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12|回复: 6

[原创] 乡村记忆:大缸小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 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高迎春 于 2019-1-7 15:56 编辑

                                       乡村记忆:大缸小缸           高迎春

        我小时候,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所以,人们使用的茶缸上,也有了“革命”元素。有的印着“为人民服务”,有的印着“大海航行靠舵手”,有的印着“向雷锋同志学习”,有的印着“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还有的印着“抓革命,促生产”。现在回过头来再看这些留有时代印记茶缸,真是感觉恍若隔世了。不过,这些带有文革印记的用品,已经成了很好的收藏品。现在的茶缸上,也印有字迹,不过换成了具有调侃味道的大俗话:“整天瞎逼忙”,“活着就是瞎折腾”。时代不同,茶缸上的文化,竟有天壤之别。茶缸,茶缸,如果去掉端手,它还真是有“缸”的模样。大的茶缸,能盛小半壶热水,干活累了的时候,端起来咕咚咕咚喝下去,真叫痛快。不过,茶缸也有多款比较小巧的,更适合妇女儿童使用。真正的大缸小缸,是庄户人家离不开的生活用品。随便走进一家农户,如果家里没有几口缸,那才叫奇怪呢。

        庄户人家,清晨早起,多半是要到井边去挑水。把家里的水缸挑满,一家人做饭洗衣才有保障。由于井边没有公用提水的井绳,因此挑水必须自带井绳。姐姐没有出嫁之前,她挑水的时候居多。姐姐出嫁之后,我成了家里的老大,挑水的担子,自然就落在了我的身上。我们家院子里,有一口大水缸,屋里有一口小水缸。大水缸能装下六担水,小水缸能装一担多水。从春天到深秋,家里使用院子里的水缸里的水,到了冬天使用屋里的水缸。冬天里寒冷,院子里的水缸不把水舀干净,水缸容易被冻破。到井边担水,也必须会使用井绳,如果不小心,水桶就会掉落到井里。打捞掉落的水桶,得用专门的工具。这工具类似渔民使用的水锚,有三个秤钩那样弯曲朝上。打捞水桶得有耐心,能钩上水桶提手最好,有时候钩着水桶底部边沿,也能打捞上来。但整个过程须小心翼翼,动作偏大水桶就会重新掉落下去。我们村大槐树底下,有一口井,但是水不太好喝,一般将就能用。如果要挑甜水,就要到村南的一口井里去挑。一里多地,一担水挑回家,肩膀头会被压得酸痛。所以,我学会了中途换肩挑水,这样让两个肩膀倒替着挑,就显得轻松多了。

        院子里的大水缸,如果水太少,小孩子舀水得加倍小心,不然会来个倒栽葱,一头扎入水缸里。如果妇女怀了孕,舀水也需要小心,硌着肚子容易造成流产。我们村里有一位老人,子女们都在外地上班,只有孤独一人在家生活。虽然子女们不缺他钱花,不缺他粮票用,但孤独使他患上了抑郁症。他选择的死法,不是上吊,不是喝药,而是选择一头扎入自家院子里的水缸,将自己淹死了。当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人已经死了多天。在水缸边,有许多被撕碎的人民币和粮票,可见他走的决绝。被他撕碎的钱和粮票,告诉人们关爱老人,仅仅靠物质还不够。还需要时刻关爱老人的身体和精神需求。水缸,不仅仅能够用来装水,还可以用来装粮食。我们家的耳屋里,有两口大缸,一口用来装玉米,一口用来装麦子。大缸口盖上木头盖子,再压上两个大青砖,可以气死老鼠。如果粮食太多,还可以选择用粮囤存粮。粮囤用荆条编织而成,上面有许多缝隙。村里人用米糠和泥,将缝隙抹平之后,再放入粮食。老鼠牙齿锋利,有时候竟然可以将粮囤磕破一个窟窿。如此看来,就不如大缸存粮让人放心了。

