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22|回复: 4

[原创非首发] 明天会更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6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债务风波
夜幕降临,江两岸的灯光渐渐点亮,东明步行回到冠亚小区已经是夜幕降临了,抬头看,屋里没灯,女儿在郊区的中学读高中,两周回来一次,家里就妻子和他两人,这会她能去哪里,电梯刚到12层,东明迫不急待的打开房门,刚坐下,电话就响了,妻子急促的说:“东明,饭你自己解决,我回我妈家了,华峰有点事,不要等我,晚些回来”。还没问清楚,妻子电话就挂了。草草的下了碗面,吃完开上车就直奔老丈人家里,三室两厅的房子里,老丈人和妻弟华峰住在一起,房子不大,但也不显仓促,妻弟抱着头,窝在沙发里,弟媳在一旁抹泪,妻子和二老在旁边的卧室里,丈母娘躺在床上,头偏向一边,这气氛,显然事态很严重了。
屋里气氛不好,也不利于解决问题,东明叫上郑华峰,去江边走走,散心也是,聊聊,看问题出哪了,顺便缓和一下气氛。
江边的小酒馆,舒缓的音乐,里面还有不少人,东明找了张靠窗的桌子,张东明经常来,老板知道他的口味,一盘孜然花生、一盘飘香豆干和一盘卤鸡爪和半斤装的牛栏山二锅头很快上桌了。“华峰,今天咋哥俩敞开心扉,说说看,有什么过不去的坎,给我说说,”华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东明面前这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俊郎的脸上稍显憔悴,真不知道被什么事这折磨成这样子。东明知道这个时候只需要倾听即可,话多了就显多余,只跟他喝酒,一会他会说的,他了解妻弟,说不到坏处去,潜江医院的骨科大夫,收入不赖,应该不会是钱的问题。东明有些微醺,打开窗子,江风徐来,酒馆的音乐里,韩红正在唱:我一个人喝酒,一个人踱步,一个人面对这世界的残酷,也许酒精上头,也许此情此景,正如歌里所唱:无数过往的岁月,有温暖的跋涉也有冰冷的苟且。华峰趴在桌上哭了 ,“哥,我完了,我完了。”“哭吧,没事,哭完了再说,哥在!”。半响,华峰,抬起头,望着东明。“哥,我都给你说,希望你帮帮我。”东明点点头,“说吧,哥也年轻过”。
原来,华峰经一个朋友介绍,投资白银期货,才开始尝了点甜头,结果东罗西借的整了60万进去,本来有翻盘的机会,结果不凑巧的是,哪晚遇到上急诊,没盯盘,遇到国际白银大跌,被平仓了,陪了近90万进去。前两天讨债的追到医院去了。刚好被上白班的弟媳妇遇到了,弟媳知道他炒白银,但没想到他举债这么多,回到家就大闹一场,死活不过了,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这样吧,晚上你也别回去了,去我家,凑合一晚上,咋兄弟两个聊聊。里出个头绪来,把事情解决了!顺便让你姐劝劝你媳妇。”华峰点点头。
郑华峰心里的苦,东明看在眼里,人生没有折腾,成熟不起来,想当年自己也折腾过,那时华峰刚参加工作,仅有的3万积蓄全拿来支援自己,帮助自己度过危机。现在华峰有困难,自己岂能袖手旁观。凭华峰的技术,在深圳或者江浙的医院,找份工作,三年光景也就过来了,不是什么难事。问题是难就难在这90万从那筹。兄弟两聊了会,不知不觉已经10点了,桌上已经撂了6瓶二锅头了。东明喝的有些多,华峰也不少,好在这里离家不远。东明搀扶这郑华峰,摇摇晃晃的往回走,江风吹来,两人的身影被路灯拉的长长的。
老街的一处小院里,张志平坐在树下的摇椅上,闭目养神,老伴正在厨房里忙着张罗晚饭,除了老五张静好,其他的儿女都已成家,搬离老城区,院子大约200平米,古朴干净,院子里被老张收拾的错落有致,生机盎然。老人住在这里,也接地气,张东明曾想过给老人重新置办一套房子,搬出去住,但两老一直不愿意,也就一直搁浅着。张东明下班没回家,直接到老妈这里来了,因为等静好回来商量事情,静好是生命人寿的培训师,到处做培训,还没成家,也没买房,估计手里有钱。东明妈刚把饺子端上来,张静好大呼小叫的跑进了院子,迅速的拿起一只饺子塞进嘴里,“嗯,好香,白菜猪肉馅的,哥,是你的最爱。”饺子上桌了,东明先发话:静好,跟你说件事吧,郑华峰搞期货赔了90多万,债主催的要紧,单位也没法去,当哥的也不能袖手旁观,这事得给他张罗。”
