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83|回复: 6

[原创] 关于资本主义的思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7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资本主义的思考



                                 文/兔卧荒山
               
       资本主义社会形态是人类社会物质阶段发展过程中第三个社会形态,即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在它之后物质阶段中还有社会主义社会形态。
        十四、十五世纪,地中海沿岸的某些城市萌发了资本主义物质生产,十六世纪开始了资本主义新社会形态。在封建社会末期,由于第五级别人类生命体物质自私不断深化和拓宽,人类生命物质自私法则的强大作用,使之社会的物质基础或者经济基础已冲破封建社会自然经济度之极限,资本主义新的经济基础在封建社会自然经济的躯壳里诞生,商品经济得到发展,迫使封建的自然经济完全解体,引起小商品生产者的两极分化。资本的原始积累加速了这种分化,一方面产生了大批失去物质生产资料而不得不出卖自己劳动力的无产者;另一方面巨额的货币和生产资料集中在少数人手里转化为资本,产生了资产阶级,为资本主义物质生产创造了其所需要的两个阶级的基本条件,与此同时创造了资本和把劳动力作为商品的基本条件,实现了人类物质自私一次历史性进步、实现了人类物质生产一次质的飞跃,即从自然的物质生产质变成商品的物质生产。所谓资本原始积累就是在这个历史阶段人类物质自私过程中,一些竞争的弱者、失败者的生命个体不得不和他们的物质生产资料分离;一些强者、胜利者又不得不得到他们原来没有的物质生产资料。前者成为无产者,即工人,后者成为有产者,即资本家。这个过程中而对农民土地的剥夺是全部过程的基础。封建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模式被已经满足了物质自私法则和正需要的物质自私法则所冲破、所击毁,被社会发展所淘汰,一去不再复返,大量农民和手工业者破产,从而既给资本主义造成了劳动力市场,同时,又给它造成了商品市场。劳动力转化为商品和生产资料转化为资本,标志着简单商品生产向资本主义生产的过渡,也标志着对劳动者的“剥削”方式的转化,即由封建剥削变成资本主义剥削。当然,资本原始积累还包括对殖民地的侵占和掠夺,以及其他利用国家权力的暴力手段。资本原始积累的完成标志着资本主义社会的完全确立。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归根到底是人类物质自私积累到了一定程度,或者物质自私满足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又产生了新的物质自私的强烈需求所导致的,即社会基础的物质基础或者经济基础完成一个小里程碑,又向前新建一个小里程碑所造成的。
       这样以来我们对资本主义就好理解了。那么,什么是资本主义? 所谓资本主义无疑资本是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的主要特征;无疑资本是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的本质存在;无疑资本是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的社会基础。也就是说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运转、运行和运动就是资本的运转、运行和运动,除了资本这个社会将停止运转,这个国家将不复存在。资本是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的资本家或者企业家构成的资产阶级为了物质自私,与工人或者其他劳动者构成的无产阶级为了物质自私发生了既合作又对立的关系,即辩证关系。两个阶级各自为了生存和发展,各自为了物质自私,一方面发生合作大于对立的合作关系,是这个国家得以正常运转;另一方面对立大于合作的对立关系,是这个国家不能正常运转,发生一定的、小的、局部质变,为大的、全局质变积累或者准备。无论二者是合作还是对立,本质是二者因为物质自私法则而存在。合作是二者相对的物质自私各自有条件的、暂时的达到满足;对立是二者的一方,或者两方各自物质自私都不满足而引起对立和斗争,甚或革命。但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总体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合作大于对立。所以,资本主义国家又可以说是资本家占有物质生产资料、实行雇佣劳动制度为基础,由资产阶级掌握政权的国家。资本主义国家以机器大生产代替个体手工生产,物质生产力和封建社会相比有极大提高。