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2|回复: 4

[原创] 中篇小说:进京告状(续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0 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彼岸丛林 于 2018-6-10 18:28 编辑

       据说后来,这些进京告状大队队员们都吃了不少苦。最早吃苦的是那些在旅馆里发明通奸的人,当场被警察扫黄扫着了,落得每人罚款五千,要不就蹲大牢。有关这次事件,可能是告状大队中有人举报了。大队长高尚大也无心查办。他最不愉快地是自己心中早有一个女相,一直未敢轻举妄动,却就这么简单地被一个免强算是人的家伙搞着了,害得他都恨不得将自己扒皮抽筋地洗一洗,或者把自己送进监狱再也不出来做人了。这些告状大队的队员们大多没什么钱,有钱也不肯帮忙,所以干脆对那些被抓的人不闻不问,就说他们活该。也有个别通奸的没被警察抓住,却被对方的兄弟和嫂子们在扫黄之前抓着了。据说,有位比兄嫂小十五岁可能长毛未久的小弟在和兄嫂通奸时,说过一句话,我们在北京通奸就不能叫通奸,叫首都级浪漫首都级享受,幸亏村中出了个夏健而且获了茅奖。接着还高喊,通奸万岁!正万岁着,竟被二兄弟破门而入,逮个正着,当场要其写纸条按手印还签了名,说是回家后再算帐。据说兄嫂是在按了手印之后,忽而茅塞顿开,竟光着屁股,从床上飞滚而下,一把抱住二弟,说我们都是一家人,千万别捅破窗户纸,你要怎样都行。二弟说,我还没想怎样,你想要我怎样?兄嫂干脆手摸二弟的二弟。二弟的二弟不太争气,当场被硬得就像烧红的铁棒急于淬火。小弟原本一塌糊涂,这时一看有戏,也上前帮忙,就把二弟按在红地毯上,干了好事。小弟还在一边给二弟擦汗倒茶。据说二弟一边过瘾,还一边装哭,说这都是嫂弟二人合谋引他堕落的,以后要是上了瘾,他可怎么做人哪?兄嫂说,二弟要是以后上瘾了,我就专门给你过瘾就是了。说着,就等二弟射精之后,就将那满是白沫的口子,一下子盖上了二弟的嘴,还奋力葳了几葳,说,我让你臭嘴巴吃进屄里,以后可敢到处说人坏话了,这世道就是做的人可以做,说的人就是该打。于是小弟得了令,不光撕了那纸条,还跟大嫂合力将二弟打了个血花流水,卧地求饶不止。还有叔子与侄女通奸的,还有女人同性恋的。当然也有被当场打个半死的,还有捉奸者反被通奸者打了个半死的。这事回头怕还有麻烦,因为作恶者一旦离开现场且没留下纸笔证据,而正当之人本也不好到处宣扬,恶人反而不思己过,就要给正当之人抹狗屎了。其实村庄里一直上演着,你说他赖尿,他就说你赖屎的故事,唯一不在这个故事之中的夏健,更是众矢之的。而最令人拍案惊奇的是,同行中还有一个算命瞎子,他此来北京,一则是为告状,二则是为告状大队算命,实际等于军师。据说,他在北京每晚都能享三四个女人,因为瞎子单身,而且就喜欢这个,而且有钱。此来北京,就他成就最大。

  据说,高尚村的男女风气还是一方最好的,到了京城反倒变态,原因大概都是不适京城的气候或者京城的空气太好所至。何况京城旅馆里的床单太洁白,太舒软,让人不思淫乱好像还有点对不起。虽然那还是北京的冬天,但旅馆之内,和春天也差不多,当然,也有可能是外村人带坏的,在北京出风流事的也是外村人居多。高尚村都是一家人,本不好过于越轨。但高尚村那么大,必有几个上色女子,对外村而言就是侵略的对像,且本村外村,都一时脱离了上山下地的苦活,体力也就积累过剩,就像井水停几天不抽确实有点变质。后来又发觉八百人众之中,本就有两个婊子。婊子是看中了这么多人多是男的,肯定有生意可做。曾经的日本兵侵略中国时就带着慰安妇,婊子夹在这么多人中来京城一玩,不用花钱还能赚钱,何乐而不为。告状大队的成员们原本不知道他们其中也有慰安妇,要不,或许会将之逐除。但也未必,高尚大其人本就不是好鸟,村民们并非不知道。只不过,在农村,可能和上层社会不一样,好人歹人都得活着,共认的歹人更要把他当人,正所谓君子可以得罪,小人得罪不起。还有一点显然,婊子混在人民队伍里,尚且没止住乱伦通奸,盖因婊子们犯了只顾保密却宣传不周之过。队员们要是知道其中还有慰安妇,岂不只会寻求安慰而不通奸乱伦了。但也未必,毕竟和家庭妇女通奸不要花钱也高尚得多,情味也足得多,而且此情可以长久甚至可以生根发牙开花结果,不像和婊子一旦提起裤子就忘情负义。当时,老有几个人缺席于天安门广场,不是乱伦就是嫖婊子去了。

