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50|回复: 6

[分享] 马锦坡传奇【我家乡的人和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3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c周池 于 2018-9-23 19:49 编辑

     勿忘国耻,忘战必辱!

     作于行军途中调寄满江红
   远望云路,到处是,琼林枝玉,朔风凛冽,号枪声激。回首故园分别去,临行父老泪响泣。
   叹故国,山河易旧色,御北狄。亡国恨,何时去?三尺剑,随时举,舍身国耻洗。志在勤民,哪怕环球征尘起,挥刃妖魔头落地。待重新整衣归故乡,庆欢聚。
   话说写这词的乃辽宁民众自卫军警卫师二团二营中校营长团级作战参谋长马锦坡是也,马锦坡,字灵皋,汉族,1906年生于新宾北旺清村,马锦坡自幼聪颖过人,四岁识字,五岁书法,七岁时跟滕师傅习武,七节鞭,少林棍,猴拳,样样精通,13岁熟读孙子兵法。能书善画,有画匠之称,擅长音律,有天生歌喉。参加辽宁民众自卫军以后,唐聚五所部的军歌都由他作词谱曲,有儒将之称。马锦坡先后有三位武术师傅,艺成之后,等闲十几个彪形大汉近不得身。
   马锦坡高中毕业后,考入沈阳南关的奉天高等警官学校,该校的校长可是一位响当当的人物,就是叱姹风云的少帅张学良,那时候报考的时候都需要填写一份报名书,同学马平俊特意在上面写上“中华武术学有专长”,教务处的教师看了表格就把这当做新闻宣传出去,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当下就有奉天的几位武术行家感到好奇,“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也敢自称中华武术学有专长,当真大言不惭,倒要会一会。”
   三人在当时的武术界都小有名气,这天三人相约到警校专程来拜会马锦坡。马锦坡听到这个消息,置之一笑,颇不以为意,照样读他的书,马锦坡很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这让他的理论知识得到系统的提升。学校的后山有一大片的槐树林,五月的季节,微风拂来,香气袭人。
   马平俊找来的时候马锦坡读书正读的用神。离着老远,马平俊就喊道“锦坡你到惬意,人家都叫号到门上来了,你不出头别人还以为你怕了呢!”
   马锦坡笑了笑道”我是来读书学习的,何况练武是为了强身健体,又不是用来和别人切磋。就当我是怕了吧!”说着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春天正是读书天,这大好时光岂可辜负!”忽听得远处人声鼎沸,一大群人簇拥着三个短衣襟小打扮的熊武汉子赳赳走来,马锦坡掸掸身上的土,长身而起,叹了口气“读书也不让人读消停了,平俊书你先帮我拿着,我去去就来!”
   马平俊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给你惹来麻烦。”马锦坡拍拍马平俊的肩膀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迎头走过去,抱拳拱手,依足了江湖礼数。那三个名家没想到马锦坡是这样一个长身玉立清秀面孔的学生样的人物,也是一拱手,算是打了招呼。其中一个道:“我看不用比了,这么个俊俏后生,别伤了筋骨,若是打伤了脸蛋,面子上须不好看。”
   马锦坡微微一笑,摆了个起手招式,摸样中规中矩,俨然一副大家风范。俗话说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马锦坡露了这手,后劲十足,三人这下当真不敢小觑。一个擅长长拳和鹰爪功,左手虚捏如鹰爪如豹足,突然发力,迎面击来,马锦坡不慌不忙看准来势,一下横切直击来者手腕,拳掌相接,两人身躯都是微微一震,马锦坡还不觉得怎样,来人已经感到一阵气血翻涌,双爪如刀似剑,根根筋骨凸起,显是用了全身的气力,马锦坡气定神闲,见招拆招,借势打势。只是几个回合,那汉子就已经气喘吁吁。渐感不耐,一个虎扑双爪直向马锦坡前胸抓到,马锦坡一个回风舞柳避开汉子如山气势,绕到他身后,轻轻一推,汉子直跌出去,马锦坡用自己后背挡住观众的视线,手指一勾抓着汉子腰带往回一带,汉子借力直腰,这才免得摔得狼狈。不过也已是面红过耳,知道马锦坡有意相让,回过头来露出一个感激地微笑。
