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小夜风满楼

[原创非首发] 反贪腐小说《监察利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5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赵长兰发现,自从纪监委开始调查海鲜城以后,自己就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每天考虑的不是卖出去了多少,而是怎么搬运、转移和调配物资。
  比如现在,就只能低三下四地和海鲜的批发商进行紧急的磋商。
  “喂,张老板吗?我赵长兰,长州的。”
  “赵老板啊?这批货晚上就给你发过去了,货款什么时候打过来啊?”
  “张老板,我正想和你商量这事儿呢,我这边儿稍微出了点儿状况,这批货能不能……晚些时候再发过来啊?”
  “晚几天啊?”
  “往后推迟……十天半个月吧。”
  “十天半个月?你是不是不想要这批货了?”
  “怎么可能呢!你说这半年我在你这儿进过多少货了,哪会说不要就不要呢?”
  “你那边儿出什么事儿吗?”
  “哎呀,你也知道中央有那个什么八项规定的,对不对?现在巡视组又驻在长州,查得紧,客人都不敢来消费了!我这几天的出货量也上不去。张老板,这批货能不能在你那儿先放一段时间?大不了用一个池子先养起来嘛。”
  “赵老板,话不是这样说的啦!你这批货如果长时间放在我这里,我的库存压力也很大的嘛!”
  “那……实在不方便的话,就把这批货转出去吧,反正你那边的客户也多。”
  “转倒是可以转出去,不过你要想清楚,你这批货有很多进口的海产品,像什么火焰虾、帝王蟹、八爪鱼、生蚝,这些货都很抢手,这次让出去,下次再想要,又要等很久啦!”
  “哎,那有什么办法,等风头过去再说吧。过些日子巡视组离开长州了,或许就有转机了。”
  “那好吧,我就通知别的买家了。”
  赵长兰挂上电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5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黄丽芳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看着昏迷不醒的周卫峰,默默地流着眼泪。
  护士走进来看了看周卫峰的状况,又检查了一下输液瓶的情况,然后又走出了病房。
  周小波站在病床的床尾,忍不住开了口。
  “嫂子,别太难过了,表哥工作起来太玩儿命,我劝过他好多次,可他就是不听……”
  “不……这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卫峰他不会变成这样……”黄丽芳泣不成声。
  “嫂子,我知道你这会儿心情很糟,可有些事儿我还得告诉你,长州的陶总又订了一批货,我已经安排人发过去了。”
  黄丽芳抹了抹眼泪,把头转向了周小波。
  “小波,嫂子现在心里很乱,厂里面你多操点儿心,我想在医院多陪陪你表哥。”
  周小波无言地点了点头,缓缓地走出了病房。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5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顾文君从阳台上抱着一堆衣服走进客厅,瞥了一眼沙发上的徐建辉。
  “看什么呢?看得那么入神。”
  徐建辉在茶几上放下了报告。
  “这是陶成业写的,关于东山殡仪馆和陵园的改扩建报告。”
  顾文君把衣服放在沙发上,叠起了衣服。
  “他还挺用心的嘛。”
  徐建辉笑了笑:“你别说,这陶成业在工作上还是挺有超前思维的。”
  “是吗?说得我都想听听了。”
  徐建辉又拿起了那份报告。
  “他把扩建后的陵园定义为集旅游、休闲、娱乐为一体的殡葬文化主题公园,既解决了殡葬问题,又能推动地区经济的发展,在规划定位上就已经算得上高屋建瓴了!而且,整个陵园功能齐全、设施完备,陶成业是把那三百亩地用足、用活了!”
  “看来,在开发建设的思路上,他和你倒是挺合拍的嘛!”
  徐建辉笑了笑。
  “但是,我敢打赌,这份报告如果交到张建明的手上,肯定是通不过的!至少张建明不会明确表态!事实上,这份报告很可能就是在张建明那里受到了冷落,他才会想法设法交到我这儿来的。”
  “你说……他怎么就那么怕摊上这种事儿啊?”
  徐建辉轻轻摇了摇头。
  “张建明的优点是做事稳妥,有党性讲原则;但缺点也很突出,那就是过于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半步!但凡有一点和制度文件不符合的,就不敢表态,更不敢放手去干!说直白一点,就是缺乏一种开拓精神!”
