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90|回复: 11

[原创] 读与山巨源书问并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 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梦游的猪 于 2019-5-1 17:19 编辑

  今人喜爱嵇康,多从想往自由的天性而来。魏晋风流,嵇叔夜首屈一指。音律敏达天籁,文笔才情纵横,更兼形容倜傥,自有卓尔不群的伟岸。然惜乎命途多舛,收场惨烈,千百年来,令人闻之不免唏嘘,浩然兴叹。
  魏晋禅代之荒唐,是人类文明的丑陋。此为中散大夫不欲和谐的流俗。所以临文有疑难。就是并介一词的具体含义,公行解读,自然反复看了,不得释然反曾疑虑,浅析若干丐请方家。
  文中起首段落大致是引子,二段开始渐次展开,如所见,行文至于嬉笑怒骂。奇正纠墨,庄偕糅杂,文字的杀伤力一时无两。
  说,吾昔读书,得并介之人,或谓无之,今乃信其真有耳。性有所不堪,真不可强。今空语同知有达人无所不堪,外不殊俗,而内不失正,与一世同其波流,而悔吝不生耳。
  并介,解释成兼济天下而又耿介自守,大致如此。就是并字理解为兼善,兼能,兼有那个意思。我以为不然。我以为并是倍加,再引申为全然、根本的意思。并介就是耿介自守根本不与流俗的意思。全然没得商量,一点也行不通。这个属于开宗明义,全篇立论的基点。所以它不是讽刺,它不是在说别人,是在说自己。
  那后面:性有所不堪,真不可强,也即解释这样的人之所以是这个样子的原因。说本性使然,生就如此。
  随即讽刺来了。空语、同知就是流俗的一种。一种人类,一种习俗,一种势力。蔑视。所以叫他们是空语。泛泛而言,空泛的议论,不免迎合于场面,而次渐成习俗。同知,更见笔力。说出这样的人和事,那个样态。活灵活现。达人本不是讽刺的对象,但在这里,因为已经被流俗污染了,概念混淆了,指意失去本真了,于整句话中就是嘲笑的中心点。通观本文,乃至于嵇康素所径行,他自然不把自己定义为达人,但不失推崇。只因芥蒂在胸从未释怀,就如口诵老庄,亦未能超脱,所以,不好自定义达人。然心向往之。他不是否定达人,也不是否定达人的存在。而是不承认时下相标榜者。
  说一句之中,行文寓庄寓谐,有奇有正,委婉处千回百转,挥洒间激湍澎湃,若你偶生骂世之心,读一遍与山巨源绝交书,那个舒坦,每个毛孔都接驳宇宙,过了,放下来,就是那个样子的。
  说,吾昔读书,得并介之人,或谓无之,今乃信其真有耳。性有所不堪,真不可强。今空语同知有达人无所不堪,外不殊俗,而内不失正,与一世同其波流,而悔吝不生耳。
  我理解嵇康讲,我昔日读书,字里行间,遇到描述那个有人全然耿介,彻底恪守本心,意下怀疑他这样的人真个存在吗?现在我相信了。这样的人真有,这样的事也真的存在过。就是人的天性使然。他那样一种天性,性情中无法接纳的东西,是真的不能勉强,不可以强加给他。不消说,这种并介之人他不是达人,完人,更不是圣人。那么看看今日之世人都何许模样呢?因时趁势而已矣。但相聚则高谈阔论,许人亦且自许,泛泛间他们也道达人。他们定义那一种达人,无所不堪,什么都能接受,外表一派和谐貌,而内心自有秉持的道统,难能是他和谐形貌之下从未失去本心。与时俯仰,同世波流,尽可自然容与。这里最高妙的就是他的内心,他的良知,亦保养完好。从无遗憾,从无悔恨,根本灭没悔吝休咎的困扰。
  然后论及心目中期许的达人,于其间不难看出两者的不同。从而否定现实中自我标榜相互称许的达人,实则为势力小人。推高了达人的境界,留下人神之间一个空隙,说我是那种并介之人。
  说我不能做到达的境界,功业或者德行,这里就留出标靶的位置了。就是骂世。说世界都坏了,我何从建功立业?什么是值得的,什么是有意义的?说忳郁悒余侘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有没有这样的哀矜呢?休矣,别说了!
