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苏粉

[原创] 长篇连载 《导游手记》苦旅悟客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3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苏粉 于 2019-8-14 10:18 编辑

  第二百二十章  摇篮地定义人生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公元前212年,秦始皇出于战略需要,派大将蒙恬当总指挥,利用人的意志和最原始的生产工具,采用“堑山湮谷”的办法,修筑了一条从首都咸阳到“草原钢城”包头,近千公里长,几十米宽的“高速公路”——秦直道。两汉时期的李广等北伐将军,之所以被称为“龙城飞将”,就是因为他们的战马,能随心所欲地飞奔在这条耗资无数,却没有一个收费站的“天下第一道”上。
  
  如今,秦直道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很多路段都被荒草、黄沙填埋了,人也就无法通行了,但沿着这条路的方向走一走,发一发怀古之幽思还是不错的,就算不能亲临,但能站在远处眺望和遥想一下抱着琵琶,从这条路上缓缓走来的王昭君、蔡文姬、和硕公主等和亲队伍的话,还是让人称羡的。
  
  参观了响沙湾,好奇地在鄂尔多斯草原体验了一下住毡房的味道后,我和左总又沿着秦直道的方向,坐着公交车,一个县城、一个县城地来到了西安。
  
  今天是腊月二十,起了床,在路边喝了一碗羊肉汤,品尝了一下秦始皇的压缩饼干,“锅盔”的味道后,我们来到了大雁塔。刚登上塔顶,左总就接到了阿秋的电话。阿秋说,再过几天就是她的生日了,一家人分离了这么久,该团聚了!
  
  放下电话,眺望了一阵冬日下的长安城后,原本打算和我一起沿着“西线”穷游下去的左总,带着无限的深情,喃喃自语道:“雁落雁飞怀故土,话里话外有乡音。是该回去看一看了!”
  
  我觉得,与其说他是在苦旅中寻找人生的意义,还不如说是股灾之后的自我疗伤,故而我一直在刻意回避股票这个话题。分别就在眼前了,有所想,有所不想地陪着他眺望了一阵远方后,我还是挑破了这层窗户纸,问他对股票带来的巨变作何想。他淡淡地回答说:“虽然不能到奥运场馆去坐一坐,但一定有几个位置是用我的钱修的。人嘛,只要活着,处处都是风景,何必在乎顺境、逆境呢!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你看,没了股票,天空多蓝!”
  
  听了他的回答,我好奇地追问,难道就没有一点遗憾和抱怨?他回答说:“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亏,未必不是好事儿!以前,为了所谓的事业只顾埋头拉车,被撒旦蒙蔽了双眼却浑然不知,现在,终于学会了看看风景,岂不是人生之大幸?
  
  他的回答的确让人侧目,看来,他已经彻底放下了,于是我便无所顾忌地问道,听说要放开二胎和取消户籍了,而股市也有蠢蠢欲动的苗头,我们的股票有没有解套的可能呢?他沉吟了一下,平静地说道:“响沙湾的沙石告诉我们,连沙子都会唱歌,还有什么是A股做不到的呢?不过,口号也好,标语也好,在铁的事实面前,只能是一阵风。”
  
  他的话引起了我深深的共鸣。是啊!还有什么是A股做不到的呢?于是,我又向他请教道,吴敬琏说:中国股市连赌场都不如。我们又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说:“赌场也好,股市也好,都是源于自身的幻想。一旦击碎,就是满地碎片。人,只有吃了亏才会成熟,不过,成熟了,就是离开的时候了。这里是一代又一代人玩火的地方。”
  
  这些天,我们总是在努力迎接新事物,对于人生的意义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来得及向他请教,也不知道他是否找到了真谛,聊完股票,我问他,为什么自己会越来越觉得人生没有意义呢?他想了想,严肃地回答说:“没有意义,是因为找不到存在感。为什么会找不到存在感呢?是因为失去了参照物。什么是参照物?别人的认可。为什么要通过别人的认可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呢?草原的枯草告诉我们,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革命事业是无限的,但我们的生命却是有限的,看淡一切,做回本我,做好本我就可以了,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否则,就会成为装在套子里的人。”
  
  看淡一切,做回本我,谈何容易啊!我自言自语地重复着他的观点。
  
  每一个“闯海人”的背后,都有一段故事,或许是出于关心,也或许是为了开解,我的话音刚落,他便说道:“对了,你以前不是分在财政所的吗?要是没有‘下海’,熬到现在的话,应该也有一官半职了。你有没有回过头来想想这个问题啊?得出了什么样的结论呢?”
  
  我的同学中,混迹官场的都当到局长了,商海沉浮的,很多都达到财富自由了,而我呢?还在原地踏步走。有感于此,夜深人静时,我也做过很多假设,但最后都被我否定了,觉得自己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那样的生活。既为了感谢他的关心,也为了得到他的指点,我便一五一十地向他阐述自己的看法道,如果在体制内的话,我的物质生活可能会更加优越,但蝇营狗苟的生活不是我所喜欢的,现在的生活虽然艰苦一点,但这一路走来,所见所闻、所思所想都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所以我觉得,从“动物”这个角度来说的话,呆在体制内,我会更幸福,但如果在“动物”的前面加一个定语,“高等”二字的话,我觉得,不在体制内的人生会更充实,也更踏实。
  
  听了我的观点,沉吟了一会儿后,他婉转地说道:“生活的方式多种多样,衡量价值的标准也各有不同,每一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或许你觉得,不在体制内更有意义,但别人可不是这样看的,所以,我觉得你不能用更充实和踏实来定义这种生活。”
  
