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54|回复: 5

[原创] 我和虫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云泥_R5QUU 于 2018-11-2 08:45 编辑

t01140c1a0688de5880.jpg

北方的雾霾,总叫人透不过气。这些年我一直住在这,却从未见过他。

他从来不急,就如天空中薄暮的云朵。天黑后,走进另一种生活。他穿上外套,并向厨房踱步,晚餐在炉子上保温,他和我边吃边聊,这让我俩梦寐以求!我们耻笑小玩艺儿,儿时幼稚的弹弓,藏在陶罐里的一座月牙宫,冒起绿色的氤氲。。。。

我们开始争辩。长满乌冬刺的怪力星球,会飞行的乌龟,掉进一簇火红的常青藤。有人在我们的故事里开枪,砰-----的一声巨响,被血染成的黑色玫瑰,渐渐僵冷。而幽香从悲哀的夜的细软喉咙甜美流溢。

我和虫哥的天马行空。随着时间无声的默许,我们的世界都慢了下来。许多往昔的欢笑和想象丢掉了,我的回忆录半途而废。当然,半途而废的还有金银首饰的复制品。我赤裸的双脚似乎再说,我们已经走过十年漫漫的友情长路了,到头咧。

过时的博物馆、过时的人,空荡荡的糖罐。在每只小小的秋天果园,说着嘘!我们都是摆弄棋子的过路人,但活着,总有意外!

比如秀春在微信群里,问我原来是谁?我还来不及作答。雁无声、大丢、小丢、皮皮。。。虫哥就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我曾经有多少个通俗的名字,自己都记不清楚。我的心仿佛被一颗饱满的柿子砸到,被遗忘的美好,一下子苏醒了。

虫哥叫黑漆漆,又换散帙看虫蠹。我不似虫哥那般活泼、可爱、有趣味形象,念他的名字非常拗口。每念一次舌头拧一次麻花结,封住了想说话又说不出的嘴。索性喊虫哥来的朗朗上口,他呢,亲切的喊我燕子。

我属性为鸟,他为虫。大自然的本能,导致了一场错误、美丽而又深沉的纠缠。吃与不吃,都往往可以衍生出许多不同版本的童话。
一只娴静腼腆的甲壳虫,在森林散步。我感觉他特别亲切和伤感。我使用童年的眼睛望向他,却又不吃掉他。他视我为小邪恶的罪魁祸首,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

这样的日子,就在一个秋天接着一个秋天中来回。人群早已散去,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秘密花园,也许我们俩从来不曾试图回去嗅过它的芳香。

那一天,草莓汁在衣服上喷发,北方的庭院成熟的谷子被风搭起来。阳光下的孩子永久的停留在哪里,一直在那里,总会在哪里。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2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创造了一种恬静、慵懒的意境。
发表于 2018-11-2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成败萧何,这篇文章的优点和缺点都在行文上。不过,我喜欢。有时候写文就是写出一种感觉,就此意义,感觉至上也无所谓有无曲径了。
发表于 2018-11-3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有特色,犀利有风采。
发表于 2018-11-3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一点,感觉很不错,有空来细读。
发表于 2018-11-3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边 于 2018-11-3 20:46 编辑

语言如清风吹着,游来荡去,缥缈到每一个细梢都甜,都腻。以物性言情。抓不住,又似抓住了。青春,干净,童话,神仙般的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5 20:10 , Processed in 0.082634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