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85|回复: 2

【宋韵杯】征文《一地的头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7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天的阳光依旧灿烂,却留不住那片片飘落的黄叶。风还是昨日的风,却被秋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愁。多少有了些许寒意,季节不回来,失去的也终将失去。时光不倒流,青春也不会再回来。
       从法院走出来,于萍感到了一身的轻松,终于不用再听那个人的唠叨了。不用再面对那一张不会笑的脸,不用再对着那一张苦瓜脸上的皱褶。
     秦越原本是会笑的,也会对着别人轻言慢语的讲话,可偏偏对于萍时,却很少有过笑脸,在于萍成了他妻子后更是少见。仿佛于萍并不是他千辛万苦娶回来放在心上的妻子。倒更象是充话费送的,不知道珍惜与心疼。
       离婚,于萍没有告诉任何人,不想因为离婚带来一系列的闲言碎语。不想因为离婚给家里人带来心理上的负担,给孩子们带来伤害。离婚只是她一个人的事,她没必要向全世界宣告。也不想无关的人走入她的生活。
       他们依旧是一家人,秦越会偶尔回家,会陪着她一起回娘家,给她的父母买东西。一切似乎都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她离婚了,结束了十八年的婚姻生活,成了单身母亲。
      想起十八年前,她顶着一头秀发出现在秦越的面前,秦越喜欢的并不只是她的那一头秀发,而是她的言行举止。听到别人夸她的秀发,秦越也跟着夸了几句。秦越应该是喜欢她那一头秀发的,他自己认为。看到漂亮的发夹,秦越会买来送给她。
       秦越是执着的,也是痴情的,他并不幻想于萍会成为他的妻子。而于萍最终成了他的妻子,他是满足的,他经常会用手拨弄她的秀发,会用干毛巾为她擦干湿发。
       他们是幸福的,虽然也免不了争吵。但小日子却在一天天的变好。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窝,迎来了他们的女儿,儿子。
       做了母亲的于萍明显的憔悴了很多,由于缺觉,于萍开始掉头发。每次看到卫生间地面上的头发,秦越总是很烦躁。不必面对职场上的尔虞我诈,不必在外日晒雨淋是件很幸福的事。而他的女人还不必伺候公婆,只是带孩子做家务,有那么难吗?他想。
      他们开始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吵完了又好。因为卫生间掉落的头发,因为孩子的哭闹,因为并不可口的饭菜。
      于萍也有委屈,她不想在家做全职妈妈,可是孩子不能没有妈妈,她没有可以帮忙的人,只能万事自己亲理亲为。
       秦越依旧每天上班,发了工资会把大部分的钱交给于萍家用,自己只留下一点极少的零花钱。
        外人看来,他们的家庭应该是幸福的,曾经有不少小姐妹羡慕她找了个顾家的老公。可婚姻中的酸甜苦辣,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才能感受。
       “怎么连个卫生都做不好,你看这地上的头发都不兴收拾一下”。这是秦越经常挂在嘴边的话,而他自己通常是坐在沙发上刷手机。
         “孩子哭了,你在干什么?”秦越一边玩着手机游戏一边对于大声的叫道。而此时,于萍正忙着收拾卫生间里那一堆凌乱的衣服。
        “怎么又是这样的饭菜,你看人家……。”秦越用筷子敲着盘子,喋喋不休地叨念着。
         他的口里总是说着“人家”人家能干的媳妇,人家帮着带娃的丈母娘,然而他却什么都摊不上。
         因为口里有了“别人家”便觉得自己的媳妇哪儿哪儿都不好。因为有了孩子,因为他的不心疼不理解。女人在受委屈之后是很容易老的,也容易掉发。于萍剪了长发,剪短了的头发依旧不由自主往下掉。
      地板上,卫生间,餐桌上都会见到掉发。秦越很是愤怒,于萍很委屈。于是离婚一次次的被提上了议程。离婚协议书撕了又写,写了又撕。
        秦越明白,离婚后不可能找到一个好老婆。不可能找到一个对孩子好的老婆,他是爱孩子的,他也爱老婆。他只是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去爱老婆。所以,每次走到法院门口他又折了回来。班照常上,工资照常交,年节照常买了礼物去丈母娘家。