  左总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对于农村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把最近这些年来,乡镇干部的所作所为在脑海里过滤一遍,组织了一下语言后,我叹了一口气,解释说,唉!其实我也知道,只有纳入了体制,才能有更多的机会去实现“修齐治平”的人生抱负,但我之所以用更充实和踏实来定义,是因为我是分到乡镇的,而乡镇干部呢,基本上就是包治百病的“万金油”,有人超生了,你得和计生站的人寡廉鲜耻地去做一些牵牛吆猪、上房揭瓦的事情;要征收土地了,你得和土管所的人厚颜无耻地去做一些死缠烂打、威逼利诱的事情;要拆民房了,你得和镇里面的人恬不知耻地去做一些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事情;面对好处了,你得和贪官污吏们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地做一些欺上瞒下、中饱私囊的事情,否则,你就会被排挤,被打压。你说,这样的生活对于你我这种性格的人来说,充实吗?踏实吗?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旅游圈的人就像推销保险的一样,总是不停地涌进涌出,而我也越来越有离开的想法和冲动,所以才沿着他的足迹来到了这里。迈出这一步,等待我的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呢?是对?还是错呢!围绕乡镇干部这个话题聊了一会儿后,我又把这个问题抛了出来。他回答说:“路有选择,但没有对错,只有结果的不同。看不清的时候,不妨停下来,欣赏一下风景再做决定也不迟。”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草原的青草会年复一年生生不息,而人的生命却只有一次,我们究竟来自何方,又将去向何处呢?我又问了一个启蒙时的弱智问题。
  
  “你呀?你是妈妈从垃圾堆捡来的!”真是无巧不成书,我的问题刚出口,耳边就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
  
  啥意思?抢答啊?我和左总转回头,循声望去,原来是一个年轻妈妈牵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上来了。听了这个堪称典范的神回复,小女孩撅着嘴追问道:“这么说,我是垃圾了!”
  
  “不,你是妈妈的宝贝。”可能是觉得自己的答案有问题吧,年轻妈妈一边纠正,一边抱起女孩亲了一口。
  
  听了几句,相视一笑后,他平静地回答道:“人是由基因构成的。基因是什么?其实就是一种程序,是一种人类未知的更高等级动物设置的程序,它和电脑程序是一个道理。科技的发展是日新月异的,若干年后,科技会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那是谁也无法预料的,到那时,我们只要把七情六欲、生老病死等程序设计出来,把YY与XY染色体植入一种,由未知的特殊材料作成的机器人当中,那么,人类的生产活动会不会被他们替代呢?他们不停地劳作,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主宰,殊不知活在另外一个维度的人类,才是万物的操盘者。到那时,我们就会成为他们的传说,成为他们眼中的上帝和神仙,说不定,他们也会竭力否认我们的存在,否认他们是我们的仆人,认为相信我们是一种封建迷信思想。”
  
  他的观点实在是太雷人了,思索片刻,我又好奇地追问道:“如果我们真的是他们的仆人,为什么我们看不见他们呢?”
  
  他回答说:“一、空间的差异性。宇宙那么大,我们认为地球是最适合生命生长的星球,在他们眼中,恐怕地球只是一张电脑桌而已。二、时间的差异性。民间有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说法,同样,当我们把机器人的寿命设定为,我们的一天等于他们的一年的话,他们也是无法看见我们的。”
  
  “宇宙无极限,空间差异不难懂,但时间差异就不大明白了,具体怎样来理解呢?”
  
  “庄子《逍遥游》里有这样两句话‘朝菌不知晦朔,蟪咕不知春秋’。朝菌是三八菇之类的新鲜蘑菇,晦是月末,朔是月初,蟪咕是蝉的一种,叫金蝉。这两句话的意思是说,三八菇从发芽到凋谢,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生命就结束了,金蝉呢?一个夏季的时间都不到生命也跟着结束了,所以在朝菌的眼中是没有月初月末的,在蟪咕的眼中是没有春秋等季节的。它们是这样,那我们呢?说不定啊,在上帝和神仙的眼中,我们就是那不知晦朔和春秋的朝菌、蟪咕。”
  
  “是哟,如果我们真是他们眼中的朝菌和蟪咕的话,我们是无法突破时间的界限而看见他们的。”明白这个道理后,我点了点头,继续追问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他们真是我们的主人,那他们应该在地球上生活过才对吧?为什么不见他们生活过的痕迹呢?”
  
  “有!那些无法解释的史前文明就是他们的印痕。”
  
  “史前文明?对哟!这倒是不无可能,那你说他们到哪里去了呢?”
  
  “有两种可能,一、迁移到其他星球了;二、自我毁灭了。”
                                                            
发表于 2019-8-13 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探讨困惑有对有错表达对错无所谓的,觉得本章没有犯忌的。左总的一番话很有警醒意义。期待后续。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9-8-13 13:18
探讨困惑有对有错表达对错无所谓的,觉得本章没有犯忌的。左总的一番话很有警醒意义。期待后续。

谢谢老师的肯定与鼓励,之所以担心词不达意,之所以担心介绍是否详尽,那是因为我要建立自己的学说。当然了,有点托大了,但若干年后,如果我这些看法和观点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和支持的话,那就真有可能了,所以才有点诚惶诚恐。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苏粉 于 2019-8-15 10:09 编辑

  第二百二十一章  谈起源抽丝剥茧
  
  思忖片刻后,我点了点头,认可道:“迁移嘛倒是不无可能,毕竟咱们也在着手研究这个问题了。”
  
  他怀着无比虔诚的心情,仰望了几眼遥远的天际后,憧憬道:“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才几千年,仅仅几千年的时间,我们就由刀耕火种发展到登月、探月了,再过几千年,乃至一二万年,我们有没有能力迁移到更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呢?毫无疑问,是完全有可能的。”
  
  “是啊,科技是日新月异的,从第一辆自行车到现在,不过两百多年的时间而已,我们就已经坐上高铁、飞机了,再过几千乃至一万年的话,恐怕现在的飞机、高铁比今后的自行车还要落后,真到那一天,迁移应该不会是多大的难事,这一点嘛好理解,但自我毁灭就不大好理解了,不是迁移了吗?又何来自我毁灭一说呢?”
  
