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99|回复: 14

[原创] 是谁网住了他们的心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5 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五出眉心 于 2015-2-5 15:33 编辑

是谁网住了他们的心灵         

                  ——读衣零短篇《救赎》   



        读衣零的《救赎》,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重与悲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啊?男主人公被莫名其妙地关进监狱里,长达七年;女主人公被一场车祸夺走了儿子,疯狂得迷失自我而流浪,也长达七年!他们的人生,充满了不幸的变数和难以尽数的悲凉、沧桑。可是,你知道究竟是谁编就了一张巨网,摧毁他们的意志,网住他们的自由与希望,让他们陷入痛苦而又绝望的深渊吗?我不得而知。只有深入作品,走进主人公,以及他们所处的境况,才有可能探究一二。

        这是一部很特别的短篇。我们知道,传统小说要具备三大要素:故事情节,人物形象,环境描写。在这三者之中,特别注意故事情节的巧妙构思与铺陈叙述,尽量在事件的矛盾冲突中展开人物的形象,在人物的语言与行为中突显其精神实质与性格特征,让我们从人物形象的背后去探求所以然;因此特别讲究情节的曲折性与复杂性,以成一波三折之势,吸引读者。人物形象塑造也追求鲜活、逼真,多釆用肖像刻画、语言与动作描写、适时伴有心理活动描写,而环境描写的文字特少,只做背景,或为人物活动提供场所,再或是渲染气氛、烘托人物心情。但衣零的《救赎》却一反传统,几乎全篇都充斥着大段大段的心理活动与环境描写,几乎看不到完整的故事情节;只在主人公的回忆,与现实的交错中拼接了几个生活片断,展现了人物的精神风貌,揭示了社会现实。很有西方小说的味道。

        小说自然分成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侧重对男主人公的刻划,又借助男主人公冷峻目光的洞察,让我们从外部特征上了解了女主人公;第二部分侧重刻划女主人公,又借助女主人公冷漠的观察,补足男主人公的外在形象。其间穿插了现实的剪切片断场景,将二者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可以说,两个部分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两个人物相互补充,相互映衬,让彼此的形象更加丰满,更加鲜活。

        首先看第一部分,男主人公坐在收容所的长条椅子上,无意听取狱警对坐在身边女主人公的询问,便冷峻地观察起来,他的目光从破旧的长椅到身边的中年女人,从那女人的脸再到她的头发,到她的嘴唇,然后又转到墙角的蜘蛛网;当他出神地注视着蜘蛛网时,一段段跟蜘蛛网有关的故事涌现在他脑海中。当你走进他的脑海,趟过他心灵冰冷的小河,回观他的过往时,便看到了他不幸的遭遇。谁料到他竟然是莫名其妙地被关到了监狱长达七年之久!什么叫“偷东西”?什么叫“不识好歹”?不明不白就有了这样的变数!他的委屈,他的无奈,他的绝望,你能感知得到吗?这让我想起前段日子人尽皆知的几庄大冤案:內蒙古一十八岁男孩被错判强奸杀人死刑,云南一年轻女子被错判投毒在押十七年至今尚未昭雪,清华大学才女中毒案十九年查无结果……

       你真切地看男主人公在狱中观察蜘蛛网也要遭到呵斥与限制,那一个下午,男主人公似乎想明白了,他意识到蜘蛛网不但网去了昆中们的生命,也网去了他七年的大把光阴、美好生活与青春热情,还摧毁了他的意志,网走了他的希望与未来!于是,他绝望,与苍天一同大把地流泪痛哭!

        走出蜘蛛网的回忆,男主人公的目光又由蜘蛛网回到女主人公的身上,从宽大的男式西装到布满破洞的下裤,再到露出十个脚趾的破棉鞋,甚至是每个脚趾头的悲惨凄凉,还有脚后跟不尽的沧桑!透过他的目光,你看到的女主人公是一个衣衫褴褛、面容不堪的乞丐,悲惨十足的流浪者;你还看到,两个狱警向那个中年女人询问,那女人竟然一直颤抖,一语不发!好似无知无觉!你心里陡然惊叹:那个中年女人怎会如此麻木,竟不知回答人家的问话,落魄得失了魂窍!

