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9|回复: 5

[原创] 孽海纯真(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4 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夏冰 于 2018-6-14 14:57 编辑

         有太多太多两小无猜的故事,古今中外,太多、太多。古人给我们留下了最脍炙人口的“长干行”: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十四为君妇,两小无嫌猜。到底盛唐时的“两小无猜”会是怎样的光景?那女儿家头发是否束着流行的双环髻,一脸的憨态,男孩家是不是也束着个小辫,一脸直入千军万马取上将首级的张扬?他们玩什么样的游戏,骑竹马、斗草、摔跤、乞巧?会打什么样的赌,又会下怎样的赌注?误误误,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男女主角,至少他们离我们还不是太远。且看,他们相识之时:
  程朗初见谭静的时候,压根就没意识到这是个美少女。她刘海覆额,圆溜溜的肉下巴,漆黑漆黑的眸子,那取舍难定的迷茫,附骨而生的倔强,其实在那时候,已然初见端倪,只不过默然宁静,让人误会这是个一直跟着大人走的听话苗子。谭静抓着掰了一半的马蹄酥,看着那不知是被谁宠出无边牛劲,站在三层楼板上颐指气使的小男孩,眉宇间,倒也有几分,意满志得的俊俏。他舞着树杆冲着她大声呼喝道,“嘟,你到底敢不敢,我就赌你不敢,胆小鬼,丫头片子!”

  结果,从楼板上跳下来,马蹄酥掉啦,脚也崴啦,谭静手撑着水泥地眼泪在眶子里盘旋如闪闪的星,小程朗就良心发现,乖乖的转回来,把簇新的南京牌香烟壳递与她,老成的安慰着,“你别哭,我,说话算数的。”谭静却一昂首,把香烟壳扔到了楼板缝里,说,“谁要你的臭东西!”程朗趴在楼板上想要往里探,却哪里够得着。那失望欲哭的神情,就这样深深的,写在她永久的记忆中。她扭伤了脚,他碰伤了心,从此好一段时间,两人对面也不说话。两家父母交情也平平,并不当一回事。可就在谭静生日那天,妈妈买了“白雪公主”的小人书。谭静欢天喜地抓在手里,翻了不到两三页,冷不丁,黑旋风似的,抢了过去。

  嗨,你干嘛抢我的书!呜呜,你这个大浑蛋,你为什么,要把我的新书,给撕掉呀?程朗不扮鬼脸啦,而是很真的对她说,“书里面都是些坏人,我看过了,那个老女人和那些矮子,都是坏人。我只是帮你,把坏人给除掉啦。这下可不是好,全都是好人啦。”

  此后两人俨然间,成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大冤家。直到大半年过后,幼儿园临近毕业时,这一带的那群小孩子,利用着得天独厚的地势,玩一种,叫做“萝卜开花”的游戏。游戏之中,会有一个呆子,负责追其余所有人,被追者将要被拍中时,就错肘环抱,自称萝卜,如同隐身,待“呆子”走开,其他人上前一拍,便可“萝卜开花”,依然自由走动。若是没来得及扮萝卜,就被“呆子”拍中,遂沦为被转嫁的新任“呆子”。谭静和几个女孩原先在槐树下跳橡皮筋,不知怎么,也加入了游戏。谭静不置可否,尚未决定跟不跟他们玩,被一个急于脱身的“呆子”,重重的在肩膀上一拍。

  狭窄的弄堂,凹凸不平的土堆砖瓦堆,谭静摸着绣了一只猫的六成新灯芯绒套头衫,要不要跟着跑呢?可是有人奚落说,“不要带她来,她家里本来就有个老呆子的。”

  程朗在旁边,纳闷的看着小静。那个经常给他花生米吃的谭叔叔,真的是个老呆子吗?他们还分外编了一首歌,起劲的唱出来,“老呆子,咂白酒,二两不够加三两。吃到半夜十二两,撞大门,门不开,懵里懵懂打老婆,”谭静用掷石子回敬他们的歌。男孩们要打她,程朗忽然表明了立场。程朗将唱歌最凶的那个人推倒在煤球渣上,拉着小静的手,风一般躲进了小灶间。

  门被使劲踢着,窗户被石子打出花来,谭静牵着程朗的衣角。可程朗说,“我不是胆小鬼。”他舞着一根竹子冲了出去。打在他们的屁股上,所向披靡,就像小人书里横扫千军的杨再兴。但是很快又像是深陷敌阵遭遇小商河的杨再兴,程朗脸颊上中了一支冷箭。准确来说是在鼻凹偏左处,中了一弹弓。皮开肉绽着连同鼻管里的血,吓坏了许多人!