       于萍找娘家父母诉苦,母亲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折腾。因为他们眼里的女婿还算不错。而她心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在丈夫心里,她只是那个不带薪的老妈子,然而她不愿做老妈子,她要做自己。
       在小女儿上幼儿园之后,于萍不顾家人的反对重返职场。显然丈夫是不愿意的,因为回家没有可口的饭菜,因为没有随叫随到的人。
       因为很久没有接触社会,于萍有些脱轨。加之年龄偏大,没有专业技能,她只能在那些不需要技术的岗位上拿着最低的工资,做着卑微的工作。遭人白眼,还有来自丈夫的讽刺。秦越也曾多次让她辞工回家带娃,她拒绝了。虽然在职场的日子并不好过,她不放弃学习,想要提升自己。
       当于萍重新捧起书本,在网上下载一个又一个的学习软件。就又听到别人说:“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想考大学吗?”于萍听在心里,却没有辩解,她不想浪费那些不必要的口舌。
     “怎么?你老公不养你吗?”这是于萍邻居的声音。
        于萍只是笑笑:“找个班上不至于那么无聊。”
       说实话,秦越是上进的,也还算是吃苦耐劳顾家。可于萍却不想窝在家里,她有她存在的价值,不想依赖谁过日子。
     秦越也说:“你那个班就不要上了,好好的把家里收拾好,把两孩子管好,挣钱的事我来。”
         于萍说:“我只想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赚钱买自己喜欢的东西。”
         秦越又说:“你要买什么东西?我又不是没给你钱。挣的钱不都给你了吗?我又没养小三,又没乱花钱。”
        对于来自外界的闲言碎语,于萍只装作听不见,只是咬牙坚持着。对于秦越说的话,她更不想理采,她已经很累了。
       早上起来煮早餐,叫娃吃饭,送娃上学。晚上下班,接娃,买菜回家做饭,辅导孩子作业,收拾孩子睡觉了,自己再抽点时间学习。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忙忙碌碌的过了,秦越与她分房而卧,互不干涉。
         几年的时间,于萍跳了几次槽,从洗碗的阿姨到前台导购,再到店长。她的努力没有白费,由曾经的黄脸婆摇身一变成了白领丽人。有人说她运气好,有人说她本来就应该在那个位置,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这一路走来的艰辛。

     (二)
       这期间,她遇到了他,阿成,那个同在家居建材行业的男人。
       因为工作的原因,他们有过几次接触,在一起吃过饭。后来觉得聊得来,便加了微信开始私聊。在阿成的眼里,她就是那个成熟知性的温柔大姐。他们聊了一些除了工作之外的事情,比如说生活,时事。
      她觉得她爱上了阿成,然而她却不敢爱上他。他们都有家庭,有孩子。
      阿成有空会来找她,有时候,一起吃个饭,聊聊天。她觉得这样就很好,不影响彼此的家庭,她也乐得多个朋友。
        秦越依旧对她不冷不热,嘴里经常爆出各种伤她的话。她已经习以为常,吵架,已经很累了。
        那一年,秦越调去了外地工作,只是偶尔回家。她早已习惯了丈夫不在家的日子,一个人带着孩子过反而觉得轻松,听不到丈夫的各种唠叨。当然凡事也得自己承担,柴米油盐酱醋茶,大事小事也都自己操心。她不习惯诉说,因为诉说了也没有用。
       努力提升自己,该学习学习,该工作工作。度过炼狱般的苦,终会见到阳光,她相信。
        她觉得一个人的日子也很好。虽然辛苦,还得面对职场上的风风雨雨,可是她愿意这样的生活。丈夫依旧偶尔回家,偶尔吵架。
        过年秦越有了半月的假期,她有一个月的假期。他们又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事闹得不可开交。丈夫口不择言的说:“就你挣的那几个钱,还不如在家看好孩子,把家里收拾干净,你看这一地的头发,看了真让人心烦。”她不想吵架,但却忍无可忍。
         战争终于爆发,甚至动手,丈夫说:“我真是瞎了眼了,怎么会娶你。”
       于萍说:“现在也还来得及,我还你自由。”
       秦越说:“你说真的不?”