       此时,你的眼前是男主人公与他眼中的中年女人。借助男主人公的回忆,你了解了他不幸的遭遇和那深藏内心的苍凉与悲苦,和那不幸故事背后的现实社会里无形与有形的蜘蛛,以及它们织就的纵横交错的网,连同那网上网住的自由、热情与希望;于是,你也看清了男主人公内心深处灰暗的绝望与悲凉。同样,顺着男主人冷峻的目光,你也看到了一个流浪无依、污浊不堪的,甚至失了心性的中年女人。你的心里不觉问,遭遇不幸的男主人公外在特征什么样?那个污浊不堪的中年女人怎会有如此境遇?她真地失了心性麻木不仁了吗?尤其是男主人公的疑虑,牵引着你急于读下去。承上启下,过渡得特别好,引人入胜。

       让我们继续看第二部分,你心中的疑虑,也许在这里可以得到诠释。

        整个下午,女主人公都坐在收容所的长椅上,她整个人都快要被窗外的阳光融化了。暖洋洋的感觉让她变得舒适、惬意、意志沉迷,似乎忘记了周围的一切,要睡着了,沉入一种暂时虚拟的幸福中;迷蒙中,她看到七年来的流浪生活里所经历的一切,感觉到狱警在对她问话;可坐在身边的男主人公打了个哈欠,分散了她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向着男主人公审视过去,她忘记了狱警的问话,以至无法回答问题。而你,同样借助她的观察,看到一个30岁的目光灰暗呆滞、面容沉寂憔悴、手指伤痕累累的年轻男人。

        女主人公的目光又从年轻男人身上转到窗外的阳光,还有晴朗的蓝天;这一切,将她带回到七年前那场惨烈的车祸。你看到,车祸夺走了她儿子的生命,也夺走了她的精神与理智,夺走了她全部的生活热情与希望,她被网住了心窍,迷失了自我,开始了疯狂,开始了流浪。也许你会想,交通秩序咋这么混乱?毁的是一个生命吗?不,是一个母亲的热情与希望;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家!你还会想,一个失子的母亲够悲惨与不幸了,又失了家,怎么没人帮帮她?亲人呢?朋友呢?偌大的社会就不能伸出一双温暖的手拉她一把,温暖一下她那颗冰冷的心,来拯救她的灵魂吗?走出女主人公的回忆,也许你倍感人间冷暖、世态炎凉。

       走出痛苦的回忆,女主人公感到惊惧,她害怕,害怕收容所的温暖与舒适会让她倍增罪恶感,于是她决定天一黑就离开;因为她觉得流浪,让自己的身心遭受惩治,灵魂才会得以救赎。这样的心理,让你窥见一一个在悲惨回忆中觉醒的决心自我惩罚以灵魂救赎的母亲形象。

       就这样,两个部分各有侧重,借助男女主人公彼此的观察,详尽地刻划了人物的外在精神风貌;借助他们彼此的回忆,讲述了各自悲凉与辛酸的不幸遭遇;借助彼此的心理活动描写,深刻地揭示了人物的内心世界;于是,两个主人公就全方位地、立体交叉式地、血肉丰满地展现在你的面前。手法实在是高。

       应该小说着墨最多的是细节描写,只要一路读下去,便随处可见。它们就像蒙太奇的特写境头,由远及近,无限放大,让你看到细微的极致。比如男主人公对女主公的观察,就连续用了几个放大了的镜头,将她的脸,她的头发,她的嘴唇,她的眼屎,她的衣服和裤子,还有她的鞋她的脚,甚至是每根脚趾头,无一不是详尽而真切地呈现在你的眼前,像素描,关照每一个角度与侧面,哪怕是光线明暗度的细微之处,都不放过。因为,你读了这样的文字,才能真切地看到一个被命运摧毁了意志的女性的样貌特征,才能让你看了之后有一种触目惊心之感,才能让你去求证究竟是什么网住了她曾自由飞扬的灵魂!这样的细节描写可谓力挺千钧、透穿纸背。

       比如写她的头发 “还有一头像杂草一般干燥的头发,凌乱地纠缠在一起。那些头发很像我家炕上曾经铺过的毡子,被打压成完整的一块,甚至连纹路都看不清楚”,两个比喻,一个干燥的杂草,铺过的被压成完整一块的毡子,极状其形,极摹其态,多么形象而生动的细节描写!它让一个长期流浪无心打理也不能打理的蓬头圬面的流浪者,活脱脱地颤栗在你的面前。你再看,“女人的嘴唇因为天气太冷而变成了灰白色,一层老茧般的硬皮从她的嘴唇上面翘了起来,像极了因干枯而自动蜷缩起来的树叶”,这一特写,同样用两个比喻,“老茧般的硬皮”,像极了干枯的树叶,再配上两个精确的动词“翘了起来”“蜷宿起来”,尤其是后文照应描写她“嘴唇上的硬皮下面溢满了鲜血”,就十二分逼真地摹刻出女主人公因长期流浪而食不裹腹、饥寒交迫下的营养奇缺、水分不足的外化特征,真是神来之笔。“当我看到她的双脚时,她正试图把自己的双脚小心翼翼地藏到椅子下面。那是一双像石头一样坚硬的脚,十个脚指头从一双破烂的棉鞋里全部露了出来,其中的两个脚指头上还缠着像绷带一样的布条,另外的两个脚指头上分别凝结着一块炭黑色的血痂,可能是因为在夜里行走时不小心碰到石头上磕破的。女人的脚后跟也从棉鞋上的一条狭长的裂缝里露了出来,甚至比她的脸看上去更加黝黑和粗糙,很像我上中学时体育课上扔过的铅球。”这是关于女主人公脚的一组特大慢镜头,从小心翼翼企图收藏起来的动作,到脚的僵硬程度,到破兰的棉鞋和从那里面露出来的十个脚趾,以及脚趾上缠的布条和血痂,甚至是黝黑粗糙的脚后跟,每一处都不漏掉,颇有展览的嫌疑,让你心生怵意。这是在写人的脚吗?怎么有刀削木刻搬的感觉?你难以想象,这双脚,趟过漫长的七年的岁月之河,踩过多少人世的沧桑才会这样!