商品生产和交换成为普遍的形式,劳动力也成为了商品。                                          追求剩余价值是资本主义生产的绝对规律。社会化和个人化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社会化说物质运动社会化。即物质生产、流通、交换、销售、消费等等广大工人阶级化,或者广大社会化;个人化是说物质所有权个人化。即物质资料、物质生产、流通、销售等由资本家个人决定,资本家个人拥有所有权和决定权。由于人类物质自私法则的作用,或者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各自物质自私法则的作用,这一矛盾在阶级关系上表现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暂时的、有条件的合作和妥协,保证资本主义的发展;这一矛盾在阶级关系上表现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无条件的、根本的对立和斗争,所以资本主义最后必须灭亡。社会物质生产最大的发挥了人类生命物质自私法则的作用,充分开发利用了人类生命物质自私法则的功能,形成了由物质自私法则所操控的物质市场调节机制,然后调节物质生产、流通、销售和消费,由于资本家物质自私法则膨胀,没有实行科学自私而互相激烈的竞争,有时导致产能过剩,是社会物质资源大量浪费或者无任何意义损耗,资本家资本缩水或者血本无归,工人出卖劳动力没有工资等等,自私法则操纵的市场调节走向反面,发挥及其严重的消极作用导致社会处于无组织无秩序和无政府混乱状态,严重者导致经济危机。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世纪初,资本主义国家完成由自由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的过渡,从而进入帝国主义时代。现在世界上资本主义国家:一是二战后形成的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资本主义国家;二是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新增的俄罗斯、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格鲁吉亚等资本主义国家。正因为如此,虽然一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已经进入帝国主义阶段,但就全球、全人类而言资本主义的人类发展任务远没有完成,人为的、主观的希望资本主义社会现在就消失或者灭亡是根本不可能的。资本主义所承担的人类社会发展任务的完成,必须是全球、全人类所有国家、所有民族都必须毫无疑义都进入帝国主义阶段,而且帝国主义的极端阶段。
      资本主义社会是资本家投入自身劳动力(以脑力劳动为主的劳动力)和自身所拥有资本与工人或者其他劳动者投入自身劳动力(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劳动力)发生密切的关系,而形成一个人类生存物质生命统一体(企业、公司、工厂等)。在这个统一体中,为社会创造物质财富的同时,各自满足自己物质自私的要求。即这个统一体是资本家携带资本和工人各自为了满足自己的物质自私而以合作为基础的统一体,或者资本家和工人合作为基础的统一体。以往说的以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和剥削雇佣劳动为基础的国家,这样的描述反映资本主义国家的本质并不准确,这样的描述充满火药味和斗争性,好像资本家和工人之间没有合作,只有斗争,或者斗争成为主要的,合作成为次要的,只单方面反映问题或者反映二者之间的关系。
       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是资产阶级在反对封建制度的革命胜利后建立起来的,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以取代封建社会生产关系的结果,是人类物质自私满足积累和新的物质自私强烈需求的结果,是人类社会基础的物质基础或者经济基础积累或者发展的结果。资本主义社会统一体中,人类生命个体互相之间的关系或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主要体现在物质生产关系上。在这个物质生产关系中主要分为两大阵营,由资本家所构成的资产阶级和工人所构成的工人阶级,所以物质生产关系主要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关系。在这个关系中,就人类生命个体之间来说或者人与人来说,资本家处于领导地位、统治地位、决定地位和主导地位或者上层地位;而工人处在被领导地位、被统治地位、被决定地位和被主导地位。