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52|回复: 10

[原创] 你是我最美的桐话(儿子故事节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3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柳藏 于 2018-6-13 11:57 编辑

  倒装句(2007)

  (桐,出生于2005年元月。属猴。瘦黑。现已初中一年级,小猴初长,顽劣矣。今年之后,再无儿童节可过。现摘录成长片段,与诸君共嬉。
  十三陵:午睡后,和儿子一起赖床看书,我看<绝境的地图>,他读童谣.他让我念了十几首童谣,然后我看我的书,他自己磕磕绊绊的念去了.突然他问我十三陵在哪里?我说北京.他又说十三陵有两只小公鸡.翻来复去的看目录,到底不熟练,还是我帮忙翻到了.他高兴的指着《两只小公鸡》对应的页扉说:这个就是130!
  
  裂缝:舅子生了个女儿,才三个月大,我抱着她把尿。儿子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认真的说:妹妹的尿是从那个裂缝拉下来的。我晕倒。
  
  会吃木:儿子读小小班时迷上了认字,上街专找字认。有一天,坐在副驾座很认真的念了三个字:会吃木。搞得我满头雾水,抬头一望,一块店面横篇,上书四个字:绘画艺术。
  
  小鸟:窗外一群小鸟扑楞楞的飞过,我提醒儿子,快看,天上很多小鸟在飞!儿子不屑的说:我也有小鸟,我的小鸟是不会飞的。
  
  傻瓜蛋:儿子吃饭很磨叽,他娘要抓他来打。儿子皱着眉头抗议:妈妈,你怎么打自已的儿子?要打也打别人的儿子,你个傻瓜蛋!
  
  客人:妹妹夫家来人,到我家提亲。对方父母兄弟初次上门,客气是必不可少的,礼节也很重要。我们担心两周多的儿子不懂事,会调皮捣乱,便叫他先呆在房间里,别乱说话。儿子似懂非懂。客人们终于到了,六七个人寒喧落座。儿子在房间里按捺不住好奇,问“我可以出去说话了吗?”我说“可以,但对客人要有礼貌。”儿子兴奋的跑出去,对着提亲的人们大声喊:“客人!”
  
  照亮:儿子有了一双新鞋,走路一闪一闪的发亮,很是得意。晚上,下楼散步,他拉着我的说:“爸爸不要开灯,用我的鞋子照亮你的人生路”!
  
  倒装句:儿子两周多的时候,经常学习说些新词语,常常学得令人啼笑皆非,变成倒装句,比如儿童乐园,他几次说成童乐儿园。有一回,他和他娘到我上班的营地来,三个人睡一米五的床,自然是挤。回到家后,他往床上一躺,摊成一个大字,自言自语说:“我还是觉得一个人睡觉比较服舒!”
  
  携子谒佛天宫山(20071208)

  
  蜗居山城,久了,就感觉自已象颗等待风化的鸟粪。 12月8日,星期六,有同事相邀出游,便欣然同往。
  
  龙岩市区景点不多,天马山适合傍晚健身走走;其背靠的莲花山寺的和尚是开奔驰的,香火太过。江山睡美人大家都去过不止一次,石佛公又尚在修路。东肖森林公园适宜烧烤,天干物燥,吃烧烤容易导致火气太旺——云顶茶园好象也没啥新意……突然想起还有座未曾拜谒的佛山:天宫山。
  
  驾车出城,往漳平方向,约二十五分钟车程,近雁石镇,路左侧,即有石牌坊指路:往天宫山。车入村道,随岸蜿蜒,拐弯度桥,岸柳招风,河竹攒翠,有村落星如棋布,傍山而居,恬静闲逸。
  
  山脚下略作休整,望群山苍茫,晨蔼未散,不知天宫山倒底是哪座山?
  
  车开始爬坡。初始,我们只是四顾山景,只道天宫山圆通寺咫尺之遥。但车一次次从一座山岭拐上另一座山峰,又以盘龙状,螺旋重山叠嶂时,心中便有些疑惑了。这路,是两车道水泥路,我们在山路上盘桓了几十分钟,竟未曾遇上任何一辆车。询问路边忙碌的修路工人,却又是正道。
  
  我不知道自已绕过了多少个弯?那路或贴在山脊上,象孩童随性的“之”字涂鸦,或从山附坳,转瞬回眸,彼峰已在身后。更有险竣处,劈石而出,则巨石耸立,车过,回音荡然。凿壁蛇行,护栏之外即百丈深渊,令驾车者更有临险惴惴之感……
  
  车在山道上,前山壁临,山风扑面,俯瞰山小,山重路隐,村落早已不见,茫茫山峦中,竟不知置身何处?
  
