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杨忠明

[原创] 我只要你的一杯水----追踪桑塔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7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景是才子,才子多浪漫。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老师,感觉这一章节,跑题了。有画蛇添足的嫌疑,想删除。
发表于 2019-7-17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忠明 发表于 2019-7-17 12:02
碣石老师,感觉这一章节,跑题了。有画蛇添足的嫌疑,想删除。

不必,先做素材留着只是觉得不伦不类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忠明 于 2019-7-18 11:23 编辑

       正月初七,社会又恢复了往日的节奏,开始上班的同事们,安静的在办公。上午的时候,文耀从烟台赶过来,到了我办公室说:“叔,我妈让我带给的东西。”
       我打开一个精致的提兜,里面是一个大信封和档案袋。我边拆开档案袋,边问:“文耀,新的一年有什么打算?”文耀说:“叔,我想去测绘队。在家时间长了,我都感觉自己很‘娘’。”

       档案袋里是一个大的航拍照片,密密麻麻的数目,再就是大海和望不到边的滩涂。后面几张是烟台某区国土资源部门批复的宗地坐标和平面。小的信封里面是几张百元新币的钞票,这是春节的礼金,新加坡人总是很“节俭”。你见过压岁钱是二元吗?我可见过,那就是新加坡。红色的礼包上面写了几个字:我的新电话号码********。
       我问文耀:“你妈妈还说了什么?”
       文耀想了想说:“再就是我弟弟文礼明年要来中国,他今年底就毕业了。”想了一会又说:“叔,我差一点忘了,我妈要你晚上九点给她打电话。”

        我仔细看着宗地图和航拍照片。文耀在一旁,小声说:“叔,我想开车。”我头也没抬说:“刚出驾校,就开车,你考虑过安全吗?”
     “我都开了好长时间了,您可不知道,我和春燕姐出去办事情,都是我开的。”见我不理他,又说:“叔,你就答应吧。”
        我放下手中的资料说:“你真的能行?”
        文耀说:“没问题。”

      我拿来我的手包,找了钥匙,递给文耀说:“去,把小区车位里的轿车车开过来,这回你给我做司机。”
文耀一听:“啊?叔,我能行吗?”
     “你刚才还说你很行的。怎么这回又没胆子了?”
        文耀想了想,就出去了。我打内部电话给婷婷,说:“去档案室,找一份1:5000的烟台高新区地图送过来。”

       我刚准备把戴安的提兜放进抽屉里,却发现里面还有一个白信封,信封是封着口的,我拆开,里面一张打印的英文文字,我看了一会,大意是:

        郑明锡于一九八〇年创立了“摄理教”,他自称是“重新降临人间的真正的基督耶稣”,利用摄理教大规模招纳信众,尤其是女信徒。其教理中有一条明确规定,“上帝允许他与世上所有的女人性交”,因为这种“爱的教育”恰恰是罪人自我救赎的一条捷径。女信徒入教后就是郑明锡施暴的对象,一九九九年韩国SBS电视台就披露其涉嫌侵害五百多名女教友,郑明锡被捕后有韩国女性指出韩国被性侵害与性骚扰的受害人至少有三千人。最令人发指的是,郑明锡还十分钟情于集体淫乱。二〇〇二年,有三位日本女性起诉其性侵害,她们称亲眼目睹郑与三十多名日本女性在同一房间内集体淫乱。二〇〇六年年四月二日,郑明锡在辽宁鞍山市郊外天山溪谷的四栋豪华别墅内同五十多名女信徒发生性关系。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文耀进来了,说:“叔,我把车开过来了,这车真好。很稳,也很流畅,我喜欢。但是,叔叔,给Commander(领导)做司机,我不自在。”
      “工作,本身就是一种劳动。自在,那是休闲。以后每天就在我的办公室外屋办公。你的驾照是哪类?”
     “A1的。”
     “以后公司的客车也归你管。”
        文耀说:“那春燕姐找我咋办?。”
         我说:“该去还得去。媒体这块了人手暂时不够,你就多跑就是了。文耀,这段时间过得怎样呢?”
         文耀说:“叔,真好。你们国家总是让人感到新奇,而且是一天一个样子。这个是新加坡没有的”
        我说:“你的新房子准备什么时间装修?”
       文耀说:“叔,这个我不知道,这样的大事,我听你们大人的。”