“ 哥,他也是,好端端,折腾啥呀,工作会丢吗?”静好说着,看见妈妈看过来,不言语了。“东明呀,谁没个难处,我看华峰那孩子,人不错,你爸那年摔了一跤,华峰跑上跑下的给帮忙,让我们省了不少事,这事还没感谢人家里。我和你爸这儿有15万,给我们留一万,剩下的你都拿去,救个急。静好,你有多少,帮帮华峰,权当帮帮你哥。”
“ 哥,我准备买房子呀,这样吧,把第一笔房款留够,其余的,我都拿出来,一共是20万,够意思吧!”东明心里热乎的,没想到自己家里人这么的仗义,尤其是妈妈,一种无以言表的心情,涌上心头。晚上回去,跟华玲商量一下,女儿上大学还有一年,把家里仅有的10万拿出来,加上爸妈和静好的一共44万,看看二弟哪儿还能凑多少,晓慧刚和丈夫去深圳,还没站稳脚跟,估计也没多少钱,就不向他们开口了,小更也是刚买了房子,日子也不算宽裕。吃完饭,妈妈送到门口说:“东明,你去问问小天,他这两年做生意,估计手上有点活钱,其他的,我在帮你问问,兄妹几个合计合计,估计差不了多少,你就别操心了。”
城南的美食街上,张小天的泸州老窖专卖店,位置优越,生意还算红火,前些年从学校辞职下海,做上代理,算下来也有10个年头了,从无到有,兄妹几个,他的条件还算罢了。把客户刚送到门口,就看见大哥匆匆赶来,店内一角摆着精美的茶具,兄弟俩边喝边聊,平时都忙,显然有些时日没见了,小天对这个哥哥充满着敬意,10年前,自己下海,哥哥提供了5万元的创业本钱,要不是哥哥那笔钱,显然小天不会走到今天。“小天,你嫂子的弟弟华峰,你知道,做期货折了一笔钱,我和妈妈还有静好筹了点钱,还有点缺口,看你这里方便吧?先倒腾倒腾。”“哥,你还有多大的缺口,我给你凑凑,明天打到你账户里,”张东明也知道做生意全靠资金周转,现在马上到白酒旺销季节了,小天估计还要进货,想了一会,说“15万吧,你凑凑看。”
夜幕降临了,东明吃过晚饭,小天夫妇把东明送到街头,东明迈步来都江边,潜江的夜色,美的无法形容,平时上班也没时间欣赏这美丽的夜景,华峰的事渐渐有了着落,他总算能歇歇了。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是个本地的陌生号码,接过电话,对方是个女声,“东明哥,我是华峰的同事,我能见见见你吗?我在东风路云上茶餐厅,你方便的话过来一下。”
云上茶餐厅二楼窗边,一个妆容精致的女子,静静的坐着,脸上略显忧伤,音乐里正在播放一首舒缓的英文歌:我穿透云层,看见爱情闪耀,尽管现实冰冷,那些记忆的碎片让我感到温暖,我的心痛与伤感,我想知道什么是爱。东明上来了,云杉连忙擦去眼角的泪,东明坐下,眼前的女子,散发出一种无法形容的美,东明也是个男人,眼前的女子,不算惊艳,但也够美,对他这个近50 的男人来说,近乎奢侈。
“东明哥,我是云杉,是华峰在医学院的同学。”东明想起来了,华峰曾跟自己说过:自己在医学院有个女朋友,姓云,没想到今天终于见到本人了。
“华峰辞职了,也好,凭他的水平,好一点的医院,估计年薪能拿到30往上,很快就会挺过来的,今天的见面你别跟华峰说,你知我知,我这几年也没花钱的地方,这张卡里有30万,密码是华峰的生日,他这个时候需要钱,算我借给他的”说完递过一张卡,起身就走了,东明有些懵,起身追过去,云杉已经坐上出租车走了,看着云杉的背影,东明看看手中的卡,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五味陈杂。三天前的一次家庭会上,华峰做了一个决定,决定辞职,去晓慧的医院,事情出了以后,东明就和妹妹联系,很快对方医院也给了诚意,这事情也不意外,潜江医院辞职的医生也不少了,华峰之前就一直有这种想法,只是没下决心而已,事情一出,更待不下去了,和爹妈、妻子商量了一下,决心辞职。郑华峰的辞职,引起医院的震动,递交辞呈的那天,医院的几个要好的同事们有些依依不舍。