       于萍说:“真的。”
        “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还不如一个人过。”秦越不顾孩子在场,各种恶毒的话连珠炮的向她投来。吵架,她已经很累了,对他,已经死心了,她默默的收拾了几件衣服,拿上手机冲出门去。秦越没有挽留,在她临出门的时候,秦越一把将她拽了回来,险些跌倒。
      她终于忍无可忍说:“你不要拦我,你拦我,我就从窗子跳下去,我说到做到。”
         秦越见她如此坚决,也不敢坚持。只得说:“好,我走。”秦越并不是真的想走,他什么也没拿,便走出门去。于萍反锁了门,静静的躺在沙发上听音乐。任秦越在外怎样叫门,她就是不去开,也不让孩子去开门,她真的是伤心了。
       就这样将持了两三个小时,秦越依旧不停的打电话,她没有接。
       无论南北,正月的天都是寒冷的,晚上的温度一般都在零下。她想着让丈夫在门外冷静冷静,夜已深,她独自回房睡觉了。
        许久,她听到小女儿开门的声音,她知道秦越回来了。她没有理他 ,在床上辗转反侧刷着手机。
       秦越没有道歉,他们成了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或者合住者更为贴切。各自住着一个房间,各自煮饭,虽然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却不言语,除非有关孩子的事。
     年假休完,秦越回到了工地,她回到了单位,生活依旧继续着,她依旧操持着一家人的生活。秦越会打电话回来,无非是问问孩子的生活学习情况。半期考试过后,在得知孩子的成绩有所下降 ,秦越又开始埋怨她,说她不负责任,没管好孩子,要她辞了工作好好的教育孩子。又一次战争在电话里爆发,吵得累了,于萍挂了电话。秦越的电话着了魔似的拨过来,天奈中,她只得关掉手机。
      虽然她挣的工资不算高,也不算太低,养活自己没问题。秦越挣的钱虽然比她多一些,但在这物欲爆涨的时代,除去温饱也所剩无几。她不想再为谁,不想再回到黄脸婆的时代,哪儿哪儿都需要钱,她又怎么敢懈怠。
      秦越回来了,又一次将离婚提上议程,按照约定,大儿子归秦越,小女儿归于萍,房产一人一处。可是,两个孩子都不愿意跟秦越,秦越有些生气。
       假日的早上,秦越早早的起来烧好了水,叫于萍起来为孩子们做早餐,于萍没有搭理秦越,独自赖在床上。秦越来到了床前,一遍一遍的催促着,孩子已经被秦越叫起,正蹲在客厅里玩耍。
       秦越见叫不动于萍,便对孩子们说:“你们要吃什么?我带你们去外面吃,。”孩子们没有理采他们的父亲,依旧蹲在客厅里自己玩着。秦越很是无趣,把厨房简单收拾了一下,坐在一旁刷着手机。
      睡够了,该起了。于萍穿着宽大的睡衣,将头发随意挽在脑后,分付儿子去削土豆,又叫女儿去剥葱,自己则钻进卫生间梳洗。
        秦越一阵冷笑:“你看你这鬼样子,头发乱糟糟的,还得意得很,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于萍冷冷的道:“不需要你管。”
         回头又对孩子们说:“赶紧的,一会儿我给你们做洋芋饭。”
       秦越见于萍不答话,转回头又两个孩了说:“你看你妈就只会给你们做这些吃,她自己还懒,走,我带你们去吃羊肉汤粉。”
      孩子们没有搭理李敖,他们依旧低着头做着手里的事。
        李敖又说:“要不,我带你们去吃小笼包子,肯德基。”
       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就喜欢吃酸菜洋芋饭。”
      羊肉粉大多数人都喜欢吃,肯德基更是孩子们的最爱。而孩子们却无动于衷,因为母亲不会丢下他们不管,因为母亲的酸菜洋芋饭是他们的习惯。
      秦越见叫不动孩子,独自下厨煮了碗汤面。叫孩子们却说不吃汤,秦越也只好作罢。

