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06|回复: 1

[原创] 曾国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21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国藩(18111872),字伯涵,自号涤生。祖籍湖南衡阳,清嘉庆十六年生于湖南湘乡县荷塘都大界里。
1826年(道光六年),曾国藩应长沙府试,列第七名。
1830年,曾国藩到衡阳从汪觉庵学习。
1831年,曾国藩就学湘乡涟滨书院。取号为涤生,“涤”意“涤其旧污之染”,“生”意“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立座右铭为:“不为圣贤,便为禽兽;不问收获;只问耕耘。”
1838年(道光十八年)本科会试,中第三十八名进士,殿试三甲第四十二名,赐同进士出身。朝考一等第三名,进呈宣宗,拔置第二名。入翰林院。
1851年(咸丰元年),署刑部左侍郎。
1852年(咸丰二年),钦命为江西乡试正考官,因祖父病请假二月回乡,又因母丧丁忧在乡。适太平军由广西进攻长沙,奉上谕“……帮同办理本省团练乡民搜查土匪诸事务,伊必尽心,比负委任。”乃任用罗泽南、彭玉麟等一批程朱学子,以同乡、同学、亲友为骨干将领,招募身强力壮的农民为士兵,组成武装队伍。并在军队里形成严格的隶属关系,因此战斗力强。他驻衡州,造战船,劝捐助饷,训练军事。咸丰四年(1854),练成湘军,成为太平军的最后终结者。
1854年初,曾国藩发布《讨粤匪檄》:
“逆贼洪秀全杨秀清称乱以来,於今五年矣。荼毒生灵数百余万,蹂躏州县五千余里,所过之境,船只无论大小,人民无论贫富,一概抢掠罄尽,寸草不留。其掳入贼中者,剥取衣服,搜括银钱,银满五两而不献贼者即行斩首。男子日给米一合,驱之临阵向前,驱之筑城濬濠。妇人日给米一合,驱之登陴守夜,驱之运米挑煤。妇女而不肯解脚者,则立斩其足以示众妇。船户而阴谋逃归者,则倒抬其尸以示众船。粤匪自处於安富尊荣,而视我两湖三江被胁之人曾犬豕牛马之不若。此其残忍惨酷,凡有血气者未有闻之而不痛减者也。
自唐虞三代以来,历世圣人扶持名教,敦叙人伦,君臣、父子、上下、尊卑,秩然如冠履之不可倒置。粤匪窃外夷之绪,崇天主之教。自其伪君伪相,下逮兵卒贱役,皆以兄弟称之,谓惟天可称父,此外凡民之父皆兄弟也,凡民之母皆姊妹也。农不能自耕以纳赋,而谓田皆天王之田;商不能自买以取息,而谓货皆天王之货;士不能诵孔子之经,而别有所谓耶稣之说、《新约》之书,举中国数千年礼、义人伦诗书典则,一旦扫地荡尽。此岂独我大清之变,乃开辟以来名教之奇变,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於九原,凡读书识字者,又乌可袖手安坐,不思一为之所也。自古生有功德,没则为神,王道治明,神道治幽,虽乱臣贼子穷凶极丑亦往往敬畏神祗。李自成至曲阜不犯圣庙,张献忠至梓潼亦祭文昌。粤匪焚郴州之学官,毁宣圣之木主,十哲两庑,狼藉满地。嗣是所过郡县,先毁庙宇,即忠臣义士如关帝岳王之凛凛,亦皆污其宫室,残其身首。以至佛寺、道院、城隍、社坛,无朝不焚,无像不灭。斯又鬼神所共愤怒,欲一雪此憾於冥冥之中者也。
本部堂奉天子命,统师二万,水陆并进,誓将卧薪尝胆,殄此凶逆,救我被掳之船只,找出被胁之民人。不特纾君父宵旰之勤劳,而且慰孔孟人伦之隐痛。不特为百万生灵报枉杀之仇,而且为上下神祗雪被辱之憾。
是用传檄远近,咸使闻知。倘有血性男子,号召义旅,助我征剿者,本部堂引为心腹,酌给口粮。倘有抱道君子,痛天主教之横行中原,赫然奋怒以卫吾道者,本部堂礼之幕府,待以宾师。倘有仗义仁人,捐银助饷者,千金以内,给予实收部照,千金以上,专摺奏请优叙。倘有久陷贼中,自找来归,杀其头目,以城来降者,本部堂收之帐下,奏受官爵。倘有被胁经年,发长数寸,临阵弃械,徒手归诚者,一概免死,资遣回藉。在昔汉唐元明之末,群盗如毛,皆由主昏政乱,莫能削平。今天子忧勤惕厉,敬天恤民,田不加赋,户不抽丁,以列圣深厚之仁,讨暴虐无赖之贼,无论迟速,终归灭亡,不待智者而明矣。若尔披胁之人,甘心从逆,抗拒天诛,大兵一压,玉石俱焚,亦不能更为分别也。
本部堂德薄能鲜,独仗忠信二字为行军之本,上有日月,下有鬼神,明有浩浩长江之水,幽有前此殉难各忠臣烈士之魂,实鉴吾心,咸听吾言。檄到如律令,无忽!”