  据说,也有一个绝对是从没沾过女人边也根本不知身边有婊子也可能没有性功能的绝对根正苗红因而也倒霉得十分离奇古怪的队员(之所以说那人绝对根正苗红,是因为传说他一度被人哄着骗着拽着去嫖娼,因见娼妓脱了裤子,更见了那一块隐秘之地,就哇呀一声大叫转身发疯般奔逃,还把必经之处的两位婊子撞翻在地),他因在天安门广场见到某个美女演员(也可能不是演员)在扭头展臀拍写真集,想必那美女演员有点过于坦胸露肚,便以人民江山人民做主的气慨,认定那美女演员是光天化日之下有伤风化成何体统,就上前把她的裙子撕到了胸口(这也因为那裙子就是看着鲜艳质地太差,也可能就是纸做的,根正苗红的人原本没想把那裙子一撕到顶却就一撕到顶了)。谁知那女演员不知平时还是就那一天没穿内裤,以至除胸部以上全都一光到底,并当场昏了过去(也可能是假昏),于是,这个队员以及当场几个就近的队员都被逮捕了。逮捕之后,有没有吃上几道京城好菜,不得而知。

  嘿嘿,别看这个村在解放前没有一个参加过共产党革命的,倒是参加土匪的还有好几个,还真不能小瞧这些由农民组成的告状大队,他们还经常能够引经据典,对每一代江山社稷都有所评述。有一个告状队员就说过,任何时代,任何国家政府,任何人,都不能小瞧我们农民,每一代江山都是我们农民打下来的。他还举例说,一代圣主明主李世民,虽不是农民出生,但他的名字里面就有个民字,跟随他打仗的也都是农民。比李世民更早起义的窦建德就是纯正的农民,虽然他其实也是一个大地主,但却是农民中的代表,率领的也都是农民的军队。这人这么说话,足见他是真有点学识,连告状大队领袖高尚大也有点佩服了。其实这人也是一个偷抄夏健长篇小说的人,只不过当时没人晓得罢了,他的名字叫高尚二,和高尚大是堂兄弟。

  有一天,告状大队参谋长向高尚大谏言,我们在京其间,不光去了中南海,也派人去了教育部、文化部、出版社,甚至北京大学、人民大学、人民日报社、光明日报社、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等等。我在电视台曾向一个主持人说过,我本人以及我们村不知有多少人都劝过夏健,教他千万改邪归正,不要不务正业,不要妄图抄一本书,就想获个大奖,发个大财,可他就是不听。电视台的人反而责难我,说那他怎么就获茅盾奖和鲁迅奖了?听说他的儿子也都上了北大还读研究生了,别人家的孩子怎么就多是三本二本或者大专或者小学都不得毕业的,是他太争气还是人家太不争气?我早就听说了,乡村里现在还好些,以前一旦有人哪怕考个中技大专,全体村民就会说某人家里有靠山,要不都是那孩子母亲陪人睡觉睡来的。是不是夏健其人太老实又没任何靠山,老婆陪人睡觉都睡不掉,你们就更好欺负了是吧?我气得浑身发抖,又反复证明夏健根本不是一个老实人,而是怎样一个不听话的懒鬼二货,他说话除了直肠通屁眼,一点心机都没有,任何一个不识字的妇女小孩都能把他说得张口结舌。这人搞文学还能获大奖,要是没鬼,打死我都不相信。而且这不是我一个人认为,是所有乡亲们的共识。电视台的那个主持人就说,你们咋就没想到搞文学的人要的就是这种单纯得就像一个傻子的人,甚至越傻越好,文学本就是失败者的事业,要是都跟你一样精刁滑坏,那文学才会走向死角呢。你是不是就想着,那些能够诈你骗你,一开口就能把你说得理屈词穷,甚至把你害得倾家荡产的人,才是搞文学的料子呀?说着,又问我现在会不会反思夏健获奖自有他的道理了?要是,就在这里,我给你搞个小节目,要不是,就打算是自己走出去,还是我请人把你轰出去,或者干脆请你到拘留所让电棒帮你反思一下?我后来在《人民日报》社也遇到了差不多这样的下场。看来,在中国说真话是真地行不通了。好在她们都是女人,我也好男不跟女斗,也好像她们还看我们是农民,要不真会叫警察把我们抓了。我长这么大,被人偷过骗过,被官方抓捕还真是没影的事,也根本丢不起那个脸,我要是被官方抓住了,我说不定真会自杀。

