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27|回复: 8

[原创] 朱老六脱贫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5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早上,像大红桔子似的从东边冉冉升起的太阳,到了中午突然躲进密布的乌云间不见了。乌云下面是一片荒芜的田野,田野上长满了绿油油的野草和五彩缤纷的野花,在习习的春风吹佛下,发散出一阵阵芬芳的气息。
  
  刚被朱老六牵着鼻子到田埂边的老黄牛,一闻到野草的味道,使劲地往前拽,差点把朱老六拽翻一个跟头。
  
  朱老六只好把手里的绳子甩开,让牛自由自在地吃田里的野草。
  
  可这头老黄牛一点都不安分,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哼哧哼哧地在田里跑来跑去。
  
  “哎,天气不好,人也不好,牛也不争气,这日子何时是个头啊!”朱老六看着来回跑动的老黄牛叹气。
  
  朱老六这几天的心情超级不好,因为前几天他跟媳妇荷花大吵了一架。
  
  本来吵架对朱老六和荷花两口子来说是家常便饭,吵了又好,好了又吵,哪天不吵才不正常呢。可是那天这架,他和荷花可以说是吵头到头了——荷花离家出走了。
  
  这架是怎么吵起来的呢?说来话长。
  
  那天早上,朱老六起床裤子都还没有穿好,就听到隔壁的刘老四来敲门:“朱老六,起床没有啊,我们去城里看戏去?”
  
  “什么戏啊,春耕农忙季节的,有什么戏好看呢?”
  
  “听说是省里下来县上搞文化下基层活动,有你喜欢听的唢呐演奏专场呢。”“哦,是吗,我跟媳妇说一下。”
  
  哪知朱老六一跟荷花说了,荷花当场就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大农忙天的,你还有闲心去看戏啊?你也不看看你自家,饭都吃不起,也配看那玩意儿!”
  
  听到荷花的叫骂声,站在门口的刘老四只好静悄悄地走开了。
  
  朱老六喜欢看戏,尤其是有吹唢呐的戏他最喜欢观看,再说他很喜欢吹唢呐,而且吹得余音袅袅,他身上也随时携带一把锃光瓦亮的小唢呐呢。所以在朱家村,人们一说到朱老六,都这样评价道,这个朱老六要才没有才,要相没有相,幸好他会吹唢呐,不然媳妇都讨不上。
  
  的确,朱老六个子一米五不到,麻花脸,人又黑又瘦,所以他年轻的时候,有人帮他说媒,女方一听到朱老六的名字,头就摇得像波浪鼓,有的甚至怒骂帮朱老六牵线搭桥的人,说她们狗眼看人低。
  
  那朱老六是怎么把荷花弄到手的呢?荷花是朱老六的大哥朱老大设“计”骗来的。
  
  那时朱老六三十岁,荷花二十五岁。荷花家住蛮石村,蛮石村跟朱家村有三十四里远,但是两个村的村民都经常去同属一个乡——马黑乡的街上赶集。
  
  那时中老年人们赶集是为了买卖,从家里带出玉米、洞籽、油茶、黑木耳、草药等农产品去集上卖,然后买些油、盐、味精、肥皂、牙膏等生活用品回来;而年轻人们赶集则是为了“浪哨” (唱歌传情)。那时在马黑乡,年轻人外出打工还没有形成潮流,所以到马黑乡集上赶集的年轻人很多。
  
  朱老大设的“计”是这样的,利用年轻姑娘去集上“浪哨”的机会,让家里那长得高大英俊潇洒的老幺朱老八把姑娘约到集边的偏僻小路上“浪哨”,然后事先埋伏在路边的朱老大和朱老二他们就上前把姑娘按倒在地,然后用胶布封起嘴巴,用绳子捆着身体,几个像押犯人一样悄悄从人迹罕至的小路上押送到家里。
  
  然而这个计谋在实施过程中出现一些困难。因为马黑乡的很多姑娘们自保意思都很强,一听朱老八约去偏僻的小路上,都断然拒绝。因为姑娘们知道,青年男女“浪哨”是有规矩的,“浪哨”的地方必须是房前屋后、大路边或者是街头广场上,总之要在其他人容易看得见的地方。
  
  所以当朱老八提出到偏僻的小路上“浪哨”时,很多姑娘就怀疑他动机不纯,进而没有接受他的请求。
  
  可是长得矮胖矮胖、讲话有点结巴的荷花,看到英俊潇洒的朱老八要约她“浪哨”时,却高兴得忘乎所以,满口答应朱老八到小路边上“浪哨”,哪知“浪哨”歌还没有唱一首,就被伏击在路边的朱家几兄弟捆绑起来了。
  
  荷花当时想,朱老八人长得那么高大帅气,要娶我做老婆,说一声就是了,用得着捆绑这种方法吗?
  
  可是荷花被带到了朱家后,事件却出乎她的意料。
  
  2
  
  荷花被朱家几兄弟把身上的绳子以及蒙眼和封嘴巴的布扯开后,就把她关在一间小房子里。
  
  到晚上,吃晚饭时,突然有一个脸上长满麻子的矮小男人给荷花送饭。
  
  荷花看见那男人,相貌有点像朱老八,猜想是朱老八的哥哥,就对男人说,哥,朱老八呢?
  
  哪知男人说,我是朱老六,我不是哥,我是先生。
  
  荷花说,你是教书的先生吗?
  
  朱老六说,不,不,我是你先生。
  
  荷花说,那朱老八呢?
  
  朱老六说,他不是你先生,他是我弟,他只是帮我把你娶回家而已。
  
  荷花当场气得要晕过去,呼天喊地的大哭大吼起来。哭喊完后,荷花想夺门而出,但是门已经被朱家人锁起了。
  
  所幸,朱老六不是那种霸王硬上弓的人,他每到饭点都准时带着饭菜过来给荷花吃,他看着荷花对自己没有感觉,所以不敢心怀不谋,只是默默地坐在在荷花旁边,像一尊肃静的雕塑。
  
  这样的生活一直延续了一个多星期,眼看荷花真的没有心思跟自己过,朱老六在心里对自己自个儿说,哎,还是算了,把荷花送回去吧。
  
  然而朱老六把这个想法跟朱老大说后,朱老大却大发雷霆:我们辛辛苦苦地帮你弄来了一个老婆,你说送回去就送回去了,你当我们是傻瓜吗?
  