  “人的欲望是与生俱来的,物质文明越发达,欲望就越多,欲望越多,私心就越重,到那时,我们就完全有可能为了迁移而自相残杀。”
  
  “你的意思是说,毁灭别人其实就是毁灭自己?”
  
  “是的。”
  
  “这么说来,迁移也好,毁灭也好,我们都会成为后人的史前文明了?”
  
  “是的,不过我认为史前文明这个词不太贴切,用文明断层更恰当一些。”
  
  “文明断层?怎么理解啊?”
  
  “地球的生命已有几十亿年,在这漫长的时间里,文明起源于何时,那是无法考证的,但我们不能因为无法考证,就把它称之为‘史前’,因为我们口中的‘史前’,有可能是由若干个‘史前’与‘史后’构成的,所以,用‘文明断层’更恰当。”
  
  文明断层的观点已经够让我吃惊的了,更何况是由若干个史前与史后构成的文明断层。听到这里我不得不打断他,插话道:“迁移也好,毁灭也好,一个乃至多个断层也好,既然是文明,那就应该有详细的资料,怎么会出现断层,并因断层而从头再来呢?”
  
  “问得好!之所以会出现断层,我是这样认为的:一、断层前的人们在离开之际,运用高科技重新改造地球,净化地球,于是一切文明都因此而消亡并因此而从头再来。二、私欲是顽疾,是不可能被消灭的,为了迁移,尔虞我诈的人们在消灭别人的同时也被别人消灭,文明便因此而中断并因此而从头再来。”
  
  “呵呵,有点天方夜谭的味道,不过,如果这两种假设是真的,那的确有可能造成文明断层。但什么样的高科技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呢?又是一些什么样的灾难呢?”
  
  “咱们现在的智慧只能达到研发光学武器这个高度,发展到具备迁移外星球的水平时,我们引以为傲的光学武器就有可能和那时候小朋友玩的弹弓一样落后,最先进的超级计算机就有可能和那时候的算盘一样原始,所以现代人还无法给这样的高科技下一个准确的定义。西方不是有诺亚方舟的传说吗?我们不是有大禹治水和后羿射日的传说吗?这些传说就完全有可能是高科技制造的生命灾难。”
  
  “呵呵,大禹治水、后羿射日、诺亚方舟,这些是不是真的姑且不论,就算是真的,那也应该是自然灾害,怎么会是高科技制造的灾难呢?”
  
  “万物生长靠太阳!如果天上有九个太阳的话,毫无疑问,地球上的一切污垢都会被消灭得一干二净,因此,断层前的人们就完全有可能制造几个生命只有几年,或者几十年的太阳。当这几个人造太阳的能源耗尽后,天空又只有一个太阳了,于是,生命开始重新孕育。至于大禹治水和诺亚方舟,二者都是说的洪灾,能把陆地与海洋翻个底朝天的洪灾,必然是高科技的产物。”
  
  “不对吧?沧海桑田不是地震、火山、填海工程等原因造成的吗?”
  
  “地震、火山、填海,这些都是小范围的,是不可能让整个陆地和海洋都发生改变的。”
  
  “是哟,那你觉得迁移和自我毁灭这两种假说,哪一种的可能性更大呢?”
  
  “我觉得吧,两种都有可能,但可能性最大的是迁移了,也自我毁灭了。”
  
  “啊?那不是出现第三种假设了?”
  
  “不能完全定义为第三种,因为它的本质还是前面两种。之所以这样假设,是因为我们有极乐世界,西方有天堂。极乐世界也好,天堂也好,都是在天上,换种说法,都是在外星球,所以,可以把它当成迁移的佐证来看。另外,西方有上帝造人说,我们有女娲造人说,不管哪一种,从本质上来讲都是一致的,是自我毁灭后生命的开始。”
  
  “好像有点道理嘢,因为出现这些传说时,东西方是没有任何文化交流的,既然没有交流,为什么会有惊人的相似性呢?那就说明在断层出现之前东西方是一体的,是共同见证了迁移与毁灭的。对吧?”
  
  他朝我竖起大拇指,夸道:“对,有悟性,完全正确。”
  
  “呵呵,你先别夸我,我现在是更糊涂了。”
  
  “更糊涂?为什么?”
  
  “既然迁移了,又怎么会自我毁灭呢?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一点都不矛盾,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制定迁移规则的社会精英在私欲的驱使下,完全有可能做出毁灭别人的事情。”
  
  “嗯,我承认,的确有这种可能,但迁移了,毁灭了,不是就一切都归零了吗?又何来断层之说呢?”
  
  “地球需要看守,迁移者在毁灭时,选择性地留下了部分生命,让留下者从头再来。”
  
  “那就奇怪了,为什么要让他们从头再来呢?”
  
  “对于留下的和死去的来说,迁移者是刽子手,是罪人,为了掩盖罪行,他们就毁掉了一切文明,让一切都从头再来,所以断层就产生了。”
  
  “你开始不是说,我们是他们的仆人,是他们设计的基因程序吗?现在又说我们是他们故意留下的幸存者,这两种说法不是自相矛盾了吗?”
  