  出游,要的就是寻幽探径的神秘感。所谓信马由缰,车随路弯,只有儿子一直在问孙悟空在哪座山上等他。在弯过一道山脊时,突然有人大喊:“看呐,那半空中有一道玄黄!”远远的天空中,象有一道黄幡,想必那就是圆通寺了。
  
  天宫山,果然气势非凡!一道玄黄,令千山伏首。
  
  越过一道石坊,有峡谷空辟,数幢建筑,人员若干,这是天宫山平顶停车场,已有数辆车停放了。小孩们下车雀跃,山风更冷,忙让他们再加件外套。仰望圆通寺,高耸入云,需从灵鹫岭盘桓24弯,需步行约3000级石阶,是天马山石阶的三倍!
  
  三家共九人,向圆通寺攀登。三个小孩,一个念一年级,一个念幼儿园中班,我的儿子最小,仅念小小班,还不到三周岁。念一年级的小家伙走得最快,始终没让队伍走近他五米,但对于两个还在念幼园的小孩子,3000级台阶绝对是不容易的事。走到三分之一时,山风全无,阳光热烈,高海拨也令人更觉疲惫,大家都出汗了,纷纷解开外套。念中班的小朋友便开始闹,我儿子也停步说累了,要求抱抱。为了锻炼和考验儿子,我便开始进行精神转移法:第一,用偶像人物作鼓励,儿子最喜欢的是孙悟空,此行我便是对他说去见孙悟空,对他说孙悟空在山上等我们,是他最大的精神动力,遇景生趣,如见到奇石巨石,说是孙悟空变的,其定兴味盎然,一阵凉风吹来,树摇叶颤,便说是孙悟空变成风来看你爬山利不利害了……第二,新奇玩法,至于说新奇,自然是对于小孩子而言,比如在小亭歇息时,望山大呼喝孙悟空你在哪里,群山回荡,小孩子定然喜欢,自已也直舒胸臆,爽快不已。第三,音乐伴奏法,随便哪一首歌,哼出节奏,让小孩的脚步与节拍相符,亦步亦趋,或快或慢,一路歌,一路走,不觉又已过百级台阶……数法并施,历经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寺门口,儿子手势作“V”,傲然挺立,不由令人欢喜满怀,忘却疲劳。
  
  寺门之后,那玄黄却是一道墙。圆通寺有四重殿:天王殿、大雄宝殿,大悲殿,地藏殿,另有观慧楼、钟鼓楼、玉佛殿、放生池、海会塔等重叠建筑,共占地3.2平方公里。大悲殿有碑文,天宫山亦名天公山,山顶海拨1594米,古书载此山常隐于云气间,曾闻萧鼓乐声,故得名天宫。唐初建刹,迄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几历火劫,可谓佛亦涅槃。天宫山是闽西宗教旅游胜地,在闽粤赣享有盛誉。遥想当年,山路未成,凡物事所需,全凭人力由山下掮扛而来,着实不易,非至诚至坚者,不能成此庙宇。天宫山主峰原型若弥勒,号称佛山,后人雕塑一巨型大肚弥勒,高坐峰顶,袒胸露腹,笑容可掬,看待天下众生。据说此山上尚有一高达四米的巨大“佛”字,二十里外犹可见迹。
  
  时至午饭时间,爬山人累,几乎所有人都是饥肠辘辘。斋堂音响佛经呤哦,售票处两位小沙弥守着一盘棋,杀得天昏地暗。斋饭一人六元,三菜一汤,不够可以再加。素菜清淡爽口,令人胃口大开。儿子照例是一碗白米饭,不用菜,吃得比其他两个小家伙都快。
  
  饭毕进香。拈香拜佛,祈福求平安,这只是个形式。酒肉过肠,佛坐心头,说的是不拘小节的心佛;佛经说悟空悟我,是无我故忧无怖的坦荡;而丰子恺先生说佛无灵,却是舍小家救大国的赤诚……人有百种,佛有万相。舍却凡尘而静禅,非待佛,是为悟道。躲避世难而为僧者,则为寄生。所谓看破红尘,遁入空门,是为自欺欺人者。信佛者一花一沙皆世界,何处无佛?而真信佛者,“菩提树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何处有佛?
  
  依次进完香,已是下午两点多了,寺中有旅店可住宿,次晨可以看日出,因未带换洗衣物,想想还是作罢。未出山门,竟见七八名妇人,一阶一拜,次递而上……
  
  所谓上山难,下山更难。腿脚由于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动作,下山未到一半,筋脉已酸胀不堪,“两股战战,形如筛糠”,的确有几分相似,快到山脚下时,儿子下石阶开始用手扶膝,也未开口要背,着心怜惜,便背上那小佛祖,一路小跑下去。
  
  下山,回城,未近铁山,便已闻机器轰鸣,车水马龙,人喧若蝗。侧视观后镜,后面大大小小的香客们全都成了睡佛,酣然入梦,会庄周去了。
  
  诱儿运动会(20080123)