飞速的车厢里,郑华峰内心无比的宁静,几分钟前,看着妻子满含泪花的双眼,姐姐和姐夫满怀期望的双眼,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渐渐远去,但时刻在敲打着自己的内心,在亲友的帮助下,处理完一切事情,郑华峰感觉自己老了些许,尽管这样,他要好好的活下去,一定要活出样子。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关注,我将继续努力!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病故
  老街的小院,春意盎然,樱花灿烂的绽放,张志平仍然躺在树下的摇椅上,闭目养神,这一切似乎很平静,李云珍在不远的地方伺弄几株番茄苗,这个院子好就好在有院子,多余的地方可以种花种菜,基本上能够自给自足。有时候儿女们来了,吃不完的还带回去一些,想想李云珍心里就美滋滋的,40年前老伴花6万块钱买下的房子,算算真是值当,前两天有人出100万买下这个房子,老伴坚决不卖。思绪间,电话响了,这个时候,谁的电话啊?李云珍拿起电话,“妈,我是小更,徐敏生了,你又添了个孙子。”老李的心里喜滋滋的,内心说不出的激动,小更大学毕业后去了成都,在一所 大学里教书,儿媳徐敏是一家是成都人,徐敏在成都一家外企当翻译,两人结婚时,老两口和儿女们过去了一趟,儿媳是个独生女,所以亲家也很年轻,都是实在人,婚礼筹办的很体面,李云珍丝毫不含糊,一次给小更了10万块钱,算是对小更的补偿。时间过得真快,小更这面有徐敏爸妈操心,对小更也很放心,偶尔和亲家通个电话,习惯性的问问好,小更两口也很孝顺,遇到大学放假,就和媳妇回来小住几天,没想到这么快,孙子又降临了。“小更,好好照顾你你媳妇,过两天让你大哥过去一趟,看看我孙子,你爸最近老毛病又犯了,家里没人不行。等暑假把小家伙带上回来,让你爸看看。”“妈,听你的,我去忙了,你俩注意身体,住的地方离医院不远,有啥感觉勤去医院看看。”
  李云珍挂了电话,小跑出门,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伴了,可到跟前傻眼了,老伴摔倒在地,摇椅翻在身上,她被眼前的情形吓坏了,很快他冷静下来,一边掀开摇椅,手伸过去,还有气息,急忙拿起身边的手机,迅速拨通120急救电话,接过来,马上给张东明打了过去。
  医院的走廊里,李云珍坐不下来,在抢救室门口走廊里转来转去,以前也晕倒过,但都没这次严重,走廊里的钟声滴答滴答的向,东明和小天赶来看着母亲无助的样子,心里酸酸的,急忙安慰母亲,“没事,妈,我爸没事。”小天搂着母亲,从没见过母亲这样,母亲一直是坚强的,家里里外都是一把好手,父亲那些年单位忙,家里基本上上是母亲在操劳,一些大的决定基本上母亲定夺。在母亲的心里,没啥过不起的坎。这会不一样了,母亲有些憔悴了。这个时候,抢救室门开了,医生一露面,张东明一个箭步,急切的问医生:刘医生,我爸什么情况,到底是咋了?刘医生一脸凝重:情况不是很好,肺源性心脏病,部分器官已经衰竭,看后期的变化吧?东明愣住了这是第二次住院了,但这一次似乎有些迷茫。
   潜江医院刚经过改造,病房设施还不错,张志平静静躺在哪里,监控设施还算平稳,李云珍静坐在哪里,她知道目前老伴这次是挺不过去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儿女们各忙各的,为了不拖累儿女,她的调整自己心态,迅速的调整过来。喝了口热水,就召集两个儿子过来,商量事情,“东明,你妹妹去上海培训了,明天周末了,你去收拾一下,明天去趟成都,代表一家人去看看你侄子,把我们祝福带到。医院有小天两口子,家里你就甭操心了。”东明也没说啥,知道妈妈这样安排,自有她的想法,嘱咐小天几句,就去车站买了晚上9点的火车,回去收拾去了,媳妇听说要去成都,赶忙给东明做吃的去了。饭桌上,没等东明开口,郑华玲:你放心去吧,我抽时间去医院陪陪咋妈,你早去早回。人到中年,已过半局,张东明明显的感到自己精力不够用了,上有老,下有小,一种莫名的危机感接踵而来。
   成都某小区里,小更一家沉浸在喜悦里,对于刚刚喜得贵子的小更来说,除了幸福就是幸福,父亲的病情他似乎还不知情,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是大哥的,已经下火车了,打车正往过来赶,小更有些按耐不住,近乎一年未见大哥了,赶忙过去给岳母说:我大哥来了,多弄几个下酒菜。餐桌上略显丰盛,还备了小酒,岳母去忙小家伙了,兄弟相见格外的亲切,小更端起酒杯招呼大哥,俩人一饮而尽。“妈本来要亲自来,老爸身体不是很好,走不开,特意派我过来看看,你们都好我也就放心了,我明天要回去了,家里,你就放心吧!”酒对男人来说,是个好东西,几杯下来,兄弟俩的话多了起来,一直聊到深夜,