  朱老六说,我知道你们对我好,但是我想了想,强扭的瓜不甜,再说这种事是违法的,要是被公安的知道是要被抓坐牢的。
  
  朱老大说,你说的这些我不知道吗?但是你不会撒泡尿看看自个儿,我们不这样做你会成家吗?看来我们是帮瞎子点灯,白折腾了。
  
  朱老大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朱老六思来想去还是确定把荷花放出去,并做好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朱老六趁着家里其他人都到地里干活的空儿,偷偷把荷花给放出去了。可让朱老六想不到的是,刚刚把荷花送出去没有几公里,荷花突然不走了。
  
  荷花说,我从蛮石村出来一个多星期了,再回到家里,别人见了怎么说,再说我们蛮石村人把名誉看得比人的命还重要,所以我想——
  
  朱老六说,你想什么样我都支持你。
  
  荷花说,有个条件,只要你做到,我就留下来。
  
  朱老六听了这句话后,高兴得要跳起来,急忙说,什么条件,只要你肯留下来,我做什么都愿意。
  
  荷花说,这么多天来,虽然我被你家人看守着,把我跟你同关在一屋,但你自始至终没有动我一根毫毛,所以我觉得你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这样吧,你先找几个媒人,然后带上礼品去我家光明正大的说媒,如果我家人同意了,我也无话可说了。
  
  朱老六家有八姊妹,五个儿子,三个女儿,女儿全嫁人了。朱老六的父母死得早,长哥为父,长嫂为母,所以朱老六家里的一切都听从朱老大的。
  
  当朱老六把荷花的意思转达给朱老大时,朱老大刚开始觉得不可思议,后来又怀疑荷花耍计谋,就对朱老六说,到时她家人看到你这种怂样,不答应你,你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吗?再说,我们这又是抓人又是关人的,到时人家一咬口,我们这不是伸脖子套绞索吗?
  
  朱老六说,经过这么多天与荷花相处,我还是相信荷花的。
  
  朱老大说,不管怎么说,我是不冒这个险的。
  
  朱老大不支持,朱老六只好自作主张。偷偷找了两个媒人跟着自己,把荷花送到蛮石村。
  
  哪知刚要把荷花送出门,突然荷花娘家的人来了,一大帮人,有拿木棒的有拿砍刀的,一来就嘟嘟囔囔,说把人交出来,要不就砍人了。
  
  所幸,媒人中有一个叫朱大海的,他是朱家村的村干部,见过大场面的。朱大海不慌不忙走出来对荷花的娘家人说,人真的在我们朱家这里,但是年轻人自由恋爱(朱大海不知道荷花来朱家的来龙去脉),现在国家都提倡婚姻自由,既然他们自由组合在一起,我们尊重他们不是?
  
  一群人刚开始叽里呱啦,突然听了朱大海讲到国家政策、婚姻自由什么的,就懵了。因为蛮石村在马黑乡算是最偏僻最落后的村,那时政府工作最难做也是蛮石村,村民没有文化,一遇到事情就想用武力解决,不知道走法律渠道。
  
  可是蛮石村民虽然很野蛮,但是对国家对政府却是很敬畏的,因为他们知道这些法那些法什么的不能碰,一碰就倒霉。
  
  朱大海虽然是村里的一个小会计,但是讲起话来头头是道,他先从国家的婚姻政策来谈,然后又从邻里和谐共建等方面来谈,谈到后面终于把荷花的娘家人谈安静了,谈妥协了,同意不追求朱家兄弟的账,但得把人带走。
  
  朱老大心里万分不同意,但在那么多人面前,他还是妥协了,他说,你们带回去的话,以后……
  
  朱老大的意思是荷花带回去后,如果出什么事,那么不关他们的事了,但话还没有说完,朱老大就被朱大海用眼睛瞪了一下,把他的话打断了。然后朱大海插话道,既然是自由恋爱,我们是很尊重你们后家人的,你们先把人带回去商量好,我们这边会找个日子去说媒。
  
  就这样眼看要出的大事,在媒人朱大海的周旋下摆平了。
  
  3
  
  荷花被她家人带回家后,荷花的大哥狗剩先让荷花跪着,然后问她为什么一声不吭地跟别人跑了。
  
  于是荷花一五一十地跟狗剩说了。狗剩听后非常生气,说,那天在朱家,你为什么不把这事说出来?
  
  荷花说,虽然朱家人对我又抓又关的,但是他们没有对我怎么样?
  
  狗剩说,朱家人把你关了一个多星期,还没有把你怎么样,你真的傻子啊,被别人骑到头上了还帮别人说话。
  
  荷花没有接话,“呜呜”地低声抽泣着。
  
  狗剩骂了荷花一句混蛋后,又说,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抢人这种事,真的太无法无天了,不行我要去朱家算账。
  
  狗剩说完拎起一把菜刀就要出门,所幸他的怒吼声被邻居们听到,邻居们纷纷出来劝他,说狗剩,你不要冲动,有事慢慢商量嘛。
  
  狗剩在大家一个多小时的劝导下,才平静下来。有一个很有威信的族人建议狗剩召集家族的人坐在一起议一议这事。
  
  狗剩觉得有道理,就召家族的人开会,通过家族会讨论,大家认为,荷花虽然去了朱家那么多天,虽然没发生什么事,但是名誉丢了,再说朱老六虽然个子矮小一点,但心地还不错,所以只要荷花认了大家都没有意见。
  
  而荷花在家族会上,当场表态愿意嫁给朱老六。就这样,朱老六和荷花这门亲事就定下了。
  
  结婚后,像千千万万的农家男人一样,朱老六的人生也步入一个新的阶段,结婚,生子,分家,养家糊口,没几年就把朱老六操劳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问题是朱老六一天这样忙忙碌碌,生活过得什么样呢?
  
