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88|回复: 8

[原创] 万念须臾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5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墙壁,门窗,空气,都在微微震颤。集体读书声带着被强制的苦衷。读书声的夹缝里,忽闪着一些人们闲聊和浪笑的声音。人们发出的那些声浪携带着过剩而无聊的能量,像风干的沙堡一样自然解散,能量所至,一派低俗而平庸的风景,就像灰白的浮云吞没了天空。那些人们自己,则如一群从未感受过惊恐的鸟,喜气盈盈地攒聚在和平宁静的浮云中。
  
  真正的鸟鸣来自工作间外面静止的风中。真正的鸟,在城市里最大的乐趣,如今似乎应该算上流连于一些楼顶上的微缩园林。小城里的楼房像怕冷的企鹅一样挤得很紧,利刃一样的风常常走投无路。很高很高,远离地表,那些树木也就无法奢谈家园或接地气。但幸好有那样崇高而空旷的楼顶,楼主,如果正好又是恋花爱草的人,于是,在荒凉城市的半空中,就会出现一些树木花草。倦飞的鸟,在空中园林里幸而获得免费的栖身之处,借以度过一个个长夜;也跟许多厌倦大地的鸟儿们,在楼顶园林中久别重逢。
  
  那些被我想象成鸟的,正在闲聊和浪笑的人们,在一片带着强制意味的集体读书声终于停歇下来的时候,安静地融化到时光中。我却知道,他们藏身的时光之水很浅,很快,他们将在大风狂吹和烈日暴晒的时候重新析出,复活,相互联络,聚到一起,在赤贫沙地一样的故地,回归他们的传统,整理他们的历史,并在群体历史语意的反复感召下,彼此依靠,绝不走失。当所有人的精神沙地上终于再次长出欲望的野草,杂树,他们又会欢呼沙地的恩赐,甚而引吭高歌,并鼓励自己的子孙们发奋读书。他们自己,凭着关于祖先和自己人生经历的记忆,重又闲聊,重又浪笑,于荒凉沙地上,草丛中,带着重返家园的柔情,像鸟儿一样表达他们的内心的安谧或兴奋。
  
  这类风景,我算是司空见惯了,故而,我常常不怎么欣赏那些鸟儿一样的人们,而更愿意关注那些真正的鸟,虽然那些真正的鸟都离我太远,我通常只能通过聆听它们自在的叫声,把自己安抚好。设若恰好坐在这个位置,等待进入工作状态的时候,于窗外,看到那些楼顶,以及楼顶上难能可贵的空中园林,我常会心一笑,顿感人生种种企图不可随意放弃,无论多么艰难,都值得奋力一搏,毕竟,总有一处,会让我看到希望的。
  
  这种时候也很难得。太忙,忙于生存,而发展,至今依然是很遥远的——我无法摆脱的那些忘情于闲聊和浪笑的人们,因为我们在同一个部门做着同一类事情。我们隔墙毗邻。这堵墙,确乎也隔着不同的两个世界了。我常在关于破败和没落的忧虑中寡言少语,安静独坐,而隔壁高邻们的志趣又恰在闲聊和浪笑,我非但不能对他们怀恨在心咬牙切齿,我反而要对他们常常怀有宽容之心,毕竟,我和他们,一直处于相同的命运,共处的时间也不是很多。他们的群居乐趣,一直像火一样烘烤那个瓷窑一样本也破败且充满没落气息的工作间,天长日久,仿佛经受熏烤的时间太长,他们的面相和究里都显得陈旧。但就在这样一个并无亮丽气质的大工作间,群体无论大小,其中的每个人,都是表面快乐的集大成者。
  
  无法想象没有这一墙之隔或不能别屋两处的结果。我常想,我只是沙海中无限自恋的一汪泉水,无法浇灭铺天盖地的升平之火——但幸好有这样一堵结实的墙隔着,我和表面快乐的集大成者们共有的世界才暂且分开,并且,各自所有的领域都是完整的。他们尽情做他们的沙海,而我,当然要奋力保护最后一泓清水。
  