        当然,好的细节描写,不但让你透过人物的体貌特征去体会主人会身处之境与身世之悲,还会让你洞察人物內心与社会现实,找到各种悲剧形成的根由。不是吗?请看:
        “那名看守的狱警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一把抢过我手里的白纸撕成了碎片。他愤怒地把手里的纸片摔在了我的脸上,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你的皮肉又痒了吗?你不好好蹲在墙角睡觉,没事站在椅子上干嘛?是想上天吗?”        “不是。”我看着他手里握着的警棍,胆怯地低下了头。      
        “乖乖睡觉去!”狱警一边把铁门锁上,一边冲着我吼道。”,“我停下手里的动作,专注地感受着滚烫的泪水顺着我的脸颊和下巴掉下来,我甚至想到了逃跑,想到了死亡。”

        这段文字是被囚在狱中的男主人公的一段遭遇。前面的情节是无聊的他在囚室里边观察蜘蛛网边作记录,饶有兴致;不想被狱警看到,结果怎样?作者用了一连串的神态、动作、语言细节来刻划,首先是“怒气冲冲”,然后是“走进来”“抢过去”“撕碎”,再“愤怒地”“摔在我脸上”,最后上气不接下气地斥骂“我”,并且“手里握着根警棍”,你看到的狱警是什么样的人?又是怎样对待“我”的?监狱是关押犯人的地方,更是教育改造犯人弃恶从善的地方。“我”不过是无聊时观察蜘蛛网,有问题吗?致于这样穷凶极恶吗?这里有规劝教育吗?七年的光阴在这里大把地流走,没有温馨,没有热情与希望;有的只是狱警的蔑视与斥责,有的只是他们手中令人生怯的警棍,还有后文年轻的男工作人员“把你的东西看好,他以前是个小偷!””的人格否定。七年的狱中生活,浇灭了“我”的青春热情,摧毁了“我”的坚强意志,冻结了“我”对未来自由的渴望……难道这里不是一张害人的网吗?

        这些细节描写,不但刻划人物形象,同样有揭示社会主题的作用,写得细腻而又深刻。

        本篇小说的细节描写,还有阐释生活哲理的作用。如关于女孩的神态动作和语言,首先是她蹲在脏兮兮的女乞丐面前温和地称之为阿姨,其次是她对两个落魄人一直微笑着,最重要的是当男工作人员提醒她“我”以前是小偷要当心时,她委婉一笑说道:“他现在不是了!”这些细节,无疑给两颗历经人世沧桑、百孔千疮的心一剂疗伤的良药,让他们挣脱命运不幸的网,获得彻底的灵魂救赎。体会至此,你的心里忽然开了一扇窗:微笑似阳光,给人光明与温暖;信任如春风,扫尽久郁心头的阴霾。

       另外,作者照应伏笔做得好,只要瞻前顾后,认真体察,你就会有所体悟。比如前文男主人公说身边坐个中年女子,后文的女主人公就也在长条椅上观察坐在旁边的男子;前文男主人公说窗外的阳光覆住女子卷起硬皮的嘴唇,后文女主人公就说窗外暖洋洋的阳光将她沉迷于虚拟的幸福里……这样的照应,让两个不相干的人始终处在共同的时空里,用记忆放出两条长长的线,去回钓七年间各自的遭际与辛酸,让他们的心灵彼此呼应,形象互补,浑然天成一段各自救赎的故事。

