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68|回复: 12

[原创] 蟛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7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混混 于 2018-9-27 23:42 编辑



  
  和粉儿再次站在我住的小区楼下并非偶然,是她特意从两千里外赶过来找我的。
  
  和上次一样,我们四目相对,面色凝重,十指大张,极力要算清我们分别了九年,十年,还是十一年。好在和上次算了半个多小时不同,这次我们只花了三五分钟便算好了,我们一共分别了十二年少三个月。
  
  这个结果并不是我和粉儿得出来的,以我们的智商,这种高难度数学题起码得一个小时才能算出来。
  
  算出来的是两个孩子,两个刚中考完毕的孩子。确切地说,先是我的女儿不言算出来是十二年,然后是粉儿的女儿“蝼蛄”得出了精确数。粉儿看着“蝼蛄”,满脸光亮:“我没说错吧,‘蝼蛄’就是聪明,比谁都聪明!每次都能考到前三名咧!”
  
  我大赞:“比我家不言聪明多了,她在班上才考第十名。“
  
  “可你家不言考上了,我家蝼蛄没考上,你说是不是有问题?“
  
  “这——”
  
  “青丝你文化高,会写很多字,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显然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自知回答不了。好在,女儿不言帮我解了尴尬,问“蝼蛄”学校共有几个毕业班,几个学生。“蝼蛄”说有三个班一百九十八个学生,这次只考了五个公费高中。 不言说我们镇上十二个班,七百多人,考了一百四十个。
  
  停了下,不言又补充说:“我表弟在市一中,二十个班,一千个人,考了七百多个。”
  
  “蝼蛄”笑笑:“和我们那里情况差不多——我妈不懂。”
  
  粉儿傻傻地看着两个孩子问答,对女儿的责备颇不服气:“我哪里不懂了?本来就不对嘛!”
  
  “蝼蛄”呛她:“我要是考上了才不对。”
  
  我忙圆场:”好了好了,这个问题太难了,我们慢慢理理。“
  
  “蝼蛄”小声咕哝一句:“有什么好理的!”
  
  粉儿顿了下,抬头看天,阳光芒刺一般,转看远处公路,尘土飘飞,混沌一片,只得再转头对着我。
  
  “蝼蛄”的嘀咕,粉儿好像听到了,又像是没听到。
  
  我问粉儿:“你问过菩萨没有?”
  
  之所以这么说,因我知晓粉儿以前有个解决疑难的独门办法,是她早已死去的干娘“老红眼”教她的,就是去庙里问菩萨,确切地说是去数菩萨。
  
  每个庙里都有很多菩萨,只要数到和自己年龄数相同的为止,然后看那尊菩萨的神色,如果笑着,说明诸事皆宜,如是愁苦样,说明不随人愿。
  
  我曾学着粉儿去庙里问过好几次,甚至不言中考前还去过。
  
  粉儿苦着脸看看我:“菩萨早就不帮我们了,干嘛还要去问?!”
  
  我很吃惊:“菩萨不是挺灵的么!”
  
  “我们那儿的菩萨不灵了,都被老斜眼忽悠去帮他了。”
  
  “老斜眼?和你干娘啥子关系?菩萨怎么就只帮他了?”
  
  “老斜眼和俺干娘没啥关系,坏透了,菩萨就是帮他不帮我们。”
  
  我越发糊涂:“他到底是什么人?哪里坏了?”
  
  好在“蝼蛄”及时给了我明晰答案,说老斜眼是他们乡的一把手,大力号召全体乡民信佛,鼓动乡民都要和佛结缘,用乡民的结缘修了一座庙,不少乡村干部发了大财,有两个还把孩子送到城里念书去了,因为这个原因,他们那里信佛的越来越少,以至虔诚的粉儿也不信了。
  
  想起本地所有庙宇同样由官方修建管理,我只有苦笑:“菩萨不能问,那问谁呢?”
  
  粉儿很淡定:“可以问山水呀!”
  
  “问山水?”
  
  “是啊,干娘死前教过我,没有菩萨,就问山水。”
  
  “山水是谁?怎么问?”
  
  “蝼蛄”笑了:“山水就是高山流水。俺娘不知问了山几次了,从来没问出什么来。山水也是不靠谱的。”
  
  粉儿急了:“小丫头懂啥子!光问山不行,还得问水,问最大的水。干娘的话准没错。”
  
  我赶紧附和:“老红眼是真菩萨,她说的我全信,必须去问问。”
  
  在沿江公路上走了很久,都没找到合适的问询点。各种企业将江边塞得严严实实,要么无法靠近水边,要么人多不方便问。
  
  “蝼蛄”埋怨我对家乡不熟,粉儿却一点都不着急。
  
  走到镇政府大力宣传的湿地公园门口,粉儿顿时欣喜,透过大门,指着远处一大片芦苇:“我们去那,那儿最好。”
  
  见我掏钱买票,粉儿很诧异,不懂为何看一下水都要付费。我啥也没说,不言“蝼蛄”互相看看,笑笑,同样啥也没说。
  
  公园里空荡荡的,不闻一只蝉鸣,静得瘆人,我们尽量放轻脚步,沿石板路向最深处进发。
  
  芦苇边有石栏挡着,粉儿毫不犹豫跨上去,抓住石柱将身子放到下面芦苇丛里,“蝼蛄”紧随其后,翻越动作干脆利索。
  
  不言看看我,小心翼翼越过去,然后,我更加小心翼翼地翻爬过去。
  
  自始至终,我们都没说一句话,像在完成一种关乎命运的神圣仪式。
  
  跟着粉儿,轻轻扒开密集的芦苇,满腿泥泞蹒跚到水边,学着粉儿神色凛然地站住,对着翻卷的江面凝望。
  
  江面混沌苍茫,浑浊无绪地翻卷着,不见尽头。
  
  粉儿突然抬起双手,在嘴边合成喇叭状大喊:“喔——喔喔——喔喔喔——”
  