于是率湘军水陆师兵将一万七千余人出战,初败于岳州,部将王鑫受革职留用的处分;乃退兵长沙,又败于靖港,幸湘潭塔齐布等大胜,重整军务,二次出兵占岳州,陷武昌,朝庭赏以二品顶戴,署理湖北巡抚,并加恩赏穿戴花翎。
1855年初,进攻江西九江、湖口,被太平军重创,退守南昌。
18586月,曾国藩奉诏出办浙江军务。
1859年,曾国藩从中国历史上的名人里选出周文王、周公、孔子、孟子、班固、司马迁、左丘明、庄周、诸葛亮、陆贽、范仲淹、司马光、周敦颐、程颢程颐、朱熹、张载、韩愈、柳宗元、欧阳修、曾巩、李白、杜甫、苏轼、黄庭坚、许慎、郑玄、杜佑、马端临、顾炎武、秦蕙田、姚鼐、王念孙令儿子曾纪泽画其图像,自己亲作《圣哲画像记》,悬于墙时时效仿。
1860年,清军江南大营败溃,清加曾国藩兵部尚书衔,任两江总督、钦差大臣督办江南军务。
18619月,督其弟曾国荃攻陷安庆。11月,加太子少保衔,命其统辖江苏、安徽、江西、浙江四省军务。曾国藩向朝廷举荐左宗棠督办浙江军务、李鸿章出任江苏巡抚。
1862年,命曾国荃部沿江东下,直逼天京;命左宗棠部自江西进攻浙江;命李鸿章部自上海进攻苏南。10月,湘军2万与太平军李秀成等60万(号称)在天京城外激战,四十多天不退,围天京似铁桶。
18647月,破天京城,捕杀李秀成等太平天国等重要人物。封曾国藩为一等毅勇侯,加太子太傅,赏双眼花翎。(后略)。
18723月在南京病卒。赠太傅,谥文正。其所著诗、文、奏章、批牍等辑集为《曾文正公全集》。
左宗棠挽联:
“谋国之忠,知人之明,自愧不如元辅;同心若金,攻错若石,相期无负平生。晚生左宗棠”
李鸿章挽联:
“师事近三十年,薪尽火传,筑室忝为门生长;威名震九万里,内安外攘,旷世难逢天下才。”
曾国藩持家教子十事:
一、勤理家事,严明家规。二、尽孝悌,除骄逸。三、“以习劳苦为第一要义”。四、居家之道,不可有余财。五、联姻“不必定富室名门”。六、家事忌奢华,尚俭。七、治家八字:考、宝、早、扫、书、疏、鱼、猪。八、亲戚交往宜重情轻物。九、不可厌倦家常琐事。十、择良师以求教。
曾国藩修身十二款:
“敬、静坐、早起、读书不二、读史、谨言、养气、保身、日知所亡、月无亡不能、作字、夜不出门。
主敬:整齐严肃,清明在躬,如日之升。
静坐:每日不拘何时,静坐四刻,正位凝命,如鼎之镇。
早起:黎明即起,醒后勿沾恋。
读书不二:一书未完,不看他书。
读史:念三史(指《史记》、《汉书》、《后汉书》),每日圈点十页,虽有事不间断。
谨言:刻刻留心,第一工夫。
养气:气藏丹田,无不可对人言之事。
保身:节劳、节欲、节饮食。
日知其所无:每日读书,记录心得语。有求深意是徇人。
月无忘其所能:每月作诗文数首,以验积理的多寡,养气之盛否。不可一昧耽着,最易溺心丧志。
作字:饭后写字半时。凡笔墨应酬,当作自己课程。凡事不待明日,取积愈难清。
夜不出门。旷功疲神,切戒切戒。”
曾国藩奉行古人修身四端:“慎独则心泰,主敬则身强,求人则人悦,思诚则神钦”。
曾国藩养生五事:
“一曰眠食有恒,二曰惩贫,三曰节欲,四曰每夜临睡前洗脚,五曰每日两饭后各行三千步。”
