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46|回复: 1

[转贴] 红楼梦中那个春宫图秀囊是谁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6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楼之中有个悬案,一直以来都没有标准答案,那就是绣春囊一案,历来为很多红学家和红迷做出了各种解读,莫衷一是。因为红楼未完,很多人都坚持自己的观点,使得这一悬案似乎永远都不会有标准答案。今天,我来试着分析一下,绣春囊的主人到底是谁。
  绣春囊一案发生在原文第七十三回,在前八十回之中,已经接近尾声,也是因为绣春囊这件事,直接导致了抄检大观园及晴雯、芳官、司棋等人被驱逐的命运。
  原文中有交代,绣春囊是贾母的粗使丫头傻大姐在山石背后捡到的,关于绣春囊的外形,有这样的描述:(傻大姐)忽在山石背后得了一个五彩绣香囊,其华丽精致,固是可爱,但上面绣的并非花鸟等物,一面却是两个人,赤条条的盘踞相抱,一面是几个字。



  后来傻大姐碰到邢夫人,邢夫人没收了绣春囊,且对傻大姐进行了一番恐吓,要她闭嘴不能将此事说出去,就像宝玉问王熙凤什么是爬灰被喝止一样,傻大姐自然不敢说了。
  很多人对于邢夫人后来为什么要将绣春囊给王夫人有疑问,这个没什么好疑问的,贾母跟着小儿子贾政生活,贾赦和邢夫人单独生活,整个荣国府有权力的只有三个人,那就是贾母-王夫人-王熙凤。绣春囊是在大观园捡到的,自然要交给问事的管理者。这样的事自然不能让贾母知道,只能交给王夫人。
  王夫人拿到绣春囊后,二话不说,直接找了王熙凤,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不妨先来看下大观园里都有谁。


  我之前写过一篇《贾环为什么没有住进大观园?》的文章,分析了住进大观园的人,除了李纨,都是未出阁未成家的公子小姐,她们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拥有此物的可能性为零,只有一个人出入自由些,那就是薛宝钗,不仅薛宝钗,之前薛蟠外出游艺一年,香菱也搬了进来,而王熙凤又是常到大观园里去的。
  所以,从整个荣国府来看,最有嫌疑的主子,有这样几个人,寡妇李纨、姑娘薛宝钗、被薛蟠收归房里人的丫鬟香菱以及结了婚当了家的王熙凤,这几个人要么是结了婚的媳妇,拥有此物是并不稀罕;要么就是出入自由的小姐,方便从外面带入,嫌疑比较大。
  但这段公案悬就悬在傻大姐拾到绣春囊是在山石背后,在此之前的原文第七十一回,想要去山石背后小解的鸳鸯,发现了山石背后迎春大丫鬟司棋与其表弟潘又安正在私会。这样来看,主子嫌疑之外,又多了一层丫鬟嫌疑,那么除了司棋,还有其他有嫌疑的丫鬟呢?文中并无提及,我们暂且不论。


  我们先来一个个分析。李纨是个寡妇,虽然平时很寂寞,也会借着吃酒的当儿朝平儿身上乱摸,第一天丢了帕子也会赶紧在第二天去宝玉的怡红院索要,但她不至于大胆到揣着绣春囊到处跑,她的一门心思都只在自己儿子贾兰身上,且是被贾母指定要带着姑娘们学做女红针线的,不大可能也不敢想着这些事儿,李纨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
  再来看宝钗,一直以来,很多人怀疑绣春囊就是宝钗的,有两个证据,一个是癸酉本后28回里的描述,说是宝钗故意放在山石上嫁祸人的。一个是此前薛蟠游艺归来,给宝钗带了一箱子小玩意儿,宝钗搬进了大观园,一一打点好送给了众人,绣春囊极有可能是薛蟠买来自己用的,但错放了箱子,被夹带进了大观园。
  一开始,我也觉得这个分析很有道理,但我们联想宝钗平素之为人之心机,就有了很明确的答案,宝钗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这对她没有任何好处,且因绣春囊事件,直接导致一件事,就是宝钗搬出大观园,她怎么可能做对自己不利的事呢?且她完全没有做这件事的动机,所以,宝钗的嫌疑也可以排除。
  再来看香菱,香菱被冠之以“呆”名,对学诗情有独钟,其他事一概不管,做梦都是诗。王熙凤也曾夸香菱说,多半的主子小姐都不及她。要说她手不释卷我信,但要说她随身带着绣春囊,没有一点可能,虽然她被薛蟠收归了房里人。香菱的嫌疑也可以排除。
  接着就是王熙凤了,原文之中王熙凤被王夫人质问绣春囊一事时,王熙凤很委屈地为自己辩解,我也忍不住要为她辩解,很多人读红楼都觉得王熙凤跟贾蓉有事儿,或者跟宝玉有事儿,都是瞎扯。
  原文第二十三回,贾琏说了一句话,只是昨儿晚上,我不过要改个样儿,你就扭手扭脚的。这话透露了一个信息,王熙凤对房事并不在行,且可能也没太大兴趣。这也是贾琏不断出轨的原因之一。再者,王熙凤平时管理着一大家子人,根本就不可能随身带着绣春囊。所以她的嫌疑也可以排除。