  那并介也为德行开辟了一个通道。我们讲他是遁词也好,议论不妨多多。但七贤者对德行未始没有追求。只是他们试图别开生面。
  无立不破,无破不立。一篇文字是有所主张的,怎么能没有树立起来的东西呢?并介之人这个概念树立起来了,才有讲不合作的必要和理由。达人的概念提出来了,渐次披剥,而现其伪,则骂尽显贵道貌岸然灵魂卑污之实。
  士大夫乃至于略能识文断字的市井之流,修身为本的思维定式,由来已久。那因然而知圣人的境界渺不可及高不可攀。全才、全能、全智,这样的人,现实中是没有的。达人可以立世,如人生种种洞见分明,和去就,灭取舍,彼我无涉了无挂碍。行,则贵显当世,穷则自在人生。达人和那个境界,是能力,更是思想上的修为,人谁不向往?以其难能也想往而已。然不可以富贵相淆乱,以穷途相轻慢。对嵇康愤然一逞的勇气,决然不与的任性,向来激赏不已。然迷茫其人首鼠两端于生活的妥协。托孤山涛,可见生命有不能承受之轻,理想信念,又有不能推却之重,亲情,则一生所为得无不脱挣扎二字之园囿?
  就说这个挣扎呀,比之嵇叔夜的文采,我更爱他的狂且。

发表于 2019-5-5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梦游的猪朋友!
感谢您的赐稿!
嵇康版冷清,有您的加入,蓬荜生辉。
从行文看,你应该是一名在读的学生,喜爱古文,基本功扎实,思维敏捷,个性突出。
不过以半文半白的方式作文,尤其是探讨类文章,个人以为还是不宜提倡的。这篇文章读下来很累,相信大多数人很难读完——文章写来,贴出来,就是给人读的,没有使人读下去的欲望,再好的内容也没有意义了。
一点儿小建议:
1、注意标点。标点从来不是小事,不使用规范的标点,绝不会是一篇好文章。你的文章,连题目中的《与山巨源绝交书》都不加书名号,引文“并介”不加引号,全文中错误标点比比皆是,很大程度是影响阅读。
2、注意用词,尽量用熟词,生词要有来处,且有明确的目的(为说明问题),否则尽量不用,尤其是不能生造词。比如,什么叫“公行解读”?什么叫“园囿”?什么叫“丐请”?什么叫“同世波流”?……(这其中或许有我学识不到所不了解者,请勿见笑!)类似词语比比皆是,绝不是作文之道。
3、语法问题:句子成份缺失,搭配不当,类似的句子很多。有的短句看起来没问题,但在长句中,前后搭配就有毛病了。如:“就是人的天性使然。”明显缺少主语。“士大夫乃至于略能识文断字的市井之流,修身为本的思维定式,由来已久。”能读出毛病来吗?大概要加上“对于”二字才通顺吧:“对于士大夫乃至于略能识文断字的市井之流,修身为本的思维定式,由来已久。”
4、错别字:反曾疑虑,庄偕糅杂
 楼主| 发表于 2019-5-5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读与山巨源书问并介

水如空 发表于 2019-5-5 20:56
欢迎梦游的猪朋友!
感谢您的赐稿!