        姥爷去世以后,家里就剩下姥姥一个人了。舅舅在石家庄杂技团退休之后,受聘去看守寺庙。大表哥和表弟也在外地工作。年迈的姥姥,不能自己担水,家里的水缸,常常处于闹水荒的状态。幸亏有嫁在本村的表妹,接连不断给姥姥家的水缸打水。我去姥姥家的时候,姥姥给我的任务,就是先把家里的水缸挑满。去姥姥家的时候,都是走她家的后门,再从后街回家。挑水的井在前街,官道孙村前街的人,见我这个挑水的人陌生,都拿眼打量,直到目送我挑水进了姥姥的家门,才恍然大悟我是姥姥的外甥。夏天下雨的时候,姥姥常常在院子里,摆上盆盆罐罐,为的是接满雨水,来接济半干的水缸。姥姥说雨水好,雨水比井水甜,话语里我却听出了姥姥的无奈。高中毕业之后,我来到宁津工商局上班,再也不能常去姥姥家给他挑水了。母亲害怕姥姥孤单,接连不断回家去陪她住几天。上了岁数的姥姥,不肯再走亲戚。她说人老了,七十不保年,八十不保天,住亲戚家恐怕给人家添麻烦呢。水缸里,有大外甥挑的水。姥姥逢人便说,其实,统共算起来,我也就挑了十几次而已。

        村里人买缸,要去供销社去买。我们村里人赶集,往西是赶避雪店大集,往北是赶赵虎镇大集。这两个大集的供销社,都有大缸供人们挑选。大缸来的时候,都是大缸套着小缸。为了防止运输过程中磕磕碰碰。水缸之间,都隔着一层稻草。即便这样,大缸小缸在运输过程中,仍然有破损的。扔掉可惜,供销社会特价处理。村里人贪便宜,买回家找锯盆子锯碗锯大缸的锢漏匠人,打上几个疤锯子,就可以用来盛放粮食了。常年种地的老百姓,常常能够预测天气阴晴。挂在嘴边的有:湾里水打花,天上有雨下。烟囱不冒烟,一定要阴天。天上钩钩云,地上雨淋淋。水缸穿裙子,天上要下雨。水缸出汗蛤蟆叫,不久将有大雨到。母亲观察到水缸外围潮湿,就会吩咐我赶快将水缸挑满,不然下大雨地上湿滑,在去井边挑水就难了。二爷爷高尚义住南房,向来传说他家住着皮狐,缸里的粮食从来也吃不完。二爷爷听了,从不反驳。其实,二爷爷家里有手摇织袜机,在不允许私营经济的年代,他们一家常常在夜晚偷着织袜子,然后拿到集市去卖。日子自然比别人家过的殷实。

        庄户人家的半大缸、小缸,多半会用来腌制咸菜,或者调制大酱。那个年代贫穷,村里人饭桌上吃的是粗茶淡饭,往往是一碗萝卜咸菜,就算是有菜吃了。或者,油炸上一碗大酱,来个小葱抹酱,也能吃得狼吞虎咽。母亲是过日子的能手,白萝卜,红萝卜,胡萝卜,芥菜疙瘩,白菜帮子,苋菜梗,雪里蕻,都能腌制成可口的咸菜。母亲做大酱,也很拿手。将豆子上锅炒熟,到碾子上碾压,用凉白开调成糊状,装入小缸,蒙上几层纱布,在太阳下暴晒。晒上半月二十天,好闻的大酱味道,就会飘散在院子中。酿制香醋,酿制酱油,更是离不开大缸。宁津县王家院子枣米香醋,全国闻名。上千口大缸,排列成阵,真个叫做威武雄壮。正是这样一张照片,刊登在报纸上,吸引来了日本微生物专家田中耕。他特意购买了王家院子枣米香醋,拿回日本研究和大蒜勾兑,用来研究防治癌症。如果研究成功,必将会使两国人民受益。我们家楼下储藏间里,放着两口半大缸。有一口是妻子特意向岳母讨要来的。前些年县城自来水常常断水,因此离不开水缸备水。现在自来水供应正常,很少出现断水现象了。因此我家的水缸,是倒扣着存放的。另一只用来泡酸菜,腌咸菜,也常常处于半闲置状态。日子好过了,大缸小缸的命运,再也不像过去那样受人重视了。


                                                  2019年元月1日写于迎春堂

水缸:




 楼主| 发表于 2019-1-2 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1-2 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1-7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老师此篇将庄户人家所使用的生活用品介绍详尽,拜读欣赏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9-1-7 09:36
高老师此篇将庄户人家所使用的生活用品介绍详尽,拜读欣赏了。

谢谢阅读留言鼓励,祝福您2019年顺风顺水,心想事成!
发表于 2019-1-7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迎春 发表于 2019-1-7 15:57
谢谢阅读留言鼓励,祝福您2019年顺风顺水,心想事成!

也祝高老师新的一年吉祥安康!
发表于 2019-1-9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大缸小缸的回忆故事中可见到社会的变迁与发展,很在韵味的好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3-21 18:43 , Processed in 0.077846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