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238|回复: 3

[公告] [原创] 一袭写诗记* 一袭对阵林妹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21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ichezhiyuan 于 2015-8-25 00:02 编辑

                一 袭 写 诗 记        
                                 
             引     子      
         
  本人乃一袭至交,与之朝夕摩踵擦顶,相濡以沫,目视其写此诗经过,今披露于众。因初稿临屏即兴,诸多粗陋,回看之处,颇觉不得。欲要修改,又没曹公那“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决心,其实即使披阅五十载,增删五百次,那能比得红楼之一毛!但是若是闭目任之,又觉得太欺世人,于心不忍,踌躇之余,终于拿起笔来,把遗漏之处略加填补。幸而此文并不是什么宏篇大著,不过是与君供茶递侃的闲言碎语,倘能博一乐,敝愿足矣。
     
                    
          (一)心仪潇湘美佳人                 
   
  话说燃情才子一袭青衫度碧海一日翻阅《红楼》,看到了林黛玉的《桃花行》,不由击节称道,赞叹连连,反复把玩不已。心道,一个纤纤女子竟有如此妙笔,可恨我等须眉丈夫竟不如一个翠袖红钗,真真令人浩叹!我今何不写上一首和诗,为我男儿长长志气,抖抖威风 !弄得好了,说不定博得林妹妹青睐,使伊芳心一动,移情别恋,我也好得个红颜知己,仙苑佳人,如此岂非诗坛一个佳话?!想罢,便揎袖抻拳,跃跃欲试。                 
  看官,林黛玉的这首《桃花行》和《葬花诗》原是秭妹篇。原诗如下:                  
                     
  桃花帘外东风软,桃花帘内晨妆懒: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                 
  东风有意揭帘拢,花欲窥人帘不卷。桃花帘外开依旧,帘中人比桃花瘦;                 
  花解怜人花亦愁,隔帘消息风吹透。风透帘拢花满庭,庭前春色倍伤情:                 
  闲苔院落门空掩,斜日栏杆人自凭。凭栏人向东风泣,茜裙偷傍桃花立;                 
  桃花桃叶乱纷纷,花绽新红叶凝碧。树树烟封一万株,烘楼照壁红模糊。                 
  天机烧破鸳鸯锦,春酣欲醒移珊枕;侍女金盆进水来,香泉欲蘸胭脂冷。                 
  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                 
  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                 
  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拢空月痕!                 
  林黛玉诗的桃花诗据我看可分四个部分,起句到“隔帘消息风吹透”为第一部分,为作者见花起愁,面对眼前春色生起无限伤感,也就是愁自何来的问题。第二部分到“烘楼照壁红模糊”,是告诉人“风吹透”的消息是什么,把上面的“消息”具体展开,实际是写人,“凭栏人向东风泣”。第三部分是说花,“花之颜色人之泪”,“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进一步把思想深化(实际还是写人)。也可以说第二部分是花看人,第三部分是人看花。第四部分揭示了此诗主题:“憔悴花遮憔悴人”。直到最后一句“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拢空月痕”,说春色消尽,人花俱逝,只剩下了“寂寞帘拢空月痕”! “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拢空月痕”也正应了葬花诗的“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伤叹!
     
  而一袭一时恋人迷花,不假思索,便挥毫扫去——      
  正是:喜遇桃花开笑靥,欣逢佳人起幽情。   
  不知一袭写出什么话来,且看下回分解。     
                   (二)挥笔得意如云烟
   
  皓月当空,纱灯笼案,一袭青衫度碧海伏案挥毫,浮想联翩,佳句叠出,兴奋不已,雪白的笺纸上立即出现了行云流水般的美妙字迹:潇湘馆内月光软。后来一想,不好,这样不是太直太露了吗?别说别人,就是林妹妹看了,也会噘起小嘴,说他轻浮孟浪的,还是含蓄点。他看了看中天明月,用笔将原句划去,写下了“月宫深处轻歌软”的句子。一袭不愧燃情才子,一笔宕开,诗思泉涌,收笔不住,一口气写下“月宫深处轻歌软,月宫树下叩花懒; 广寒彳亍伴月人,人随晓月魂相远。轻歌无力叹东风,夜月瞒人翻书卷。伴月花影人依旧,花丛婆娑月空瘦”一片飞龙舞凤的大字。     
  
  写完之后,反复把玩,与原诗对照,感觉良好,兴奋地脸飞彩霞,心奏鼙鼓,自思这下子我一袭非来个“熊瞎子耍马叉,人前露一手”,叫林妹妹为我一见倾心不可。正是“擂台比武来招亲,花轿佳人抬进门”,管你什么“宝哥哥”、“贝哥哥”,吃干醋去吧!愈想愈乐,不由得对着笔尖来了个亲吻,结果,一嘴香墨自是难免。     
  
  唉,也难怪一袭得意,这开首八句也的确不错呢,把人和月的关系写得珠联壁合,相得益彰,简直无可挑剔,真可谓句句珠玑,令人刮目。     
  
  “我手执刚鞭将你打……(《狂人日记》语)”一袭得意地不由哼了起来,这时一袭的爱人过来瞪了一眼说:“将谁打呀,疯疯癫癫的!”一袭一见老婆,“早不觉得倒抽了一口凉气(《红楼梦》语)”,你道一袭为何惧内?原来老婆是工商局打假办主任,平时一袭没少从老婆处得到好处,眼前这瓶五粮液就是打假的“战利品”。“别人说我走了桃花运,我看我是犯了夜叉星!”一袭口里虽然嘟囔,心里却掩不住的阵阵得意,欣然命笔又续,谁知,细看原作,竟吃了一惊!              
  