这个关系统一体中,资本家处于主要矛盾方面,工人处于次要矛盾方面。这种关系或者这种主次矛盾方面本质是人类生命自私法则所造成的,是人类生命个体或者阶级物质自私法则所造成的,是自私法则的作用和功能所决定的。所以,这既不是资本家人为所选择的,也不是工人人为所选择的,是人类社会生命自私法则发展到一定程度客观所选择的。因为,资本家和工人都是为了自私走到一起的,尽管最后因资本家不但有劳动力的投入而且有资本的投入,所以获得物质财富多得多(相对于工人而言),而工人因为只有劳动力的投入,所以物质财富获得少的少(相对于资本家而言);但是资本家离不开工人,工人也离不开资本家。就人类社会物质阶级或者阶级群体与阶级群体之间关系来讲,在这个关系中,阶级与阶级来说,资产阶级群体处于领导地位、统治地位、决定地位和主导地位或者上层地位;而工人阶级群体处在被领导地位、被统治地位、被决定地位和被主导地位或者下层地位。这个关系统一体中,资产阶级处于主要矛盾方面,工人阶级处于次要矛盾方面。这种阶级关系其本质是物质阶级的物质自私法则所决定的。资本家和工人各自科学物质自私,特别是资本家科学物质自私就能比较好的保持资本家和工人的合作关系;如果资本家和工人都是非科学物质自私,特别资本家非科学自私,可能资本家和工人就要走向对立、导致斗争,严重时发展到革命的程度。当然,这是资本主义统一体存在时内部而言的,或者说这是有条件而言的。
          资产阶级各资本家由于拥有资本从而可以购买生产资料,可以购买劳动力(工人为主的劳动者),然后与自己劳动力相结合创造财富,创造新的资本或者剩余价值,并同时使之国家正常运转。这是资本主义存在的社会基础,这是人类物质阶段特殊的社会基础,即经济基础或者物质基础。以往传统文化所说:生产关系主要是生产资料的资本家占有制。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并用以剥削出卖劳动力的雇佣工人,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基础。这是站在工人阶级的角度或者立场上带有阶级自私法则性质所说的话,从而不够客观和理性,所以有失真理的趋势和成份。
        在物质阶段的资本主义社会里,在人类主要自私类别(物质自私)所主导的社会经济与生产关系中占统治地位的行政当局和受管理的社会成员的对立,其本质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对立,这种对立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这个主要矛盾的根源依然是生命自私法则,依然是阶级自私法则。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自由资本主义发展到垄断资本主义,虽然在两大阶级内部的阶层有所变化,有所调整,有所重新组成或者构成,但由于人类生命自私法则的存在,无论谁当了资本家都是这样的(一般情况而言,或者相对而言),所以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正因为如此,资本主义国家的本质,因人类生命自私法则的存在,由于构成资产阶级的资本家拥有资本,资产阶级拥有了人类生存和发展的主动权、优势权、决定权,从而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的物质统治、经济统治而导致为政治统治、思想统治、法律统治,从经济基础的统治转变为上层建筑的统治。
          资本主义制度已经有四五百年的历史,经历了自由资本主义和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时期。在不同发展时期,资本主义国家有不同的特点和某些制度的变化。这是人类物质阶段,物质自私法则通过经济基础在资本主义自身发展过程中调整变化的结果。由于人类生命自私法则的作用是资本家不断地追求物质财富、追求利润、追求剩余价值、追求资本积累,导致商品生产不断发展,直至商品生产发展到最高阶段,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物质生产普遍的和统治的形式,工人的劳动力也质变成商品。由于资本家拥有资本而占有物质生产资料,然后通过支配使用工人的劳动力的方式从工人所构成无产阶级群体中获得物质财富,不断地满足物质自私;同时,工人阶级获得自己生存的不多的物质利益。资本家最后实现自己组织管理物质生产的目的,即自己和工人共同创造出剩余价值,促进社会财富的发展,推动社会进步。以往的传统观念从个人或者无产阶级出发,认为剩余价值只单方面是由工人一方所创造的是不正确的,人为的、不客观的和不实际的把资本家的巨大作用忽视、忘却,或者有意抹杀,这是一种非科学自私的表现。因为,如果没有资本家的劳动力(主要是脑力劳动,或者主要是从事经营管理的劳动)和其所拥有的资本,剩余价值无法创造出来。这个道理是明确无误的。