嵇康版冷清,有您的加入,蓬荜生辉。

感谢!汗颜!承蒙指教不胜惶恐之至,然而感激是主要的。当然还有高兴!我是来看过几次,我是想着这里有专门的版块,一定有读书透彻的先生,就心中疑虑的问题,有所指教。我是很诚实的讲出自己理解,认为并介一词通行解读没有读懂嵇康。然而,给出这样解读的首先出自名家,从者广众,我的质疑完全属于求学问道性质。这样都讲可能美化自己了。那后来说着说着就把心性暴露了,就是狂妄无知,轻肆直言。
没有人说话,您的指教胜似天籁之音。文字有硬伤,学疏才浅是根本,态度轻狂,亟欲表达在其次,因而有了这篇不成形的东西。本该虚心受教,而难得交流机会,珍惜它,我敷陈几点个人见解,非强自辩也,勿疑。
就以为文之道而言,有成就的人大致通过两个途径。一个是名师授课,科班出身。凡小到遣词造句,义理考据、大到章体布局剪裁,乃至于命题立意,均有章法,那标点符号自不待言。还有一个是博览群书,苦读以下,勤加模仿。我个人以为,无论哪种途径,若非诵读经典篇章千百若干,积累语感,获得领悟,一个人要写出好文字,是不可能的。
说文字到了这个时代,分古文和现代文。并非厚古薄今,现代文的经典有多少呢?其中能与唐宋诸家相仿佛的又有多少呢?更不用说司马迁班固刘歆这样的散文大家。
现代文多可观,而古文不仅可观,更可读,可以诵读,而尤其耐读。
这是文字的特点决定的。
现代文重视文意。古文重文意之外,更重文韵。有文韵,才有文字美感的实现。才能称章。要不,何以有斐然成章一说呢?
所以,我以为,我们文学的大方向,因为基于我们使用的文字,它本身的特性使然,将来要发展和谐古文与现代文的文字。包括炼词,锻句,还有行文的语气和为文的章法。
园囿是苑囿的讹误。也通但不如苑囿。公行解读,说我们现在都得遵循的解读,大家都这样理解的解读。凡公行于世的东西很多,真伪淆乱,不乏普世价值也确有虚假谬误。丐请似乎本人造词了。同世波流,未见虚妄之处。可能我孤陋寡闻,还要学习。我反对通假字,认为是中华文明的一个缺陷,曾是增之误,这个是水平问题,更是态度问题。亟欲求教,太迫切了。其他硬伤不暇枚举。那是不是想着凭这样的文字换泡面,利令智昏,实在汗颜,则不复自辩。
最后再次感谢您的指教,顺祝安康。
 楼主| 发表于 2019-5-5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为这篇文字的许多硬伤表示歉意。如反曾疑虑,曾是增之误,二字之园囿,园囿是苑囿的讹误。
 楼主| 发表于 2019-5-6 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每个人都是孤岛,然后通过读书接连了世界。好像有这么一本书,讲读书主题,卷首语,大致是以上的意思。那也有一书一世界的意思,捧读之际,也不好说孤岛融进世界或者世界接纳孤岛,说联通了。
意义就在于这个孤独解决了。
我以为没那么容易。有的甚相反。你越读书与孤独结合的越紧密。
然而交流讨论,确是真正抵御寂寞的好方法。谁不需要交流讨论?然而我们今天虽然方法途径多多,但是,交流讨论却不多。有益的更是鲜见。
说,我问,财经论坛有大师吗?你必定得回答,没有。开宗立派,成一家之言,谈何容易?
