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1|回复: 3

[原创] 【原创首发】东方爱情故事(13)(1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7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才浪子 于 2020-3-27 08:46 编辑

十三章:往事历历蕴情谊


  到了上班的时间,按照惯例,东方剑到各个部门巡视了一遍,顺便通知四个部门的经理,带好他出门后近一个月的经营报表及相关材料,到他的办公室开个碰头会。接着,他又给一直坚守在公司租用的专用实验室,进行新产品开发的总经理通了电话,告诉总经理自己已经回来了,并和总经理约好第二天见面汇报的时间,然后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前,等待部门经理的到来。
  开门见山,简明扼要的汇报工作,是东方剑一直把握的原则和对下属的要求。听完各个部门经理简明的汇报后,东方剑感到很是欣慰。因为,在他出门的近一个月里,各个部门的业务开展得还不错,虽然没有大的盈利,但足可扭转亏损的局面。
  散会后,东方剑看了看各个部门的报表,又拿出这次出门考察带回的各种文件进行重新整理,准备第二天的汇报。看着这些文件,想着自己独自出门的艰难,东方剑的思想不禁开了小差,一幕幕往事又浮现在眼前:
  前年冬天,纷纷扬扬的大雪弥漫着整个天际,将寒冷散满整个世界,夜里更是寒气袭人。去A市的火车上,他因为长途的劳顿躺在下铺上呼呼的睡着了。由于身材高挑又随着火车的晃动,脚不住的蹬着被子,一会蹬得脚露在外面,一会蹬得腿吊在床沿,睡在中铺的秦红娟,因为担心他受凉,竟然把自己的被子拿下来,盖在他的身上,自己却坐在他的床边,不住的给他搬脚掖被子,一晚上都没有合眼。第二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傍边的老大娘误会的对他说:“先生,你真好福气,娶了这么好的媳妇儿,自己一晚上没有睡,坐在你的床边给你掖被子。”当时,他正想告诉老大娘说:“大娘,你弄错了,她不是我媳妇儿!”可还没等他说出口,秦红娟就连连偷偷地向他打手势,让他不要说,他只好一笑了之。
  去年春天,在B市火车站,秦红娟在后面结算旅店的住宿费用,他先出来站在公共汽车站牌下等车,不想被两个卖淫的妇女拉扯着,强要他去什么店小憩,耍什么小姐。任凭他怎么解释,自己已经买好了长途车票,就要离开没有时间,那女人们就是不放手,险些拉断了他的手提包的提带。有一个女人,甚至耍赖的开始解自己上衣的扣子,露出了那对软软的乳房要挟他。正当他感到尴尬无助的时候秦红娟来了。见此情景,她气愤的上前,双手一把拉开两个女人大声吼道:“你们咋这样不要脸,在大街上拉人!”那女人们回头一看,见是一漂亮女孩在生气,便嬉皮笑脸的说道:“难怪这先生不去的,原来他自备的有‘货’呢!”听得此言,她不仅没和那些女人们怄气,而是大声斥责道:“知道了,还不走人?”直说得那两个女人灰溜溜的离开了。
  还有,那次在D市宾馆,半夜有不速之女子闯进了他的房间,硬说是他打的电话要的特殊服务,赖着不走,索要什么“误时费”,要不是秦红娟在隔壁及时过来,斥责那不速女子说:“什么特殊服务?就是怕别人误会,连我这个老婆因为没带结婚证就分房住下,他还会要你特殊服务?真不要脸,再要胡搅蛮缠,我可要找这酒店的领导报警了!”只斥责那年轻女子面红耳赤,没趣的离开了。
  每次东方剑问她:“看你温文尔雅,秀里秀气的,咋火起来还真有震慑力!”
  秦红娟总是莞尔一笑:“那还不是女人面对女人,要是面对男人我敢么?”
  是的,面对男人秦红娟很有耐心。更让他东方剑难忘的是,今年春夏交接之季,他和她一起去江苏与联销厂家结账,他由于赶时间日夜行车受了风凉,又在路边小餐馆吃了可能是不卫生的食物,到了无锡就上吐下泻,还高烧不止,将他折腾的身软如棉条,连上厕所都艰难,每次都是她一个大姑娘,近乎半背半扶的把他送到厕所里面,然后出来站在厕所门边等候。在医院里,她日夜守着他,晶莹的泪珠总在她明亮的眼眶里滚动,满是焦急与忧虑。