养生之道,“视”、“息”、“眠”、“食”四字最为要紧,养病须知调卫之道。他不信医药,不信僧巫,不信地仙,守笃诚,戒机巧,抱道守真,不慕富贵,“人生有穷达,知命而无忧。”
曾国藩治军行文简录:
《谕巡捕、门印、签押三录》:
“凡为将帅者,以不骚扰百姓为第一义。……
第一、不许凌辱州县。人无贵贱贤愚,借以以礼貌相待。……
第二、不许收受银礼。……
第三、不许荐引私人。……
咸丰十年五月谕巡捕、门印、签押三处。”
《劝诫浅语十六条》:
“一曰禁骚扰以安民……。二曰戒烟赌以儆惰……。三曰勤训练以御寇……。四曰尚廉俭以服众……。”
《爱民歌》:
“三军个个仔细听,行军先要爱百姓。贼匪害了百姓们,全靠官兵来救人。
百姓被贼吃了苦,全靠官兵来做主。
第一扎营不要懒,莫走人家取门板。莫拆民房搬砖石,莫踹禾苗坏田产。
莫打民间鸭和鸡,莫借民间锅和碗。莫派民夫来挖壕,莫到民家去打馆。
筑墙莫拦街前路,砍柴莫破墙上树。挑水莫挑有鱼塘,凡事都要让一步。
第二行路要端详,夜夜总要住帐房。莫进城市占铺店,莫向乡间借村庄。
人有小事莫喧哗,人不躲路莫挤他。无钱莫扯道边菜,无钱莫吃便宜茶。
更有一句紧要处,切莫掳人当长夫。一人被掳挑担去,一家嚎哭不安居。
娘哭子来眼也肿,妻哭夫来泪也枯。从中地保也讹钱,分派各团与各部。
鸡飞狗走都吓倒,塘里吓死几条鱼。
第三号令要严明,兵勇不许乱出营。走出营来就学坏,总是百姓来受害。
或走大家讹钱文,或走小家调妇人。邀些地痞作伙计,买些烧酒同喝醉。
逢着百姓就要打,遇着店家就发气。可怜百姓打出血,吃了大亏不敢说。
生怕老将不自在,还要出钱去赔罪。
要得百姓稍安静,先要兵勇听号令。陆军不准乱出营,水军不准岸上行。
在家皆是做良民,出来当兵也是人。官兵贼匪本不同,官兵是人贼是禽。
官兵不抢贼匪抢,官兵不淫贼匪淫。若是官兵也淫抢,便同贼匪一条心。
官兵与贼不分明,到处传出丑名声。百姓听了就心酸,上司听了皱眉尖。
上司不肯发粮饷,百姓不肯卖米盐。
爱民之军处处喜,扰民之军处处嫌。我的军士跟我走,多年在外名声好。
如今百姓更穷困,愿我军士听教训。军士与民共一家,千计不可欺负他。
日日熟唱爱民歌,天和地和人又和。”
曾国藩累迁内阁学士,礼部侍郎,署兵、工、刑、吏部侍郎。曾国藩秉承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克己修身,严训子弟,不居功自傲,不恃强凌弱,守中慎独,防患于未然;曾国藩毕生服膺程朱理学,又主张兼取各家之长,认为义理、考据、经济、辞章四者不可缺一,而理学是首位。他于古文、诗词很有造诣,被奉为桐城派后期领袖。他又勇于接受近代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倡导了晚清的洋务运动。
曾国藩的治军、治学和修身言论简录:
“——君子欲有所树,必自不妄求人开始。
——君子有高世独立之志,而不让世人轻易看出来;有藐视帝王,退敌三军的气概,却不轻易显示出来。
