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17|回复: 11

[原创] 消失的火烧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6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小白 于 2018-11-6 17:18 编辑
  消失的火烧云

  文/林小白

  第一章

  火烧云渐渐淡去的时候,他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阴天、雨天、阴雨天,他都曾在这样的天气里杀过人,可是,他更喜欢晴朗的天气里杀人,尤其是晚饭过后,火烧云上来的时候。天空被烧得一片火红,所有的景物都变成耀眼的金色,很美。

  人,如果非要死,那死在这样的天气里再适合不过。可惜,人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自然也就无从选择在什么样的天气里死去。能够掌控自己死亡的人,少之又少,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要死的话,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

  任务以秘密的方式传到他的手上,一张白纸,上面的内容简单明了,只有时间、地点、人物。雇主不关心起因、经过,只注重结果。

  他在火烧云完全淡去的时候潜入公寓,朝着那个女人的脑袋开了一枪。女人的脑袋瞬间如同花朵一样绽放,鲜红的血液飞溅出来,如同画家的泼墨画,然后女人缓缓倒了下去,像一截枯木。

  太过熟悉的画面,他在女人面前停顿了片刻,直到确认她的死亡,缓缓将手枪放入口袋,转身准备离开。忽然身后的木质地板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他抽出抢,紧紧握住,立刻回身,于是,他就看到了她。

  4岁左右的小女孩,穿一件白色连衣裙,上面还残留着面条和米粉之类留下的污迹,斑驳着在白色的裙子上留下蛋黄色的阴影,看得出来,这位母亲对孩子的照顾并不熨帖。小女孩端坐在四个轮子的小木马车上,骨碌碌地朝着他驰了过来,他们的中间,间隔着一具尸体,那是她的母亲,体温正在快速下降。

  小女孩眼睛很大,有着躺在地上的女人一样的高额头,眉毛淡淡的。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女人,小女孩没有表现出寻常女孩一样的举动,跑过去抱着母亲惊声尖叫或者放声大哭,她只是继续坐着自己的小木马车,绕过躺着的女人,继续沉浸在自己简单的游戏里。

  看着小女孩绕过女人朝着他这边驰过来的时候,他的心里有些悲哀,作为杀手,他已经见过太多血腥残忍的场面,而这一幕,尤其让他难受:蒙昧的小女孩并不知道女人的死对于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依然笑颜如花,木知木觉。他叹了口气,右手颤抖了一下,对着小女孩的腹部开了一枪。女孩的小木马在地板上滑动出两米远的距离,房间里还有木质齿轮发出的咔哒声。枪响的瞬间,小女孩静止了几秒,然后仰身倒在地上,在离那个女人不远的地方,像一只受惊的鸟儿,忽然被猎人的猎枪击中,缓缓滑落……

  鲜血迅速在她的腹部洇染开来,血快速染红了她白色的连衣裙、袜子,小木马车晃动了一下,歪向墙壁的一面。

  他轻轻舒口气,再度将手枪装回口袋,这件事算是干完了。他转身离开,华灯初上,他的身影渐渐淡入夜色之中。

  第二章

  再度回到这座城市,已经是八年之后。这八年的时光,他延续着过往的生活模式:逃亡、谋杀。不断地接到新的任务,不断地杀人,然后,不断地逃亡。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路,在多少座城市像野狗一样逃离、躲避。可是,他并不厌倦这样的生活,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习惯了蓦然响起的枪声和忽然倒下的身体。对于生活,他没有过多的希冀和祈求,倘若没有新的任务,那只会更加加剧他对生活的绝望。

  他回到这座城市,依然是为了杀人。他从不失手,在业界里口碑最好,因为他从无感情,犹如一具精准的杀人工具。当然,他也遭遇过最危险的时刻,可是,在关键时刻他甩掉了追杀者,成功地逃脱了。

  他飞快地奔跑着,跑到这座城市的郊区,最终在一个铁栏杆圈着的大院子外停下来大口喘气。院子里有很多孩子,孩子们的小脸都脏兮兮的,沾满了口水和泥垢。他绕着铁栏杆走,最终院子的大门上看到了牌子上三个醒目的大字:孤儿院。对于这个地方,他并不陌生。

  他记起在孤儿院的日子,在寒冷的冬季,每逢过年的时候,他和院子里其他孩子们都会难得地穿上一件新的棉衣,迎接前来参观的人群,他们要学会鼓掌、鞠躬,学会对每一个参观的人微笑,以此博得他们的同情,那样,他们才会心甘情愿掏钱为他们买更多的东西。他讨厌那样的生活,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可怜,博取同情,就像马戏班的猴子,这让他感到羞耻,他还那样小。