          工人集体化、群体化和社会化大合作生产、流通、销售和消费等物质运动与老板、企业家和资本家个人独自所有权、决定权(资本私人占有、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物质财富私人占有)之间 的矛盾构成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这一基本矛盾贯穿于资本主义发展的始终,它在经济上具体表现为少数人(资本家或者资产阶级)物质财富的极大占有和多数人(工人或者无产阶级)物质财富的极少占有的矛盾;在自私法则上表现为少数人(资本家或者资产阶级)物质自私的极强满足(相对于工人而言)和多数人(工人或者无产阶级)物质自私的极弱满足(相对于资本家而言)的矛盾,在人类生命个体力量上表现为少数人(资本家)的资产阶级和多数人(工人)的无产阶级的矛盾。这个矛盾的根源在于资本家和工人各自生命个体自私法则,在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阶级各自自私法则。至于私有化资本家的企业生产有组织、有计划和有秩序与整个社会物质生产的无组织、无计划和无秩序的矛盾。这是自私法则为灵魂的市场经济所无法避免的这是人类社会内部生命个体之间通过竞争,强者、成功者质变为资产阶级所必须的;这是资产阶级内部、资本家之间通过竞争,优胜劣汰、强肉弱食所必须的,是社会发展所必须的。市场就是一只无形的手,就是一个看不见的管理者,对于强者、胜者皆大欢喜,对于弱者、败者熟视无睹。市场是理性的、冰冷的、智慧的,市场永远拥抱强者、胜者、赢者;永远唾弃弱者、败者、输者。市场没有同情心、道德心和人道主义可言。市场可以最大顺应自私法则规律,市场可以最大发挥自私法则功能,市场可以最大程度表现人类物质自私。这一切本后的思想源于物质自私法则,这一切本后的力量(力量法则)源于自私法则。
        资本主义制度。 各个自由资本主义国家虽然在制度的具体形式不完全相同,但基本上都采用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制,以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和互相制衡为原则建立其政治制度。以资产阶级为代表的资本主义社会,为了人类物质自私强大需求,物质自私法则所释放的伟大力量,维护垄断资本的统治,自由资本主义国家必然发展到垄断资本主义国家,这是不以任何人类生命意志为转移的,这是这个阶段人类物质自私法则所决定的。这个物质自私法则所决定的客观规律导致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资本主义从自由竞争阶段过渡到垄断阶段,即帝国主义(垄断资本主义或者现代资本主义)最后形成。垄断资本主义或者帝国主义国家,或者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社会化物质生产所需的资本和物质生产资料掌握在超强的、精英的、疯狂的和出类拔群的资本家手里,在一个国家整个社会资本和物质生产资料高度集中汇聚,垄断组织在国家社会经济生活中举足轻重,发挥着主动的、积极的决定作用;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溶合为金融资本,并在此基础上形成金融寡头;开始或者部分划分占有世界。但就目前来讲资本家距整体的、全球的、全人类的划分占有世界还有很大的空间,资本主义社会制度还有相当的生命力,历史使命还原没有完成。
      资本主义物质自私法则。从资本主义十四世纪在封建社会萌芽的出现,到十六世纪资本主义社会的诞生,直至现在垄断资本主义或者现代资本主义高级时期,以及包括今后社会主义以前在内的时期,资本主义的整个过程就是人类生命自私法则的过程,就是以物质自私为主要矛盾的过程(性爱自私、精神自私和安全自私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次要矛盾),就是物质自私类别和物质自私层次的过程。资产阶级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劳动力和资本的优势不断地为自己的物质自私服务;无产阶级利用自己的劳动力不断地为自己的物质自私服务。两个阶级各自为了自己物质自私有时达成协议,进行合作,有时达不成协议而进行对抗、斗争,如此反复直至资本主义的灭亡。资产阶级或者工人阶级有一个阶级失去物质自私法则,或者牺牲物质自私法则,资本主义社会将不复存在,人类社会将无所发展。所以,资本主义之所以能够诞生,能够成长发展,又能够最后灭亡就在于物质自私法则的伟大作用。没有了物质自私法则,将没有资本主义诞生,也没有资本主义的成长和死亡。
