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27|回复: 4

[原创] 【三月-春】在汨罗江与屈子对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7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远牵 于 2020-3-25 00:11 编辑

  站在时空折叠处,透过2300年的时光裂隙,我看见了屈子正在江边良久踟蹰……在纵身一跃的刹那,有人在失声惊叫,而屈子似乎也听到了什么,他迟疑地回过头来,啊!他看见了我!我们彼此对视,在紧张而深邃的打量中沉默地交互眼神……终于,他缓缓地说,你来了。仿佛我们已认识千年。

  抬起头,沿着历史的河流飘然上溯,我来到心事重重的屈子身旁。

  于是才有了这样的可能,在汨罗江边,我与屈子展开了一场跨越时空的心灵对话。

  【香草】

  芳草萋萋,我手持香草;汨罗滚滚,屈子临江而立。

  他形销骨立,容颜憔悴,但目光如炬。他身长七尺,全不似花甲暮年的老者,他衣裾飞扬,背影如玉树临风仍旧挺拔,又似有熊熊烈焰燃在胸膛,……走近他的身边,一种高贵傲岸的气质夺人鼻息。我将手中的香草,恭敬地举在他的面前。

  “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绿叶兮素枝,芳菲菲兮袭予……”香草幽幽中,屈子披发行吟。
  您爱香草,堪称诗人中的植物学家!您的诗里有那么多香草,这些植物都有自己独特的香味同芳名,哦,这里有你喜欢的芙蓉、江篱、蕙茝、玉桂、白芷、荃、兰、艾,椒、菊、杜衡,它们装饰着你的衣裳,您“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您“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从沙洲采来杜若,您用薜荔作帘,用蕙草作帐,您用香荪为桨,以木兰作楫,你一路披星戴月,餐蓊饮露,您也一定时常回忆起从前蕙兰桂酒品椒浆的往事吧,我想问您的是,这世间的花草良莠混杂,您以如此珍爱的方式为它们留芳,这些香草于您意义何在?

  香草与我,哦,它们是我对外物的一种拣取,一种采集,一种奇特的行为方式吧!我用它们来清洁自己,汲取自然的灵秀善美,以此界定并约束自己的行为,以此来与那些恶俗的稗草划清界限,以此来使自己的肉身保持清雅正气!香草缀饰了美人的衣衫与高洁的形魄,为这些美好的植物低头,还有那些如香草一样美好的人物,寓情香草,吟咏性情,化身香草,除了自处自好,最美的回味是那散溢在空中的芬芳吧,它们袅袅的香气薰染着我们孤独的灵魂。

  【美人】

  您思慕的美人让您如此倾心,她们似乎永远是云端上的美人可望不或得,美人的芳泽美好,却也有世俗人物 的品性,那您心中的美人,又是怎样的?

  凡世间品性美好之人皆称美人,不分男女,无论老少。美人爱美,他知善恶,辨美丑,不与枉言为伴,羞与陋行为伍。他不仅有外在的美貌,更有内在的蕙心。这样的美人高居庙堂之上,他们会实施恩惠众人的美政;只有美人施以美政,方能给人们带来芳泽恩惠。美人嘉行,他不计私利,顶天立地,以此撑起一片人间大美的青天!当人的美质内外兼具,又能在天地自在人间自如,便可到达善美的胜境,而能缔造这种胜境的人,不正是我们倾尽一生去寻找,去爱慕,去追随的美人吗?

 善美胜境得成人之美;您既有此美,又何必再去追寻那些天上的美人呢?

  “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越美好的越珍贵不可得,越容易毁灭,甚至夭折;即便才华如星曜闪电,也依然会被浮云蔽日所遮;既有此美,难免“众女嫉余之蛾眉”,空有美质却难得美政。我美政的希望如天上明月,也许只有将这希望寄予天上的诸神!我抛却此身与美人同列,不远万里随美人同行,将美人升华成为我全部念想的表达方式,以此,我获得了一个可以排解忧愤并能找取自由的美人之身。以美人之身,传神仙之情,此中的真意让人心神摇荡,更至形魂颠倒。就这样,我用一场浪漫的行吟,完成了自我的飞升,以自律高洁的在而弘毅贞正的主体人格,与礼乐文化中的生命精神形成纵向贯穿,——我是我这颗孤独而高贵的灵魂的歌手啊,快乐便是驰骋我头脑中最放浪无拘的想象!我一路行吟边走边唱,时而念念有词击节而歌,心口燃烧的那最后些许余温,我如数奉上,它们是只属于这世间美人的瑰丽无比的神曲!

  【神曲】

    以诗歌祭祀的神衹穿越时空,您的诗歌辞赋气贯天人、壮浪恣肆,您以诗的自由境界成全了神,然而,神成全你了吗?