——古人患难忧虑之际,正是德业长进之时。其功表现在胸怀坦荡,其效体现在身体健康。圣贤之所以为圣贤,佛家之所以为佛,关键在于遭受大难之日,将此心放的实,养的灵。如果有活泼泼之胸襟,坦荡荡之意境,那么,即使身体有外感,必不至于内伤。
——凡人才高下,视其志趣而定。卑者安于流俗庸陋之规,从而越来越污下;高者摹仿先贤隆盛之轨,从而越老越高明。
——用兵者必先自治,而后制敌。
——治军之道,以勤字为先。身勤则强,逸则病;家勤则兴,懒则衰;囯勤则治,怠则乱;军勤则胜,惰则败。惰者,暮气。当常常提其朝气。
——治军之道,总以能战为第一义,能爱民为第二义,能和协上下为第三义。
——凡觇军事之战败,先视民心之从违。
——自古行军之道不一,而进兵必有根本之地,筹饷必有责成之人。
——打仗不慌不忙,先求稳当,次求变化;办事无声无臭,既要精当,又要简捷。
——带兵之法,用恩莫如用仁,用威莫如用礼。仁者即所谓欲立立人,俞达达人矣。……。礼者即所谓无众寡、无大小、无怠慢、泰而不骄也。
——清高太过则伤仁,和顺太过则伤义,是以贵中道也。
——勤于邦,俭于家,言忠信,行笃敬。
——从人可羞,刚愎自用可恶。不执不阿,是为中道。寻常不见得,能立于波流风靡之中,最为雅操。
——守笃实,戒机巧,守强毅,戒刚愎。
——吾辈读书,只有两件事,一者进德之事,一者修业之事。
——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识,第三要有恒。
——天下古今之庸人,皆以一惰字致败;天下古今之才人,皆以一傲字致败。
——夫知之而不用,与不知同;用之而不尽,与不用同。
——勿扬人过,反躬默省焉,有或类是,丞思悔而速改也。
——士有三不斗:毋与君子斗名,毋与小人斗利,毋与天地斗巧。
——多躁者必无沉毅之识,多畏者必无踔越之见,多欲者必无慷慨之节,多言者必无质实之心,多勇者必无文学之雅。
——恶莫大于毁人之善,德莫大于白人之冤。
——傲人不如者必浅人,疑人不肖者必小人。
——气忌盛,心忌满,才忌露。
——为善者常受福,为利者常受祸,心安为福,心劳为祸。
——说人之短,乃护己之短。夸己之长,乃忌人之长。皆由存心不厚,识量太狭耳。能去此弊,可以进德,可以远怨。
——提出良心,自作主宰,决不令为邪欲所胜,方是功夫。
——人心能静,虽万变纷纭亦澄然无事。不静则燕居闲暇,亦憧憧亦靡宁。静在心,不在境。
——人之精神,贵藏而用之,苟炫于外,鲜有不败者。
——学而废者,不若不学而废者。学而废者恃学而有骄,骄必辱。不学而废者愧己而自卑,卑则全。勇多于人谓之暴,才多于人谓之妖。
——省事是清心之法,读书是省事之法。
——为学譬如熬肉,先猛火煮,后慢火温。
——轻财足以聚人,律己足以服人,量宽足以得人,身先足以率人。
——名节之于人,不金帛而富,不轩冕而贵。士无名节,犹女不贞,虽有他美,亦不足赎。故前辈谓爵禄易得,名节难保。
——得意而喜,失意而怒,便被顺逆差遣,何曾作得主。马牛为人穿着鼻孔,要行则行,要止则止,不知世上一切差遣得我者,皆是穿我鼻孔者也。自朝至暮,自少至老,其不为马牛者几何?哀哉!
