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79|回复: 2

散文 亮红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2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世道尊严 于 2019-8-12 15:43 编辑

   亮红灯

   人大概都会做梦吧,没听说谁不做梦的。
   小时候做美梦,也做噩梦。美梦做着做着,不由就笑出声来。噩梦做到三关紧要处,则会失声惊叫。这时候,大人会轻轻拍着说,别怕别怕,娃正长身体哩!人就这么着,一天天长大了。
   梦有时很清晰,醒来后仍记得清清楚楚;有时很混沌,一睁眼便忘得干干净净。尤其不可思议的,竟有几个晚上连续做一个梦的。白日做梦,也有过的
   前些日子,中午小睡时,就跑到故乡小路上去悠然漫步。不经意间,朝远处的土丘望去,竟演变成一尊雄壮的虎头,而且越来越逼真。嘴唇、鼻子、眼睛和耳朵活龙活现,就连那一道道斑纹,也清晰可见。不由惊叹不已。继续朝前走去。随着视觉变化,那虎头忽然又变成一幅伟人像,同样的逼真雄伟。得给土丘起个名吧。虎头丘呢,还是伟人岭?一时难以决断。就在犹豫的当儿,醒了。便把梦说给家人听,大家笑个不止。
   这多年很少做美梦,也很少有噩梦问津。只有些蹊跷沮丧的梦,醒来时很觉无奈,也着实瞧不起自己。一次,梦中退休的我,很得上级机关的器重,让负责处理一件棘手的事情。于是乎,便正儿八本一、二、三、四发表起意见来。讲完之后,既没人反对,也没人点头,当然更无人行动。于是火冒三丈。众人随之一哄而散。醒来时,感到心口微微作痛。闹不清究竟是梦导致的身体不适,还是病变引出个龌龊的梦。但起码明白一点,工作惯性的使然,还没有完全了断。
   还有一次,梦中的我,不知怎么又回到了部队。正按照一位老首长的意图,负责起草一项大型活动安排。临近尾声时,一位职务更高的首长出现了。他大手一挥,全盘否定了老首长的意图,要我另辟蹊径从头再来。我不知咋的,也顿时感觉老首长很没水平,毫不犹豫就另起炉灶了。职务更高的首长非常欣赏。随即提议,由我主持全面工作,他亲自坐阵提携。职务大概军级副职吧。老首长从此再没露面。自己似乎也没去顾及他的感受。只期盼尽快能把那个“副”字去掉。醒来后,身体虽未出现异常,但觉非常可笑。自己什么时候学会投机钻营了,官运竟然还如此的亨通?
   上面两个梦,其实是向心灵亮红灯。人的心灵干净与否,只有自己清楚;而潜意识中的邪念,又最容易被掩饰忽略。心动方显善恶,看似就在一念之间,实乃觉悟境界使然也。修炼无止境,防微杜渐才是最重要的。

发表于 2019-8-19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新人,握握手,常来常往~~     
发表于 2019-8-19 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人来学习,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8-21 13:14 , Processed in 0.027009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