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月牙

[原创] 钥匙丢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2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月牙 发表于 2020-10-22 20:46
从文字看出,丛林老师是一个富有艺术气质的人。

批评讲究方式,忠言也不逆耳,自然是再好没有。

:lol月牙说得是了,你就像是一个脾气很好口吻很好的知者长者或大姐。我接受力也很好,真的是身体不行,偶尔被人一下突如其来,几乎要晕倒。但只要活着,能吃能喝就又上进了:lol
发表于 2020-10-23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20-10-22 19:27
你说的这《少年派》在中国一出版我就买了,我那《在天柱山顶的大树梢上》前后都深受该书的影响,故事性很 ...

你这个观点我不同意。
什么叫轻松?
你以为读《少年派》是轻松的?
那是你错喽。而且错得很离谱。
少年派讲了一个非常独特的事儿。
就是人性的艰难选择。这是哲学家们几千年来一直在讨论的事。
你在生命最关键的时候,是选择污浊地活着,还是干净地死去???
所以你并没有深入思考这个问题。
我觉得你的注意力主要在叙述上,或在如何叙事上。没有在主题上下功夫。


还有一本书《禅与摩托车维修技术》。这本看起来,简直了,太简单了,完全不能算一部长篇小说。
但这本书自有他的魔性在,他在讨论人性中的光辉如何与现实进行周旋。这个太难了呀。

我们再退一步讲,我们可以举余华的《活着》《许三观卖血记》
这种小说的叙述水平,用某些作家的话说,就是小学三年级水平。
可是事实真的如此呢?
这两部小说主题的深刻和影响力,我觉得再过50年也不会过时。
因为他就在讨论,人性在最困难时的艰难选择。光辉与黑暗,时时在左右我们的选择。
你如何选择,你的人物就会如何选择。
这是伟大作家的共性。
如果你只在意那些叙述上的功夫,我觉得本末倒置了,那些东西,从来不是作家们在意的。
还有一个小说《耻》。是库切的作品。也是读起来非常简单。。。但主题绝对不简单。。。
这是名著只所以成为名著的根本。

点评

不错,越是简单的东西,越有思考的价值。一个作者的阅读方式是跟普通读者不一样的,别人看热闹,你得看门道!:)))  发表于 2020-10-23 09:18
发表于 2020-10-23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舍煮字 于 2020-10-23 08:59 编辑
fonyuan 发表于 2020-10-23 08:34
你这个观点我不同意。
什么叫轻松?
你以为读《少年派》是轻松的?

注意力主要不在叙述、或如何叙事上,是在具备了写作基本能力的前提下。
如果语句拗口、费解、啰嗦繁复,错字连连,读来缺乏美感等等,那么……
发表于 2020-10-23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彼岸丛林 于 2020-10-23 09:26 编辑
fonyuan 发表于 2020-10-23 08:34
你这个观点我不同意。
什么叫轻松?
你以为读《少年派》是轻松的?

关于轻松一说,我们并不矛盾,我不反对《少年派〉的立意很简单,也不认为〈活着〉很简单,但他们都是读起来很轻松,是语言深入浅出的典范。而你也很推崇的马原是中国先锋派带头人,他的叙述不太成功,读起来就难为人,所以他的小说不像余华畅销,残雪也是。卡夫卡心情过于沉重,而且还没完善人就没了,翻译水准也不高,就难为中国读者了,不过〈变形记〉并不难读。我这一生的主题就在人性的善与恶之中,甚至是过于纠结,增加了自己的负担。我的立意思想不会比中财一般人差的,因为你都说过我的头脑复杂,我对哲学和历史也是非常热衷的。我反复请人指点语言文法等基础问题,从不向人请教什么高深问题,足见我对语言本身的重视。我在中财语言最差,但思想未见有人过我者。
发表于 2020-10-23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月牙 发表于 2020-10-22 20:36
书海无涯,人生有限,不可能每个大师的作品都涉猎,
我想,在广泛的阅读之后,找寻最让你心动的几位,揣 ...