   吃过早餐,张东明将兩沓百元人民币,塞到小侄子的枕头下,看着熟睡的小家伙,东明心里无比欣慰, 成都到潜江的火车上,东明透过玻璃看见三弟小更,站在送站的人群里,是那么的显眼,眼睛湿润了,母亲一再叮嘱,不要告诉小更父亲的事情,以免分心,挥了挥手,火车渐渐启动了,小更看着远去的列车,难以割舍的滋味涌上心头。同一时间,上海飞往潜江的飞机上,张静好看着机舱外变幻的云,心里高兴不起来,因为这次培训,她从培训师成长为业务主任,即将去邻市的开疆拓土,身上的担子更重了,更为忧虑的是,离父母越来越远了。
   下午六点,张志平平静的停止了呼吸,离开了这个幸福的大家庭,张小天悲恸的哭声,惊动了不少病友,都摇头惋惜,李云珍,将悲伤压到心底,她哭不出来,她知道自己不能倒下,还有一大家人呢,小女儿还没结婚,还有一堆子事情。东明和静好赶回来的时候,父亲已经送去殡仪馆了,看着父亲和蔼可亲的照片,东明和静好哭到在地,那种悲伤,没人可以理会,父亲,永远的父亲走了,对于东明来说,长兄如父,今后他将承担起这个家庭的重担,将父亲的精神传承下去,晓慧、小更都相继赶回来,兄妹五人,按照父亲的交代,一切从简,简单而朴素地办了葬礼,处理完后事,兄妹五个陪着母亲在老宅里住了几天,都被母亲赶走了,院子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静好也去邻市了,偌大的房子就剩她了,樱树已长出绿油油的叶子,老张已走,院子的生机还在,自己琢磨着,该调整心态了,不能给儿女们添堵,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7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结缘百年
   邻市的幸福大街,是个刚刚建成的新区,刚刚入住了国有四大行,还有新华和太平洋财险公司相继入住,百年已经是第三个入住的保险公司了,一切都是新的,张静好正忙着招呼前来祝贺的同行们,大厅里喜气洋洋,除过一些花篮外,正中央的长条桌上摆满琳琅满目的自助食品和红酒,张静好不时的朝门口张望,昨天接到通知说有一位神秘的嘉宾莅临指导,到底是谁,她想知道这位神秘人物是谁?墙上的钟离12点还有8分钟,现场的嘉宾沉浸在欢快的音乐里,都在期盼着一场别开生面的开业盛典。
这次开业盛典有百年总公司全程赞助,舞台搭的简约而不简单,不失庄重,还看上去很喜庆,12点的钟声敲响了,一束光打向门口,人们的目光追随着光看过去,光影里走来三个年轻男女,感觉有点像非诚勿扰的男嘉宾出场一样,走在最前面的男士约莫30岁左右,现场的嘉宾们眼睛随着光束看过去,一行三人在灯光里,感觉像非诚勿扰的男嘉宾出场一样。一行三人在灯光里穿行,来到舞台的正中央,光束跟了过来,照亮“创新百年,关爱永恒”八个大字。张静好循光看过去,站在台上的三个人当中有一个咋那么眼熟呢?闺蜜李静在眼前晃晃手说:看啥呢?那不是你的初恋吗?见到帅哥,腿软了,上去呀,主持人喊你呢?大厅里没有地毯,张静好感觉脚下软绵绵的,脚步有些不自然,主持人喊的啥,她自己竟然听不清楚,灯光打了过来,照的张静好很不自在,台上的3位帅哥眼光齐刷刷的看着自己,说起来她还是培训师出身,但这种场面还是第一次,一边走一遍告诫自己:镇静、镇静。
舞台不大,张静好和台上的男士一一握了手,虽是一个公司的同事,但都很少见面,站在台上的张静好,才看清楚,原来这位眼熟的帅哥,就是高中同学丁志威。
一段律动的音乐响起,几个靓丽的女子跳着节奏欢快的韵律操,向人们展示了一段阳光、健康、动感十足的舞蹈。舞蹈结束后,张静好向在场的嘉宾介绍了自己公司人员组成情况和下一步营运构想,刚刚说完,丁志威就带头鼓起了掌。这个时候,主持人说:有请百年总公司市场运营部经理丁志威先生讲话,话刚落音,丁志威在全场的瞩目下走到话筒前面,“作为公司代表,我首先代表百年总部向邻市百年公司的成立表示祝贺,我宣读一下总部的贺电。”充满磁性的声音,让张静好深受感动和鼓舞,自己从未像这样激动过,同为百年人,感到无比的荣耀。入职百年这么久,自面试之后,再没见过这么大的领导。简短而很有仪式感的开业盛典落下帷幕,嘉宾们渐渐散去。二楼的会议里,张静好公司的全体员工,静静等待即将开始的入职培训会议。