   马锦坡朗声道“阁下武功高强,咱们不分伯仲。”那汉子一抱拳道“小兄弟这手俊得很,在下佩服之至,承让承让!”这汉子是三人中武功较高的一个,对马锦坡一竖大拇哥道“小兄弟武艺好自是没的说,就冲这人品也实当得起中华武术学有专长。”“那咱们还比吗?”马锦坡颇感意外。“不比了,现在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日后的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三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那些挂着看热闹的还没看出端倪,比武三拳两脚就结束了,觉得没意思,人群渐渐散了。
   马平俊把书递给马锦坡兴奋的道:“锦坡真有你的,瞧瞧他们刚才那气焰滔天的样儿,这下彻底被你折服了!我什么时候能有你那身手”。马锦坡笑了笑说“你愿意学我教你”!“算了吧,我可吃不了那些苦。我还是老老实实读书吧!”两人见天色已晚,就一道下山。
   那时候革命的浪潮风起云涌,共产党引进的先进思想也如深埋在地下的种子渐渐露出苗头,当然不会错过争取进步学生加入的机会,马锦坡在该校学习的守候思想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是在这所学校读书时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他的学生身份很适合掩护,而且完全有能力渗透到国民党的关键部位上去的,从而可以为我党创造出更多的机会。
   1928年,马锦坡从奉天(今沈阳)高等警官学校以品学兼优的成绩毕业,分配到通化县公安局,任教练员,这时的马锦坡已经长成身高1.84米的英俊青年,在通化任职期间,结识了于启山儿女亲家孟昭儒。有一次,马锦坡在孟家吃过饭后,正在吹箫,孟昭儒听着这如泣如诉的优美箫声,一边食指打着节拍,一边跟着旋律摇头晃脑。这孟昭儒可不是一般人物,字瑞堂,桓仁县人,时任通化县公安局局长,当时的通化县公安局有500多公安兵,这孟昭儒算得上只手遮天,而且他的儿女亲家就是奉天的警备司令,马锦坡有意和他接近,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拉出一支有生力量为革命星火添柴加薪。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响动,似乎有人正在搏斗,孟昭儒吓得面容失色,马锦坡打个招呼道“局坐稍安勿躁,待我去探探虚实!”说着话,健步如飞,直奔门口而去,穿过一道天井,只见几条人影纠缠到一块,还有两个哨兵躺倒在地,也不知是死是活。那四个大汉都用黑布蒙了脸,身手矫健,出手狠辣,那几个哨兵甚至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就一个个委顿倒地,很明显这几个人是想拿下哨兵的枪,这年头枪杆子才是硬道理。
   马锦坡来的快,直扑进一个蒙面大汉的怀里,顺势一个肘锤击打在那人肋下,那人立刻痛得弯下腰来。另外三个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被马锦坡的扫堂腿撂倒在地,有两个手掐到腰间,很明显腰里别着家伙,马锦坡当然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手疾眼快一把抓着一人的手臂向后一扭,立时给扭脱了臼,又顺势在另一人下颌上一踢那人登时背过气去。这时孟昭儒的手下才缓过阳来,抄家伙逼住四个蒙面大汉,在身上一搜,居然搜出两把上膛的盒子炮。孟昭儒身上的白毛汗立时惊出一身,从此更加高看马锦坡一眼。一时间,马锦坡徒手擒住四个胡子的事儿竟传为路人皆知的佳话。