  
  一群四五岁的孩子,能干什么?哭的哭,闹的闹,醉得找不到北,有的还尿裤子,居然还搞运动会,真是爱服了油。
  
  1月21号,冷。冷得儿子不想起床,缩在被窝里不肯穿衣服,讨价还价,虹猫侠士最终同意一枚巧克力成交。
  
  又哄又骗,半碗豆奶一个小碗糕,总算吃完,蛋却只吃蛋白而不要蛋黄。假假的抹一把脸,揉上面霜,便拎着赶往一中体育馆。
  
  前天运动会彩排,体育馆门口的T字型路,三方车辆象是蜗牛大战,堵了个水泄不通,摩托车拖着青烟吱吱尖叫,行人在车缝间穿行……今天还好,门口有交警在指挥,总算不堵了。体育馆门口数百张嘴在张合,吵闹得象菜市场,往里走,到了小小班的位置,仍然免不了鬼哭狼嚎的非常景象。
  
  为了防止孩子们看到家长会哭闹,家长们被赶到看台上就坐。等了十几分钟,运动员团队开始进场,平常看的都是大人们的运动会,至少也是十几岁以上学生的运动会,这次幼儿园运动会,最大的也就大班生,最小的可能不足两周岁,那进场式可谓不一般的壮观。进行曲中,几十个运动队依次进入,彩旗、锣鼓、五环、滑轮、气球、福娃……花样倒是应有尽有,运动员们憨态可鞠。到最后小小班的进场,每个队都有六名辅导员协助,队列就罢了,还用两条长幅围裹,旁边有养殖经验的家长说:养猪场猪群出栏了。
  
  开场式告白,沉闷不已,这应是国粹。两三个园长轮流JW,又有两个运动员代表讲话,一男一女两小P孩挺着颈死命背,感谢啊,奥运精神啊,和谐社会啊,节能减排啊——节能减排啊啊!!写这玩艺的老师真他奶奶滴周正龙,儿童就是这么被他们一代代的摧残的。然后又是家长代表讲话,市领导讲话……真可怜了下面的孩子们,他们什么也听不懂,还得硬着头皮站队列——扛彩旗的大班生中居然有一个在哭鼻子!接下来是艺术班的孩子们表演,那些花蕾似的女孩子真的象是漂亮的蝴蝶,让我喜欢得不行,不由的在心里生毛伟人的气,他老人家大手一挥,就剥夺了我想再拥有一个女儿的权利。
  
  广播体操结束后开始比赛,刚开始的是家庭组合赛,孩子搬运球,父亲投球,母亲接球,这是个不错的项目,但只能少部分人参与。接下来,按赛程,就是小小班们的比赛了,大伙早早在走廊上等待进场,儿子很亢奋,与别的小朋友四处追赶,竟然很爱对人舞拳踢脚的,不知是不是《虹猫蓝兔七侠传》的功效?
  
  人们进了出,出了进。好不容易轮到我们,老师比我们家长还紧张,诺大的体育场地,红线画地,道牌分明,这些两三岁的孩子们手足着地,准备他们人生第一次的体育比赛。孩子们排成队,在这头准备比赛,家长们跑到对面,或照相,或鼓励等候。看着那些期待的眼神,急切的表情,我突然有些感动,那些孩子们,从十月怀胎到哇哇坠地,由含乳嘤唔到蹒跚学步,每个微笑的表情,每一声雏嫩的呼唤,每一次微小的进步,都牵连着亲人们的心,来之不易啊!而那些在旁边紧张的,期待的年轻父母们,或许吃了很多苦头,暗自垂泪,甚至受过病痛的惊吓折磨,但此刻,亲爱的孩子们跪候在他们人生的第一个比赛跑道时,一切的苦难和屈辱,都象莲花般绽放成洁白的美丽了。
  
  儿子给了我惊喜,原本小小班的孩子只参加一个项目:爬或跑。但儿子参加了两项,首先是爬,我第一次发现他居然可以爬那么快,以至于老师让他又代替别人再爬了一次。跑步更夸张,老师看他跑得快,居然比赛了三次,第三趟时我有些心疼了,因为别的小孩才比赛一次,而他却相当于比赛五次。不由的感叹了一句:我儿子象个铁人呢!老师有点不好意思。最后一趟跑步比赛,可能木地板较滑,也可能他力乏腿软了,冲到终点时,重重的摔在地上,大家都以为他摔痛了,没想到他居然是笑着爬起来,旁立的一排辅导员纷纷鼓掌,播音员马上把此事广而播之。
  
  原本我对幼儿园的运动会是有些不屑的,此时,我却满怀感激,或许,那些冠冕堂皇的说词是有些滑稽,歪歪扭扭的孩子们的步履是惹人可笑,可我相信,每位参加陪同的亲人们,心中肯定是充满了收获的快乐,孩子们不一定要赢比赛,不要那大人意义的第一第二名,只要他们从对面快乐的爬、跑过来,他们就是最棒的!而且,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收获和快乐!
  
