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6|回复: 12

[原创] 挤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6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sjby 于 2018-11-6 21:48 编辑

    不知不觉,就是冬天了。

    一夜北风紧,凌晨起床,大梁上的层层淡褐、浅赭,丛丛深绿、苍青消失了,亮晃晃的白从大梁弥漫开来,将杯子坪笼罩在犀利的寒冷里。昨夜下雪了,皑皑白雪流水般从大梁倾泻而下,仿佛冻结的瀑布,一直挂到梯子坡。银妆素裹,坡驰蜡蛇,虽没有北国风光的气度,却自有川东山区的素雅。雪风凛冽,吹在脸上,虫啮刀剔。大家袖手缩脖,佝脊偻背,曲身蜷胸,比平时矮了一截地坐在土灶边,燃起树脑壳,烤火御寒。

    学校还没放寒假,学生要继续上学。

    下了雪,上学不同平日。讲究的人户,有烤火的小烘笼,烘笼底部的陶钵里燃着暗红的火石。出发前,奶奶精心打理,层层叠叠,堆码得冒冒梢梢。上课时,烘笼放在桌下,下巴压着翻开的书页,双手贴在烘笼顶上,舍不得离开,舍不得动。一般农家,也为孩子准备着一只铁皮小桶,桶沿有父亲串起的U型铁丝把手,提在手里晃晃悠悠。桶底一层热灰,灰上也是火石。嫌火石太暗,将火桶抡成圆圈,几圈下来,桶里蓝幽幽的火苗直窜。火石燃尽,顽皮的孩子在烘笼、火桶里加入碎纸、竹叶、木屑、枯枝,教室燃起星星点点的火。吹火扬起的灰,沾在孩子的嘴边,灰扑扑的脸上,黑黢黢的鼻孔下,两绺鼻涕与柴灰凝成的猫胡子。教室里东一缕烟,西一团火,大家都在经佑自己的烘笼、火桶,哪有心思听讲读书。

    心思不在课堂,经佑自家的烘笼、火桶,也只是蒙混时间的手法。大家急切地盼望、攒足了劲等待着的,是老师敲响吊在房檐下的那块钢板。

    “铛”声入耳,不等第二声响起,大家已扔掉烘笼、火桶,冲出了教室。很快,屋檐下排起拥挤的队伍,前胸紧贴着别人的后背,后背紧贴着别人的前胸,后面的靠在墙边,使劲向前挤,前面的占据墙角,躬起身子抵抗,中间的贴着墙壁,随着队伍前移。没人引领,号子吆喝起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嘿佐,嘿佐”声,尖利喧嚣。偶尔的一声“哎哟”,引不起人的注意。谁挤到墙角,谁在墙角坚持得久,谁就厉害。不时,有人被从队列挤“飙”出来,悻悻然跑到最后,再往前挤。不时,占据墙角的受不了后面的压力,自愿从队伍“飙”出来,红着脸走到末尾,继续挤。冬日的寒气被拥挤的热浪逼得远远的,停在操场边的皂角树上,看着奇奇怪怪的挤飙队伍,百思不得其解。

    飙,在杯子坪人嘴里,是“猛地喷出来”的意思。一个人正吃饭,被别人的笑话逗笑,忍不住喷了饭,叫打飙枪。一个人肚子吃坏了,蹲在厕所里拉稀,也称打飙枪。靠着墙向前挤的队伍里,有人被挤了出来,仿佛队伍打飙枪喷出的一粒米。于是,这个游戏被杯子坪的小孩,叫做挤飙。

    挤飙,有规矩:一个年级的,在一起挤。高年级的,不能到低年级去,力气太大,会挤坏学弟;低年级的,不敢到高年级去,个头太小,怕挤瘪自己。冬日,杯子坪学校教室外,屋檐阶沿下,一个年级一堵墙,一堵墙前一列孩子,热热闹闹,叽哩哇啦,疯狂挤飙。

    老院子的大黑宝,是挤飙的厉害人物。大黑宝懵懵懂懂,只长岁数个头,不长心智,十一岁了,与小他三岁的弟弟一个班,读我们二年级。下课,他不慌不忙,踱出教室,不抢前面的位置,大家挤得热闹了,才慢吞吞走到队伍末尾,身子一躬,吆喝一声,用力。三拱两拱,刚才稀松的队伍磁实了,许多个头矮力气小的同学,从队伍里“飙”出来。有时,大黑宝不屑地走过二年级的队伍,到高年级去挤。我们二年级的队伍便挤得漫不经心,边挤边张望高年级,暗地希望大黑宝 “飙”出来。但大黑宝偏不令大家如愿,紧贴着墙,憋红了脸,随队伍向前,从没“飙”出来过。好几次,竟然一直坚持在最前面的墙角,后面力浪汹涌,他自岿然不动。