那么大家师兄弟。然学有先后达者为师,不必大师,某位师兄有学明白的,甚至是独到的见解,那我以能听到、听懂为幸事。所以读书在思考在询问,读、思和问结合起来就是学。加以诘难,如此反复,学之道也。
个人倾倒于魏晋风流,感兴趣,苦于问津无处,不得要领。这里有专门版块,不乏达人,为之一喜。看了诸位师兄的文字,多有见地。下棋不得说那句话嘛,谢谢,我学到了很多。就是这样子的。
老生常谈,问,什么是魏晋风流?这个问题其实不得要领。不是大。就是笼统给一个答案,说魏晋风流、魏晋风度、魏晋风骨,都大致一个事儿,就是魏晋时期一帮显贵特立独行,彰显人性的言行,往往还是云里雾里。要知道魏晋风流是什么不必问,或者说不能依靠问,去看载籍中关乎于此的文字,就会有切实的感觉。因为这个东西只能感觉。所以说,不如问为什么魏晋有风流来得透彻。人性不能说恒久不变,但几千年未见大的变化。怎么只有魏晋这一帮人给冠以彰显个性的桂冠呢?别的朝代人不需要个性?没有个性化的意识和要求?其实这个问题解决了,看清魏晋风流就容易了。
魏晋是汉文化高峰后的一个低谷。魏晋是一个末世。一个循环中的末世。有一帮风流人物留下印迹,只因生产力较之前代发达,财富顶起来一批人,而集权崩颓,物极而反,皇权衰落,极少数人引领风骚的局面,不以某个人意志为转移,扩而大之,成了一批人。不能说这个时期政治尤其黑暗。解放前哪朝哪代不黑暗呢?其实,倒是这时期中国社会,由于显贵阶层扩大化,对底层人民百姓是真正的黑暗。造成这黑暗不独曹氏和司马氏,其实恰是这风流一帮,遮天蔽日。形成的阶级仇恨,历隋唐而有五代,贯穿两宋。这个是造成汉人王朝颓弱的根本原因。从春秋时期父子相杀兄弟互残,终于发展民人到有力量就反叛。什么皇帝,州牧,军事统帅。无论大利益还是小利益,没有字号了,有力量夺过来就是。
末端往往也孕育了起点。起点而已。诗词文赋,魏晋都没有高峰。其实,彰显个性的一代人甚而是几代人,东晋百余年嘛,他们也真正的是颓掉的一伙人。像下棋,知道哪些手段不行, 走了没有好果子吃,但,不知道什么行。
春秋战国也是一个末世。但,人文思想大发达。魏晋没有。
以文章为例子。我猜测喜欢魏晋风度的朋友,大人先生传,琴赋,声无哀乐论,三都赋,文赋等篇章,熟读者十不一二。至于一篇不能卒读者,十之四五。这里说大人先生传,阮籍通常被推戴七贤之首,那就是诵读老庄得其真趣犹多者,然而比之南华经,无法同日而语。完全是霄壤之别。思想性和文辞都相去甚远。名篇要有文字意象,卓尔不群的意象。也要有独领风骚的词句。单以孟子,庄子,左氏传而论,暂不管左氏传伪书与否,那是后代文化的给养渊泉。不独这三个,先秦的诸子文献,都要算在内。
陶渊明当然是大家。文字到他那里算是成熟得熟透了。但是,散文高峰在司马迁。嵇康的与山巨源书之所以成为千古名篇,合于世俗流变的不论,在于情真气盛性狂。
为什么世说新语描摹魏晋风流是最有代表性的?因为,那种张扬个性的风流宜于片言只语中玩赏。

水如空是什么意思?记承天寺夜游,讲空荡荡月色如水,不过,须倩竹柏投影调和。没明白。我奕城名字是练空空。认真下强六,不认真下强五。一天两夜以后,变成若三。那就是谁见谁剁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5-8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说五味人生,有酸之一说。又有况文人种种,则首推酸。不是文人都兼职醋业公司某生计,说文人的这一种酸,暗指本自泔水发酵而来。难不成都跟餐馆做兼职了?