        最后我要说,小说的寓意极其深刻。这表现在小说的标题上,“救赎”,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动机。看了这个标题,你会想为什么要救赎,怎么救赎,谁去救赎等,很是耐人寻味;读了作品之后你知道,两个主人公都在力图自我救赎,却很难摆脱困境,以至失望与绝望;直到困境中两人互相理解、产生心灵共鸣和获得小女孩的尊重与信任之后,两个主人公苦难的心灵才获得了真正的救赎。故事背后,留下的是种种社会问题的思考。其次,作者在文中多处涉墨蜘蛛网,还配以灰色蜘蛛网的图片,再加上男主人公对网的领悟的言论,不难看出其比喻意味与象征意味,暗示人们,只有挣脱各种网,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让灵魂得以救赎。

        总之,该篇小说从构思上讲,是以两条回忆线索并行发展,交代了男女两个主人公身后不幸的故事及原因,揭示一定社会问题与炎凉的人情世态。 两条线索交汇于看守所的长椅上,在同时面对工作人员的询问时,通过大段的心理活动与感知,他们理解了彼此的孤独、辛酸与悲苦,产生心灵的共鸣,女主人公将头靠在男主人公肩上,说明两条行文主线彻底融合、成为一体,从而揭示主题:相互理解,升起彼此心中的太阳,温暖与拯救彼此落魄的灵魂。

        当然,让二人灵魂得以救赎,还得力于小女孩的微笑与信任。揭示一定的社会问题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强调理解与信任的重要意义。














 楼主| 发表于 2015-2-5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附原著:

【小说】救赎

   作者:衣零  
                                   (一)
        我坐在收容所的长条椅子上,椅子大概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由木匠手工生产的,整张椅子从头到脚都被刷成了陈旧的朱红色,有些地方的油漆因年代久远而渐渐脱落了,露出了货真价实的松木板。还有一些地方,比如我正好靠着的椅背后面,朱红色的油漆上被划出了几道丑陋的痕迹,远远看上去,像一个卧倒的“川”字,又像是某个淘气的小孩故意用玻璃碎片刻画出的波浪形状。

        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中年女人,她的整张脸漆黑无比,像是被脸谱大师涂满了黑色的油彩。可是,因为我距离她太近,我左边的胳膊此刻正紧紧地贴在她右边的胳膊上,所以一不小心,我便看清了她脸上那一层油腻的污垢,像是冬天冻结在下水道周围的煤灰,看上去既粗糙,又光滑。

        这个女人除了一张黝黑的脸,还有一头像杂草一般干燥的头发,凌乱地纠缠在一起。那些头发很像我家炕上曾经铺过的毡子,被打压成完整的一块,甚至连纹路都看不清楚。女人的嘴唇因为天气太冷而变成了灰白色,一层老茧般的硬皮从她的嘴唇上面翘了起来,像极了因干枯而自动蜷缩起来的树叶。我仔细地盯着女人厚厚的嘴唇,想确认一下那些硬皮卷起的地方,有没有渗出鲜红的血液。可是,从对面窗户照进来的太阳光直直地射在女人的脸上,正好覆盖了她的嘴唇,我观察了很久,也没有办法确认她的嘴唇上究竟有没有溢出鲜血。

       我故意把眼神转移到了墙角的一张蜘蛛网上,那是一张椭圆形的网,可能是为了适应墙角的结构,所以整张网看上去很不协调。我曾在监狱里认真地观察过很多大小不同的蜘蛛网,令我觉得惊奇的是,每一张蜘蛛网都像江南女子一针一线绣出的花朵一样,呈现出一个规整的多边形,边与边之间的线段几乎相等,从中心分散出的每两条纵线之间所形成的角也几乎是一致的。

        在一个大雨倾盆的午后,我因为没有去野外参加劳改,所以饶有兴趣地研究了一张蜘蛛网的结构。我仔细地对那张蜘蛛网进行了分析和记录,甚至专门向看守的狱警借了一支铅笔和一张白纸。我把房间里仅有的一把椅子端放在蜘蛛网下面,然后不顾狱警的呵斥,小心翼翼地踩在椅子上去数蜘蛛网的网格。经过一个小时的努力,我拿起铅笔笨拙地在白纸上写下:纵线25条,横线41条,每一圈横线都笔直地联链接在纵线上面,横线与横线之间的距离几乎相等,蜘蛛网最外面的线段长度为3厘米,最里面的线段长度为0.8厘米,由中心向外扩散的射线长度大约为18厘米。

        正当我为自己的记录而感到沾沾自喜的时候,那名看守的狱警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一把抢过我手里的白纸撕成了碎片。他愤怒地把手里的纸片摔在了我的脸上,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你的皮肉又痒了吗?你不好好蹲在墙角睡觉,没事站在椅子上干嘛?是想上天吗?”