我早已有几位倾心的老师,鲁迅,卡夫卡,托尔斯泰,王小波,刘亮程,我肯定在他们之间,我不担心我学不了卡夫卡,就怕学会了,没饭吃
发表于 2020-10-23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onyuan 于 2020-10-23 10:42 编辑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20-10-23 09:17
关于轻松一说,我们并不矛盾,我不反对《少年派〉的立意很简单,也不认为〈活着〉很简单,但他们都是读起 ...

所以问题还是在你这里。
你要想办法用最简洁的语言去表达你认为最深刻的含义。
这其实是有点困难的事。
而你说的意思,我们也能明白,可是你选择了一条比较复杂的路,就是在语句上,用词上,比较繁复,甚至不惜冗余。
这就是我说的本末倒置。
语言是用来读的,更是用来思考的,一句话能表明的思想,你用了非常多的话,而且有些是不相干的(你认为是相干和必须的),那么读者要在其中找出他想要的东西,这就比较困难。所以我之前也是一直说,
不要人为地给读者阅读制造障碍,那样得不偿失——除非你是莫言那样的作家,才有资本。

我之前读余货的《许三观卖血记》有些地方,真的是读不下去。
不是难读,而是他描写的太直白,给人的感觉太痛苦,太痛苦,简直无法消受。

白话文开始时,叶圣陶这一辈人开展白话文普及运动,这一辈人对古人造诣都很深,
但是对白话文写作还是很陌生。所以写起来也是比较困难。

但是他们总结出一条规律,就是要简洁,
他说,如果你的一句话里,别人给你去掉几个字 词,而你的意思(包括意境)不变,那说明你的句子不够简洁。
另外他又说,写完了读,要让隔壁的人以为不是在念稿,才算够格。
这些要求,其实非常简单,但是真正做起来非常困难。
另外,像马克吐温,海明威,这类作家都是极力推荐写作要简洁,
简洁不是简单地把句子结构变得简单,更不是把好的词换成更容易理解的词。
而是说,用最简便 的方法,表达最清晰的思想。

王小波甚至说,思想,语言,文字,是一体的,假如读起来乱糟糟,那么思想也不会好。

思想并不一定真的不好,而是好的思想被淹没在复杂表述中,这样对读者来说是一件头疼的事。

这个道理,我个人觉得。你真的需要慢慢体会。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0-23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20-10-23 08:58
注意力主要不在叙述、或如何叙事上,是在具备了写作基本能力的前提下。
如果语句拗口、费解、啰嗦繁复, ...

这也可能是选择路线问题。。。。
就是有大道不走,偏要过河搭桥,逢山开路。。。这是先知们干的事。。。

点评

先知们那是创新。  发表于 2020-10-23 12:13
发表于 2020-10-23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fonyuan 发表于 2020-10-23 10:04
所以问题还是在你这里。
你要想办法用最简洁的语言去表达你认为最深刻的含义。
这其实是有点困难的事。 ...

但是他们总结出一条规律,就是要简洁,
他说,如果你的一句话里,别人给你去掉几个字 词,而你的意思(包括意境)不变,那说明你的句子不够简洁。
另外他又说,写完了读,要让隔壁的人以为不是在念稿,才算够格。——这话对我是真有用,多谢!我从小极爱鲁迅语言,因为他几乎一句话一个句号就了事,后来我变得如此琐碎,并要把琐碎拼出最好文章,因为心里有太多的感受,诉之不尽了,要变需要很长时间,因为要心情变了才行,心情变要生活变了才行,生活变要成名了才行,那样我就不屑于维持过去的心态了。
发表于 2020-10-23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月牙 发表于 2020-10-22 20:30
问好雪白。
此言得之,想最后一个回复,结果忘了,精力有限,眼力不济,汗。。。

《杀手》可以说是读读不厌的经典。
还有一个《麦康伯短促的幸福生活》我曾经写过专门的评论。
你可以找来看看海明威是如何处理两难选择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10-23 13:53 , Processed in 0.021470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