        接近中午的时候,松芝和金子过来了。金子说:“叔,苏州那里寄来了一张二十一万新币的支票。我已经存上去了。开门的第一天,收获也是不小的。现在在烟台的同事们开始四下出去拦广告了,我和我姐过来就是想听听你对这段时间的工作安排。”
        我说:“把丛伟招呼过来。
大家到齐以后,我说道:“新加坡公司寄来了今年的测区的位置,就是在烟台高新区的一片滩涂上。从国土资源局给的位置和航拍的图片来看,我是相当头痛的。”接着我把戴安给的资料,递给了松芝,然后他们传阅起来。
      “看清了没有,大片的树林,再就是一望无边的滩涂。在这样的测区进行工作,林区部分怎么办?肯定是模拟的光学仪器不能使用,因为视线不行,有树木遮挡,采用全站仪,无法掌握测点的疏密度,而且大量的数据需要当天导出来。也就是说边野外,边室内。这是填油做法,这样做人很疲劳,不可取。大家讨论一下,看着看怎么做最好。现在的季节是冰封雪地的,滩涂无法站人,这是不是考虑这次参加测绘的人员需要重新确定?”
       丛伟说:“我看行。建议女生们就别参加了。从航拍的的图片看,树林区是松林。而且茂密。女生们不安全。只要是确定的测绘时间允许,女生还是别参加了。如果女生们不参加,我们就可以采取边测绘变室内的做法,我看这样做,效率反而更高。”
       丛伟又说:“航拍的图片上面的测区,是牟平养马岛附近,属于北海林场,它的北边的是个人承包的滩涂养殖场,很泥泞。这样的地方,让女生进场,不是很好。”

        我们正讨论着,婷婷进来了,说:“大姐,景叔来了,在办公室,说找你有事儿。”
        松芝随着婷婷出去了,不一会又领着老景进了我的办公室。我只好说:“再议。”丛伟和金子就走出了办公室。
老景坐下来说:“同舟,新加坡哪里出事儿啦。刚才接到新加坡的警察署的电话,松芝妈妈他们被抓了。”
     “被抓了?是不是聚会的事情。”
     “估计是。警察署说,罚款二万新币,要上法庭,遣返回国。你看看怎么办?”老景说着,沮丧的低着头。
        我想了一会说:“出事儿,是早晚的事情。松芝妈妈是女士,否则附带的处罚是鞭刑。看来的,你要去新加坡了。先把人带回来。不过你要考虑的是,带回来怎么办?你们国内的房子已经卖了,住哪里?”
       老景看着松芝,松芝说:“爸,你别看我。我是不和我妈在一起住。”
老景想了一会说:“只能让她住松儿外公那里了。你想想,她遣返了,我新加坡哪里还有房子。我总不能把房子仍在那里不管吧。”
       我想了一会,说:“这样也不错。柳絮回来以后,肯定需要养病,在外公那里也不错。”我又说是松芝:“怎么说也是你的妈妈,你需要过去照料。老景,你准备什么时候走?你和那个小童都回去吗?”
       老景说:“越快越好。我需要二十万的现款。”


       我打电话给金子,说:“金子,你和银行做个计划,明天提二十五万现金。还有一会景叔过去,你按照他的身份证,订两张去新加坡的机票,如果青岛没有航班,你就定从烟台潮水机场去新加坡的机票。”