  程振东于是在上班的时候,习惯性将儿子反锁在家里。程朗很疑惑,为什么爸爸会和谭叔叔也吵起来了呢?这天中午,西隔壁有盆瓢像飞碟般惊散了一群啄米的鸡。屋子里很静,小人书脱落了封面封底的好些页。“三打祝家庄”的结尾到底是谁和谁开打呀?屋子外除了呼噜噜嘲一般的知了声,夹杂着,小女孩的嘤嘤抽泣声。那个短发上插着红发卡,比自己大了个把月的小女孩,坐在檐角下,摆弄着断了头冒出弹簧的木偶兔子。

  他把小人书给她看,她不喜欢看。隔着窗,午后的空气纯净透明了似的,你一言,我一语,她说她要进来。他想她是没法进来的吧,没成想,今天的门绊上竟没加锁哦!两个人相携去看厂里的幼儿园,这是她爸爸的厂,也是他妈妈的厂。厂里的幼儿园,简直像童话里的城堡,有木马,有滑梯,还有跷跷板!程朗惊喜的发现,小静的兜里。竟然还有一角钱!

  她爸爸上班前居然给了她一角钱。这么一大笔钱!我们去公园吧,只要一分钱一位,公园里新添的“哪吒闹海”,太好看啦!她走不动,那么我们到小人书摊看小人书吧,一分钱看一本。她不喜欢看。蒸笼似的天气,如果有一个大西瓜,唉,对啦,她还会买西瓜。两个人在西瓜摊前兜了个大圈子,西瓜多少钱一斤?总之,一角钱竟然买不到一只西瓜,只能买一瓣西瓜。一瓣就一瓣吧,可是谭静坚决不肯掏钱,有苍蝇在那里飞,是烂的。他们失望的走过豆腐石板的菜场弄,路口黑亮黑亮的铁锅满盛着炸油煎饼的油。油煎饼早已凉啦,即使他爱吃,她还是不肯吃。幸好,街对面新开了大红油漆的、干净楼梯的,极有气派的大众冷饮店。他要喝赤豆汤,可是她偏偏买了两杯酸梅汤。两分钱一杯。不管啦,酸就酸吧。

  还有六分钱,冷饮店旁是三鲜馄饨店。谭静眨着大眼睛说,“这里的三鲜馄饨可好吃啦,我爸爸常带我来吃的。”程朗看着两只苍蝇盘旋觊觎下的红闪闪精肉馅,厨娘们系着白围腰,麻利的用筷子一小挑,继而皮子里一裹,一碗能得多少裹呢?五分钱一碗的馄饨,两个小朋友共用一只碗,两把调羹。

  先是你一口,喝一口汤,再是我一口,喝一口汤。吃到第四只时,店里那些娘们齐崭崭冲着他俩贼笑。大人们敢情带有不怀好意的鼓动,“吃呀,快吃呀!”程朗可不管,又轮到他吃啦。就在这时,小静丢下馄饨,跑掉啦。他还是没管。直到馄饨吃完,把汤喝完,数过啦,十五只,他足足吃了十只,太好吃啦!

  奇怪的是,回家路上,小静偏偏要分开走,不再睬他。他哪里得罪她了呢?为什么一下子就不睬他了呢?他很奇怪,哼,不睬就不睬,有啥了不起。很快的,他就无所谓啦。

  
发表于 2018-6-14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版权注反了,应该标在文末。
发表于 2018-6-14 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木门长子 发表于 2018-6-14 11:02
版权注反了,应该标在文末。

俺帮他换过来吧。
发表于 2018-6-14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粗略看了看,语感不错的。小说味道很浓。待细赏。
发表于 2018-6-14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作者系新人,题目吸引了我。以两小无猜的典故开篇入题演绎建国后新一代的两小无猜故事,赋予了新意。孩子的童贞世界里的生活场景历历在目犹在眼前。纯真无邪的交往,生动逼真感人。那些具有时代感的的生活细节,细腻刻画了少男少女的懵懂形象,很可爱的两个孩童形象。通过一角钱的花销,淋漓尽致地展示两个孩子的不同个性。作者的细节描写,显示了不错的文学功底。欢迎新人入驻太虚,加油, 期待你的精彩。
发表于 2018-6-14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捉个虫子。麻利用筷子一小挑,应该用“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9-23 13:23 , Processed in 0.08459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