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92|回复: 2

[原创非首发] 明天会更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6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债务风波
夜幕降临,江两岸的灯光渐渐点亮,东明步行回到冠亚小区已经是夜幕降临了,抬头看,屋里没灯,女儿在郊区的中学读高中,两周回来一次,家里就妻子和他两人,这会她能去哪里,电梯刚到12层,东明迫不急待的打开房门,刚坐下,电话就响了,妻子急促的说:“东明,饭你自己解决,我回我妈家了,华峰有点事,不要等我,晚些回来”。还没问清楚,妻子电话就挂了。草草的下了碗面,吃完开上车就直奔老丈人家里,三室两厅的房子里,老丈人和妻弟华峰住在一起,房子不大,但也不显仓促,妻弟抱着头,窝在沙发里,弟媳在一旁抹泪,妻子和二老在旁边的卧室里,丈母娘躺在床上,头偏向一边,这气氛,显然事态很严重了。
屋里气氛不好,也不利于解决问题,东明叫上郑华峰,去江边走走,散心也是,聊聊,看问题出哪了,顺便缓和一下气氛。
江边的小酒馆,舒缓的音乐,里面还有不少人,东明找了张靠窗的桌子,张东明经常来,老板知道他的口味,一盘孜然花生、一盘飘香豆干和一盘卤鸡爪和半斤装的牛栏山二锅头很快上桌了。“华峰,今天咋哥俩敞开心扉,说说看,有什么过不去的坎,给我说说,”华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东明面前这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俊郎的脸上稍显憔悴,真不知道被什么事这折磨成这样子。东明知道这个时候只需要倾听即可,话多了就显多余,只跟他喝酒,一会他会说的,他了解妻弟,说不到坏处去,潜江医院的骨科大夫,收入不赖,应该不会是钱的问题。东明有些微醺,打开窗子,江风徐来,酒馆的音乐里,韩红正在唱:我一个人喝酒,一个人踱步,一个人面对这世界的残酷,也许酒精上头,也许此情此景,正如歌里所唱:无数过往的岁月,有温暖的跋涉也有冰冷的苟且。华峰趴在桌上哭了 ,“哥,我完了,我完了。”“哭吧,没事,哭完了再说,哥在!”。半响,华峰,抬起头,望着东明。“哥,我都给你说,希望你帮帮我。”东明点点头,“说吧,哥也年轻过”。
原来,华峰经一个朋友介绍,投资白银期货,才开始尝了点甜头,结果东罗西借的整了60万进去,本来有翻盘的机会,结果不凑巧的是,哪晚遇到上急诊,没盯盘,遇到国际白银大跌,被平仓了,陪了近90万进去。前两天讨债的追到医院去了。刚好被上白班的弟媳妇遇到了,弟媳知道他炒白银,但没想到他举债这么多,回到家就大闹一场,死活不过了,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这样吧,晚上你也别回去了,去我家,凑合一晚上,咋兄弟两个聊聊。里出个头绪来,把事情解决了!顺便让你姐劝劝你媳妇。”华峰点点头。
郑华峰心里的苦,东明看在眼里,人生没有折腾,成熟不起来,想当年自己也折腾过,那时华峰刚参加工作,仅有的3万积蓄全拿来支援自己,帮助自己度过危机。现在华峰有困难,自己岂能袖手旁观。凭华峰的技术,在深圳或者江浙的医院,找份工作,三年光景也就过来了,不是什么难事。问题是难就难在这90万从那筹。兄弟两聊了会,不知不觉已经10点了,桌上已经撂了6瓶二锅头了。东明喝的有些多,华峰也不少,好在这里离家不远。东明搀扶这郑华峰,摇摇晃晃的往回走,江风吹来,两人的身影被路灯拉的长长的。
