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33|回复: 6

[原创] 中篇小说:九曲洞之五: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8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就像乃个人说的,深更半夜独自行路,甚是害怕,遇上一鬼以为是人,就想结伴聊天,不想乃鬼一变脸,竟然七孔流血,还铁面燎牙,一头黑发也变得就像洒水车的拖把,还左右旋转不止,还喘着死亡一千二百年的腐臭恶毒之气,还喷了乃人一脸。乃人当场虽未咋啊着,事后却变成了摇头疯。你怕你也会被蛞蝓的恶毒之气曛成摇头疯。但你乃摇头疯更像是打皮寒(虐疾),把牙齿兀自磕碰不止,虽在洞中连天花雨也不曾知晓,自己却十分讨厌。你更担心乃牙齿会被磕成一盘散沙,可又克制不了。你祈求老天除了让你嗑牙,千万别派出任何麻烦了!却又一手抹到了癞蛤蟆,吓得把胗渣子唏出来了。把胗渣子唏出来或许一唏为快,就怪那癞蛤蟆不该向你脸上也哺出一口怪气,又加剧了你牙齿嗑碰的节奏,甚至连腮邦颅骨里面都猛地嗑碰了一两下,差点都散架了似的。乃癞蛤蟆还掉过屁股对你鼻头上尿了一泡尿。更糟心的是,那癞蛤蟆尿还流到了你的鼻孔和嘴唇甚至嘴里,又引发你的鼻涕有如漏了锅的面汤糊,却又不敢抹,怕手上有蛞蝓之毒,以至你只好恶心得差点就要用人头去撞石头。

          又有一次,你抹到一对可能正在做好事的蛇虱子(蜥蜴)。一条蛇虱便钻了你的衣袖,估计晓得你的胳肢窝钻不出名堂,又从你的衣领钻了你的耳朵。直到那蛇虱子用头用脚都搅不通你的耳朵,又只好弃你而去。另一条蛇虱子可能是女性,因为她极尽撒泼耍赖所能事,既跳又蹦,又叫又咬,分明咬到你手了,却也咬坏了牙齿似地恼羞成怒。乃种蛇虱子般的卑贱无比的叽叽叫,简直都使你懒得感到痛,也不屑理会她们是否有毒,却又觉着她们好像就是从你心肺肠肚里哕出来的蛔虫一样恶心也一吐为快。

  你说:弄你个亲爱姐,鬼屎一样的蛇虱子都晓得拦在大路上通奸。天花雨说:你的意思是只充许你和人家拦在大路上通奸盖?……依我气,老子长大了非要拦在大路上和谁通奸一次。天花雨终于第一次改口:哥耶,我俩家去了吧!免得你一会不是饿死累死,不是被虫蛇咬死,而是疯了,乃是开先没想到的。……现在想家去,老子不家去了,要死也在乃洞里和你死一块,你千金我穷鬼,值了!……乃你骗我进来就是要我死啊?你良心丢在外狗脸拿出来呀你啊!……你没听说,人要是遇上蛇虱子和蛇和黄蟮什么的相交,不死都会生一场大病?……乃你要是马上就病死在乃洞里,我当真陪你死噢?

           你懒得再说话,更加发愤图强,也真人头撞了石头。不是你愤发图强,就想一头撞开石洞,是你乃人头不是抬得太高,就是倾得太低,不是偏左就是偏右。也不是你连自己人头都控制不好,是乃洞不光黑还很不规则,宽的地方脚手讨不到实处,窄的地方要是大人或胖子根本无法通过,更别说那还没开化到今天的明朝文学家了。所谓高贵者最愚蠢,卑践者最聪明,毛泽东说的肯定不错。你也肯定就是乃卑践者中的最聪明者,专干常人干不了的萝卜(囫囵莽撞)事,若说能从厕所钻粪池,再舍身炸毁敌军司令部,你是不二人选。

