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8|回复: 1

[转贴] 嵇康的交友之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4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年随着两部《军事联盟》的热播,后三国的故事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也因此魏晋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

宗白华先生说:“汉末魏晋六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然而确是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

嵇康,正是生于这个群星璀璨的时代,他是魏晋时期最亮的启明星,他的光芒告诉后人何为“真名士”、“佳朋友”。


公元223年嵇康出生,父亲嵇昭为曹操旧部,在嵇康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嵇康由母亲和哥哥一手带大,因为家人怜惜其从小缺少父爱,因此对他格外宠爱,因此养成了他“刚肠嫉恶”、“直性狭中”的性格。

说白了就是“嫉恶如仇”外加“直肠子”。这种性格在他一生的为人处事方面起到了深远的影响。

长大后的嵇康不仅龙章凤姿而且才华横溢,他是魏晋少有的全能型艺人,擅诗书、擅抚琴、擅书法、擅玄学等,《晋书》用“奇才”来形容他。

这样“美词气、有凤仪、天质自然”的美少年自然收获大量粉丝。人们找关系托朋友地想跟他做朋友。可我们康兄哪是什么人都看上眼的呢。

他交朋友有三大准则,只要符合标准,嵇康便会真心以待。


志趣相投者,交


因嵇康的“艳名”加“才名”,他被曹操的儿子曹林看中,招回家当了曹家的女婿。身为曹魏宗亲的嵇康,很快凭借裙带关系,进入了仕途。

本来这公务员的金饭碗可以捧一辈子的,可谁知,就在249年司马懿发动了高平陵之变,曹家以及拥护曹家的名士们成为了司马家屠刀下的羔羊,所有人都生活在惴惴不安的气氛中。

嵇康作为曹家的女婿以及他在名士圈中的影响力,使他成为了司马家拉拢和防备的重点对象。面对司马集团篡权的无耻以及排除异己的高压手段,嵇康按耐住了自己“刚肠嫉恶”的性子,选择了“非暴力不合作”的避世。

远离了政治中心的嵇康度过了他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因为他交了一群兴趣相投的朋友。

嵇康爱打铁铸剑,向秀爱拉风箱;

嵇康爱种菜,吕安爱灌园;

嵇康爱抚琴,阮咸号琴中圣手;

嵇康爱喝酒,刘伶自称酒中仙;

嵇康爱长啸,阮籍长啸于山林;

嵇康爱玄学,山涛、王戎擅清谈。

他们一群人,往往携手入山林,或坐或卧,或饮酒或弹琴,或清谈老庄,或长啸山林,他们在林下的相聚展露的是彼此最真的性情,没有尔虞我诈,处处设防,只有彼此最真的心与高雅的默契。

竹林下的日子也许是嵇康一生中最安逸最快乐的时光。可随着司马昭掌权时代的来临,一切都变了。


人不坦荡,不可交


随着司马懿与司马师的相继去世,司马昭开启了他的霸主时代。他身边第一亲信钟会也跟着平步青云。

钟会比嵇康小两岁,是嵇康的仰慕者之一。早有结交之心,可一直自卑,不曾拜访。直到成为了司马昭的幕僚,钟会靠进谗言,告黑状渐渐上位,如今已经成为了大家竞相巴结的对象。

官运亨通的他决定去拜访自己的偶像,但他依然担心自己被嵇康瞧不起。于是招呼一二十个狐朋狗友,穿上最好的衣服,戴上最好的配饰,呼啦啦一圈人向嵇康家进发。

此时,嵇康正与向秀一个赤膊打铁,一个拉风箱,相对欣然,旁若无人地铸剑呢。

钟会一行人到了门口,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与世无争的画面。

嵇康看到了门口的钟会并认出了他,但他对钟会卑劣的行径早有耳闻。于是他那“刚肠嫉恶”的性子发作了,

钟会来到嵇康面前,很有礼貌地说了声“老师好”。

可嵇康却装聋作哑,继续咣当咣当铸宝剑。

尴尬了。

不知过了多久,正当钟会抑制不住尴尬转身要走时,嵇康幽幽地来了句“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面对这充满讽刺的问话,还好钟会反应快,答道:“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我听见了我听见的,我看到了我看到的。(嵇康,你给我等着,咱们走着瞧。)”

这段对话堪称史上第一尬聊,嵇康的不屑,钟会的愤怒通过两句话,让我等观众一览无余。

嵇康的朋友们,无论政治立场如何,都是坦坦荡荡,至纯至性之人。像钟会这种阴险卑劣外加耍大牌之人,好脾气的嵇康也难掩轻蔑之色。

只是俗话说: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

与阮籍的“不论人过”相比,嵇康的“天质自然”就显得那么的不合时宜,嵇康在竹林待的有些太久了,他将所有人都当做如他朋友般坦荡的“君子”,即使是使坏,也是明刀明枪的来。可他忘了竹林外的世界是“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