  “一点不矛盾,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他们在迁移时,不光毁灭了文明,还对我们做了手脚,所以我们既是遗留的幸存者,也是被他们改变了部分程序的仆人。”
  
  “幸存者!仆人!”顺着他的思路,自言自语地想了一会儿后,我由衷地赞道:“毁灭文明,改变程序,让我们忘记一切,他们实在是太聪明了。”
  
  抽丝剥茧地理清我的思路后,他高屋建瓴地总结道:“萌芽、迁移、毁灭;迁移、毁灭、萌芽,两三万年的时间就是一个周期,那么,在几十亿年的时间里,有多少个两三万年呢?所以我觉得不能叫史前文明,应该叫文明断层。”
  
  不知道是他的思想跨度太大了呢,还是我太愚笨而无法跟上,听到这里不由得插话道:“咦!不对吧,从类人猿到今天,已经有几百万年的历史了,由此说明,人类进化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怎么会是两三万年呢?”
  
  “呵呵,这个问题我们得从两个方面来看:一、达尔文的进化论也是以假设为前提的科学,凡是以假设为前提的科学都不是真正的科学,所以类人猿与我们有多大的关系,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二、如果达尔文的进化论是真的,那么从类人猿到今天,的确是有几百万年的时间了,但在这几百万年的时间之前,以及在这几百万年的时间之内,有没有出现过我们未知的文明呢?是出现了一个还是N个呢?”他理了理思路,侃侃而谈道:“只有被文字记录得明明白白的,才称得上是文明。目前,已知的最早的文字是苏美尔文字,到今天也不过几千年的时间而已。几千年的时间我们就能遨游太空了,如果再过一、二万年,谁敢说咱们没有能力迁移到其他星球呢?所以我觉得吧,两三万年的时间已经够保守的了。”
  
  跟上他的思路后,我又好奇地问道:“的确,科技的发展是以倍速前进的,两三万年之后的我们会是啥样还真不好说。你说,那时的我们会不会迁移呢?会不会在迁移的过程中制造新的断层呢?真要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也成了后人眼中的封建迷信、神仙、上帝?”
  
  “呵呵,真到那一天,迁移与毁灭是必然的,因为文明在萌芽、迁移、毁灭之间循环往复才符合客观规律,用老庄的观点来解释的话,这一过程才是真正的道,大道、非常道。至于我们会不会成为后人眼中的封建迷信、神仙、上帝,那也是必然的,因为文明被毁后,一切从零开始的后人是无知而狂妄的,这就叫‘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小知不及大知!的确,我们都还处于‘小知’阶段,所谈都是子虚乌有的揣测,虽然没有对错,但比起庄子那个时代来,我们就是‘大知’了,那为什么我们这些‘大知’反而不及‘小知’呢?”
  
  “呵呵,问得好!问得好!的确,按照时代和科技来看,我们是‘大知’,庄子是‘小知’,但其实啊,庄子才是真正的‘大知’,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大知’。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觉得庄子的某些思想来自文明断层。”
  
  “什么?文明断层?你的意思是说,庄子和那些迁移者有过接触了?”
  
  “不错,正是这样。”
  
  “不明白,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就说来话长了,我们来看看他的《逍遥游》吧。1、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鲲是什么?鲲是鱼卵,是最小的,但他却说鲲是最大的,大得不知道有几千里。这种至大即小,至小即大的思想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异曲同工,只是表达的方式和身份不同而已,一个是文学家以文学的形式在阐释,一个是科学家用科学在论证。2、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这两句是描写大鹏鸟起飞的样子。水击三千里,和飞机起飞前的滑行差不多,抟扶摇而上,和飞机起飞后的爬升差不多。在那个时代是没有飞机的,能飞的只有鸟雀,鸟雀都是扑棱一下就飞了,哪有像飞机一样起飞的。庄子只见过鸟雀,没有见过飞机,但他却把大鹏鸟的起飞描写得和飞机一样,如此匪夷所思的描写,说明他就算没有见过也是听说过的。因此,我认为啊,当年那些迁移者的航天飞行器可能就是这样起飞的。3、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这几句话的意思是说,蓝色是天的本色吗?那是因为距离太远,所以看起来是蓝色。同理,从天上看我们的话,也是仰着头在看,颜色也是蓝色的。从这几句话来看,如果他的思想不是来自文明断层的话,那他怎么可能知道从天上看我们的时候也是仰起头在看呢?并且,颜色也同样是蓝色呢?4、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很多人把九万里当成一个虚数来看,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它是实实在在的九万里高空。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庄子那个时代的一里,大约相当于现在的400米,九万里就相当于36000公里,这个高度正好是通讯卫星、同步卫星最密集的高度,只有到了这个高度,大鹏鸟才可以自由自在地飞翔。试想一下,如果庄子没有接触过断层文明的话,那他怎么会知道这个高度呢?如果说是虚数,那为什么偏偏是这个高度,而不是其它数字呢?难道这样精密的高科技数据也能巧合?”
  
  “哇!照你这么说来,他好像真的是接触过断层文明呢!但还有一点让人想不通,如果真有断层的话,至少也在他之前的两三千年前吧,那他既不是迁移者也不是幸存者,怎么可能接触过呢?”
                                        

发表于 2019-8-14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迁移的论证还是有道理的。学习过。期待。
 楼主| 发表于 2019-8-15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9-8-14 10:43
关于迁移的论证还是有道理的。学习过。期待。

呵呵,谢谢老师的认可。对了,我想请问一下,用迁移说好呢?还是用断层来命名好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8-15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苏粉 于 2019-8-16 09:22 编辑

  第二百二十二章  断层说求教高人
  
  “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有三种可能:一、迁移者有一部分资料散落在民间。”
  
  “散落民间?打断一下哈,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怎么会一无所知呢?”
  
  “不是一无所知,是视若无睹,是束手无策,因为保存资料的文字、图片、视频等资料是一种我们无法认知的载体,就像流传在玛雅文化中的水晶头骨一样。”
  
  “那就更加不对了,既然无法识别,那庄子怎么会知道呢?”
  
  “庄子当然不可能识别这些资料,他的认知来源于口口相传。”
  
  “口口相传?那应该有很多人都知道才对吧?”
  
