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80|回复: 9

[原创] 112【投稿】七百里惠州送信 十五夜东坡点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6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门长子 于 2018-12-17 21:51 编辑

我姓卓,是苏州人,苏大学士的两个儿子托我给他送信。

苏大学士是个好官,可往往真正为国为民的好官总是过得不舒坦,如今连鼎鼎大名的苏子瞻都给贬到惠州去了。

他两个儿子在宜兴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急得团团转,我宽慰他们:“惠州又不是在天上,若是走着去,总可以找得到。”

当初说得轻巧,七百里真是不怎么好走哇,这一路磨穿了我两双鞋子,脚上起了好几个水泡,翻过了大疫岭,走了十几天才到。

逢人打听,一听我问的是苏子瞻,那人兴奋的抓住我的手,从怀里掏出一首诗,上面写着《惠州一绝》:“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落款处写着苏轼。那人两眼放光:“大学士的新诗,写的好吧!”

看来我们都多虑了,这种旷达的心境,恐怕没什么地方困得住他。

跟着指引来到了大学士的小院,看见他正在门口乘凉,一手拿着折扇扇风,一手拍着“不合时宜”的大肚皮,看样子那些荔枝树是又遭了秧。

“大学士,我替苏迈、苏迨送信来了。”

他登时睁开眼睛,拉着我进屋:“快坐快坐,朝云快快上茶。”

学士平易近人,对我非常热情,请我吃荔枝,吃烤羊脊骨,还请我喝他亲自酿造的“桂酒”,只是每每喝完,必定跑到厕所里拉的昏天黑地。

学士的朋友很多,常常来探望他,给他送酒送肉。有一个杭州的僧人叫参寥,也常常过来跟他聊天讲禅,我在一旁听了受益颇多。

有一天学士一边啃着羊骨头一边诵经,参寥赶紧阻止他,学士拿水漱了漱口,继续诵读,参寥气道:“漱口也不行啊!”学士嘿嘿一笑:“惭愧,惭愧。”

几日后,我带着学士的书信往回走,他给我买了两双新鞋,还拿了个酒壶装满了桂酒,我赶紧谢绝,撒腿就跑,只是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见到。

几年后听说大学士又被贬了,贬到更远的儋州,都渡海了。那里根本不适合人住,又潮又闷,恐怕那些当官的是想把他往死里贬。虽然知道像大学士那样的人,没什么能困住他的心,就是贬到海里去,恐怕也是要跟龙王爷唠家常的,但明白归明白,他也一把年纪了,不晓得有生之日还能不能回来。

又过了几年,国家换了皇帝,听说大学士回来了,还没来得及为他高兴,就听说他死在常州了,我的儿子问我为什么唉声叹气,我只能说天下又少了个好官。

一年后,朝廷立了个什么元祐党人碑,连苏州的山顶上也立了一块。立碑的时候我闻讯过去凑热闹,竟然看见上面赫然写着苏轼的名字,我问旁边的人这立的是什么碑?是用来歌功颂德的么?有个读书人摇了摇头,说是要让碑上的人,千秋万载永受侮辱的。

我惊道:“苏大学士可是好官!为什么要刻在碑上被人家侮辱!”

那个读书人说:“就是因为他太好了。”

这是什么道理!好人要没好命,坏人反而乐得逍遥自在!当天晚上,我偷偷跑到山顶上,把苏轼两个字划了个稀巴烂,歪头一看还有个苏辙,一并划烂了。

没几天官兵查到了我,给关进大牢里好顿毒打,儿子四处借钱,好不容易才把我从牢里救出来,还亏得那当官的也崇拜苏大学士,收了点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把我放了。

又过了几年。听说皇城里文德殿的东墙上有一块元祐党人碑,被天上的星星给劈碎了,天意!真的是天意!老天爷是长了眼睛的,但即使是天意也没能让朝廷把那块破碑给收回去,他们是铁了心赶尽杀绝的。

朝廷不准读他的诗,大家都偷偷藏起来读,不准看他的字画,我们偷偷看。他们不知道的是,管得越严,学士的作品就卖得越贵。

五年后朝廷开始搜集他的手稿,一篇五万文。而那什么元祐党人碑也早已不是什么罪人碑,真的被用来歌功颂德的了,谁家有人的名字刻在上头,比当了进士都威风。而当年被我划了的两个名字,又被我偷偷重新加深刻了上去。

十五月圆,夜色很美,月光皎洁,让我想起了那年坐在大学士家院子里,跟他一边赏月饮酒,一边品尝荔枝的时候。

那荔枝火红色的外皮,轻轻一剥开,里面的汁水就喷了出来,晶莹剔透的果肉颤巍巍的闪着诱人的光,送进嘴里,甘甜的汁水顺喉而下,瞬间觉得世间美味都莫过于此,便是日后有机会去极乐世界也要带上一些。

说起那极乐世界,我向往已久,忍不住问道:“大学士,我怎么才能去往西天极乐世界呢?”

他看着头顶的明月,胡子上挂着两滴酒,抬起袖子轻轻拭去:“西天或许有,不过何必强求呢?所谓极乐只在此刻、只在人间呐。”

微微一笑,接着一连吃了二十几颗荔枝,然后微眯着眼睛,悠悠吟出一首《荔枝叹》。

十里一置飞尘灰,五里一堠兵火催。
颠坑仆谷相枕藉,知是荔枝龙眼来。
飞车跨山鹘横海,风枝露叶如新采。
宫中美人一破颜,惊尘溅血流千载。
永元荔枝来交州,天宝岁贡取之涪。
至今欲食林甫肉,无人举觞酹伯游。
我愿天公怜赤子,莫生尤物为疮痏。
雨顺风调百谷登,民不饥寒为上瑞。
君不见,
武夷溪边粟粒芽,前丁后蔡相宠加。
争新买宠各出意,今年斗品充官茶。
吾君所乏岂此物,致养口体何陋耶?
洛阳相君忠孝家,可怜亦进姚黄花。

语毕一声长叹,丢掉荔枝壳,回到屋子里睡觉去了。

一阵冷风吹过,吹得我打了个冷颤,好像一下子从梦里醒了过来,赶紧喝了口桂酒暖暖身子。

如今距惠州一别二十年有余,这桂酒也请教卖酒的人想了好些法子,改造得甘冽醇香。

前几天听一个算命的说,大学士成了玉皇大帝座下的文曲星,是掌管诗文的,不知道又会在天庭发明什么美食美酒,带去多少欢乐热闹呢。







发表于 2018-12-16 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篇想象力丰富,赏读学习了。

点评

这是篇以真实的故事,产生丰富的想象,增加了不少乐趣。  发表于 2018-12-17 08:58
发表于 2018-12-17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一个钱乐乐,文章读起来真是让人很快乐的。
发表于 2018-12-17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信使,辛苦了。小酒一杯,可暖否。
发表于 2018-12-17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角度新颖,语气欢快,悲怆的心情豁达不少
发表于 2018-12-17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有趣,问好新友友。
发表于 2018-12-17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惠州的故事,又一篇友情的见证,那个七百里送信人是苏公的朋友,也应该是后世所有人的朋友,因为他我们知道了苏轼更多的趣事。谢谢。
发表于 2018-12-25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苏轼命运多舛,苦了钱乐乐这个送信人。大串烧烤得不错,特色风味。
发表于 2019-1-9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做为信使,串联了苏轼几个有趣的故事。颇具想象力,独出心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5-20 22:27 , Processed in 0.029799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