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6|回复: 2

[原创] 【中篇小说】九曲洞之五: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7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叶天呈 于 2018-7-10 11:03 编辑

第五篇:上

  那是一个下学期开学不久的星期天上午,你不顾母亲要你吃饱了就上山打柴;她不顾父母要带她去枞阳检查身体,就迫不及待地如约到了九曲洞口。好也坏在和尚们得知她是县委书记家的千金,也就不敢多问,要是随便一问,也很难问出她的真话。要是等到真正的秋天,或许洞内气温更适中些,但你们早已被自己鼓吹的革命激情昏了头,生怕犯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甚至就是背叛革命反革命。

  你们确信九曲洞到头就是金鸡洞口,这有明朝的钟伯敬做证,还有许多现存的老头子老奶奶说过,在九曲洞烧火曛獾子,金鸡洞就会冒烟。至于谁在九曲洞曛过獾子,谁发现金鸡洞冒烟并捡到挞死的獾子或其他什么野物,你们是想打破沙锅纹到底。谁知没问出底细,老头子老奶奶却火了:小伢孑说话这么疙瘩,干脆天天吃着饭别上学,带上絮被窠,眼皮都别眨,就像给爹爹奶奶守灵一号地守着金鸡洞,等着一旦冒烟,乃猪獾子狗獾子就一哈子掉到头上来。可见,虽然你们谈的都是比天王圣旨还正经而后会给浮山增光的革命大事,他们或她们却把你们的话当着放屁,真不知这些老头老奶们凭什么活到这大年纪,还要人孝顺尊敬?

  但你还是提醒了天花雨,有没有该想到没想到的。天花雨只说忘了多带衣服,洞中可能不光冷,既有獾子也有狐,还有各种毒虫和蛇。……蛇要是敢咬我,我也一口把他咬断了。猪都能把蛇一咬两断,猪遇上老虎只是被吃的货,我可是属虎的,而你更是一条女蛇,要是碰到一条男蛇,你就把他胯裆用心摸摸。……把你胯裆用心摸摸。天花雨抢忙说又抢忙摸你胯裆,你赶紧捂住,她却双手狠摸了你的头,然后又得了大便宜似地大笑。看样子,你永远斗不过她。

  言归正传,你虽没咬过蛇,但确有在天花雨面前用石头把蛇砸成肉饼的事实。天花雨当时吓得小鸡抖虱子似的,说话声音也有点发颤:你你你太太太毒了,你长长长大了,蛇蛇蛇都要断断断种了。……你到头分不清善恶是非,我这是学雷锋学的。……蛇蛇蛇再再再毒,也没惹你呀。……乃日本鬼子也没惹我,我还跟日本鬼子认亲呐?

  是的,你天生一付孤胆,却就怕人;天花雨不怕人,却见一只再小的蟑螂都把胗渣子唏破了。因为有你这样敢把蛇一口咬断的孤胆,天花雨又牛屄了:你看我一眼就把你看准了吧?这不能佩服你有本事,要佩服我有眼光。我要冇眼光,你乃块来的本事?这么说天花雨是放心了,你的心却又有点下沉了,自从仙葫芦洞见过大蛇,就好像随时都有一条蛇会驾上你的肩,再给你围脖,再给你亲嘴。而且此洞非彼洞,手脚不好施展。但是天花雨却已举拳宣誓:反正明后天我们就是革命的钻洞英雄了,怕死不革命!

  可你却要磕头唱诺,请山神、洞神保佑。天花雨呲牙咧嘴掐着你的胳膊:干革命还带搞迷信吗?……我请山神洞神保佑我们革命成功嘛。

  可是,当你们在金谷寺背后十八米长的九曲横洞里钻了一个来回,终于分辩出大概通向金鸡洞的洞中洞时(后来据说因为你们这次钻洞,浮山旅游管理局就将横洞里所有的小洞都封死了),你又有点头皮发麻了:在舍生忘死之前,你要不要家去跟爸妈商量一下?我反正一个穷鬼命,不值钱呐!……要不咋啊都港(讲)你到头干不成大事,还男子汉呢,要商量就是国家探险队的事了。……也是。你抓抓头皮:你在前头,我在前头?……你长屌的,还要跟在女人屁股后面?……也是。你又抓抓头皮,想再说什么真怕失了男人威风,只好爬了两步,又停了。她又叫:你又咋啊着?我都闻见你屁眼臭了,你就屙屎不擦屁眼比人强些。