  “不错,在庄子之前,应该是有很多人都知道的,不过,有文字记载的文明是从商朝开始的,所以在商朝以前,有哪些人知道我们是不得而知的。另外,庄子到商朝这段时间,也有许多人知道,但他们没有庄子一样的才华,所以籍籍无名。至于庄子之后,由于各家学说和宗教的兴盛,我们就真假莫辨了。”
  
  “的确,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是真假莫辨无所适从,造成的原因就是各种各样的学派,各种各样的假设太多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撇开各种假设不论,还是回到起点上来,跟我介绍一下你的第二种假设吧。”
  
  “我猜啊,迁移者不可能一次就全部迁走了,估计得来来回回地跑好几趟,每一次往返都会有一些那边的情况被反馈回来,并且,在幸存者中口口相传,所以庄子才接触到了。”
  
  “口口相传这个问题已经清楚了,那第三种假设呢?”
  
  “迁移者虽然离开了,但他们没有放弃地球,会定时回来查看,会找人咨询。”
  
  “找人咨询?你的意思是说,庄子和他们聊过天了?”
  
  “呵呵,不仅庄子,说不定有很多人都和他们聊过。”
  
  “很多人?那就应该有很多人介绍他们才对吧,为什么没有看见相关资料呢?”
  
  “有啊,不过由于我们的知识受限,庄子把他们当成了神仙,另外那些人把他们当成了外星人。”
  
  “神仙!外星人!哈哈,这些说法倒是遍地开花哈,那里都有。”
  
  “关于外星人的说法,咱们把它撇开不论,在中国,对神仙有过具体描述的,庄子是第一人。庄子是不可能见过神仙的,那他怎么能把神仙描写得那么详尽呢?这就是他把迁移者当成了神仙的缘故,所以我才说他的部分思想来自于文明断层。”
  
  “嘿,认识这么久了,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你说神仙哈。”
  
  “呵呵,神仙固然不可信,但由‘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的描述来看,如果他没有见过,那他怎么知道神仙的相貌、饮食结构和出行方式呢?”
  
  “人,都是爱美的,所以相貌之说好理解,但饮食结构和出行方式就不大好理解了,你说,庄子为什么会这样来描写呢?”
  
  “饮食结构这个问题我是这样来看的,等我们发展到具备迁移的水平时,机器人就有可能是我们留在地球上的守护者。机器人靠什么来维持生命呢?电能。为了电能,他们会在地球上进行各种各样的劳作,从而获取各种各样的电能。我们需要的是由各种各样的食物提供的能量。食物提供的能量和电能是八杆子都打不到一撇的,所以机器人不明白,他们在忙着制造电能的同时,其实是在给我们提供能量。同理,我们眼中的食物,是不是迁移者留给我们的电能呢?迁移者会不会通过我们获取食物时的劳作而获取某种不为人知的能量呢?庄子不明白个中原委,所以就说他们‘不食五谷,吸风饮露’。至于出行方式就更好理解了,‘乘云气,御飞龙’中的‘云气’和‘飞龙’,完全可以看成是迁移者发明的航天飞行器。”
  
  “机器人,电能,食,能量,航天飞行器。”自言自语地琢磨一阵后,我点了点头,说道:“对哟,要是没有接触过迁移者的话,这些东西是很难串到一起的。”
  
  “是的,你能认识到这一点,很不错了。”他竖起指头,夸了我一句后,又接着说道:“《庄子》内篇共有七篇,《逍遥游》是开篇之作,《应帝王》是结尾。开篇我们已经谈过了,结尾是什么呢?知道吗?”
  
  “原文我记不得了,好像是说,主管南方和北方的帝王,为了感谢中间的帝王浑沌,就给浑沌凿了七个孔,这七个孔就是我们认知世界的七窍。但他俩好心办坏事,浑沌的七窍一开,浑沌就死了。”
  
  “不错,回答正确,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要用浑沌之死来作结尾吗?”
  
  “呵呵,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有想过呢!为什么啊?”
  
  “应帝王的意思是怎么做,才是一个好帝王。”
  
  “我明白,他是通过浑沌之死告诉人们,有所为有所不为才是帝王之道。但这和我们讨论的文明断层有什么关系呢?”
  
  “呵呵,关系大着呢!从表面上看,浑沌是指的帝王,但我们应该把它理解为大自然,理解为万事万物,理解为宇宙空间。管辖南方和北方的帝王应该看成是妄自尊大、自以为是的人类。人类认为自己是地球的主人,是主宰一切的高等动物,于是就在私欲的驱使下,在‘恶是历史前进的杠杆’思想指导下,这里挖洞,那里打眼;这里移山,那里填海,马不停蹄地、肆无忌惮地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开发。开发导致冰川融化,气候变暖,空气有毒,食品有毒,饮用水有毒,瘟疫肆意蔓延,战争时刻发生••••••恶的杠杆作用的确让科技日新月异了,但到了最后,我们终究会因为恶,会因为科技而自我毁灭。到那一天,我们不得不把眼光投向遥远的天际,去天际寻找更好的家园,于是一切又回到了浑沌,于是,新的文明断层又出现了。”
  
  “科技、迁移、毁灭;毁灭,科技,迁移!”低着头,自言自语地思考一会儿后,我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庄子是表面上谈怎么做才是一个好领导,其实是想告诉我们,文明虽然会因为科技而繁荣,但也会因为科技而消亡,最终,还会因为科技而出现断层。对吧?”
  
