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84|回复: 9

[原创] 白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0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灰蒙蒙的,阴霾的乌云压得很低很低,压抑着人喘不过气来,深秋的风卖力地摇晃着树枝,摇的枯叶满地飞舞,如鬼怪精灵般漂泊游荡。

  一列长长挂着白花的车队缓缓向火葬场的方向驶去,灵车上几个唢呐手呜呜咽咽地吹着悲歌,配合着风儿呼啸,让人心里酸酸的。

  坐在灵车里扶着灵柩的男人姓张,是车站的站长,相伴三十年的妻子去世后,他的眼泪就没干过,他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去了。

  车队拐了一个弯,进入了火葬场,灵车上的张站长跳下了车,几个亲戚朋友走过来帮着他一起抬起了灵柩,进了暂时停灵柩的福寿厅。

  张站长摸着妻子的灵柩,想起妻子对他的好,他不免再一次落泪,搂着灵柩痛心地喊:“老婆!你在阴阳路上慢点走,等我一会。”

  亲朋好友听了他的言语,竟有轻生之意,慌忙把他拉出了福寿厅,福寿厅外顿时响起了他撕心裂肺的哭声。

  张站长送走了妻子之后,他一天都没歇就上班了,工作忙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是他不想在家里面对着空荡荡的屋子,每当夜幕降临,屋子里静悄悄的时候,他就像魔鬼附身一样,狂躁地来回走着,满脑子都是妻子的影子,因此他彻夜难眠。

  所以他经常安排自己加班、值班,让自己在忙碌中忘记对妻子浊骨的思念。

  这个星期已经是他第三天值班了,上半夜没什么事,他和几个同事打了一会扑克,下半夜时,护路队的队长打来电话说有一条道线的螺丝有些松动,需要赶快加固,让他来看看。

  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并不需要他亲自前去解决,但是他还是去了。天很黑,道线上非常难行,远远地就听见护路队长惊慌地在叫:“张站长,快过来看看!”

  张站长听到喊声,匆忙向这边跑来。慌乱中像是有什么抓住了他的腿,他重心不稳向前摔倒,一双手及时扶住了他,才没让他摔在布满尖锐石块的道线上。

  “谢谢!……”他站稳后回头,霎时间他觉得头皮发扎,冷汗直流,他的身后根本一个人都没有,那么刚才扶住自己的手……他心悸地不敢在想下去,几步跑到了事故现场,仔细地查看了一下道线上的螺丝。狐疑地问道:“没事呀!挺紧的?”正说着,回头间身后空无一人,护路队长哪去了?

  他拿起了电话打给护路队长,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含糊不清地问了句:“谁呀?”

  “我!张站长,你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是道线上的螺丝松了,怎么我来你就走了?”

  “什么?张站长……您记错了吧?我根本没打电话呀!今天不是您说替我值班,我早早就回来了。”护路队长一说,张站长才想起了下午发生的事,本来今天没他的班,可他不愿意回去,就替了护路队长的班,让他回去休息,可是自己这是怎么了?他敲了敲头,茫然地望了一眼黑暗中道线,隐约间,他好像看见了几个白影在道线上晃悠,他的心咯噔一下,心想准是一些调皮捣蛋的年轻人,没事闲的来这里找事闹腾。这个他可不能不管,晚上货车多,大多都是无声的,很容易出事故。

  于是他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叫:“我说你们几个,给我站住。”

  那几个白影不但没停下,倒像是飘一样向前移动,追了没多远张站长就站住了,他隐隐觉得不对,如果是人怎么走路不用脚?可不是人还能是什么?一定是有人在装神弄鬼,他气呼呼地又追了上去,边跑边叫,这一次那些白影停了下来,它们在道线上或坐或卧、或蹦或跳,有的还悬浮半空,突然有一个白影扭过头看了他,他心中一惊,拿着手电一晃,只见那张脸在黑暗中白的吓人,眼睛是两个血红的窟窿,头和颈部分开来,此时只有他的头扭了过来,身子还卧在道线上,