            资本主义力量法则。力量法则是宇宙生命九大法则之一,是人类生命九大法则之一,也是人类社会这个生命统一体九大法则之一。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的成长衰老运动变化就是力量法则的运动变化。这个力量法则突出的表现在资本家所构成的资产阶级和工人所构成的无产阶级的力量。这二者的力量法则的变化可分为三个阶段。一是资本家的物质自私力量绝对的、空前的大于无产阶级物质自私力量。这种力量来源于两种情况:其一是就生命个体而言,资本家通过自身劳动力以及所掌握的资本转化出活力四射、生机盎然和钱途无限的力量;其二是资本家人数较多,资产阶级队伍较大。因而就资产阶级整体来说表现出、释放出因物质自私而拥有了前所未有的、空前的、巨大的属于自己的力量。工人所构成的无产阶级力量基本没有意识、没有形成或者形成很小力量。整个社会物质生产为主的物质运动控制在资产阶级手里,物质自私控制在资产阶级手里,社会发展控制在资产阶级手里。这个阶段存在于自由资本主义阶段以及帝国主义阶段的中前期。二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力量法则均衡对立阶段。这个阶段资本家的资本高度集中汇聚、物质生产资料高度集中汇聚,是的一些少数资本家或者极少数资本家力量得到很大加强,但与此同时,资本家迅速减少,资产阶级队伍极具收缩,资产阶级力量总体在削弱;而此时工人所构成的无产阶级队伍在空前的壮大,最重要的是前所未有的提高了思想认识,提高了团结的人为意识,因而无产阶级力量得到了很大提高。此时,无产阶级专政主动地、积极地展开和中产阶级的对立、对抗和斗争,争取自己的物质自私较多的实现;资产阶级已无力强行的、绝对的压制和控制无产阶级,资产阶级不得不在物质自私上做出挤牙膏式的让步,无产阶级及时的蚕食式的挣得尽可能多的物质自私的满足。这个阶段表现在个别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的改良阶段和福利阶段,但就全球、全人类而言远远地没有到来。也就是说这种“改良”和“福利”只是个性或者特殊情况,共性的、普遍的远远地没有到来。三是无产阶级力量远大于资产阶级力量。在全球范围内资产阶级队伍迅速消减的同时,极少数资本家对全球资本和物质生产资料在各个领域、各个方面和各个行业的绝对高度集中汇聚。与此同时,全球无产阶级空前联合、空前团结、空前走在一起。无产阶级形成前所未有的力量。这种力量:其一是原来一些在竞争中失败、破产的资本家加入到了无产阶级的阵营,壮大了无产阶级队伍;其二全球的物质生产社会化、物质合作社会化、物质分工社会化、物质销售社会化;其三是资本家对无产阶级的所谓“压迫”和“剥削”到了极点;两个阶级物质自私的对抗到了极点,工人阶级空前释放出了巨大的反抗、推翻资产阶级的力量;其四快速的交通和发达的通讯,以及便捷的媒体为工人阶级的联合,力量的爆发创造了条件;其五全球范围工人阶级有了自己的政党,有了自己的上层建筑,这些都是工人阶级力量的一部分。这应该在帝国主义极端时期,最后阶段,帝国主义灭亡的前夜。
           资本主义生命法则(辩证法则)。宇宙生命是绝对的,其他个体生命都是相对的。资本主义社会是人类物质阶段的一个社会形态,是由人类生命体构成的,充满了生命的对立统一体,从它的诞生到它的死亡就是一个完整的生命统一体,即资本主义生命法则,这是任何社会都具有的生命法则。生命法则就是辩证法则。生命的存在就是运动,运动就是辩证的运动,生命就是辩证的运动,资本主义生命体就是一个辩证运动体,一个辩证体。所谓辩证体就是不是绝对体,有诞生就必有灭亡,有成长就必有衰老;所谓辩证体就是这个生命体存在不是永恒的,存在不是绝对的,有出现的那一天就必有消失的那一天。资本主义在封建的机体内诞生,经过自由资本主义阶段,帝国主义阶段,最后必须死亡,否则人类生命自私法则就无法继续发挥巨大的作用,就成为人类自私法则的绊脚石,人类社会的物质阶段就停止了前进。所以,我们生命哲学看待任何人类生命体所构成的社会都是一个相对的生命统一体,资本主义社会无疑不能置外,资本主义社会逃脱不出生命法则,逃脱不出辩证法则。
      资本主义的矛盾法则。资本主义矛盾法则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资本主义矛盾法则归根到底是资本家构成的资产阶级和工人构成的无产阶级因物质自私而导致的无法调和的矛盾,是少数人和多数人因物质自私而导致的无法调和的矛盾,是人类生命体自私法则因物质自私而导致的无法调和的矛盾。是物质社会化和私人占有之间无法调和的矛盾。这种矛盾有时是隐性的,即在合作的形式下给予掩盖;有时是公开的,即对立、对抗、斗争,甚或革命。资本主义的物质运动社会化:其一是物质生产的社会化,即物质生产本身从一系列的个人行动变成一系列的社会行动,变成跨国全球的一系列国际社会行动。其二物质生产从前个人使用的生产资料转变为社会化的生产资料,即由大批人共同使用的生产资料。其三全球工人阶级的大联合、大合作、大分工。其四物质产品流通、销售和消费市场全球社会化、全球调节化。物质权属个人化:其一资本个人占有。其二物质资料个人占有,合作所有权属于个人。其三物质生产,包括生产的品种、数量和质量等在内个人所有,或者所有权个人所有。其四物质产品流通、销售和价格个人所有,或者所有权个人所有。其五科技研发、应用个人所有。这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是产生资本主义社会一切矛盾和冲突的根源。