——短不可护,护则终短。长不可矝,矝则不长。尤人不如尤己,如圆不如好方。
——用晦则天下莫与汝争智,谦则天下莫与汝争强。多言者老氏所戒,欲纳者仲尼所臧。妄动有悔,何如静而勿动?太刚则折,何如柔而勿刚。吾见进而不己者败,未见退而自足者亡。为善则游君子之域,为恶则入小人之乡。
——倚富者贫,倚贵者贱,倚强者弱,倚巧者拙。倚仁义不贫不贱不弱不拙。
——为善最乐,是不求人知。为恶最苦,是惟恐人知。”
简录曾国藩的一封书信:
“四位老弟足下:
……予定刚日读经,柔日读史之法。读经常懒散不沉着。读《后汉书》,现已丹笔点过八本,虽全不记忆,而较之去年读《前汉书》,领会较深。九月十一日起同课人议每课一文一诗,即于本日申刻用白折写。予文、诗极为同课人所赞赏。然予于八股绝无实学,虽感诸君奖许之殷,实则自愧愈深也。待下次折差来,可付课文数篇回家。予居家懒做考差工夫,即借此课以磨砺考具,或亦不至临场窘迫耳。
吴竹如近日往来极密,来则作竞日之谈,所言皆身心国家大道理。渠言有窦兰泉者(云南人),见道极精当平实。窦亦深知予者,彼此现尚未拜往。竹如必要予搬进城住,盖城内镜海先生可以师事,倭艮峰先生、窦兰泉可以友事。师友夹持,虽懦夫亦有立志。予思朱子言,为学譬如熬肉,先须用猛火煮,然后用慢火温。予生平工夫全未用猛火煮过,虽略有见识,乃是从悟境得来。偶用功,亦不过优游玩索已耳。如未沸之汤,遽用慢火温之,将愈煮愈不熟矣。以是急思搬进城内,摒除一切,从事于克己之学。镜海、艮峰两先生亦劝我急搬。而城外朋友,予亦有思常见者数人,如邵蕙西、吴子序、何子贞、陈岱云是也。
蕙西尝言:“‘与周公瑾交,如饮醇醪’,我两人颇有此风味。”故每见辄长谈不舍。子序之为人,予至今不能定其品。然识见最大且精;尝教我云:“用功譬若掘井,与其多掘数井而皆不及泉,何若老守一井,力求及泉而用之不竭乎?”此语正与予病相合。盖予所谓掘井多而皆不及泉者也。
何子贞与予讲字极相合,谓我“真知大源,断不可暴弃”。予尝谓天下万事万理皆出于乾坤二卦。即以作字论之:纯以神行,大气鼓荡,脉络周通,潜心内转,此乾道也;结构精巧,向背有法,修短合度,此坤道也。凡乾以神气言,凡坤以形质言。礼乐不可斯须去身,即此道也。乐本于乾,礼本于坤。作字而优游自得真力弥漫者,即乐之意也;丝丝入扣转折合法,即礼之意也。偶与子贞言及此,子贞深以为然,谓渠生平得力,尽于此矣。陈岱云与吾处处痛痒相关,此九弟所知者也。
写至此,接得家书。知四弟、六弟未得入学,怅怅。然科名有无迟早,总由前定,丝毫不能勉强。吾辈读书,只有两事:一者进德之事,请求乎诚正修齐之道,以图无忝所生;一者修业之事,操习乎记诵词章之术,以图自卫其身。进德之事难以尽言,至于修业以卫身,吾请言之:
卫身莫大于谋食。农工商劳力以求食者也,士劳心以求食者也。故或食禄于朝,教授于乡,或为传食之客,或为人幕之宾,皆须计其所业,足以得食而无愧。科名者,食禄之阶也,亦须计吾所业,将来不至尸位素餐,而后得科名而无愧。食之得不得,穷通由天作主,予夺由人作主;业之精不精,则由我作主。然吾未见业果精,而终不得食者也。农果力耕,虽有饥馑必有丰年;商果积货,虽有壅滞必有通时;士果能精其业,安见其终不得科名哉?即终不得科名,又岂无他途可以求食者哉?然则特患业之不精耳。
求业之精,别无他法,日专而已矣。谚曰:“艺多不养身”,谓不专也。吾掘井多而无泉可饮,不专之咎也。诸弟总须力图专业。如九弟志在习字,亦不必尽废他业。但每日习字工夫,断不可不提起精神,随时随事,皆可触悟。四弟、六弟,吾不知其心有专嗜否?若志在穷经,则须专守一经;志在作制义,则须专看一家文稿;志在作古文,则须专看一家文集。作各体诗亦然,作试帖亦然,万不可以兼营并骛,兼营则必一无所能矣。切嘱切嘱,千万千万。此后写信来,诸弟各有专守之业,务须写明。且须详问极言,长篇累牍。使我读其手书,即可知其志向识见。凡专一业之人,必有心得,亦必有疑义。诸弟有心得,可以告我共赏之;有疑义,可以问我共析之。且书信既详,则四千里外之兄弟不啻晤言一室,乐何如乎?