          这洞还有十几米必须侧身挤着爬才能前行。可惜你不是穿山甲,肩头和肩胛都被挤破了皮,连裤裆里的乃个宝贝也被伤得就怕要对不起祖宗了。天花雨的乃个宝贝是往里长的,会不会被碰伤,会不会被一条俏皮捣蛋的蛇和蛇虱子钻了进去,然后就生下一堆小蛇虱子,让她的父母把她赶出家门?你好生担心却又帮不上忙,要是真有乃个女人生了一堆蛇虱子,你也不敢要了……可乃浮山的石洞,每一个地段却就乃么的依然故我天衣无缝,就像葫芦,顶多就像扁葫芦,没人批评她,她也不会稍稍变得让你略感轻松……你就这么神经病般地想着爬着,却把一只耳朵夹在了石缝里。你刚刚想着浮山每一个石洞都天衣无缝,现在就有一个石缝咬了你,就好像世上总有一个鬼每时每刻都在跟踪你的心迹,看来你无论心里还是外表都不该存有任何秘密。乃个石缝把你的耳朵咬得很紧,你无论向前向后向上向下都拔不出来,就像被鬼咬了一样,远比老师揪耳朵可怕多了,事实上也被蜘蛛咬了一口。但那蜘蛛好像是个好蜘蛛,并没给你放毒。蜘蛛咬了你之后,蜈蚣好像也咬了你。不知乃蜈蚣可是好蜈蚣,反正你把乃蜈蚣捏死了,还自赏英勇异常,甚至以你之气,还要把乃蜈蚣吃下去,不怕在肚子里生出一大堆小蜈蚣,要不就让他们滋养五脏六肺。蜈蚣咬你之后,蚊子也来了,不是一两只蚊子,是一大班蚊子,就像你捅了蚂蜂窝。乃些蚊子也不是你家中常见的蚊子,很大很长,看得见脚和腿,翅膀和头和肚皮,甚至还看得见那肚皮,也就像是就要耍流氓似地颤动着。好在乃些蚊子可能没怎么见过人,也就很呆,你就闭眼将脸部当战场,将那些蚊子一一抹死,弄得一头一脸的蚊血,就不知乃都是些什么血?没被你抹死的蚊子,也终被天花雨抹死,她比你更对蚊子嫉恶如仇……该死的天花雨咋啊没想到,弄一个草洞或橡皮洞跟你一起钻?这些鬼石头还长了牙齿,牙齿里还能放出蚊子、蜈蚣和蜘蛛,太欺负人了。可是,石头说,鬼拉着你来,是我跑到你家去了,还是你跑到我家来了?

           你想起村里曾有一条被狗气疯了的大牯牛。乃疯了的大牯牛追狗追进一条很深很长的小巷,可惜乃小巷一头宽一头窄,狗一口气跑了,牛却被卡在窄处,把一对原本十分强悍张扬的牛角折成了几断,牛头也被牛角撬碎了,牛肚也被挤破了皮,露出红腥腥的肉。乃罪恶至极却无人将之判罪的狗还回头对牛狂叫不止,牛却只能瞪着一双正气凛然的眼,直至一口气憋死……好在你们身材小,也比牛聪明,这大事上等于牯牛钻了死胡同,细节上不可能卵子夹门缝了吧!

          洞中也有乃么一段,明显用碎石码过,有些还是很光滑的圆石,就好像是在乃个山沟里搬来的。你把乃些碎石掰到胸口再掰到胯裆底下,再母鸡孵小鸡一样从碎石上挪过身子。天花雨不必像你一样费心,但必须像你一样费劲;更好在她身子比你小,也省得许多顶撞。利用男人之力,是女人的天性,她从小就是利用男人的圣手。你越过了乃些障碍,还趁着喘气的机会调侃着:就你妈的精明,危险都是老子在前,便宜都是老子在后。……我在你屁股后面,屁都吃饱了。……我还没放屁呢。……你刚才不是放了吗?你就嘿嘿孬笑,她就呵呵乐着……乃大慨就是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了!

       乃个洞名叫九曲洞,其实不知拐过多少弯,取名的人估计冇进过洞,也就不知详情。天花雨港(讲)过,浮山就是一个被蒸得焦糊烂炭的馒头,里面都是气孔,确实不假。乃气孔连着气孔,是洞也是迷宫。乃迷宫不知有无规则,不猜还好,一猜脑子里也会七孔冒烟八处冒火,最后怕也要焦糊烂炭。你只管向着最直接的前方运行,不可能像背书写字一样反复演练。如果一次走岔了,乃就不是被蛇咬死也得饿死累死。尸体不被蛇和老鼠吃了,也会被蚂蚁蛀成空壳,甚至空壳都保不住……你在天然的洞里钻着,也在心中的洞里钻着。你恐怕一生都要在洞里钻着,钻出一个洞,钻进另一个洞,把所有的洞都钻了,一生也就完了……但肯定也有人钻过这洞,乃些被人工码过的碎石便是证明。就不知乃被码过碎石的洞,是否证明你们钻对了路子,又是否证明前方有宝库?对此,你很关心也很无奈,要是看见宝物能装着没看见还好,要是想将宝物搬回家,会不会和天花雨闹出仇恨,引起天灾人祸甚至世界大战?