发表于 2019-7-18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测绘有困难景家出事两条线推进有条不紊通过景家看人性善恶
 楼主| 发表于 2019-7-19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忠明 于 2019-7-19 06:52 编辑

       我按照戴安的约定,在家里,晚上九点把电话打过去。戴安说:“哥,我这次只能安排你二十万的测绘款,你可别嫌少。我给你的资料你看了吧,这个是今年的项目,当地政府对用地已经做了批复,但是这个项目是几家招标的。我还是要你先对测区进行全面的测绘。我们要先取得第一手资料。你看可以吗?”
       我说:“你的意思是与去年的青岛测绘是一样的是吧?”
       戴安说:“就是这意思。”戴安又说:“哥,我想把文礼也送到你那里去,你看行吗?”
      我说:“戴安妹妹,新加坡是发达国家,干嘛要来中国呢。你是怎么想的?我不明白。”
       戴安:“哎呀,差别大了。你看看文耀,这次回来,人很精神,中文说的流利且不说,知书达理的,像个男子汉,这都是守着你的结果。”
      我说:“你给我停住。别忽悠我。你的那个小儿子,什么时候毕业?他是学什么专业的。”
     “工程专业,也是南洋理工学院毕业的。今年年底就毕业了。文耀说,他很喜欢你在威海给他买的房子。我想找个时间过去看看,房款的事儿,你就按照你的职工待遇给他办理就是了,首付的款项二十万人民币,我先借你的就是了。”
        我说:“妹妹。房款不是问题。我想知道的是,你的这次测区怎么没有具体的测绘要点。你的工期总得给我吧。”
       戴安说:“哥,你马上安排人员进测区,具体的工期我不做确定,我相信你会安排的很好。因为你的人马是最优秀的。我这边会向公司董事会提交你的款项计划的。我这次估计又能提职,”戴安说着,自己笑了起来,说:“和你在一起,总是有好的运气。”说着就扣了电话。


        第二天下午,烟台蓬莱机场,老景和小童办完登机手续,就来到我面前说:“同舟,我怎么有种崩溃的感觉,要不,你也去新加坡陪着我。”
       我说:“老景啊,这就是一个手续的问题。你去了按照新加坡警察署的的要求,照个面,把人接回来就万事大吉了。没什么可担忧的。喜欢在新加坡就多呆些日子,不喜欢你把柳絮领回来,再送到大连,这有什么啊。钱不够,你说话,别的先放在一边,救人要紧。回来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我接你。”
      老景使劲握着我的手,他了口气说:“同舟,我认识你晚了。早认识你,兴许避免一些弯路。”说着,晃着我的手,和小童走向了安全检查哥边防检查通道。

        回程的路上,金子开着车说:“叔,新加坡的鞭刑是不是很残忍?”
       我说:“是啊,我在新加坡看过执行鞭刑得的视频,受刑的男人绑在一个十字架上,光着屁股和上身,旁边是警察和法医,有的人体质差,这一鞭下去,如果挺不住,会立刻停止执行,法医鉴定后,等他的体力恢复了,在继续执行。那鞭很长,是牛筋做的,一鞭下去一道血痕,但是不会皮开肉绽。”
       金子说:“像这种情况,会判几鞭呢?”
      我说:“最少三鞭。新加坡的法律是,对女人分不执行鞭刑,只是男人有。但是马来西亚就不一样了,他属于穆斯林国家,对女人有鞭刑,比方女人喝酒,就有鞭刑。”