  天上的诸神与我同在!如果我的歌唱在俗世难觅知音,那我只能将此心出世,在世外与我的美神相遇!那些至美的神啊,每一个都将灵光赐予我!看看这头顶的太阳吧,东君,这天上明亮的日神,还有我最尊贵的祭神东皇太一,在水一方的湘君与湘夫人,美丽痴情的山鬼,奔行咆哮的黄河之神河伯,变化多端的云中君,你们带我的魂灵一起神飞遨游吧!赐予人们生命的大司命,与主宰人间生育的女神少司命,我用我饱满的诗情为诸神画像,你们使我的祭歌通灵浪漫,我神思飘藐,或“登昆仑兮食玉英,与重华游于瑶之圃”,或回归自然,沉醉“与天地比寿,与日月齐光”的荡志之乐,缔造仙境,是流放生活对我的无上恩惠,不幸的我何其有幸!这不正是神对我的成全?

  【哀郢】

  屈子哀郢,望风挥泪,痛苦如春江之水抽剑不绝,既苦思不可得,何不抽思归隐,做一渔父?

  屈原本名平,字原,我常自名正则,字灵均,自比正直,我与楚王同宗婵连,先人封于屈而为氏。少年时得怀王的信任与重用,恰如《橘颂》挥斥的少年意气,后“举贤而授能兮,循绳墨而不颇”,任三闾大夫,掌昭、屈、景三姓贵族礼乐,我的政治才能与美政理想因此点燃,奸邪谄言之下遂有《离骚》之风波,怀王怒而疏远屈平,清平舞乐的宫廷颂歌不再,放逐之后的哀痛便化为满腹的愁苦激愤,九年途中的一字一泪,尽是哀郢之情。我边走边漫步流观,眼看冀返无时,家国有殇,没有罪过却遭到放逐啊!对着故国忧思不绝,愁闷无边却只能抛洒清泪一掬!

  归隐高士渔父者劝我言,所有的烦恼皆是自寻。“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被放逐依旧一意孤行,我心力交瘁的落魄模样,比之“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 的高蹈遁世,孰优孰劣?我必不愿与世浮沉,亦不愿和光同尘!正因如此,我独行的这条小路必将艰难泥泞,——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醨?低调做人,顺势而为的道理,渔父明白,屈原亦懂,并非不能,只是不愿而已!我深思亮举,高标独立,虽然不断招来流放的祸端,但我一心无二,因为我不愿降格以求!我身陷末路,作为楚国子民,那个哀郢的屈子还活着,我非渔父,渔父亦非我,人各有志,苦乐安知?轰轰烈烈与默默无闻都是一生,渔父有他的世外逍遥,我有我的漫漫远修,“出世”的归隐虽然逍遥自在,但我始终把美政的理想看得高于一切,对与此无关的身外之事我已置若罔闻,是啊,我选择的方式是在这条孤独的道路上特立独行,路漫漫其修远兮,为了这心中的美境,吾将上下求索而已!

  【天问】

  《天问》里的问题洋洋洒洒,共计一百七十二个,这些千奇百怪的“问”题里有您苦苦求索的身影,我们由此看到大千世界的神秘无常,试问您的天问,当有解无?

  天问昭昭,屈子不屈。天问之问,是我疑惑中的质疑。当被放逐在川泽之间,当游荡在平原丘陵之上,看见日月星辰,天地阴阳,我仰面向苍穹呼号叹息,待看到楚地宗庙里那主宰天地的神巫,祠堂里圣君贤王的画像,那些神异传说,我便不顾疲惫劳顿,在壁画下孤诣作赋,一发而不可收;在这些不依不饶的追问里,有艰涩的探索、深刻的哲思,也有战乱兴衰与不幸的命运,人们喜爱它们收集它们,以致这些文字顺序有颠倒,如果你们以为是因为我的愤懑而语无伦次,神思癫狂,姑且就那样想吧!

  天地悠悠,星辰转换,朝代更替,身外未知,心中多有不解;当心灵的天空疑云重重,这些问题大胆指出来,即使不得结果,也是一种解脱!天问于我,其意义并非执意寻到那些真相,而是以此表达我坚定的意志,活出自己的清白,是非曲直,千秋功过,且留他人评说!

  【骚体】

  愤怒出诗人。您是伟大的抒情诗人,您开创的楚辞引领了中国乃至世界的诗坛风骚,而成为一代骚体。您的这些感叹疾呼的牢骚,是以诗歌为矛,以情感为箭,以神话为酒,以世俗为仇,怀质抱情而泣血成诗,痛苦成了你取之不尽的诗赋源泉,您高洁坚韧的人格,让后世敬仰并纷纷仿骚,骚体楚辞成为让后世仰望并代代传习的诗文典范!

  不错,这些滞结在肺腑的牢骚话让我的情感燃烧,连同愁思中的兴叹。它们一起合于楚地楚民的方言声韵,我的学生宋玉也沿承了这一体式,至于对它们后世流传,你且说来一听!