  最后,所有有嫌疑的人都排除了,那就只有司棋了,但即便如此,很多人可能还是怀疑另有其人,毕竟红楼未完,你硬说你的对,我也不会让你听我的,下面我来用原文的四个证据证明,为什么绣春囊一定是司棋的。
  第一个证据就是事发地点,鸳鸯发现司棋跟表弟幽会时是在第七十一回,在山石后面,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关于司棋,早在第二十七回里,就说了一件事,小红“因见司棋从山洞里出来,站着系裙子”这是司棋在山洞里小解,按照曹公笔法,这无疑是千里伏线,为司棋之事伏笔。而绣春囊恰恰就是在此处被发现的。
  第二个证据就是因果关系,鸳鸯发现司棋之事后,紧接着傻大姐就捡到了绣春囊,这在时间上有先后的因果联系,且这几回之中,并无写到其他人的异常举动,令人不得不把怀疑目标锁定到司棋身上。
  第三个证据就是抄检大观园,除了宝钗之处没抄,其他公子小姐都抄了,但没发现问题,唯独在司棋的箱子里发现了猫腻,是司棋与表弟潘又安私定终身的信物,里面提到了香袋之事,而香袋即是绣春囊的俗称。


  第四个证据就是王熙凤的一句话,可以说,王熙凤的这句话不仅撇清了自己的嫌疑,也排除了宝钗等人的嫌疑,直接锁定了绣春囊的主人司棋。王熙凤为自己辩解时说“这香袋是外头雇工仿着内工绣的,带子、穗子一概是市卖货,我便年轻不尊重些,也不要这劳什子,自然都是好的。”



  这话的信息量不可谓不大,也就是说,绣春囊的做工一般,是市场上随处可见的,联系王熙凤、李纨、宝钗等人的主子小姐身份,她们即便有,也不可能是普通的绣春囊,一定都是上好的。
  该有人说了,前面傻大姐捡到时不是说了绣春囊是华丽精致吗?怎么又做工一般了?别忘了,那是在粗使丫头傻大姐眼中,不是曹公眼中。下人眼中好的东西也许在主子眼中仅仅只是一般甚至不入流,这很正常。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除了丫鬟,主子小姐谁会要一个市场常见的做工一般的绣春囊呢?自然是司棋的!且,请注意,这里王熙凤把“绣春囊”叫做“香袋”与后文司棋表弟提到的“香袋”一致,不是她的又是谁的?
  综上,说了一大篇,绕来绕去还是绕了回去,绣春囊其实就是司棋的,无论从做工,还是从犯案动机,或者从前后文伏笔及时间因果关系,也都只有司棋这一种可能,可以从原文中找出对应,关于其他人的嫌疑,不过都是后人的猜测,原文并无实据,至此,悬案可以告一段落了。

发表于 2018-6-22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东西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虽然比较少见,但是这样的大户人家有这样的东西却也不奇怪。类似的情况书中也发生过,封建社会并没有封建到什么都没有的地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23 14:22 , Processed in 0.120892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