        回到家里,松芝一直心事重重,第一次看见她叹气。什么也没说,就早早地休息了。我在客厅,看着1:50000的地形图,又看着戴安的资料。盘算着牟平测区的运作方法。文耀和瑶瑶进来了。
       文耀说:“叔,我刚才和瑶瑶去了夜市。也是的美食真的很好吃。还不贵。”
        我说:“先不说你的夜市,你对地形图能否制作出3D效果图?例如“HTCAD和CASS?””
文耀说:“这个不是问题。我刚才在夜市还与瑶瑶说着这个事情呢。但是3D地形效果图一般是游戏中,军事题材的里面才有。”
      我说:“瑶瑶,你的学校有这部分课程没有?”
      瑶瑶说:“没有,我还是第一次接触。叔,我今年就毕业了,你也不关心我。”
   “这么快?你才上了几天啊。快毕业了?那好你想毕业以后怎么办?我看你会你老家,和你奶奶在一起,你也好照顾她。”
       瑶瑶说:“我不,我就留在咱们公司。我很喜欢这里。到时候,我把我奶奶也接过来。你要是不同意,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文耀也说:“叔,瑶瑶很优秀的,你可别不知道。”
      我说:“你俩赶快给我休息,别烦我。”


        我又找出了我的那个半盒烟,抽了两口,呛得慌。掐灭。思绪又转到了老景的新加坡的之行。很明显。柳絮的这次遣返和罚款,是触犯了新加坡的刑罚。像这种罪犯,新加坡会不会通知我国警方押解呢?如果是这样,柳絮的案件,谁也帮不了,他只能在国内监狱过上几年了。焦方舒的是不是在这次遣返的人员之中呢?是的话,他的两个上学的孩子怎么办?一同被送回国,还是在新加坡流浪?没有了大人,这两个孩子学肯定上不成了,面对的只有流浪。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接近十点。也没有理个头绪。收拾了茶几,进了卧室。
       松芝没有睡,穿着睡衣卧着脸,在床上“大”字躺着。见我上床,右侧身,转过去。我换了睡衣,去卫生间洗漱后,拿起床头的叔,又找到了阿城的《棋王》看了起来。看着书,心底里总是感觉空唠唠的不踏实。又放下书,用手扳过侧身的松芝。解开她睡衣。松芝仰身做青蛙状。我吃起了面包。
     “哥,我没有洗澡。”
       我吃了两口,发觉不对劲。说:“怎么回事?去整形医院了?”
     “是的。前天去的。我怕你嫌弃我。我不想失去你。”
       两只白藕似的并排的腿,被我分开:“哦,花园也被整理过。”
    “哥,你怎么不动我来了?”
     “我喜欢的原生态。你这样让我想起了整齐划一的城市。没意思。”我刚说完,一双小手,伸向了犁铧,犁铧被启动了,伸进土里,开始了耕耘。身下的人在呼风唤雨,天公作美,大雨倾盆而下。

       松芝这回是真的睡着了。满足的脸上,平静着绯红。看着熟睡像个孩子的恩人,我的思绪要回到新加坡,老景那里到底会怎么样呢?

发表于 2019-7-19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篇幅不长挺有看头。老井的新加坡之行,戴安的测绘任务松枝的爱恨心情明暗三线交叉运行结构严谨层次分明。        
 楼主| 发表于 2019-7-20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忠明 于 2019-7-20 18:51 编辑

       手机短信的声音。我打开一看,是戴安发来的:后天05:25,新加坡酷航,TR392航班,菲律宾马尼拉,韩国仁川中转后航班编号为7C8701航班,11:05到达烟台蓬莱机场,人数成人2人,孩子2人。
       第二条短信::焦不在其中。同时遣返同机4人。名字如下:***,***,**,***。照片如下:… …