  顾文君笑了笑:“你又不是不了解他,要不怎么会送他八个字的评价,稳重有余,激情不足……诶,说到张建明,我听说最近纪监委找过他几次,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还不是百盛宾馆的事情,据说巡视组转了一份材料给纪监委,查来查去,问题好像越查越多。他是分管副市长,谭远牧找过他几次,了解里面的情况。”
  “你说……张建明会不会在这里面犯错误了?”
  徐建辉略微一思索。
  “以他的办事风格和原则,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大,不过……纪监委这么个查法,倒是多少会产生一些负面影响。”
  “那是肯定的,纪监委三番五次地找上门,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有什么问题呢,你说他压力能不大嘛。”
  徐建辉点了点头。
  “我已经通知谭远牧,百盛宾馆一案不管查到什么程度,都必须在三天之后向我提交一份调查报告。这么没完没了地查下去,不光是对张建明,对整个长州都会产生不良的影响!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个结论和了断!”


发表于 2020-11-25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千方百计地藏匿劣迹,查清罪证还真不容易。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章 停止调查(上)


沈永捷吃惊地站了起来。
  “什么?三天后就要我们提交调查报告?”
  谭远牧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也觉得不太妥,目前正处于调查的关键阶段,虽然在很多方面都有进展,但还不足以形成最终的调查结论;现在让我们提交报告,的确有些操之过急。”
  “徐书记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主任,恕我直言,徐建辉本人在这个案件当中也是具有一定嫌疑的,他这么做,会不会有点儿欲盖弥彰啊?”
  谭远牧抬手止住了沈永捷的话。
  “现在还不能这么说,他是长州的一把手,有权力要求我们这么做,我们也只能遵照执行。不过,在形成这份报告之前,我们有必要先向巡视组做一次工作汇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冯成忠站在小卖部里面,手拿着鸡毛掸子,擦拭着货架物品上的灰尘。
  透过窗,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西双版纳的每一天似乎都是那么明媚可爱。
  曾几何时,冯成忠不止一次地想过,等到自己退休,一定会离开长州,选择一个气候宜人的地方安度晚年,而这梦想中的地方就在眼前的玻璃窗之外。
  透过窗,他忽然看到了朱立和陈小树的身影。冯成忠醒了过来,这不是在梦想中的天堂,自己依然身处地狱之中。
  朱立和陈小树走到了小卖部的门口。
  “早啊,冯老头。”
  冯成忠扭头瞟了陈小树一眼,没说话。
  朱立和陈小树在小卖部外面的一张石桌旁坐了下来。
  “冯老头,拿包烟来抽!”
  冯成忠从货架上取下一包香烟,来到石桌旁,将香烟放在石桌上便转身欲走,陈小树伸手叫住了他。
  “诶诶,别走啊!聊聊……”
  冯成忠一语不发地转过了身。
  “我说冯老头,你在长州好歹也是个总经理,日子过得不差吧,干嘛不和上面合作啊?现在好了吧!不是兄弟们要为难你,兄弟们也是奉旨办事。你呀,好好琢磨琢磨这里面的意思。”
  冯成忠瞟了一眼朱立,没好气地说道:“我哪是什么总经理啊,整个就一光杆司令!”
  陈小树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根香烟。
  “话说上面对你不错了,没让你干苦力吧?还在这风景如画的地方,为你弄一小卖部,你就知足吧!”
  冯成忠冷笑了一声:“那我还得感谢他了!”
  “你也别太有情绪,一句话,既来之,则安之!咱弟兄还得在这儿陪你几年呢!你呀,从头到尾都给我安分点儿,别有太多想法,咱们仨都能过上几年安稳日子。”
  陈小树缓缓吐出一口烟雾。
  “冯老头,你可别想着和长州那边有什么联系,这几年你都归咱弟兄看管,如果有什么非分之想,可别怪咱弟兄手下不留情啊!”
  冯成忠瞟了一眼陈小树。
  “那你们两个谁是一大王,谁是二大王啊?”
  “别扯这个!你还能不能回长州,就看这几年的表现了。你老老实实安分点儿,没准儿过几年,上面就批准你回家安度晚年了。”
  冯成忠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诶,你去哪儿?”
  “我去烧高香。”冯成忠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刘伟站在自家店铺的门口,若有所思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凭他多年的观察经验,人流量肯定没变,可又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我说弟,这冯成忠可有好些日子没见着人了。”
  刘畅聚精会神地清理着电动剃须刀里面的胡渣。
  “这条路是通往殡仪馆的必经之路,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你哪儿能天天都看到他。”
  刘伟摇了摇头。
  “冯成忠不喜欢开车,每天都是步行上下班,时间一点儿都不变,他的规律我早就搞清楚了。”
  刘畅往剃须刀里面吹了一口气。
  “怎么,你觉得他被人绑架,还是告老还乡了?”