  听荷花有一次骂跟朱老八的话就知道了,荷花骂道,雷劈的朱老八,把我骗给你六哥,这辈子真的倒大霉了,朱老六要才没才,要钱没钱,我这辈子跟他,是图的是啥呢?
  
  虽然荷花这么说,但是说到底,荷花的娘家也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比朱老六家还贫穷,所以当初荷花同意嫁给朱老六时,觉得朱老六家虽然也穷,但至少可以天天吃上大米饭,而她娘家则天天吃的包谷饭,甚至有时包谷饭还短缺呢。
  
  所以荷花跟朱老六结婚后,抓农活抓得很紧,每天天不亮就叫唤朱老六起床跟着她到田地里干活。在村人眼里,荷花和朱老六早出晚归,拼起命地干活,按说他们日子应该过得很红火,但其实不然。
  
  因为朱老六家人多地少,朱老六分家后才分得几亩田地,再说那时农产品价格很低,所以不管朱老六和荷花如何的拼命,但经济收入只是刚好达到解决温饱的程度。
  
  当然作为家里的强人,荷花也带领朱老六尝试走很多致富的道路,但最后都走不通。
  
  生大女儿朱兰兰的那一年,荷花看到村会计朱大海种植新品种西瓜致富后,心里也痒痒的,也想来年种一种新品种西瓜。
  
  所以第二年,荷花就带着朱老六一起把家里的几亩田地全种西瓜了。然而那一年,全朱家村甚至隔壁的村庄都种有这种新品种西瓜,而且这年风调雨顺,家家的西瓜大丰收,导致西瓜在市场上供大于求,所以西瓜的价钱下跌了,甚至到最后没有人收购了,很多又大又圆的西瓜直接烂在田里。
  
  这一年,荷花家不但没有一点收入,还损失了上万元的种子、薄膜、肥料等种西瓜的本钱。
  
  所以朱老六就损了荷花一句,你看看,你看看,我早就说了,跟在别人屁股跑是没有出息的,你就不听。
  
  荷花反讽了一句,嗯,全村就你朱老六厉害,就你朱老六聪明,可是你那么聪明,怎么还那么穷呢,甚至连老婆差点讨不上呢。
  
  这句话戳到了朱老六的痛处,朱老六头上青筋暴突,又回击了一句,乌鸦笑猪黑,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厉害你你怎么也——
  
  朱老六本来想说,你怎么也只能嫁给我的,但是朱老六意识到这话不妥,急忙把话头掐断。
  
  但荷花还是领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所以荷花回道,好你个朱老六,当初看在你人还实诚的面上可怜你,才嫁给你,现在你倒蹬鼻子上脸了,呜呜,朱老六,我现在就跟你离婚。
  
  荷花说完就跑过来,双手紧紧地拽着朱老六的右手,哭天喊地,要朱老六一起到乡民政办办理离婚手续。
  
  朱老六被荷花的行为吓懵了,急忙使用援兵之计,说,我去我去,但是今天不是赶集天,等赶集天顺便去买东西。
  
  荷花说,等什么赶集天,你还有心情买东西啊。
  
  朱老六想想那天是星期六,又改口说,今天周末人家乡里面的人不上班。
  
  荷花只好说,好,那等后天吧。
  
  荷花说完,收拾东西抱着孩子回娘家去了。
  
  荷花走后,很多村人在暗地里指责朱老六: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还有脸把老婆赶走。朱老六也反思:我朱老六娶到荷花已经算命好了,自己以前还曾跟荷花许过这样一句诺言呢——只要你嫁给我,我给你当牛做马都愿意,可是现在我却把这句话忘记了,开始用荷花的错误指责荷花了,我还是以前的朱老六吗?
  
  第二天,朱老六只好到荷花的娘家,一边赔礼道歉一边跪地求饶,把荷花娘家人都给跪感动了,最后荷花终于软了心跟朱老六回来了。
  
  所以发生这次事件后,每次朱老六和荷花两人发生冲突,朱老六都本着“忍耐忍耐家不败”的原则,对荷花骂不还嘴打不还手,总之不管荷花对他怒骂恐吓他都视而不见,或者说不斤斤计较,
  
  也许朱老六的无底线退让,让曾经还算温柔贤惠的荷花现在越来越刻薄刁蛮,成了地地道道的“母老虎”,而朱老六却成了村里有名的“耙耳朵”。
  
  4
  
  突然“轰”的一声雷响,暂时把朱老六的回忆中断了。朱老六仰头看了看天上,天空比刚才更加乌云密布,乌云下面不时呈现出几道白棉线似的闪电。朱老六瞟了一眼田里那头陪伴自己多年的瘦弱的老黄牛,老黄牛跑来跑去近一个小时之后,现在安静下来了,开始垂下苍老的头颅,专注地吃田边上绿油油的野草。
  
  朱老六现在已经四十出头,这个年纪在农村说年轻也不年轻,说老也不老。按说,在村里,像他这个年龄应该在外面打工才对,可是他这么多年来都窝在这鸟都不拉屎的朱家村里,其实原因有两个,一是自己只有小学文化;二是荷花不给去,荷花说家里那么多事,她一个人应付不来。
  
  也许因为这两个原因,朱老六一直都窝在朱家村里过着早出晚归的困苦生活。其实一直在外面打工的已经建了新房子买了新车子的朱老八,一直鼓动朱老六出来打工。有一天朱老八对朱老六说,六哥,像你这样的实干人,不出来打工,是要受穷一辈子的。
  