  张站长看着这如此诡异的画面,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汗毛根根竖起。与此同时,脖后传来一股冷气,他顿时吓得浑身颤抖,手一滑手电掉在了地上,一声脆响后他的眼前变得一片黑暗,他看不见那些东西,但是明明白白知道那些东西的存在,这种恐惧比看见还惊悚,他站在那里,进不敢进,退不敢退,僵直着身体,大气都不敢喘。

  突然,他觉得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就仿佛打开了冰箱,不!更贴切地说,应该是打开了冰棺,面对着死尸,一股寒冷腥臭的气息猛地向他扑来,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冷战。脑海里那惨白的脸,渐渐浮现,而且还在慢慢扩散,放大……

  他吓得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巧不巧的手按在了手电上,他哆哆嗦嗦拿起了手电,按亮,霎时间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看见一群白色的影子围在他身边,借着光亮他看清了这些白影的面目,这些东西的浑身无一完整,有的额头破裂,粘稠的脑浆混合着鲜红的液体从缝隙中挤出,有的躯体拦腰而断,上下身勉强拼在一起,有的没头,有的没腿,还有的半边身子都没有了。而且这些血肉模糊、面目全非的东西身上带着浓浓的令人作呕的恶臭,此时它们正伸着弯曲的枯爪向着他慢慢聚拢过来,巨大的恐惧已经爬进了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浑身就像被抽了骨头似的没有一丝力气,冷汗止不住地往外冒,细密的汗珠顺着皮肤的沟洼处滑淌下来,如同小虫爬过一般痒痒的,僵硬的四肢却做不出任何动作,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双眼。

  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我的手,用力一拉,我猛然跌倒在地,倒地后,我看见一列无声的列车在他刚才站着的地方驶过,冷汗再一次在他脑门上冒出,如果没有那双拉了一下他的手,他怕是早就成了车下冤魂了。

  他抬起头,看见了一个淡淡的白影,它和那些白影不同,它是完整的,只是看不清面容。

  他颤抖地说:“谢谢!谢谢你!”

  “老公!老公!是我呀!”白影很激动,它向前飘了飘,但是看见他剧烈颤抖的身体她停了下来,幽幽地说道:“老公!求你不要总是念着我,你这样只能让我牵挂,而无法投生……”白影的声音悲悲切切,让他差点落下了泪,他哽咽地回答:“老婆!带我一起走吧!我很想你。”

  “傻瓜,就因为你有这个念头,这些孤魂野鬼才会找上你,才会出来吓你。如果你真为我轻生的话,不但不能和我在一起,你也会变成孤魂野鬼,永世不能超生,所以老公好好的活着,来世……来世我们还会在一起……”妻子的声音渐行渐远,连影子也越来越淡,说到最后,她消失了。

  “老婆……我听你的。”张站长撕心裂肺地吼了一嗓子,这一嗓子吼出后,所有的白影一下子全部消失了,他发现自己正躺在火车道旁,浑身被汗水侵透了,风一吹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彻底缓过神来。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10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勤奋的天使,非常灵动,作品颇丰。
发表于 2019-10-10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以为是冤鬼索命,结果是亡妻托爱,这个鬼很温暖。顺好勤奋的天使
发表于 2019-10-10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依旧是人鬼情未了,依旧是天使风格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1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霜儿 发表于 2019-10-10 13:33
哈哈,以为是冤鬼索命,结果是亡妻托爱,这个鬼很温暖。顺好勤奋的天使

感谢霜儿点评,敬茶!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1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姜 发表于 2019-10-10 19:40
依旧是人鬼情未了,依旧是天使风格

感谢孙姜老师点评,敬茶!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1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9-10-10 13:19
勤奋的天使,非常灵动,作品颇丰。

感谢徐老师点评,敬茶!
发表于 2019-10-11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性,更兼发人深省的人性题材是天使作品的特色,也是她孜孜不倦的追求。这篇一改往日作品的鞭挞,充满了思思暖意!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4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9-10-11 22:32
故事性,更兼发人深省的人性题材是天使作品的特色,也是她孜孜不倦的追求。这篇一改往日作品的鞭挞,充满了 ...

感谢野芒老师点评,敬茶!
发表于 2019-10-14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个小问题,倒数第6段的人称“我”是不是应该为第3人称?
好文当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0-16 22:54 , Processed in 0.02819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