  上午的赛程结束,儿子很开心,不停的让我给他拍照。他在相机里定格成一个个调皮的样子,我忽然想起,过四天,就是他三周岁生日了,我应该给他什么礼物呢?正想着,儿子扑上前来,要求骑在我肩膀上,便掮着那骄傲的小骑士;而当坐骑的,是个幸福的猪,还是个微笑的苏格拉底*。
  
  *注:宁当幸福的猪,不当痛苦的苏格拉底。
  
  我和徒弟的故事 (20090523)

  
  1.关于钓鱼
  
  我是唐僧,是师傅;他是悟空,是徒弟。师傅休息,徒弟长腮腺炎,右腮鼓肿,怕传染给别人,因此也请假在家。      
  
  唐僧一手拿着悟空面具和金光棒,一手牵着徒弟,走在北环路边上。
  
  踩着地球,行走在天空下。阳光博爱,车辆往来穿梭。世间万物的存在,彼此毫不相干,人是会动的景物,房、树是静默的人。
  
  我牵着徒弟的手,向烈士陵园进发。阳光拥抱着师徒俩,流动的马路在我们之外喧嚣。
  
  南公园有水,烈士陵园没水。有水的地方显得多情,烈士陵园只能拥有炽烈的过去。计划中,我们是到了南公园的,锁好车后,徒弟会兴奋的在8字型山道上奔跑,找一支细木杆,到鱼池里钓鱼。
  
  徒弟热爱钓鱼,却怕鱼——任何活物,哪怕是一只蚂蚁,他一开始都表现出畏惧。我曾带他到水库边,用标准鱼杆挂了铒,教他钓鱼,他却素然无味,摒弃了有鱼钩鱼线的鱼杆,捡了根枯枝,把尾端点在水里,他认为那才是钓鱼。
  
  南公园钓鱼,他也是如此,捏了一根枯枝,蹲在水池边尽情垂钓。鱼来鱼往,他的钓杆恣意晃动,不用看鱼标,无需任何饵料,也无需选择起杆时间。他的鱼杆想放在水里,就放在水里,想留在空中就留在空中,鱼杆可以是任何形状的,钓鱼方式也是可以有无数种形态。水面被拍打得涟漪重重,他埋头努力。
  
  我钓的鱼,累积有几百上千斤,徒弟一条鱼也没钓起来过,可我觉得他的钓鱼水平比我好;钓鱼者的最高境界是他自已就是鱼杆,也是鱼。我做不到,他可以。
  
  2.关于称呼
  
  有人说看了半天才明白,原来徒弟是我儿子;当然,他叫什么也是我儿子。
  
  称呼是个很特别的事,就象钞票,是一种交流符号,在公众间彼此通用。
  
  成年人对称呼很在意,姓后面加个总啊董的后缀,便象是镶了钻石的马鞍,虽然仍是侍候屁股的干活,却闪烁得意。
  
  孩子们则无所谓,给他冰琪淋,你爱叫他什么都可以——有冰琪淋,你叫他什么关他鸟事。
  
  儿子最喜欢扮演孙悟空,挥舞金光棒,喝嗨有声。我则顺势充当唐僧,这样可以让他更听话些。在他意识里,爸爸说什么可以不理,师傅的话却一定要听。儿子比我进步,我初中仍然摆脱不了孙悟空情结,不止一次逃课,爬墙偷看《西游记》。
  
  孩子都爱角色扮演,有时他是黑猫警长,有时是虹猫,有时是孙悟空,有时是奥特曼,有时甚至是一动不动的木头人——什么角色,要看他高兴,猪啊狗的,根本就无所谓。
  
  不过,最近儿子很另类,经常自称垃圾堆,令我们大跌眼镜。
  
  烈士陵园人很多,但他们在我眼里只有一个称谓:陌生人。要再分解,则可以分解为:男人、女人,再细化则分成四类:小孩、少年、成人、老人。所有四十岁左右的妇女,我都可以称呼为阿姨,就象公园里的树一样,以松柏为主,树与树,都是树,绿化植物而已。
  
  儿子戴着面具,舞弄金光棒一阵,感觉无趣,便转换角色,要求我戴上面具。那面具是一层塑料,夸张的绘着孙悟空的猴脸,制作得很粗糙。我便戴上了,和儿子在陵园里转了一圈。
  
  所有的人都注意我,所有的人都不在意。
  
  他(2012,一年级)

  
  参加小学运动会,父子接力赛。
  
  这个名额是差额,桐努力争取来的。他在班主任说完话后,第一个举手,并大声保证“我爸爸肯定能参加”。这个保证,我差点无法完成,幸好公事在前一夜突袭完成,得以成全了他的保证。
  