  正是:下笔新词方得意,翻书旧作又惊心。            
  不知一袭因何吃惊,且听下回分解——               

            (三)思忖方知步韵苦                  
   
  看官,你道一袭为何吃惊?                  
  
  原来,作诗限韵已是不易,步韵更是困难。古人说,凡是步韵应酬的诗词一般难出佳作,何况《桃花行》这样的宏篇巨制!燃情有个人说律诗是个大工程,我用他的观点,这《桃花行》更无疑就如此了!要是仿格步韵,那也更无疑是“惊人之举”了!不要说离古诗已远的今人,就是当时古人,也少有此非分之想,即使勉强成篇,也必由于时时掣肘,处处受限,难免牵强附会,强拼硬凑,写来已是困难,欲佳谈何容易!今一袭偏要取这个火栗子,那能不烫手呢!在下曾用别人首句起首写过一首和诗,专道那步韵作诗之苦:  
        
    暖风十里丽人天,酬对灯前愁我颜。      
    思忖方知步韵苦,推敲更觉和诗难。      
    乱翻书册查经典,遍撷窗花补玉笺。      
    写罢挥毫几得意,细看原是一般般。  
     
  一袭何尝不是!写到这里,望下自感不易下笔,愁锁眉头,半晌无计。可是又于心不甘,一阵踌躇,竟写了句“月颤弦音月知愁,纱窗摇曳最难透”的莫名其妙的句子,看来不是月知愁呀,倒是步韵愁呢,这首诗实在是“最难透”了!“泄露春光有柳条”,无意中,一袭的无奈心语掉出了笔尖。接下四句,我们的才子前遮后挡,左支右绌,不顾牵强附会,意乱神散,总算勉强拿下。
   
  这时,我们的一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得意劲儿,真真感到了“冷清”和“无凭”(一袭词)。手中的狼毫不由得一阵阵发颤,似搦千斤。其实,这股冷气不过刚刚触及肌肤,要命的还在后头……
   
  正是:初知诗阵机关险,始陷词林步履难。               
  欲知一袭和林妹妹如何招呼下去,且听下回分解——               
             (四)推敲更觉和诗难                 
     
  却说一袭写到这里,已经有些心灰意懒。但是他真不该抬头!因为——那嫦娥“待月西窗”向他招手呢?                 
   
  这一招——坏了!                 
   
  都说红颜祸水,我向来不信,但不幸的是这一箴言在这里又得到了印证!                 
   
  本来,一袭在这条路上趔趔趄趄,踉踉跄跄,举步维艰,意欲收兵,可禁不住那月中仙子媚眼频抛,这一抛呀,我们的才子幽情顿起;这一抛呀,我们的才子雄心又来,这一抛呀(《三国演义》桃园结拜曲调)……                 
   
  ……我们的一袭终于晕头晕脑的来了一句“淄衣如水轻歌泣,嫦娥待月西窗立”。“淄衣如水轻歌泣”已是令人费解,“嫦娥待月西窗立”更是莫名其妙了!怪不得,连嫦娥都从月宫跑出来“待月”了,我们的才子的处境就更可想而知了!                 
  
  受不住诱惑,正是使人走入泥潭的祸根。我们的才子自然也难逃此运——终于我们的才子发出了一片呓语,他再不顾林妹妹巧设精构,再不管什么生门死门景门伤门,清一色还是混一色,一条龙还是十三幺,见词抓住,是句拈来,反正是剜到篮里就是菜,娶到屋里就是婆!一阵醉拳醉棍,《东征西讨》(一袭茶社名)……于是,枫也来了,烟也来了,雨也来了,泪也来了……直搞的这一段层次也没了,章法也乱了——到了这时那还顾得深思细想,只是一味寻章摘句,堆词砌语,走一步算一步了……              
   