  他记得自己的父母在一场意外里双双死去,泥石流淹没了他贫瘠的家园。父母被扒出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僵硬,如同冰冻的雪糕。从那一天开始,他成了孤儿。小小的他环视着铁栅栏外的世界,木然地微笑着看着参观的人群,直到他们心满意足地陆续离去。十四岁的一个夜晚,他翻越孤儿院低矮的围墙从哪里逃离出去,来到外面的世界。从那以后他没有再笑过,可是,那令他感到快乐,为了他最终能够抓在手里的单薄的自由,他不想做一个被别人支配的人,或者是小动物。

  这是十八年后他再次来到孤儿院,并不是原来生活过的那座孤儿院,可是,他看到了同样的场景,仿佛十多年来从未改变过:孩子们小心翼翼对参观者们微笑、鞠躬,从参观者手中惶恐地接过一把糖果,或者一包零食,然后小心翼翼接过来,舍不得吃掉。他冰冷的眼神一个个掠过那些孩子的脸,他们有着一致麻木的表情,眼睛里的光黯淡而晦涩,偶尔发出的笑声也是小心翼翼的,一点也没有活力。

  他感到乏味,准备转身离开,就在这时,他又看到了她。他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认出她来,毕竟已经过去八年,而小孩的成长是那样的迅猛,如同麦子拔节。她背对着铁栏杆,穿一身白色破旧的连衣裙,那件连衣裙显然是比她大的孩子穿剩下的,对于她的身高来说大了太多,她像一支纤瘦的铅笔插在宽大的笔筒里。她蹲在那里,隔着参观的人群有一段距离,专心地蹲在栏杆下面观察一只翅膀手上的麻雀。那只麻雀大概是昨夜下大雨的时候被打落的,支开翅膀匍匐在冰冷的地面上,女孩蹲在它的旁边,用详细的目光观察着那只鸟。

  冬日的风撩起她白色的连衣裙时,他看到那个显眼的疤痕。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八年前那声枪响,躺在血泊里的女人,骑着小木马穿过客厅的小女孩,脑海里还残留着木马驶过地板时发出的咔哒声,记忆的最后,他朝着她的腹部开了一枪。

  小女孩低下身抚摸那只受伤的鸟,在他以为她在抚慰那只受伤的小鸟时,他忽然看到她掕起那只鸟的翅膀,缓缓站起身来,把那只麻雀用力一甩,那只鸟就嗖的一下飞上了天空,来来不及惨叫,已经笔直坠落在院墙外面的水泥路上。她抡起那只麻雀的时候,他又看到她腹部的伤疤,就像旧袜子上一块显眼的补丁。她的眼神跟随着麻雀划出的幅度,眼睛跟随着它,直到那只鸟坠落,她显得兴奋极了,小脸上流淌着火烧云一样的彤红。

  那一刻,他感觉小女孩有着某种旺盛的生命力,就像一株历经风霜的苔藓,在阴暗的角落顽强地生长着,他看着回过头来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睛,高额头,穿白色的连衣裙子,像极了那个死去的女人。那一刻,他下决心要带她离开孤儿院。

  第三章

  第二天傍晚时分,他以参观者的身份进入孤儿院,在外面的超市买了糖果、糕点,还有爽脆的坚果,他把食物分给他们,他走到她的跟前,她的小手和小脸都很脏,白色连衣裙沾满了斑驳的污迹,却丝毫不在意,只是傻傻地笑,寒冷的空气使得她的手指开始皲裂,流出脓汁。他走过来,她就仰头看着他,他把一小块蛋糕放在她的脏兮兮的手心,她看了一眼,蛋糕还有些温度,暖暖的,她将它放进嘴巴,没有急着吞咽,就这样咬着,继续低头玩着白色裙子的下摆,她也不再看他,仿佛和他很熟悉,是天天要见到的人,他在内心怀疑,她是否还记得他。

  他忽然把女孩抱起来,举过头顶。她在半空中乱蹬着,蹬掉了破旧的白网球鞋,大概是被碰到了痒处,小女孩咯咯地笑了起来,嘴巴里的蛋糕落出来打在他的头上,女孩的白色裙子再度被风撩起,他又看到那个伤疤,不过,一点都不丑陋,反而有种诡异的美感。

  那个夜晚,他领着她走了。他带着她翻越孤儿院低矮的围墙。整个过程他重获一种莫名的愉悦,仿佛多年前翻越围墙,获得自由。他轻轻一跃,就翻过了那道铁栏杆。而她伏在他的背上,非常的乖巧。

  他带着她乘火车离开那座城市。他为她买崭新的白色连衣裙子,路过售卖板栗的小店,他还为她买了一包糖炒栗子。最终,他带着她来到一个陌生的小镇,因为他们坐了很久的火车,停靠在这个小镇的时候已经是黄昏,那是一个晴朗的黄昏,他把头从火车里探出来,小镇的天空显得特别高,他又看到了火烧云,火红的云朵在天空中弥漫开来,变幻着,一会儿像一条奔跑的狗,一会儿又像上蹿下跳的猴子……那一天,他的心情出奇的好。