       其实说到文人与兼职,不挨着、没必然联系的俩概念。若果非扯到一起,我说是附庸,附庸最易成为文人的兼职。怎么话讲呢?天晓得。也许是文人重才情,久之则骨质疏松,往往颓了挺立的那根主心骨。
      嵇康则不然。我爱这个人。然而私下里也犯嘀咕。老觉着他那个傲骨铮铮实有任性之嫌疑。
      讲魏晋风流,灿若星辰的文人赫然在列的,前有潘越、陆机陆云兄弟,后有孙绰孙长乐,颇为引人注目。那多半不是嵇康这种无暴力不给脸的一贯生活态度。但人生结局好坏纷呈,期间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命运,出世入世,你要是刻意追求了,你自己觉着怎么样了似的,其实不过是小挣扎。
      嵇康给别让吃瘪,孙绰自己吃瘪,我读来脚着事耐寻味,嵇康不讲了,说孙绰,咱们闲话哈,打发晨光。
说这位孙绰,承袭来的爵位,贵为长乐侯,有讲其人可称一代文宗,更兼书法大家。官拜太学博士,就类似今天的教授,不过当时的级别要高贵很多了,实际上今天学界没有对之相对应的。也曾实授永嘉太守,为政怎样史载不详,无从得知了。
那他先生知名当世名垂青史,好像这个名士风流不是自封的。然而以文名传世,说底子是个文人,大致不错的。
那这个风流的文人在名士朝贵圈子里游处,是怎样一个情形呢?几则新语故事,读来很不舒服,个中滋味,难于名状。
说孙兴公,哦,这个兴公是孙绰的字,知名当世,以哪些东西最为权贵见重呢?据讲首推撰写诔文,墓志碑文一类。这个是实用技能。当然文才不止于此,所做的《游天台山赋》,自诩有金石之声。晚生后学,种种羡慕又且各样不会,自然是仰望着。
单说某日,他先生写了篇追悼庾氏家族首领,庾亮的诔文,拿给庾羲看。吃瘪了!庾羲是庾亮的儿子,名羲字道恩。世说里的文字:既成,示庾道恩。庾见,慨然送还之,曰:“先君与君,自不至于此。”
庾羲把文章给送回来了,不收藏,那就是不认可呀。更不给面子的是,庾羲说:“我父亲在世时候,与先生有过交往,但是,交情还不至于到这个程度吧。”言下之意,你这么套交情有点不要脸,太过分了,没得辱没了先父,赶紧自己个把这玩意烧了。
我这人面子矮,读不下去了,代他好一顿不舒服。
可是无独有偶,某日这位孙兴公又是诔兴大发,做了篇王蒙的诔文。此人也是当时名士,官在左长史,相当总理秘书长。其中有说:“余于夫子,交非势利,心犹澄水,同此玄味。”意思大致是说,我和王蒙的交情,那是君子之交,心地澄澈可鉴日月,彼此同趣相求非流俗可比。这个文字给王恭看到了,他是王蒙的孙子,曾贵为一镇诸侯,名动江湖权倾朝野,他就说了:“才士不逊,亡祖何至与此人周旋!”意思说,个孙绰有点儿小才,不知天高地厚,胡言乱语,先祖哪里到了要和他这样的人交游的份上!
为权贵名流所不齿,不止于这两件事,说来,所谓温、王、庾、郗诸公的谢世碑文,必须孙绰执笔,然后刊刻到石头上,此见“文誉之隆”,所言之文誉,究为何物或者不名可知。
另一桩也值得一提。
说某日孙绰兄弟到谢安石家中做客,后来就留宿在那里。这个谢安石名气之大不用说了,他也喜欢清谈,而孙绰弟兄均在名士之列,素来以擅长此道著称,到一块了,所谓“悟言一室之内”诚乐事也,就开聊。改天谢安见了妻子刘夫人,问道,昨天我来的朋友你感觉怎么样?刘夫人答道:“亡兄门,未有如此宾客!”说我哥哥在世时候,他的座上没有像这样的不着调的朋友。然后谢太傅脸红了半晌,不大得劲儿的样子。
那这位刘夫人的兄长就是刘惔,字真长。东晋驸马爷,名士的魁首清谈的主将。官至丹阳尹,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市长。
在历史上刘惔固然不如王导谢安等人有声望,但在当时,是最标准的权贵。权贵还则罢了,绝对是要进入魏晋风流花名册的大名士。那这个不得了,因为大家比这个呀!
那时节才女也不少,刘惔的妹妹,就是这位太傅的夫人,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你看,孙绰跟淑女加才女这里也吃瘪了。这可咋好法?
