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4|回复: 4

[原创] 79【投稿】《再见应如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5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门长子 于 2018-12-9 19:56 编辑

再见应如是
      我读苏轼,如聆听道典,似醉卧人间,慕,鬓如霜雪狂如少;念,相顾无言,一泪千行。年少峥嵘,学富五车,文灿如星斗;金科及第,门楣千丈辉,士林赞我如娇子;拜官升典,一时风光无量,门庭若市往来无白;宦海沉浮,几经磨难,方知仕途多诡谲,人心亦叵测。纵如是,初心不改,半世流离皆谈笑,天下无一不好人。
      纵观岁月长河,大浪淘沙,千年之后,你风采依旧。笔染轻墨,你却书下浓浓的一笔,千百年的写意风流,只因你独醉人间。
      翻开书卷,逆溯流光,我要与苏子一见。
      青砖碧瓦,斗拱飞檐,琳琅楼阁精致如画卷;商旅如织,车马不绝,叫卖之声此起彼伏;衣缕光鲜,言笑晏晏,人们生活的富足和美,这便是你名扬天下的地方,圣京。
      步履其间,窥得人们喜笑颜开,奔走相告,原来是在相互传颂苏子高中进士,文惊四座,笔授天人,百年第一,更有人朗诵你的诗篇,妙语连珠,气贯长虹,铿锵音语杀伐意,铁马冰河颤人心,听者无不摇头晃脑,沉醉其中。
      突然,有人大声喧哗,“苏子来了”,接着,整条街道上的人都攒动起来,人们争先恐后地仰头张望,却又秩序井然地站列在道路两旁。只见一匹高头大马昂然阔步,其神威凛然,宛如马中宰辅,人中龙凤,一步一端,十步一昂首,官味十足,而坐在马上的你,虽身着一身华贵的蜀锦广袖流云袍,可仪态却恭顺的仿佛要贴在马背上了,你不断的向着人群招手点头以示敬意,眉眼尽是柔情,满怀关爱,俊秀儒雅的面庞不曾有半分狂傲不羁,这就是你吗?我满心疑窦,这不是我熟稔的苏子,就在我疑惑茫然时,欢声贺喜的人群中突然有人高声呐喊:“苏子,十年寒窗苦,莫忘百姓恩呢。”苏子听闻悄然一怔,翻身下马,泪水莹然,向着满街的素衣百姓深深地一拜,满街百姓尽皆喜极而泣,一起躬身回拜,就这样,苏子一步一稽首,泪流满街巷,他身后的那匹高头大马胆怯心惊,低头垂目,缓缓跟从,失了一身威风。
      岁月无痕,千年往事俱已烟消云散,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或许,千年后的苏子只是我们想象出来的,那个疏狂傲世,狂放不羁的人终究是不可得的,可我心有不甘,我要逆转岁月轮盘,再见一次苏子,我要见你身陷囹圄,铁锁加身,我想知道你臣服了吗?顺势而为了吗?
      时光洪流披星赶月,隆隆而过,我从时空隧道里走出,踏入了昏暗潮湿的天牢里,一股腥臭潮湿的霉腐味熏得我欲呕不止,天牢内的廊道很长,两旁都是臂膀粗细的圆木围砌而成的牢房,踏步前行,我见每一个房间内都关着几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犯人,这些人有的依墙而息,有的横卧于地,有的手扒房门和对面的狱友低声谈笑,还有的满身伤痕,卧地呻吟,更有的行将寿尽,呼呼直喘,人世百态莫过于此。
      我走到最后一间牢房,借助高墙栏窗外透过一缕惨白的天光,看见你亦是蓬头垢面,满身污秽,落魄不堪。堆依墙沿,你仰首望着栏窗外那唯一的一块自由天地,轻声啜泣,泪水流过凌乱的须发,滴落在破碎长裳上,你是那样的脆弱无助,绝望孤独。
      我在心中喟然长叹,苏子也不过如此,生死之前,世人皆如刍狗。俄而,便听牢房中有人劝慰道:“苏子,你这又是何苦来哉?放着高官厚禄不要,偏偏要与我等一样,沦为这阶下之囚,还是乘早看开点好。”苏子默然,拭泪不语。就在此时,一阵踢踏之声传来,一名狱卒携刀而入,嗓音粗犷,巍然生威:“苏轼,相爷让我来问你,你可想好了?”苏子霍然而起,衣袖生风,大袖一摆,示意狱卒出去,断冰切雪,毫无凝滞。
      我的心怫然一动,便见苏子双目炯炯,寒光摄人,拾起地上石子,衣袖飘飞,于高墙硬土之上深深刻画,笔走龙蛇,遒劲力透,千年风采,孺慕一睹,实乃生平快慰,上书云:国将危矣,岂可结于党下,安之卧榻。下阙道:纵使玉碎,吾志豪情终不悔,你奈我何。我胸中骇浪高百尺,深深为之所恸。
      一连百日,窗外时光飞逝,窗内如过百年,走出牢门那一刻,我见苏子昂然挺胸,傲然不悔。
      命途多舛,一生羁旅,贬而又贬,迁而又迁,却不曾摧眉折腰。纵酒时豪情万丈,畅意抒怀,嬉笑怒骂皆无常性,笔墨疏狂,敢笑仙人不洒脱,寄情山水,看大江东去,浪淘尽的雄浑壮阔。体民情,查民意,通渠筑堤,你始终不忘百姓嘱托。
      终于你白发迟暮,瘦体病磨,我知你意尽气靡,俯首沉疴,怎知你老夫聊发少年狂,恢弘千骑踏破平冈,我的心为之激荡,苏子苏子,你不愧是千百年来中华诗词扛鼎之人,肆意勃发,但求洒脱。
      我愿足矣,我转回身,将要踏入时空乱流之中,忽见你在青冢坟前泪水扑朔,长亭衰草碧连天,你的哭声如怨如慕,哀婉凄凉,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到头来,功名利禄如浮光掠影,长留的不过是一抹深情。
      你言:孤悬明月空高寿,天下独我伤心人。
      我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我要走了,临走时我还想问你一句,如果有来生,你会怎样去度过?不待听到你的回答,我就被时空乱流裹挟而去,我想象着你的答案,或许那应该是——再见应如是。
2018.12.5
耳语者著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哎,修改了两次,真不是来蹭经验的,实在是新手,不会弄,最后这一个还是有格式上的错误,见谅,不改了。

点评

文章末尾有修改按钮,发文一周内可自行修改的。  发表于 2018-12-6 10:03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分感谢,不然真是不会弄。
发表于 2018-12-8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新作者新作,欢迎投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7 05:36 , Processed in 0.029578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