  他交待我一定要早点睡,九点前一定要到学校,一定要记得穿运动鞋,如果侧门关闭了就从正大门进,如果看到老师带一队学生出来不要惊讶那是没比赛的同学先回去……
  
  啰嗦得象九十岁。
  
  第一次去他的教室。走廊上全是家长们,晃来晃去。他在课桌那边,愉快的向我招手示意。
  
  乘着赛前空隙,我打量了一下他的教室情况,寻找与他有关的东西。
  
  ——坐在第六排,属于倒数第二排。我曾一直考虑他的听力问题,但他始终说听课没问题,能听清。
  
  ——门口达人栏,六位小朋友的个人小档案,没有他。
  
  ——背后优秀范文,一篇篇字迹工整,显然不可能有他。
  
  ——然后是一个大幅的白板,全班的名字都在上面,姓名后面是供盖小红花的空格,红花很醒目,二三四五朵,各不相同,多的达到八九朵。他那一栏,是空白。
  
  ——另一个地方找到他姓名的,是值日表,他和同桌负责星期五的打扫卫生、排桌椅。
  
  然后,大家排队,象足球赛开幕时的场景,家长与孩子手牵着手,去了操场。
  
  这是孩子的海洋——全是泥鳅的海洋。负责纪律的老师声嘶力竭。
  
  第一次与他共同站在竞技台。
  
  记得前一次是在幼儿园小小班。
  
  那时我是观众,拿着相机,不停寻找容易模糊的焦点。
  
  那时,我经常去接他。和几位老师都熟悉,其中一位是我老乡,和我一样,大嗓门。
  
  那次,桐是名多面手,拖车,爬,跑,都是佼佼者。
  
  为了全班有更好的成绩,他代替多名同学,一次次的迅速爬或冲向对面,欢喜雀跃,似乎精力无限。
  
  第六次的时候,他摔倒了,仍然欢喜,仍然冲刺。
  
  我阻止了让他继续比赛。
  
  在散场时,他以椅子为道具,做着各种鬼脸。他是我心中的冠军。
  
  一晃就是三年,与他共同站在竞技场上,才突然想起,小、中、大这三年,他似乎都没把小小班的骄傲延续。
  
  瘦,还是瘦。
  
  唯有搬迁至利来山庄那段时间,那场全校演讲第二名,让我惊喜。
  
  横跨城市南北,利来山庄给予我和他不一样的交流空间,长达半个多小时的接送,为了平息孩子们的纷争,我给他们不断的编故事,从一集讲到二十集,从城市编回老家山林,又从成人回归孩提。
  
  孩子们最经常的一句话就是:叔叔,赶紧讲下一集。
  
  我开的车,是孩子们的童话故事车。
  
  我也拥有一段童话,只是当时不经意。
  
  然后,他就毕业了。
  
  在此之前,老市政府那段时光,只剩落叶和雨滴。
  
  第一次与他共同站在竞技台。
  
  看着他对面飞奔而来,看着欢喜与不欢喜。
  
  不说再见(20120730)

  
  早晨7点20,儿子与伙伴们上了参加夏令营的中巴车。在路上吵吵嚷嚷,试图自食其力提行李的他,坐上车后一声不吭了。车启动,家长们挥手与孩子们道别。儿子双手攀在前座上,把脸埋藏在手肘里,象是听不见我们向他说再见。
  
  我知道,儿子那时肯定是在流眼泪,只不过怕因为回答暴露自己的哭声,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这是他第一次离开亲人,独立生活。
  
  从三十六个小时的艰难出生,到现在,儿子七周岁了。一年级,身高130CM,体重23.5KG。七个三百六十五天,似乎也就一句话的时间。在这期间,他让我分享了成长过程中的许多个第一次。见到他的第一眼,第一次含糊的笑容,第一声呼喊,第一次独立行走,第一次上托儿所,吟的第一首诗。由躺着咿咿丫丫,变成地上坐爬,又从趔趄攀行到飞快奔跑,一幕幕如同一部飞速放映的微电影。
  
  儿子自幼敏感,胆小,怕黑,害怕任何小动物,曾经被小蚂蚁吓得大喊救命。记得06年,他一周二左右,还不会说话,暂时寄养在岳父家。两个星期后,我们去接他。多日不见,自然是思儿心切,奔跑上楼。他被岳母抱在怀里,多重衣服包裹得臃肿,扎着围兜,戴着小帽,咿咿丫丫,象只憨态可掬的小熊。我们绽放笑容,呼唤着要抱他,他倾斜了上身,就在接受抱的一刹那,突然收住动作,返身拒绝,拧着脖子,用一种极为鄙视甚至带有仇恨的眼神瞟我们——对于我们,儿子只是由外祖母带一些时日,但是,对于他,其实是感觉遭到父母亲遗弃,经历了漫长的两个星期。岳母说,桐哥,是爸爸妈妈啊!他不再看了,仰头放声大哭,第一声哭出后,嘴巴张得老大,隔了好几秒,第二声才迸发,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喊出来。
  