那孙绰怎么看待刘惔的呢?说不舒服就在这个地方,还是一味的往上贴。
新语一则:褚太傅南下,孙长乐于船中视之。言次,及刘真长死,孙流涕,因讽咏曰:“人之云亡,邦国殄瘁。”褚大怒曰:“真长平生,何尝相比数,而卿今日作此面向人!”孙回泣向褚曰:“卿当念我!”时咸笑其才而性鄙。
这个故事拿现在话来说:褚太傅要到南方去,临行之前,孙绰到他所乘的船里做了一次拜会。这里的太傅不是谢安,太傅于古代是位在三公的顶级职称,褚裒是国戚皇丈,又加上名士的影响力,也封了太傅了。他也举行过北伐,失败了,窝囊死了,就是那个样子。所以这个太傅与谢安谢太傅不可同日而语的。然而此人简傲清标,自有一番倾人的风采。所以孙绰来聊天。言谈中就说到刘惔的英年早逝,三十六就没了,说这地方有没有表演的味道,怎么眼泪就那么快当,那么顺溜,孙绰哭了,纷纷泪下。还吟咏诗经的诗句:“人之云亡,邦国殄瘁!”
这个味道就不对了。这个诗是讲贤能的人死去了,国事可能陷入危殆。有刺世的含意,话外音,有一点儿好人死了坏人当道的意思。
都是司马家的亲戚,一个死了一个当权,这个事情本来不十分微妙。就说孙绰是不是硬要抬高席面,随时给自己捧着身份,他是闹哪一出呢?
果然褚裒反应很激烈,当时就怒了,申斥道:“刘惔平日里何尝与我褚某人相提并论?而你今天在这里作一副嘴脸为他哭丧,做给谁看?”
可以想见,孙绰肯定给惊呆了。他立马止住哭泣,对褚裒讲:“你应当同情我才是!不要无端的发起火呀。”时人知道这件事以后,都嗤笑孙绰很有才华但是鄙俗不堪。
那这个事儿,听上去怎么着都不很光彩的样子。文人骚客,忌讳是骨头没有四两重,才华都做漫天的杨花,最后埋葬于沟渎。或者兴公个性轻脱,挥洒烂漫,意不在此,所谓贪求名利。然而以自身体察的世态人情来臆测,名利势位可以屈人,司空见惯,至若原宪那样道一句:宪不忍为也,即能超然自处者,实在是未能亲见。
看孙绰另一则,也是新语的故事了。讲,孙绰作列仙商丘子赞曰:“所牧何物?殆非真猪。倘遇风云,为我龙摅。”时人多以为能。王蓝田语人曰:“近见孙家儿作文,道何物,真猪也。”僭越一点说,这个诚然是不挨着的感觉。就是文字意象不和谐。
王蓝田,就是王述,爵封蓝田侯,权贵加名士了。他在历史上不特出名,提起他儿子王坦之那就大大的有名气了,曾与谢安一道对抗桓温,对偏安的东晋王室,可以说是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不唯名士,亦且干城之具也。
这个王坦之与孙绰是亲家,王述的戏谑之语,听来使人赧颜,好在他是长辈。他讲:最近听说那个孙家的小子,写文章,写些个什么呢?讲什么样的猪才是真正的猪,这······切切切,真是的,有什么好写的?
事情透着泔水味儿,也可能就是活着味道。

发表于 2019-5-8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梦游的猪 发表于 2019-5-6 19:44
说每个人都是孤岛,然后通过读书接连了世界。好像有这么一本书,讲读书主题,卷首语,大致是以上的意思 ...

