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585|回复: 4

[原创] 魏晋名士嵇康的清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6-4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魏晋名士,作为道家理想的人格时代的风范,在个人才能上有着极高的要求。善于清谈,是名士最重要的标志。清谈也就是玄谈、谈玄、玄言,是魏晋名士崇尚虚无空谈的一种风气。这是个将政治斗争演变到极其激烈的时代,这是个追求个性自由的时代,真正的玄风出现在曹氏集团与司马集团相互倾轧、争权夺利最激烈的时候。许多士族为了躲避纷争,选择远离现实,整日论道谈玄说理,让沉重的思想得以解脱。这些士族的知识分子,他们的清谈牵引了整个社会的脉搏,为世人争相仿效,从而形成了一代放诞不羁的士风,也是历史上最具有特色的魏晋风度。隐逸风尚也是魏晋时期兴起,最具代表的当属竹林七贤,他们为躲纷乱,静处山林,崇尚老庄之学。清谈的河流也就是隐士所挖掘,从而真正地推动了清谈的发展。

  嵇康祖上功名无考,想来不是世家大族,社会地位亦谈不上。直到他父亲嵇昭时,才开始有宦籍记载,父曾任曹魏督军粮治书侍御史,兄嵇喜后任晋朝杨柳刺史。而嵇康生后不久父亲便早逝,母兄有慈无威,使嵇康从小就养成了桀骜不驯、尚奇任侠的性格。嵇康这样的家世和秉性,要是搁在早些的汉代或是晚些的西晋,他会被森严的门第制度所埋没。所幸的是,他赶上了重视个性、自我的玄学大潮。以《周易》、《老子》和《庄子》为主要内容玄学,导源于汉末党人的人物品评,兴起于魏明帝太和年间。据说当日夏玄、何晏、李胜等青年贵族子弟,结党成群,谈玄论道,褒贬朝政,势如东汉党人清议,一时京师为之翕然。但不久,这股势力就遭到了朝廷一些元老派的反对。约在太和四年,魏明帝以浮华罪名,对这班人加拘捕、禁锢。所幸的是,这次党禁少了点东汉党祸的血腥味。十年之后,也就是曹爽辅政的正始年间,这批人东山再起,一一身居要职,大畅玄风,形成了著名的“正始之音”。

  嵇康的秉性适合这样的时代,却也羁伴于这样的时代。嵇康虽有家世儒学的传统,然而在家家弃章句之学的风气中,他也卑弃儒学,转尚老庄。在他《与山巨源绝交书》中,曾自称自幼不涉经学,及年稍长,又好读老庄之书,更增加其通侻、放达习气。常卧喜晚起,一月之中有十五天不洗脸;身上不感大闷痒,便不去洗澡;甚至边与人谈话,边扪捉虱子。的确,是老庄精神的玄虚质朴和魏晋时代的浑然通达,造就了嵇康大半的风骨。嵇康具有放诞不羁的个性,富有正义感与叛逆性,对当时政治虚伪的礼教、礼法极为不满,公开发表其离经叛道的言论,对司马氏多次带有嘲讽的色彩,提倡“越名教而任自然”的玄学主张。他厌恶那些烦琐的礼教,崇尚回归自然。按照自己与生俱来的本性去生活,哭笑由心,不拘节礼法,做到率性而为。所有的行为要顺其自然,倘若为了功名利禄而虚伪地掩藏自己的真实本性,就是庸俗丑恶之举。但是做为一个人,彻底的离俗与脱俗是不可能,那些飘然似仙的自由也只能存留在短暂的精神思想里。在政治斗争演变到残酷的时候,那些士人对自由散漫的生活就更加的渴望与追求。理想与现实原本就有一段的距离,而此时产生的冲突就更加强烈,他们的内心都怀着无比的痛苦与寻求解脱的热烈冲动。这是一种清醒的痛苦,由于清醒痛苦显得更加的悲凉。在当时的条件下,他们只能通过一些逃避的方式来麻醉自我。嵇康隐居山林,对文学、音乐、诗歌都有极高的造诣,看似潇洒风流,然他的痛苦也只有靠饮酒、服散来得以短暂的解脱。

  嵇康是如何清谈的,已不得而知。在《世说新语·品藻》中有两则记载,可以使我们推知其一二。晋简文帝曾说:“何平叔巧累于理,嵇叔夜俊伤其道。”就是说,玄理本应真率,而何晏清谈好华巧,就乖违其致了。玄道唯在虚澹,而嵇康玄谈好峻切,就违背其宗了。从中可见得,嵇康的清谈并非纯粹的玄远理论,其中既包含着他超迈不群的个性,也显示出他明辨是非的好恶之情。这些远非东晋以降那些脱离现实,好作纸上之谈的名士可比。又郗超问谢安说:“林公谈何如嵇公?”谢安道:“嵇公勤著脚,裁可得去耳。”林公即支道林,是东晋首屈一指的和尚谈士。按照谢安的说法,支道林已达到嵇康清谈的高妙境界,嵇康要甩下他,还须努力才办得到。如此看来,嵇康的谈艺当是一流的水平,决不亚于何晏、支道林等著称的谈士。

  玄学家体系认道的手段不限于清谈。刘伶常痛饮美酒,直喝得酩酊大醉,以便醉乡中寻求形神相亲的超然感受。阮籍则用有声无辞的长啸,去探究道在玄默、不可言说的高境。王羲之则以秀美的书法,来抒发内心淋漓的玄想;顾恺之还用山水、人物画去表达形残神全的妙象。而嵇康用的则是他高古的琴,他用广陵散弹奏了生命中所有的追求与理想。他们的行为代表了魏晋的风度,然而,这些率性而为、放诞任气,以饮酒服药、扪虱而谈的行为也只是魏晋风度当时的一种表象。那些名士实际上是矛盾的结合体,他们的内心飘逸而沉重、欢喜而悲哀、豁达与压抑,这些都是双重性格所产生的内在冲突。在仕与隐之间痛苦地徘徊,其内心追求自由,然而又无法彻底地摆脱外界的困扰。嵇康也就是在这样的矛盾中几度出仕,几度闲隐,虽然后来被司马昭杀害,但其追求心中真理的精神却依然在天地间回荡。

  魏晋的玄风在当时也引起了一些负面的影响,虚无与无为属于一种唯心的说教。许多文人士大夫逃避现实,漠视社会,过着逍遥空虚、腐朽放诞的生活。后来有不少的进步思想家反对玄学的说法,反对那些清谈之风。玄学与清谈,只是属于魏晋时期的风尚,是在一定政治历史的条件而产生的,后来随着东晋王朝的灭亡,门阀的衰败,还有佛教在南朝的兴起,玄学之风也就渐渐地退去了其历史的舞台。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作者,同意将此作品发表于中财论坛。并保证,在此之前不存在任何限制发表之情形,否则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谨授权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本作品的发表和转载等相关事宜,未经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发表于 2006-6-6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魏晋时玄学是与清谈风气密不可分的。由于社会动荡,士人逃避现实,崇尚老庄思想,整日谈玄说理。
而最具代表的当属竹林七贤,他们优游于竹林,吟诗说玄、纵酒佯狂、放浪形骸,将清谈玄学推向了高峰。
谢谢青岩的一直支持!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06-6-12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落梅版主的鼓励和支持。

问好~~~
发表于 2010-1-30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
发表于 2010-11-25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 作品充满了晋人风格 好文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6-27 22:02 , Processed in 0.027923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