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4|回复: 0

[原创] 【蒙山沂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9 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章


          新郎官面带疑惑心想:“初次见面眼前的日本人,竟知道自己的姓氏,看样子把我们张家族谱都背的滚瓜烂熟了!他想让我做汉奸,怎么可能,我们山东的老爷们,那个不是顶天立地的汉子!”
  
      见张铁树不回答:“张桑、你感觉你有选择的余地吗?我们大日本皇军真诚的希望与张桑合作,当然我们会给你考虑的时间,希望明天早上,能得到您的答复!我先告辞了!”起身向门外走去。
  
      “铁牛、送客!”身高近两米的大汉,满脸杀气走到日军军官面前:“请!”
  
      日军军官,看着眼前身强体壮的铁牛面带微笑,向门外走去!
  
      张铁树,张氏家族三公子,张氏家族是沂蒙山地区的名门望族,其家族成员达到数万之众,盘踞沂蒙山称霸一方,其家族成员被封为开国少将的多达十人,中将一人。
  
      “少爷、怎么办?这是要让你做汉奸啊!”一名老者走到跟前。“徐管家、马上收拾东西,进山!”张铁树说道。
  
      “少爷、不好了!”一名肩上背着汉阳造的青年。
  
      “怎么回事?”
  
      “一群日本鬼子把我们的院子给围了!”
  
      “什么!”张铁树大惊,恶狠狠说道:“小鬼子!”
  
      “少爷、怎么办!”每个人都如临大敌,一想到赵家洼三百多条人命,无不心惊胆颤。
  
      一名翻译官走到院子里:“我们藤田中佐有令、现在土匪猖獗,地面上不太平,特地派皇军保护各位安全,请不要害怕!继续······!”说完转身走出门外。
  
      “这位皇军,一起坐下喝点,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来者皆是客!”张铁树见翻译要走急忙说道。
  
      “我不是皇军、我是皇军的助理!我姓张、叫张寒林,五百年前和你们是一家!哈哈······!”眉目间却流露出,故人之情。
  
      “里面请!”张铁树说道。
  
      张寒林面带微笑向内厅走去,“铁牛,守好门不许任何人进来!”张铁树关上门:“大哥!你······你怎么·······?”一脸惊讶加鄙视。
  
      “做汉奸对吗!”张寒林坐下,拿起水壶对嘴一阵狂饮:“还是家乡的水好喝,还是金银花茶最香!我在日本留学,后背天皇一本诏书变成了天皇陛下的子民,天皇关心我们这些流亡海外的学子,每人给我们找了个日本娘们做老婆,等生了孩子派我们来中国,做翻译兼民俗指导!”
  
      “什么是民俗指导?”张铁树疑问道。
  
      “日本人,清其国力不惜一切代价入侵中国,当然要做到万事俱备,三十年前日本天皇就已经对谋略中国版图做出了准备,三十年前天皇派出近万人,对中国民俗和民族性格进行调查、研究,同时绘制中国地理图纸,军事要塞,交通地图,可建造铁路的地理位置,把中国版图牢牢握在手中,一直等到现在,中国内外交困,国力匮乏之时大肆举兵入侵!”张铁树听得满脸惊讶。
  
      “大哥、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张铁树疑问道。
  
      “你嫂子的父亲、我的岳丈田园丘岭便是第一次被派入中国搜集情报的地理绘图师,山东省大部分地区战略图就出自他手!”张寒林一边喝茶一边说道。张铁树不敢相信的看着张寒林。
  
      “大哥、你为什么······?”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我为什么做汉奸,我没做汉奸,我现在是天皇的子民,老婆、孩子全在天皇手里,别无选择!”张寒林无奈的说道。
  
      “你回家了吗?要是大爷知道了,我想他一定会亲手杀了你!”张铁树看着已是汉奸的兄弟面带杀气。
  
      “咳······!”刚拿起水壶的张寒林突然被呛到:“你可千万别告诉我爹,要是让他知道了!他不扒了我的皮,他就不是我亲爹!”
  
      “看你穿这身衣服,我也想扒了你的皮!”杀气腾腾。见张铁树表情不对。
  
      “兄弟,你想干嘛?可别冲动!”汗毛竖起,头皮发炸心想:“这兄弟,一上头再把我······!”
  
      “你还记得赵家洼吗?”
  
      “记得!”
  
      “三百多条人命,不到一个小时全没了!”
  
      “我知道!当时我就站在一边!”
  
      “什么!”张铁树喘着粗气,伸手把张寒林抓到跟前:“你个混蛋!”一拳打在脸上。
  
      张寒林坐在地上,血顺着嘴角流下:“打得好、我就是他妈的混蛋!看着自己的同胞被藤田那龟孙子屠杀,我却袖手旁观!”一巴掌打在脸上。
  
      “啪!”左边一巴掌。
  
      “啪!”右边一巴掌。
  
      “啪!”左边一巴掌。
  
      张铁树急忙上前抓住张寒林的手:“大哥、别打了!我刚才有点冲动!你说的藤田是不是今天来的那个日本军官?”
  