         “不是。”我看着他手里握着的警棍,胆怯地低下了头。

         “乖乖睡觉去!”狱警一边把铁门锁上,一边冲着我吼道。

         狱警走后,我把满地的碎纸片一块一块地拣了起来,然后偷偷躲在一个狱警看不到角落里重新把它们拼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在我渐渐地把整张白纸还原的过程中,一种莫名其妙的伤感像海水一般涌上了我心头,淹没了我心中仅有的一点希望的光芒。

        我停下手里的动作,专注地感受着滚烫的泪水顺着我的脸颊和下巴掉下来,我甚至想到了逃跑,想到了死亡。那时,我在那个阴暗潮湿的小房间里已经生活了五年,我已经逐渐忘记了我被关起来的原因,但是我清晰地记得,当两名狱警给我的双手带上手铐将我推进牢房时的情景。

         其中一个鼻梁高高的狱警说:“别灰心,你还有希望!”

         另一个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的狱警说:“好好享受吧,你算是到家啦!”

         那个时候,我还年轻气盛,我第一次刚踏进监狱的大门,对自己的处境和未来并不担忧。我无所畏惧冲着两个狱警大声地问道:“你们凭什么抓我?”

           那个鼻梁高高的狱警说:“因为你偷东西触犯了法律。”

           而那个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的狱警说:“因为你不识好歹。”

        他们的回答让我觉得模棱两可,我从来没有偷过东西,也从来没有不识好歹,可是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关进了一个黑暗狭小的空间里,这里的黑暗埋葬了我的过去,这里的潮湿吞噬着我的未来。当两名狱警将沉重的铁锁套在门环上“咔擦”一声锁死的时候,我的心也被铁锁锁进了漫无边际的绝望和迷惘里。

        可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我在监狱里被关押了七年,那漫长的七年像永无止境的七个世纪,每一个白天和每一个黑夜我都像经历了一场疼痛的生死轮回。我感觉很迷惘,但从来不觉得伤心。唯有那一次,那名新来的狱警不懂规矩地撕碎了我向他借来的白纸,那张纸上记满了我新大陆一般的探索和发现。

        那个下着大雨的午后,我靠在冰冷的水泥墙壁上,看着铺在地板上拼起来的碎纸片,和天空一起痛哭起来。它哭,是因为它的心里淤积了太多的湿气,我哭,是因为我的心里堵塞了太多的委屈。后来,每次一想起这件事情,我都为自己的百无聊赖感到羞愧和耻辱,一想到我竟然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来观察和哀悼一张蜘蛛网,我就觉得自己特别可笑。我甚至开始感激那名撕碎我的记录的狱警,感谢他的残忍让我又一次在现实中看清了自己卑微的处境。

         而此刻,我正坐在收容所的长条椅子上,目光从墙角的蜘蛛网上又转移到身边的中年女人身上。随着收容所里温度的不断升高,这个女人身上的恶臭味也越来越猖獗地侵占了整个房间。

       下午两点钟的阳光,像一层薄纱笼罩着我和旁边的女人,她那张黝黑的脸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斑驳的光芒,那些光芒像细小的珍珠在女人的脸上不断地跳跃,和她满脸的污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女人上身穿着一件烟灰色的呢子外套,外套看上去像某个男人穿过的一样,宽宽的西服领僵硬地竖在女人的胸前,一块破了的内衬从里面翻了出来,正随着女人不断哆嗦的身体有规律地抖动着。

        女人看上去个子很小,只有一米五左右的样子,所以那件烟灰色的男式外套穿在她身上,就像一块破布将她包裹了起来,甚至把她的整个大腿都裹了进去。女人的腿上穿着一条辨不清材质的裤子,可能是牛仔裤,也可能是运动裤,因为整条裤子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窟窿,所以穿在里面的那条大红色的秋裤便透过各种形状的破洞钻进了我的视线,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眼。

        坐在我对面的一名工作人员,正拿着一个笔记本认真地记录着女人的生活情况,他每写一个字,都要抬起头来看一下女人浑浊暗淡的眼睛。当他看到女人的眼角粘满了米白色的眼屎时,他终于忍不住站起来,从旁边的办公桌上撕了一块卫生纸递在女人的手里,说:“把你的眼睛擦一下吧。”

        女人像受到了惊吓一样,连忙把手从膝盖上缩了回来,紧紧地环抱在胸前,她的身体因为太过紧张而更加明显地颤抖起来。当我看到她的双脚时,她正试图把自己的双脚小心翼翼地藏到椅子下面。那是一双像石头一样坚硬的脚,十个脚指头从一双破烂的棉鞋里全部露了出来,其中的两个脚指头上还缠着像绷带一样的布条,另外的两个脚指头上分别凝结着一块炭黑色的血痂,可能是因为在夜里行走时不小心碰到石头上磕破的。女人的脚后跟也从棉鞋上的一条狭长的裂缝里露了出来,甚至比她的脸看上去更加黝黑和粗糙,很像我上中学时体育课上扔过的铅球。

        这时,一个女孩从门外走了进来,她一边摘下眼镜放在衣服上轻轻地擦拭着,一边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对面的年轻男人跟前,说:“怎么,她还没有办理完吗?”