几个议程下来,已经黄昏时分了,员工们都充满自信的走出会议室,各自回家了。按惯例张静好应该招呼几个业务经理准备请总部一行三人吃饭。没想到的是丁志威过来:“老同学,我已订好饭局,把你的人叫上,一起去吃个饭”。张静好说:“到我这,反倒你请客,不合情理呀”。丁志威说:“那有什么关系,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丁志威的力邀下,张静好没怎么拒绝,一行人在步行不到500米就来到西苑,一座园林式的酒店,不仅绿化美,还装修及其中式,古朴不失大气,张静好知道这里不仅菜品好、服务好,关键是环境一流。
在近500米的来路上,张静好知道丁志威从南大毕业后,入职中国华建控股,百年成立的时候,跟副总一起加入百年,金融管理专业的他,进入百年后如鱼得水,从精算师做起,五年里,一年一个台阶,一直到市场运营经理,可谓顺风顺水,势头强劲。丁志威一行跟着助手来到花溪厅,精美的菜品,沉浸在柔和的灯光里,看上去有些诱人,一行人落座后,丁志威举起手中的红酒杯说:“开业盛典上大家已经相互认识,就不一一介绍了,鉴于邻市百年刚刚起步,作为市场部的人,我们祝贺我们的百年越来越好,各位事业蒸蒸日上。”丁志威先行干了一杯,在座的人也纷纷端起酒杯。“另外,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鉴于百年刚刚进入百年,公司决定派我和我的助手,在此工作3个月,做好市场起步和运营维护,待公司有起色,我们再走。”话刚落音,张静好就带头鼓起掌来,他知道这是公司对自己最大的奖励,更多的是来的人竟是自己的老同学。这让她对公司的未来充满信心。觥筹交错间大家都有些小小激动,气氛也热烈起来。丁志威和张静好成了今晚的主角,相对也喝了不少酒。时间过得有些快。宴席在张静好的答谢词中结束了。
邻市和潜江都有个相同点,潜江穿城而过,当然邻市夜晚的江景没有潜江漂亮,但是基础设施比潜江好,同事们纷纷散开,静好和丁志威散步来到江边,静好和志威也融入来往锻炼的人流中,江风徐来,撩起静好的长发,在灯光的照耀下,丁志威看得有些发呆。“叔叔,买束花吧?送给漂亮的阿姨啊!”丁志威有些尴尬,就算送花,也不是这个时候啊?而且也不是这样简单的包装一下,买还是不买,丁志威有些棘手,买下吧?找什么理由呢?余光看过去,张静好有些局促不安,不知所措,面对孩子天真幼稚的脸,丁志威真不想拒绝。买下吧,权当开业鲜花。“多少钱?小朋友?”小朋友一脸的惊喜:“就这一束花了,便宜点30吧?”“静好,你桌上的花瓶不是还空着吗?买回去,插上,这么好的花,一定养眼。”张静好点点头,丁志威一语化解尴尬,超有技术含量。张静好的办公室里,两人将买回的花拆开,丁志威将凌乱的叶子剪去,张静好将它们整齐的插在花瓶里,玫瑰的香味弥漫在空气里,办公室里瞬间温馨无比。张静好泡好一杯都匀毛尖递给丁志威。丁志威端起闻着那种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这儿离江边不愿,能听到江水拍岸的声音,沉默着,张静好看着花,丁志威闻着茶香,谁也不愿意第一个开口,纵有千言万语。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8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相濡以沫
徐敏坐在办工作前看着窗外发呆,心里一种莫名的恐惧,自接到医院体检中心医生的电话,自己就一直坐立不安,桌上堆得文案已经很多了,有些还很急,怎么都进入不了状态。前天公司刚刚组织了员工体检,今天就电话来让去复查。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除了小便少之外,身体没啥异常呀!孩子还小,可千万不能有啥呀!还没下班,徐敏就和主任告假了,林主任看着徐敏的状态极差,就关切了几句,便允许了!