      “嗯!他是我日本帝国学校的同学!”张寒林说道。
  
      “就是他,杀了赵家洼所有人?”
  
      “没错!铁树兄弟、你不会想······!”
  
      “嗯!我要替赵家洼的父老乡亲报仇!”
  
      张寒林急忙站起来:“铁树兄弟、我先提醒你,这个藤田极不好对付,他的空手道、剑道在日本都是排在前十名的,并且他们藤田家族还派了数十个高手日夜不分地保护这位藤田家族的继承人!”
  
      “大哥、走喝酒去!”上前揽住张寒林向门外走去。
  
      “我可提醒你了,不要乱来!”
  
      “我知道!”
  
      “老同学、你的脸怎么了?”见张寒林脸上一块淤青。
  
      “酒喝多了不小心摔得!”张寒林不理不睬的说道。
  
      身为拳术高手,怎么会分不清撞伤和拳伤,藤田面带微笑:“老同学,汉奸!不好做吧?”
  
      张寒林抬起头瞪着藤田:“老同学、我现在是天皇子民,我老婆叫田园惠子,我叫田园寒林,我儿子田园林风,请你放尊重一点!”
  
      “对不起!老同学、是我错了!请你原谅!”低头向张寒林鞠躬道。张寒林转身向宪兵队走去。
  
      “少爷、刚才那个翻译我怎么看着像铁林少爷!”铁牛闹着后脑勺问道。
  
      “别乱说!铁林少爷,五年前就被韩主席枪毙了!”张铁树怒道。
  
      夜晚,寒风阵阵。大喜之日的张铁树,满怀心事走入洞房,看着坐在床前的新婚妻子,内心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张铁树一夜未睡,坐在桌前看着蜡烛燃尽,脑子里回荡着张寒林说过的话,三十年前日本人就已经谋划侵略中国,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苦苦思考!当日出东山仍未想出答案。
  
      新娘陆仙花,愤怒的撤下红盖头,走到昏昏欲睡的张铁树面前:“啪!啪!”打的张铁树一个激灵:“谁!”看着眼前怒气冲冲的女人,脸上露出了标志性的傻笑。
  
      “还笑、你个王八蛋让老娘守了一夜的空房!”陆仙花双手掐腰,实在娇媚无比。

                                                             第四章  
                 
      
          “嘿嘿······!”见张铁树依然傻笑。
  
      “傻子笑什么呢?”陆仙花娇笑着问道,迷人的身躯弯腰趴在张铁树肩膀上。
  
      张铁树感觉肩膀上扛着,两只软绵绵的东西一脸傻笑的摇了摇头得瑟道:“臭娘们,这才守了一个晚上的空房就受不了了,人家王大娘守了四十多年,也没急成这样!”
  
      “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和王大娘有一腿!说!”陆鲜花娇怒道,拍打着张铁树的后背,手突然下垂在张铁树腿上掐了一下。
  
      “哦·····!”洞房花烛在一声痛苦的嚎叫声中结束。
  
      “少爷,少奶奶吃饭了!”王大娘在门外喊道。
  
      “嘘······!”俩人弯腰微笑着看着对方。
  
      清晨,一队日本兵荷枪实弹站在院子里,一名日本军官手握军刀走进来喊道:“张桑,我给你的时间到了!我希望你能给我满意的答案!”
  
      正在吃饭的张铁树,放下碗筷走出大厅:“藤田少佐,是吧!不知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里面请!”
  
      “我不进去了,我现在就想知道答案!”藤田抽出军刀放在眼前打量着:“我这把刀,好久没杀人了!我感觉到它饿了!”双手握住刀柄向前一挥。
  
      看着嚣张的藤田,张铁树满脸杀气,双拳握的咯咯直响,恨不得把这个杀人狂魔,毙于拳下。但是想到自己府上还有三十多条人命:“藤田中佐,至于给你们合作的事情,我已经考虑清楚,我有三个条件,只要你们皇军能接受,合作不是问题!”
  
      “敢给我们皇军谈条件,不错!我到想听听你有什么条件!”双手握刀:“呀······哈······!”在院子中不停挥舞,像是表演,也像恐吓。
  
      “第一个条件;我们只是生意合作,军事行动我一律不参加!”张铁树说道。
  
      “我们大日本皇军,兵强马壮,你想参加我还要考虑考虑,会不会扯我们皇军的后腿!”双腿用力跃起地面数米,双手横挥手中军刀。
  
      张铁树听到藤田藐视自己十分不快心想:“我们沂蒙山子弟,个个从小练拳习武,村村设拳坛,家家拜关公!要不是你们仗着飞机、坦克想踏入我们沂蒙山半步,门都没有!”
  
      “第二个条件;我需要自由,我不希望有人跟着我,控制我的自由!”
  