  朱老六有几次也心动过,想出去啊,可是被荷花用“离婚”的杀手锏来威胁他,最后他只好知难而退。
  
  就这样,朱老六只好在村里过着安静而又憋屈的生活。
  
  朱老六联想到那天早上跟荷花发生争吵的事后,觉得自己该下定决心去捍卫自己幸福人生的时候了。
  
  那天早上,本来看戏不成也就算了,可是荷花也太过分了,居然把他那随身携带的那把心爱的小唢呐给砸烂了。
  
  在朱老六眼里,什么都可以砸,但不能砸他的唢呐,他把唢呐视为他的心肝宝贝。朱老六想,自己这么多年虽然那么穷苦,但还得到村人尊重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这把唢呐呢。因为他朱老六会吹唢呐,所以村里人有什么红白喜事都来找他帮忙吹唢呐。还有因为长相的原因,朱老六从小就被人嘲笑和欺负,只好借这把唢呐遣愁散闷,抒发情感,所以这么多年来虽然朱老六的日子过得很狼狈不堪,但有这把唢呐,他内心还是很充实的。正因为唢呐对朱老六如此那么重要,所以对于荷花砸唢呐一事,朱老六忍无可忍了。
  
  当然从荷花的角度来说,也许因为朱老六那么热爱唢呐,所以让荷花备受冷落,再说荷花对别人吹唢呐是比较反感的,用她的话说是,不但听不懂,有时还像听锯木声一样难受。所以有些时候,荷花甚至觉得自己被朱老六冷落的原因,唢呐是最终魁首。所以那天,同样忍无可忍的荷花把那天天被朱老六擦拭得锃光瓦亮的小唢呐给砸了。
  
  朱老六太生气了,当场打了荷花一巴掌。
  
  就是朱老六这一巴掌,把荷花打成离家出走的。荷花走的时候对朱老六说,我孩子什么的都不要,我这次走了永远不会回来了。
  
  朱老六当时很生气,说,走走走,永远不要回来,孩子我养得起。
  
  就这样荷花一走就走了一个星期,一直没有什么音讯。
  
  荷花走后的这几天,朱老六去过荷花的娘家,去过荷花的姐妹家,但都没有找到荷花,后来朱老六索性天天蒙着被窝在家里睡大觉。
  
  然而前两天,朱老六那在县城读初中的两个女儿,打电话过来跟他要生活费时,他这才从失落和恍惚的情绪中走出来。
  
  不行,为了两个女儿着想,我还得下地干活。朱老六想。
  
  所以今天朱老六勉强的扛着一把犁牵着一头老黄牛来田里干活了。
  
  5
  
  “哗啦啦”“哗啦啦”,天上下起雨来了。
  
  看来今天的田不犁了,今年的田也不犁了,打道回府。朱老六把那还沾着往年的灰黄色泥巴的犁扛在肩上,然后牵起老黄牛回家了。
  
  “老六,田犁得怎么样了?”路上有村民跟朱老六打招呼。
  
  “唉,田没有犁成,天上下雨了。”
  
  “不是天上下雨,是心里下雨吧,媳妇跑了,没有心思干活吧。”
  
  老六默不作声,不再理会那人。
  
  回到家,朱老六又冷又饿,而家里却冷锅冷灶。
  
  要在往常,虽然荷花是一个性烈如火的人,但至少会准备一口热饭热菜等他,而现在,家里冷清清的。看到此情此景,想到荷花的一点一滴,朱老六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
  
  “咚咚”,突然有人来敲门。朱老六急忙把眼泪抹干,然后走去开门。
  
  老六,走走,去我家吃饭。原来是隔壁的刘老四。
  
  有事?
  
  没有,你一个人做饭不方便,喊你过来嘛。再说那天的事,如果我不喊你去城里看戏,也许你和嫂子就不会吵架,也许嫂子就不会跑,所以我跟你道歉。
  
  都过去的事了,说她干嘛,再说,不关你事的。
  
  还有现在已经是春耕时节了,我们哥们谈一谈今年的打算。
  
  嗯,谈这个倒可以。
  
  这样朱老六就去刘老四家吃饭了。刘老四家也只剩刘老四一个人,他老婆出去广东打工了,他两个儿子也在县城读书。
  
  本来刘老四也想去打工的,但他那两个儿子在学校不太安分,所以才打算在家里找点事做,顺便看管一下两个儿子。
  
  刘老四烧了两个菜,拿来了一瓶米酒,然后就跟朱老六边聊边喝起来。
  
  聊天过程中,在酒精的作用下,朱老六终于把累积在心里面多年的憋屈一股气儿给说出来了。
  
  朱老六说,当初我不应该同意大哥朱老大他们用这种方式把荷花娶过来,因为我觉得感情不是买卖,感情应该是相互的。
  
  朱老六还说,这么多年来,因为怕失去荷花,为了挽留荷花,所以我当牛做马,所以我忍气吞声,其实我心里面万分的憋屈啊。
  
  朱老六接着说,自从跟荷花结婚以后,我很多想法没有办法去实现。比如去参加乡里面的唢呐表演,因为荷花说参加这种活动要事前排练演练,耽误干农活时间,所以不让我去;比如我想像别人一样贷款养羊发家致富,但荷花说风险太大,就阻止我;比如那年西瓜大滞销的事,我本来想种很多人都不想种的生姜,但是荷花说种少了,没有人来收购,价格低,只能自己拉去集上卖,赚不了钱的,然而那年生姜的价格却大涨……
  
  朱老六说了很多,谈的大都是荷花的种种不是,最后他话锋一转说道,现在她走了也好,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安排自己的人生了。
  
  刘老四和朱老六年龄相差不大,所以两个从小到大都喜欢在一起,只是这几年来,刘老四外出打工后很少在一起谈心了,所以这次的交谈他们谈得很多。
  
  他们谈村里的家长里短,谈孩子们上学的学习情况,谈农产品价格的波动,最后才谈到今年的打算。
  
  刘老四说,今年我想种辣椒,你呢老六。
  
  朱老六说,去年辣椒价格大涨,今年种的人肯定很多,所以我想种生姜。
  
  刘老四说,去年的生姜不是价格低得卖不去烂在田里吗,你还种?
  
