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46|回复: 9

[原创] 李白七上敬亭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5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门长子 于 2016-3-9 15:31 编辑

  李白七上敬亭山
  
  公元761年,仲冬,天特别冷。清晨,扬州城外运河边,吱吱嘎嘎一阵敲碎冰凌的声音,过来一只小船。一位身材高挑,银须飘飘的老先生,跳上河岸。他揉搓双手,呵了口气,一股白雾包裹了他的头脸。船夫在船上叫,老大人,把行李带上。老人回转头,摆摆手,说:我今晚如果不回来,包裹就归你了。
  
  河边,连片兵营,老人来到营房,要求拜见河南五道行营节度使李光弼将军。守卫说,通上名来。老人说:“去报‘海上钓鳌客’求见。”“海上钓鳌客?”好奇怪的名字,没听说过。守卫眨巴着眼睛说,我只听说钓鱼的姜太公,没听说钓鳌的海上客。守卫要赶人,但出于好奇心,问:“你说的鳌,是观世音菩萨站立的‘独占鳌头’的‘鳌’吧?”老人说:“正是它。”守卫说:“鳌是东海神物,钓它何干?”老人说:“海上钓鳌,一来为了解闷;二来呆在海边,呼吸吐纳,涵养胸中浩然之气。”
  
  营边的兵士过来看热闹。守卫说:“东海神鳌,呼风唤雨,打个滚,掀起海啸,打个喷嚏,雷霆霹雳。你在什么地方,用什么钓竿,系什么钓丝,放什么钓饵,钓这神物?”
  
  老人说:“我站在会稽山顶,用赤城山的千年古银杏作钓竿,用天台山女娲系胸的万年藤萝作钓丝,用天下无情无义的恶男人作钓饵,垂钓这头畜牲。”
  
  兵士哈哈大笑。一位乖巧的兵士到里面报告了李光弼。李将军听得“海上钓鳌客”,眼前一亮,忙传令:礼请李学士光临。
  
  你道他是谁?他就是大诗人李白,他的诗歌,超凡脱俗,气贯长虹,连三尺孩童都会哼唱。太上皇李隆基爱惜他的诗才,封他为翰林院学士,在朝廷,李白命高力士脱靴,叫杨贵妃磨墨,风流潇洒,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只是他不擅长做官,皇上赏他金银,叫他周游天下名山。李白来到军营,如果把我李光弼的大功大德写进诗歌,那是千古传诵的美事啊。
  
  中军帐里,摆开宴席。李白当仁不让,坐在贵宾席上,仙风道骨,谈笑风生,真是“咳吐落九天,随风生珠玉”。
  
  李光弼叫来扬州歌女,演唱李白最新创作的作品:
  
  “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
  
  弦索叮咚,歌声慷慨,李光弼激动得从坐席上站了起来,说:“李学士,这诗写得太好了,‘东山谢安石’,就是像我这样的将领吧。”
  
  李白说:“不不,这是李白自比,我要像谢安那样,谈笑间,使强敌烟飞灰灭,我是来投奔将军的。作将军的马前卒,平叛杀贼,望将军不弃。”
  
  李光弼听说这诗不是褒扬他的,心里老大不快,李白又说要投奔自己,脸色就难看起来,一屁股坐回席位,说:“学士大人,恕我直言,安史之乱,乱到今天,已经六个年头,大唐江山,半壁沦陷贼手,黄河上下,一片焦土,难见人影。我不是不收留你,实在出于无奈。我姓李,这是皇上赐我的国姓,我本是个胡人,契丹族的。叛乱的安禄山,史思明,也是胡人,皇上对胡人心存疑忌。我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李学士刚赦免死罪,是个有前科的人,我如果收留了你,被人告到皇上那里,说我招降纳叛,我哪里吃罪得起?”
  
  怎么,我成了一个有前科的人了?晴天霹雳,李白眼前一阵漆黑,不禁老泪纵横。是啊,安史之乱刚起,太上皇的小儿子李璘借口出兵平乱,在江南招兵买马,把李白拉至幕下。李璘不去抗敌,而在江南扩充势力,另立朝廷,最后兵败被杀。作为幕僚,李白被关入死牢,后来减罪,流放夜郎,最后,有人在皇上面前求情,才把他放了。这竟然成了他的污点,这将断送他的前程。
  
  李光弼过意不去,安慰说:“李学士,请谅解我直话直说,如果你一定要加盟我军,还有一法,去找一位皇上的至亲,为你担保。人家不对我疑虑,我也好收留你。”
  
  偏远的江南,哪来皇上至亲?“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语多。”李白起身告辞。李光弼也不挽留,叫手下士兵抬了些酒肉相送。
  
  一叶扁舟,晃荡在冬日的扬子江上,茫茫水色,上下天光。李白坐在船头,手握酒杯,两眼呆滞,脸如死灰。船夫说:“李大人,你一心想谋求做官,处处碰壁,你知道个中原因吗?”
  
  李白投过来张惶的目光:“你知道情由?”
  
  船夫说:“知道一点。你看,我们到哪儿去?”
  
  “一路往西,回皖南当涂呀。”
  
  “江流和江风是什么方向?”
  
