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571|回复: 4

[原创] 家乡的沙枣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29 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乡的沙枣树

                                                                                                                                           文/露渊





        连日来的清风,带着些许的花香,让我记起小时候的好多事情。小时候的时光虽然清贫,但也有好多值得怀念的快乐,比如村庄外的那片沙枣树林,每年春天,地里种完粮食,家家户户都几乎是食不饱腹,在那种青黄不接的时候,那片沙枣树林就成了我们目的地,沙枣芽还没有长出来前,林子里各种探头探脑的野菜就是我们的口粮,长年累月地,那片沙枣林里就没有了杂草,像是我们的庄稼地一样,被我们挖野菜的同时,也挖掉了那些还没来得及生长的杂草。

         那时候没有日历,从大人们口中得知,大概三月末沙枣树就会有嫩芽探头了,所谓的嫩芽就是我们常见的那种白杨树上的油条。不过沙枣树的嫩芽能让人吃饱肚子。四月中旬,大人们忙着自家地里的活,而我们姐妹三,就会提着父亲用柳条编制的箩筐直奔沙枣树林子。

        那时候我们的战果往往比其他伙伴的多,因为我们去的时候会牵上我家的骆驼。

        因为沙枣树有刺的缘故,没人敢爬上去掰嫩芽,尤其是沙枣树完全没有被春风唤醒的时候。那种刺就像奶奶的绣花针一样,更像是躲在暗处让人防不胜防。扎一下钻心地疼不说还奇痒无比,听大人们说那是因为沙枣树的刺有毒。但是为什么它的嫩芽却能吃呢?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掰嫩芽的时候,我家骆驼就成了我们的梯子。

         沙枣树芽子完全长出来的时候,采摘的人特别多。到了林子里,姐姐把骆驼牵引到树芽子多的沙枣树底下,两只手抓住骆驼峰,像猴子一样蹿上去,妹妹把箩筐递给她。姐姐干啥都手脚麻利,她会赶在骆驼发现嫩芽之前,掰下她能够得着的所有嫩芽。

          我家骆驼是个慢性子,它慢悠悠地抬起头,打量着该怎么下嘴的时候样子很搞笑,只见它睁大眼睛,瞅准嫩芽簇拥的地方,伸出脖子呲开嘴唇,直接用牙齿啃,巧妙地避开了沙枣树上针一样的刺。

         不用姐姐使唤,因为我家骆驼看不上那些三三两两的嫩芽,它专挑那些簇拥在一起,一口下去就能吃满嘴巴的地方下嘴,所以姐姐很快就会掰满一箩筐嫩芽。

         我和妹妹除了给姐姐接递箩筐就只顾着自己吃,人和动物总是有分别的,我们掰下嫩芽并不直接吃,必须剥去嫩芽上的一层浅绿色的皮,那上面有小小的沙枣树叶子。直接吃很涩即便是饥饿状态下,也无法让人直接下咽。

        剥去表皮的嫩芽,水汪汪的,是更浅的那种绿色,吃起来带着甜味,即解渴又能让人吃饱肚子。嫩芽上剥下来的皮,虽然很少我们也会拿回家喂羊,鸡也爱吃,有时候我家的猫也会吃一点,还有篱笆墙上拴着的大黄,毕竟大家都饿着肚子,人都能吃,何况是动物呢?

         那些嫩芽想让我家骆驼吃饱肚子是不可能的,还好它嘴不挑,碰到啥吃啥,地上的杂草也吃,我家骆驼给我影响最深的就是它吃东西的时候,那个矫情劲,啥时候都先呲开它的嘴唇,我不能理解,真的!曾经无数次地问姐姐,我家骆驼上辈子是不是个戏子?姐姐已经习惯了我没完没了,又稀奇古怪的问题,只是撇撇嘴笑着不说话。

          同样的问题我也问过父亲,可父亲也没答上来,只是用他的大手揉揉我的头说,“别管那么多,这个年代能吃饱肚子就行。”一句答非所问的话把我打发了。

  有了我家骆驼的帮忙我们很快就满载而归,回到家我们边剥边吃。奶奶没有牙齿,从我记事起就没有,但她老人家吃得也很开心。毕竟沙枣树的嫩芽不像家里的粮食很有限,整个四月直到五月中旬都可以吃饱肚子。

       沙枣树的嫩芽不但可以直接吃,还可以凉拌,只是在锅里煮一下,捞出来撒点盐,倒点醋而已,就这么简单,却让我们每个人都吃的无比开心。当然有一次奶奶还给我们用嫩芽炒了鸡蛋,虽然只是偶尔,那种味道直到今天再也没有尝到过。

        剥下来的嫩芽皮,可把我家的羊羔子高兴坏了,羊羔子和那几只鸡抢着吃,只顾低着头吃,来不及驱赶鸡,嘴里吃着用头抵触着鸡们。鸡呢毕竟身板小,知道没法和羊抵抗,只好抢着吃。能吃一点是一点,并不和羊计较,也没办法计较,因为就算是那只芦花大公鸡也躲着羊,那可是它们靠山,何况是小了芦花鸡好几倍的母鸡们?

