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4|回复: 2

[原创] 14吋黑白电视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溪云初见 于 2018-7-11 16:38 编辑

14吋黑白电视机

       朋友圈看到儿时曾经经历过的熟悉的画面:碎花布拼接的书包,包着报纸的书,马灯,罩子灯,14吋黑白电视机,秧凳子,弹弹珠,滚铁环,格房子……好多的名称只会说都不知道怎么写。每一件物品里面都藏着一个个有趣的故事,每一张图片后面都有一段美好的童年。画面中的14吋黑白电视机,跟当年我家的一模一样。

      83年夏天,父亲托原先住生产队里后来去公社当干部的好友买了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机。父亲当时还有点低调,买的时候是他和哥哥去的,母亲、我、爷爷都不知道,生产队里更没有人知道,直到运回家,放在了老柜上。父亲也不会捣鼓,一切都丢给了初中毕业两年的哥哥操作。

       这是我们生产队里第一台电视机。我的母亲虽然大字不识一个,但她思想绝对跟得上潮流,她积极响应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在生了第二胎我之后,就做了绝育手术。这在生产队里她也是第一个。家里孩子少,父母又都是顶呱呱的大劳力,自然我们家的条件在生产队里相对是比较好的,加上那时,哥哥也已经初中毕业,进了工厂上班。

      爷爷闻所未闻,更别说看过了。他站在老柜前,摸着电视机,问父亲:“这个盒子怎么开,里面放了什么啊?看你搬的时候好像还挺重的。”

       父亲笑笑:“这叫电视,里面装了很多人和东西呢,反正什么都有。”其实父亲也不懂。

       “哼,骗人的玩意。”爷爷怎么可能相信,这么点大的盒子里面能装东西,还能装人。

      庄子不大二十来户人家,这么个爆炸性的新闻,很快生产队里的人全都知道了,门里门外站满了看热闹的大人小孩。大家叽叽喳喳,神神叨叨地议论开了:

     “这个电视机干什么用啊?”

    “里面可以放电影,电视剧,前两天我在城里我姑奶奶家看的,可好玩了!”

     “放电影,不用放映机,也不要幕布?”

     “不要,只要有电就行。”

     “我不信。”

     “那你就等着瞧呗。”

      “听说现在正流行放什么什么甲?”

     “霍元甲。”

     “对对,就是霍元甲。”
     ……

       电视机放好,电源插座准备好,哥哥又跑到外面找来长竹篙,上面绑上金属丝,金属丝下面一根电线一直连接到电视机上。在大家的帮助下将长竹篙竖起,牢牢地绑在屋前的大树上,后来大家才知道是电视天线外线。一切准备就绪,万事俱备,只等电来了。

       那时白天没有电,晚上才有,而且还隔日制。满以为一下子就能看到新奇玩意的,没有办法,只能等晚上了。大家都不舍地散了,有几个好奇的小孩不肯离开一直在门口盯着电视机,玩到晚,晚饭还是家人叫着回去的。

        晚饭后,电还没有到。门口树上的知了停止了歌唱,或许它也在静静等待着电视剧的播放,也未可知。白天的暑气还没有完全散去,空中没有一丝风。原本晚饭后摇着蒲扇去码头边乘凉的社员们,都已改换了地点,直奔我家门口。很快门口已经坐满等待看电视的人,家里的大凳小凳全部出动,没有凳子的自己从家里带来了。生产队里开会,从来没有过这么多人,几乎全家出动。大人们扇着扇子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谈扯着。小孩天生不怕热,也闲不住,坐在凳上,手脚不停地互相挑逗着,但始终不敢离开自己的座位,生怕离开后座位没了。

        因为天热人多,母亲和我把大桌子抬至大门口,哥哥把电视搬到大桌上,这样大家坐在外面都能看到。

        “这个穷电怎么还不来啊?”三猴子急不可耐了。

        “别急,时间还没有到呢。”蛇扣子劝道,其实他内心正祈祷电快点来呢。

       “电来了!”不知谁叫了一声,正在拉着家常的人,话才出去半句顿时按下了停止键。坐在电视机旁随时待命的哥哥闪电一般按下电源开关,电视屏幕上出现了无数的雪花,发出“嗤嗤嗤嗤”的嘈杂声,急性子的爷爷说:“隆,人呐?”

        “不着急,马上就来了。”哥哥边说边抽出电视机上的天线,左右移动,轻轻地调试着。

        “哎,有了!”

        “嘿,神了,真有人咧。”

        “好,就这样,清楚了。”

        “霍元甲!霍元甲!”
  