  喊完,猛地双手抱头,迅速蹲下。
  
  “蝼蛄”看看我和不言,苦笑摇头,一脸的不屑。
  
  让我惊奇的是,女儿不言竟没被粉儿吓到,学着粉儿的样子奋力大喊,嗓音尖利,刺得我心跳加速。
  
  我不再迟疑,比赛似的跟着喊完,蹲到女儿边上。
  
  不得不说,“蝼蛄”的大肚子蕴气量委实惊人,嗓门洞开,震得芦苇哗哗作响。
  
  四个疯子雕塑般挨一起低头蹲着,芦叶声,潮水声,不知名的鸟叫声,汽笛声,逐渐向高远处沉没,整个世界死了一般,不闻一丝回音。
  
  终于有淅淅沥沥的秋雨声在我们四周响起,粉儿兴奋了:“啊!螃蟹,这么多螃蟹啊!”
  
  我笑:“这叫蟛蜞,不是螃蟹。”
  
  “蝼蛄”纠正:“野螃蟹也是螃蟹。”
  
  不言附议:“应该都属于蟹类吧?”
  
  我含糊其辞:“很久以前可能是也叫螃蟹,现在,很难进化成螃蟹了。”
  
  粉儿敏捷地抓住一只:“这能吃么?”
  
  “早就没人吃了。记得小时候,大人抓来剁碎了,埋地里当肥料。”
  
  “你们这有螃蟹么?”
  
  “有,太贵了,一般人吃不起。”
  
  粉儿神情陡然暗淡,轻轻将蟛蜞放回芦苇里,看着脚下,慢慢回转。
  
  我们索然无味地跟着粉儿往回挪,不知为何,谁都没问粉儿到底问到了什么。
  
  站到公园门外,我实在忍不住开始试探:“除了山水,是不是还可以问问别的?”
  
  粉儿很无奈:“这个,只有干娘知道。”
  
  “老红眼不是死了么?”
  
  “死了也可以问的——回去要好好问问。”
  
  送粉儿母女上车的时候,我又情不自禁地叮嘱:“问出结果了打电话告诉我。”
  
  粉儿冲我笑笑,点点头,又摇摇头。
  
  “蝼蛄”也笑了,在不言耳边私语了一下,冲我摇摇头,又点点头,跟随粉儿远去。
  
  见我丢了魂似的一直站着傻笑,不言用力摇醒我:“妈,你被骗了,问山水不过是借口,粉儿阿姨只是要带’蝼蛄‘姐出来散散心的!”
  
  “是吗——你真的觉得是这样吗?”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9-27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纳闷,也很遗憾,这么好的小说为什么没人留言?明明有那么多的浏览量啊!我愿意并幸运坐了沙发。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8-9-27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十分喜欢这篇的叙述风格,散淡里有一股子特别的味道,氤氲不散。
通过文本,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原生态的生活状态。我想起一些类似的小说作品。
发表于 2018-9-29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欣赏学习。送上祝福。
发表于 2018-10-2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行文从容紧凑,没有丝毫压迫感,读来自然顺畅,情节的转换水到渠成,内容层层剥开又层层递进。问天问地问菩萨问鬼魂,这似乎是一个找不到答案的结果,究竟是哪个睡去又是谁在醒着?结尾耐人寻味。
发表于 2018-10-3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欣赏学习。很不错的语言。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0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9-27 21:39
我很纳闷,也很遗憾,这么好的小说为什么没人留言?明明有那么多的浏览量啊!我愿意并幸运坐了沙发。加分支 ...

才看到,谢谢能读完并留言。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0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9-27 21:40
我十分喜欢这篇的叙述风格,散淡里有一股子特别的味道,氤氲不散。
通过文本,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原生态的 ...

瞎凑,凑个热闹,喜欢就不必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0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灯芯草 发表于 2018-10-2 15:09
行文从容紧凑,没有丝毫压迫感,读来自然顺畅,情节的转换水到渠成,内容层层剥开又层层递进。问天问地问菩 ...

故弄玄虚而已,深究的不必。感谢能读完并留评。
发表于 2018-10-10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搬砖的写小说,还写得有点味道。
这让那些靠刷屏和交际混日子的省级会员啥的情何以堪呢?
发表于 2018-10-11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是自己见识少,读罢此文,方知蟛蜞,也知蟛蜞可食,可入药,可造肥。小说以此为主题,也是很耐人寻味的,当赞!
发表于 2018-10-11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灯芯草 发表于 2018-10-2 15:09
行文从容紧凑,没有丝毫压迫感,读来自然顺畅,情节的转换水到渠成,内容层层剥开又层层递进。问天问地问菩 ...

灯芯草的点评很到位,诠释了小说主题!
发表于 2018-10-16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蟛蜞……现在,很难进化成螃蟹了”,是否在说“寒门难出贵子”?学习小说的语言,学习小说的架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24 09:35 , Processed in 0.126129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