        年轻男人冲着她苦恼地摇了摇头,说:“没有,都快两个小时了,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女孩吃惊地看了一眼中年女人,转过疑惑地问年轻男人:“她不会说话吗?”

        “我也不清楚,她坐在这儿一直发抖,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太冷了。我试图给她一块毛毯,让她把自己裹起来暖和一下,可是她拒绝了。”年轻男人无可奈何地说着,一丝厌烦的表情从脸上隐隐约约地飘过。

        “再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女孩依然固执地问。

        “该想的我都已经想完了,要不你来试试?”年轻男人说着站起来把椅子往后推了一下,给女孩腾出更多的空间来。

         “阿姨,你会说话吗?”女孩从椅子上站起来,极其自然地蹲在中年女人的面前,轻声地问道。

        中年女人的双腿像被刺扎到了一样,连忙朝后缩了一下,因为太过用力,他的脚后跟不小心碰到了椅子下面的木板上,发出了“嘭“的一声,打破了整个房间的沉闷。

          “阿姨,你愿意留在收容所过冬吗?”女孩似乎并没有发觉女人高度紧张的神经,继续柔和地问道,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温暖的光芒,就像火炉里燃烧的炭火一样。

        中年女人终于抬起头胆怯地看了女孩一眼,然后轻微地点了一下头。或许,她根本没有点头,只是因为在椅子上坐的时间太长了,脖子上的肌肉很难再支撑起头部的重量,所以才顺从地把头垂了下去。

       女孩重新站起来,拍了拍沾在衣服上的土,然后对年轻男人说:“那你带她去安排房间和床铺吧。”

        “跟我来。”年轻男人一边走向门口,一边伸出食指朝中年女人指了一下,继续说:“你——!跟我来。”

        女人依然沉默地坐在椅子上,她的眼皮不停地耷拉下去,仿佛立刻就会睡着似得。我伸出左手,悄悄地捅了一下她的胳膊,她依然无动于衷地坐着,半边的身体倾斜地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弥漫在我周围的臭气越来越浓,甚至超越了牢房里面刺鼻的味道。我稍微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想把女人的身体从我的肩膀上移开,可是我发现她除了没有移动,甚至要把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部朝我压了过来。就在她的头安稳地靠在我肩膀上的时候,我终于看到女人嘴唇上的硬皮下面溢满了鲜血。那些殷红的血液凝固在她苍白的嘴唇上面,我敢确信那是她身体上最干净,最纯粹,最真实的颜色。正是那一点鲜血,才让我真切地感觉到,此刻靠在我肩膀上的女人不是一具行尸走肉,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生命的人。

        可是,究竟是什么逼着她过上了流浪的生活,我始终想不到合理的缘由。她甚至连普通的乞丐都不是,她每天蹲在垃圾桶边翻找各类食物,挑拣各种衣服。也许她真的是个哑巴,也许她还是个疯子,也许生命对她来说已经成了一种累赘和负担,她甚至都不知道 自己会不会死去。她对生活的麻木,正如同我对生活的绝望一样,我唯一和她不同的地方,就是我还有廉耻心,还有继续苟且偷生下去的渴望。或许生命对她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生活对她来说,只是顺其自然。

        难道,这就是生命?我低头看着女人熟睡的脸,在厚厚的污垢下面覆盖着这个世界上最祥和,最宁静的面孔。

  (二)
        我坐在收容所的长条椅子上,从对面窗户里射过来的阳光像海水一般将我彻底淹没,那些明媚耀眼的光线像一把锋利的刀刃,笔直地刺进了我的眼睛里,在某些瞬间,我感觉眼前一片朦胧,除了空气中漂浮的灰尘,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七年来,我已经彻底习惯了露宿街头巷尾的生活,我对钢筋水泥堆砌起来的空间感到莫名其妙的的压抑和恐惧。整个冬天,我都徘徊在城市的边缘,路过了一个又一个垃圾桶,目睹了一场又一场生活悲剧。

        在这个天气晴朗的下午,我被迫坐在收容所的椅子上,接受工作人员的审问。收容所里的温度很高,虽然暖气暂时停止了供暖,但房间里的温度至少在零度以上。我被冻僵的身体在温暖的房间里正在一点一点地融化,这种消融不但没有缓减我的寒冷,反而使我逐渐清醒的身体变本加厉地颤抖起来。