      藤田把军刀插回刀鞘:“等我们把合作的事情,在报纸上公布后,你想去那,就去那!我不会拦着你!”面带邪恶的微笑。
  
      张铁树没想到日本人出招如此狠毒,把自己与日本人合作的事情公布,不就是告诉所有人自己做了汉奸吗,心中大怒却又无可奈何!
  
      “第三个条件;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转身向屋里走去!”
  
      “既然合作的事情已经谈妥,那我先行告辞,改日再来拜访!”见张铁树面带怒意,转身离去,藤田内心欢喜无比,一种征服者的心态。
  
      “恕不远送!”张铁树没有回头,声音却瞭若洪钟。
  
      “哈哈······!我们大日本皇军是永远不可战胜的!”藤田狂笑着走出大门。
  
      张铁树回头双眼充满杀气,盯着藤田慢慢消失的背影。
  
      沂蒙山腹地张家岭,张氏家族的发源地,几百座房屋紧紧相连,村之上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全部姓张。
  
      一座大宅院前,堂屋里坐着一位两髻斑白的老者,手里拿着一张刚在山外买来的报纸,看着上面一名中国青年和日本人亲密的合影“啪!”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摔在地上:“这个畜生······!”
  
      “来人,去把张铁树那个大汉奸给我绑哰!”老者大怒。
  
      “大哥、这是怎么了?干嘛去绑三少爷?”
  
      “自己看!”老者把报纸扔到地上。
  
      当张管家捡起报纸看完后怒道:“娘了个逼,这个混小子敢做汉奸!大哥,我这就去!”怒气冲冲的转身走出去。
  
      张铁树看着报纸:“唉!”一声长叹:“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哰!要是让老爷子看到了,不扒我的皮,抽我的筋才怪那!”
  
      “多大点事、不就是登个破报纸吗!再说又不是你要做汉奸,是日本人逼你做汉奸!到时候你给老爷子说清楚不就是了!”陆仙花一脸不屑道。
  
      “我家老爷子,你是不知道、啊!最恨的就是汉奸!以前抗击八国联军,那可是手拿大刀,横扫千军、呢!带着张家军杀得八国联军屁滚尿流,后来族内出了奸细,暴露了行军路线被八国联军堵在山坳里,几乎全军覆没!五百多人,就剩下十三个!”张铁树激情四射讲道。
  
      “没想到我们老爷子,还有这么一段英雄的事迹!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公公,结婚的时候你也不把公公、婆婆请过来!拜高堂、竟然拜关公亏你想得出来!”陆仙花很不开心,细嫩的小手指在张铁树额头上,
  
      “唉!对了!我好想还有件事没办,现在要抓紧时间去办!”张铁树突然想起了什么。
  
      “什么事情,很着急吗!要不你先去,我在家等你!”陆仙花见张铁树着急的样子。
  
      张铁树一脸痛苦:“当然很着急了,昨天晚上竟把这么要紧的事给忘了,真是该死!”
  
      陆仙花看着丈夫痛苦的样子担心道:“铁树、有什么事!你赶快去办,要是给耽误了那就麻烦了!”催促道。
  
      张铁树满脸坏笑:“嗯!我这就去办!”话语间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
  
      陆仙花跟到门口一脸失落:“早点回来!”突然、张铁树抱起新婚妻子:“真糊涂、昨晚上把洞房这么大的事都给忘了,我这就把这件事办哰!呵呵······!”笑着向床上走去。
  
      陆仙花突然想起了什么,双颊通红手锤着丈夫的胸口,娇滴滴的说道:“你真坏!”花烛下,销魂账内传来:“坏死了!啊!好痛······!你给老娘轻点······!”
  
      半夜三更,张铁树看着熟睡的妻子,面带微笑悄悄的爬起来,换上一身夜行衣,带着面罩,消失在夜色之中。
  
      一个黑影在屋顶上,动作敏捷,翻身跳跃向日军的驻扎地,四皇庙走去。
  
      俩名日军抱着枪,站在门口打着瞌睡,突然、走出两个人:“换班的时间到了!”
  
      “嗨!”俩人一哆嗦!精神抖擞向营房走去。
  
      “来、抽支烟!”日本兵掏出一支烟,递到另一名日军面前。
  
      “吆西!青原君,你在那里弄得富士山,这可是我们的国烟!”日军惊讶道。
  
      “前几日,再发给我的‘慰问袋’里发现的!”俩人点着香烟,陶醉在家乡的味道之中。
  
      突然两道白光射向,闭目思乡的日军,每个人额头上插着一把飞刀倒在地上。
  
      慰问袋,是一种慰问前线战士,发起的一种礼品方式的慰问。抗战初期,八路军截获的日军物资里,经常发现写有‘慰问袋’的袋子。里面有生活用品、香烟、糖果等物品。
  
      在抗战后期,八路军截获的日军物资里面很少再有慰问袋,有的不过是一封书信,以表对前线战士的慰问。可见,抗战后期日本国力匮乏,在做垂死的挣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21 00:04 , Processed in 0.100355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