  告状大队长高尚大只管嗒嘴,无话可说。告状大队参谋长又说,实在不行,我要不再去电视台一趟,把老脸不算帐,改口请电视台主持人叫那狗入的夏健出来请我们吃一餐也好哉!要不带我们去长城上走一走,再为我们买票回家也行啊!我们可是就要山穷水尽食不裹腹头昏眼花分不清善恶是非了啊!狗入的夏健到底是喝我们全村妇女奶长大的人啊,咋就这么没良心呢?我们告他也是把他看得多大多粗啊,他要是一个不会穿裤子的人,哪个狗操的会告他呢?虽然大家都没把他当爷爷爹爹看,甚至还都欺负过他,还有人当真要他钻过裤裆,还在他头上撒过尿,但那也是搞着好玩,也都是过去的事了啊!他也就出来见个面,让我们看看是肥还是瘦了也好哉!顶多就是他不原凉我们,我们原凉他也好啊!要不,这么大的北京,到哪可以蹭点吃的,又认不得哪个是哪个,就是有几个老乡,到哪找去啊!找到了人家老板大了官儿大了教授大了,不认我们咋好啊!虽然,北京许多单位都去过了,那都是硬着头皮,如今就是硬着头皮,腰椎都不争气了,一个个农民,突然不干农活,每天都在平坦的大街上跑来跑去挤车下车,确实腰痛腿酸头也昏呀,这个中之苦,谁知道啊?

  到了这时候,高尚大实则也有点昏了,真不能怪自古的农民领袖,诸如李自成、洪秀全之类。毕竟这个时候,高尚大跑的都是与官司直接有关的部门,却谁知那个让许多告状队员都想入非非的女法官怎么也找不动了,她不是说没空,就是说还有重要案子。别的律师也就像和女法官串通好了似的。他们又不能将北京所有的法官和律师都给找一个遍。又因为那时的北京风很大,而且没完没了,天都有点黄黄的,全体队员都有点口干舌燥以至头昏,,没一个可以像诸葛亮一样聪明的人。全体队员,原本智商一百都变成了八十,智商八十的都变成了六十,智商六十的就要不及格了。以至都不免抱怨,把首都建在北京有什么好,要是建在他们老家,风景好空气好水也好,他们也人五人六地成了首都人民,再不会这么憋屈辛苦了。确实,首都只能建在一处,除杨广时代建有两处之外,实在不能满足所有的人民。高尚村里的人民,现在因为在北京老是口渴,仅只买水,都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要是喝上或吃上一顿北京风味的汤汤水水或者干脆就是家乡的汤汤水水多好啊!他们可是天天都在路边摊上,吃的馒头包子或小米稀饭的啊,他们可是真正的南方人,要有大米才能吃得惯啊!虽然北京也有大米,可一旦要吃米饭,就得炒菜啊,炒不起啊!尽管高尚大和几个主要领导还经常去饭店喝酒。

  告队大队参谋长的提议,因为得不到大队长高尚大的强力反对,也就由着性子再去了北京电视台,还当真自打老脸表示悔过并缠着主持人搞了一个现场直播。虽说是直播,告状大队参谋长也把主持人教授他的说词练习了好几十遍,真真达到足以让他光荣一生的声情并茂的境界,告状喊冤的故事也变成了他在北京大出风头的故事,这虽然使许多队员很不服气。比如有一个队员就说,再过一下子,夏健没倒台,你倒要荣获诺贝尔国际和平奖了。电视台主持人也在视频中代为乡亲们说话,请求夏健先生务必不惜百般繁忙,抽血一样抽点时间和精力出来请乡亲们吃一顿便饭,也好让乡亲们兴之而来兴之而去吧!夏健因为荣获鲁迅奖又加茅盾奖把所有乡亲们都乐疯了,以至来到北京都忘了自己要做什么,更分不清东南西北,也就不能怪他们有所怨言了。也正因为有所怨言,才更是夏健的光荣,也是茅盾奖和鲁迅奖的光荣!哦哟!我都想有一天辞去电视台职务,只管跟夏健一样潜心写作,直到终有一天荣获茅盾奖或者鲁迅奖,多好——啊!告状队员们都说,电视台主持人就是会说话会做人,哪像夏健那狗入的也就获个小奖就人五人六,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简直是现他狗入的一百代世了!