……。道光二十二年九月十八日”
曾国藩部分诗词: 
留侯庙、
小智徇声荣,达人志江海。咄咄张子房,身名大自在。
信美齐与梁,几人饱胾醢。留邑兹岩疆,亮无怀璧罪。
国仇亦已偿,不退当何待!郁郁紫柏山,英风渺千载。
遗踪今则无,仙者岂无给!朅来瞻庙庭,万山雪皠皠。
柴关岭雪、
我行度柴关,山关惊我马。密雪方未阑,飞花浩如泻。
万岭堆水银,乾坤一大冶。走兽交横奔,冻禽窜荒野。
挥手舞岩巅,吾生此潇洒。忽忆少年时,牵狗从猪者。
射虎层冰中,穷追绝壁下。几岁驰虚名,业多用逾寡。
久逸筋力颓,回头泪盈把。
岁暮杂感
莽莽寒山匝四围,眼穿望不到庭闱。絮漂江浦无人管,草绿湖南有梦归。
乡思怕听残漏转,逸情欲逐乱云飞。敬从九烈神君诉,游子于今要换衣。
寄郭筠仙
一病多劳勤护措,嗟君此别太匆匆。二三知己天涯隔,强半光阴道路中。
免走会须营窟穴,鸿飞原不计西东。读书识字知何益?赢得行踪似转蓬。
三十二初度次日书怀
男儿三十殊非少,今我过之讵足欢!龌龊挚瓶嗟器小,酣歌鼓缶已春阑。
眼中云物知何兆,镜里心情只独看。饱食甘眠无用处,多惭名字侣鹓鸾。
漫与
今日今时吾在兹,我兄我弟倘相思。微官冷似支床石,去国情如失乳儿。
见惯浮云浑欲语,漫成诗句未须奇。径求名酒一干科,轰醉王城百不知。
闻客话里中近事
蓬莱清浅信推迁,回首乡关事可怜。今日朝簪陪末秩,早时社鼓舞华筵。
陈平宰国无消息,质倍辞家有岁年。蹙蹙生涯非我里,滔滔四望极敷天。
初入四川境喜晴
万里关山睡梦中,今朝始洗眼朦胧。云头齐拥剑门上,峰势欲随江水东。
楚客初来询物俗,蜀人从古足英雄。卧龙跃马今安在?极目天边意未穷。
失题
两度归帆溯上流,萧萧落木洞庭秋。送君此去风前酒,忆我当时月夜舟。
弘景旧居勾曲洞,杜陵新卜烷溪头。好栽修竹一千亩,更抵人间万户侯。
书边袖石诗
镌章琢句寻常事,激烈心情约可怜。今日词臣须颇牧,古来蒙士出幽燕。
杨家忠义存三疏,孙相威名在九边。莫借文章追往哲,要凭肝胆报皇天。
酬李芋仙
巴东三峡猿啼处,太白醉魂今尚存。遂有远孙通肝蚃,时吟大句动乾坤。
爱从吾党鱼忘水,厌逐人间虱处裈。却笑文章成底用?千篇不值一盘飨。
贺新郎·题钱楞仙同年玉堂归娶图
一、艳福如斯也!记年华,同年二百,君其少者。刚是凤池骞翥后,又结鸳鸯
香社。看此去雕鞍宝马。
袍是烂银裳是锦,算美人名士真同嫁。好花样,互相借。
淋漓史笔珊瑚架。说催妆,新诗绮语,凡人传写,才子风流涂抹惯,莫把
眉痕轻画。当记取初三月夜。
欲问大罗天上事,恐小姑群婢同惊讶。属郎语,声须下。
二、寂寞深闺里。忆东风,泥金乍报,若何欢喜?撤帐筵围停烛夜,细问当时
原委。更密询烧香诗婢。
西舍东邻多士女,但骈头附耳夸双美。不能答,笑而已。
君持赠无多子。献妆台,官衣一袭,鸾书一纸。又剩有红线饼餤,合卺
同尝甘旨。珍重说天恩如此。
明年携得神仙眷,料趋朝不过花砖矣。同梦者,促君起。
曾国藩联
一、丈夫当死中图生,祸中求福;