      剩余价值法则。剩余价值是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重要规律。资本家以其自身的劳动力和自己所拥有的资本与个人自身劳动力达成某种程度的合作协议,形成一个有条件的相对的物质生产统一体,各自满足各自的物质自私,由于资本家持有资本从事生产,因而所获得剩余价值远比工人大得多。剩余价值是整个资本家阶级物质自私不断满足的根源,是资本家物质财富膨胀的根源,是资本积累和扩大再生产的根源。获取剩余价值或者追求利润,是资本主义物质生产方式的绝对规律,是资本主义人类物质自私的空前的绝无伦比的有效途经,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唯一的选择,是资本家进行生产和从事各种活动的唯一目的和主观动机。一切提高物质生产力的手段,同时都是生产相对剩余价值的手段。人类社会自进入物质阶段以来,进入以物质自私类别为主要矛盾的社会阶段以来,人类生命体所从事的一起切物质生产都不同程度的存在有剩余价值,如果没有剩余价值人类物质阶段就无法发展,就无法前进,物质自私就无法获得解放或者获得不同程度的满足,只是到了资本主义阶段这个剩余价值尤其突出,尤其巨大。
      社会物质生产力巨大发展的力量要求摆脱它作为拥有资本的资本家私人的那种属性,要求在事实上承认它作为全球全社会物质生产力的性质。工人阶级掌握的这种物质生产力罢工、游行,以及其它方式的斗争和反抗,迫使资本家阶级不得不在资本主义国家性质(资本属性)保留的前提下,或者可能的空间限度内,部分地承认物质生产力的社会性质。由资本集中而产生的股份公司、垄断组织以及国家占有就是这种趋势的表现。19世纪末、20世纪初,少数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日本、英国、法国、德国等)从自由竞争阶段过渡到帝国主义阶段。但是,无论转化为股份公司和垄断组织,还是转化为国家财产,都没有消除资本的属性。资产阶级国家,不管它的形式如何,君主立宪制也好,议会共和制也好,本质上都是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都是彻头彻尾的、忠心耿耿的为资本家阶级服务的,他们就是资本家政治上代理人;而工人仍然是只具有劳动力的一个劳动者,资本关系被推到了高峰。这种情况现在只在全球或者世界范围内少数国家出现,远远没有到达资本主义极端时期,到帝国主义灭亡的前夜。要到帝国主义灭亡的前夜,必须这种情况在全球、全世界发生。无可置疑这种情况以后一定会到来,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解决资本主义的矛盾和冲突的时候,真正用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时候。这是人类物质自私法则的要求,是人类生命自身的要求,不是哪一个资本家或者资本家阶级所能阻挡的,是社会基础(物质基础或者经济基础)的改变而改变的,是社会基础的改变导致社会上层建筑必须改变,上层建筑的改变就是资本主义必须瓦解。
       资本主义必然死亡。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必然性,只有在实现它的实际条件已经具备的时候,才能成为现实。资本主义在它的发展中已经为自己的灭亡准备了充分的物质条件。在现代,高度发展的社会生产力,已经使资产阶级对生产资料和产品的占有,以及对政治、精神的统治,成为经济、政治和精神发展的严重障碍。人类物质自私法则是无可阻挡的,生产资料必须从资本主义的桎梏下解放出来,是生产力不断地加速发展的先决条件,这使得资本主义必须瓦解,社会主义社会必须实现的根本所在。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社会生产不仅能保证一切社会成员有富足和充裕的物质生活,而且还能保证他们的体力和智力获得充分的自由的发展和运用。资本主义为社会主义所代替,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因为,人类生命物质自私法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资本主义里程碑式的发展。整个人类社会发展是里程碑式的,整个人类物质阶段发展是里程碑式的,整个资本主义发展是里程碑式的。资本主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物质文明的发展,就是物质先进的发展。这个文明和这个先进就是阶梯式的发展,里程碑式的发展;这个阶梯式的发展,里程式的发展就是人类自私法则阶梯式的发展,就是人类生命自私法则里程式的发展;就是一个自私类别一个自私类别的发展。在这个物质自私类别或者自私层次之中,以物质生产为主要基础或者主要矛盾,又可划分若干不同层次的阶梯或者里程碑。从物质阶段开始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的四个社会形态就是物质生产力不同的四个阶梯或者里程碑。每一个大里程碑内部又可划分出若干小里程碑,每个小里程碑内部又可划分若干微里程碑。无论大里程碑,小里程碑还是微里程碑,每完成一次里程碑,或者走完一个里程碑都是物质生产力水平发展的一次不同程度、不同台阶的质变,每一次质变之前包含了无数物质生产力的量变,这种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就突变为对应的、相对的质变。