  你便后悔你根本没想钻洞,为了给她面子,就怕白白送死还没人港(讲)一声好。她就算港(讲)好也不能算数。而且她港(讲)话十句打八折,还有两句要不得。把她的话当真,都过错年了。另外,你虽骗母亲说要上山打柴,所以免得早上吃稀饭不经饿,却好像也未吃得太饱。万一半路爬不动,万一钻进一个死岔,就像卵子夹进门缝,怎掰呢?你便想请她再港(讲)一句叫人虽死也值的话,乃怕那话不算数,总比没港(讲)强些。她也终于港(讲)出来,比你想要听的还好听得多:你跟朝(今天)和我把这洞钻通了,我今天就给你做老婆,不是一天,也不是七天,是一生一世、白头到老,而后抱在一起进棺材,而后一起埋,有照了吧?……乃话是你港(讲)的噢!……不都是你逼我港(讲)的嘛,就你这号死人屌,我不港(讲),你肯动啊?……乃你还是不情愿哪?……情愿,情愿,你大大头喂,除了你,乃块还能找到你乃样的二百五哉?……你一直记得这话和她港(讲)这话时还把头在你胯裆顶了两下卵蛋的体力助语模式,应该比拉勾击掌有效,以至你就想当个二百五,直到当不下去为止。这世界有人以精明得利,你当二百五走运,不蛤!此后,她也多次重复这话,还多次设计长大了怎样和你结婚,是结婚前干乃事,还是结婚当晚才干乃事,还港(讲):我俩好!我俩赌钱养小宝,嘿嘿嘿。你鼓起嘴唇再吐出一口长气:要是真的,最好拉个勾!她同意,你就转身不惜把头碰了一个包地和她拉了勾,盖了章,也吐了口水,没地港(讲)了,就他爱姐的,钻吧!

  钻了没到两米,眼睛便没用了,便叫:我爱姐,乃个黑里麻乌的,要是死了真没人晓得耶!她就用头撞你的屁股,还笑得咯咯咯的:你活着就是想死得让全世界都晓得,别的都不在乎了吧?……你就想把我逗进洞里,你好跑到外面港(讲)我笑话吧?……乃个还有心思专门港(讲)你这二百五笑话哉?……看来二百五还是不能当。你虽这么说,却只能顺势而为地爬着,就逐渐形成了老鼠般的夜光眼。你又担心,习惯了洞中黑暗之后,不习惯洞外光明怎掰?这很有点奶奶没死急着爹爹没人睡的超前,幸好眼前的事实有碍于你的胡思乱想。

  原来洞中有许多屎。有硬屎也有烂屎,有大泡的屎,有小泡的屎,还有粒粒如药丸的屎。尤其烂屎而且大泡,手一抹难免糊到脸上甚至嘴上,其臭真能倒肠翻胃发神经,起码让你嗝气摇头也就撞了头。还要爬下去吗,爬下去不就是体验屎吗?只听港(讲)英雄不怕死,没听港(讲)英雄不怕屎啊!再港(讲),这里有狼屎证明有狼,有鬼屎证明有鬼,乃个能保证这里冇鬼或者鬼不拉屎呢?鬼是真是假暂且不港(讲),但由狼屎想到狼早就盯着你了,眨眼就像啃萝卜一号地把你的头一口啃个大半边……你除了被狼变成狼屎之外,还能在狼肚子里喊冤么?你爱姐养你许多年,就给狼养了?你不心疼自己,也要心疼你爱姐吧?你爱姐就乃么冇了儿子,也没大大帮她再生,不一口气憋死了?你死了就算死条狗,天花雨怎掰呢?她可是一个大校花,一个县委书记家的千金哪!不港(讲)她给你做老婆,而后她要是也当县委书记,你就天天给她倒洗脚水也值啊……搞不好还有比狼更凶的不晓得名称的怪物呢,港(讲)不好还有人屎,乃肯定有特务了,要是特务把你们拐到台湾变成小特务,怎掰呢?