  古人有困而修德,穷而著书。
二、莫苦海已往愆尤,但求此日行为无惭神鬼;
  体预怕后来灾祸,只要暮年心气感召吉祥。
赠彭雪琴
冯唐易老,雍齿且侯,三字故将军,匹马短衣春射虎;
左抱宜人,右弄孺子,孤山林处士,芦帘纸阁夜谈龙。
挽胡文忠公林翼
一、道寇在吴中,是先帝与尊臣临终恨事;
  荐贤满天下,愿后人补我公未竟勋名。
二、竭治民治兵治贼之心,丹陛惟诚,从病积贤劳,三流乞作犹未允;
  后忠烈忠武忠节而逝,黄泉聚首,知功成皖鄂,百年遗恨定同销。

曾国藩遗嘱:
“余通籍三十余年,官至极品,而学业一无所成,德行一无可许,老人徒伤,不胜悚惶惭赧。今将永别,特立四条以教汝兄弟。
一曰慎独则心安。自修之道,莫难于养心;养心之难,又在慎独。能慎独,则内省不疚,可以对天地质鬼神。人无一内愧之事,则天君泰然,此心常快足宽平,是人生第一自强之道,第一寻乐之方,守身之先务也。
二曰主敬则身强。内而专静统一,外而整齐严肃,敬之工夫也;出门如见大宾,使民为承大祭,敬之气象也;修己以安百姓,笃恭而天下平,敬之效验也。聪明睿智,皆由此出。庄敬日强,安肆日偷。若人无众寡,事无大小,一一恭敬,不敢懈慢,则身体之强健,又何疑乎?
三曰求仁则人悦。凡人之生,皆得天地之理以成性,得天地之气以成形,我与民物,其大本乃同出一源。若但知私己而不知仁民爱物,是于大本一源之道已悖而失之矣。至于尊官厚禄,高居人上,则有拯民溺救民饥之责。读书学古,粗知大义,即有先知觉后知之责。孔门教人,莫大于求仁,而其最初者,莫要于欲立立人、欲达达人数语。立人达人之人,人有不悦而归之者乎?
四曰习劳则神钦。人一日所着之衣所进之食,与日所行之事所用之力相称,则旁人韪之,鬼神许之,以为彼自食其力也。若农夫织妇终岁勤动,以成数石之粟数尺之布,而富贵之家终岁逸乐,不营一业,而食必珍馐,衣必锦绣。酣豢高眠,一呼百诺,此天下最不平之事,鬼神所不许也,其能久乎?古之圣君贤相,盖无时不以勤劳自励。为一身计,则必操习技艺,磨练筋骨,困知勉行,操心危虑,而后可以增智慧而长才识。为天下计,则必己饥己溺,一夫不荻,引为余辜。大禹、墨子皆极俭以奉身而极勤以救民。勤则寿,逸则夭;勤则有材而见用,逸则无劳而见弃;勤则博济斯民而神祗钦仰,逸则无补于人而神鬼不歆。
——此四条为余数十年人世之得,汝兄弟记之行之,并传之于子子孙孙。则余曾家可长盛不衰,代有人才。”
发表于 2010-11-22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详实的资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3-29 19:16 , Processed in 0.031519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