老街的一处小院里,张志平坐在树下的摇椅上,闭目养神,老伴正在厨房里忙着张罗晚饭,除了老五张静好,其他的儿女都已成家,搬离老城区,院子大约200平米,古朴干净,院子里被老张收拾的错落有致,生机盎然。老人住在这里,也接地气,张东明曾想过给老人重新置办一套房子,搬出去住,但两老一直不愿意,也就一直搁浅着。张东明下班没回家,直接到老妈这里来了,因为等静好回来商量事情,静好是生命人寿的培训师,到处做培训,还没成家,也没买房,估计手里有钱。东明妈刚把饺子端上来,张静好大呼小叫的跑进了院子,迅速的拿起一只饺子塞进嘴里,“嗯,好香,白菜猪肉馅的,哥,是你的最爱。”饺子上桌了,东明先发话:静好,跟你说件事吧,郑华峰搞期货赔了90多万,债主催的要紧,单位也没法去,当哥的也不能袖手旁观,这事得给他张罗。”
“ 哥,他也是,好端端,折腾啥呀,工作会丢吗?”静好说着,看见妈妈看过来,不言语了。“东明呀,谁没个难处,我看华峰那孩子,人不错,你爸那年摔了一跤,华峰跑上跑下的给帮忙,让我们省了不少事,这事还没感谢人家里。我和你爸这儿有15万,给我们留一万,剩下的你都拿去,救个急。静好,你有多少,帮帮华峰,权当帮帮你哥。”
“ 哥,我准备买房子呀,这样吧,把第一笔房款留够,其余的,我都拿出来,一共是20万,够意思吧!”东明心里热乎的,没想到自己家里人这么的仗义,尤其是妈妈,一种无以言表的心情,涌上心头。晚上回去,跟华玲商量一下,女儿上大学还有一年,把家里仅有的10万拿出来,加上爸妈和静好的一共44万,看看二弟哪儿还能凑多少,晓慧刚和丈夫去深圳,还没站稳脚跟,估计也没多少钱,就不向他们开口了,小更也是刚买了房子,日子也不算宽裕。吃完饭,妈妈送到门口说:“东明,你去问问小天,他这两年做生意,估计手上有点活钱,其他的,我在帮你问问,兄妹几个合计合计,估计差不了多少,你就别操心了。”
城南的美食街上,张小天的泸州老窖专卖店,位置优越,生意还算红火,前些年从学校辞职下海,做上代理,算下来也有10个年头了,从无到有,兄妹几个,他的条件还算罢了。把客户刚送到门口,就看见大哥匆匆赶来,店内一角摆着精美的茶具,兄弟俩边喝边聊,平时都忙,显然有些时日没见了,小天对这个哥哥充满着敬意,10年前,自己下海,哥哥提供了5万元的创业本钱,要不是哥哥那笔钱,显然小天不会走到今天。“小天,你嫂子的弟弟华峰,你知道,做期货折了一笔钱,我和妈妈还有静好筹了点钱,还有点缺口,看你这里方便吧?先倒腾倒腾。”“哥,你还有多大的缺口,我给你凑凑,明天打到你账户里,”张东明也知道做生意全靠资金周转,现在马上到白酒旺销季节了,小天估计还要进货,想了一会,说“15万吧,你凑凑看。”
夜幕降临了,东明吃过晚饭,小天夫妇把东明送到街头,东明迈步来都江边,潜江的夜色,美的无法形容,平时上班也没时间欣赏这美丽的夜景,华峰的事渐渐有了着落,他总算能歇歇了。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是个本地的陌生号码,接过电话,对方是个女声,“东明哥,我是华峰的同事,我能见见见你吗?我在东风路云上茶餐厅,你方便的话过来一下。”
云上茶餐厅二楼窗边,一个妆容精致的女子,静静的坐着,脸上略显忧伤,音乐里正在播放一首舒缓的英文歌:我穿透云层,看见爱情闪耀,尽管现实冰冷,那些记忆的碎片让我感到温暖,我的心痛与伤感,我想知道什么是爱。东明上来了,云杉连忙擦去眼角的泪,东明坐下,眼前的女子,散发出一种无法形容的美,东明也是个男人,眼前的女子,不算惊艳,但也够美,对他这个近50 的男人来说,近乎奢侈。
“东明哥,我是云杉,是华峰在医学院的同学。”东明想起来了,华峰曾跟自己说过:自己在医学院有个女朋友,姓云,没想到今天终于见到本人了。