        终于到了一个很宽敞的地方,空气也不知怎地舒畅起来。你翻了一个身,狠狠地换了几口气,暂时和天花雨一分为二,要不你们都成连体人了。她却平生第一次爬上你的肚皮,还说:要是一对小男女,生下来就面合面,从小就天天亲嘴嗍鼻涕,长大了就直接结婚生孩子,多好!说着又平生第一次要和你亲嘴,却被你害怕地掩了手。因为你的嘴就怕脏得要命,她的嘴还能好到乃块去。她又首次用手指掐了你的鼻子,再翻身首次与你并排躺了一会,真正做到了耳鬓厮磨。然后,她就试着站起来,也真地站了起来。她还用手向头顶上摸摸,说洞顶高得很可怕喂!她还跳了跳,也没碰到头,便欣喜若狂:而后,这洞就叫花雨洞。……乃我的名字呢?……乃叫花雨六根洞。……叫黑天黑地洞还差不多。……万一前面就是天光水帘绿草鲜花呢?最好要在苦处看到乐,暗处看到明处。……乃就叫孬子洞吧。……别港(讲)孬话了,我们明天就会一举成名天下知了,大亏着我了吧?从现在起,不准港(讲)乃些孬话蛤话了,孬话蛤话港(讲)多了,就真成孬子和蛤人了。……嗯,从现在起,我天天港(讲)大话,把没的吃(讲)成是喝过神油,十天半月不吃饭不要紧;把挨打不敢也无力还手,港(讲)成懒得跟乃些冇港(讲)头的人打。 也大亏着你带我来这么个只有孬子和神仙才会来的好地方,要是成功了功劳归你,失败了功劳也归你。……叫你不要港(讲)孬话了,要是成功了功劳归我俩,失败了,乃个也不怪。你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这洞是钻成了,又没记者拍片子,不是白钻了吗?她一下子呆了;你更悔恨,每一次无论怎么聪明,总有一样两样至关重要的没想到,不晓得长成大人之后,脑子能否完善?

        呆了的她,一动就被绊倒。她一旦绊倒,就像触着什么机关似的,洞就亮了起来。她好像没看见亮,却抱着一块大石头,欢喜得流了口水。乃石头长得十分滚园,足有筛子大小。要不是天神制造,必是人工打磨。要是人工打造,反倒更加神奇……

           ……看来,乃个洞是住过人的。说不定朱洪武就是从这里起家的,陈有亮也可能在此躲过难,张献忠曾把这里当着司令部,搞不好每一代开国皇帝和农民起义军都从这里起根发苗。……咩,玉皇大帝都是先从这里的一泡兔子屎中长出豆芽,再从豆芽长成神仙的。……万事皆有可能,乃个怎么冇可能?……咩,乃朱元璋都有可能是浮山人,后来他母亲改嫁就变成别的地方人了,长大后闹革命又闹到这里来了。……就是哉!由此推断,乃里肯定还藏有不少机密和珠宝,也可能还有地雷。说不定现在就有特务,正给台湾发电报呢。特务没料到也没看见我们,否则早要了我们的命了……因你一语既出,也就真地害怕随时都有可能被特务一枪顶住了后脑,就对天花雨说:万一有个特务来了,你就把特务卵子摸摸,我转到他身后,再一石头把他磕死。她又不惜裤裆放地雷地大骂:你他妈做梦吃狗屎。……我就是比你多了一个想法,以防万一吧。……你不好叫你妈来把特务卵子摸摸?……我妈来不了嘛,再港(讲),我妈是老太婆,特务都喜欢年轻漂亮女人,你这样的小美人秧子更好;再港(讲),要是你在这里把特务摸倒了,就立大功了。……乃也不如叫你妈把特务摸好了,就叫特务给你做爸爸。……我要是有个特务爸爸还真没人欺我了。……乃我就告上去。……乃我就杀人灭口。……我晓得而后把我一生害得最惨的人,就是你了。……我也晓得而后专门在我背后告密的人就是你了。