  你忧心憧憧地爬着,又咔嚓一声抹出了什么蛋黄。想必有屎就有蛋,就不知蛋和屎是否有毒?有关这蛋和屎的思考真无聊,倒是你们真不该碰到乃些蛋,蛋和屎也冇惹着你们。万一乃生蛋的只是野鸡也能一口啄掉你们的眼珠。乃蛋也有大有小,不晓得乃是雀蛋乃是蛇蛋。不免由蛇蛋想到蛇,觉得人家港(讲)大话可以救命,你港(讲)大话就是找死。就凭天花雨一句给你做老婆的话,就把小命丢了,还不拿一分钱?孬子啊!你从小就是半孬子,长大必是全孬子,孬到这个地步,是继续孬下去,还是宁可赖帐不要脸,也决不再孬?可你又怎能不再孬,你除了当孬子难道还能当官?更假如钻过山洞,她就要赖帐?好在你也冇把她给你做老婆当回事。既不当回事,又干嘛要钻?这样想着,却仿佛乃被你抹破了蛋的蛇,钻进了你的肚子里,把蛇头或蛇尾在你喉咙里撩个不停,更要替你思考替你港(讲)话、生蛋了。

  你又停下来,她又将头抵着了你的屁股。……你又想什么妖蛾子?……不如我们现在就把夫妻做了,免得万一死了!……你放屁,八字还没见一撇,就想在这膝黑麻乌的地方瞎屌搞了,我乃么不值钱?……值钱就家去吧,要你做老婆怕到头靠不住。……靠不住也要靠了。你看起来老实,实际一肚子小菩萨。当我好欺负是吧?老子是长大的,不是欺大的。想不要老婆就不要老婆,呸!……不如我们亲个嘴,摸摸你到底长什么号的。……摸你妈头啊?你妈乃个冇见过啊?人家女伢尿尿冇见过啊?……见过也不晓得你乃个可好些?……都一号的。……都一号的还是赶紧回去算了。……你当钻洞真是给我钻的呀?老子是要让你当英雄,免得老子跟着你脸没处放。老子就守在你后头,有本事爬回去。……洞太窄,只有氽回去。……有本事你就你跟妈氽裤子一号地氽回去,冇本事死都要给老子死在你妈裤裆里!

  你认清了事实,无论主动或被迫,要想成功,只有在被迫的情况下主动了。

  再往前,你就看见一对骨碌碌的小眼睛亮出一个鸡头。奇怪乃鸡头下却冇一付硬壳的鸡嘴,或乃鸡嘴是被乃个剪了似的。鸡头上的顶冠后面还排着一连串微形鸡冠或棘剌,就像鸡头莲花(鸡头米、睡莲)的茎杆。乃一连串的微形鸡冠随着鸡头摇摆了一下,冇见扇动的羽毛、翅膀和身躯。你因此猜测乃不是野鸡、金鸡、孔雀或者凤凰……假如金鸡、孔雀、凤凰,就这号的,你也不喜欢了。尽管自然万物,不差你喜欢不喜欢。不过,这怪东西要是半夜三更老在洞里“咯咯咯”,听之者一时辩别不出是什么东西叫,也就把他当着金鸡叫,把乃洞也叫金鸡洞了。而且既叫金鸡洞,不叫恐龙或犀牛洞,就肯定很窄。再港(讲),金鸡或凤凰一定吉详么,不啄人么?蛇不是好东西,龙就一定是好东西么?龙要是一口把人吞了,找谁港(讲)理去?……何况,乃所谓的金鸡、凤凰十有八九就是老头子、老奶奶们常港(讲)的鸡冠蛇,就不晓得鸡冠蛇会不会咯咯叫?要是,你们的福气就是再好不过了,西方极乐世界就要请你们去了!