  据说,夏健先生当天正好从国外回来,也恰时地看到了这则乡情启示,也马不停蹄地来到了天安广场,准备请老乡们吃饭。据说,夏健本是一个极其好客的人,少时一旦有几个小钱,就要请人喝酒,有时没钱也会去赊帐,一为长脸,二也想日后可能要请人帮忙。没想到他越是请人喝酒越是被人瞧不起,反倒有许多想喝酒的人,没事就到他家里去,因为只有他才会那么真心招待客人,甚至不惜把自己醉个半死。但可惜他一直没怎么存钱,也就不怪无人帮忙,而且他再困难人家只需一句话就能推脱。能存钱的老乡们,都是些鸟过拨毛雁过留声,把人民币当金子用的人,除此怕还没法取得全国中下等农民的身价……但这一次,夏健的身价不同了,心境不同了,地方不同了,可以扬眉吐气地请老乡们喝上一杯并再也不需他们帮忙了。可是,他来到广场,因为戴着墨镜,也幸亏戴着墨镜,大家一时没认出他,他却看清了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都是他的老乡,也听清了那些老乡尽在极尽所能地骂他,甚至骂上他十八代祖宗一百八十代祖宗。还有老乡喊着回去要把他的祖坟给挖了,还要给坟中灌上几担大粪,看他下一代还能不能出作家,还能不能获茅盾奖鲁迅奖?而且黑压压那么多人,真真就像农民起义,至使夏健当场犯了脑溢血,幸亏抢救得及时,否则,一个哪怕完全可以超越鲁迅的大作家也就那么完了。那么多乡亲此起彼伏地呼喊,跟随夏健一起来的电视台记者根本听不懂,以为那些人都和告状大队的参谋长一样纯是感情至极地向夏健喝采讨情,并联想到当年有个名叫艾略特的诗人荣获了诺贝尔奖,回到阔别二十多年的故乡,故乡小镇共有两万多人,全部集聚在广场上纵情为他欢呼为他歌唱为他舞蹈。以至一生一世为了写诗受尽委屈的艾略特涕泪并下,当场振臂高呼,这是诗的光荣!眼前此景堪比那一时那一刻,简直让记者好生嫉妒,啊呀妈呀!这才获得茅盾奖鲁迅奖,要是获得诺贝尔奖,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家乡人民还不把天都喊塌了!好在电视台记者对夏健昏倒在地的过程也做了报道,并说夏健面对乡亲们如此欢呼都激动得昏了过去。后来,有些告状大队队员说,没看见夏健来到了广场,要不就当场撕了他,把他撕成七七四十九、九九八十一块,拖到天安门前的河里喂狗。什么东西?就这号天天写家乡坏话的人还能获茅盾奖诺贝尔奖,天下哪里还有一点公理可言?!这是一句植根在全体村民心目中并被佛经一样念了几千几万遍,把每一个村民的脑子都胀坏了,尽管除了少数几个人,谁都没有看过夏健那部获奖的书到底写的什么。

  接下来,这些告状进京的人没有被夏健请吃,却遭到了资金断绝的灭顶之灾,虽然有许多人可以凭着银行卡在北京取到钱,但谁也不会去取。也可以说,资金断绝是一种必然,但以那种方式断绝,就让人好生愤恨。恨就恨那个身负重任的资金保管员,在小吃馆吃了午饭之后不该打瞌睡。他本是一个有名的从来不打瞌睡,凡事都十分小心更是一个爱钱如命的人,何况他身边还有不少队员在,却就稀里糊涂地被人从他怀中拿走了手提包,里面的一万多元钱没了。接下来,就是队员们大眼瞪小眼。虽是将保管员比夏健骂得还惨,也无济于事,还幸亏有许多队员在,要不那保管员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有人是这么骂的,这又不是夏天而是冬天,怎么吃了午饭就要睡觉,而且就像是有小偷专门跟着你似的。保管员说,我在夏天都不要睡午觉的,就是在北京才吃了饭就要睡,也不知怎么搞的。我也确实感到是有小偷跟着我似的,但又不知是谁。同时保管员,也责怪身边既有那么多人。怎就没人帮他看好小偷。这使保管员差点挨了打,若非这保管员是在火车上遭遇小偷才被大家一致认定才换新了的话。

  告状大队遭遇如此灭顶之灾后,不敢也不好意思去要求警察再次将他们遣送回家,怕就怕这第二次不是遗送而是要进监狱了。因为他们说好不去天安门广场,却神差鬼使地让一部份人去了天安门广场,虽然没搞出什么大事。就这样,大家说论去,最后决定要跟红军长征一样,凭着两腿走着回家了。

