宫。众人皆领命而去。
      话说驰义侯领八校尉前往抵御且兰兵,果如夜郎王所料,两兵相会,便战在一处,驰义侯谨记夜郎王之命,且战且退。且兰将领武赦龙樱见夜郎兵少不敌,即下令全军追杀,欲将夜郎军全军歼灭。直追至独山一峡谷之处,突闻前方一声炮响杀出一路人马,领兵之人高声叫道:驰义侯休惊,吾等前来接应。
      话音未落,又闻山谷两侧又炮声传来,满山遍野皆是夜郎之军,两侧军士居高临下,一时间落木滚石纷纷而下直向且兰军砸去,且兰军死伤无数,乱作一团。且兰将领龙樱惊叫道:吾军中了埋伏,速速撤退。
      兵未退至谷口又闻一声炮响,夜郎将领蒙元领兵拦截于谷口。且兰将领武赦道:龙樱将军,吾为汝断后,汝领兵突围以报吾主以防夜郎大军。
      龙樱道:武赦将军,龙樱岂能弃汝而去,龙樱愿与将军并肩而战,突出重围。
      夜郎将领蒙元一马当先高声道:且兰小将,谁敢与吾一战。
      武赦拍马朝蒙元奔来。口中叫道:吾必取汝命。
      蒙元亦拍马相迎,两人战在一起,一时难分胜负。夜郎四路兵合一处,且兰军岂能抵挡,皆溃败逃串。武赦见此,一时分神被蒙元一刀斩于马下。
      龙樱见武赦战死,无心恋战,领一队人马突围而去。蒙元令全军不得追赶,立即整顿兵马,缓缓而进。
      龙樱战败一路直奔且兰宫而去,途遇一路残兵,残兵将领自称突围而出,龙樱见此路人马皆身上有伤,衣着与自己人马无异,便深信不疑,即将其归入自己麾下,一起前往且兰宫。
      班烈既已混入且兰军中便暗差一人前往夜郎大军告知蒙元,蒙元听之大喜,即令全军快速前进。
      且说龙樱战败回到且兰宫,正向且兰侯悲诉此次战事。突有探子飞奔而报:夜郎大军即将到达且兰宫城之外。
      且兰侯急问勾越:先生,夜郎大军即将兵临城下,如何是好?
      勾越拜道:夜郎王如此诡诈,吾军当守而不攻,夜郎久攻不下,粮草不足之时,必定退兵,届时吾军趁机追击,定当反败为胜。
      且兰侯叹道:吾国兵败,夜郎军士气正高,唯能坚守,待夜郎军疲乏之时方可出战。勾越,着本侯令,加强城防工事,不可轻易开城迎敌。
      勾越领命而去。
      蒙元兵至且兰宫城前,见且兰城门紧闭,城墙坚厚难攻,遂命全军后退三里安营扎寨以待时机。
      时过三日,且兰城门依然闭而不出,蒙元便令将士每日立于城外高声叫骂,然而且兰宫城内毫无动静。
      且说班烈虽已乔装混入且兰军中,不料且兰侯下令按兵不动,封闭城门。班烈一时难以联系蒙元之军,亦不敢轻举妄动,只好静观其变。
      夜郎军在城门外不断骂战,且兰侯一忍再忍,时而久之,终会强压不住心中怒火,于是召集各文谋武将于宫廷之上。道:夜郎军整日骂战,本侯怒火中烧,今招诸位前来,不知谁有谋略可退夜郎之兵?
      龙樱道:末将以为,以其闭而不出,不如出城迎敌与夜郎军决一死战方显吾且兰男儿之血性。
      且兰侯道:如此甚好,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出城迎敌。
      勾越急道:启禀吾主,当下出城迎敌时机未到,还请三思而行。
      且兰侯怒道:先生所言,莫非是惧怕夜郎不成?