  “这我哪儿知道。诶,你听说了吗,市里面为了殡仪馆和陵园的扩建工程,专门指派了一个姓陶的地产开发商来协助搞开发,为了这事儿,冯成忠和郑奇伟、吴劲松可吵了好几回了。”
  刘畅收起了剃须刀。
  “我也听里面的人说了,说那冯成忠可是不依不饶啊。我就不明白了,这有工程一块儿做,有钱一起赚嘛,有什么好吵的。”
  刘伟用手摸了摸下巴。
  “我看没那么简单,陵园是一家公私合营企业,冯成忠虽说是大股东,可郑奇伟是行业主管领导,在大事儿上还是郑奇伟说了算。我估计,冯成忠是被人家给挤走了!”
  刘畅很是惊愕。
  “被人挤走了?眼瞅着这殡仪馆和陵园就要大变样了,他这个时候走人,那不是亏大了!”
  刘伟冷笑了一声:“这就叫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郑奇伟的权力,再加上地产开发商的资金,他冯成忠挡得住吗?”
  冯家乐开着车,在刘氏兄弟店铺对面的饮料摊前停了下来。
  “拿瓶可乐。”
  刘伟走出店铺,笑嘻嘻地来到冯家乐的车窗边。
  “哟,冯老板,好久不见!”
  冯家乐看了看刘伟。
  “这不天天都见吗?”
  刘伟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我不是说你,是说你爸,好久不见了!”
  冯家乐的心绪立刻就恶劣了起来。
  “承蒙您关心,我爸身体不好,去外地疗养了。”
  “外地疗养?身体不好还跑那么远,长州哪儿不能疗养啊?”
  摊主把可乐递了过来,冯家乐接过饮料,又看了刘伟一眼。
  “我说刘老板,你到底有什么事儿?没事儿我可走了啊。”
  “瞧你说的,没事儿就不能聊聊了?”
  “有什么好聊的,你没听说过,同行如冤家吗?”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爸可就从来没说过这种话,同行除了竞争,就不能合作了?”
  “行,我的境界可没我爸那么高,我还得向您学习呢!走了啊,回见!”
  刘畅也走了过来。
  刘伟看着驶去的车辆,楠楠自语道:“这小子已经不打自招了,我还没问呢,他自己就说漏嘴了,冯成忠铁定不在长州了!”
  “哥,你的意思是……咱们得利用这次机会?”
  “当然了!殡仪馆和陵园即将翻开新的一页,这里面怎么能少得了咱们呢!”
  刘畅挠了挠脑袋:“哥,你说明白点儿,我听不大懂。”
  “你怎么那么傻!这殡仪馆一翻修,很多东西都得重新招标、重新确定特约经销商。以前这些业务都是掌握在冯成忠和他儿子的手里,看现在的形势,冯成忠八成儿是已经让贤了,咱们得抓住机会,把这些业务都抢过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志昌闻言吃了一惊:“跑了?还带走了账本?”
  谭远牧点了点头。
  “就在我们的人到达现场前几分钟,这个林斌就带着账本消失了。几分钟前他还在餐厅里面指导工作,如果没有知情人士通风报信,这个林斌不会消失得这么及时。”
  沈永捷说道:“我们的人在准备控制林斌之前,刚刚和宾馆的另一位副总经理曾丽敏见过面,只有她知道我们即将调查海鲜城的营业情况,然后林斌就消失了。据调查,这个曾丽敏还是袁方舟的弟媳妇,也是袁方舟一手提拔到副总经理这个职位上的。”
  陈旭光掏出林斌的名片看了看。
  “不用说,这个电话肯定也是打不通的了。”
  谭远牧说道:“迄今为止,这个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林斌这个人很神秘,电话打不通,住址已经被拆迁,宾馆也没有多少他的资料。”
  沈永捷说道:“他这一跑,使得两个很关键的问题成了谜。第一,谁是海鲜城的真正幕后老板?第二,海鲜城的实际营业额有多少?现在袁方舟一直坚称,海鲜城的月营业额只有五六十万。”
  王志昌苦笑了一下:“账本都带走了,再加上还是现金入账,袁方舟当然爱说多少是多少了!”