  朱老六说,就是因为去年生姜滞销了,今年大家都不敢种了,所以种的人少了,价格肯定又上来了。
  
  刘老四说,也不一定,比如那几年西瓜滞销的事,虽然大家一年比一年种得少,可是价格还是上不来。
  
  朱老六说,唉,没办法,人生就一个赌字,今年输了也许明年就赢了呢。
  
  刘老四说,嗯,也是,现在做什么事不是赌呢,有的人赌钱财,有的人赌市场,而我们农民则赌的是运气啊。
  
  6
  
  朱老六和刘老四因为都谈到一个赌字,所以他们今年的合作谈不拢了。因为一个赌生姜,一个赌辣椒,所以最后各干各的了。
  
  朱老六把家里唯一值钱的那头老黄牛卖了,然后到乡信用社里贷了一些款,就开始吭哧吭哧地发展他的生姜种植业了。
  
  朱老六虽然是一个矮瘦矮瘦的中年男人,但干起自己感兴趣的活儿来,真的像永不停歇的陀螺,整天转来转去,转了很多地方。他今天把田里的土地全翻了一片,明天到乡里购买种子农药化肥,后天又给田里翻过的地块挖厢打坑……
  
  就这样他一个人忙上忙下的,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家里的六七亩生姜种植地打整得井井有条。
  
  现在生姜下土了,薄膜盖了,肥料施了,就等田里长草生虫时除草杀虫了。就在等待田里的野草生长出来的日子里,朱老六无事可做,自己的心田却长起荒草了。
  
  这时,他好怀念他那把小巧玲珑的唢呐啊。如果生活不出意外,如果人生一帆风顺,他现在应该是一个有名的唢呐手了。
  
  可是人生没有假设,生活也没有假设。朱老六有吹唢呐的天赋,同时也有吹唢呐的兴趣爱好。
  
  朱老六小的时候被村里的老唢呐手刘老四的父亲刘大贵主动收他为徒,用刘大贵的话说,朱老六这小子肺活量大,适合当唢呐手。的确,朱老六肺活量真的很大,小时候杀过年猪,很多小孩子都喜欢拿猪尿泡当气球吹,可是猪尿泡太厚,很多小朋友们吹不起来,就拿猪尿泡放在石头上或木板上不断打磨,等把尿泡磨薄了才能吹得起来。然而朱老六却不需要这样,猪尿泡一从猪肚子里卸下来,朱老六把里面的尿一倒,随便清洗一下,张嘴就可以把它吹得又大又圆。
  
  刘大贵看到朱老六有这种独特的功力,就决定把朱老六收下为徒了。那时朱老六才十二岁。
  
  年纪小小的朱老六把唢呐学会后,村里有人家操办红白喜事时,刘大贵总喊他一起去帮忙。所以那时矮小的朱老六和高大的刘大贵站在一起吹唢呐,那场面很是一种奇观,随时引来了很多人驻足观看。
  
  可是后来刘大贵因为肺癌去世了,村里的唢呐手现在就剩下朱老六一人了。现在村里人办红白喜事,要请人吹唢呐,除了请朱老六外,还得从外村请一个唢呐手,很多人觉得太麻烦,所以现在村里的红白喜事都简化了,很少有吹唢呐的环节了。
  
  朱老六也曾经想收几个徒弟,把吹唢呐的手艺传承下去,但由于受到荷花阻拦,所以最后不了了之。现在荷花走了,朱老六不知不觉又想起这事来了。可是现在村里的年轻人们都外出打工了,再说,吹唢呐这玩意儿像荷花说的,不来钱又浪费时间,傻瓜才学那玩意儿呢。
  
  哎自娱自乐也好。朱老六说。
  
  就这样,朱老六还是到乡场上重新买了一把唢呐。在农闲的时候,他就拿起唢呐吹,他吹得最多的是《好花红》:好花红哎好花红哎,好花生在刺梨蓬哎……鲜花调了还会有哎,情意去了不再来哎!
  
  就这样朱老六在哪里,唢呐声就在哪里,所以在朱家村,谁要找朱老六,不需要打他手机电话,只要竖起耳朵听一听,就听到唢呐声,就知道朱老六在哪里。
  
  所以朱老六的唢呐声像一块滚烫的铁石,丢在了湖水一样寂静的朱家村里,会起了那么一点点美丽的浪花。
  
  这年朱老六吹着这首好花红,吹着吹着花红了,吹着吹着草绿了,吹着吹着花谢了,再吹着吹着草枯了。
  
  草枯叶黄的时候,朱老六的生姜也大收成了。这一年朱老六的生姜长势不错,几亩地,整整收成了六万多斤,这年的生姜价格还可以,三块钱一斤,而且一抢而空。就这样,朱老六除去本钱,还了贷款后,一下子赚了十万块钱。当然这十万,在村里的有钱人面前来说,还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一下子有这么多钱,朱老六还是高兴得几个晚上睡不着。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想都没有想过,想不到荷花一走,他拼起命地去干,却把自己搞富起来了。
  
  现在突然有那么多钱,朱老六为如何安排分配它而寝室不安了。
  
  想了又想后,朱老六明确了自己未来一个远大的目标。他远大目标是,争取成为朱大海这样的有钱人,朱大海现在不但在城里买得有房有车,还自己开了一个大饭店。所以朱老六决定向朱大海靠近,用那十万块钱作本钱再干一盘,为实现未来美好的生活而奋斗!
  