  “不错,是这样。”
  
  “因为科技而繁荣,因为科技而消亡,因为科技而出现断层。看来,这是人的宿命,是文明的宿命。”
  
  “是的,完全可以这样说。”
  
  “嘿嘿,你这些观点虽然是不无道理,但对于我来说,如同庄子《逍遥游》里的四维、五维六维思想一样,太玄了,太难理解了,咱们还是回到原点来吧,既然我们是被改变了程序的仆人,那我们死后又会去往何处呢?”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不要纠结于去的方向,因为我们的肉身其实就是一台机器,当机器磨损得差不多了就得报废,烧也好,埋也好,喂鱼也好,喂鸟兽也好,从本质上来说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肉身?那就是说还有灵魂了?”
  
  “是的,确切地说,我们的灵魂才是程序,肉身是一个被临时借用的载体而已。”
  
  “肉身是一个被临时借用的载体!好!有道理,为你点赞。”
  
  “呵呵,这么说来你也认为人是由灵魂与肉身构成的了?”
  
  “呵呵,对于这个问题我保持中立,不过,中立也好,否定也好,每个人都特别爱惜身体,为了肉身,哪怕倾家荡产,也要到医院去得过且过,由此可见,‘肉身是一个被临时借用的载体’这一观点,应该是得到全民认可的。”
  
  “认可也好,不认可也好,肉身就是一个被灵魂借用的载体,和电脑硬件差不多。只要是硬件,就有老化的一天。”说到这里,他一边活动身体,一边眺望着远方那一朵朵白云,喃喃自语道:“现在,我已经感觉到机器开始老化了,越老化,越觉得生命的意义在于珍惜当下,阿秋和她妈妈没有卖一元钱的股票,照样大学毕业了,那就说明,她们需要的不是金钱,而是血浓于水的相濡以沫。”
  
  “呵呵,你是想她们了吧?”
  
  “分别好几年了,每逢佳节倍思亲啊!马上就要过年了,是该回去看看了。”
  
  我的家乡有一条河,名叫芙蓉江,江边有一座山,名叫百景台,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名山大川,但每一朵浪花里都有我和玩伴的欢声笑语,每一块石头上都印着山里人劳作的足迹。他的话,让我想起了在呼市参观公主府时,写下的一首打油诗,便不由自主地念道:濯足蓉江水,揽胜百景台;神州处处好,乡音入梦来!
  
  听了我的打油诗后,他眺望着远方,抑扬顿挫地念道:
  
  “鸟飞返故乡兮,狐死必首丘。动物尚且如此,况乎人!
  
  思乡,永远是游子的生活主题之一。站在“龙颈穴”上,我虔诚地祈求上苍保佑我的家人,祝福家人身体健康,吉祥如意。
  
  想起家人就是我心底的痛!都说白云亲舍,那我的亲人又在哪一片白云下呢?极目远眺,白云朵朵。
  
  古人云:高堂在,不远游。在外漂泊多年,连春节都没有回去,无法温席扇枕,无法承欢膝下,养儿不防老,养来又有何意义呢?
  
  节奏快,压力大,这是当代人的共识,也是当代人的无奈!修齐治平的远大抱负被岁月的河流无情地冲刷,侵蚀得面目全非。时光在周而复始的接机、送机中流逝;日子在游客的欢声笑语中溜走。
  
  天若有情天亦老!转眼就“奔四”了,思想也开始越来越僵化,越来越敏感,越来越喜欢回忆。以前,总担心亲友忘记我的生日,现在却怕过生日了,过一次,就老去一岁,还好,我的生日都有游客陪伴,虽然没有蛋糕和蜡烛,但也不至于寂寞。岁月一去不复返,心态也在变,年纪越大,就越不爱过多的交际,交际越少,异性朋友自然也越来越少,同辈的姑娘都已经桃李满枝,有的甚至已经梅开二度,而我依然是形单影只,自己仿佛是一个独身主义者,也或许是“穷则独善其身”的念头在作怪吧!可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古训不敢忘啊!我的婚事,竟然成了老人的心病。
  
  百善孝为先!我似乎变得“大逆不道”了。尽管亲人们一再催促,但我却以没有合适的对象为借口,一拖再拖。在这物欲横流的时代,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如何给妻子儿女更好的生活环境?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而身心疲惫,为了锅碗瓢盆交响曲而心力交瘁,结婚有什么意思呢?如果仅仅以拥有为目的就结婚,迟早也会因为各种理由而离婚。这样的结局,带来的伤害不单是夫妻双方,更严重影响到下一代,与其这样,还不如不结。这些奇怪的念头支配着我,所以,对婚姻总是淡心无肠。
  
  书生种地开三径,只种忠花与孝花。别人是烦忧无法忠孝两全,而我却是既不能为国尽忠,也不能在家尽孝。孔夫子说,四十而不惑。真的是这样吗?从一个角度来看,似乎困惑越来越少,可是,再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困惑却又越来越多。
  
  哎!天涯一游子,自怜又自嗔。”
                                                              
发表于 2019-8-15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粉 发表于 2019-8-15 10:11
呵呵,谢谢老师的认可。对了,我想请问一下,用迁移说好呢?还是用断层来命名好啊?

后者较为合适吧?供参考。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苏粉 于 2019-8-16 09:25 编辑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9-8-15 11:01
后者较为合适吧?供参考。

老师好,谢谢您的陪伴,全书上传完毕。就要说再见了,祝好!另外,我想听听真实想法,您觉得断层的观点究竟怎么样?如果没有什么价值,我就不想继续在这上面耗时了。如果有价值,我打算过段时间,把它以论文的形式整理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百二十三章  致苦旅悟客稽首
  
  这篇小文是我出团时在博鳌写的,他怎么会知道呢?并且,还一字不差地背了出来,等他话音一落,我便诧异地问道:“咦!你在哪里见过啊?让你见笑了。”
  
  “呵呵,你不是给阿秋看过吗?她给我的。”解释了一句后,他又接着说道:“你也想家了吧?出来这么多年了,也该回去看看了!”
  
