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故道黄河

[原创] 纪实传说《黄河故道古道黄河》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9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大的梨树,自然也就在村后华爷爷看守的果园里了。晚饭后,父亲早早就把我送了过来。因为我们家的责任田就紧挨着果园,所以平时父母和华爷爷和华奶奶的交往自然也就比较多,我对果园和两位老人都很熟悉和亲切,来果园对我来说,比走亲戚都开心,因为果园平时是不许外人随便进入的,我们这些贪吃的孩子如果没有华爷爷和华奶奶的邀请,更是不能随便进果园的。我那时蹦蹦跳跳的就来了,特别开心,亲切慈祥的老人,给了我很多好吃的,核桃还有葡萄干等。
       入夜,华奶奶就去睡觉了。华爷爷就带着我来到了一颗大梨树下,那里有一个摆满了供品和香烛的小方桌,桌子前面是两把竹子做的大躺椅。华爷爷自己半躺在一个椅子上,让我在另外一个椅子上躺下了。当时刚刚属于夏末秋初时节,天气也不冷,正好那天晚上连续下了多日的暴雨也停了,天也有些半阴半晴的。我躺在梨树下,闻着满园的花果飘香,吃着华奶奶给我的零食,听着到处叽叽咕咕的虫鸣,慢慢的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9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8-12-29 15:34 编辑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突然醒来了,看到华爷爷也打着匀称的呼噜声睡着了。说来也怪,就算今天,想想这一幕也会后怕。但那个时候的我也许是年龄小,竟然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但九岁的男孩子,基本什么都懂了,记忆是全面的,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晚上的所有情景。
      虽然年龄小,但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我看看方桌上香火缭绕,两只大大的红烛燃烧了还不到一半,火苗子呼呼的往上冒,我抬头看了看梨树,满树的洁白色的梨花里掩映着黄橙橙的大鸭梨,雨停风驻,天空厚厚的云层里还依稀漏出了几缕淡淡的月光,梨花带着雨珠儿,愈加娇嫩,地上也到处都是掉落的白色的梨花,一片白色的梦幻世界,我当时如置身仙境一样陶醉了。至今感觉记忆犹新,就是觉的说不出来的美丽、舒畅和祥和,仿佛置身于祥云之上,远处的天空似乎变得更加亮了,慢慢的有两道说不清是云还是光柱,又好似二座大大的横跨夜空的云桥,一直延伸到这遍是洁白梨花的天地,感觉有什么在流动,来回的流动,具体是什么我说不清也看不清,我当时就是傻傻呆呆的看着。
      忽然又感觉起风了,但是我好像又感觉不到风的存在,没有吹在脸上凉飕飕的感觉,供桌上的红烛的火苗照旧呼呼的燃烧着。但地上的梨花都刮起来了,好像树上的梨花也飞舞了起来,那两座巨大的云桥也在旋转飞舞,天地间一片白茫茫,我渐渐的也迷糊了。
      早上被华爷爷叫醒了,我赶紧去看周围,果园里黄色的土地上间或几片落叶,还有些绿莹莹的小草,梨树上碧绿色的叶子掩映下黄橙橙的大鸭梨挂满枝头。我奇怪的问华爷爷,“咦,梨花呢?那么多梨花跑哪儿去了?”华爷爷哈哈笑了起来,“傻孩子,现在都几月了?哪有梨花啊!梨花是在春天的时候开,现在都马上秋天了,梨子都那么大了,哪来的梨花。”我赶紧告诉华爷爷昨晚我的见闻,结果刚说了一半不到就被华爷爷止住了,说,“那是你做梦呢孩子,不要说了,听话,以后给谁都不要再提起了”。当时我还没有明白过来,很是不解,明明不是做梦,我清楚的记得每一个细节,但是早上怎么什么都没有了,华爷爷为什么不让我说出来,虽然当时我很不解,但是面对慈祥和受人尊敬的华爷爷,我当然是听爷爷的话了。回到家后,我连父母都没有怎么说这个“梦”。
     第二天,可能因为昨晚的风停雨驻,河水的水位落了很多,河堤上的值守的人们也大都撤下来了,而且从那以后,村里也平静下来了,再也没有听说谁家丢鸡少东西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0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没过几天,果园里来了一个漂亮的女人,长长的乌黑的披肩发,漂亮的洁白的连衣裙。要知道那个年代,八十年代初,刚刚解决温饱的农村,人们都很简朴,一个长相漂亮,打扮时髦的如天仙般的女人,很快引起了好多人的好奇,而且大家仔细偷着打量,发现这个女人好像行动有点笨拙,似乎是个孕妇。有人就问了看果园的华奶奶,华奶奶略带敷衍的说了几句,是自己的远方亲戚,从市里来这里玩几天的,人们看华奶奶说的有些勉强和敷衍,也就不好再继续追问了。但人们心头的疑团并不能解除,因为都知道华爷爷和华奶奶当初是从安徽老家逃荒到这里的,四五十年没回过老家了,哪来的远方亲戚。可是没过两天,大家发现果园里又来了两位漂亮的姑娘,二十岁左右的样子,长的都特别美丽,长发披肩,每个人都穿着漂亮的洁白的连衣裙。这立刻成了村里关注的焦点,但碍于两位老人良好的人缘和口碑,人们也只是隔着果园的木桩篱笆多看两眼罢了,谁也不好意思过去过多的追问不愿意多说的老人。
       我们家的责任田正好就在果园的旁边。有一次父母在田里干活,我也跟着拔草。那两个姑娘出来了,和父母在那说话,笑着说着,虽然俺那时候只是个大鼻涕小男孩,朦胧的意识也是有的,看着这两个大姐姐真美,笑起来更好看,我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乌黑的披肩秀发,白皙的皮肤,笑声像银铃一样清脆,我那时候小小的年纪,蓦然脑子里蹦出三个字“狐狸精”,对啊!不然世上哪有如此美丽的女人!这个印象到现在还在我的脑海里,都中等身材,圆脸大眼睛,不说话不笑,两个人仿佛孪生姊妹,忽然想到这个神情其实是和华奶奶有几分神似的。第二天早上醒来,父亲就说自己做梦了,梦到我们家飞来了两只洁白的大天鹅,驾着祥云来的,落到我们家的院子里了。爱看小说的父亲的理解是:预示果园那两个大美女,会嫁给他的两个儿子,记得当时,正在吃早饭,把母亲都气的差点笑岔气了,把一口饭喷到了父亲一头,说他这是典型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趣的是父亲还从那以后就半真半假的认真了。我那时候在小学里学习成绩很好,几个村子合并的学校里有点小名气的。我的一个远方堂哥的媳妇,就看好我了,和我父母提出来让她娘家的妹妹和我定亲(我们老家那里,娃娃亲虽然不多,给八九、十来岁的孩子早订婚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这本来对于一个穷苦的农家来说,是莫大的荣耀和喜事,人家女方亲自上门提亲,还是自己亲妹妹。可是父亲估计高兴了不到一半,就想起来了他那个梦,冲口就是一句“俺儿子要娶城里的媳妇呢”。这下子彻底惹祸了,那个嫂子从那以后就对我们家有了很大的成见,母亲也一直抱怨父亲不会说话。堂嫂子多年一直对我们家有意见,直到很多年后我真的考上大学走出了村子,在城市找了工作,娶了城里媳妇落了户,我们家才和堂嫂一家言归于好。至于那果园的美女,一段时间也就不见了,父亲问过华奶奶,华奶奶仍旧是有些敷衍的简单说了句,“他们在这里玩够了,回城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9-1-7 23:52 编辑