  如果大家真的一条心两条腿往回走,顶多把家中一季庄家荒了,也未必不可。问题是,这次告状失利,高尚大也就失去了绝对的权威,也就有几个人起了歹心。起歹心的人,以为北京人大都很礼貌很和气而且个个白面书生的,并联想到大城市的人可能都很懦,而且街道那么多,转个弯就没人看得见,便在北京实行了只有老祖辈才干的勾当——抢劫偷盗……就这样,一批从来没打算进监狱的人就这么进了监狱,就等着刑满释放之后,向人吹牛北京的监狱多么好多么好吧……

  但是,大多数人虽然是讨饭回家,也毕竟是回家了。虽然有人身上有着足够的路费,甚至可以帮助几个人买车票,但都不肯露白,宁可和大家一起讨饭。那几个人实在是腰里有钱,也就实在受不了乞讨的耻辱,就溜进车站,心狠手辣地只把钞票换车票,再也不通知别人了。

  这些由进京告状变成乞丐的正义之人,还一边讨饭一边到处宣扬国家政府以及茅盾奖鲁迅奖的不公正,最起码也是评委们都没眼光,专把口水垃圾之作评上大奖,而夏健获奖更是天大的错误和笑话,等等。

  后来这个高尚村无形中生成了一种专以讨饭为生的付业,一旦农闲就会有人出去,还都跟心目中的夏健一样编着许多悲惨故事让人同情,不稀罕获取什么大奖,就想人家多给一分钱。而在此时,讨饭的人中也多有了手机,便都得到消息,说县委书记已经说过,就差或等着夏健获得诺贝尔奖,县政府便一定要在高尚村为夏健修上一个至少需要一百亩山地,造价至少一千万的文学馆或纪念馆,至少让省级政府同意规划把这纪念馆打造成刻苦自学成才的模范中心。还要为夏健铸造一个至少三米高的青铜站像或一个三米高的白玉坐像(夏健原本生得不丑,尤其他那一付手捧书本坐在大石头上看书的模样十分漂亮),让高山村变成旅游圣地,让天下专家学者都来此召开学术研讨会,让穷乡僻壤就这么忽啦一下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这世道真是没地讲头了!由进京告状变成丐帮的人们都如是感叹着,甚至都悔恨当初怎就没一个人敢一锄头就把夏健磕死,就算有个把人会被枪毙坐牢,也省得他有朝一日这么出人头地耀武扬威吧!也可恨本村那个算命瞎子,算一生到老也没算出这个,白把他吃把他喝了。但高尚村有许多没参与告状的妇道人家,大都庆幸村部和乡政府县政府没有援助进京告状大队,否则他们或许真的要在北京把牢底坐穿不可了。由告状大队改成讨饭大队的人们,现在是宁可讨饭,也不想告状了,因为越要讨回公道越是要受辱,只有不惹事不受辱或者把受辱当本事也就无状可告的人才算聪明人。虽然讨上一天饭,也会受到不少辱骂,但多少会存下几个小钱,不比在家种地收入差。再说,高尚村不会再有第二个让他们全体受辱的夏健了。当然,要是再有人获奖,说不定就是自家的儿子了。这么说,是该闭嘴不言才像个聪明人了!至于,县政府真要搞个夏健纪念馆,就让他搞去,可别动用他们家的山地,要是,那就得向政府要个十万八万的再说。(7517字)


发表于 2018-6-10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兄真能整啊~进京告状都到了续九了,想来也有五六万字了吧。坚持创作持之以恒,确是我等学习的榜样!
看来进京告状到了这儿又有了花边新闻,其实阅读这个系列,衍生的每个故事都很有看点!继续关注!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6-10 21:02
彼岸兄真能整啊~进京告状都到了续九了,想来也有五六万字了吧。坚持创作持之以恒,确是我等学习的榜样!:vi ...

     嗯,还有八千到一万字可以结束了,也就是一篇了。我想用三天完成,然后,再来一遍到月底。因为自觉太粗糙了,尤其我这种纯叙述式小说,功夫全在叙述上,不来点妙笔生花,是不行的。
      多谢好评,有何不足,还请直言。我本发上来就让大家指点,可大家都是反着来。
发表于 2018-6-10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6-10 21:17
嗯,还有八千到一万字可以结束了,也就是一篇了。我想用三天完成,然后,再来一遍到月底。因为自觉 ...

如果这样再来一次全面“整顿”是最好不过了!期待!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6-10 21:31
如果这样再来一次全面“整顿”是最好不过了!期待!

问题是就来一次全面整顿,怕还不到火候啊。如果到了,也就等于我成熟了,这好像不太在谱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6-22 19:06 , Processed in 0.079052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