        我的旁边坐着一个30多岁的年轻男人,他双眼呆滞地看着房间里的某个角落,眼睛里写满了灰暗的故事,整张脸因为沉默而显得非常憔悴,和他的年龄一点都不匹配。

         年轻男人的双手机械地交叉在一起,一动不动地放在微微分开的大腿上面。他的手指上几道明显裂开的伤痕赤裸裸地暴露在别人的视线里,右手食指的指甲盖像一粒黑色的纽扣轻轻地盖在上面,指甲的周围是一圈褐色的血痕。

         一名工作人员,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笔记本和一支透明的圆珠笔,耐心地坐在我的斜对面,他每抬起头看我一眼,随即便低下头在本子上迅速地动笔写起来。我好奇地盯着工作人员的一举一动,仔细地端详着他写字的模样,试图通过他手指扭动的痕迹来判断他本子上记录的内容。可是,他的手指像一条灵动的鱼在笔记本上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我越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手指,越是觉得茫然无知。

        “你是哪里人?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里还有什么亲属?”工作人员甩了甩从额头上垂下来的刘海,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问道。

        坐在我旁边的男人挺直后背打了一个哈欠,我感觉到他的胳膊随着摇晃的身体动了一下。当我抬起头重新面对工作人员的眼神时,我突然想不起他刚才问了我什么问题。

        我沿着太阳光线看到窗户外面一颗榆树正在随风摇摆,几只叽叽喳喳的麻雀正从这边的树枝飞到那边的树枝上。透过光秃秃的树枝,我看到澄净蔚蓝的天空像一些不规则的玻璃碎片,被魔术师巧妙地拼接在一起。

        那应该是七年前的一个下午,天空像今天一样蓝的发亮。那天,我站在喧嚣的马路对面,等着8岁的儿子从对面的学校里走出来。几个卖瓜的男人正围着一辆三轮车坐在西瓜摊前打扑克,一个男人的嘴里叼着一片从西瓜上扯下来的叶子,津津有味地咀嚼着。另一个男人一边看着手里的扑克牌,一边抬起头冲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吼道:“卖西瓜,下午的西瓜便宜卖!一块钱两斤,两块钱五斤!”

        明晃晃的阳光像瀑布一样从我的头顶上倾泻下来,我像一个游离在世界边缘的灵魂,麻木地注视着眼前陌生的情景,一阵刺耳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我听到那个卖西瓜的男人熟悉的声音:“卖西瓜,卖——,不好了!出车祸了!”

         一阵纷乱的脚步声把我包裹着带进了车祸的现场,一个小男孩正奄奄一息地躺倒在血泊中,一股细细的血流从他的头顶上慢慢地流淌出来。小男孩的跟前停着一辆破旧的大卡车,卡车因刹车太猛而撞倒了绿化带的防护栏。

        许久之后,我听到一个沙哑的嗓音大声地吼叫着:“家属有没有到事故现场?”

        一个陌生的女人推着我的肩膀走到交警跟前,颤抖地说:“她就是死者的母亲。”

        我茫然无措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前,感觉时间在一瞬间静止了。后来,一个男人走到我跟前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愤怒地冲着我说:“儿子死了,你知不知道?”

        我摇了摇头,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像一场梦一样虚无缥缈。我伸出麻木的双手推开拥挤的人群朝外走去,一个声音说:“快去拦住她,她好像疯了。”

         那个愤怒的男人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火焰,悲痛地说:“让她走吧。她早就想离开这个家了。”

        从那个下午开始我便沿着公里一直朝东走,我已经记不清自己走了多长时间,也记不清自己路过了多少个村庄。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日暮走到凌晨,直到走出了那一幕痛苦的记忆,直到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收容所里的暖气渐渐热了起来。我的身体像一块坚硬的冰,随着房间里温度的不断升高,慢慢地融化成一滩死水。我的肩膀,我的双脚,还有我的耳朵和眼睛,越来越沉迷于这种舒适和温暖。

        当工作人员要带我去安排房间和床铺的时候,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袭上了我的心头。自从儿子被车撞死以后,我便一直生活在绝望和哀悼中,我要用我有限的生命来为自己的失职赎罪,我觉得只有将我的身体处于寒冷和痛苦之中,我的心灵才能得到片刻的安慰和宁静。

        这时,审问我的那个工作人员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他径直走到女孩身边,小声地说:“把你的东西看好,他以前是个小偷!”
  “但他现在不是了!”女孩说完冲着年轻男人凝重的表情,委婉地笑了一下。

        年轻男人受宠若惊地看着女孩笑颜如花的脸,坚定地说:“不用安排了,你已经把我从网里救出来了。”