   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帝国主义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蒋介石推行卖国政策,命令张学良的东北军执行不抵抗政策,十几万东北军撤回关内,【】很多人提起东北军就想起他们不抵抗放弃了东三省,很窝囊;没多少人会想想那几支东北军在抗战打了四年后为什么轻易瓦解改编掉,那是因为老底子全打光了啊!【之所以把这一句放在前面,因为我也是东北人!】一些民族败类叛国投敌,充当日本的鹰犬。东边道镇守使,省防旅旅长于启山就是其中之一,于启山密令亲家孟昭儒把公安队拉出来投降日本,协助守住通化。
   这时马锦坡在通化县五区大泉源任分局员。九月下旬的一天,他正在操场上操练60名公安学警,执勤兵来报“孟局长来电,同马局员有要事相商。”马锦坡一愣,隐隐猜到可能和当前局势有关,接完电话后,马锦坡健步如飞的回到教军场上,异常愤怒的高声道“弟兄们,刚才是老孟来的电话,他密令我把弟兄们带回去,和他一切投降日本鬼子,替日本人打中国人,我马锦坡誓死不当亡国奴,如有愿意投敌者,那就拿我的脑袋去领赏吧!人各有志,我不勉强众位。”听了他的话,众学警都深受感动,群情激奋,纷纷表示”我们都是中国人,誓死不当亡国奴。““坚决抗日到底,一切听教练员指挥。”马锦坡继续道“谢谢弟兄们的信任,此番前去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你们还要去吗?”“众志成城,以身许国!”声音嘹亮,震动四野,马锦坡望着这一张张热血洋溢的年轻面孔,血管中的血液沸腾澎湃。
   马锦坡带着这些学警,打开军械库,每个人都武装起来,然后又给孟昭儒回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声称愿意响应局长号召,带领属下弟兄投诚,让孟昭儒放下戒备心理,孟昭儒不知是计大喜过望。公安队长宋琏也是共产党员,两人计议一番,秘密作好起义准备。然后就带着队伍悄悄地向通化县城进发。
   孟昭儒是个老江湖,为人口蜜腹剑,异常阴险,到底对马锦坡并不十分放心,此刻他正在局长室里来回踱步,焦急等待,他深知马锦坡是个关键人物,在警局里深得人心,如果搞定他,大事可成!可是这又好比弈棋,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到底知人知面不知心,不过心想如果许以重诺料想马锦坡当不会拒绝!他在面前的抽屉里藏好了自己那把金鸡匣子,压满一匣子弹,以防不测!
   这时马锦坡的身影跃入眼帘,两个卫兵在马锦坡周身上下搜查了一遍,方才让马锦坡进屋。孟昭儒急步迎出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万事须小心在意!”马锦坡露出理解的笑容从容道“局座,应该的!”孟昭儒连说了几个好好,退回到桌后坐下,抽屉是打开的,一手按在枪柄上,一手似乎漫不经心的放在桌面上。马锦坡倒也凛然不惧。
   “人马都带回来了?”“都带回来了,六十多个弟兄,六十多杆枪,都愿意跟着局座,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孟昭儒听后非常高兴,连连夸奖马锦坡能干,定会前途无量,并大谈投降日本做汉奸的有理有利的陈腔滥调。“大丈夫不可一日无钱,也不可一日无权,你上次徒手抓住四个胡子,救了我。你有这个本事,一定会受到皇军重用,你大概也听说了,我的亲家于启山已经是沈阳的警备司令,有我举荐。兄弟没说的,有我的就有你的。”说着绕过桌子,在马锦坡肩上用力拍了两下。
   马锦坡像吞了个苍蝇似的那么堵得慌,不过脸上却做出一副惶恐的表情连连说“全凭局长栽培,属下敢不肝脑涂地。”孟昭儒愈加得意忘形。马锦坡又道“上回擒住几个胡子还只是拳脚功夫,局长不必放在心上。”孟昭儒见马锦坡不居功自傲,愈加觉得他是可造之材。“我还有一桩功夫,今天我施展点能耐给您看看,我能闭着眼睛,在三分钟之内将手枪零件卸下再装上并把子弹打出去。”
   孟昭儒见马锦坡没带手枪,这时对他也已全然放心,也很想见识见识他的高超技艺,便将自己的二号金鸡匣子递了过去。只见马锦坡闭紧双眼,动作敏捷的将手枪拆装完毕,又将子弹推上膛,这一套动作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看的他目不暇接,直呼长见识!一看马蹄表才一分钟多点,马锦坡已经一个箭步从前窗跃入院中,连连向空中发了三枪,这三抢原来是事先约好的信号,听到枪响,宋琏指挥的公安队就掉转枪口开始起义。马锦坡回首啪啪两枪将孟昭儒的亲信卫兵打倒。孟昭儒见势不妙,一个懒驴打滚避开马锦坡枪口,抽冷子从后窗一跃而出,别看孟昭儒身材肥胖,不过逃起命来却是有板有眼,之字形穿插跑动,马锦坡对孟昭儒抬手就是一枪,可惜子弹擦着他面颊打在对面墙上,迸出一溜火星,再要开第二枪,才发觉子弹已经打完了。