         人类社会物质阶段每一次社会形态里程碑的质变,都遵循以下过程:其一是一个新诞生社会从无上层建筑到有上层建筑,又从有上层建筑到无上层建筑。某一社会上层建筑已经发展到极端,走到尽头,自身再没有自我调整的空间,必须被另外一新的社会上层建筑所代替。其二是从上层建筑不完善到上层建筑完善,再从完善到不能适应社会基础的发展,即物质阶段就是无法再继续的适应发展了的经济基础。其三是从物质生产力没有自己的上层建筑到有了自己的的上层建筑,再从有自己的上层建筑到没有自己的上层建筑。其四是阶级力量发生反转。一方面物质生产资料或者资本越来越趋于全球少数资本家,资本家越来越少,资产阶级阵营不断收缩;另一面物质生产越来越趋于全球智能大机器生产,专业分工越来越细,越来越多,越来越要合作,因而物质生产过程越来越趋于国家社会化、国际社会化,工人越来越多并越来越走在一起,工人阵营越来越大。这样导致全球极少数资本家和全球绝大多数工人形成鲜明的、尖锐的对立,最后资产阶级的力量(包括资本家通过资本所发挥等力量在内)越来越小,无产阶级的力量越来越大,出现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力量势均力敌的情况,开始资产阶级可能还能通过“改良”、“福利”一些方法自我调整,缓解和无产阶级之间的对立,但越来空间越小,直至没有。但资产阶级由于自私法则的作用是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还在拼命维护自己的物质利益,无产阶级由于自私法则的作用,不会自己放弃自己的物质利益,因而不会自己放弃对抗资产阶级,不会放弃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和客观潮流,放弃改变自己物质自私不满足的现状。最后,在资产阶级力量小于无产阶级力量时,资产阶级即被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夺取政治上的领导,寻找自己的代理人,建立自己的上层建筑,开始自己新社会物质生产力的发展和新社会经济基础的建立,这就是科学的、完整的意义社会主义社会的到来。所以,资本主义上层建筑对于人类社会物质阶段的经济基础的发展不是一劳永逸的促进和适应,某一社会形态的上层建筑的调整空间是有限的、是相对的,而物质生产力的发展,经济基础的发展的有限性和相对性远远大于上层建筑的有限性和相对性。因为,在人类物质阶段某一社会形态的上层建筑从始到终只存在于该社会形态内部,经济基础却存在于整个人类物质阶段的全过程,即人类物质阶段的物质基础或者经济基础穿越人类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以及社会主义社会。这是因为人类物质阶段,经济基础按照人类物质自私法则不断的发展,不断地提高,而上层建筑每发展到一个新的社会形态是就要质变一次、就要更新一次。正因为如此,资本主义上层建筑在自由资本主义时促进了资本主义经济基础的发展,对物质生产力的发展起了巨大的积极作用。但是,随着物质生产力的发展,经济基础的不断发展,到了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特别是这个阶段的极端时期,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就极不适应经济基础的需要,此时就必须有新的社会形态来代替,这就是社会主义社会。
        资本主义的最后日子或者微里程碑。由于资本家物质自私法则的存在,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发展到一定高度或者深度以后,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自然或者必须形成;最大的资本主义列强通过自己强大的物质力量,把需要物质自私的人类及其世界领土分割完毕。此时,资本主义发展到了极端或者极限,以资本运作的国际社会已无运动的空间,帝国主义统一体生命已经进入“老人”阶段,再无活力可言,再无继续发展的可能。因为,在垄断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在全球范围内本质的、整体的和全部的人类社会,由于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物质生产手段全部或者普遍现代化,物质生产社会化已达到一定程度;在物质生产关系方面,因为人类生命自私法则的缘故,人类物质阶级自私法则的缘故,掌握着自己的劳动力、资本和生产资料的全球少数资本家的资产阶级,和掌握着自己劳动力的全球绝大数工人的无产阶级更加鲜明、更加对立,资本主义社会固有的矛盾日趋尖锐。