  正是:薄幸嫦娥方媚眼,痴情才子又迷途。               
    欲知一袭如何闯出林妹妹布的这迷惑阵,再看下回——                 
                 
            (五)细看原是一般般                 
  一袭终于舒了一口气!一项前人莫举的重大工程,偏偏在自己手里落成竣工了!得意之余,拿过五粮液,喝了一口小酒,坐在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叼着“大中华”,晃着身子,悠哉悠哉,一阵舒服,进了黄梁。                  
  冥冥中,只见林妹妹娉娉婷婷,袅袅娜娜,照面走来,一袭一阵激动,迎上前去,忙来了个单腿下跪,把自己的得意之作双手献上,欲博红颜一笑。                  
  孰料,林妹妹看了一阵,嫣然一乐,提笔在上面写了两个字:“醉书”!                  
  一袭一愣,渺然不解,本待欲问其详,谁知几点落花掉在脸上,倏然惊觉,原来是南柯一梦……一袭想起梦中情景,甚觉诧异,便拿起手稿看去,那里有什么黛玉字痕!再看手稿,依稀认得是自己手迹,便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看毕大怒,道:“谁敢冒我一袭的名字作此陋作,坏我名头!”一边发怒,一边搂过身边的瓶子狠狠地灌了一口,随即又啐了出来!你道因何?原来这瓶子里是一袭老婆昨天刚从山西打来的乾隆年间的老陈醋!一袭大怒,遂奖将瓶子摔到地上,谁知那瓶子在地下蹦了三蹦,竟然没碎。一袭骂道:“酒水是假,瓶子倒硬,这年头,真是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造假的功夫是真的!”骂完一看,才知道原是自己拿错了,于是又抓过五粮液狠狠搂了两口,又指着桌上的诗稿发起怒来:“不象话,不象话,搞到我头上来了!”这时,无缘无故被搂了两口的五粮液委委屈屈地说:“一袭,你自己看看,那不是你的作品又是谁的作品?!”   
     
  一袭听了,只得俯下身去,把稿子细细看了一遍,看毕,将桌子一拍说:“就是,象我的话语,可咋就这么糟糕呢?——真是‘醉书’,‘醉书’,一点不假!”说着又从五粮液的头上啃了一口:“对了,都怪我走火入魔,着了林妹妹的道了,真是红颜祸水,红颜祸水,果不其然!”        
   
   一袭越想越气,真想发泄一通,可他毕竟稳妥老成,老谋深算,想了一阵,终于想了个既不露声色又捉弄人的办法……               
   
  正是:梦断西厢惊恶魇,眉扫东阁动邪谋。               
  欲知一袭想出什么办法,且听下回分解——              
            (六)混入珠玑考考官                  
   
  看官,你道一袭想出了什么主意?                  
   
  原来,前两天他看到《雨诗》茶社出了一个告示,要开什么诗词品赏、交流大会,他突然心生一计:“五粮液,冷眼看网居然要当评委了!这个五粮液和我早有芥蒂,他每每在我喜怒无由时和我作对,把我搞的晕晕忽忽,人前出丑,那一次让我醉得差点把胃都吐了出来,这次又是他作怪,要不是他,我那能写出这‘醉书’?还有那个冷眼,整天目光飕飕,腰掖砖头,老是盯着别人的额头,动不动就抡乎起来,没鼻子没脸,胡乱招呼,惟恐天下不乱!哼,这次我把这篇稿子拿去,混到各人的‘代表作’内,看看他们能不能看出,要是看不出来,哈哈……”                  
   
  一袭越想越得意,早把昨天喝的老婆的老陈醋那事丢到爪哇国去了,忙找来小蜜,把诗稿工工整整抄写一遍,而后,便叼着斯大林式的烟斗子,穿着孔乙己的马褂子,摇着唐伯虎的纸扇子,哼着红高粱的野调子(真是酒色难改),来到雨诗茶社,面无表情而又得意洋洋地象孔乙己排铜板一样把稿子拍到桌上说:“参赛之一……”说罢,分头往后一甩,扬长而去……                  
   
  一袭走后,五粮液和冷眼看网看了看一袭的稿子,心里一阵疑惑:“一袭怎么拿这个稿子来参赛?”原来冷眼起稿通告时,曾注明顾问和评委可以发稿祝贺,但不参评,不知什么原因,风儿雨儿在发通告时发错了底稿,发了第一稿,上面只注明评委不参赛,而丢了顾问,这正好给一袭(一袭为大赛顾问)钻了空子。要真是认认真真持稿参赛也是正常,不过拿这样的稿子前来,却是蹊跷!
   
  这时,冷眼看着一袭远去的背影突然想起了他交稿时那诡异的笑脸,不由得看了看五粮液,这时五粮液正为一袭啃了他几口生气呢?看到冷眼着看他,摇着头回了一个苦脸,冷眼于是会心一笑,顺手从桌上抄起大笔,冷冷地批了两个大字:“醉书”!!!               
   
  正是——              
   
   依稀联诗欲泡妞              
  情诗半纸练拳手              
  若非冷眼作考官              
  几乎公堂出了丑
          注:冷眼看网既书剑江湖本人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作者,同意将此作品发表于中财论坛。并保证,在此之前不存在任何限制发表之情形,否则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谨授权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本作品的发表和转载等相关事宜,未经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发表于 2006-1-21 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chezhiyuan 于 2015-8-25 00:02 编辑

呵呵,剑版这篇东东确实看得小云眼花瞭乱,
哥哥在古典诗词上的造诣的确非同一般,
虽有戏谑之词,却不失风流本色,学习。

发表于 2006-1-21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_^

本帖最后由 lichezhiyuan 于 2015-8-25 00:02 编辑

厉害!很佩服!

发表于 2016-7-19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厉害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5-24 19:33 , Processed in 0.094470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