  他领着她下了火车,走进漫天通红的云霞里,有时候他感觉自己就像一片云,不知道会飘向何方,可是,带着她出走的那一刻,他有一种莫名温暖的感觉。那是一种被很多人称之为“家”的感觉。他想要宠溺她,可是,他不知道如何去宠。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因为那个女人的死,还是因为女孩的性格太过于与自己相近。

  他没有和她提起小时候的事情,她亦是很奇怪的孩子,有着很强的自愈能力,就好像那块长在腹部的疤一样。小时候的事情似乎对她没有影响,她像幽暗里的苔藓一样,顽强而蓬勃地生长着。

  他有时候想起她的母亲那张倒在血泊里的脸,心里感到疼痛。不过有时候他也安慰自己:事实上他不过是一支用来了结她性命的枪,而她的母亲是死于情杀。

  他曾经听说过那个女人的一些传闻,据说她是一个歌手,这位姿态优雅的女歌手是上流社会的交际花,整日游走于豪门巨贾中间,生性风流,水性杨花,而她的出生,据说也是一次意外,没有人知道她的父亲是谁。不过,孩子的降生似乎并没有影响女人在交际圈的影响,男人们依旧为她着迷,为她争风吃醋的事情时有发生。据说她生前最后的一位情人是某个财团的老总,她似乎也爱上了他。老总的女人终于不堪忍受丈夫的拈花惹草,可是,人老珠黄的女人根本无法与风姿绰约的女歌手抗衡,于是她找来了杀手,要他去杀死女歌手,她给他一笔丰厚的酬金,当然,要求只有一个,为杀死女歌手并保守秘密。这也是杀手的职业准则。

  于是,在那个黄昏,他来到女歌手的公寓并杀死了她。不过,遇到小女孩并朝她开枪并没有在他的计划之内。小女孩能够活下来更在他的意料之外,更意外的是他还能在八年之后再遇到她。于是,他又做了一件更加意外的事情:带她离开孤儿院。

  第四章

  带着女孩漂泊的日子,他获得了从未有过的体验,一向只会在完成谋杀任务后到饭店大吃一顿的他甚至为她学会了做菜。可是,烦恼也随之而来,与小女孩在一起生活之后,他才恍然发现,要照顾一个小女孩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生活的经历并没有教会他如何与一个小女孩相处。在与小女孩相处的时光里,他试图让小女孩过正常人的生活:上学、恋爱、嫁人,像父亲那样去疼爱她。可是,挣扎了很久他发现这一切根本无法实现。

  首先他自己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影子,暴露在阳光之下就会如同雪糕一样融化,而小女孩从孤儿院出逃,是一个没有身份没的人,是个“黑户”根本无法上学。他唯一能够教她的,就是杀人。可是,他怎么能教她这些?

  不过,很快他的顾虑就被她给打破了,出行完任务之后,他发现自己的枪被动过,而可能动过他枪的人,只有她。

  “你看过我的枪?”他问。

  “嗯,很棒,是很不错的枪!”她答。

  “那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了?”他疑虑重重。

  “不是警察就是杀手,我在电视里看过。”她答。语气里不带任何感情。他也记得带着她漂泊的日子他曾带她看过的那场电影,是他唯一看过十几遍还不腻的电影,他记得电影的名称叫做《这个杀手不太冷》。

  她看着他有些无奈的眼神,用冰冷的语气接着说:“如果你真是一名杀手,那我可以当你的助手,也许某一天,我也能成为一名像你一样的杀手,就像电影里的那样。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他知道,也许这就是宿命。除了这些,他确实也没有别的东西能够给她。他开始教她开枪,带着她执行任务。在鲜血迸出被谋杀者头颅的时候,他看到她眼睛里的兴奋,很快,她已经可以独自执行任务了,甚至比他做得更出色。在业界,很多人开始知道,有一对形似父女的杀手,从未失手,干脆利落。而“女儿”行动起来甚至比“父亲”更干净利落。

  他内心感到不安,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初衷。看着她渐渐长大,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行越远,他开始感到惶惑。而女孩深邃的目光里,似乎藏着很多秘密。

  他记得有一次她和他聊起小时候,她竟然能够回忆起她的母亲,那个生活在公寓里的女歌手,她记得她的歌喉,还记得来往于公寓形形色色的男人。那一刻,他怀疑她甚至能够记得是谁杀死了她的母亲。可是,她似乎不记得了,关于她的母亲,她只保留了一些碎片一样的回忆。

  “可是,那又如何呢?那个女人对我并不好!她根本不配做我的母亲!”他记得她语气生硬而冰凉地感叹过。

  有时候他们说起一些实质性的问题:作为杀手,总有一天也会被别人杀掉。或者任务失败被抓进监狱,那时候,该何去何从?

