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15|回复: 11

[原创] 《死亡后遗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2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文三少爷 于 2018-10-13 15:46 编辑

  《死亡后遗症》

  二叔死后的第三天,那个夏日,沉闷而燥热。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人死后要选一个吉利的日子入土为安,一般都是在死后两三天。这一天,堂哥起的很早,或者说他前一夜没怎么睡,一直守在灵堂里。

  我跟堂哥很久没有见面了,他一直在深圳工作,而我在西安。只是没想到我们这一年第一次见面,是在二叔的葬礼上。

  堂哥家里一直没有人住,破败不堪,杂草丛生。母亲与父亲清理了院子里的杂草,便将二叔的灵堂设在那一间土屋里。早在多年前,二叔做生意被骗,赔了很多钱,便携二婶去往河南。堂哥从高中开始,依靠自己的头脑摆地摊赚点零花钱,甚至在大学的时候因为自力更生而获得过学校里“年度人物”。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天文数字的债务。二叔是前一年才回来的,并不是还清了债务,而是妹夫的砖厂生意太差,员工工作消极,导致即将倒闭。二叔是被堂哥的二舅请回来的,二叔回来召集了一批自己在河南一起做苦力的工人,加强对砖块烧制的质量,慢慢地砖厂有了一点点的起色,久而久之,生意开始红火起来。

  我曾去过砖厂几次,看望二叔二婶,堂妹那时候也在那里,帮忙做饭打杂。二叔他们住的地方很简陋,房间里只有两张床跟一张桌子,还有一个柜子。桌子上堆放着很多账本之类的文件,还有他的香烟跟没来得及吃几口的面。二婶一直忙得不可开交,堂妹一边照顾小孩一边帮忙,我看着曾经那个个性张扬漂亮的堂妹一身破旧的衣物,生活的无情剪去她的长发,整个人清瘦了许多。我无法描述二叔的形象,历尽岁月沧桑,而又土又脏乱。

  我是偶然翻开朋友圈才看到堂哥发的动态,堂妹留言说:“对不起,哥,我没照顾好爸。”我以为二叔生病了,打了一通给母亲,得知二叔去世的消息。二叔是在出门遛弯的时候去世的,在砖厂附近,那一天二婶做好了饭,找不到二叔人,时间长了感觉不对劲,大家一起找,在不远处的草丛里找到了二叔,急忙送往医院,医生说二叔脑溢血犯了,时间太久,没治了。

  从坟头回来,是吃饭的时间,作为孝子,我们需要答谢亲朋。我与堂哥,大哥,堂妹四人一同来到宾客就餐的地方,在屋子后面,支起了大棚。我们向宾客们行礼以示答谢,我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堂哥的二舅,或许是因为有事耽搁了吧,毕竟他大舅在外地也没来。

  对于堂哥的二舅,相比较其他舅舅,对他的印象比较深一些。小时候第一次在堂哥家里见到他,一脸横肉,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活脱脱一个梁山好汉的形象,这样的人不多见。后来又见过几次,每次见他都开着一辆桑塔纳轿车,抽着烟,那时候乡下能开起轿车的人不多,他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偶尔我会在别人的口中听到他的名字,大家说起认识他,总有一种细微的自豪感。随着我慢慢地长大,才发现:很多人都会有,或者说想拥有一个混社会的朋友,一来为面子,二来为好谋事。只是直到现在,他混的跟过去一样,还是开着那辆即将报废的桑塔纳。

  堂哥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路上来回需要两天,所以不能等到头七之后了,因此有些事需要当下处理。堂妹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从坟头回来的那个下午,便躺在了床上。具体什么样的病,我不太清楚,我想她犯病,肯定跟二叔的离世有关。这三天来一直压着,等到二叔入土为安了,身体放松下来,便抵抗不住病魔了。

  那个夜晚,我回到了西安继续工作,我只知道堂哥要处理的事情,便是去往他二舅的家里,拿回属于二叔的钱。我不知道他们那个夜晚是以怎样的对白开场,又以怎样的对白结束,从电话里母亲的口吻,我能猜出来个大概。

  夜幕降临时,堂哥骑着电瓶车,带着堂嫂去往他二舅的村子。他们村距离我们村只有三公里,只需要几分钟。堂哥是个很有礼貌的人,也是个很讲究道理的人,虽然生气二舅没有参加葬礼,但也理解他的忙碌。堂哥肯定拿着二叔那本破旧的账本,里面记着每一笔砖厂的账,也记着他二舅拖欠二叔的每一笔工资。

  虽然我并不知道二叔在砖厂拿的提成还是工资,但听母亲说,二叔从来没有领过一分钱,甚至二叔的丧事,都是母亲垫的钱,堂哥的二舅一分钱都没拿来。

  堂哥不是个容易跟人生气的人,多年自力更生的经历让他很好相处,可是那一天要账,闹的很不愉快。那个来着桑塔纳的男人,以自己身体有病、以砖厂不怎么盈利为由,拒绝给二叔拿钱,堂哥据理力争,空手而归。

  妈对堂哥说:“走吧,去深圳上班,家里要是没啥大事,别回来了。”

  堂哥问:“大妈为啥这样说。”

  妈回答:“人走茶凉啊!你那几个舅舅,就你小舅还行,在深圳帮你找工作。其他的都不咋地,既然闹翻了,就别管了。你爸走了,那些亲戚也都没有走动了,还回来干啥。”

  “你跟大伯,跟奶奶都在呢。”

  “过年要是能回来就回来,回不来了就没事打个电话就行了。”

  堂哥带着二婶与堂妹一同去往深圳,我没有去送她,因为工作上的缘故。我打了电话给他,我问堂哥:“妹子的病咋样了?”