  在江苏与S市陶瓷设备厂,谈代理销售陶瓷设备厂家“让利点”的时候,因为厂方对天龙公司的信任度不够,坚持只给让利6个百分点。是她拿出足够的耐心与信心,几乎寸步不离的跟着那销售厂长斯磨了两天,一再强调说明,就是因为我们公司小,实力不够,要发展,所以我们公司才会比那些有实力的大公司更讲究信用,更用心经营,更在乎双方的诚信与合作。因此,您扶持我们,也等于在扶持你们自己。就是我们经营不当,不能给你们赚钱,但最起码,在寒江市我们给你们做了义务的广告宣传,让你们的产品在我们寒江有了名分,有了了解。你们再去开发我们寒江市场的时候,就要容易得多吧。直说得那厂长心服口服,最后让利到12个百分点,让利点的高度占据天龙公司所有代理产品让利点高度的第二位。
  在京都与K玻璃集团洽谈代理业务的时候,为了达到他们在家商量好的“争取10个百分点”的目标,秦红娟硬是在那销售总裁的办公室里软缠硬磨了三天,费尽口舌表明自己的诚信和经营策略与发展前景,还充当总裁办公室临时服务员,像给他东方剑服务一样,为那总裁服务,直到那总裁感动,出乎意料的把与天龙公司董事长谈好的,让利8个百分点提高到了12个百分点,为东方剑最后的“一谈”奠定良好基础。
  所以,在他以公司副总经理名义,做最后的定夺签订协议的时候,又提高了3个百分点,故而使得这项代理的让利点名列第一,仅这一项业务代理,每年就可为公司创造纯利润30多万元,可以说这项业务为公司摆脱困境立下了汗马功劳。
  还有,那次河南一个骗子团伙,拿着伪造的文件,冒充河南某政府下属单位来到他们天龙公司,与下面化工原材料经营部签订了价值30多万元的销售协议,协议规定是购买方预付百分之十的定金,剩余百分之九十的款项是货到付款。 协议签订后,报到总部审核,他东方剑不在,要不是她秦红娟精明,私底下打电话到合同上所说的河南核实这公司的注册情况,发现这宗签单实际是骗局扣下合同,公司则要遭受巨大损失。
  还有……“叮叮叮叮” 东方剑的眼前一幕一幕正急切的晃动着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铃又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喂!天龙公司,请问……”
  “哟,哟,咋啦?连小妹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出差一个多月,回来啦,也不告诉小妹一声,好让小妹为你接风洗尘啊!”还没等东方剑问话完,电话那端就传来了本市赛新化工公司业务经理周晓梅连珠炮的声音。
  东方剑只好装作请罪的口气说:“对不起,对不起,东方哥刚回来还不到半天,乱事多,忘了向佳人报到,得罪,得罪,明天我请小妹的客,当面赔罪,当面赔罪——”
  “咋啦?又有新相识了?连让小妹请客的机会都不给,你东方哥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那哪能啊!你小妹是百里挑一的能人,更是千里挑一的美人儿,我一个农村出来的土老帽儿,攀都攀不及,那能不给机会呀!今天刚回,确实事多走不开,赶明儿哥请你……”
  “那好,小妹我权且听你一回,要是骗小妹的话,嘿嘿……你知道我的……”
  “不敢,不敢……”东方剑知道那家伙每次请客都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只是他不知道在他离开的这些日子里,下属部门是否和她有什么业务往来,他需要核实才能确定应付之法。
  放下电话,东方剑走出办公室,站在阳台上望了一眼西方的天空。秋天的旁晚,残阳如血。昔日的青山已经失去青黛,雾蒙蒙的,似一条灰色的纽带长长的拉在地平线下,明显的勾勒出秋天那种萧索与苍凉。
  东方剑在心里暗暗叹道:自然界的季节变换,风景不在,多少的悲戚与无奈尽藏其中!人生莫不如此,只不过——人生欢娱闲夜短,恶梦难醒恨更长。