  “水向东流,风向东南。”
  
  “也就是说,我们是逆流而上,顶风行船,怎么到得了当涂?”
  
  “靠你掌舵驶帆呀。”
  
  “对了。这叫‘巧驾船能借八面风’,船不能逆风逆水而行,但这里江面宽阔,我驾着船走‘之’字,借风的横向推力,照样到得了水的上游。驾船讲究个‘巧’字,李大人要做官,更要取‘巧’。你处处碰壁,关键是不‘巧’。”
  
  李白吃了一惊,问:“何为不‘巧’?”
  
  船夫说:“做官之难,难在找靠山。当年,李大人三十来岁了,才去投奔皇上的亲妹妹女道士玉真公主,诗人王维,跟你同龄,二十岁就服侍玉真公主了,他当然中状元,当京官,官当得有板有眼。你到玉真公主家,和王维过不去,说王维小家子气,王维反过来说你迂阔无用。殊不知,‘先入庙门当方丈’,生人怎斗得过熟客?所以直到十二年后,玉真公主才把你推荐给皇上,你才混上了个‘翰林学士’。不久你又被排挤出官场。这就是不‘巧’。
  
  ”
  
  李白好像隐私都被人家抖露了出来,急着争辩:“不要胡说。太上皇待我恩重如山,邀我共进晚餐,皇上问我,‘我任用人才,和武皇后用人,有什么不同?’。我回答说,‘武皇后用人,就像小孩子买瓜,不闻香味,只拣大的,皇上用人是沙里淘金,只拣精粹。’我这巧妙应对,天下传为美谈。”
  
  船夫说:“看来,老大人还是执迷不悟。你为皇上赋诗,‘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把杨贵妃比作乱国的赵飞燕。皇上岂能容你?你结交了个好朋友高适,他青云直上,当了节度使,你落难被打入死牢,生命攸关之时,写信求他相救,他说你罪有应得。老大人结交的朋友,这么不仗义,说明,你待人接物不‘巧’。”
  
  江风凛冽,李白心冷如冰。“哀,莫大于心死”,李白的心就处在心死的境地。船夫的话,像在伤疤上搽盐。李白站了起来,还是跳进这茫茫江水吧。屈原也是投江而终的,投江前,也听渔夫说过一段有意思的话。船夫中有高人哪。
  
  船夫见李白举止失常,慌了,说:“李大人,你可不能想不开啊。天无绝人之路,在你脚下,还有一条通天的阳关大道,你没有想到。回家后好好休养,明年春上,我再驾船,带你去找她。”
  
  李白苦笑三声,哪有上天之路?他被船夫拉回舱中,送回了当涂。
  
  李白寄居在叔叔李阳冰家里。这个冬天,他大病一场,各种恶耗接踵而至。太上皇李隆基仙去,皇上李亨同时驾崩,同出玉真公主门下的同龄人王维也辞世了。李白和王维并不热络,终生没有唱和过一首诗,但是,他们的离去,就像一颗颗流星,组成流星雨,一晃不见了。他感到了寂寞。
  
  江南三月,杂花生树,群莺乱飞,李白的病好一点,能离开病榻出来走走了。船夫来了,李白说去哪儿。船夫说:“你不是要做官吗?怎么不去见玉真公主呀。你把她忘了?”
  
  李白一拍脑袋,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靠功夫”。只要玉真公主开口说句话,他李光弼还有不收留我之理?顿时精神大振,一脸病容没了踪影。
  
  皖南,是李白的第二故乡,在这里,他度过了数十年岁月,足迹踏遍了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铭记着他在这里的悲欢离合。安史之乱,玉真公主,这位太上皇的亲妹妹,当今皇上的姑奶奶,也流落到了皖南来,在宣城敬亭山结庐修道。公主比李白年长十岁,当年京城的金枝玉叶,李白的保护神,现在成了乡里乡亲。几年来,李白六上敬亭山,两人相亲相知,相濡以沫。现在,船夫的话点开迷津,他要七上敬亭山,求公主再为他开启前程。
  
  人有了希望,精神就爽,开船起程。船到天门山,从扬子江拐入南去的清弋江,昔日在这里的诗作:“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现在成了四海传诵的名句。皖南山水一一铺展开来。青青山岫,楚楚动人。一路船行,岸边一大片一大片的黑松林过去,又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栖栖篁竹;在青山怀抱里,是千顷田畴,万亩绿禾;镜泊湖边,牧童赶着水牛在放牧;水稻田里,几只白鹭腾空飞起,像片片祥云;村子前,拄杖的老人,在悠然远望。峰回路转,眼前的田园被青山遮闭,另一幅田园画又在眼前展现。
  
  过芜湖,汪伦还健在吧?“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到了南陵,天暗下来,船夫停船做饭。李白独自上岸,寻觅旧踪。二十年前,李白定居在这里,娶了个越女刘姬,她是那么的美啊,“鉴湖水如月,耶溪女似雪”。密月不久,刘姬发现,李白不过是个无业游民,空吟几句诗句,哪能当饭吃?刘姬丢下一句,“千言不值一杯水”,跟七百年前泼水难收的朱买臣妻一样,抛弃了家,跟一个商人私奔了。李白的精神几近崩溃。几乎同一时间,命运戏剧性突变:皇上一纸诏书到,玉真公主推荐,皇上招他到京城做官。大悲,之后是大喜,他写诗道:“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刘姬的教训刻骨铭心,一向旷达的李白从此一心向往做官。一个读书人,不入官场,不当官,他将什么都不是。
  