  “是啊,是该回去看看了!”我也有感而发道。
  
  “你也老大不小了,回去后,随便把个人问题也解决了吧。”
  
  “这个问题嘛,谈何容易,哪还有适龄的姑娘等着我哟!”
  
  “也是哈。”他点点头,又关心地问道:“有没有想过到网上找呢?”
  
  “网恋啊?以前也聊过一个,但还是不了了之了。”
  
  “为啥啊?”
  
  “阿竹执意海南,小草难离四川,此生无缘。”我苦笑着,吟了一句网友给我的留言,接着说道:“这是她给我的,明白了吧。”
  
  “是不是还有几句是这样的啊?偶相识,电脑前,一见锁情缘。奈何千山万水隔,无缘与君见••••••”
  
  “咦!这你也晓得啊?”
  
  “呵呵,你不是跟阿欣说过吗?是他告诉我的。”解释完后,他又接着问道:“怎么会拖到现在呢?你以前是咋想的?”
  
  “以前吧,觉得当老公不能陪老婆,当父亲不能陪孩子的话,还不如不结,于是就忙于出团。结果呢?钱没有挣到,白头发倒是赚了不少。”
  
  “不要悲观,回去看看再说。”
  
  “只能这样了!不过,无房又无车,希望太渺茫了。”
  
  “婚姻而论财,殆若商贾也!”引用了一句成吉思汗的名言后,他接着说道:“意识形态出了偏差,是时代的悲哀,也是民族的悲哀!发人深省啊!每一个稍微有点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为之反思。”
  
  “没有那么严重吧?自古以来,中国人就讲究一个门当户对,虽然嫁娶犹如买卖,倒也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
  
  “你讲的那种情况是少之又少的大户之家,别说是农耕时代,就是三十年前,绝大多数的家庭都是门当户对的,都是重才,不重财的,所以才有郎才女貌之说。”
  
  “哎!那个时代是回不去了,实在不行,就只得把单身进行到底了,不过,据说有很多哲学家都认为,不结婚,要比结婚好,所以欧洲史上有很多哲学家都是独身的。”
  
  “他们是为了灵魂的独立与思想的自由,才选择了单身,虽然你们的出发点不同,但无拘无束这一点倒是相通的,既然有了这个条件,你干脆趁这段时间,一边寻找有缘人,一边整理几篇导游词给阿秋吧,每一次打电话来,她都问我有没有跟你说这个事儿。”
  
  我们那个时代的人,几乎都做过文学梦,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也抱着一本又一本的大部头埋头苦读过,为此,还给困窘的家庭增加了两笔额外支出,买书和眼镜。所幸的是,那时候的书价不高,眼镜的价格也比较低廉,不像现在,动不动就得掏“红票子”。他的建议,勾起了我残存在心底的梦想,虽然已经多年没有动过笔了,但停下来看看风景的想法占据了上风,于是便毫不犹豫地应承道:“这倒是个不错的建议,不管今后何去何从,给这段做导游的岁月做一个总结还是应该的。”
  
  “总结是继往,也是开来,不过,你可得想清楚了,一旦做出这个决定,接下来的日子就会更加清贫,因为那就是一条苦旅。”
  
  “呵呵,山里孩子,富贵是啥?我不清楚,清贫嘛,倒是老朋友了!”说到这里,我拱起双手,按照道家的礼仪稽首作揖道:“谈到苦旅,说句实话,若能成为一名苦旅中的悟客,那就荣幸之至了!”
  
  “呵呵,苦旅中的悟客,你能这样想,那就再好不过了!想当年,曹雪芹为《红楼梦》是穷其一生,结果呢?竟然被统治阶级当成了禁书。”
  
  “呵呵,我可不敢和曹雪芹这样的大师相比。”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说,虽然作品质量相去甚远,但只要拿起笔,不管是谁,都应该有这样的态度和精神!再说,你比他幸运噻,至少,不会被当成禁书,对吧?”
  
  “禁书?那怎么可能呢!不就几篇导游词嘛!”
  
  “不,不光是几篇导游词,你不是说,要给这段做导游的岁月做一个总结吗?所以我觉得啊,你不但要把海南的旅游资源与游客,与导游结合起来写,还要把旅游圈这些“闯海人”也融入进去,写一本可读性强的、小说化的旅游教材。”
  
  “小说化的旅游教材,老大,这难度也太大了吧!我恐怕会心有余而力不足哟!”
  
  “难度大,这是肯定的,但这些不都是你的生活经历吗?只要用心,哪有做不成的事情!”
  
  “那倒是,老话说得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嘛!有你的指点和激励,那我就有信心了。”
  
  “光有信心还不行,你要知道,写东西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情,而旅游圈的事情又五花八门,是要啥有啥,你还得把握好尺度和主旨才行。”
  
  “小说嘛,只要避开政治不就行了吗?还有啥尺度啊?”
  
  “除了政治,价值观的取向也至关重要。”
  
  “价值观?不明白,什么意思啊?”
  
  “现在有很多作品都是以低俗来吸引眼球的,我可不希望你为了吸引眼球而迎合低级趣味。”
  
  “这就是你说的把握主旨吧?”
  
  “是的。”
  
  “这个不用担心,放心好了,迎合低级趣味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说到这一点,我还真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低俗、庸俗的东西会甚嚣尘上,成为当前的文化主流呢?”
  
  “知道‘奶头乐战略’吗?”
  
  “啥?‘奶头乐战略’?还有这样的战略啊?”
  
  “由于权力、地位、信息不对称等诸多原因,导致财富分配不均,贫富悬殊越来越大。”
  
  “我明白,这不就是‘二八现象’吗?”
  
