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555|回复: 10

[原创] 寂寞的曾国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4-30 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寂寞的曾国藩
   是夜。
  苍天惊怒而犀利的双眸射出白晃晃的闪电,把紫禁城的每个角落都映照的森白森白,就连那平日里看不见的枉死宫女的幽魂也似乎无处遁形,张皇地离开吊死她们的枯树,爬出淹死她们的废井,混乱地逃窜在这上苍的震怒中,发出死亡时裂人心肺的嘶叫。

  黄瓦红墙之内,飞檐彩梁之下,红烛被鼓进纸窗的狂风作弄的跳跳闪闪,把整个屋子照得忽明忽暗,妖异的如同鬼魅在墙上放肆的跳舞。

  但曾国藩却对这一切如若不见,全心专注于手中的奏折,不停的邹起又拉开眉头,偶尔会小口叹气,吹动稀疏的白须颤巍巍的抖动,仿佛在雷声下发颤的皇宫。突然一粒汗珠从他满是皱纹的额头滑落,恰好滴在奏折中的一个“清”字上,“清”字在咸涩的汗水中变的模模糊糊,曾国藩的心被揪了一下,他放下手中的毛笔,横扫了一下昏暗的房间,看见几个小太监靠在柱子上半闭眼皮,无精打采地候着命令,而几位朝廷大员竟然已经七倒八歪的趴在书案上鼾声四起了,有一个甚至流出一滩口水打湿了垫在长满横肉的圆脸下面的公文。

  曾国藩欲待发作,但旋即又以沉沉的叹息扑灭了心中的怒火。我有多少天留在宫中没有回自己的官邸了,他如是问自己。自从英吉利的船炮把大清的国威轰得摇摇欲坠,自从太平天国的动乱把大清的江山砸得支离破碎,自从圆明园的那一把火将大清的颜面彻底撕破,自从每年不断的白银外流把大清的国库几近掏空,自从圣上越来越不能控制大清的局面,他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虽然在他殚精竭虑的运筹帷幄之下,洪秀全的叛乱被勉强平息了,虽然在他大力倡导的洋务运动之下一些实业兴办了起来,一些军备跟了上去,虽然在他一再一再的规劝下圣上似乎有所起色,但一切看起来不小的成就却不能带给他一丝成就感。在不知不觉中,他所理想的由孔夫子及其传人构筑的宏伟帝国蓝图似乎越来越偏离他所预期的目标,他用尽毕生精力试图维护的完美无缺的社会制度以及无懈可击的伦理价值也同样在遭受着可怕的颠覆。到底哪里出错了,是这些在躁动的雷声中也能安然睡去的官员,还是那对治国没有多少天赋的君王,又或是他这个朝廷的栋梁没有起好中流砥柱的作用?他不断不断的问自己这些问题。每问一次,他的发丝就经历一次秋天的霜露。他感觉累了,真的很累了,甚至累到想用永恒的睡眠来结束这种无止休的劳累。可他不甘心呵,大半生的努力难道就这么付诸东流了吗?年虽暮,壮志依旧激荡胸怀,身已倦,心性如初豪迈,他如是勉励自己。

  然而放眼天下,举目四望,沧海虽茫茫无际,疆土虽辽阔万里,人丁虽绵绵兴旺,他却感到了无比的孤寂和荒凉,心中似乎有万千的愁怨却无人可述。皇皇宇宙,朗朗乾坤,竟无一人可与我等高而论吗?曾国藩心痛如绞。

  洋人又在闹事了,杀了大清的子民却反来诬告国人,懦弱的州官不敢轻易判决上书请示;日益大权在握的太后似乎越来越对洋务运动表现出不满情绪;各地饥民群起造反的上奏如雪花一样飞来······这些烦琐却重大的事情像魔咒般折磨着这位老人的灵魂,吞噬着老人仅剩的智慧和力气。

  又一个闪电劈将下来,刺痛了曾国藩的眼睛,老眼不禁闭上调适。忽狂风冲开纸窗肆虐屋内,曾国藩一惊,赶忙睁开眼帘,却见蜡烛已灭,隐约中看见奏折散了一地,几个大员也以从黄粱梦中惊醒,小太监们正忙着张罗······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作者,同意将此作品发表于中财论坛。并保证,在此之前不存在任何限制发表之情形,否则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谨授权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本作品的发表和转载等相关事宜,未经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发表于 2005-3-11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曾文正公是人,或曰:圣人。寂寞于当时,煊赫与后世。历史能有一公允评价似乎很难,然而伟人曾言:余于近世,独佩服曾文正公一人而已。似可告慰。
  文章、道德、功业。处世。吾国吾民至此,无复求也!
发表于 2005-3-28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吾于政人--独服曾文正也
发表于 2005-3-28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初由 旭日东升 发表
曾文正公是人,或曰:圣人。寂寞于当时,煊赫与后世。历史能有一公允评价似乎很难,然而伟人曾言:余于近世,独佩服曾文正公一人而已。似可告慰。
  文章、道德、功业。处世。吾国吾民至此,无复求也!


旭日的评论写的好
发表于 2007-3-20 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初由 旭日东升 发表
曾文正公是人,或曰:圣人。寂寞于当时,煊赫与后世。历史能有一公允评价似乎很难,然而伟人曾言:余于近世,独佩服曾文正公一人而已。似可告慰。
  文章、道德、功业。处世。吾国吾民至此,无复求也!
发表于 2007-4-28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形象的片段!
发表于 2007-12-13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公不易
发表于 2008-3-6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喜欢曾国蕃。他的寂寞是自找的。
发表于 2008-4-9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个闪电劈将下来,刺痛了曾国藩的眼睛,老眼不禁闭上调适。忽狂风冲开纸窗肆虐屋内,曾国藩一惊,赶忙睁开眼帘,却见蜡烛已灭,隐约中看见奏折散了一地,几个大员也以从黄粱梦中惊醒,小太监们正忙着张罗······
    不错的文字,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08-5-12 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文笔很不错



从文学性来说,本文是一篇很好的文学作品,但是从历史观来说,稍稍欠缺点深入。
歌颂的味道浓了一点,深入人性、思想剖析的味有些淡了一点。而后者却是历史小说最最重要的。
人性是微妙而千变万化的,心理活动更是,曾国藩是备受争议的人物,如果从争议这点上深入发掘曾国藩对自己信仰的怀疑,本文这一心理片段的寂寞孤独,会更精彩的。
侍其母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1-1-7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3-23 16:17 , Processed in 0.030952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