您这回复太长了,而且内容驳杂,涉及典故太多,叫人难以卒读。不妨整理一下,取其要者单独成文,可以发在“江天漫话”杂文版,那里也不乏高手,可以交流。
很惭愧,你说的那几篇文赋,除了《大人先生传外》,都没有细读过,《琴赋》甚至根本没读过。古文经典浩如烟海,照你这样的读法穷经皓首也是读不完的,何况除了要读,还要品,还要思,否则,不要说读,就算背诵下来也只如书橱,毫无意义。随着背诵者离世而终归尘土。
古典文学和民间文学是文学语言的两大源泉。古文再好,已经不属于这个时代。就比如你能把一篇四六骈文做出花来,也不会有多少受众。
老杜说:不薄今人爱古人。学好、用好现代汉语,你的学识、你的思想才会为时代所用,也有传播出去的可能。
附带一句:你问“水如空是什么意思?”给我吓一跳,还以为向我质问呢:你水如空是什么意思?敢这么给我说三道四?后来思考再三,才明白你是问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呢——这就是你不加标点的问题,如果加上引号,我就不会误会了。关于这三个字的含义,我专门写过一篇文章《放翁安能“水如空”》,可以搜来看看。这是引用放翁词中的一句。
发表于 2019-5-8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人浮躁,世事纷扰,欲做文虫书蠹而不得。鲜有故纸堆之学究,寻章摘句,甘之若饴。难得,难得。
 楼主| 发表于 2019-5-8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呀!我问水如空是什么意思,哪可误解?我还给你讲我奕城围棋的网名是练空空,不消说,在往上攀呀,套交情的样子。
那篇文字看了。你钩得我兴起,也要说说陆游这首长相思。
喜欢诗词,也随大流跟着吹嘘过,中华文学的一个高峰,唐诗宋词,如何如何的。那读宋词,不能成其六经注我那样子的心灵感应。于是跟着跟着脚步慢了。心也慢了。于是乎,我于唐宋诗词,变成如何如何,忘我实多这样子的一个况味。
说:桥如虹,水如空。一叶飘然烟雨中。天教称放翁。侧船篷,使江风。蟹舍参差渔市东。到时闻暮钟。这词有一个嫌疑,就是朦胧。朦胧在诗而言,美轮美奂中往往中空无所指实,固然有这个缺陷的。衍及为文,我们现在某些才女,尤其新生代小才女,写那个抒情散文,就犯这个毛病。他被一种情绪激动着,然后用婉约华丽的词汇堆砌出来,以为就行了。实则是爱上层楼的少年,强说愁而已矣。
我从前读过这首词,现在有印象的是道出放翁名字由来,以为这个自然属于典故之一,做过笔记。但各中桥如虹,水如空等文字都给岁月销蚀的没有印象了。感叹东坡说的诗酒趁年华,哎呦哎呦的。
那么倒着追寻。天教称放翁,说秉尊冥冥中的主宰,是天意让我陆游以放翁为称号,我怎么可以违背天意?那就放翁吧。那么坐实有范成大幕府一节,同僚以为陆游颓然已甚,而后者遂自称名。且我疑心到另一桩。范成大有“脱帽飞羽殇,颓放解天刑”的诗句,而作为幕僚的陆游因而来,做自己的名号,固是友人一种示好行径。如果串联着假象,这里最为核心的意象,是天刑。虽然不见本词,但因为首先需要知道放翁的含意,得了解。这个又要追溯到庄子,德充符篇章,其中有言:天刑之,安可解?