          眼下最怕的是,万一这里真是宝库,她嘴上不说,屁眼都说出去了,如何是好?更怕你没杀人灭口,她却凭着她爸的势力,将你杀人灭口,宝库也归她一家了。你下次最好一个人来,带上干粮和电筒,一定要把宝库钥匙找到……乃样,你就会见得各种珠宝灿烂耀眼,就好畅快地大叫一声“我爱姐”,你可从来没有畅快地叫过一声爱姐……乃时没钱用就来拿点珠宝,换些煤油咸盐,一辈子不愁吃不愁喝,还可以出国留学。想想出国留学,多过瘾哪!据说只有在外国才能拿到博士学位。老师都港(讲)了,中国只有一个博士名叫胡适,周恩来只算半个博士。你一定要留他四五六个国家,一定要把那四五六个国家都留他四五六年,一定要戴上四五六个博士帽子。你还要学文学武学造原子弹,等等等等。宝库里恐怕还有天书,古人都是看了天书得了神旨才会夺江山的,你要是把天书看懂了,也可以夺江山了。好在江山已经有主,你最好学得一身本事再给毛主席当接班人。你喜欢毛主席,更喜欢给毛主席当接班人。当然,最好还是和天花雨一道去见毛主席,让毛主席为你们做媒,免得你而后看见外国漂亮女人就变心,你,永远不想变心!

           你反复摸着乃圆石,虽不知石头有何天意,却爱不释手。天花雨又打趣道:你是不是想把这石头抱回家当老婆啊?……管是老婆儿子都照。……乃怀要给他取个名字吧?……叫天花雨蛋。她就笑得直打哈哈:母鸡下蛋还要公鸡掸水,我没结婚就下蛋了?……先不管什么蛋,回去写作文一定把他写上,越随意越有趣。……对了,没有记者,就我们自己写吧,这作文写出来肯定好,我们而后就专门写作文过日子了。……我早就想当作家,要是有你一般的好条件,搞不好都写出一本书了。我就担心写着写着,乃天就饿死了。……而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有吃的你就有吃的。你差点就要抱着她的头大哭一场,但你只抱着圆石,低着头,让牙齿和舌头相爱。你曾听说少剑波是在威虎山威虎洞里爱上小白茹,你更应该在九曲洞里爱上天花雨。有人在湖中爱情,有人在山上爱情,这世界真不蛤!

          你们又发现大圆石周围,还有好几个小一点的圆石,数数共有五颗。颗颗间距都很一致,与大圆石间距也很一致,就像梅花阵,就像宝库开关,但却移不动,就像长了根……你面对这六颗圆石,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夜空中闪亮的北斗星,还分明地见着乃六颗星都跟小鸭似地张嘴向着领头的鸭呱呱叫着。眼前的五个圆石,也都一忽地变成小鸭,向着中间可能的母鸭,呱呱叫着。叫的什么名堂,你还没听懂,联想就咔嚓一声断了,且怎么也连接不了……更可惜眼前的圆石上面都有鸟粪和灰尘,也没东西擦,也就不晓得是什么石头,或者不是石头,就是珠宝或是什么样神器……

          天花雨说:这里好东西肯定多,我们趁着肚子不饿,赶紧走着。你便认定方向,继续向前。

          接下来的路,宽敞得就像大队部的走廊,你们就像两位中央首长来视察。(5499)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9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都有点跟不上更新速度。独特的语言表述,甚至有点诡异和费解,但明显很有深度。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7-9 11:55
阅读都有点跟不上更新速度。独特的语言表述,甚至有点诡异和费解,但明显很有深度。

多谢读文并留言,请多指正!有空我也去向你学习。诡异是我所追求的,费解应是我还没到功,我不想让人费解的,深度可能还不够,但深度和费解,是要大力摆平的,最好是深入浅出,这是至高目标了。
发表于 2018-7-10 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兄的语言已经自成一格,行文处可见灵感迸射,引发人共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7-10 07:33
老兄的语言已经自成一格,行文处可见灵感迸射,引发人共鸣。

啊呀,这个夏天,没一天能睡好,为之文字也折腾得好生头痛,还不太如意哟
发表于 2018-7-10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的文虽然不是看的很懂,可字里行间都能体现出这是老师的风格,自成一派,欣赏学习,且待慢慢学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慕容彬 发表于 2018-7-10 15:21
老师的文虽然不是看的很懂,可字里行间都能体现出这是老师的风格,自成一派,欣赏学习,且待慢慢学来。

先生客气了,我只是在制造一种特有的风格,语言能否达到效果,还须时日。请多指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23 11:53 , Processed in 0.073586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