  他说:“还好了。你工作咋样?好好上班。”

  “我会的。”

  简单说了几句,堂哥他们便离开了家乡,这一走便是两年,再回来,是因为一纸诉讼。

  二叔生前欠过很多债,有些债主得知二叔去世,便将债务不了了之,有些得知堂哥的去向,便要求还钱。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堂哥也并没有打算拒绝,匆忙地赶回来,筹钱还债。那一次,我正好在家。

  堂哥有了一个女儿,有了更大的压力,加上替二叔还的债务,整个人清瘦了许多。

  我问他:“你二舅欠二叔的钱还没要回来?”

  他无奈地笑了笑说:“咋可能要回来?人家要是不给,谁能有啥办法。哎,你二叔走了,留给我的遗产,就是那个长满杂草的土房,还有还不清的债。”

  “主要是你二舅不给钱,二叔给他干了那么长时间,砖厂生意那么好,他太没良心了。不说他了,咱妹子呢?”

  “还那样,强一点了。”

  前些时候,我陪妻子去看电影,徐峥主演的一部喜剧电影《我不是药神》,却哭得稀里哗啦。里面有一句台词让我印象深刻——“这世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这让我想起堂哥堂妹来,还有那个不给钱的他二舅来。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面对金钱的欲望,有些人,总是病的很严重,甚至无可救药。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0-13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看着,心里很堵。嗯,欠钱不给真的让人难以忍受,但又不得不忍。能咋办?我们两年了不开资,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有动静。该怎么安排之后的事?愁人。
我看小说,是习惯找有无抓住人的那个点。一旦找到这个点,就觉得这篇小说没有白看。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10-13 08:41
看着看着,心里很堵。嗯,欠钱不给真的让人难以忍受,但又不得不忍。能咋办?我们两年了不开资,不知何年何 ...

那老师有没有找到那个点。最近在写一篇《上帝之手》,大概是个超现实的故事,有点长,预计在四万字左右,才写了七千。这篇是前两天跟堂哥聊天,
发表于 2018-10-13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三少爷 发表于 2018-10-13 09:44
那老师有没有找到那个点。最近在写一篇《上帝之手》,大概是个超现实的故事,有点长,预计在四万字左右, ...

找到了。阅读的过程中,感受到了一种不疾不徐的风格魅力。这一点在读其他相关小说时候也有感到。
总体上感觉你是一个安静写东西的人。这个很难得。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不容易。能写些让人看得下去的文字,蛮好。
发表于 2018-10-13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这句话哲理啊,让人深思。
发表于 2018-10-13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舍煮字 于 2018-10-13 14:56 编辑

通篇充满了鲁迅《祝福》的阴郁气氛和情绪。穷病,是的。精神的穷,道德的穷,都是物质的穷带来的。
“员工工作怠慢”可以改为“员工因为拖欠工资消极怠工”。
最后一段建议去掉。

题外话,堂哥要是没有继承父亲的遗产,应该没有义务继承债务。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10-13 14:54
通篇充满了鲁迅《祝福》的阴郁气氛和情绪。穷病,是的。精神的穷,道德的穷,都是物质的穷带来的。
“员工 ...

有义务,只是不到百分之三十的债务。是法律规定的。员工怠慢,确实不妥。
发表于 2018-10-13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现实的情节。无非就是一个要帐,一个躲帐,只是这里面夹杂了亲属关系就复杂了,也更凸显了人性和生活的复杂性,体现作品表达主题的不凡。接近于原生态的叙说,挺好。学习欣赏了!
开头我觉得既然说了两三天的不同,就有必要说清楚为什么有2天,有3天。在我们这里基本多是三天,所谓2天一般是去世的时间在午夜12点之前,这已经是第一天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4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10-13 15:50
很现实的情节。无非就是一个要帐,一个躲帐,只是这里面夹杂了亲属关系就复杂了,也更凸显了人性和生活的复 ...

我们那风俗跟你们一样,这个不是重点。最近比较忙,每天工作超过十二个小时。没时间写文

点评

嗯,注意休息,健康最重要,尽管有时候我们也很无奈。  发表于 2018-10-14 17:29
发表于 2018-10-15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楠 于 2018-10-15 17:00 编辑

这篇有纪实性,围绕二叔的死和死前死后所发生的系列故事,集中分散多角度多层次描述,展示出普通农家人的生计和生活状态。也许是地方风俗不一样吧,总感觉关系称谓有问题,如果父亲和二叔是亲兄弟,那么“我”和二叔的儿子和女儿的关系就是叔伯兄弟和叔伯兄妹的关系,叔伯兄弟的子女才能称堂兄弟或堂兄妹。另外,二叔死了,二婶怎么样了?因为儿子女儿都走了,二婶总要有个归宿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5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10-15 16:58
这篇有纪实性,围绕二叔的死和死前死后所发生的系列故事,集中分散多角度多层次描述,展示出普通农家人的生 ...

去深圳了,文中有提到一句。二哥这个人,很厉害,不是说工作能力,而是为人很厉害,我很佩服。有时间一定专门写他一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21 18:47 , Processed in 0.079012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