第十四章:谎话连篇藏祸心


  古老的寒江流经千古。秋后江边的旁晚没有夏季时的热闹与喧哗。秋风阵阵掠过江面,两岸的灯火随着江水晃动,辉映出两岸物事散乱的影子。长长的江堤撒满飘落的黄叶,显示着秋天的荒凉。没有喧嚣,没有繁华,一切春夏的热闹与红火全部销声匿迹。偌大的江堤上,偶尔才可以看到一两对翁婆相互搀扶,数着步子,艰难的做着康复的练习,听到一两对情侣相互打情骂俏的笑声。
  东方剑如约来到江边那块草地中间的洋槐树下,与欧阳梅打过招呼便并肩而坐。他们好长一段时间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闪动着金银般浪花的江水向东流去。
终究,还是东方剑打破了寂静,对欧阳梅问道:“你总得对我说说真实的情况,给我的1000元作个交代吧!”
  欧阳梅本来目光呆滞,犹如精神病患者,呆呆的一会看着远处那黑黢黢的山岚,一会看着近处的江水,一会看着身下的草地,一会看着头顶的洋槐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堪凌辱的表情写在脸上。听东方剑这么一问,眼泪便夺眶而出,哀怨的说道:“我知道,你会骂我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下贱女人改不了放荡的恶习,可我……”欧阳梅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作解释:“其实,哪个女孩不想高贵,不想有尊严?要不是为了生存,又有哪个女孩愿意下贱呢?”
  “不管怎么说,你不该从那污秽的地方出来了,又回到那里面去的,更不该出卖自己肉……”东方剑知道自己失言,怕又刺伤了欧阳梅,赶紧把那“体”字咽了回去。
  “我,一个从大山里出来的女孩,不想回到山里去,可又没有什么特殊本事,又没有什么真正可靠的人帮我,要想在这喧嚣的城市里生存,能依靠什么呢?”欧阳梅自叹自艾地说,语气轻得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够听见。
  “山里人怎么啦?山里人就可以没有骨气,没有尊严?山里人就可以毫无脸面的活着,做些苟且事来?山里人,就是你出卖自己的灵魂和肉体,人格与尊严的理由?”听欧阳梅这么一说,东方剑真的生气了,竟然不顾欧阳梅的感受,语无伦次的骂了起来,虽然声音不高,语气却坚决肯定。
  “在那当时的情况下,我一个弱女才子,死都不可能,你叫我怎么办呢?……呜呜……”见东方剑发脾气骂人,欧阳梅更加显得痛苦和无奈。
  “你不是在和杨军雄恋爱么?为什么不告诉他,让他帮帮你?”
  “别提他这畜牲,就是他把我逼回去的!”这回欧阳梅说得咬牙切齿。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东方剑焦虑的追问道。
  “公司要交风险抵押金,我家穷,自己也没有积蓄,便去找他帮忙。不想,他说这小小破公司,没有什么前途,交押金只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他说他自己也不想在这公司里干了,准备自己租间门店自己干。他先在外面以每月40元的租金给我租了一间僻静小屋,让我先辞职住在那里,说是等他把小店的事张罗好了,就和我一起干。我信以为真,辞职搬进了那间小屋,与他过起了同住生活。可谁知道这畜牲猪狗不如……呜呜……”欧阳梅说着又凄凄切切的呜咽起来。
  “咋啦?”东方剑忙询问原因。
  “一天晚上,他引来了两个流氓混混儿,对我说是他的朋友,让我给他们烧火做饭,等他们酒足饭饱之后,他说他有事要出去一会,并嘱咐我要好好招呼他的朋友。我万万没有想到,他那两个所谓的朋友,实际上是他拉来的嫖客。那两个畜牲竟轮奸了我。事后,那两个畜牲说他们已经付款给杨军雄了。”