从大厦里出来,徐敏沿着街道,拖着两条沉重的腿,慢慢走着。
张小更刚上完大课,课间休息,站在阳台上,看着明媚的春光里,万物生机勃勃,两只蝴蝶飞舞着,相互嬉戏,瞬间没入花丛里,瞬间有飞出,让人看着,感觉这一切多美好啊。这个30岁的男人,他那里知道会有一场不测风云降临到自己头上.
成都某小区,小更抱着儿子,在客厅里踱步,孩子已经6个月了,看着儿子晶亮的眼睛,会感觉成就感满满的,墙上的钟指向8点50了,每天这个时刻,徐敏已经回家了,今天这个时候,连个电话也没有。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最后一次,竟然关机了。小更有些急躁,把儿子交给岳母,便匆匆下楼了。岳母抱着孙子站在窗前,看着女婿消失在黑夜里。
张小更顺着徐敏经常回家的路,走了几站路仍不见徐敏的身影,没有电话,也不知道在哪里,小更回转往家里走。这个时候,小更突然想到徐敏的闺蜜,试着拨通电话,小更急着说:“张蓝,徐敏在你那吗?电话打不通,人也没回家。不知道去哪里了?家里人都着急着里。”“没有,今天我们没联系,你们没吵架吧?”张蓝随即在微信群里发了个消息,瞬间回复数条,都说没看见,张蓝也替张小更着急。
除了几个锻炼的的人,偌大的小区显得冷冷清清,小更有些疲惫,他想到了许多不可能,但又安慰自己,再回头看小区那个花园的时候,他看见花园的凉亭里有个熟悉的身影,那就是徐敏,他疾步走过去,看见徐敏把头埋的很深,在轻声啜泣,对于张小更的到来,她几乎没有感觉。小更坐下来轻轻的搂过徐敏,徐敏顺势躺扑在小耿的怀里痛哭起来。妻子的痛苦,让小更茫然起来,没啥大事,徐敏不会这样,小更抚着徐敏的头说:“遇到什么事了?说说看,没啥,天塌不下来,有事回家说吧?”徐敏似乎更伤心了。
夜深沉起来,春天的成都,晚上还是有些冷,小更脱下外套,披在徐敏身上,两人这静坐了几乎两个小时了,期间岳母来电话了,小更敷衍了了两句,继续做小敏的工作,原来徐敏公司体检,小敏的有些指标异常,复查的过程中,医生郑重其事的给小敏分析了病情,初步诊断是自身免疫性肝硬化,要尽快来住院复查确诊。小更听了有些恍惚,好端端的人,怎么会这样,几乎不相信这个结果,但作为男人,他的沉住气,稳住徐敏的情绪。回到家里,徐敏没有洗漱,钻进卧室,她答应过小更,在家里要保持情绪稳定,不能漏破绽。
小更照顾好岳母和儿子,便回到了卧室,仔细的翻看着徐敏的体检报告,思绪有些凌乱,真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坎。徐敏也许惊吓过度,早早地睡着了,小更轻轻地上床,替晓敏压好被角,靠在床上,回想着和徐敏以前的那些幸福时光。记得婚礼上他对徐敏说:我今天愿意娶你作为我的妻子,从此刻起我将与你分享我的一生,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贫困还是富有,健康或是疾病,快乐或是悲伤,我将永远爱你,珍惜你,尊重你,相信你,照顾你,对你忠诚直到永远。是的,徐敏,无论你健康或是疾病,我都不会弃你而去,放心吧!你不会有事的。
华山医院的肝病专科,张小更排队候诊,也不全是候诊,他是替徐敏看病的,他要知道徐敏究竟有多严重,徐敏情绪不佳,自己也没睡好,起了个大早,没吃没喝的赶到医院,找到朋友介绍的肝病专家,了解一下还有别的万全之策没,这个家谁都不能少,孩子不能没有妈妈。小更有些凌乱,眼前全是他和徐敏的那些幸福时光,回忆里充满甜蜜。等他起来走向专家面前的时候,他几乎忘了礼节性的招呼,还好他们以前谋过面,对方拿起化验单,看看许久,抬头看到是焦灼的脸、渴望的眼。“根据体检情况,她这种情况比较特殊,化验结果转氨酶值有些高,超过了正常值的数倍,肝功能有些异常,我们院方的体检结果是不会有错的,近期你带徐敏再来确诊,一旦确诊,要马上住院,我们也好留意合适的肝源。”回学校的路上,他琢磨着医生的话。