  听屈子有意一听,我不禁脸红汗颜,我的所见不过沧海一粟,原本不值一提;但转念再想,如果将这些后世仿骚的传承让屈子得知一二,既是对屈子的告慰,也更可以反显这样一个事实,即在屈子之后诞生的那些璀璨闪亮的文学珠贝里,庄子浪漫拉被屈子进现实人生,重铸了生命和审美的境界托起它们的,有一个巨人的肩膀。既然屈子巨擘当前,我的微言也或可一听。

  如是我说——

  离骚成就一代骚体,楚辞由汉朝的刘向汇编王逸集注而成,骚体一出即引领了诗界后世的百代风骚。不仅华彩的汉赋如此,清淡的田园诗咏亦然。归去来的陶渊明感叹“一日难再晨”,莫不是在通读屈赋后效仿渔父的同声之叹?浪迹天涯的李白在山水诗《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神仙幻景,与《九歌》中的“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操余弧兮反沦降,援北斗兮酌桂浆。撰余署兮高驼翔,杳冥冥兮以东行”之述何其相似;及“白日出之悠悠”“白日之未暮”之句,有王之焕的登楼借目与杜甫“白日放歌”的纵情;再看又发现有北宋文豪苏轼的填词影子宛在其中;再至于后,披肝沥胆的曹雪芹在《石头记》里写到的警幻仙子与世外仙姝寂寞林,木石之盟与潇湘之情,乃至于故无交会的红楼二湘(史湘云与柳湘莲)身上,都带有湘君与湘夫人的绰绰丽影!再至两千年后林语堂的民国书写《京华烟云》,其中主人公木兰与荪亚的取名,可据“荪桡兮兰旌”一句看到浓厚的屈子情结。而当世取名的雅意,非诗经之风则楚辞之骚,都称为风骚,风骚之外,骚气,聊骚之说只能算非分借用,让骚体又平添了许多不可言说的它意。一直以来,骚体的影响离我们未远。所以到了近代,遂有一个叫苏曼殊的诗人这样说:“一个人三十岁以前不读《离骚》是应该死的,没活气了;三十岁以后读了《离骚》不能替家国死,也是没有活气的。”

  没想到的是,“怨灵修之浩荡”又愤“时俗之工巧”的屈子,在听到我信马由缰的这一番神侃之后,竟然朗声大笑,得一展颜。

  【绝唱】

  理想极乐,现实却充满了忧患与痛苦,这种强烈的对立让您的内心时时处于极大的矛盾与冲突之中,也是这样的过程让您写出了大美诗篇,然而理想与现实强烈冲突的结果,必然是以一方的死亡收场作罢,精神存或现实死,当如何取舍?

  我,是天生矛盾的。我,孤芳自赏而又多情自卑,清高自傲而又孤独失意,激愤昂扬而又脆弱消沉,一意孤行又时时思慕着神仙伴侣,慷慨决绝而又犹豫缠绵,比如眼下,死亡情结已横在胸膛,我却在这江边踟蹰徘徊,迟迟不能自行了断。

  难道是期待君王回心转意吗?非。怀王听信谗言客死他乡,我虽遭放逐,还未失图强之心;至顷襄王时,本想重新振发,救亡扶危,使楚国转危为安,可叹君王不悟,国运直下,眼看楚国如日落西山,我却无力回天,万念俱灰,该走的路我全走了一遍,我已经走到了人生的极限,我前面的路,也只有这条江水可走了!

  是以身恤国的时候了,我决不吝惜自己的生命,了断吧,可叹我在内心了断过无数次,又延宕了无数回,眼看每况愈下,我宁可投江自尽葬身鱼腹,也绝不能以皓皓之白而蒙受这乱世污浊!

  不再寄望用生命来换得顷襄君臣的明白了!也许能换得“君之一悟,俗之一改”,也许楚国再度强盛,在我根深蒂固的忠君、爱国、亲民及强烈的道德自律可以知道,这不过是个美梦罢了,我以前会觉得世人皆睡我醒,世人皆浊南昌我清,到现在,我也要带上我的美梦睡了,我要让自己永远沉睡,我与汨罗的清流同在……呼轰轰!这时的汨罗江忽然波涛汹涌起来,但见一股滔天的巨浪怒号着奔泻而来,天空狂风大作,霎那泪雨倾盆,我像一叶小舟被席卷浮沉着,不见屈原的身影,我大声疾呼,用尽全力喊着屈原的名字——

  独自在悲酥的春风里醒来,我听见自己在喊诗人屈原的名字;看看手中的香草,还是屈子身边的那束,斯人已去,只有汨罗江泛着波光奔往天边……苍空之下,静水深流。(4765字)





发表于 2020-3-18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屈源与汩罗江,是一个悲伤又感人的故事,屈原的喜好,著作都在这文章中相融,好优美的文字,好顺畅的笔墨。欣赏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20-3-18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牵 于 2020-3-20 13:05 编辑
艾桃 发表于 2020-3-18 14:16
屈源与汩罗江,是一个悲伤又感人的故事,屈原的喜好,著作都在这文章中相融,好优美的文字,好顺畅的笔墨。 ...

这篇文写得好慢,是一篇抠文,可能没那么好
发表于 2020-3-20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认真拜读了,很不错,学习欣赏。
发表于 2020-3-20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远版博学,将屈大夫的诗文著作解析的详尽,拜读学习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4-4 03:53 , Processed in 0.029575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