因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就是从野蛮向文明发展,从落后向先进发展,这个文明和这个先进直至到人类物质阶段的全球垄断资本主义极端阶段。具体讲:一是全球、全人类的各个国家、各个民族、各个地区都必须处于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而且是垄断阶段的的极端阶段,极限阶段,即垄断阶段的最后日子或者微里程碑。二是全球、全人类的物质自私已经没有国家的界限,也就是说资本家对资本和物质生产资料的控制、垄断已经到了极限,已经在没有空间潜力可挖,也没有空间潜力可以开拓,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已经完全的、彻底的无法一天的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继续勉强的进行。三是资本及其物质生产资料已经高度的、前所未有的程度集中、操控在资本家手里,达到了历史上就资本家个体来说掌握资本最巨大的时期,而且资本家是历史上最少的时期。四是工人阶级在历史上是最多的时期,而且由于交通和通讯的高度发达工人阶级内部是准快速联合的时期,是准有觉悟的时期,是准团结的时期。五是人类生存和发展所需的物质,即物质商品和物质资料已经毫无任何障碍的在全球、全人类运动、流通、交换和消费。六是工人阶级有了全球、全人类统一的自己的先进上层建筑(虽然还不够完备),即有了自己的政党和自己的行动思想(政治思想)。七是在全球、全人类范围内,国际社会化和个人化达到了极端的两极,工人阶级和资本家阶级的矛盾到了水火不容的爆发点,到了你死我活的决胜阶段。八是资本家阶级和工人阶级相比力量已经极其微小,物质自私的思想已经崩溃,社会发展的洪流已经无力抵抗十分明白;工人阶级和资本家阶级相比力量及其强大,物质自私的思想自信十分强大,顺应社会发展的洪流胸中有数,两个阶级以物质为主要矛盾的自私法则到了最后摊牌的时候了。

2018、07、10

发表于 2018-7-27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资本主义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阶段,等到物质得到极大发展,治本主义形态也会发生某种变化。中国允许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同时存在,扬长避短,或许就是现阶段的优势所在。
发表于 2018-7-29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学四年学的东西,如今又都还给老师了。老师还能这么有条理地论述,并加入自己的新观点,真是不一般。建议多分些自然段,以便于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7-30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好!感谢高老师设置高亮!
 楼主| 发表于 2018-7-30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迎春 发表于 2018-7-27 14:27
资本主义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阶段,等到物质得到极大发展,治本主义形态也会发生某种变化。中国允许资本主义和 ...

以资本为中心的资本主义在人类物质阶段发展过程中,有着自己不可替代的作业和历史地位;在发展人类物质需求的过程中,在满足人类物质自私的过程中,其功能、其机制是非常突出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7-30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笑靥 发表于 2018-7-29 20:16
大学四年学的东西,如今又都还给老师了。老师还能这么有条理地论述,并加入自己的新观点,真是不一般:victo ...

谢谢鼓励和支持,一定采纳建议。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竹园菜农盗用别人的成果,进行自己的所谓文化创新,写了《中华文化视野下的社会发展规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19 13:11 , Processed in 0.081510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