  夏令营为期十二天,早在几个月前,便开始筹备。儿子对夏令营的感觉,随着时间的变化,情绪出现波动。越接近夏令营开始时间,他便越显得犹豫,昨晚甚至眼巴巴的提出可不可以不参加夏令营。我们鼓励他,临时教他洗碗、洗衣服、叠被子,又为他分析遇到种种困境的应对之策。远在上百公里之外的夏令营基地,不完全熟悉的二十多位年纪不同的学员,对于他将是一片热带小丛林。
  
  儿子的行李是一个旅行袋,里面装着衣服、毛巾等日常用品,我还给他塞了两本书进去,提起来还是有点重的。我能想象他吃力的用双手提着它,蹒跚走向宿舍的样子。没有我们陪伴,没法撒娇“摸手手”,临睡前无法跟我们说“晚安,做个好梦”,他晚上估计是要在伤感中入眠了。
  
  ——儿子去参加夏令营,临行前那个动作,让我心里比汀江水还缠绵。
  
  桐大胆

  
  11月18日,神州志高动漫城。
  
  桐玩了水上风火轮,又坐了两遍海盗船,自我感觉胆心爆棚。遂再上高空飞车。
  
  高空飞车离地面几十米,离心力将人与坐椅荡开,人飞转在空中,命悬钢线,自然心惴惴而恐惧尖叫。桐在空中语不成调的大唱“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然后又大声给自己鼓励加油。我在地面上看他闭目缩头藏在座位里,一片“木”然。回到地面,作欣然状,说:“高空飞车,不过如此!”
  
  超级翻滚车,鼓励他再参加,因身高不足被拒绝。同龄桃桃上去了,一阵折腾,下来后,恶心胃痛。
  
  悬挂式过山车,游乐园最刺激的莫过于这种大起大落的心跳感觉了。一番劝说之后,桃桃犹豫退却了。一番怂恿之后,桐与我坐上了悬挂坐椅。过山车慢慢爬上坡,急剧下跌,俯冲。巨大的失重感和离心力,让一切事物都以夸张的速度向你撞来,无法克制的生理恐惧,迫使每一个人尖叫大喊。我没听到桐的尖叫声。紧接着高空360度倒旋坠落,人似乎要被甩出地球去,我感觉到了痛苦,仍然没听到桐的叫喊声。他在椅子里,限制器挡住了我的视线,看不到他的表情。担心他被吓坏了,赶紧叫他大声喊出来,喊出来压力释放,人就舒服多了。这才听到他小猪似的尖叫声。
  
  过山车回到了出发点。一下来,他容光焕发,说他在过山车上坡后就闭上了眼睛,很刺激——与他老子我全程睁眼体验全然不同。
  
  别人夸他勇敢,他施施然,说,没什么可怕的,就是下来后腿发软。
  
  为了表示大无畏,他想再来一遍,拉我去出发点——桃桃在那里哭成了泪人儿。
  
  桐大胆是有不少大胆的故事的。他曾被蚂蚁吓得大喊救命。翩翩起舞的妙曼的蝴蝶可以把他逼迫到水沟里去。家里有蟑螂,亦是大敌……至于更有体型的喵星人和汪星人,他从来便敬而远之。
  
  星期五傍晚,他在花园里玩得乐乎颠乎。回家时,发现楼梯口垃圾箱上盘踞着一只喵巨兽,正在翻找食物。于是,在花园里顿足,嚎啕,叫喊,终于有人来帮他赶走了那只怪兽。
  
  他对动物与生俱来的畏惧感,颇让人深思。以他老子我的脾性,7岁溺过水,9岁跳过楼,12岁捅过猪……按遗传学来说,怎么着也不应害怕小昆虫、小动物。
  
  为此,我们从“打死老虎”开始训练,踩死的蟑螂、小的虫子,练习跆拳道,一步步的教他克服对它们的恐惧感。
  
  过山车再度启动。
  
  我与他一起站在高架下,欣赏另一批勇士们在空中的尖叫。以不一样角度观察,体验不一样的想象。他抓着我的手说,一个人小的时候很大胆,长大后就更大胆了?对不对,爸爸?长大后大胆的人,是因为小时候就很大胆,是吗?爸爸。他寻求我的认可,其实是对自己内心世界的探索,话语里包含着渴望做一个大胆的人的愿望。我突然发现,他虽然天生胆小,什么都怕,弱小常被欺负,因恨铁不成钢甚至被我们斥喝。但懂事以来,其实他一直在努力,通过踩虫子、电脑房探险、一个人睡、练习跆拳道等等方法,努力克服内心的恐惧,学着让自己大胆。
  
  人之初,性本善。而胆气呢?如果一个人有恐高症,是应该想办法让他克服,战胜自我。还是任其自然?世间万物,各有优劣,强而为之,善因一定是结善果吗?
  