三天后的华山医院小更和徐敏在等待体检结果,说的是30分钟出结果,漫长的等待,感觉像过了半年,小更暗暗的祈祷,希望徐敏的化验结果,一切正常,徐敏坐在那里,若有所思。30分钟后,护士过来通知小更去见专家,小更的腿如同灌了铅,走不动,迈不开,头脑一片混乱,临近医生办公室时,还在祈祷结果一切正常。敲开医生办公室,看着医生一脸凝重,知道结果不容乐观。医生说:“和上次体检结果一样,做好准备住院吧!我们尽快联系肝源.”出门,他看着徐敏,迅速的冷静下来,他必须在徐敏面前坚强起来。好在现在临近假期,事情比较少,他可以有大把时间来陪徐敏。办好住院手续,他把徐敏安排进病房,自己回家了一趟,收拾一些衣物和日用品,岳母看着疑惑的样子,小更说徐敏公司安排出差一个月,自己学校也忙,一周回来一次,便匆匆返回医院。他现在谁也不能说,岳父岳母年龄也不小了,承受不起这样的痛,自己的母亲也不能说,父亲刚走不久,母亲还没缓解过来。 医院看护病人是个很累的活,小更早早的起来,翻开手机,最关心的就是有没有医院的电话。多么希望有个匹配的肝源,及早的解除徐敏的病痛。下午的时候,吃了些饭,把小更叫到床前,拉着小更的手说:“亲,这两天你辛苦了,让你承受这么大的压力,真是对不住你啊,我们的父母亲,你不敢说,跟哥哥们说说,这样缓解一下压力吧,我心里也好受些。”小耿安慰道:“没事,你放心吧!我抗压能力强者哩,你就安心住院吧!”说这话的时候,小更心里已经有主意了。徐敏静静的睡着了,病房里安静的几乎能听见输液的点滴声,时不时有风进来,吹进不少新鲜的气息。小更拿着手机犹豫着,他应不因该给大哥说这件事,小更的心里感觉有堵墙,堵的他心里看不见墙外,像漆黑的夜里,没了灯塔的航船,失去方向感。大哥就是唯一能说的人,这么多年,有事就跟大哥说说,一定程度上,他感觉患上依赖症了。这么多天,他已经等的几乎快崩溃了,截至目前,没有一点肝源的消息。他曾经咨询过专家,只要配型吻合,夫妻之间捐肝不是没有可能。站在十六楼的大厅里,小更拨通了大哥东明的电话。
  “哥,徐敏有病了,肝上出了问题,需要换肝,已经过去10多天了,没有合适的肝源,我明天检查一下,如果配型吻合,我准备把我一半的肝捐给她,别人的排异性还大,咋们自己的几乎没有排异性,再说,长在我和徐敏身上,都一样,既能保全徐敏,也能挽救这个家,我少半个,也不会损失什么,无关大碍。” 张东明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绝对没有想到兄弟会承受这么大的压力,多么幸福的一对,真的应了那句话,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小更,都到这个时候了,哥劝你也没用,你再等等,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走这一步,毕竟是有风险的,好吗?”小更听着,有些哽咽。
    照顾完徐敏安睡之后,小更开着宝来,朝回家的方向走去。车上的音乐里,那首熟悉的without you 缓缓唱起:亲爱的,你不在我身边,我手足无措,所以,不管遇到什么,我们都可以解决,小更开大音量,多么应景的一首歌,是啊,徐敏,没有你世界都暗淡了,不管咋,我们都会实现我们的梦想。街上车水马龙,小更眼角热起来。不能,他不能流泪。在小区附近的超市,买了点岳母和儿子近期的生活用品,整理好心情上楼了,他不能让老人看出什么,只能善意的说自己去青岛参加一个暑期的学术研讨会,徐敏可能早些回来。亲亲儿子,带上东西,就下楼了,头也没回,因为他不敢回头,他知道,回头看到儿子依依不舍得眼神,他会哭出来。因为他不知道,这一去什么时间会回来。
   回医院上电梯的时候,哥哥发来微信,让小更发送实时位置,他知道哥哥可能过来了,那天在电话里,大哥说:趁嫂子放暑假,和嫂子赶过来看看徐敏。小更答应了。因为为了不让双方老人知道这事,只能求助于大哥了。