如此,我们理解放翁之由来。是与运命接谈的结果。所以,放翁的寓意可能有,天之戮民,人间之逸民,另一层是心海之氓隶。
当然这样理解可能也不脱臆测的范围,且听我继续瞎掰。知道放翁的由来和指意,就了解此时此刻陆游的心情。世上万物都从情,无情亦不称人间。因而他讲见桥如虹,而虹称蝃蝀,意象关乎阴阳不偕,也形似拱门,门为进出而设,掌管空域之界,给人生境遇重重几多的意象。因而有路,这个时候你必然想到路。那这里是水路,水如空,空,意象是失落。水路且于烟雨氤氲之中。意谓天地空濛混沌不清,这样我们看,放翁就有了一层自我流放意蕴,所以我说他是心海之氓隶人。
他这一句在讲什么?浅白文字却道朦胧心事。除去炼词清丽,我真的不喜欢,但以为我理解了。他讲一种不得不活的人生况味。
上阕写景,虚幻朦胧,而指实心殇;下阕写实境,侧船篷,未见有船篷当帆用的,说张开可以做帆,放下可以避风雨,所以我解读是居其间则不得前途之观瞻。那就是亦泛其流的意象了。到天昏地暗处,蟹舍鱼市自然景物都模糊了,乃闻暮钟郎朗,唯知是人间。而这个人间因为暮钟只有出自寺院,暗含出世入世的烦恼和矛盾。如此呈现出大梦无觉凭的虚幻之感伤。
我那个练空空,非常清晰,下里巴人,出语即俗而又俗,要练就空空妙手,多赢几盘的意思。
那你讲古文浩如烟海,读不胜读,有道理。确实有道理。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我几乎被他骗到。后来咂摸滋味,觉出不对。这个好比世界首富跟那里说钱多没有。这话听得吗?保留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9-5-8 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9-5-8 13:17
世人浮躁,世事纷扰,欲做文虫书蠹而不得。鲜有故纸堆之学究,寻章摘句,甘之若饴。难得,难得。

谢了,草舍煮字师兄。您过奖了!谬赏了!但于我心有戚戚焉,似闻空谷之回响了!请多多指教哈。我好读书不求甚解,喜欢讨论,不拍挨骂,生活给我的礼遇就是让失败把脸皮都取走了。诵读一遍春江花月夜,尽室生春,就当郊游了;低徊一首终风,旖旎缱绻,就当有爱了;真格的,书虫!谢了。
发表于 2019-5-10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梦游的猪 发表于 2019-5-8 17:30
哎呀!我问水如空是什么意思,哪可误解?我还给你讲我奕城围棋的网名是练空空,不消说,在往上攀呀,套交情 ...

看你给草舍煮字的回复,说自己“不求甚解”,我倒觉得你解得有点儿“甚”了。过犹不及,太甚和不甚有共同之处。
我对那首《长相思》,倒没那么多想法。桥,虹,水,空,解得多了恐怕会跑偏。
陆游还有词“卖鱼生怕近城门,况肯到红尘深处?”和这首倒有相通之处。
 楼主| 发表于 2019-5-11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赏文之道,训字词,考依据,剖析义理,细裁章回,比类同参,这个是最基本的。非此则对面不相识。侈谈其余。现在流行的赏析文字大致有两类,名家或者准名家的,可以在科普类园地站住脚的,基本能兼顾以上所谈及各点,之所以说它科普,读来闷杀。怎么说,我道它是其人昭昭使人昏昏,盖未将作者真性情透出纸背,解则解矣,没有实现感情的共振,没有达成个性的交流。另一类则是文青润笔的习作。此类通病是参意不透彻一知半解,又引及其他篇章,堆砌而来。个中实无自己的真知灼见,通篇借读旁证,非甲乙名家有言,即丙丁公论为证,我们私下说,这个就是垃圾文字。对为文者有一点功用,就是练习编排文字。
谈论文章比似街头巷尾八卦,评头品足、无盐侏儒言必称倾国倾城,说人们只仰慕冠军,这是人性使然的习俗,亦必与人类终始。没有人不在这个习俗里。
那我们也说名篇。经典中,阿房宫赋,最为俗气;王维山中书,最清雅;韩愈特饶舌,谏诤迎佛骨表除外,八大家之乎者也句式泛滥,实在是美中不足,不若秦汉文章体认自然,耐读;通鉴流畅溢美,然无个性,文字比之太史公相去甚远,类如有才无情者,这都说了些什么,哎呀,简直是瘪三类宅男在讲论玛丽莲梦露的着装,奥黛丽赫本的风度,太不像话,不说了。
不过,个人体会,一等好文,每读常新,搁卷后回味历然。就是即使背诵下来,你还可以读它,读来还是享受;你把它放下了,有种只属于它回味,油然而生,你能清晰的感觉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5-25 02:49 , Processed in 0.03297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