  三天三夜的水路,船才到宣城,宣城是个美丽的城市,“江城如画里,山晚望晴空。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这是他的手笔。现在玉真公主住在宣城,宣城变得更加美丽。城中过夜,李白做了个甜美的梦,梦见自己成了东汉名将马援,念唠着豪言壮语:“大丈夫立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男儿死当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
  
  清晨,李白来到郊外的敬亭山。青山逶迤,山路弯弯,满眼是红红的杜鹃花,“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三十多年前,在京城初次拜见玉真公主,公主还是个绝色美女,现在她七十挂另了,自己也是花甲之年,岁月不饶人啊,一对寂寞的白发翁媪。
  
  到了道观的山门,一片寂静,气氛有点异样。李白推门一看,大堂上搁着一口棺材,上写“玉真仙姑灵柩”一行小字。香烟袅袅,烛炬荧荧,几个道姑在旁诵经。玉真公主刚刚仙去。李白呆住了,眼泪喷涌而出,他呆呆地站着,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他颤颤巍巍,长跪灵前,公主生前的音容笑貌和眼前的灵堂,是那么的不合拍:啊,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下午,船夫在一条山沟的巨石旁找到了李白,他侧卧在山石旁,已经昏迷不醒。这时,山色涳濛,彩虹高挂,山风吹来,野花的花瓣一一挺举起来,山石上,用黄泥写着一首诗: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船夫把李白背上船,回到当涂。十月,李白在叔叔家去世,享年六十二岁。他是在一切入世随俗的努力均告失败后去世的,但是,他的诗歌超凡脱俗,这些诗歌以无与伦比的艺术张力永驻人间,永远陶冶着我们民族的魂魄。
  
  
     说三道四:
  
  大家一般的印象,李白潇洒超脱,是神仙般的人物,谁知他有这么强的功利心,这样的无奈,这样的悲情,这样大走裙带路线。即便如此,也是可歌可泣的,他的身上,有太多的人性共有的东西。
  
  
  
  

发表于 2016-3-5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孙老师想象丰富,小心李白出来跟您干仗啊!那可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天子呼来不上船的家伙!
 楼主| 发表于 2016-3-5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熊版主的酷评,我相信李诗人不会干仗的,文中的材料大多取之有据,比较接近真实的李白,也有想象,大概七分真实,三分虚构,形象向人靠拢,把他拉离神坛.
发表于 2016-3-5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白好像隐私都被人家抖露了出来,气急败坏地说:   ——这一句里的“气急败坏”应该可以改一改。李白毕竟是李白,贬义词不好,是吧孙老师。
文章虽然展示了一个故事,却也是现实的照见,李白后半生的命运雕刻得昭然。
关于李白的文章可以请小说版的版主移转到时光隧道——李白的版面去。我等着呢。
发表于 2016-3-6 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你笔下的李白,根据木版提议帮你移到时光隧道版。勿怪。
发表于 2016-3-6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表达手法新颖,想象蛮丰富,读起来兴趣盎然。
欢迎老师来。
 楼主| 发表于 2016-3-8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木门长子
时光隧道版主
只看该作者
李白好像隐私都被人家抖露了出来,气急败坏地说:   ——这一句里的“气急败坏”应该可以改一改。李白毕竟是李白,贬义词不好,是吧孙老师。
文章虽然展示了一个故事,却也是现实的照见,李白后半生的命运雕刻得昭然。
关于李白的文章可以请小说版的版主移转到时光隧道——李白的版面去。我等着呢。

谢谢木门老友,所言极是,已从文本上改过,木友慧眼,一眼看破此文的目的,纠正一些盲目崇拜者的盲点,李白首先是个实实在在的人,由此成就了他作为一个大写的人.他跟我们大家一样,是个在社会打拼的编外之民,凭作品为后人记取.这一意念,也应该是正能量吧.
 楼主| 发表于 2016-3-8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梦游太虚版主
只看该作者
喜欢你笔下的李白,根据木版提议帮你移到时光隧道版。勿怪。

谢谢碣石版主,移来此版,向众位李白研究者学习,请多砸砖,求同存异,打开眼界.
 楼主| 发表于 2016-3-8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黑龙江小龙女

486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时光隧道版主
只看该作者
表达手法新颖,想象蛮丰富,读起来兴趣盎然。
欢迎老师来。

感谢龙女版主美评,李白是公认的美诗人,此文材料大多来自正史,<唐语林>与一些笔记,与人们心目中的李白形象有所不同,应该更偏向一个真实的李白,与捉月沉江的故事大异其趣.
发表于 2016-3-10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孙憨憨,一点也不憨嘛,李白在你笔下如此亲切,如此立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9-26 22:28 , Processed in 0.027797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