      但与此同时,一个更让大家震惊的事发生了。一向与世无争和蔼可亲的都如出家人一样,看果园的华爷爷和华奶奶突然出资买了一大批绵羊,要分发给村里。      
      当时是八十年代,刚实行了承包责任制,老百姓都是一穷二白的,刚刚从不饿肚子走过来,人们都特别缺钱,吃盐点火,孩子上学,甚至谁家如果不过年买件新衣服,在当时都是村里的大新闻。两位老人平时生活很朴素,他们有这笔巨款,大家都觉的特别不可思议,更有这样的惊世骇俗的举动让人们极为震惊!
       但事实就是事实,一百多只绵羊活生生的买回来了,等着人们去挑选。记得当时一只绵羊的市场价格是五六十元的样子,而且在本地很难买到,别的不说,光每年两、三次的剪羊毛就能给大家带来一笔额外的收入。老人就做起来了纯粹的赔本生意,按一只五元的价格出售给我们村,我家当时就要了一公一母两只,都有半人多高,一只有两个弯曲的大角,很威猛的样子,另外一只身子很长,也有一米多高,我到现在也能清晰的记得这两只绵羊的模样。也使得我在童年的时候,有了放羊娃的各种快乐,当年也应该是我们家除了年猪之外的最大资产了。

发表于 2019-1-8 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真实的再现,这么细腻的情节,不该配上传说俩字。写的真好,拜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徐徐 发表于 2019-1-8 13:20
这么真实的再现,这么细腻的情节,不该配上传说俩字。写的真好,拜读了。