  我不知道。
  
  又想起桐3岁时,走路还不太稳。在梅花山虎园观看铁笼里的华南虎。虎笼腥臭,野性的吼叫声让地面颤栗,人们看了一会儿就走开了。我手抓着铁栅栏,贴近拍照,拍华南虎的血狺大口,利牙如刀。突然感觉有人拉我的手,是他从远处的人群中,兀自蹒跚的走了过来。牵我离开,说,爸爸,回来,老虎会咬手手。
  
  杯中有水(20121224)

  
  在家里想喝水时,总是发现我的水杯中已盛着水,或多或少,估计是老妈煮水,灌完开水壶多余的,便欣然饮用。
  
  连续几天,均是如此,有时还满得快要溢出来,就觉得奇怪了。问老妈,是不是她倒的。她说没有。
  
  再仔细一问,是桐干的好事。他每次喝水前,总要倒点水荡杯子,懒得去卫生间倒,便将我的水杯当成处理器。
  
  我天天喝的,竟然是他的洗杯水!
  
  反经:
  
  想想桐这样做的动因。从行为学的潜意识角度来看,我一般是夜间才喝水,那时他早睡了。他认为我的杯子没用,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不如给他倒洗杯水;另外,我的时间大多用在工作、喝酒、打牌,或者自已玩游戏和看书,与他相处时间不多。要么是公众娱乐或出游,要么是吃饭时间,没怎么顾他,给他的时间基本属于垃圾时间。以垃圾回报垃圾,也是理所应当。
  
  所以,我喝洗杯水。
  
  疼痛(20130507)

  
  我查了一下CT记录,桐上次拍片是2013年2月4日。骑自行车摔倒,导致左腕骨折。确诊之前,他还用伤手切牛排。扛了石膏一个月,经历了无数次的关心询问。到后来,人家问他时,他头也不抬,简洁的两字“骨折”,仿佛一名老医生。
  
  没办法,才丢掉石膏两个月,现在又得去医院拍片了。他的右手紧紧托住左手,以一定的斜角固定着,怕它晃动、剧痛。
  
  我们不愿意让他再去拍片,短时间内反复照射CT,肯定不利于健康。我们想让他观察一个晚上。可是从傍晚他摔倒,到吃完饭,再回到家做作业,他一直在叫疼。伤手无法伸直,稍大一点的幅度,都让他痛苦的流出眼泪来。弄了纸盒,想给他固定一下减轻伤痛,他痛得更利害。这个样子,他晚上怎么能睡?我忍受不了了,便赶紧带他去医院就诊。
  
  在路上,他反复问我一个问题,拍三次以上,是不是CT手就要废掉?我说只是对身体有影响——我想到了周国平的《妞妞》。他说如果会废掉,那就算了,不拍CT了,还不如就这样……
  
  夜间急诊科医生几乎没作多余的考虑,便开出了拍CT的单子。我说可否不拍?他说,不拍,如果真是骨折,没有接好,打上石膏,骨头长歪,那手就废了。他是法官,患者是重大嫌疑人。无话可说,只得到CT室,让桐躺在CT台上。拍CT,手肘必须伸展到一定角度。他一次次紧紧把住手腕,怕医生角度搬大了,叫嚷着别动别动好痛!缩着身子,努力让手保持那个角度——我二年级的时候,也曾顽皮,从高台上跳下来,把腿给摔断了。当别人每一次想触摸我剧痛的伤腿时,我也是那样惊恐,满心不信任,生怕别人的触碰,造成更大的伤痛。
  
  CT室给出的诊断“疑似骨折”,诊治方法是打石膏。骨科医生说卡里的钱不够了,我便把桐留在原地,去大厅充钱。返回来,便听到桐和护士长在聊天。看见我回来,护士长说,他那样会影响听力吗?我说会的。她和所有的人一样满眼同情。我想说暑假就带他去做手术,但吞进肚子里了。有些苦痛,没必要象纸钱一样,撒遍荒野。她便向桐重复要注意安全的话。
  
  石膏打好了,绷带吊着,桐的疼痛似乎舒缓了不少。
  
  我摁电梯按键,桐说,爸爸我们走楼梯吧。
  
  我说,这是七楼呢。
  
  桐说,还是走楼梯吧,我怕不安全,掉下去怎么办?
  
  我呸。
  
  桐又说,走楼梯吧,走楼梯好。
  
  我问他,如果现在不是在7楼,而是在26楼,你也走楼梯?
  