  我和他们都有相同朝向的后窗,窗口都对着城市一隅完全相同的景致。我们肯定都不止一次观看过同一处风景。所不同者,他们对闲聊和浪笑之外的一切都是过眼不留心的,我的情况则是用心用眼都已经过度——这都是他们的闲聊和浪笑提醒我的。当我在他们隔墙有音的闲聊和浪笑中无法入静的时候,我常常一眼盯住窗外。奇迹出现,闲聊声和浪笑声像入秋的树叶一样朝着阒寂的大地沉落,最终至于听而不闻。有时候,我就想象,他们和他们的闲聊声、浪笑声,全被他们自己看不见的沙海埋没了。
  
  一直灰蒙蒙的城市,偶尔也会在我眼前渐渐清晰起来,然后是鸟鸣声加入,鸡鸣声加入,狗叫声加入,风声加入,千万秋树,慷慨悲壮的声音加入。一些楼顶上现出花草树木,草木间的人影,酷似闲云野鹤。逡巡于草木间的人,就像逡巡于远古的家园,城市,楼群,变成了隔离乱世的峥嵘峭壁。我还看到,古往今来,上下四方,如虫豸一样难以灭绝的人们,那是一些怎样的人们啊,“蟪蛄不知春秋,朝菌不知晦朔”,总被一个人的野心与恶念蒙住眼睛,看不到前路,但他们总能凭记忆找到一条退路。顺着那条更加晦暗的路退回去,退回到与世隔绝的地方,繁衍子孙的过程,都像虫豸一样。
  
  每想到这里,我总如猛然遭到当头棒喝,震惊万分,同时,一股凉气从头顶滑落到脚跟,进而两股战战,瞠目结舌。好不容易让自己平静下来,便是愤愤然于自己为什么生在一个怯懦到不思悔改,巧诈到只顾自己的群落中。
  
  我能置身其外吗?我问自己。
  
  不能。
  
  闲聊和浪笑,像风一样普遍,但不过是废墟上的歌唱和舞蹈,所有沉溺其中的人,早已经不愿意,不习惯,说及或听到什么险峻河谷和赤贫沙地之类的话题,仿佛全被施了咒。我所仰慕的鸟,它们倒是常常能够因为争食或争夺配偶而发出不平之鸣的。那些鸟,是有良知的。但我充满危险的想法会把我引向一条不归路——我以为,鸟儿们,天赋其能,都是比人善于规避灾祸的,它们的强大,我无法尽知——那样,我就会消失,或者被消失。我就害怕,我就竭尽全力从那条路上退回来,退回到闲聊和浪笑的人们身边,隔墙毗邻,从散乱的读书声中,辨认自己的童年。
  
  我和我的那些搭伙求财者们,是在自己制造的废墟上,一直重复着相同的错误,也重复着相同的命运。许多人已经在无力感中麻木了,但我还在偷偷地想,江还是江,山还是山,改朝换代就像多年一轮的洪水一样不定期泛滥,也在瘦骨嶙峋的大地上彻底败落。每一次改朝换代都是一场滔天洪灾,即便改一个年号,也是万劫不复的。洪水一过,卷走了财富和人命,留下焕然一新的江山,但也是极端赤贫的江山,每一次剧烈变故的过程,都像格律诗一样结构完整,意图圆满。
  
  畅快闲聊和尽情浪笑的人们,早就忘记了在草木茂盛的河谷上出现过的上一次洪灾,也在沙地上俨然的屋舍中居住很久了,都生出幸福感觉。被人蓄意抹掉的东西,终于被热衷闲聊和着力浪笑的人们主动忘记了;日渐动荡的生活,再将所有的遗迹掩埋,大家看到的世界,总是这样崭新的。
  
  但这都不怪他们。
  
  功利主义的现实总会恶意篡改或抹去客观主义的历史,并替之以理想主义的弘誓大愿。在这种让人难以察觉的精神废墟上,把怪谲的历史口口相传而不能自拔的人们,以为自己看到的都是真实的,对自己的生命没有忧患,没有敬畏。其实他们,太需要神灵的眷顾。
  