  曾听说,有人靠墙打麻将,墙洞里有什么东西老是戳他的腰。他当是臭虫或蚊子,就用手指湿口水将戳过的地方揉揉。乃东西再戳,他又湿口水再揉。到天亮,麻将散场,他起身便见有一条头上长着鸡冠的怪蛇,脖子老粗地卡死在原本细小的墙洞口了。据说,乃鸡冠蛇是被他的口水毒死或气死的。蛇绝对想不到蛇的毒液毒不过人的口水,尤其乃个很不像个鸟样的赌博佬的口水。也有书呆子港(讲),世上根本冇鸡冠蛇,所谓鸡冠蛇就是眼镜蛇。但书呆子港(讲)的眼镜蛇和老头子、老奶奶港(讲)的鸡冠蛇区别很大。鸡冠蛇头上有鸡冠不戴眼镜;眼镜蛇眼睛冒泡有如眼镜,头上冇鸡冠……可你现在怎么用指头给他湿口水,或者干脆对着他的嘴就像对着天花雨的嘴吐几朵口水呢?……乃蛇已经向你张开鸡嘴,让你实实在在看见了两根电热丝般的舌头,更发出了母鸡护小鸡般的“咯咯咯”怪叫。……好你个怪鸡巴操的鸡冠蛇,居然学着几声鸡叫就骗倒了浮山一方人,我打死你爱姐的……可是,乃鸡头一搁一搁的,乃鸡冠一耸一耸的,乃喉咙一鼓一鼓的,乃电热丝般的舌头一撩一撩的,恐怕一旦出击,肯定比你快如闪电啊……我爱姐!……

  你一个毛管一个包,肠肚心肺都在抽筋,身体的颤抖带动了天花雨。……又咋啊着?你不响,回手摸摸她的头,算是安慰或警醒。就你一个人怕也罢了,可不要吓着她了。你以一根筋的美德,一旦决心于什么,想变也变不了,何况到了这个地步。

  你也学着鸡冠蛇,将头慢慢昂起又搁下,将脖子渐渐伸长又缩短,还瞪着眼珠鼓着腮帮噘着嘴唇,噗噗有声地哺着气。乃鸡冠蛇也就当你是亲家似的与你越来越近,两只小眼越来越亮。当乃鸡冠蛇又像老虎遇见黥之驴,经反复研究没啥可怕,一缩脖子就有可能闪电进攻,你恰到好处地发出了一声恶神凶鬼般的尖叫。乃尖叫使得天花雨一头拱起你的屁股钻进你的胯裆;乃尖叫使得鸡冠蛇的头和脖子骨登了一下,就把头僵在了半空。好像在说,你何方神圣还是妖孽,是神经发作还是中了邪?我就算不是好人也绝对是条好蛇啊!你又一声尖叫,蛇就“嗤溜”一声,而且一定很痛地把头撞在石壁之上,继而闪电消失。想必乃鸡冠蛇从未见过人或上过人的当,正劝自己千万别傻屄呢。因此,你怕她她也怕你,或者真有山神保佑,或者你注定是贵人。乃么港(讲),乃个洞也很快就会钻穿,甚至还会钻出一个可以用你们的名字命名的比金鸡洞更切近的奇妙洞口。你于是又一声更加尖利地叫,居然把洞里叫得好一阵乱响。看来洞里本就有着许多怪物,都被你吓得挪了窝。有两只夜老鼠(蝙蝠),向你飞扑而来。一只已经叮在你脸上,正打算啄你,却被另一只大概是母夜老鼠拽向一边,并用蝙蝠语道:我俩要紧的是找个好窝干好事,千万别和人纠缠,人是最不通情达理的毒物了。

  再往前,你又看见一只兔子。乃兔子先是紧竖耳朵盯着你,又急速噘动小鸡巴嘴,再一缩身子,竟从你肩膀上冲过去了,还把天花雨的头踩得格崩一声。你害怕可能前方无路,但乃兔子踩过天花雨的头,又急速回身。估计她认识你们是人不是毒物,甚至也想修炼成人,便主动做了向导,每向前一阵,就停下来,竖耳等着你们。乃也给你们增加了不少信心和乐趣。