  “不错,这就是‘二八现象’。‘二八现象’是每一个国家,每一届政府都大伤脑筋的事情,因为它会引发社会不安,甚而引起动荡。为了让‘八’们安于贫穷,为了让中国步苏联的后尘,让苏联解体的第一‘刀斧手’,美国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就针对咱们国家的国情,提出了‘奶头乐战略’。”
  
  “能让‘八’们安于贫穷?能让咱们步苏联的后尘?这是个啥战略啊?怎么这么厉害?”
  
  “婴儿不会思考,是没有任何理性的,要想他不哭,最好的办法就是塞一个奶头给他。受此启发,布热津斯基就提出了一个解决‘二八现象’的办法:一、大力发展发泄性娱乐业,主要以开放色情业、鼓励暴力网络游戏、鼓动口水战为主。二、大量提供满足性游戏,主要以拍摄肥皂剧、偶像剧,报道明星私生活,播放真人秀等娱乐节目为主。有了这些东西,‘八’们就会在不知不觉中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从而在虚幻的‘快乐’中继续贫穷下去。这个让‘八’们安于贫穷的办法,就像塞在婴儿嘴里的奶头一样,所以得名‘奶头乐战略’。”
  
  “哦!原来如此。不过,它能让咱们步苏联后尘的说法,未免也太夸张一点了吧!”
  
  “会不会步苏联的后尘,那不是你我需要考虑的,但娱乐至死的现状实在是让人堪忧啊!不知道你听过这样的新闻没有,年轻妈妈在游泳池里玩手机,孩子就淹死在她身边,她都不知道。”
  
  “这算啥新闻,玩手机出事的太多了,我就亲眼见过一个穿着校服的中学生,过马路时只看手机不看红灯,被飞驰而来的摩托车撞飞了。”
  
  “我们那时候是以钱学森、陈景润、张海迪为榜样,以‘为了中华之崛起’而一边走路,一边看书,现在是以艺人、小鲜肉为榜样,以为了八卦明星私生活、为了打口水战,为了玩游戏,为了追肥皂剧而一边走路一边玩手机。”
  
  “难怪国人的素质越来越低下,原来是这个原因啊?看来,这个‘奶头’还挺管用的哈。”
  
  “我见过这样一个说法,为什么犹太人会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因为他们爱读书。以读书例,以色列人均年读书量64本,排全世界第一,俄罗斯55本,日本40本,韩国7本,而我们呢?只有0.7本。囊萤夜读、凿壁借光是我们引以为傲的读书精神,而今,条件好了,但阅读量却降到了0.7本,怎能不让人担忧啊!你说,不读书,不看报,一味沉溺于‘奶头’的人,那素质能高吗?这样的人多了,国家能富强吗?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能实现吗?”
  
  “老大,我承认你说得很有道理,但你我都是‘吃瓜’的,是‘打酱油’的,何必操那心呢?”
  
  “文人得有文人的担当,之所以跟你说这些,是想提醒你,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底线,尤其是一个拿笔杆子的人,绝对不能去迎合那些低俗、庸俗的东西。当然啦,我也知道,不懂迎合的作品可能会没有市场,说不定连出版都困难,但至少不会成为中华民族的罪人,对吧?”
  
  “中华民族的罪人!老大,给你这么一说,我都不敢写了。”
  
  “呵呵,问题还没有严重到不敢写的程度,我只是想在你动笔之前提醒一句,拿在手里,笔很轻,变成文字,笔很重。”
  
  “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反对娱乐至死,对吧?”
  
  “不错!正是这个意思。”
  
  “说实话,我也对那些东西特别反感,但好像少了那些东西又枯燥、乏味。”
  
  “这就是一个尺度的把握问题,娱乐也好,政治也好,对于文学作品来说,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也是不可能一点都没有的,只要做到适可而止,点到为止就行了。”
  
  “适可而止,点到为止,好的,我会谨记于心的。”
  
  “嗯!只要把握好尺度和价值取向,那就遵从内心的召唤,大胆写吧!好坏属于别人,对错也属于别人!”
  
  “遵从内心的召唤,好坏属于别人,对错也属于别人。好!”不由自主地重复了一遍他的观点后,我又问道:“对啦,老大,还得取个名字呢,你觉得书名用啥好啊?”
  
  北门广场,游人如织,朝《大唐盛世铜书卷》方向沉吟一会儿后,他一边把手掌伸了过来,一边说道:“我也没有想好,但我觉得,以日记的形式来写的话,可能要好入笔一点,要不就暂定为《导游手记》吧,你看如何?”
  
  “导游手记,导游手记。”我一边自言自语地念着,一边把手伸了过去,跟他击掌为誓道:“好!”
                                                                 全书完  谢谢阅读!

发表于 2019-8-16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导游手记》好, 你的原始材料绰绰有余, 祝你成功。早日梦圆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9-8-16 10:24
《导游手记》好, 你的原始材料绰绰有余, 祝你成功。早日梦圆

老师好,您说的是全书的修改吧?更加小说化是应该的,但恐怕还得过些时日。我想请问,您对“文明断层”的提法是怎么看的,觉得它有改写成论文的价值吗?
发表于 2019-8-16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粉 发表于 2019-8-16 10:54
老师好,您说的是全书的修改吧?更加小说化是应该的,但恐怕还得过些时日。我想请问,您对“文明断层”的 ...

不是修改是重新打造。就目前看,有些不伦不类,有政论有随笔有游记有小说。二百多个章节杂而乱,必须按小说写法重新结构。线索,人物,情节,思想倾向等因素,较大的工程,没有几年的刻苦打磨是很难完成的。我之所以看好你, 因为你有宝贵的素材,你有过硬的文字功夫,最重要的是你有思想,对问题有独到的看法,你还有毅力和恒心。目前旅游小说不多见,写吧。至于断层说,我不是太懂,不敢胡言乱语,自己思考吧 。祝你成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9-16 00:34 , Processed in 0.030059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