    或曰:不是挤飙,是挤膘。每天挤一会,出身汗,不经意,膘就掉了,正好减肥。若真是挤膘,也只是今天的说法,与旧时的杯子坪无关。杯子坪的小孩,一年四季,多吃红苕、洋芋、包谷,白米饭都少见,要过年才能开荤,个个干干瘦瘦,哪有膘?好在是冬天,有一身的棉衣,不然肯定会骨头硌骨头,谁也不会去挤。

    二年级挤飙的队伍里,有位脸黑脖子粗的小孩收着腹,贴着墙,使出吃奶的劲,一心要挤到最前面的墙角,体味强者的荣耀。泥墙被挤热了,冒着亮亮的油光,墙体不再粗糙,细腻得像上了釉。巨大的力,叠垒着从后面传过来,他被挤得呼吸急促,大脑缺氧,目光恍惚。泥墙摇晃,斜倾着向他压来。他一惊,劲松了,眼见着再挤“飙”两三人就可以占据墙角时,自己却猛地从队伍里“飙”了出来。

    我站在凛冽的操场边,雪没脚背,痴痴地望着挤飙的队伍。很奇怪,那位被挤出队列的脸黑脖子粗的小孩,并不走向队末,重新加入挤飙的行列,而是走下阶沿,踏着积雪向我走来。他每向前迈进一步,身子便增高一分,脸容便成熟一分。他走得很慢,几年才走一步,我看着他渐渐长高,渐渐成熟。他走得很快,跨一步就过去几年,时光如逝,岁月倏忽,他竟然长成了我的模样。终于,他走到我跟前,壮实的身躯,微驼的背脊,满脸皱纹,已然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

    我拥抱着他,他融入了我。在白雪覆盖一切的杯子坪,他成了我,我找到了他。我突然有了挤飙的冲动,再也不能继续冷静伫立。我拉着他返身而回,一步,又一步,一年,又一年,走进杯子坪学校的阶阴,挤入二年级挤飙的队伍,挤出满身热汗。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6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有趣的场景描写,现场感十足,身临其境一般,“挤飙”,第一次听说哎。
话说,我还穿着短袖,在秋风中享受舒适呢,文中竟然“雪风凛冽,吹在脸上,虫啮刀剔。大家袖手缩脖,佝脊偻背,曲身蜷胸”,我的天哪,呵呵。
发表于 2018-11-6 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小时候一下课就玩这个,在冬天的校园里。我们叫:挤悠悠。梦一样进入老年。岁月无情,快乐就好。
发表于 2018-11-6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小时候也在冬天玩这个取暖,叫做“挤摞摞豆”。另外还玩“撞拐”、“骑马打仗”,女孩们玩“踢脚”、“编花篮”。
发表于 2018-11-6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点精推荐理由:儿时的游戏,另类的抱团取暖,是温暖,也是生活本身。
发表于 2018-11-6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趣味的描写,读到文末又出了另外一重意思,文艺范儿十足呀~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实 发表于 2018-11-6 18:16
好有趣的场景描写,现场感十足,身临其境一般,“挤飙”,第一次听说哎。
话说,我还穿着短袖,在秋风中享 ...

虽然知道爱回忆是年老的重要特征,但偏要回忆。生活太庸常,心若枯井,或许只有在回忆里才能找到一些激动。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闪耀生活 发表于 2018-11-6 18:26
我们小时候一下课就玩这个,在冬天的校园里。我们叫:挤悠悠。梦一样进入老年。岁月无情,快乐就好。

以为这游戏只有我们小时候才玩,没想到还有“同道中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11-6 21:39
我们小时候也在冬天玩这个取暖,叫做“挤摞摞豆”。另外还玩“撞拐”、“骑马打仗”,女孩们玩“踢脚”、“ ...

看来,全国各地的小孩都曾玩过这个游戏。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11-6 22:42
点精推荐理由:儿时的游戏,另类的抱团取暖,是温暖,也是生活本身。

儿童的生活世界真实亦有趣味。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11-6 23:53
很有趣味的描写,读到文末又出了另外一重意思,文艺范儿十足呀~

现在回忆起儿时的i那些游戏,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发表于 2018-11-8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童趣的返照,欢乐无限。
生动,形象。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4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芦汀宿雁 发表于 2018-11-8 21:32
童趣的返照,欢乐无限。
生动,形象。

喜欢回忆,是因为老了。岁月无情,正不休不止带走生命;岁月亦有情,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21 15:57 , Processed in 0.09080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