       看了戴安的短信后,我有种释然的感觉。本来疲倦的想睡觉,这回却感到了莫名的兴奋。

       不多久,又有一条微信过来,打开一看是王倩发过来的:大哥,上次吃烧烤的景叔来了,带着一个女人,吃完后,给了你儿子二百新币的小费。刚走。

       微信还有王倩拍的视频,尽管不是很长,也就几秒钟,我还是看到了老景和柳絮那么冷静、那么平常的走出了我的烧烤店。

       我关了灯。黑暗中,卧室里飘洒着外面路灯的余光,我扳过松芝,吃起了面包。



       我早晨醒来的时候后,松芝已经安排孩子们吃了饭,开车去了烟台送阳阳和邢雯上学。等她回到威海我的办公室的时候后,手里拿着一张支票,对我说:“哥,这是烟台的客户要在“威石高速”做的广告款,给了二十万。一会儿我让办公室进行设计,然后找安装公司制作安装。忙活着这几天,今天早算是有效果了。
       我看了一眼神采奕奕的松芝,说:“松儿,你今天真漂亮。”松芝坐在我面前,两个充满笑意的眼睛看着我说:“哥,你真可爱。我都爱死你了。”
       我说:“咋啦?”
       松芝拉过我的手说:“我不说。”
    “你不说,那我可说了。你爸爸妈妈明天中午11:05分到达烟台潮水机场,他俩还带来了焦方舒的两个孩子。你说怎么办?”我的话音刚落,松芝的手机就响了。

        松芝放下电话说:“哥,真累。这姓焦的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妈妈非得要把他的孩子带回来,怎么安置呢?怎么这么乱啊?”

        松芝出去以后,我把电话打到了赵静,也就是王月那里,说:“我有急事儿,你让老郑安排个时间给我打电话。”
       没多一会老郑的电话就来了,我告诉他明天烟台机场,有新加坡的遣返人员,老郑说:“这是大事。我再忙也安排的人到机场。”在我提出松芝妈妈柳絮,要求网开一面的时候去,老郑同意了。老郑提出:“我会安排人与你联系的,但是我必须看到你也在场。”我答应了。我用微信发送了这四个人的名字和图片。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松芝和我各开一部车子,早早就到了潮水机场。看见停车场一部标有“警察”字样的面包车,也在停车场,我知道老郑的人已经到了。
       我在出站口的时候,王月过来了,说:“叔,我们直接进去。在边防检查柜台抓人,你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


        新加坡的酷航准点到达。我和文耀、松芝在经过遥远的等待之后,老景搀着柳絮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老景的身边是两个六、七岁的男孩子。

       看不出柳絮有什么异常,在我面前,也不看我,眼睛总是朝一边看。我没有理她。老景说:“同舟,刚才在边防检查的时候,我周围四个人被带走了。”

        我说:“我今天来就是为了不让被带走来的。你还是先回威海,住在原来的地方,先调养些日子,再说。”我要喊来文耀,文耀过来后递给我手包,我拿出五万现金,说:“老景,这个你先用着。我知道你手里里没钱。你们先走,我还要和警察同志有些事情要办。”


       王月过来后,说:“叔,老郑安排我做户籍科长,但是工作这边还没有调整,还得继续做刑警。我都愁死了,丛伟总是说我是女汉子,不冷不热的。你也不说说丛伟,他毕竟是听您的。”
       我说:“怪你当时选择的学校不好。也没法你是警察世家,认了吧。”
      王月说:“新加坡那里还有遣返的是吧。老郑说,他们都是瘾君子,还有乱七八糟的。我先回去在审讯。我的事情你可要帮我。”
    “你的什么事情?”
    “就是让丛伟早点娶我啊。”
    “我看你还是另找一个吧。好好的事情,怎么让你办的这个样子。”
       王月一听急了,摇着我的胳膊说:“叔,你就帮帮我吧,我爸爸都上火了。”


        回去的路上,我问文耀:“你弟弟来我们公司的话,他适合做什么工作好?”
       文耀很按规程操作办,见我要和他说话,就降低了车速。说:“叔,你可不知道,我弟弟文礼,是个文人,但是新加坡那里华文不是主要的语言,他尽管是学工程的,那文章写的不是一般的好。在《联合早报》有发表的诗歌。要不是我爸爸妈妈看着他,他早就来中国了。”

发表于 2019-7-20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重的场面写得这么轻松,本应慌乱却这么有条不紊。这才是功夫,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7-20 22:31 , Processed in 0.027696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