   后来孟昭儒躲在烧锅二老板小妾乘坐的小车狼狈逃出城外,好歹捡回一条命来。
   通化县城内也有极少数伪军溜出城去,继续坚持反动立场。其余五百多公安学员都参加了起义,随后加入了唐聚五的辽宁民众自卫军,唐聚五进驻通化县城后,任命马锦坡为警卫二团二营中校营长,团级作战参谋长。
   辽宁民众自卫军为了壮大力量,不少仁人志士冒着极大的风险去争取胡匪参加抗日队伍,马锦坡参加辽宁民众自卫队不久,就担任收编以金蝴蝶为首的四百胡匪的任务。
   在一次军事会议上,司令唐聚五提出了如何对待胡匪的问题,要求众人献计献策。当时的意见呈现两极分化,有人主张胡匪为祸乡里,应该予以围剿,歼灭!马锦坡独排众议,说“我们的枪口只能对准日寇和汉奸,而不是自己同袍,金蝴蝶等人大部分是好汉逼上梁山,应当晓以民族大义,争取并且团结他们一道抗日,如果采取围剿的战术一方面树敌太多,而且完全有可能将胡匪逼入对立面,甚至加入汉奸组织。长此以往会寒了那些人的心啊!”唐聚五同意马锦坡的看法,委托他完成收编金蝴蝶的任务。马锦坡当即给金蝴蝶修书一封,希望他们以国事为重,以民族为先,与辽宁民众自卫军一起同扫日寇,共挽狂澜。云云!
   这金蝴蝶何许人也?据说很少有人见过他的庐山真面,外界更盛传他神出鬼没,武艺高强,身手了得,手下400多个弟兄,尽干些劫富济贫的勾当,最近更是在日伪占领区频频出击,令日本守备队当做心腹大患,几欲除之而后快。可是这只蝴蝶却总是蹁跹的不易被抓到影踪。有的传说这金蝴蝶长得跟本就不像一只蝴蝶那样身轻如燕,而是一条身高八尺虎背熊腰的汉子,也有人传言金蝴蝶其实是一个雌儿,之所以叫金蝴蝶是因为她腰际间有一个金色的蝴蝶纹身,所有看到过这纹身的人都做了刀下之鬼,正应了那句老话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马锦坡艺高人胆大,决定自己单独一个去会一会这只蝴蝶。
这一带山高林密,坡急路险,像一个强人出没的地方,不过倒也山清水秀,马锦坡行走其间,油然而生结庐山间的愿望,到出花香鸟语,呼吸一下肺腑间说不出的畅快,暗赞了一个好字。遥想当年水泊梁山也不过如此气象吧!这一带被金蝴蝶打理的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马锦坡更生出了想见见金蝴蝶的愿望。
   正走着,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女子的呼救声,循着声音追上去,远处一个山坳有几个粗布衣装的汉子逼住一个女子,看不清那女子脸蛋,不过看身形是一个年轻的姑娘,虽然一身朴素的衣装,身材很是窈窕。“各位大哥,我身上的财物都给你们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奶奶正病着,我要到前面镇里抓药。”姑娘楚楚可怜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儿,不过声音很好听,又濡又甜,一阵狂笑伴随着女子的一声惊呼,原来姑娘衣襟的下摆被撕去了一幅。“大爷看中的是你这个人,乖乖的跟我们回山寨,包你吃香的喝辣的。“姑娘连连后退,手指乱摇,嘴里一叠声的喊着“不要不要!”毕竟身娇体弱,那里是那几条大汉的对手。
   马锦坡舌绽春雷,断喝一声“鼠辈敢尔!”一个箭步冲到近前,一记左冲拳在一个大汉眼前虚晃一下,趁大汉楞神的功夫。右勾拳直击大汉耳门。大汉只觉眼前金星乱冒,耳鼓嗡嗡作响,一跤扑倒在地。另外两个见势头不好,采用左右包夹的战术,合身向马锦坡扑来,马锦坡眼疾手快,一个旱地拔葱跳起到一边,两人都是尽全力满指望一下子制住马锦坡,没料到扑了个空,两人收式不及,结结实实撞到一块,然后像两个面口袋一样扑倒在地。