      勾越一拜道:在下实非惧怕夜郎,夜郎军终日骂战,其用意便是激怒吾主出城一战,想那夜郎才打败吾军,士气高涨,吾主若此时出兵,正中夜郎奸计也。
      且兰侯怒气未消道:先生如此言辞,有何良策?
      勾越道:吾主可遣一勇士趁夜出城前往其余洞寨主调兵相助以破夜郎之兵。
      且兰侯收起怒气道:先生之意是令其他洞寨主与本侯里应外合以破夜郎?
      勾越道:吾主英明。
      且兰侯道:龙樱将军,本侯命汝执本侯信物,立即遣人前往各洞寨主之处调兵以破夜郎。
      龙樱道:末将领命。
      龙樱领命回归军中,即招各将领商议此事。且兰将士惧怕夜郎军之勇,各找言辞不想前往。
      话说班烈正为如何与蒙元取得联系之事一筹莫展,偶闻此事,顿觉时机已到,便前往龙樱处。班烈朝龙樱一拜道:末将听闻将军欲遣人前往各洞寨主之处调兵以破夜郎。不知可有人选否?若无,末将愿前往之。
      龙樱道:吾正愁无人前往,汝请命于危难之时,真乃勇士也,不知勇士姓甚名谁?
      班烈谎称道:末将哈图,常年追随武赦将军,今将军战死沙场,吾当杀敌以报武赦将军,吾麾下有一兵士,能日行千里,胆量过人,末将立即命其前往。
      龙樱大喜道:如此甚好,吾予汝调兵信物,快快命其前往。
      班烈执其信物领命而去。班烈拜别龙樱,立即唤来自己心腹之人,修书一封命其执且兰侯信物趁夜前往蒙元驻军处。
      是夜,蒙元正独坐帐中思讨如何与班烈取得联系,突有人报,班烈部下求见。蒙元大喜,未整衣着便急奔而出。出得帐外只见那人拱手一拜道:属下拜见将军。
      蒙元上前执其手大喜道:汝此刻前来,吾盼许久矣,不知班烈将军有何破城之计?
      那人呈上书信道:班烈将军已将破城之计写于书信之中,将军一看便知。
      蒙元接过书信,撕开详看之后大喜道:且兰将破矣。
      言毕即呼左右兵士传各将领进帐听令,片刻各将领皆到。蒙元当即调兵遣将,命全军将士十营换五营,以此类推,制造退军假象以惑且兰侯。又令各军次日不必骂战,白天歇息修养,夜间四更时分见且兰宫城有火起,全军开始攻城,届时自有人接应。
      次日,有探子报且兰侯:夜郎军已撤军大半。
      且兰侯笑道:此乃夜郎军粮草不续,吾军可出城杀敌也。
      龙樱立即请命愿一雪前耻。
      勾越谏言道:吾主万万不可,此乃夜郎军故作撤军之状以诱吾军将士出城,若吾军此刻杀出城外,正中夜郎奸计也。
      且兰侯本就是个有勇无谋之辈,于是问勾越道:依先生之见,该当如何?
      勾越道:夜郎是否退兵,明日便见分晓,若夜郎军真退,营帐自然还减,届时吾军当出城杀敌,若假退,吾军当坚守以待援兵。
      且兰侯道:先生所言极是,本侯当静观其变。
      此处无话,且说夜至四更,蒙元令军悄然前行。班烈自带士兵巡城,另安排其余人将薪伪装成细软,各抱一捆薪前往且兰宫城门借故闹事生火。夜郎士兵领命而去,众人方到城门前,守门将领呵斥道:尔等到此所为何事?
      夜郎兵中为首者道:吾等心念家室,故欲趁夜遁去。
      守门将领大声道:侯主有令,擅自出城者杀。
      夜郎兵道:吾等在此,明日夜郎军若强行攻城,亦是一死,与其等死,不如出城,许有一线生机。
      夜郎兵皆应。
      守城将领大喝道:尔等胆敢悖逆侯主之命,吾当杀之以儆效尤。
      正置双方刀剑相见之时,班烈恰巧赶到,班烈大喝道:如此深夜,谁人在此高声喧哗?