  人活一世实在艰难,有时候甚至不能抗拒异己力量对自己认知的歪曲。我能做的,就是不能不奋力挣脱闲聊和浪笑的围堵,在静默的城市静止的风中,听活跃的鸟鸣和酣畅的风声。我也观看一些楼顶上的人造园林,虽然很小,虽然都是自命不凡的,但它们并没有置身城市之外,而城市,也没有置身河谷之外,河谷没有置身江山之外。他们和它们都无法躲过必然来临的洪灾。他们的财富和生命,都无法逃过一次次清洗。功利主义和现实主义统治着每一寸土地,很少有人能够把自己的头颅伸到客观主义的云端,也就看不到自己的猥琐和渺小,自私和怯懦。他们和他们的梦,飘摇于赤贫沙地上浑浊的尘。
  
  闲聊和浪笑的人们,总有疲惫不堪的时候。一旦安静下来,他们就相继进入现实主义的劳碌之中。微微震颤的墙壁,门窗,空气,终于得到暂时的平静。但在我的心里,许多白贵的东西,又错过了许多。
  
  难得的闲暇,已经被无情剥夺了许多,虽然所剩无几,但我还要接着读那本一年都没有读完的书。书里的世界更加喧腾,我也随之喧腾。但我喜爱那种喧腾。那种喧腾里,有我想要的自由和快乐。
  
  我喜欢这种因为疲惫不堪所以入静的人们。也只有这种时候,我才像一块顽石,从沉落的浊水中探出头来,在充满繁华气息的另一种喧腾中,重新辨认自己的样子。
  
  2019-9-4


      

发表于 2019-9-5 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愈加清醒,就会愈加有一种孤立感。这其实不难理解,正如人类社会的塔尖上,面积是小的,而站立者自然也是少的。但它恰好证明了,能俯瞰世事的缝隙之处,并得以看到真实的原貌。而思想者,就是不断登上这些阶梯的人,但人的肉身又是被围困在现实之中的,他面对“闲聊和浪笑”的人群,感到被包围的哀伤,但这或者更能激发出更宽更远的认知,这就是最具价值的的“围栏”了吧。
欣赏新作,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9-5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房子 发表于 2019-9-5 15:52
愈加清醒,就会愈加有一种孤立感。这其实不难理解,正如人类社会的塔尖上,面积是小的,而站立者自然也是少 ...

房子所言极是。面对越来越荒诞的世界,我好像遇上灵感的黄金期!
发表于 2019-9-6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所描述的工作和生活情境,让人心有戚戚焉。处于周围纷乱之中的人,除了昏乱麻木、自怨自艾之外,还有一条上升之路,就是把注意力投注到思想之中。大约楼主已经感到超脱了,因而才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来。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19-9-6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媚 发表于 2019-9-6 16:20
楼主所描述的工作和生活情境,让人心有戚戚焉。处于周围纷乱之中的人,除了昏乱麻木、自怨自艾之外,还有一 ...

为了生存,不能不面对这种环境。时间一长,已经练出抵抗喧嚷的功夫来了!
发表于 2019-9-10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醒的思考者,总会有一些孤独之感吧。尾句所透露出来的坚强与坚韧,则让人赞叹不已。欣赏!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夜昙花 发表于 2019-9-10 15:46
清醒的思考者,总会有一些孤独之感吧。尾句所透露出来的坚强与坚韧,则让人赞叹不已。欣赏!问好!

至暗时刻,唯有坚持!谢谢昙花!
发表于 2019-9-11 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兴文文友!欣赏佳作!
兴文文友这种认真的思索、深沉的探求,值得称道!值得学习!赞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MLMC 发表于 2019-9-11 13:24
问好,兴文文友!欣赏佳作!
兴文文友这种认真的思索、深沉的探求,值得称道!值得学习!赞一个!:victory ...

谢谢满仓先生鼓励,并祝满仓先生秋天快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9-19 05:42 , Processed in 0.029959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