  朱老六这一盘做的是大耳羊养殖,根据村会计朱大海说,现在养殖大耳羊乡里有补贴。再说,朱老六觉得养羊更能适合他的性格。他喜欢羊这种动物,不但外表漂亮可爱,最重要的是它们本性温柔顺和。朱老六有时还这样想,要是人类都像羊一样多好啊,人人和平相处互不侵犯,这是多么美好的人类社会啊。
  
  7
  
  又是一年新春时节,宁静的朱家村经过了几天熙熙攘攘的新年欢声笑语和呯呯嗙嗙的爆竹声之后,人们又作鸟兽散,各奔东西,村里又恢复往日寂静了。
  
  刘老四去年赌输了,他种的辣椒虽然没有滞销,但是跌价很厉害,勉强保本。所以刘老四在朱老六面前不断叹气,还是出去打工好啊,工资虽然不高,但旱涝保收啊,哪像在农村,随时做亏本买卖呢!
  
  朱老六说,这一盘赌输了,说不定下一盘就赌赢了呢?
  
  刘老四说,唉,算了,输不起啊,现在我更赌不起了,家里的两个孩子马上上大学了,再赌就愧对两个儿子了。
  
  朱老六说,你出去打工,你孩子谁帮看管?
  
  刘老四说,不管了,两个都马上参加高考了,长大了,管多了也不好,让他们自由发挥了。
  
  就这样,刘老四又出去打工了。
  
  按说朱老六的年纪比刘老四大,他的两个女儿应该读大学了,但因为朱老六结婚结得晚,所以他的两个女儿都还在读初中。
  
  不过朱老六的两个女儿都很懂事,不乱花家里的钱,成绩在班上也还过得去。
  
  现在荷花虽然杳无音信地走了,但幸好这两个女儿还懂事,所以在朱老六心里,自己的未来还是有奔头的。
  
  荷花走了之后,荷花的娘家人来过两次,但都是来看朱老六的两个女儿,对荷花的事只字不提,朱老六也不问。
  
  朱老六也听村里的人一些传言说,荷花跟一个来马黑乡做木材生意的四川人跑了。但朱老再问具体原因,那些人又说不出一二,朱老六也只好作罢。
  
  所以荷花出走的事,朱老六刚开始几天还有些挂念和耿耿于怀,但经过自己一年多的“独立”生活,他似乎觉得荷花在他未来的人生中已经可有可无了。他真的把荷花出走的事忘得差不多了。现在他要做的事,如何把自己做得更富裕更强大起来。
  
  所以今年山羊养殖这一盘,朱老六做得很大。他去乡信用社贷款10万元,再利用去年种生姜的赚得的10万元,办了一个微型的山羊养殖场。
  
  在春天这个花儿刚刚绽放,草儿刚刚发芽,冬虫刚刚苏醒的时节,朱老六又像不停歇的陀螺一样转起来了。
  
  今天他转到乡畜牧站找工作人员来验收养殖场地,明天他转到县城的种羊公司协调购买种羊事宜,后天他又转到县工商局协调微型养殖场建场资格……
  
  这样一转就转到火热的夏天,终于把养殖场建立起来了。
  
  因为有上百只羊,朱老六一个人管不住,就出钱请村里的老光棍刘老九来帮忙。就这样,在夏天的满山全是葳蕤草木的朱家村大山上,总是出现朱老六、刘老九和一大群山羊来回奔跑的影子。朱老六白天是给羊放野的,晚上才赶回来场里。
  
  朱家村是一个只有二十来户人口的村庄,现在受打工潮的影响,出去外面打工的人多了,家里的土地就荒了,所以荒了的土地就成了朱老六的放牧场。
  
  朱老六把羊赶到山上后,让羊自由地奔跑和吃喝,自己和朱老九则蹲在一块大石头上歇息。
  
  歇着歇着,朱老六的唢呐又响起了了。不过这次响起的不止是朱老六的唢呐声,还有朱老九的木叶声。
  
  朱老九虽然是一个老光棍,但是吹起木叶来,让人神魂颠倒。
  
  朱老六听村里人说,朱老九年轻时很是风流的,因为他木叶吹得好,很多女人都倒在了他的怀下。
  
  可是有一年,有一个姑娘因为跟其他几个喜欢朱老九的姑娘争风吃醋,所以以“我不得你们也休想得”的心态,给朱老九下了毒药,虽然没有把朱老九毒死,但把朱老九毒傻了。傻得话都说不顺畅了,变成了一个结巴人。
  
  话说,朱老九虽然结巴,但是吹起木叶唱起歌来一点都不结巴,所以朱老九这个还是让很多头脑清晰口齿伶俐的村人敬佩的。
  
  唢呐的悠扬声,木叶的清脆声,在辽源广阔的朱家村大山上荡漾,还有那些自由奔跑的小山羊们和那些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让外来的人一看,好像是走进一幅诗情画意的图画里。
  
  可惜这个美丽的图画像肥皂泡吹起一样,好景不长就破灭了。
  
  一天,朱老六正兴高采烈的去乡里参加一场唢呐演奏活动,突然朱老九打来了一个电话,说养殖场里的羊全死了。
  
  朱老六立即中断演出,大跑回养殖场,果然情况如朱老九所说。
  
  朱老六立即打电话给乡派出所和乡畜牧站的人来看。可是那些人看了半天,都看不出什么原因。
  
  畜牧站的人说,羊是自然得病不是人为投毒死的。
  
  然后畜牧站和派出所的人安慰朱老六两句就走了。朱老六一下子觉得天昏地暗……
  
  就这样,朱老六今年赌的这一盘输了,输得很惨,输得他立即又成为了村里最贫穷的人。
  
  8
  
  事业输了还可以重来,可是人的健康输了却很难复原。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羊全死后的第二天,朱老六突然接到大女儿朱兰兰班主任老师的电话,说朱兰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晕倒了,要朱老六赶快到县医院来。
  
  朱老六赶到县医院,医生已经给朱兰兰输液了。医生把朱老六喊过来,郑重地对他说,朱先生,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女儿患上白血病了。
  