嵇康是时候离开那一方“桃源”了。


志不同,不交


公元261年,司马昭公然弑杀了魏帝曹髦,公然杀害皇帝,这一举动在中国历史上,司马昭也算是头一份了。面对天下悠悠之口,司马昭急迫地需要舆论支持,这时嵇康再一次进入司马昭的视线。

面对司马集团的拉拢,嵇康从来都是消极抵抗的态度。但这次和以往不同。时为尚书吏部郎的山涛看出形势的险峻,于是未经嵇康同意,就向司马昭推荐嵇康入朝为官。

山涛还是不了解嵇康,嵇康可以冷眼看着司马集团的残暴而一言不发,但想拉他入局,那对不起了,超出嵇康的人格底线,他必定会抗争到底。

本是好意的山涛,伤了挚友的心。对于嵇康来说,友情之外的世界,他可以沉默不语,隐忍不发,但是朋友却是他的软肋,对于朋友,即使只有一点心理隔阂,也会让嵇康焦灼与痛苦。

既然志不同,那么山涛再见了!于是嵇康写下了千古名篇《与山巨源绝交书》。

山涛,字巨源。

这封绝交书表面上是与山涛绝交,实际上是借绝交书告诉司马昭“想拉拢我,宁死不从”。

此文在朝堂上引起很大轰动,司马昭怒不可遏,起了杀心。

当政者有此心,谗言很快就来了。

据《晋书嵇康传》记载,钟会私下对司马昭说:“嵇康,卧龙也,不可起。公无忧天下,顾以康虑耳。”

这话太阴毒了且戳中了司马昭的痛点,尤其是后半句,“明公(司马昭)呀,天下所有的人和事你都不用担心,现在唯有嵇康是你的心腹大患。”

于是司马昭本来摇摆的杀心就这样变得无坚不摧了。

可杀人总要有个理由吧,何况是杀名士们的偶像嵇康。


广陵绝唱

司马昭刚想打瞌睡,就有人送来了枕头。

杀嵇康的理由很快就摆在了司马昭的案桌上。

案桌上的竹简里写着的正是著名的“吕安事件”。

吕安,嵇康最好的朋友,他被亲哥哥诬告不孝和谋逆。这两项罪名拿出来任何一条都可以死一百次了。

本来可以置身事外的嵇康,却为了好友清白,只身来到洛阳,为好友击鼓喊冤。

送上门来的“肥肉”,司马昭怎能不吃,于是嵇康被扣上了吕安同党的帽子,一同问斩。

行刑的那一天,洛阳万人空巷,大家都来为心中的英雄送行,刑场外,三千太学生跪请司马昭赦免嵇康。

不闹还好,一闹,司马昭更觉得嵇康是那所谓的“卧龙”。

嵇康,难逃一死!

再看身处刑场的嵇康,那镇定的神情,疏朗的笑容,好似在欣赏一幅美景,那被风翻飞的衣袂,傲然的气度,如天神落人间。此刻的嵇康轻轻说了句:“我的琴可带来?”

最知弟弟心意的嵇喜赶忙取出那把跟随弟弟多年的古琴。

嵇康接过爱琴,席地而坐,开始了这最后的绝唱。那琴音如雄鹰。或俯冲,或盘旋,或振翅高飞,或隐隐轻啸,这弦如同拨在每个人的心上,这一刻,万人的刑场异常安静,人人凝神倾听。

当最后一个音符归入天际时,弹琴人云淡风轻的说了人生最后一句话:“当年,袁孝尼曾向我求学此曲,我拒绝了他,没想到,如今这曲要和我一起归入黄土了。”这一刻才知何为“魏晋风度”,何为“朋友之义”。

那一曲生死绝唱,正是失传的古曲《广陵散》。

那一天是公元262年秋天。秋风异常萧索。

嵇康的前半生,朋友为他在这残酷的世道间撑起了一片纯净的蓝天,嵇康的后半生,他用自己的生命向世人阐述了什么是“朋友之义”。

随着嵇康的死,竹林星散,大家各奔东西。也许在之后的人生,他们再也遇不到像嵇康这样天质自然,待人以诚的朋友了。

此时的竹林异常安静,嵇康之后再无嵇康。

转自:http://baijiahao.baidu.com/s?id= ... r=spider&for=pc原题

《魏晋第一美男嵇康:微信朋友圈里这三种人不能交》,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于 2018-7-9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交友,这是真实的交友。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22 16:42 , Processed in 0.13027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