      守城将领回道:有千余士兵欲遁夜儿逃。
      班烈上前挥刀将其斩杀,守城士兵还未明白个中缘由,一时被夜郎军杀个措手不及,抱头鼠窜。班烈命人燃起大红,一时火光冲天,黑夜瞬间变成白昼。
      早有人报知龙樱,龙樱立即披甲上马,带入前往城门杀来,无奈城门已然大开,夜郎兵蜂拥而入,一时杀声四起,夜郎兵口中直唤活捉且兰侯。夜郎兵锋正盛,且兰兵不知夜郎兵如何而来,心已不战而虚。如此一来怎能抵挡夜郎之兵,被夜郎军直杀得人仰马翻,东逃西窜。
      且兰侯听闻,亦亲自领兵杀奔而来,虽与龙樱之军相会,然败兵岂能抵挡猛将?蒙元见敌军大势已去,亦高声呼喊道:吾军只为擒得且兰侯,诸位将士何故作无谓牺牲?不如降于吾主,吾主绝不为难于尔等。
      蒙元如此一喝,竟让无数且兰兵丢盔弃甲逃窜而去,且兰侯见此挥剑斩杀几个逃兵怒吼道:临阵逃跑者杀无赦。
      此举并未有用,且兰兵依旧逃窜。且兰侯只好与龙樱带领亲信将士左右冲杀,其将士战死过半,依旧未能突围。
      班烈见龙樱勇猛不由心生斗志,拍马直取龙樱而去,两人战在一起,且兰侯亦拍马助龙樱战班烈。蒙元大喝一声:且兰侯,吾来取汝命也。
      四人战在一起,且兰侯不敌蒙元之猛,相交十余回合后被蒙元一枪刺中左肩,且兰侯不由痛的大叫一声。龙樱心系且兰侯,闻其叫声,不由寻声望去,见且兰侯左肩血如泉涌,一时分神遭班烈斩于马下。且兰兵见自家将领战死更无心厮杀,纷纷弃械而降,唯且兰侯与其亲信依然左冲右闯,臆想突出重围,在其突围之中被驰义侯斩杀。
      此战且兰大败亡国,驰义侯诛兰王,勾越死于乱军之中。捷报传于夜郎王宫,夜郎王命蒙元驻守且兰,以犍为郡。
      蒙元安抚百姓,减轻税收,且兰百姓皆大喜归顺于夜郎。
      此处按下不表,且说唐蒙之军与南越将领屠敖会战于岭南之外,两军已交战数日,皆旗鼓相当,有败有胜。这日屠敖接到南越王命,汉有四路军分别攻打湟水,横浦,漓水,苍梧四处告急,需屠敖分军前往抵御汉军。屠敖无奈,只好分出部分兵力前往,又下令全军后退以防汉军偷袭。屠敖兵退至番禺城外三十里。
      唐蒙得知屠敖兵退,下令全军前往以南越军相对持。
      且说必际策兵出牂牁江,将近番禺,必际策命人前往查探南越军情,探子回报南越军退守番禺城,必际策立即修书一封命人前往汉营。
      唐蒙在营中正思夜郎援兵何时到达,忽有人报必际策将军信使求见,唐蒙大喜迎出帐外。信使道:末将见过都尉,在下奉命带书信前来。
      唐蒙道:不知必际策将军何时助援。
      信使道:在下呈于将军,将军一看便知。
      唐蒙拆开书信望后道:烦请信使回复必际策将军,一切依计而行。
      信使拜别唐蒙回复必际策而去。
      信使方去,唐蒙便召来众将商议战事。唐蒙道:王元何在?