  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差点把朱老六打翻在地。
  
  一系列的打击把朱老六折磨得人瘦了,脸黑了,头发也白了。
  
  但是救人要紧,所以得想办法给女儿救治啊。然而他现在不但穷得一贫如洗,还背了一些账,根本没有人愿意帮忙他。
  
  就在朱老六为女儿的病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时,女儿的班主任对他说,朱兰兰在学校很遵守纪律,成绩很不错,是一个好学生,医治兰兰的病,学校会一起想办法。
  
  果然学校那边采取师生捐款、网上募捐等形式帮兰兰募得了二十余万元,再加上马黑乡政府的扶持,还有县民政局同意把兰兰列为贫困户大病救助项目,所以很快医治朱兰兰的病就不差钱了。
  
  可是现在钱不差了,缺的是骨髓配对。朱老六说,用我骨髓。可是经过医生检查,朱老六的骨髓和朱兰兰的骨髓配不上。最后,找朱兰兰的妹妹朱花花,但也配不上。所以现在只有找兰兰的母亲荷花了。
  
  可是去哪里找呢?
  
  再说荷花去了那么久,她愿意回来吗?她还好意思回来吗?
  
  不过也许看在女儿的份上,她会回来吧。朱老六想。
  
  朱老六想在又开始想念荷花了,说是想念不如说是期待,期待荷花其实就是期待治愈女儿朱兰兰的一个机会。
  
  所以在这忧伤的日子,朱老六的唢呐又响起了。
  
  可是让朱家村人奇怪的事,这次朱老六的唢呐响起之后,就很少停了。
  
  有时三更半夜都有唢呐声,所以朱家村人说朱老六疯了,真的疯了。
  
  朱老六不是疯了,而是变了,变得像小孩子一样任性,变得像疯子一样眼神空洞,变得像流浪者一样衣着邋遢,以致人们见到了朱老六都敬而远之。
  
  9
  
  村里看朱老六确实家庭困苦,经朱家村会委会开会研究,同意把朱老六家定为精准贫困户。
  
  所以朱老六虽然一天疯疯癫癫,无所事事,但是有扶贫补助,他不至于走头无路。
  
  但是让村委会头痛的事是,按上面要求,朱家村今年必须全村脱贫,那么全村脱贫,就不能落下一个贫困户。
  
  所以朱老六家成了朱家村乃至马黑乡难以攻下的脱贫攻坚对象之一。
  
  眼看还有两个月就到年底,如果朱老六的贫脱不了,那么就会拖全乡的后退。所以半年来,光是为朱老六如何脱贫的事,乡里就开了六次会议,最后会议决定治贫先治病。朱老六的贫不是他好吃懒做引起的,是多种不利因素加在他身上的综合反应的结果。
  
  所以大家认为最紧要的是先医治辍学在家的朱兰兰。
  
  要医治朱兰兰,只有找到荷花。
  
  可是乡政府通过多种渠道,最后还是没有把荷花找到。找不到荷花,政府只好以倡议书的形式,向社会招募干细胞捐献者。
  
  很多爱心人士看到朱兰兰的不幸事迹后,都纷纷表示愿意捐助,但经过抽查,发现他们的干细胞跟朱兰兰配对不上。
  
  乡政府的人只好先想方设法帮忙朱老六还债,乡政府经过跟朱老六协商,以土地使用权出租转让和社会扶贫等方式,帮朱老六的债给还了。
  
  虽然现在朱老六不背债了,但朱兰兰的病成了整个黑马乡最大的心病,整个马黑乡的人都跟朱老六一样为朱兰兰的病担忧着,期待着。他们担忧朱兰兰的病情恶化,同时也期待朱兰兰的病情有什么新的转机。
  
  就在大家都要绝望的时候,朱老六突然接到医生打来一个电话,医生告诉他,有一个陌生的爱心人士愿意捐干细胞给朱兰兰,而且经过医生检查,对方的干细胞完全可以跟朱兰兰配备。
  
  朱老六想问对方的名字,可是医生说,对方要求保密。
  
  朱老六只好作罢。
  
  很快在陌生志愿者的帮助下,朱兰兰被到上海一个有名的大医院进行骨髓移植手术,而且手术很成功。
  
  听到朱兰兰手术成功回到朱家村里的晚上,朱家村的人特意举办了一个庆功会,不但庆祝朱兰兰的大病初愈,同时也庆祝朱家村终于摘除了贫困的帽子。
  
  朱老六虽然经过打击后,人的脑筋像烧坏了几个零件一样,变傻了一点,但在庆功会上,他还是请人帮忙写了一封感谢信,让朱大海帮忙在会上念给大家听。
  
  所以朱老六给朱家村乃至马黑乡政府的人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所以乡政府决定帮人帮到底,今后将帮朱老六谋划一份固定的产业,以防他“返贫”。
  
  10
  
  乡政府在产业就业方面给朱老六的帮助是,为他组建一个唢呐演奏队。
  
  因为马黑乡有一个易地扶贫搬迁点,那里住着从边远的小山村搬过来的五千多农民。现马黑乡正在开展城镇化建设,所以乡里引进了很多企业,这些企业给搬迁农民们带来了就业的机会。
  
  而这些搬迁的农民虽然人住在乡里,但心思还在村上。所以乡政府按照“搬出产业,搬出文化”的思路,不但让农民业有所乐,而且还要他们居有所安。乐业方面,已经有入驻的企业来帮忙解决了,但是居安就得下一番功夫了。
  
  在居安方面,黑马乡政府除了在水电等基础设施方面为搬迁的农民给予保障之外,还特意通过各种渠道努力解决移民们的精神生活。
  
  所以在这个背景上,朱老六的唢呐演唱队应运而生了。
  
  朱老六召集了全乡会吹唢呐的人,组建成了一个唢呐表演队。虽然是一个表演队,但是他们的经济收入还是很高的。
  
  因为乡里现在突然入驻了那么多的工厂、酒店、超市等企业,所以这些企业在开业或节假日活动,都要开展一些文艺宣传活动,而这些文艺宣传活动,他们都喜欢邀请本土的文艺队来参与,所以离朱老六的唢呐队就成了这些文艺宣传活动的骨干力量。
  