  “竟有这等事,军雄这小子简直罪该万死!” 东方剑生气的骂道。
  “更可气的是,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却气急败坏的说,你以为你是什么清纯女孩呀!你只不过是被别人玩厌了,甩出门的一个烂婊子而已!我接触你,只不过是利用你的肉体,为我开肉体店做准备。他还威胁我说,要是我不干,他不仅让我在这个城市臭名昭著,还要让我在这个城市彻底消失。我当然知道他说的彻底消失是什么意思。自那以后,他辞去了公司的工作,天天在家看着我,天天用电话让那两个混混拉人来逼我接待。二十多天,我逃也逃不了,死也死不了,时间长了,我就麻木了,也就随着他们,吃喝玩乐。我自己想想,也该是自己下贱,为了离开大山,竟然匆匆地跟着一个自己毫不了解的男人,来到这个城市,曾被多个男人玩弄抛弃。对于男人早已司空见惯,本不清纯,却又盲目的恋上杨军雄这个虚情假意的畜牲,妄想做什么依靠,落得今天的地步……”
  “那咋又被派出所抓去了呢?”
  “虽说我自认堕落,但我又不甘心当杨军雄那畜牲的赚钱机器。直到上个星期天,他也认为我彻底的堕落了,真的甘心情愿地的为他赚钱了,真的习惯过像电影里的青楼老鸨子一样的生活了,便对我放松了警惕。我乘他自个儿上街买烟的机会,悄悄的离开了那间出租屋,过江来到我从前随着那些男人经常出入的“凤凰娱乐城”,当了坐台小姐,当了‘三陪’女。不料,昨天在包厢里陪客人的时候,被突击扫黄队的干警抓了个现行……”
东方剑静静地听欧阳梅诉说事情的始末,心里像打翻五味瓶一样,不知是什么滋味,关切的问道:“现在你出来了,以后打算怎么办呢?”
  “我是大山里的女孩,我想,我的命就是在大山里,我准备回到山里去。呜……”欧阳梅又哭出声来。
  “别急,别急!让我帮你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让你做点自食其力的事情。你能吃苦么?” 东方剑怜惜的拍拍欧阳梅的肩头,边劝解边询问她。
  “大山里的孩子,从小就爬山越岭,什么苦没有吃过,还害怕吃这城里的苦么?”
  “那好,你等着,等到星期天,我帮你出去看看,想想法子。星期天傍晚,也是这个时间,你依旧到这里来等我,听我的回信,行么?”
  “行!那又要麻烦你了,星期天我准时来这里等你!”
  一轮弯弯的上弦月早已悄悄地爬上中天。江边起风了,东方剑拉起欧阳梅,一起离开江边,向市内走去,地上映下两道长长的模糊的影子。


 楼主| 发表于 2020-3-27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粗浅,欢迎各位老师拍砖!
发表于 2020-3-27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章,各自刻画了不同个性的两个女孩:秦红娟不甘屈辱敢于反抗,欧阳梅不识凶险上当受骗自甘堕落,通过遭遇事项揭示人性善恶,不同个性不同命运。
 楼主| 发表于 2020-3-27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20-3-27 11:21
这两章,各自刻画了不同个性的两个女孩:秦红娟不甘屈辱敢于反抗,欧阳梅不识凶险上当受骗自甘堕落,通过 ...

谢谢版主及时跟帖,点评鼓励!感谢!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4-4 03:15 , Processed in 0.026839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