        电视里正放映着电视剧武打片《霍元甲》,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小小的只有14寸的屏幕上,一时间所有人的嘴都闭上了,只有电视上的人在说话。身穿长衫的霍元甲正与俄国大力士交锋,霍元甲的眼睛耳朵鼻子看得清清楚楚,他一记迷踪拳,对准了俄国大力士。爷爷不放心,怕把电视打坏了,伸手摸了又摸,嘴里连说:“真奇怪!真奇怪!人从哪跑出来的?”

        “手拿开,挡住了!”蛇扣子着急,双手合拢放在嘴边悄声喊道。

        “那个是霍元甲,他是好人,倒下去的是坏人,俄国的,那边那个人是霍元甲的徒弟,陈真,也是好人……”大家几乎都是第一次看,还搞不懂剧情,不知在哪看过的三猴子,像个解说员。

        “吵死了,就你能!”蛇扣子打断了他。

         一晚三集,眨眼就放完了。

        “怎么,没有啦?还没有结束呢?”

       “今天没有啦,明天继续,后天还有。”

       “哼,没头没尾的,才有点头绪,倒没有了。”

       “唉,是的,正看得带劲。”

      一个个都极不情愿地离开了。

       第二天傍晚时分,小宝开水泡饭,早早就解决了晚饭准备来看电视,走到蛇扣子门口叫到:“蛇扣子,走啦,看《霍元甲》去了。”

      “看什么看,今天又没有电。”

      “哎呀,我昏得了,玩忘了。”

       “有电呢,今晚上电瓶发电,刚才我跟阿发一起弄的,才弄好。”对门的三猴子捧着碗,站在后门口插嘴。

       哥哥下班时买了个电瓶回来,在三猴子的帮助下,很快就接好了电,试过了。

      “哎呀,我晚饭还没有吃呢,你们等我一下,我就来。”蛇扣子着急慌忙地拿碗,咕咚咕咚喝下一碗粥,抓一把炒熟的蚕豆就跑。

        他母亲在后面笑着骂:“怎么没把你噎死?做事没有这么快,玩,透神。”

       晚上《霍元甲》继续播放。

        门口坐满了人,垃圾是免不了的,蚕豆壳、黄瓜皮、西瓜皮、野枣核……我放假在家没事,妈妈把扫地的任务交给了我。一连几天,我不高兴了。那天早上,我拿着笤帚,嘟哝着嘴对母亲说:“烦死了,天天扫,今天不给他们看了。”

      “好啊,叫你哥把电视卖了。”妈妈笑着说。

      “不,不卖,我还要看呢。”我着急了。

       “不卖,给你一个人看哪?”母亲问我。

        “嗯,我们把门关起来,一家人看。”我以为得意地说。

       “死丫头,亏你还是识字的呢。你识字识到屁眼里去啦?不就扫个地吗?你呆在家里反正没有事做,用点力气扫个地,难呐?老话说的好,力气不是财用得还会来。电视买都买回来了,反正是放,一家人是看,一生产队的人也是看,有什么两样啊,做人有像你这样小气的嘛?”母亲忍不住狠狠地骂了我。

        我脸红脖子粗,低下头不再言语,扫地去了。哥哥一旁伸舌头:“骂得好,活该!”

        电视天天放,桌子天天抬,凳子天天搬,母亲从不嫌烦,来人她都客客气气。她自己很少看,常常是老早就睡觉了,不知为什么电视吵不到她。   

       记得后来播放的是另一部武打片《再向虎山行》,大人们的热情减低了不少,毕竟田里有做不完的农活在天天等着他们呢。生产队里的一帮孩子是天天到场,几乎一天不空。那天三猴子的母亲让他去田里帮忙,他没有去,在家睡大觉。母亲回来要揍他,并威胁他:“我让你呼猪头,今晚再去看电视,我打断你的腿。”

        晚上,三猴子照样来看电视了,蛇扣子幸灾乐祸,笑他:“你怎么还敢来啊,小心你的狗腿。”

        “哼!我是容沧海,怕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三猴子还摆出了容沧海的绝招,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

       “啪!”三猴子的母亲在他身后给了他一巴掌,“炮子哉,我让你偏向虎山行!”
      
        “哈哈……”众人乐了,她母亲忍不住也“噗嗤”一声笑了。

        那时候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是快乐的,是难忘的。

       望着画面上老掉牙的14寸黑白电视机,我只想说:“好想你啊!”
发表于 2018-7-11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
先看看大家的感觉。
发表于 2018-7-12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我也有些怀旧了,也是哪个年代过来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16 12:58 , Processed in 0.104696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