         随着季节的变化,我们随着嫩芽的生长程度,到五月份的时候就只能掐那些嫩芽的顶端,手指头那么长的一段来吃,其他地方就不能吃了。沙枣树嫩芽慢慢不能吃了,但饥饿一直侵袭着我们的肠胃,只好拿着镰刀去砍那些长大的嫩芽,我不知道我们用力砍得时候,那些沙枣树会不会疼?我只知道没有人会回答我的问题,所以我不忍下手,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我根本就够不着。

        我把姐姐和妹妹砍下来的那些长大的嫩芽抱在一起,等回家的时候姐姐捆起来。分成两份均匀地搭在骆驼两座峰之间。我家骆驼是我的坐骑,村里人都这么说,即便是它驮着再多的东西,姐姐也会让我坐在骆驼背上,因为我走路太慢,用大人们的话说,是我的腿太短。

         割回来的嫩芽,我们先是把它们的头部,带上一两片叶子掐下来,其他的喂羊和骆驼,鸡也会抽空抢着吃些叶子,因为与羊和骆驼相比鸡们体格很小,不容易被它们彻底赶跑。

          掐下来带叶子的枝头,我们洗干净后拌些面粉蒸着吃,虽然味道不好,但在饥饿的时候,只要能吃就行,那管味道好不好?

         整个五六月份,只要地里没有活干,我们都会去割沙枣树枝,还有那些杂草,有啥割啥。割回来喂饱羊和骆驼后,其他的晒干,等到冬天的时候喂它们。

        那些物资匮乏的年代啥都缺,我家骆驼食量大,所以整个夏天我们都在为它冬天的口粮,不停地割草割草,再割草。

       五月底六月初沙枣树进入花期,那些沙枣花散发着它特有的花香,实在是让人不忍下手,冬天喂羊和骆驼的时候,就连割回来晒干了沙枣树枝都是香的。每年到了五月端午节的前后,沙枣树的花期悄然而至,沙枣花儿就会挂满了每一棵沙枣树的所有枝头,银灰色的叶子守护着一簇簇黄色的小沙枣花,一棵沙枣树就是一棵风景树,一片沙枣林如同大自然精心绘制的美丽画卷一样。那淡黄色的小花瓣儿仿若晨露,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一个个都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它们是那样的美妙绝伦,宛如梦幻之境。繁花似锦,绚烂多彩,仿佛将整片天空都染上了它们明艳的色彩。沙枣花儿散发出来的的清香,弥漫着整个沙枣树林,弥漫着整个村庄,更是弥漫着整个家乡。整个沙枣树林在阳光的轻抚下,它们闪耀着温暖温馨而又柔和的光芒,仿佛在向所有的世人展示着它们的独特魅力与芳香。沙枣树的花期三周左右。七月上旬开始看见那些麦粒大的青果,这时候我家骆驼还是贪吃。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它贪吃的样子,它瞅准一枝从根部,呲着嘴唇,咬住枝条直接把头一甩,很帅气的姿势,与它的慢性子一点都占不上边。即便那些沙枣子又酸又涩,一点都不影响它的食欲。只有它的大肚子,才配得上那种不挑食的胃。

         等到我们忙完麦收,再次到沙枣树林子的时候,那些沙枣子都已经成型,看着它们也有大有小,我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因为村里人都说我不是父母亲生的娃,姐姐和妹妹不论哪方面都和我不象。我也怀疑过,尤其是被母亲打过之后,更是确定自己就是被捡来的。

         但当我看到同一棵树上的沙枣子也有大有小的时候,我又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我到底是不是捡来的?关于身世问题,我问过很多人,有人说是,有人说不是。就我们家除了母亲,其他人都说不是,为此我还半夜三更爬到屋顶问过月亮和星星,也问过着流星,还对着流星许过愿,让它在梦里告诉我到底是不是父母亲生的?可是它一直没有来过我梦里,那些星星和月亮也一样,眨巴着眼睛望着我不说话,一直不说话。

         庄稼地里没有活干的时候,放骆驼和割草是我们唯一打发时间的方式,那段时间,我家房前屋后到处都是各种杂草。我家的羊和骆驼从不挑食,只要是草就行。

        割草的空档时间,姐姐也会纳鞋底,是那种正宗的千层底,先用锥子扎个洞洞,再把穿着麻绳子的针穿过去,随着姐姐的胳膊一伸一拉,麻神子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妹妹会在姐姐身边铺着化肥袋子睡觉。而我最喜欢看那些蚂蚁,蝴蝶,蜻蜓,姐姐说我干活的时候没力气,看到那些东西飞来飞去却有的是力气,真不知道干活的时候我是不是假装的。