  他不置可否,他说:如果有那一天,我希望用自己的方式了结自己。

  她问:你会怎么了结自己?

  他毫不避讳,想起从前的一些感慨,他说:我希望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看着满天的火烧云,那样,即使被杀死,我也能体面赴死。

  第五章

  杀手都是飘忽不定的云朵,都是流离失所的鸟儿。

  多年之后,他已经不再杀人。他太老了,除了那双眼睛看起来还年轻以外,其他的器官都开始苍老。

  他躺在摇椅上仰望着天空,想起在那座遥远的城市,想起在孤儿院最后的日子。他开始想为何那么喜欢火烧云。他记得父母被拉到火葬场那天天空布满火烧云,天空仿佛着了火,也记得在在孤儿院时,读到的最后一篇文章,也是关于火烧云的。而带着女孩生活的那些年里,他带她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去不同的城市看火烧云。

  从某一刻开始,他就喜欢上了火烧云,甚至能够有选择的前提下,他会选择在那样的天气里去完成谋杀的任务。

  他记得那天已经三十几岁的女人要出去完成一桩任务,她说,做完最后一个任务她就要金盆洗手了。他希望她能够退出来,重新寻找自己的生活。他相信她已经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未来,物质上也不用担心。

  那一天,他记得自己躺在摇椅上,就这样仰着头看着天空缓慢流动的云朵,看着它们慢慢变红,临近傍晚,火烧云爬上来了,它们在天空里变幻莫测,一会儿金灿灿的,一会儿半紫半黄,一会儿半灰半百合色。那一刻,他仿佛又看到了小时候的她,听到木质地板上咔哒的声响,想得最出神的时刻,一粒子弹洞穿了他的头颅。

  脑袋崩裂出新鲜血液的瞬间,他仿佛看到她缓缓从火红的云霞间走来,他记得,那是她的最后一个任务……

  火烧云很快就消失了……



评分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6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版的作品,从一开始就能感受到透出文字的情绪,或是淡淡的忧伤,或是浅浅的小确幸。这篇也是。用娓娓道来地口吻,一层一层揭开火烧云背后的故事。杀手遇见了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并且领养了她,或是杀手拯救了小女孩,给了她家的温暖,又或是小女孩拯救了杀手,让他有了一丝温情。不过,小女孩为什么不记恨杀手,和小女孩为什么不惧怕杀手的原因,要是能够有更多笔墨就好了,猜来猜去还是感觉有些不清楚。
发表于 2018-11-6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给l力,加分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兔子先生 发表于 2018-11-6 17:06
林版的作品,从一开始就能感受到透出文字的情绪,或是淡淡的忧伤,或是浅浅的小确幸。这篇也是。用娓娓道来 ...

说记恨应该谈不上,不过可以这样理解:小女孩的母亲忙于交际,对小女孩照顾并不多,所以,小女孩对母亲的感情也不是太深厚。造成了凉薄的性格,而杀手身上的那种凉薄又让小女孩感到亲切。回忆重来时,小女孩之所以要杀掉杀手,不过是接到了任务,想起杀手的愿望——要死在有火烧云的天气里。于是,小女孩,如今成为杀手的女孩,用这种方式在这样的天气里了结了杀手。
发表于 2018-11-6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版真是多产啊!又来一篇。先祝贺再品!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11-6 17:57
林版真是多产啊!又来一篇。先祝贺再品!

一楠老哥多批评指正,多提宝贵意见
发表于 2018-11-6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加分支持好小说,问候斑斑!
发表于 2018-11-6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好厚实,小白好文字,赞了!
发表于 2018-11-7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无情杀手,学会了温情;一个温情女孩,最终也许会了无情。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和任谁也无法改变的就是宿命,就是因果。想逃逃不掉,想躲躲不开,甚至有时候,你都不想逃脱和躲避。小白版的这篇给我的就是这些,在他冷峻的叙述里,除了一份淡淡的阴郁,读到的就是这个有点哲学意味的生活意题。
学习拜读,加分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慕容彬 发表于 2018-11-6 17:08
非常给l力,加分点赞!

感谢慕容前来留评,好久没看到你的小说了,希望继续支持太虚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11-7 10:43
一个无情杀手,学会了温情;一个温情女孩,最终也许会了无情。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和任谁也无法改变的就是宿 ...

有些宿命似乎无从躲避,这一点野芒兄说得很对。
发表于 2018-11-8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犹如看一部电影,这个杀手的心理活动十分细腻逼真,那些场面都有着颜色,气息,味道。整个故事的铺排与展开以及结束,都有令人信服的铺垫与交代,虽然写的是杀与被杀,但我们却能从中读到另外一些东西,一些属于小说本身的东西。这就很难得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21 16:14 , Processed in 0.098691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