        说完,年轻男人再一次把我的头扶到了他的肩膀上,轻声地对我说:“我知道你也不愿意留在这里,等天黑了,咱俩一起离开!
发表于 2015-2-5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的寓意极其深刻。这表现在小说的标题上,“救赎”,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动机。看了这个标题,你会想为什么要救赎,怎么救赎,谁去救赎等,很是耐人寻味;读了作品之后你知道,两个主人公都在力图自我救赎,却很难摆脱困境,以至失望与绝望;直到困境中两人互相理解、产生心灵共鸣和获得小女孩的尊重与信任之后,两个主人公苦难的心灵才获得了真正的救赎。故事背后,留下的是种种社会问题的思考。其次,作者在文中多处涉墨蜘蛛网,还配以灰色蜘蛛网的图片,再加上男主人公对网的领悟的言论,不难看出其比喻意味与象征意味,暗示人们,只有挣脱各种网,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让灵魂得以救赎。
发表于 2015-2-5 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篇小说从构思上讲,是以两条回忆线索并行发展,交代了男女两个主人公身后不幸的故事及原因,揭示一定社会问题与炎凉的人情世态。 两条线索交汇于看守所的长椅上,在同时面对工作人员的询问时,通过大段的心理活动与感知,他们理解了彼此的孤独、辛酸与悲苦,产生心灵的共鸣,女主人公将头靠在男主人公肩上,说明两条行文主线彻底融合、成为一体,从而揭示主题:相互理解,升起彼此心中的太阳,温暖与拯救彼此落魄的灵魂。
发表于 2015-2-5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对照文本,再阅读这篇评论,会感觉述评真切又细腻,揭示出了生活中原本的真谛。好的评论,总会让读者获益匪浅。
 楼主| 发表于 2015-2-6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迎春 发表于 2015-2-5 23:27
小说的寓意极其深刻。这表现在小说的标题上,“救赎”,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动机。看了这个标题,你会想为 ...

老师读得仔细,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5-2-6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迎春 发表于 2015-2-5 23:28
该篇小说从构思上讲,是以两条回忆线索并行发展,交代了男女两个主人公身后不幸的故事及原因,揭示一定社会 ...

谢老师关注!新春祝福!
 楼主| 发表于 2015-2-6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迎春 发表于 2015-2-5 23:34
对照文本,再阅读这篇评论,会感觉述评真切又细腻,揭示出了生活中原本的真谛。好的评论,总会让读者获益匪 ...

谢老师精准点评!深合我意,深暖我心。谢谢,谢谢肯定与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5-2-6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迎春 发表于 2015-2-5 23:34
对照文本,再阅读这篇评论,会感觉述评真切又细腻,揭示出了生活中原本的真谛。好的评论,总会让读者获益匪 ...

谢老师精准点评!深合我意,深暖我心。谢谢,谢谢肯定与鼓励!
发表于 2015-2-6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留个记号,最近个人原因,很多事情,来不及读长文章。抱歉!
    心姨成了评论专家了,在这里一个星期一篇,而且都是现写的,我不服不行呀。你高,真是高。为你的这个高我感到激动与骄傲,更多的是祝贺!
 楼主| 发表于 2015-2-7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出眉心 于 2015-2-7 12:49 编辑
高骏森 发表于 2015-2-6 12:57
先留个记号,最近个人原因,很多事情,来不及读长文章。抱歉!
    心姨成了评论专家了,在这里一个星期一 ...

         谢谢你,骏森!         有时间,欢迎你光临;没时间,请你自便,不必多心。
         你身体不好,请多保重!
         遥祝开心!
发表于 2015-2-12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既从内容,也从写法,带着问题,展开探讨式评论,重点提到本篇的心理描写及细节问题。全面而深刻,平实而有创意。
发表于 2015-2-17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细节描写,不但让你透过人物的体貌特征去体会主人会身处之境与身世之悲,还会让你洞察人物內心与社会现实,找到各种悲剧形成的根由。

言之有理,深刻的道理。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梁星钧 发表于 2015-2-12 09:32
既从内容,也从写法,带着问题,展开探讨式评论,重点提到本篇的心理描写及细节问题。全面而深刻,平实而有 ...

再次看到老师给眉心的细致肯定的评论,眉心总是感觉到心里暖暖的。长时间的忙于世务,以致少来了,也不知道老师现在景况如何,想必一定会很好吧?眉心遥遥祝祝福您,问候您晚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靓丽人生 发表于 2015-2-17 20:32
好的细节描写,不但让你透过人物的体貌特征去体会主人会身处之境与身世之悲,还会让你洞察人物內心与社会现 ...

很是赞同先生的看法。感谢您对眉心的支持与鼓励!!!

问候您晚安吉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9-20 20:14 , Processed in 0.097564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