   马锦坡掸掸衣襟上的土,当真胜似闲庭独步,气质优雅以及。这还是他手下留情,毕竟是在金蝴蝶地头,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要依着以前个性,说不定就动手为金蝴蝶清理门户了。现在要争取金蝴蝶,不便把事情闹大。不然那几个汉子吃亏更大。三个人向马锦坡瞅了几眼,抛下个话“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是个爷们,就留个字号!”马锦坡微一抱拳道“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辽宁自卫军马锦坡是也,给你们寨主传个话,说在下少刻便去拜会!”“好,你有种,姓马的我们记住你了。”说着话互相搀扶者翻山越岭去了。马锦坡并未留意到先前被自己救下的姑娘,正用一双幽幽的眼神深深地凝注着马锦坡的背影。
   马锦坡这时才看清眼前的姑娘,虽然神色间透露着惊惶,但是却难以掩盖住天生的清丽面容,腮边泪痕未干。“姑娘你不碍事吧!你家住在哪?我送你回去。”
   姑娘略一擦拭眼角的泪说“我家再翻几道杠就到了,谢谢英雄救命之恩,你叫马锦坡是吗?就是那个徒手抓住四个胡子,在通化县公安局逼得孟昭儒狗急跳墙那个马锦坡?”马锦坡说:“些微小事,不足挂齿!”“你这次真的是来找金蝴蝶的吗?听说他手下有400多弟兄,你只身一人上山不怕吗?”“现在抗日急需人手,我此番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取金蝴蝶加入我们。对了刚才那几个人,是金蝴蝶的手下吗?”“好像是,山寨大了,难免良莠不齐。”马锦坡听着姑娘谈吐不俗,不由多打量了她几眼。
   这是天边飘过几片乌云,压抑着风暴的气息,看起来雨势不会小。那姑娘略整理下衣服,然后对马锦坡说“我知道前面有个山洞可以避雨,雨一时半响停不了,大哥如果不怕嫌疑就跟我去吧!”马锦坡看看天色,打量一下四周没有人家可以投奔,只好随着那姑娘身后。说着话,雨就倾盆而下了。马锦坡脱下自己外套披在那姑娘身上。
   那山洞位于半山腰,洞口有一堆乱石茅草,如果没人引领还真不容易找到,马锦坡当先进洞,生怕里面有什么飞禽走兽,山洞像一个丫丫葫芦,里面很深,但是地面很干燥,还好没有野兽的痕迹,看看天色已晚,想想孤男寡女留宿荒山,颇感为难!那姑娘随手在洞口拾了些干柴茅草,问道“大哥你有火吗?我有些冷。”湿衣服穿在身上,露出苗条的曲线,凹凸分明,马锦坡连忙将头转过别处。幸好兜里还有一盒洋火,没被雨淋湿。
   柴火哔哔啵啵的燃起来了,火焰跳动着,照射的两个人的影子像是在舞蹈。外面的雨,还在下着,没有要停歇的意思。“大哥,你能不能转过身,我把湿衣服脱下来在火上烘干。”他耳中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眼前晃动的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白皙,一具玲珑浮凸的姑娘的身体裸呈在眼前,马锦坡忙不迭的转过头去,“姑娘,我到洞口去看看雨下的如何了!”说着话就几步跨到洞口,捡了个干爽的地方坐下。
   连日的奔波,让马锦坡感到疲累,不知不觉依靠在洞壁上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不知何时雨已经停了,自己身上披着一件干爽的外套。那姑娘就坐在眼前,眼睛瞬也不瞬的看着他。
   突然,马锦坡看到几条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和那个姑娘的胸膛,昨天被自己打跑的那几个人赫然就在其中,其中一个吹着口哨道“真是冤家路窄,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送上门!没说的跟我们走一趟,我们当家的要见见你。”“金蝴蝶要见我,我正愁找不找他呢!”“我们当家的名讳也是你可以随口乱叫的。”从兜里掏出两条黑缎带分别蒙住马锦坡和那个姑娘的眼睛,一路跌跌撞撞的向山上行去,也不知走了多久,那黑大汉道:“到了,迎客。”然后解开马锦坡的蒙眼罩,只见从山脚到山顶两侧分列着一二百人,各自手拿刀枪,排成刀山剑阵。适应了一会,马锦坡却到处找不到那个姑娘的身影。此刻倒也凛然不惧,大步流星,穿过刀山剑阵。冰冷刀锋散发出刻骨的寒意,几乎擦着马锦坡的头发。马锦坡走上一步,那些持刀枪的汉子不禁被他身上的凛然正气所摄,刀枪一寸寸抬高。黑大汉暗暗竖起大拇哥,心说是条汉子!