        天气太热了,就连我家骆驼也吃饱了,被太阳晒得睁不开眼睛。它卧在沙枣树下面,就连脖子和嘴巴都紧贴着地面。我好想坐在它的脖子上,抓着它的耳朵玩,可只是想,没有一定的胆量行动。

        蝴蝶和蜻蜓都被太阳晒蔫吧了,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感觉好无聊。

         也许是沙枣树林处在沙漠里的原因,九月底那些沙枣子就由绿色变成了黄色,没几天就成了红色,当然也有原本就是黄色的沙枣子。不论什么颜色的,反正父亲说沙枣熟了。

          在我们老家沙枣子熟了的时候,不管大人小孩都去打沙枣,那股子热情就像是收庄稼地里的粮食一样。

         一大早吃过饭,带点水就拿着袋子和床单,箩筐,还有一根长杆子出发了,当然也少不了我家的骆驼。

         我们选择几棵沙枣多,果实大,颜色又红的沙枣树,割些杂草给骆驼这样它就不会乱动了。

          姐姐坐在骆驼两座驼峰之间,使劲用杆子打那些沙枣子,我们早就把床单铺在树下面了。那些沙枣子像碎石子一样,掉落在我们头上身上。但我们是开心的,仿佛只有这一刻才真正理解了它的名字来源,沙枣,真的是又沙又甜。我们边吃边捡那些落到床单之外的沙枣。

         姐姐只管打沙枣,父亲负责勘察沙枣多,颜色红的沙枣树。打完这棵,父亲会把骆驼牵到另一棵勘察好的树下面,继续打,我们只管捡落在床单外面的沙枣。父亲安顿好我家骆驼后,就来帮我们。

         我们把床单四角拉起来,所有的沙枣都聚集在一起。我和妹妹捡去那些碎树枝和叶子,挣开袋子,父亲提起床单全部倒进袋子,然后重复着,一棵又一棵。

           沙枣成熟的时候,我们要集中精力,尽所其能地储备沙枣。

          打回来的沙枣要及时晾晒,不然会发霉,父亲是个热心肠的人,他会把沙枣分给我的几位姑姑和姨姨,还会给村里那些孤寡老人分一些。

         沙枣成了我们一整年的零食,不仅如此,奶奶还用沙枣给我们做沙枣疙瘩汤,这种饭最能消耗时光,尤其是冬天,一家人围着火炉,边吃边聊,温馨又快乐。

          还有,奶奶会把沙枣子和玉米面搅在一起,蒸成沙枣发糕。玉米面本来就是甜的,再加上沙枣的甜。更好吃的是奶奶把那些沙枣洗干净后用篦子蒸熟,晾冷后搓下来,做成沙枣面,在烙柴火馍的时候包在里面,咬一口又香又甜,那些用沙枣做的各种食物让人至今都难以忘怀,更是让我们忘记了时代带给我们的苦难。

          在那个饥饿的年代,只要有吃的就是万福,沙枣成熟的季节,谁家打的沙枣多,谁家就不会挨饿。而我们家由于勤劳的父亲带动,等到来年的沙枣成熟都还有沙枣吃。

          此时已是四月中旬,要不是时代的发展,那片沙枣树林也不会被开发。四月清风拂面,我仿佛看到了成片的沙枣树林,还有那无法替代的沙枣花香和那纯天然的沙枣。




                                                                                
发表于 2024-5-1 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生长在荒漠和半荒漠之处的沙枣树,被你详细的叙述给写活了。植物都是有人文积淀的,写出来才会彰显它的文化价值。
 楼主| 发表于 2024-5-2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迎春 发表于 2024-5-1 04:52
喜欢生长在荒漠和半荒漠之处的沙枣树,被你详细的叙述给写活了。植物都是有人文积淀的,写出来才会彰显它的 ...

感谢老师鼓励支持,都是小时候经历过的岁月,再次感谢老师,问安!
发表于 2024-5-5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那个饥饿的年代,只要有吃的就是万福,沙枣成熟的季节,谁家打的沙枣多,谁家就不会挨饿。而我们家由于勤劳的父亲带动,等到来年的沙枣成熟都还有沙枣吃。

   拜读学习文友充满质感,且颇多感悟的最新力作!也曾偷过沙枣。沙枣面和炒面掺杂在一起,吃起来特别好吃。如今路旁的沙枣树每年秋天挂满了枝头,人们都懒的打着吃,到第二年沙枣开花了,掉落在地上……
 楼主| 发表于 2024-5-7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文华 发表于 2024-5-5 19:56
在那个饥饿的年代,只要有吃的就是万福,沙枣成熟的季节,谁家打的沙枣多,谁家就不会挨饿。而我们家由于勤 ...

感谢老师来访,很佩服老师的文笔,向老师学习,感恩遇见,问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4-7-13 07:12 , Processed in 0.115535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