  再往前,又遇上一个怪物。乃怪物足有拼碗那么粗,软软的、韧韧的、粘粘的,就像猪肚子里的板油。你虽一手按了个实在,乃怪物却没怎么有意见。你退后一步,把胯裆架在了天花雨的头上。感觉天花雨跟乃怪物一样也不怎么有意见,便把一泡由于多次惊吓积累的尿水全给放了。天花雨竟然小猪喝人尿般承受了,还嗒了一下嘴,像是品出了你内心的滋味,却没做声。你一泡尿之后,乃怪物竟在向前挪动,渐显出足有两三米的长度……想起一开始就提醒天花雨,可有忘记不该忘记的东西?比如火柴、电筒、镰刀、钉锤,乃怕一把剪子和起子也好啊……想回避乃怪物,除非换一条洞径;想从乃怪物身上爬过去,就怕她一旦动怒,就成了蟒蛇或者乌蛇。好在蟒蛇或乌蛇不可能这么乖,皮肉也不会乃么软。你于是又尖着嗓子怪叫了一声,但乃怪物还是不闻不问地向前挪动。你已有了洞中人与洞外人绝对不同的思维,只管排除障碍。你摸了一块有刀口的石头,往乃怪物身上割下去,试图逼她快跑,可乃怪物依然不动声色。你又用全力砸了几下,乃怪物还是不动声色。你就当他大智若愚宽宏大量对你不屑一顾,便手拿两块刀口石当压路机,再把膝盖当后轮地在他身上前进。终于看见乃怪物居然长着两只就像美猴王头顶上的长角,而且有眼有嘴,并且已经对你张开。你怕乃嘴会咬你,便一石头砸进她张开的喉咙,另一石头砸着他的嘴唇,终于听到好像很痛的咝的一声。你再砸了一下他的嘴唇,他又咝了一声,就改而更有效地砸着她的天灵盖。同时乃怪物的长角也缠上了你的脖子,你只管向一边僵着头。但乃长角力度不小,你拉不动脖子了,就干脆倾头猛砸他的头。乃头虽有点坚韧,无奈喉咙里哽着一块石头,便被你彻底砸破,乃长角也终于松了。乃破了的头里面还在发出咝咝地叫痛之声,好像是港(讲):我就这么一个软鼻涕一样的好动物,你一个小屁孩,干嘛和我过不去,就不怕报应?可你强词夺理:我要不先砸死你,反被你咬呢?可怜人世之间,就怕这样难以避免地猜忌,才一一产生恶果。你从记事以来,都是从不惹人,受冤也从不辩解,才被人当着是可能的祸害的中心反复踩踏,而真正作恶的人总会善于辩解,反而显得光明磊落。有必要担心,你这样的凶恶虽只对物不对人,却怕很有可能跟乃怪物一样被什么别的毒物致死。你乃样想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砸乃怪物的眼睛,并叫天花雨也用石头砸乃身躯。想不到乃无头的身子竟比有头时凶恶,似乎早有预谋地借你们之力除掉乃个头,就好生出几个更有力的新头,就好把一个原本狭窄的空间翻搅成一个大世界了,也确实把你和天花雨的头和肩膀搅得七歪八扭。好在乃怪物还没生出新头的躯体翻搅得不怎么有意识。你又碰巧摸得一根手指粗的树枝,就用树枝折成两段戳他,居然一下戳了两个洞,接着就戳了四个洞,八个洞。你叫天花雨也用树枝戳他,她也戳了几个洞,就大叫那洞里有股怪水射进了她的嘴里,怕是不能活了。你且不管她怎样叫,只管一直戳过了瘾,又一手戳,一手砸石头。在天花雨地合力之下,终把乃碎了头的怪物砸得再也不动了。再也不动了的怪物,还终于放出一股几乎让人抽筋以至窒息的既腥又臊的怪气。你们害怕那怪气才是氢弹一般的毒气,虽是精疲力尽,更拿出喝奶的力气逃亡。……事后左想右想,乃可能一只巨型蚯蚓,但蚯蚓没有角;如果是蜗牛,背上应该驮着锅。长大了你才在字典上查出,那怪物名叫蛞蝓,也就是乡下人港(讲)的鼻涕虫,其毒足以致死一头牛,但却没有咬着你,大慨因为乃或许是地球上唯一一只无毒的好蛞蝓,或者是早就重伤带病的蛞蝓。能够对一只好蛞蝓或伤病蛞蝓进行同情和理解,地球上也怕只有你了!这蛞蝓以后也在你梦里经常出现,远比事实经过的要恐怖。(6644)

发表于 2018-7-8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
老师勤奋,我等汗颜。
 楼主| 发表于 2018-7-8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7-8 18:13
提读。
老师勤奋,我等汗颜。

我看这里还没几个人瞧得起我,年轻女人更是,只好采取抑郁的方法憋劲而为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16 12:55 , Processed in 0.09119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