      王元道:末将在。
      唐蒙道:吾命汝传令三军,伪装成水土不服之状。以待时机一战而胜。
      王元领命而去,唐蒙又对复夷松道:复夷将军,明日烦请你以夜郎军之名营前叫阵。
      复夷松得令退下,唐蒙又对个将领一一受命,众将皆领命而去。
      次日,复夷松领兵着夜郎国旗号于屠敖阵前骂战,屠敖拒不出战,复夷松无奈只好鸣金退兵。待复夷松兵退,屠敖问左右道:汝等可知叫阵者是何人?
      左右回道:末将听闻是夜郎将领复夷松。
      屠敖道:吾闻夜郎有意助汉,不想竟已前来,如此也好,吾知夜郎之兵一来,出战亦无后顾之忧矣。
      此刻有人进报道:禀将军,末将得知汉军因水土不服身染恶疾,汉都尉唐蒙欲策划退兵。
      屠敖大喜道:此事当真?
      来人道:末将亦是听闻而已。
      屠敖突然拔剑道:道听途说之事,汝却信以为真,吾当斩之。
      来人跪拜求饶道:将军饶命,此事是真是假,末将一探便知。
      屠敖收剑道:既是如此,吾便饶了汝,汝须将此事探个明白。
      来人惶恐而出继续打探汉军退兵之事。果见汉军营中毫无防备,一片哀吟。故再回营报知屠敖。屠敖听之大喜道:吾等建功立业之时到矣!
   即传令三军白日休整养锐,以备夜袭汉营。
      是夜,夜已深,冷风簌簌,星稀无月,正是夜间袭击最佳良机,屠敖带领三军直奔汉营而去。大军接近汉营三军皆以火箭射之,顷刻间,汉营中火光冲天,却无哀嚎之声。南越军冲入汉营之中欲大开杀戒。然而汉营中空无一人。
      屠敖立感不妙大喝道:吾等中了汉军奸计,速速撤军。
      南越军闻首领下令撤军,皆蜂拥而撤,正当此时。突闻四周鼓声如雷,天空中火箭如蝗纷纷射向南越军,火光将黑夜瑶耀成白昼。南越军顿时大乱,相互拥挤踩踏。哀嚎四起,汉军趁乱杀入,直杀得南越军人仰马翻四处逃窜,自相踩踏死者无数。屠敖带领三军左冲右突,方突围而出,又遇夜郎大将复夷松,两人厮杀一阵,屠敖无心恋战,虚晃一枪拍马而走,复夷松亦不急于追杀,任其而去。
      屠敖带领残兵奔番禺城而去,方至城下,突闻一声炮响,但见一人身骑白马,手提青龙长刀拦住去路,屠敖大喝道:汝乃何人?竟敢拦你爷爷去路。
      那人道:吾乃夜郎上将军必际策是也,特在此取汝狗头。
      屠敖大怒,拍马与必际策战在一处。两人皆勇猛无比,来回厮杀三十余回合未见胜负,双方士兵皆大声呐喊为自己将军助威。二人战得正酣,却闻有人大声叫道:屠敖休狂,吾来战汝。
      来人正是夜郎将领复夷松,屠敖听得复夷松叫唤来战,岂敢交锋,急向必际策连刺三枪。趁必际策躲闪之际拍马而逃。必际策亦不追赶,任其遁去。
      复夷松赶到问:将军为何让其遁去?
      必际策大笑道:吾之心思,想必与复夷将军心思略同。吾仅是做了将军想做之事罢了。
      复夷松亦大笑道:将军所言甚善,想吾夜郎王爱才如命,吾等岂能不为吾王多纳有才之人。
      必际策道:复夷将军心思与吾相同矣。
      言罢二人相视而笑,随即令将士们回营歇息,以备次日攻城。
      二人方回营中,唐蒙亲自相迎,蒙即着左右备宴以贺三军。蒙执二人手席地而坐与二人商议明日破南越之策。


发表于 2018-5-5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是不是需要一并移动到长篇连载栏目?
问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5-5 21:39
连载,是不是需要一并移动到长篇连载栏目?
问安。

可以啊,谢谢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6-24 13:31 , Processed in 0.07484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