  陈旭光长长呼出一口气。
  “若不是那天我们见过林斌这个人,也听他亲口说过海鲜城的月营业额高达五百万以上,还真要被袁方舟蒙在鼓里呢。”
  王志昌说道:“而且这海鲜城的性质还属于未批先建,相关责任人冒着风险把它建了起来,又冒着风险为它遮遮掩掩,如果说这里面没有利益的因素,真是很难让人信服!”
  谭远牧说道:“现在的情况是,徐书记要纪监委向他提交一份关于此案的调查报告,目前正处于情况调查的关键阶段,又没有形成正式的调查结论,坦率地说,这份报告我们很难写啊。”
  沈永捷低头略微一思索,说道:“两位组长,我想直率地表达一下我的观点和想法。”
  陈旭光说道:“沈永捷同志,既然是汇报工作,你尽可以畅所直言。”
  “推翻招标结果,指定装饰施工方,签下3.5亿的天价合同。这三件事如果不是张建明,那就只能是徐建辉所为!张建明虽然承认是他下达的指令,但事实上张建明本人的态度是不坚定的,也是模棱两可的!换句话说,徐建辉还是具有参与其中的嫌疑!”
  谭远牧说道:“他现在这么急着掌握我们的调查进程,可能会对我们以后的调查工作产生不利的影响。”
  陈旭光略微思索了一会儿。
  “这样吧,谭主任,沈永捷同志,至少目前还没有切实的证据,能够证明徐建辉参与了此事。我的意见是,这份报告该交还得交;但另一方面,你们也必须继续履行你们的工作职责,该查的还得继续查。特别是对林斌这个关键人物,不能放松对他的搜寻。”
  谭远牧点了点头:“我们也是这么考虑的。”
  “工作还是要继续,不管遇到什么变化,都要牢记自己的工作职责,希望纪委和监委的同志继续努力!”
  谭远牧和沈永捷离开了,陈旭光坐在椅子上,还是保持着沉思的姿势。
  “徐建辉这么急着想看这份报告,这说明什么问题啊……”
  王志昌笑了笑:“除了欲盖弥彰,还能说明什么?”
  陈旭光也笑了起来。
  “究竟是不是欲盖弥彰,要看他读完报告之后,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就清楚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走进谢志文的家,陶成业都会觉得特别地安静。
  没有话语声,没有手机铃响声,没有电视节目声,甚至连锅碗瓢盆的碰撞声都没有,安静得有点儿不协调。
  谢志文和陶成业并排坐在沙发上。
  “老陶,咱哥俩可是好久没聚了,你说在外面消费吧,多少有点儿招人耳目,坐在家里面喝杯热茶,总不会出问题吧。”
  “谢兄,只要跟你在一起,别说喝热茶了,就算喝凉水,那也是有感情的!”
  谢志文笑着端起了茶几上的茶杯。
  “说得好!来,走一个!”
  陶成业和谢志文碰杯后轻轻放下了茶杯。
  “谢兄,前些日子没来找你,一来是因为我那边儿杂事太多,其次,也是因为巡视组还驻在长州,我怕给你添麻烦。”
  谢志文笑了笑:“说什么麻不麻烦的,咱兄弟几个做事儿都是滴水不漏的,还怕别人说三道四吗?”
  “对对对!咱呐,行得正、坐得直,不怕别人有闲话!”
  谢志文问道:“之前都在忙些什么?”
  “嗨,别提了!顾主任那儿子不是回长州了吗,那孩子脾气大、爱闯祸,这不一个劲儿地给他擦屁股嘛!然后,徐书记又指派我去开展东山殡仪馆和陵园的扩建工程,百盛宾馆那边马上又要开始最后的维修工作了!我呀,是忙得一天到晚团团转呐!”
  “这哪是杂事儿,分明就是好事儿嘛!你现在终于连上了徐书记和顾主任这条线,以后的前途可是光明得很呐!”
  “谢兄,你应该这样说,咱们以后的前途都是光明的,对不对?”
  “说得好!说得好!都是光明的!来,再走一个!”
  陶成业轻轻放下茶杯。
  “谢兄,自从雨菲来长州以后,你整个人精神多了!”
  谢志文放下茶杯,脸上挂满幸福的微笑。
  “雨菲填补了我心中的空白!可以说,如果没有雨菲,我在精神上是要空虚很多的!”