“华峰辞职了,也好,凭他的水平,好一点的医院,估计年薪能拿到30往上,很快就会挺过来的,今天的见面你别跟华峰说,你知我知,我这几年也没花钱的地方,这张卡里有30万,密码是华峰的生日,他这个时候需要钱,算我借给他的”说完递过一张卡,起身就走了,东明有些懵,起身追过去,云杉已经坐上出租车走了,看着云杉的背影,东明看看手中的卡,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五味陈杂。三天前的一次家庭会上,华峰做了一个决定,决定辞职,去晓慧的医院,事情出了以后,东明就和妹妹联系,很快对方医院也给了诚意,这事情也不意外,潜江医院辞职的医生也不少了,华峰之前就一直有这种想法,只是没下决心而已,事情一出,更待不下去了,和爹妈、妻子商量了一下,决心辞职。郑华峰的辞职,引起医院的震动,递交辞呈的那天,医院的几个要好的同事们有些依依不舍。
飞速的车厢里,郑华峰内心无比的宁静,几分钟前,看着妻子满含泪花的双眼,姐姐和姐夫满怀期望的双眼,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渐渐远去,但时刻在敲打着自己的内心,在亲友的帮助下,处理完一切事情,郑华峰感觉自己老了些许,尽管这样,他要好好的活下去,一定要活出样子。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关注,我将继续努力!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病故
  老街的小院,春意盎然,樱花灿烂的绽放,张志平仍然躺在树下的摇椅上,闭目养神,这一切似乎很平静,李云珍在不远的地方伺弄几株番茄苗,这个院子好就好在有院子,多余的地方可以种花种菜,基本上能够自给自足。有时候儿女们来了,吃不完的还带回去一些,想想李云珍心里就美滋滋的,40年前老伴花6万块钱买下的房子,算算真是值当,前两天有人出100万买下这个房子,老伴坚决不卖。思绪间,电话响了,这个时候,谁的电话啊?李云珍拿起电话,“妈,我是小更,徐敏生了,你又添了个孙子。”老李的心里喜滋滋的,内心说不出的激动,小更大学毕业后去了成都,在一所 大学里教书,儿媳徐敏是一家是成都人,徐敏在成都一家外企当翻译,两人结婚时,老两口和儿女们过去了一趟,儿媳是个独生女,所以亲家也很年轻,都是实在人,婚礼筹办的很体面,李云珍丝毫不含糊,一次给小更了10万块钱,算是对小更的补偿。时间过得真快,小更这面有徐敏爸妈操心,对小更也很放心,偶尔和亲家通个电话,习惯性的问问好,小更两口也很孝顺,遇到大学放假,就和媳妇回来小住几天,没想到这么快,孙子又降临了。“小更,好好照顾你你媳妇,过两天让你大哥过去一趟,看看我孙子,你爸最近老毛病又犯了,家里没人不行。等暑假把小家伙带上回来,让你爸看看。”“妈,听你的,我去忙了,你俩注意身体,住的地方离医院不远,有啥感觉勤去医院看看。”
  李云珍挂了电话,小跑出门,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伴了,可到跟前傻眼了,老伴摔倒在地,摇椅翻在身上,她被眼前的情形吓坏了,很快他冷静下来,一边掀开摇椅,手伸过去,还有气息,急忙拿起身边的手机,迅速拨通120急救电话,接过来,马上给张东明打了过去。
  医院的走廊里,李云珍坐不下来,在抢救室门口走廊里转来转去,以前也晕倒过,但都没这次严重,走廊里的钟声滴答滴答的向,东明和小天赶来看着母亲无助的样子,心里酸酸的,急忙安慰母亲,“没事,妈,我爸没事。”小天搂着母亲,从没见过母亲这样,母亲一直是坚强的,家里里外都是一把好手,父亲那些年单位忙,家里基本上上是母亲在操劳,一些大的决定基本上母亲定夺。在母亲的心里,没啥过不起的坎。这会不一样了,母亲有些憔悴了。这个时候,抢救室门开了,医生一露面,张东明一个箭步,急切的问医生:刘医生,我爸什么情况,到底是咋了?刘医生一脸凝重:情况不是很好,肺源性心脏病,部分器官已经衰竭,看后期的变化吧?东明愣住了这是第二次住院了,但这一次似乎有些迷茫。