多谢关注!大多数情节都是在脑海里真实存在的,模糊但不失清晰,依稀但不至忘却!现在有时候回老家,我还会故意在夜晚一个人静静的在那些小路或者堤上去走走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加令人意外的是,老人对于前段时间家里被偷了老母鸡的人家完全免费赠送,理由是连最基本的换零花钱的老母鸡都没有了,羊就不要钱了。村里人都在无比惊愕的气氛里把绵羊领回来了家,还记得当年全村上下,一片莫名的欢腾,欢欣鼓舞,简直可以跟打破大锅饭,承包责任制这样的大事相提并论。相信当年如果有现在发达的讯息传达方式,也许早就天下皆知了。
   后来虽然村里人都很疑惑不解,但是大家毕竟感念老人的善良和帮助。看老人似有意隐瞒,也就不再追问了。后来老人又用卖羊的这笔钱,雇人把后面的狐仙庙重新修修葺了一番。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去冬来,转眼就到了冬至,还记得那年的冬至天气特别的冷,狂风暴雪,我们家乡那里冬至是个很重要的节日,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那天母亲软磨硬泡,好不容易把华爷爷和华奶奶请到我们家来吃饺子了。还记得那天是父亲下厨炒的一桌子丰盛的饭菜(自学成才的父亲是我们当地一个大厨,也就是当地婚丧嫁娶的土宴掌勺),有好吃的又有客人,我和弟弟妹妹都高兴的和过大年一样蹦蹦跳跳,酒肉还有热腾腾的饺子,父亲还烫了自己酿的地瓜烧酒,大家都特别高兴。当时记得大家都喝了酒,父亲、母亲、华爷爷和华奶奶,甚至连当时刚不到十岁的我都喝了一点,这在平时父亲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酒至半酣,华奶奶忽然眼圈红了,说:我们老两口眼看也都七老八十的人了,当年从安徽老家逃荒来到这里,一晃五六十年过去了,虽然万般不舍得这个地方,但人总要叶落归根,这把老骨头总要回到家乡,所以,我们近期想回安徽老家了;这果园总要有人打理,我们想托付给你们,我们老两口和镇政府的人说,他们会同意的。华奶奶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母亲和父亲,母亲当然很吃惊,随即又迟疑了起来。华奶奶看出来了,说:不要怕,只要我们不做亏心事,所有的一切都是只会保佑我们,没有会伤害我们的。父亲自然问起了上次的那个孕妇,还有那两个貌似天仙的美丽的姑娘。
  随后华奶奶压低了声音和父母亲说起了她的那个“远方亲戚”。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9-1-14 23:10 编辑

       就在我和华爷爷在果园梨树下守夜的那个夜晚开始,华奶奶慢慢的小声述说着,在他们屋后一到夜里就有很嘈杂的声音,好像有很多人在争吵,仔细听,又听不清是什么声音,又好像不是人在说话。好像还有打斗的声音,一直持续了三个夜晚。到了第三天的下半夜,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忽然他们听到了敲门声,说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我们家的大门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那一刻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我当时正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那一瞬间我也激灵一下,不由得汗毛都立起来了,当时还是大白天,我和父亲还有华爷爷就到了大门外面,看看,什么也没有,也许是风刮的吧,父亲喃喃自语。但显然,华奶奶是不愿意也不能再说下去了,只是告诉母亲等到正月初八,胡大仙生日的那一天,带母亲一起去后面的胡大仙庙去上香祷告。
       记得那年正月初八,父亲被人家叫去帮着招待客人的二伯家掌勺做菜去了,母亲就带着我去找华奶奶一起去胡大仙庙上香祷告。记得当时上香后,我和母亲也跪在地上,华奶奶在最前面,像个小孩子一样,祷告着最后失声痛哭,说的什么我记不清了,大意是,在这里呆了大半辈子了,多蒙大仙照顾,如今年老想回归故里。要将这里所有的一切交代给别人,希望大仙能理解并支持。回到果园后,华奶奶就和母亲进屋去说话了,把我留在院子里不让我听。
当时我就站在梨树下玩,当时刚刚过年,春天刚刚有些萌动,梨树还没有到开花的季节,仔细看,也仅仅是枝头冒出了些许的绿意。但就在此刻,我那天夜里见到的一幕又似乎出现了。
       我蓦然发现,刚才还光秃秃的刚刚枝头冒些绿意的梨树,忽然满树洁白,一团团一簇簇洁白娇嫩的梨花开满了树,我当时正在使劲揉自己的眼睛,看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但事实就是真的,又是那晚我守夜的那一幕出现了,而且那一刻的我不禁一点都没有害怕和恐惧,相反,我当时觉的特别祥和说不出的舒畅。我忽然又听到了说话声,仔细一听,是从屋里传来的,是华奶奶和母亲在说话,很清晰,不应该啊,我的位置距离屋子很远,足有几百米,可当时奇怪的就是我真真切切的听到了华奶奶压低声音和母亲说的话(后来和母亲说我听到了她还不信,直到我说了内容,母亲才相信了,并严禁我向外人说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16 09:57 , Processed in 0.031754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