    (三)
     离婚被再一次提上议程,最终实施。双方约定,不告诉双方亲人,包括孩子,房产一人一处。住房谁带孩子谁住,既然孩子不愿跟着父亲,就跟母亲住。秦越负责孩子的学习生活费用。
      好在住房较宽,丈夫与她可以分房而住。
      去办手续时,他们选择在孩子们上学的时间。离婚后的他们一起去了超市买了孩子最喜欢吃的食物。他不忘为她买一把绿叶蔬菜,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最爱。
        成又一次路过她的城,他们相约着去城郊小歇。那一晚她没有回家,与成一起住进了酒店。
      洗漱后的她躺在床上看书,成从卫生间探出头来:“姐,你头发掉得很厉害。”
     她说:“嗯,最近睡眠不太好。”其实她只是梳梳头,要是洗头的话,会掉得更多,她没有告诉阿成。
      “姐,你是不是想我想的?”阿成嬉笑着说。
      “是啊!我都相思不成眠了。”她微笑着放下了书本。
     阿成又说:“姐,我知道你有压力,现在哪一行都不好做,钱少赚点就少赚点呗!”
       “我也懒得操那么多的心,可这一摊子事也必须管啊!”她轻描淡写的说,阿成又哪里知道,她的头发已经好多年前就开始掉了。
     “头发掉了还会长出来吗?”阿成一边用纸巾擦着洗漱台上的碎发,一边说。
     “当然会再长啦!要不我还不掉成光头了。”她围着浴巾,戴着浴帽徐倚在门边看着阿成。这真是个细心体贴的男人,不知道在家对他的老婆会不会这样。
      于萍又说:“等一下会有工作人员来打扫卫生的。”
      阿成说:“我看到了,总想把它收拾干净。”说完阿成将她抱到床上。
       第二天梳洗完毕,她仔细的用纸巾擦干净了梳洗台和地上的碎发。吃过早餐,阿成将她送去的单位。
      几天后她收到了阿成寄来的快递,里面是一些防脱发的洗护用品还有一些营养保健食品。
       阿成的消息紧跟其后发了过来:“姐,你不要太操心了,女人操心很容易老的了
    她也不想操心,可是没人替她操心。她平淡的回道:“怎么,嫌我老吗?那你早点来看我啊!”
    阿成:“怎么会呢?我们都会老的。”
     她:“你是我融进骨子里的思念,因为有你,生活变得丰满。”后面还加了一连串的调皮表情。
     成:“姐,诗意大发,小弟佩服。”
    她:“虽然不经常联系,你却融入了我的生活。”
     阿成:“嗯,姐说的有理,不过,你还是少玩点手机,对眼睛不好。”
     她:“我们需要的是一份心灵默契,不是外在的浮华。”
      以后的日子,她会接到阿成的电话,会和她煲十几二十分钟的电话粥,有时甚至超过半个小时。
         她常戏曰:“你又在支持电讯的工作了。”
          阿成说:“他们也要活下去的。”
     她的上班时间轻松,业余时间却舍不得浪费的,除了陪孩子还要陪父母。每月一次的公司例会她都是吃了饭就走。也只有阿成来时,她才舍得花时间去陪他。
      离婚一年多了,她依旧没有告诉阿成。她想:这辈子就把他放心里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9-17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笔名:月下疏影
QQ3154576494
电话号码:13385586284

贵州省六盘水钟山区凉都大道鸿源心药房
发表于 2018-9-21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哒 感谢您的支持  我们已收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24 06:33 , Processed in 0.075832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