   阵势尽头就是金蝴蝶的中军大帐,马锦坡从容步入,居中的虎皮椅上坐着一个人,只是用背影对着自己。马锦坡看着这背影依稀想起一个人。居中那人开口道“你来了。”马锦坡听到这声音更无怀疑,朗声道“来了!只不过没想到,一路同行的被人欺凌的竟然就是你金蝴蝶金大当家,只不过......”“只不过只不过什么,只不过没想到堂堂的寨主金蝴蝶居然是个女流之辈吧!”粲然一笑,徐徐转过身来,却不正是自己在山下救助的那个姑娘。
   黑大汉走上前给马锦坡松绑,没口子地说“这是我们大当家的给你演的一出戏,就是想试试你的人品如何,然后再决定是否下山参加自卫队。多谢你那天手下留情,不然我这双臂膀可就废了。金蝴蝶其实是我们以前老当家的名讳,后来和小鬼子遭遇战不幸中弹,不治而亡,于是山寨就传给了我们新当家也就是他的女儿,称号还沿用的老当家的。你看现在山寨被当家的打理得井井有条,比老当家在世的时候还要兴旺,别看她是个女的,弟兄们都服气。也别小瞧这刀山剑阵,前一段日子一个从奉天来的说客还没走上几步,就吓的尿湿了裤子。就冲这份过人的胆气,弟兄们都服了。”
   金蝴蝶笑道“我不是有意要瞒哄你,只不过我们担心你们嘴上说得好好的,其实并不是真心诚意抗日的队伍。马大哥,我看得出你是个好人!君子不欺暗室,昨天晚上我那样了你都没欺负我,我就决定下来带着我的队伍一生一世跟你走。”马锦坡笑了一下“我也是血肉之躯,如果胆敢冒犯姑娘会怎么样呢?”金蝴蝶微微一笑,轻轻掀开大氅,从贴身的肚兜里掏出一把小巧的勃朗宁手枪,“我是枪不离身,身不离枪。不过说实话我还真盼着马大哥把我那样了呢!”两人相视一笑。马锦坡注意到金蝴蝶白皙的腰间果然纹着一只振翅欲飞的金色蝴蝶,那样鲜活,那样明媚。
   第二天,金蝴蝶便烧了山寨,带着四百个弟兄和马锦坡一道下山,投入到抗日的滚滚洪流中去。这正是: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破日倭终不还。
  
   附马锦坡烈士碑文
   马锦坡,字灵皋,1906年生于新宾北旺清村,自幼聪颖,娴书,画,诗,剑,热爱祖国。毕业于奉天省高级警官学校,在通化县公安队供职。东北沦陷后,于通话率部起义,投身抗日斗争。历任东北抗日自卫军营长,团参谋长,转战新宾,通化抚松等地区。曾只身冒险收编金蝴蝶部,重创日伪于新宾城郊。因叛徒出卖被日伪逮捕后,宁死不屈,气壮山河,一九三三年二月二十四日壮烈殉国,时年二十七岁。谨志英名,以励后人。
   马锦坡烈士永垂不朽。
   小说部分史实取材抗日烈士马锦坡事略。
  


发表于 2018-9-23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席欣赏,沙发品味~~~~~
发表于 2018-9-23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光临~~~中秋节快乐~~~~~~~阖家幸福美满~~~
发表于 2018-9-23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字,老榆木学习了。
发表于 2018-9-25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英雄传奇,厚重精彩!欢迎周池奉来作品交流!
发表于 2018-9-26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周池老朋友光临支持太虚版。期待你的原创首发作品。
发表于 2018-9-27 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勿忘国耻,忘战必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24 09:15 , Processed in 0.081276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