  桐说,那就先坐电梯到6楼,然后再走下去。
  
  好吧,聪明的孩子,老爸就陪你走楼梯吧。
  
  回到家后,已经是22点30分了,桐坚持要把剩下的作业做完,才洗澡睡觉。疼痛制造恶梦,他半夜起来两次,迷糊中又哭又喊,就象当年我无意中挖开的、通体红嫩、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幼鼠。
  
  喂鹿(20141020)

  
  一个小小的动物园安置在风景区内的某个山坳,猴子、鸟类、矮马、黑羊、梅花鹿等等,孩子们很喜欢。更让他们兴奋的是那些食草动物们,它们是那样的渴望青草,不论你手里拿的是树叶,甚至气味不佳的臭草,都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热爱,一次次从围栏铁丝的缝隙中伸长舌头卷食。孩子们争抢我拨起的青草,欢喜而又谨慎的把草伸进围栏,等待动物靠近。它们享受青草,他们享受与自然生灵贴近的妙趣。
  
  小小的鹿园里只有三只鹿,两公一母。凑近孩子们的是一公一母,另一只公鹿懒懒的呆在园中心,一棵光秃秃的树下,伏在刨得松散的浮土中,静默无声。与热切靠近、大胆觅食的鹿们相比,它的安静显得有些突兀。在这小小的山坳,简陋的园区内,唯一的矮马与鸭群在地面上抢食颗粒饲料,胆小的黑羊则一次又一次的趴上栏杆,期望人们给予更多的青草,那些拥有漂亮小房子的小狗们,紧追着人的脚步,一次次的仰起头,无声探询陌生的人们。它们对人们可能给予的食物是如此的热切。能让动物丧失警惕性,唯有饥饿能做得最彻底。那只伏在浮土上的公鹿,它不饿吗,不想分享青草吗?趴在地上,是受伤了,还是生病了?孩子们似乎也有这些疑问,便拿着青草,跑到离它近的围栏,诱惑它。那鹿迟疑的站了起来,向孩子们走去,只是它还没接触到草,另外的公鹿和母鹿奔跑过来,它便自动后退了。很显然,它的体型比另一头公鹿小,是这个园里的失败者,只能站得远远的,无奈的看着。
  
  孩子们憎怒那一公一母的霸道,故意躲避它们,跑到其他地方,继续找机会喂食那可怜儿。那鹿找空档吃孩子们手里的草,一旦另外两者靠近,它赶紧走开,避让。“我们要喂这可怜的鹿,就不给它们吃。”孩子们不厌其烦的奔跑,似乎要找回公正和平衡。
  
  我仿佛看到了若干年前的自己,也是这般单纯的心,为世间一切微小的偏颇而义愤不已,试图以一已之力,改变现状。而今,却是以局外人的心境,淡然观望。当然,我没必要跟孩子们解释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只管拨起一把又一把青草,递给他们,任由他们奔跑,叫喊。
  
  孩子们长大后,也许会明白,这人世间,每个人都可能是鹿园里的其中一个化身。


20081020第一次学写字

20081020第一次学写字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13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与兄相比,我这个当父亲的太不合格了,完全没有记录女儿成长的文字……
发表于 2018-6-13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乐乐也是怕小动物,向你学习,让他变成乐大胆。
发表于 2018-6-13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就两个字,散养散养散养!
你已经教不了了,最多把持把持大方向。
发表于 2018-6-13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好长的文章,读了老大时间还是一半。对孩子的爱都在字里行间,孩子带给父亲的感动跟快乐也同样感染人。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给予的礼物,这份成长的陪伴记忆,将是最温暖人的童话。
第一小节应该发忍俊不禁,好可爱的小家伙,让读者莞尔。用文字做个记载,意义非凡。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如空 发表于 2018-6-13 19:34
与兄相比,我这个当父亲的太不合格了,完全没有记录女儿成长的文字……

偶尔记录。现在也是记得少了。如果不记录,很多时光就忘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an安 发表于 2018-6-13 20:19
我家乐乐也是怕小动物,向你学习,让他变成乐大胆。

这方面我是存在一些疑惑,胆小有胆小的好,胆大有胆大的烦恼。看孩子自己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6-13 20:38
就两个字,散养散养散养!
你已经教不了了,最多把持把持大方向。

散养省事,但得注意别散成熊孩子。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6-13 21:36
好长,好长的文章,读了老大时间还是一半。对孩子的爱都在字里行间,孩子带给父亲的感动跟快乐也同样感染人 ...

2007年到2014年的节选,是很长。也算是把中财当成一个存贮吧。
当然,也有一些伤感或情绪激动的文字,就不发出来了。
谢谢花时间阅读。希望能让您从阅读中得到快乐。
发表于 2018-6-14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往往是这样,你把他当成什么,他将来就可能成为什么。柳藏是把孩子当皇帝了——忠实地记录了孩子的成长,只有皇帝才能有这种待遇。这样好,自己也荣升为太上皇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6-14 17:21
孩子往往是这样,你把他当成什么,他将来就可能成为什么。柳藏是把孩子当皇帝了——忠实地记录了孩子的成长 ...

谢谢18版让我当太上皇了
父亲节快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6-19 00:49 , Processed in 0.083029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