   潜江医院刚经过改造,病房设施还不错,张志平静静躺在哪里,监控设施还算平稳,李云珍静坐在哪里,她知道目前老伴这次是挺不过去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儿女们各忙各的,为了不拖累儿女,她的调整自己心态,迅速的调整过来。喝了口热水,就召集两个儿子过来,商量事情,“东明,你妹妹去上海培训了,明天周末了,你去收拾一下,明天去趟成都,代表一家人去看看你侄子,把我们祝福带到。医院有小天两口子,家里你就甭操心了。”东明也没说啥,知道妈妈这样安排,自有她的想法,嘱咐小天几句,就去车站买了晚上9点的火车,回去收拾去了,媳妇听说要去成都,赶忙给东明做吃的去了。饭桌上,没等东明开口,郑华玲:你放心去吧,我抽时间去医院陪陪咋妈,你早去早回。人到中年,已过半局,张东明明显的感到自己精力不够用了,上有老,下有小,一种莫名的危机感接踵而来。
   成都某小区里,小更一家沉浸在喜悦里,对于刚刚喜得贵子的小更来说,除了幸福就是幸福,父亲的病情他似乎还不知情,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是大哥的,已经下火车了,打车正往过来赶,小更有些按耐不住,近乎一年未见大哥了,赶忙过去给岳母说:我大哥来了,多弄几个下酒菜。餐桌上略显丰盛,还备了小酒,岳母去忙小家伙了,兄弟相见格外的亲切,小更端起酒杯招呼大哥,俩人一饮而尽。“妈本来要亲自来,老爸身体不是很好,走不开,特意派我过来看看,你们都好我也就放心了,我明天要回去了,家里,你就放心吧!”酒对男人来说,是个好东西,几杯下来,兄弟俩的话多了起来,一直聊到深夜,
   吃过早餐,张东明将兩沓百元人民币,塞到小侄子的枕头下,看着熟睡的小家伙,东明心里无比欣慰, 成都到潜江的火车上,东明透过玻璃看见三弟小更,站在送站的人群里,是那么的显眼,眼睛湿润了,母亲一再叮嘱,不要告诉小更父亲的事情,以免分心,挥了挥手,火车渐渐启动了,小更看着远去的列车,难以割舍的滋味涌上心头。同一时间,上海飞往潜江的飞机上,张静好看着机舱外变幻的云,心里高兴不起来,因为这次培训,她从培训师成长为业务主任,即将去邻市的开疆拓土,身上的担子更重了,更为忧虑的是,离父母越来越远了。
   下午六点,张志平平静的停止了呼吸,离开了这个幸福的大家庭,张小天悲恸的哭声,惊动了不少病友,都摇头惋惜,李云珍,将悲伤压到心底,她哭不出来,她知道自己不能倒下,还有一大家人呢,小女儿还没结婚,还有一堆子事情。东明和静好赶回来的时候,父亲已经送去殡仪馆了,看着父亲和蔼可亲的照片,东明和静好哭到在地,那种悲伤,没人可以理会,父亲,永远的父亲走了,对于东明来说,长兄如父,今后他将承担起这个家庭的重担,将父亲的精神传承下去,晓慧、小更都相继赶回来,兄妹五人,按照父亲的交代,一切从简,简单而朴素地办了葬礼,处理完后事,兄妹五个陪着母亲在老宅里住了几天,都被母亲赶走了,院子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静好也去邻市了,偌大的房子就剩她了,樱树已长出绿油油的叶子,老张已走,院子的生机还在,自己琢磨着,该调整心态了,不能给儿女们添堵,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3 06:17 , Processed in 0.02871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