  朱老六的唢呐队组建之后,在朱老六为队骨干的带领下,唢呐队不但从精神上、纪律上还是从技艺、表演上都迈进了一个新的台阶,有一次他们到城参加民间艺术表演大赛,还获过金奖呢。
  
  所以朱老六的唢呐队越来越出名,不但乡里的商家经常邀请他们,而乡外乃至县外的商家也经常邀请他们去演出。
  
  所以没几年朱老六就出名了、风光了、有钱了。
  
  现在年近五十的朱老六不但在县城里买了一套商品房,而且还买了一辆豪车。现在朱老六的唢呐队已经不叫唢呐队了,而是叫老六民间艺术文化传播公司了,朱老六是这个公司的老总。
  
    11
  
  今年春节,两个女儿已经成家立业的朱老六,突然想回到朱家村看看。
  
  当他来到朱家村以前他居住的老房子时,老房子已破烂不堪了,用木棉瓦复盖的房顶上漏了几个大洞,房子的几根梁柱也歪歪斜斜的,屋里到处是蜘蛛网。房子里面的一些家具已经在几年前搬空了,但从灶台、杂物间等还是依稀可以回忆几年前,他跟荷花在一起的生活:那时两个人为了一些生活开支经常吵得不可开交,然而每次都以他的妥协而告终。现在荷花走了那么多年,他觉得昨天的一切都像在梦里。
  
  这时,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己到底爱荷花吗?不知道,感觉自己跟荷花的结合离奇古怪的。那么荷花到底爱自己吗?对于这个问题,他也很恍惚。如果不爱,她怎么又嫁给他呢,如果爱,她怎么因为他打了一巴掌就销声匿迹了。
  
  朱老六一边回忆过去,一边从老屋里走出来,不知不觉就走到自己在那上面忙碌了大半辈子的几亩田地里。
  
  因为是春天,田里已经长着稀稀落落的五彩缤纷的花草,看到这些五彩缤纷的花草,朱老六再次感慨万千。
  
  荷花走了之后,他这几年来经过了起起落落,最终还是成功了,但是他觉得自己的成功来源于朱家村村民们的支持,来源于很多不认识的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来源于党和政府的扶贫和恩赐,来源于国家深化改革开放成果的普惠……所以他今天取得的一切,用一句话来说,是得益于这个国家得益这个社会得益于这个人民得益于这个时代的结果。
  
  所以想到这里,他决定把这里荒凉的土地承包起来,在这里搞一个乡村观光农场,不但让这片土地长满绿色盎然,春暖花开,还要让这片土地发挥出旅游经济的价值,让更多的人来观赏这片土地、喜欢这片土地、投资这片土地,把这片土地打造成为一块光芒四射的黄金地。
  
  下了这个决定后,朱老六忽然从身上摸出一把擦拭得锃光金亮的小唢呐放在嘴上吹奏起来:好久不到花坡来呃,朵朵鲜花遍地开呃,金花丢了还会来呃,情义丢了不再来呃……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5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充满正能量的一篇小说,扶贫任重道远,脱贫迫在眉睫。为精彩的好文点赞!
发表于 2018-11-5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沙发是我的,抢不走咯!
发表于 2018-11-5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结尾很美。
标题是朱老六脱贫记,还以为是写朱老六脱贫的过程。文章写了朱老六贫困前的生活,妻子荷花的出走,导致贫困的原因,脱贫后的梦想,文章洋溢着文艺气息,农民的困顿和脱贫后的扬眉吐气跃然纸上。根据标题,脱贫的那一节写的简略。结果很动感,好像看到脱贫后的朱老六站在田野里深思地吹奏唢呐,乐声悠扬。
发表于 2018-11-5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虽然有点长,但很充实,乡土气息非常浓厚。朱老六算是农村里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物了,从一波三折的婚姻到忍气吞声的日子,从致力于种植业和养殖业的兴衰到女儿患白血病后的心理疲惫和自我颓废,最后通过政府的“精准扶贫”终于帮助朱老六找到了自身的位置,他自小爱好的唢呐成了他受用一生的专长,最终成为一个小小的土豪,再返乡承包土地,把致富梦做大做强。
另外,小说最后在朱老六和荷花的婚姻的起伏上反思了爱与不爱的问题,其实这也是底层平凡人物常常忽略的问题,他们看中的只是男女结合,只是过日子。朱老六因为荷花而成为一个有家庭真正的男人,也因为荷花的思想封闭而让朱老六在生活中一直一事无成,相反,荷花的出走,让朱老六有了自我发展的机会,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成功与失败两重天。这里有一个细节伏笔很好,就是朱老六的女儿患白血病,找不到配对的骨髓,也找不到唯一可以配对成功的女儿的亲生母亲荷花的时候,最后终于在大医院里传来可喜的消息,有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志愿者捐献了骨髓,治好了女儿的病。读者可以想象的到,无论婚姻多么的失败,生活多么的窘迫,人类固有的一份亲情终究是难以割舍的。
发表于 2018-11-6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读来,感动良多,非常厚重的一篇!作者笔力不凡,主题突出,情节清晰,人物鲜活,结局耐人寻味!
拜读,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8-11-7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华作品:主题很有时代气息,内容充实,乡土气息浓厚,融入了朱老六酸甜苦辣大半生,最终在政府的精准扶持下成为了脱贫致富的典型。小说的故事性很强,有代表性。
发表于 2018-11-8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的语言特色与人物形象塑造都可圈可点,虽然这类型题材容易套路化,可喜的是本篇还是拥有了自己的风格。欣赏。
发表于 2018-11-23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乡土故事说得很好,朱老六这个人物写得较为立体,扶贫攻坚的主题不是生硬贴上去的,而是由情节的推进自然而然生发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6 14:13 , Processed in 0.032362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