  “谢兄,你这话可有点儿过了啊,在陶某的心目中,你可从来都是一个很充实的人,就算没有女人,你还有摄影嘛!”
  “你说得没错,雨菲对于我,那是情感世界的一种慰籍;而摄影对于我,则是我的第二事业和第二生命!两者都很重要啊!”
  陶成业大笑了起来。
  “我看你的作品从来都是花花草草、山山水水,你身边可是有一个现成的大美女,你就不打算拍点儿人物像?”
  谢志文看了看卧室的方向,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禁言的动作。
  “轻点声儿,慧容还在呢!”
  “怎么,嫂子在家呢?我以为家里没人呢!”
  “我叫她出来。”谢志文大声喊了起来,“慧容!慧容!”
  “怎么,还在研究股票呢?这会儿股市可下班了啊!”
  谢志文无奈地摇了摇头。
  “以前吧,还看看电视剧。现在可好,整个人都陷进去了,股市下了就窝在房间里面研究行情。我和她之间是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了!”
  “你也别往心里去,嫂子她是因病提前退休,你说她不上班能干啥呀?总得找点儿事儿来打发时间吧?咱哥俩啊,还是集中精力干自己的事业!”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马慧容走出卧室,满脸堆笑地走了过来。
  “哟,老陶,是你呀!好些日子没看到你了,怎么不上家里来坐坐!”
  “嫂子,我心里可是一直都念着你呀,我这不是看你来了吗!”
  “记着你嫂子就好!诶,泡茶了吗?”
  “这里有!这里有!嫂子,您别太客气!”
  马慧容在谢志文的旁边坐了下来。
  “老陶,许久不见,你……好像瘦了,忙些什么呢?”
  “我还能忙些什么,左右都是些杂事、俗事!哪像你们两口子,工作、生活都那么充实,一个研究国家金融走向,一个沉醉于影像艺术世界,陶某一直都羡慕得很呐!”
  马慧容哈哈笑了起来。
  谢志文淡淡地笑了笑。
  “言重了,言重了!都是瞎忙……诶,说到这儿,我倒想起来,前些日子我又去了一趟云雾山,拍了不少新的东西,拿出来你看看。”
  谢志文站起身,走进了书房。
  陶成业微笑着问道:“嫂子,这段时间有没有收获啊?”
  一听这话,马慧容的脸上便立刻由晴转阴。
  “哎!有啥收获啊!这熊市一个接一个,我都快喘不过气儿了!你说这国家的股市到底是怎么了?还让不让小散户活了?”
  “嫂子,您别急,咱们赚钱不急在这一会儿!这俗话说得好,否极泰来嘛!熊市再凶猛也有过去的时候,这牛市它迟早都会来的。”
  马慧容叹了一口气。
  “这几年如果不是你替我顶着,我哪儿扛得住啊!不管是我自己炒,还是帮你炒,这几年学费也交了不少!这老亏钱,我这心里也是有压力的呀!”
  “嫂子,这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没投入怎么会有产出呢?这点儿钱陶某还是亏得起的。”
  “老陶,可我这心里……还是难受啊!”
  陶成业摆了摆手。
  “嫂子,您啥都别说,回头我再转三十万,你该买啥还买啥,千万别犹豫!还是老规矩,你买一万股,这其中五千股算我的,咱俩一起赚、一起亏!您就放开手脚去干!”
  马慧容不由得转忧为喜:“老陶,这……我该怎么谢你啊……”
  谢志文拿着两本相册走了过来。
  “你们俩慢慢聊,我就先回屋了。”马慧容说完站起身走回了卧室。
  谢志文扭头看了看马慧容的背影。
  “你不会又给她户头上打钱了吧?老陶,你不能这么惯着她,这几年我就没见她赚过钱……”
  陶成业抬手止住了谢志文的话。
  “谢兄,咱今晚上不谈这个,我今天是来告诉你,你在香港的个人摄影展已经筹备得差不多了,时间和场地过两天就能确定下来,你得提前安排好手上的事情,可不能两头都耽误了。”
  “老陶,这事儿你费心了,影展结束之后我再来谢你……”
  “咱哥俩说什么谢不谢的!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咱们还得迎接美好的明天,对不对?”
  谢志文终于又笑了起来:“对对对!还有更美好的明天!”


发表于 2020-11-27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暗两线的情节推进,放与收的矛盾冲突中,各种势力的较量彰显着人性善恶。期待后续精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11-27 22:43 , Processed in 0.025015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