  清晨的医院抽血化验处,病人不多,护士正在给小更抽血,在潜江开往成都的列车上,东明和妻子、张小天心急火燎,渴盼火车再快点,因为他们了解自己的兄弟,这个小弟除了执着就是执着。 也许就是小更的这份执着感动了上天,两个小时后,结果出来了,配型完全吻合,适合做肝移植手术。安静的病房里,小更看着熟睡的徐敏,说不出的激动和爱怜。专家也感到意外,正在召开会诊会议,马上安排手术。张东明一行站在病房门外,看着病房里两个深爱的灵魂互述衷肠,实不忍心打扰,郑华玲在后面悄悄的抹眼泪。张东明深知这台手术的风险,但看到两个相爱的人,和专家多次沟通后,便放弃了拒绝签字的年头,同意弟弟的想法,尽管小更失去了肝脏,但保全了一个家。下午3点,张东明一行人配合医生将小更和徐明送进了手术室,漫长的时间里,张东明和小天一会站起来,一会坐下,焦躁、无助,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张东明感觉自己老了很多岁一样,分别给晓慧和静好发了微信,告说他们事情的真相。时针指向20点05分的时候,门开了,徐敏推出来了,紧接着张小更也出来了,医生脱下口罩,微笑着说,手术很成功,患者体症很平稳,就目前来看,做一些排异调理,病情稳定后就可以出院了。刚说完,静好的电话进来了。“哥,三更什么情况?手术做的咋样?”张东明太了解这个妹妹了,什么事情,直奔主题,一点废话都没有。“好着哩,手术很成功,三更扛过来了。”说着,张东明有些哽咽了,三更是张小更的小名。“我在上海开会,晓慧姐赶过来了,在我这,我们明天9点的飞机直飞成都,来了再说吧。”不亏情同手足,血浓于水,在这种时候,没有比这种感情更好的了,这种时候,兄弟姐妹不需要太多的物质方面的东西,只需一个眼神即可心灵神会,小更离得远,这娃在成都打拼这些年,虽说站稳脚跟了,吃苦受累的事从来不向家里说,想着想着,张东明就有些自责,其实父母最惦记的就是小更了,毕竟离得远。郑华玲买来夜宵,张东明才知道饿了。小天吃完,就把哥嫂撵到宾馆去了,自己站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走廊上柔和的光下,这个1.8的男人,显然有些憔悴,脑海里满是小时候和小更戏耍的情景。从没像这次,让自己这么揪心的难过。从生意的角度来说,一开始自己很不情愿,让弟弟冒这个风险,但想到他把肝捐给自己媳妇,从心底里佩服这个从小就讲义气的弟弟,心底升起满满的骄傲。
  三个小时的飞机,张晓慧、张静好、丁志威三人走出机场出口,张东明和小天早早的候在门口,见到哥俩,晓慧有些激动,这个气质干练的女人,前年和丈夫辞去公职去了深圳,凭着精湛的医术,很快站稳了脚跟,已经是深圳妇产医院的一把好手,丈夫也成为医院的一名麻醉师,目前又赶上深圳人才落户计划,这次回来顺便把户口就迁过去了。在医院附近的一家老字号川菜馆里,一家人落座,张静好向哥姐介绍了一下丁志威,在张东明的看来,这个没心肺的妹妹似乎恋爱了,和小天心领神会的对望了一下,算是默许了。几个人急去看小更,所以就简单是吃了点饭菜,直奔医院去了。
   ICU病房里,张晓慧坐在弟弟边上,看着全身的各种管子,不免有些酸楚,回过头看看弟媳,一样的酸楚,从专业的角度来看,两人体征平稳,恢复得很快,过不了几天就转到普通病房了。弟弟醒了,张晓慧指指门外,小天和东明还有静好都在玻璃外张望,看到小更转过头,跟他们打招呼,都幸福的笑了,小更扭过头看着媳妇,徐敏也醒过来了,看着兄妹几个,徐敏感到无比的幸福,自己是个独生女,在自己家里这种幸福她是感受不到的,今天在丈夫的这个大家庭里,她深切的感受到了温暖善良,丈夫经常和自己说起的:生而为人,请务必善良。短暂的小聚,很快结束了,晓慧和静好给小侄子买了点东西和衣服之类的生活用品,去看了看徐敏妈妈和小侄子,精明的徐妈妈似乎觉察到什么了,问了几遍,都被静好机智的挡了回去。下午,张东明带着小天、晓慧、静好和丁志威踏上回潜江的火车,郑华玲因为暑假,在成都再呆几天,照顾照顾徐敏和小更。张东明在车上了解到华峰已经成为晓慧供职的医院的一把好手,已经是医院炙手可热的骨科。东明下意识的摸了摸那张银行卡想说什么欲言又止。晓慧说:“哥,华峰这次机会很好,正赶上人才计划,加上他医术、人品不错,院长已经找过他谈话,除了加薪,估计下半年户口问题也要解决了,比我们机会还好。”东明没说什么,他看着车窗外,目光向远方看去,山川河流飞驰而过。回过神来,说:“给妈妈打个电话,下午在妈那吃饭。”还没说完,张静好已经拨通母亲的电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3-19 23:53 , Processed in 0.072973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